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君子好逑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谭友业 胡明凯

类型: 言情

简介: 兵部尚书水居一之女水冰心倾国倾城,才名远播。   刑部尚书铁英之子铁中玉生性率真,也是天下著名的才子。   两人青梅竹马,但因父辈在官场上的冲突,两家已断绝来往十年有余。偶然重逢后,铁中玉真情...展开
分集剧情
  • 很久很久以前。 先皇晏驾,幼帝尚未当朝,敌国北元,举兵犯边…… 此时正值秋试结束,顺天府依例举行文武双科解元披花荣市,本届文举解元恰是辅政大臣、刑部尚书铁英之子铁中玉。而镇国侯沙利让儿子沙武以平民身份参加武举,并一举夺得武解元。 沙武傲慢强横,总想压铁中玉一头。铁中玉虽是有名的少年才俊,却天性率真痴顽,并私下练就一身好功夫。两人互不服气,披花荣市竟被他俩搞成了文武解元“赛马”。两人正在争强斗胜,迎面冲来边关报急的信使,沙武不由分说,一掌打死信使的快马,铁中玉飞身救下信使,不料,信使醒来后反诬铁中玉为北元奸细。沙武见今天未分胜负,便与铁中玉约定三天后西山比武。铁英赶到,信使告诉铁英,北元二十万大军已打到莫干山关口,形势万分危急!铁英命铁中玉陪信使去给兵部尚书水居一送信。 水居一此刻正带独生女儿水冰心,为出兵征讨北元的义子昭勇将军侯孝送行。侯孝与水冰心立有婚约,水居一希望侯孝此番获胜归来,便为他们完婚。临别,水冰心在将军亭挂满风轮、让风笛奏起天下第一名曲《云水极》为侯孝送行,侯孝不解水冰心一番深情,让水冰心有些失望。 水、铁两家原本交情甚笃,水冰心与铁中玉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水铁两位大人因政见不同翻脸后,从此两家已有十年不再来往。 此时来报信的铁中玉冒冒失失闯来,从背后大叫水冰心为“大嫂”,结果挨了丫鬟冷秀一记耳光。铁中玉认出眼前仙人般的女子,就是一直想念的儿时玩伴水冰心,立即上前相认,水冰心却绷脸上轿离去。铁中玉一心要见水冰心,自称是刺客,让水府护卫将自己押往水府。不料,进了水府后,水冰心只是让人将自己关进柴房,并不前来审理,铁中玉想尽办法…… 铁中玉的书童小丹得知公子被抓进水府,急忙报告铁夫人,铁夫人气冲冲地带府中护卫前来救子,铁中玉却帮着水冰心说话,铁夫人气得犯了心口疼的老毛病,倒在了水府…… 与此同时,水居一和铁英在宫里再起争执,小皇上受太后指使,夺下水居一首辅之位。而这仅仅一场宫廷权变的序幕。 小丹闻报铁夫人和公子被水家所“害’,急忙到皇宫门外等候向铁英报信,一场家族之争眼看要再掀波澜……

  • 水府内,水冰心尽心照顾铁夫人,铁中玉大为感动。两人怕水、铁两位大人知道铁夫人大闹水府病倒之事,会使两家关系更为紧张,坐到一起商量对策,共同盼望两家关系能和好如初。 铁英得悉妻儿被水府所害,果然大怒,要与水居一面圣评理,水居一自知事关重大,要铁英同回水府先问个究竟。水冰心真诚地上前劝说铁英,希望两家能化干戈为玉帛,铁中玉也极力说明母亲病发与水家无关,铁英见夫人还昏迷不醒,便命手下将夫人强抬回府,意在搞清状况后再行追究。 水、铁两位辅政大臣间竟发生护卫相斗的事件,一时间被传得沸沸扬扬,当晚,大内总管仇太监、镇国候沙利分别到水铁两家劝和,却都无果而返。 铁夫人醒来后,正与铁英一边教训铁中玉,一边准备向水居一兴师问罪,水冰心却带着礼物上门来看望铁夫人,劝说铁英夫妇希望两家能及早重归于好,免得两败俱伤;铁中玉也趁机述说水小姐嘴对嘴给他娘喂药的真相,铁夫人终于恍然大悟深受感动,一场轩然大波暂告平息。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铁中玉和沙武要在西山比武之事,一经传出,立即轰动市井,一些泼皮无赖甚至以此大设赌局。 水冰心闻讯又惊又急,立即派冷秀到铁府请铁中玉,意在劝阻。不料,小丹为了替公子报一个“嘴巴”之仇,将冷秀好生整治了一番,冷秀扬言要找小姐来替自己出气…… 与此同时,礼部侍郎过隆栋正借比武之事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太后早就担忧水铁两人声威镇主,一心要请先皇的亲弟弟、外放山西十几年的晋王出山,可又碍于本朝王侯、后宫、宦官不得参政的律条,此刻正好以王公大臣家眷争斗不休,让世人耻笑为由,削弱水铁两位辅政大臣的权力,为晋王出山扫除障碍,仇太监对此甚为忧虑。 比武时刻临近,铁中玉为瞒父亲,将泻药下在父亲的汤里,趁铁英腹泻不止,准备蒙混过关,溜出府门……

