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无名者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大威

类型: 谍战

简介: 抗战初期,共产党安排外科医生钱之风通过“假叛变”潜入汪伪情报机关。成功打入后,钱之风一面与敌人周旋获取情报;一面与同样潜伏于汪伪中的神秘女子韩彩衣斗智斗勇。阴差阳错之下,两人不得不在敌人眼皮...展开
立即播放
腾讯
腾讯
剧集列表 (共38集)
分集剧情
  • 抗战初期的苏州,因紧邻孤岛上海,兼之驻有日本沪宁宪兵司令部,而为各方势力角逐的舞台。这一天,在上海被捕叛变的叛徒赵元初突然来到苏州,这引起我地下党情报工作负责人谭从武的担忧。谭从武组织力量准备实施密捕,却在行动中意外发现党组织的外围成员,苏州广济医院的外科医生钱之风神秘出现。原来钱之风与赵元初是多年故友,他不知赵元初叛变,又联系不上组织,于是自作主张试图营救。不出意料,钱之风有些荒唐的营救行动完全失败,自己也身陷囹圄。谭从武对其鲁莽举动哭笑不得,却又不能束手不管。他告诉省委派来协助工作的齐峰同志,这个钱之风为人正派却又十分固执,比如他一直在照顾一个叫胡美玉的女人,只因为她的弟弟原来是个抗日战士,死在了他的手术台上。

  • 赵元初正式加入了汪伪特务组织苏州站,成为情报科副科长,与许清林平级。他拐弯抹角替钱之风说情,并在站长郑伯鸿面前担保他并非共党。与此同时,在潜伏于苏州站内部的我党同志常光春的帮助下,钱之风终于与谭从武取得了联系。谭从武告诉他不要莽撞,不要自暴自弃,组织正在设法营救。钱之风终于被放了,郑伯鸿的用意却是借以观察赵元初的底细。谭从武要钱之风迅速转移离开苏州,钱之风却执意不肯――他要替胡美玉报仇,他要杀了许清林!可就在出手的一刻,他被赵元初拦住。赵元初告诉他,玉石俱焚算不得报仇。日子似乎回到了从前,钱之风早出晚归,继续当他的医生。这一日院长却跑来求援,说来了个难缠的女病人,一切检查都没问题,偏吵嚷着要住院。钱之风见到这女病人立刻便认了出来――她叫韩彩衣,苏州站站长郑伯鸿的小姨子,兼总务科长。韩彩衣对钱之风印象深刻,因为她当初目睹了这个固执的医生试图营救赵元初的全过程。韩彩衣告诉他,自己头疼,希望住院静养,不希望被打搅。

  • 韩彩衣试图趁乱将孕妇偷出医院,却被紧紧相随的钱之风搅局。原来这张姓孕妇是忠义救国军淞沪区总指挥的姨太太,因为不堪凌辱逃出,逃走的时候偷了一份重要的作战计划。张姨太感激钱之风的舍命相救,终于说出了那份计划的下落。钱之风清楚那份作战计划对共产党新四军的重要性,兴奋地准备取来交给组织,不料被黄雀在后的韩彩衣暗算,半路劫了去。灰头土脸的钱之风只能自怨自艾,却在无意中发现了口袋里韩彩衣的一份化验单,上面写着妊娠阳性。韩小姐尚未婚配,如何就怀孕了?钱之风立刻意识到,他有了翻盘的机会。表面上是汪伪情报机关工作人员,韩彩衣实际上为军统工作。她的爱人江汉城是苏州军统的行动骨干。两人秘密成婚多年,但对外韩彩衣仍是处子待嫁之身。面对钱之风的“要挟”,韩彩衣除了破口大骂,却也无可奈何。她和钱之风两人同车前往隐藏张姨太的小旅馆,却没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 就在钱之风犹豫不决时,一个意外的机会出现在面前――韩彩衣竟说服了姐夫郑伯鸿,邀请他加入苏州站!表面上的原因,是有一个日本天皇的特使路过苏州,苏州站急需懂日语的人与日本宪兵司令部方面商洽接待及安保事宜;但韩彩衣的私心,却是想稳住钱之风,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需要有一个名义上的父亲。钱之风当初曾留学日本,日语不是问题;而加入苏州站,自然能获得更多对组织有用的情报。钱之风决定抓住这个机会,然而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不但赵元初强烈反对,韩彩衣的姐姐韩美珍已经气急败坏地前来问罪。韩彩衣日夜思念的爱人江汉城终于秘密回到了苏州,并立刻发现韩彩衣处于危险之中。原来许清林一直认定钱之风有问题,看到韩彩衣与他“偷情”,也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了她。与此同时,作为苏州站与宪兵司令部的联系人,钱之风见到了日方负责人岛田中佐。一番攀谈,发现两人竟然是当年日本某医学院的校友。他乡遇故知,岛田对钱之风十分热情。

