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北平无战事 电视剧

原名: All Quiet in Peking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4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孔笙 李雪

类型: 战争 / 谍战 / 历史 / 年代

简介: 1948年,国共两党已届决战,国统区经济全面崩溃。潜伏于国民党并任空军上校的中共地下党员方孟敖,受命于蒋经国彻查北平民调会和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贪腐案,北平分行行长正是其父方步亭。蒋经国的“孔雀东南...展开
立即播放
优酷
优酷
剧集列表 (共53集)
分集剧情
  • 1948年7月,国统区粮价已飙升至36万法币一斤,北平参议会决议强令取消一万五千名东北流亡学生配给粮,引发了学生抗议,爆出了国民党空军勾结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走私弊案。美国照会将停止对国民政府的援助,中央银行急电北平分行经理方步亭调查走私账目。方步亭和襄理谢培东怀疑是北平分行内部有潜伏的共产党,泄露了账目。与此同时,方步亭的长子,空军上校方孟敖,正在南京接受审判,罪名是违抗军令拒绝轰炸开封,有通共嫌疑。并案受审的还有前国民党空军作战部中将副部长侯俊堂和中共地下党员林大潍。就在国防部预备干部局少将督查曾可达赶来调查之时,重大涉案人物飞行员“老鹰”试图驾机逃离,然飞机遭遇雷击,极有可能掉在南京市区酿成伤亡。关键时刻,曾可达暂时解除方孟敖的羁押,“老鹰”在方孟敖的劝说与指挥下得以成功返航。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老鹰”在落地后即遭到暗杀。

  • 北平银行金库主任崔中石以侯俊堂受贿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为诱饵,说服了党通局全国联络处主任徐铁英为方孟敖辩护。崔中石在南京的活动,表面上是以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的身份,代表方步亭行长前来救子,实际上是作为中共地下党党员,营救中共特别党员方孟敖。法庭上,方孟敖在庭上见到了受审的林大潍,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番慷慨的陈词,让他深受触动。在说到方孟敖的违抗军令案时,预备干部局少将督察曾可达作为公诉人,与辩护人徐铁英唇抢舌剑。

  • 法官审问方孟敖,要求方孟敖作最后陈述,方孟敖的回答让众人瞠目结舌。方孟敖说明自己为什么下令不许轰乍开封。感人肺腑的一番陈词,为法庭现场所有人,讲诉了自己一家在抗日期间被轰乍的遭遇,一旦轰乍,百姓房屋毁于单火一片焦土,数十万同胞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方孟敖慷慨陈词:抗战胜利才三年,国军空军作战部竟然下达跟日本侵略军同样的命令。名曰轰乍共军,实为联合国早已明令禁止的无分别轰炸!正当双方相持不下之时,蒋经国的一通电话,方孟敖竟得以免罪,发交国防部预备干部局另行处置,林大潍与侯俊堂则被押赴刑场。临行前,林大潍向方孟敖表达了敬意。曾可达对蒋经国的决定十分不理解,蒋经国在电话里告诉他,方孟敖是方步亭的儿子,又是个优秀的人材,可以为我所用,国共两党业已呈决战之势,要跟共产党争人才,争经济,争民心。蒋经国要曾可达谨记‘用人要疑,疑人也要用,关键是要用好’,并希望派方孟敖到北平彻查北平民调会和北平分行的贪腐。同时,蒋经国命曾可达严密监视崔中石。

  • 原“国军空军笕桥航校第十一届第一航空实习大队”改编为“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由方孟敖率领,飞抵北平,同机抵达的,还有徐铁英、曾可达和另外三位掌管国府金融财政和民食调配的官员,组成“五人小组”,调查北平贪腐问题。方孟敖一到北平,便将原本为飞行大队准备的下榻豪宅和敬公主府,让给了东北流亡学生。这一行为,使飞行大队得到了学生们的拥护,也让时任北平市民政局局长和民调委员会副主任的马汉山焦虑不安。

  • 方孟敖率部住进了一个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附近的旧军营,并拒绝了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提供的烟酒香水咖啡等一切奢侈品。燕京大学学委成员,副校长助理梁经纶跟中共北平城工部燕京大学学委负责人严春明商议,认为方孟敖为人正直,值得争取。方孟敖的母亲和妹妹早年死于重庆大轰炸,他一直认为母亲和妹妹的死是父亲方步亭疏于家庭所致,一直记恨着父亲,多年来从未回过家。在弟弟,时任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的劝说下,方孟敖终于同意回家吃顿饭。方孟敖见到了姑父谢培东、表妹谢木兰、谢木兰的同学何孝钰,和方步亭的继室程小云,但是方步亭本人,却一直把自己关在楼上办公室中,始终未见儿子一面。