  • 铁中玉正要溜出府门,不料却被水冰心上门来堵个正着,并拉着铁夫人与他纠缠不休,还巧借铁夫人之手收拾了小丹。铁中玉虽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眼睁睁错过了这场比武。水冰心完全赢得了铁夫人的欢心,两人临别时相约八月十五日两家人在铁府相聚赏月。水、铁两个宿敌间的关系出现重要的转机。 水冰心阻止了这场比武,让太后失去了削弱辅政大臣权力的机会,太后将一肚子怨气发到仇太监身上,命他秘密到山西迎请晋王。 水冰心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同意八月十五共赴铁府。当日,水冰心到报国寺为候孝祈福,铁中玉也奉母命去寺中进香,路上正遇到沙武欺负一对外地来京的兄妹,铁中玉打翻沙府家丁,并要和沙武一较高低,沙武却将他嘲笑一番,扬长而去。 被欺负的兄妹原来是水居一的弟子、河间府著名才子韦佩,和烧瓷名家韦环,韦佩对铁中玉一见如故,两人相约改日到凤凰楼饮酒。 报国寺内,水冰心正在抽签,沙武闯来,原来镇国候夫人每月初一十五都要来此进香,沙武今天就是来给母亲打前站的,却在此以外撞上倾国倾城的水冰心,立刻情醉神迷,而沙武的长相和候孝极其相似,倒也让水冰心一瞬间有些恍惚,恰此时铁中玉赶到,痛斥沙武,两人大打出手,沙武为赢得水冰心同情,故意失招落败,水冰心果然同情心起,将自己的香帕递与沙武,擦去嘴角血迹。 回家路上,铁中玉一直跟在水冰心轿子旁,数落她善恶不分,却又被冷秀嘲笑一番,回到府中见铁夫人正大张旗鼓准备晚上赏月的事,不禁心中有些落寞。 而此刻前线传来候孝粮草大营被劫的战报,水居一和铁英在宫中为紧急征兵征饷的事,再次发生激烈冲突,太后唆使小皇上借机撤销了他俩辅政大臣的职位。 水居一回到兵部,正为粮饷犯难之际,镇国候沙利却来表示愿捐出家财,并亲自押运到前线,水居一以王侯不得参政的律条拒绝,心中隐隐感到事情并不简单。 铁夫人得知铁英被撤了辅政大臣,不禁大发雷霆,声称与水家誓不两立,铁中玉对两家关系又趋紧张,深感难过。铁水两家关系雪上加霜。