  • 钱之风回到苏州站,没想到立刻被赵元初警告――原来站长郑伯鸿已从许清林处得知他和韩彩衣的“偷情”关系,正勃然大怒。郑伯鸿和夫人韩美珍膝下无子,因而对韩彩衣十分看重,眼见她荒唐乱搞还瞒着自己,郑伯鸿的愤怒可想而知,偏偏许清林还在旁边火上浇油……犹豫不定的钱之风找谭从武商量,得知钱之风未经组织允许便私自加入了苏州站,谭从武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同时命令他即刻联络常光春,设法拿一份假的身份证件离开苏州。钱之风不得不离开。他知道自己走了韩彩衣会有危险,于是颇有些幼稚地劝说她一起走,却不知藏在韩彩衣身后的军统干将江汉城早有了安排。负责苏州站看守所的常光春利用死去犯人的证件伪造了一份新的身份证件,交给钱之风。然而就在钱之风眼看离开苏州的时候,常光春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并落入日本宪兵队的手中。开枪的正是江汉城,他料到常光春遇险,钱之风不会置之不理,果然钱之风最后一刻从城门前回头。钱之风借口与岛田中佐商谈特使接待事宜,见到了落入日本人手中的常光春。

  • 在妻子韩美珍的劝解下,郑伯鸿决定忍一时之气,接受许清林的建议――总不能真的让没结婚的韩彩衣挺着大肚子到处转悠。他命令杨人杰尽快安排韩彩衣和钱之风低调结婚。闻听此言,钱之风顿觉压力山大。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韩彩衣商量个对策,韩彩衣却出言讥讽:“你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我?”许清林认定两人不会结婚,因此更加紧盯钱之风,希冀发现蛛丝马迹。他派出得力的手下刘二奎跟踪盯梢,记录钱之风的一举一动。不料赵元初却暗中干涉,拿走了刘二奎的记事本并命令他不得声张。眼见结婚的日子将近,钱之风如坐针毡。偏偏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岛田中佐听说此事,建议郑伯鸿将两人婚事大办,并邀请特使来做证婚人,以示两国共荣。郑伯鸿不好反驳,两人的婚期就此不得不大大提前。想到特使会到场,钱之风倒觉得是个好机会。此时谭从武有事不在苏州,钱之风便自作主张决定搞点动作。于是他一面虚与委蛇对付站里上上下下的恭维试探,一面暗自筹划……

  • 杨人杰闻讯赶来查看,怀疑酒中有毒,钱之风谈笑中喝了一杯,才打消了对方的疑虑。与此同时,江汉城手端狙击步枪,也在酒店对面的某个房间里蓄势待发……天皇特使如约到场,一番讲话宣扬大东亚共荣。韩彩衣却发现钱之风的身子在发抖,当喝交杯酒时,钱之风小声告诫她不要咽下……就在特使将要喝下毒酒的瞬间,韩彩衣忍不住呕吐起来;特使回头的同时,枪声响了…… 一场大乱,特使却安然无恙。钱之风毒发送医,而江汉城陷入宪兵队的包围。一番激战后,他跳入河中试图逃走,却被岛田连开数枪,沉入了河底。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收场。韩彩衣挂念江汉城,心情恶劣,却还不得不守在钱之风的床边。郑伯鸿前来探视,问因中毒行动不便的钱之风是否有怀疑对象,钱之风写了一个“许”字。果然,在毒酒的酒坛里面,发现了一种少见的“千秋”牌香烟纸;而抽这个牌子香烟的,只有许清林……原来钱之风在酒里下毒之时,早已做了准备。一石二鸟的计划,虽然没能除掉天皇特使,但却顺利栽赃给了许清林。日本方面命令苏州站严查,郑伯鸿压力巨大。