  • 马汉山找到已经调任北平警察局局长的徐铁英,向徐铁英透露了党内的腐败现状,并且告诉他,前任警察局长在扬子公司有百分之四的股份,民调会所有的账,都是从北平分行走的,而管账的,正是崔中石!曾可达在“中正学社”特务学生的带领下,密会了梁经纶。原来,这个梁经纶是打入中共北平地下党的国民党“铁血救国会”核心成员!梁经纶告诉曾可达,他已经派何孝钰去监视方孟敖,何孝钰作为共产党外围的激进青年,可以利用她去试探方孟敖,查清他到底是不是共产党的特别党员。何家与方家是世交,两人小时候还有姻亲之约,派他去最合适。曾可达得知梁经纶对何孝钰有好感,却不顾私情,仍然选择利用她,向梁经纶表达了敬意。梁经纶伤感地说,既然选择了不能再选择,就绝对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

  • 在“五人小组”的调查会议上,五人各怀鬼胎,被叫来问话的马汉山也不配合,互相推诿扯皮。马汉山甚至直接告诉列席旁听的方孟敖,小心不要被某些人当了枪使。眼看会议进行不下去了,五人小组又请方步亭行长前来问话。方氏父子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相见竟是在这种场合。铁血救国会“利用儿子打老子”的计谋昭然若揭。方步亭表态,随时欢迎“五人小组”检查北平分行的相关账目。局面僵持不下,马汉山等民事调配委员会官员耍无赖提出辞职,蒋经国致电五人小组,最终压住了僵局,要求众人配合调查。方步亭找顾维钧求助,请求其再多为北平争取美国援助,解决北平严峻的粮食问题。

  • 中共华北城工部刘部长严厉批评了严春明擅自接触方孟敖的行动,重申了中共中央“七六指示”,即“保护学生,积蓄力量”。梁经纶却以不能阻挡进步青年的革命热情为由,说服了严春明,继续让何孝钰接触方孟敖。眼看稽查大队要开进民食调配委员会的仓库,然而从扬子公司进的一万吨大米却迟迟没有到货,马汉山心急如焚。徐铁英给马汉山出主意,说扬子公司最怕掌握他们账目的北平分行。徐铁英派秘书孙朝忠去火车站接刚从南京回来的崔中石。崔中石利用前来接他的北平警察局的车辆,摆脱了曾可达派去跟踪他的国民党特务。方孟敖向崔中石表达了自己的为难,南京方面要他查北平分行的账,而查账,就是查崔中石。崔中石告诉他,现在曾可达和方步亭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组织上让方孟敖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无需向任何人请示。

  • 方步亭、徐铁英、崔中石三人坐到了一起。徐铁英显然是为了当初在南京崔中石许诺给他的侯俊堂百分之二十股份而来,崔中石表示行长方步亭并不知情,但是自己说的话,一定算数。徐铁英大喜,向方步亭保证一定会照顾方孟敖和方孟韦。而何孝钰接受了梁经纶安排她争取方孟敖的指示,何孝钰却问了一个让梁经纶始料不及的问题,若是方孟敖真的爱上了她怎么办。北平万人学生抗议爆发,华北剿总司令部被包围,总司令傅作义向“五人小组”施压,五人小组紧急联系马汉山。此时的马汉山正在跟扬子公司通话,嘴皮磨破才要来一千吨粮食,今晚运抵北平。当方孟敖带着马汉山来到五人小组会议室时,发现崔中石正在接受讯问。曾可达当着方孟敖的面,故意说怀疑崔中石有中统或军统的背景。方孟敖想起之前和崔中石接触的种种情形,内心产生了动摇。

  • 在梁经纶的授意下,何孝钰带着谢木兰找到方孟敖,邀请他回家吃饭。方步亭看到楼下的方孟敖和何孝钰,煞是般配,带着笑容却动身去了何家。卧室内,方孟敖和何孝钰谈起了共产党,方孟敖讲了他见过的共产党林大潍,他佩服林大潍的真实和无私。正当何孝钰想要开口要说她见过的共产党时,方孟敖强制止住了话题,起身离去。两人的对话从头至尾,都被隔壁的谢培东听的一清二楚。方步亭在何家并未提及儿女的婚约,而是与何其沧讨论国府希望他们起草的币制改革法案。两人认为,银行没有准备金,垄断市场的财团也不愿意拿出物资来坚挺市场,所以,币制改革只能是一场空谈。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