  • 铁中玉让小丹扮成自己在房间里读书,躲过了母亲的监视逃出家门,去凤凰楼和韦氏兄妹相会。不料,竟因走错了房间与两个神秘人物打了一架。原来,这二人正是潜入京城的北元少王爷,仇太监的手下本来正在准备抓捕,却被铁中玉无意间搅乱了局,韦环亲手烧制的一套名贵的斗彩云水纹瓷器也成了酒店损失的赔偿。铁中玉保证一定给她赎回来。 沙利捐饷被拒后,直接给小皇上上了奏折,如今水铁两位辅政大臣总理朝政的局面已被打破,太后放心大胆地让小皇上准奏,并再次催促仇太监去山西,声称镇国候既然能够出山,晋王为什么不能?仇太监只好动身,临行前,将禁军的指挥权交给了干儿子丁宝。太后进一步让小皇帝命水居一改变科举定制,将会试改在登基大典前举行。水居一坚持反对。 沙武得到水冰心的香帕后,一直想入非非,名手下带着礼品到水府拜见水冰心,正值铁中玉赎回韦环的瓷器,前来归还,两人再起争执,水冰心严辞告诫他们以后不许再来水府,而韦家兄妹却对铁中玉十分亲热,韦佩还答应向恩师借曲中秘籍《云水极》给铁中玉。不料,水居一断然拒绝,水冰心也再次告诫他们不要和铁家来往,谁知韦环坦言自己已经爱上了铁中玉,跪下求水冰心收自己为徒,希望自己学会《云水极》后,再将曲谱抄送给铁中玉,水冰心勉强答应,而此刻她的心情却变得十分复杂。 沙利得到监军之职,带着大批粮草上了前线。沙武不顾母亲的训诫,和身怀六甲的妻子的反对,公然带着人上水府提亲,咬定水冰心的香帕就是信物,声称要纳她为妾。水冰心深感受辱,冷秀自告奋勇要为小姐讨回香帕,教训沙武……

  • 冷秀未能讨回香帕,一气之下对沙武说:要想求亲,休了老婆再来,水冰心担心再生事端,急忙请韦佩到沙府表明态度,要沙武断了非分之想,沙武却更加想入非非,逼得妻子愤然出走,沙夫人担心即将出世得孙儿,派人四处寻找,不见踪影。 韦环拜水冰心为师后,学习并抄录了部分《云水极》曲谱送往铁府,铁中玉得知曲谱的来历后,拒不接受,表示坚决不做水冰心的徒孙。韦环伤心离去。水冰心见韦环伤心,决定教训教训铁中玉。次日,她让韦佩带了假《云水极》曲谱交给铁中玉,心神涣散,到时候就不得不求韦环教他真曲谱,来化解痛苦。 沙武逼走发妻后,再次来到水府求亲,自以为必能感动佳人,却被水冰心赶出门外。而铁中玉练了假《云水极》后,气脉不畅,来到水府想问个究竟,二人在水府门口相遇,大打出手。水冰心急忙阻止了打斗,将铁中玉请进水府,让他拜韦环为师,学习真《云水极》,希望这样能使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铁中玉怎肯拜女人为师,大家不欢而散。 沙府师爷见沙武求亲不成又生一计,让沙武带着大队家人,抬着大箱小箱的彩礼吹吹打打向水府而去,散布谣言,说水家小姐不仅送香帕给沙武表达深情,而且还提出休妻的条件要嫁给沙武。水居一得知此事,大怒,让护卫将来人赶走。沙府师爷竟让求亲的队伍静坐示威,护卫们摆开箭阵,喝令沙武及手下离开,否则以刺客论处。沙府求亲队伍才一哄而散,沙武气得当场晕倒。 铁中玉得知沙武在水府聚众闹事,十分为水冰心担忧,正想遛出去为水冰心解围,不料刚走到门口,太后懿旨到:召铁家母子进宫……

  • 原来太后获得沙利密报,称水居一、侯孝勾结北元图谋篡逆,自己已将候孝除掉,请朝廷速除水居一。太后大惊,一面让铁英设法缉拿水居一,一面暗中派丁宝接铁英的家眷入宫作为人质,迫使铁英效命,并让小皇上给铁英一道密旨,命他全权调度。同时下旨给沙利,命他接替候孝,稳住防线,尽快回京指证水居一。 铁英和丁宝命禁军控制了各路驿传和京城各城门,断绝水居一与城外的联系,水冰心发现铁英的异动,提醒父亲要多加小心,水居一却并未放在心上。 铁中玉在宫里很快就和小皇上玩到了一起,而留在家里的小丹却趁主人不在,到水府门外,寻找机会接近冷秀,无意间泄漏铁家母子不知去向,水冰心更加预感到要出事,便让韦环到铁府打探,却被小丹挡了回来,水冰心让冷秀再次打探,小丹为讨好冷秀,终于说出铁家母子已奉诏进宫,水冰心断定铁英正在参与针对父亲的阴谋。可惜,水居一根本不把铁英放在眼里,对水冰心的提醒不加理会。水冰心忧心忡忡。 铁英并不相信水居一会谋反,太后对此十分不满,恰此时水居一调整京营布防,铁英误以为水居一真要动手,一面调动禁军加强戒备,一面只身前往京营大营,意图说服京营都督,稳住局面再抓水居一,不料京营都督誓死效忠水居一,在铁英宣布了皇上密旨后,突然拔出利剑,指向铁英……