  • 许清林将韩彩衣放进慢慢注水的浴缸里,随即到医院找钱之风摊牌。他逼迫钱之风承认了自己才是下毒真凶,并搜出了常光春给他制作的伪造通行证。钱之风寻机好不容易摆脱了许清林,赶到酒店救下几乎溺毙的韩彩衣。从鬼门关前回来的韩彩衣终于向他打开心扉。她告诉钱之风,自己不是军统,只是出于爱情为身为军统的江汉城做事。她不相信江汉城死了,她执拗地认定他还活着,并且一定会回来找自己……那份贴有钱之风照片的伪造通行证被送到了郑伯鸿的桌前。对许清林逃脱且夜袭钱之风极为不满的郑伯鸿思索着对策。他带领杨人杰亲往医院查问,小护士指认许清林逃走时去了一趟档案室。而档案室中留有钱之风在医院工作时的档案……查问一圈,郑伯鸿突然命令杨人杰执行逮捕。杨人杰还以为站长说的是许清林,不料郑伯鸿冷冷的说,抓钱之风!许清林突然重新出现在站里,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原来抓钱之风就是给许清林看的,郑伯鸿的态度,让他十分满意。郑伯鸿命令,许清林和赵元初一起审钱之风的案子。杨人杰不解,郑伯鸿冷笑说进了审讯室,谁坐谁站只是形式问题。

  • 一声枪响,郑伯鸿杨人杰和韩彩衣冲进审讯室,看到许清林倒在血泊中。原来他终于明白自己已完败于钱之风的手中,走投无路……一直提心吊胆的韩彩衣忘我地紧紧拥抱钱之风,那一瞬间,两个人之间仿佛有了新的纽带……全体大会上,郑伯鸿将许清林比作为患鲁国的庆父。他又送了一幢小洋楼给钱之风和韩彩衣作为新婚贺礼,韩美珍也热情地介绍了一个佣人陈妈。钱之风和韩彩衣只能含笑接受他们的好意,但对未来一个屋檐下的“夫妻生活”,两人却都毫无思想准备。如何吃饭?如何说话?最麻烦的如何睡觉?韩彩衣制订了“约法三章”,引来钱之风的愤怒抗议…… 虽然从心底瞧不上钱之风,但碍于韩彩衣的面子,郑伯鸿只得安排这位“连襟”接替许清林,担任了情报科副科长。科长是刚刚提拔的赵元初,两人的任务,便是破获共党。真正的共产党谭从武和齐峰刚刚返回苏州,从报上看到钱之风和韩彩衣结婚的消息,又生气又好笑。谭从武猜测,钱之风此举一定是为了杀掉日本特使,齐峰气愤,他不知道共产党人不搞暗杀吗?!

  • 钱之风终于见到谭从武,谭从武却告诉他,赵元初破获的,并非我党的联络点。钱之风不解,赵元初到底想干什么?只是为了向郑伯鸿交差么?钱之风并不知道在许清林死后,赵元初已经吩咐刘二奎继续跟踪监视自己;他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因为谭从武代表组织表示,已经考虑吸纳他加入共产党。不久后的一天,钱之风与韩彩衣的新家中高朋满座,郑伯鸿与前来做客的警察局冯局长窃窃私语,谈论一个叫做约瑟夫的犹太人。传闻此人极为重要,日本人在上海犹太难民区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后来又有线索显示此人到了苏州。郑伯鸿和冯局长都心照不宣,谁能找到这个犹太人,谁就在日本人面前立了大功。酒宴过半,赵元初才姗姗来迟。他的车上满是枪眼,原来在来的路上遭到了偷袭。他提醒钱之风小心,下手的很可能是共产党的锄奸队。这一次是我,下一次可能就是你了……韩彩衣告诉钱之风,军统方面也在找这个叫约瑟夫的犹太人,希望他帮忙。国共合作,都为了抗日,钱之风没有理由不答应,况且这也是谭从武交给他的最新任务。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