  • 京营都督既不想被判水居一,也不想做乱臣贼子,两难之中竟拔剑自刎。营内众将见都督身亡,要铁英作出交代,铁英出示皇上密旨,并让锦衣卫把众将领暂时软禁。然后紧急回城,布置对水居一的抓捕。 水冰心为证实自己的预感,深夜派家人们打探城中情况,闻报禁军已接管城防,并对全城实行戒严。料定铁英就要对父亲下手,便带韦家兄妹来劝父亲赶快进宫消除误解,水居一刚刚睡下,水冰心心痛父亲,决定暂且等到天明。 与此同时,京营官兵与锦衣卫发生冲突。被软禁的京营将领发生火拼,忠于水居一的将领杀入城中,奔向水府。 铁英和丁保率大队锦衣卫包围了水府,眼看一场血战就要发生,水冰心挺身而出,建议水居一进宫面圣,铁水二人同意到皇上面前对质。 进宫途中,丁保暗中命锦衣卫头目胁持铁英,将水居一直接押往刑部大牢,并派人将水府所有人一并捕获,水居一以为铁英言而无信,大声谴责铁英。铁英虽然气愤,却也只能承诺一定秉公审理。 太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设宴款待铁家,铁中玉闻言水家落难,暗暗心急如焚,急中生智,以教小皇上武功新法为由,让他对铁英说出“新朝气象,吐故纳新,实事求是,去伪存真,一人之过,不及家人,废刑用恩,善待冰心”的圣旨,暂且保住了水家几十口人的平安。 沙武慑于水居一的威势,不敢再到水府求亲,正苦于无计,忽闻父亲一道密折,搬倒了水居一,不禁欣喜若狂,命师爷待人直接到水府抢亲,无奈水冰心也下了大牢,急命师爷想办法捞人,师爷灵机一动,“有了!”

  • 师爷让沙武恳求沙夫人保释水冰心,沙夫人虽吃斋念佛多年,满心慈悲,但也心若洞火,一眼看穿沙武用心,将其劝诫一番,沙武怎肯罢休,竟让师爷假冒沙夫人上了保释水冰心的奏折。恰此时过隆栋奏闻朝臣们正纷纷为水居一鸣不平,太后担心大家效法沙夫人,引起新的麻烦,让过隆栋将各府部官员集中到朝天宫为登基大殿演习礼仪,命铁英彻查水府,寻找罪证,同时让丁保派人速往山西,催促仇太监尽快迎请晋王还京。 铁中玉也一心想救水冰心,也想帮父亲尽快搞清真相,主动要求查阅水府藏书文简,小丹陪同铁中玉在水府通宵达旦,铁中玉从水居一的书画辞赋中看出,他是个冰心玉壶、志存高远之人,坚信他绝非谋反之人。小丹则在水冰心的绣楼中发现了铁中玉小时候送给水冰心的弹弓,铁中玉内心受到极大震撼。 铁英采纳铁中玉的建议,要求小皇上除水居一外释放水府所有人,并且说这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计策,如果水居一确实谋反,他的家人一定会和北元联络,自己派人监视,以便进一步查找水居一勾结北元的证据,并要求太后遵守祖制,不要再参政,太后先让小皇上同意铁英放人的要求,然后声言,皇帝“一人之过,不及他人”的圣旨,就是对“株连九族”的祖制的修改,既然可以释放水家的人,那么“王侯、后宫、宦党不得参政”的祖制也同样可以更改,铁英反倒无言以对。 铁中玉得知水冰心即将被释放,高兴之余又担心她的处境,便向父母提议让水冰心住进铁府,他说如果水居一真是反贼,这样做可以用水冰心牵制他;如果他是冤枉的,铁家也算救人于危困。铁夫人虽尖苛厉害,心地却十分善良,让铁中玉按水府绣楼的模样,给水冰心准备房间,铁中玉大喜。 沙武以为是自己的奏折促成了水冰心的获释,以为自己这回成了水冰心的救命恩人,她哪里还有不从之理,便带着师爷到凤凰楼,让老板将住店的客人赶走,以备水冰心暂住,客人中正有一位名叫葫芦翁的老者,几天来一直向店家打听镇国候沙利的消息,见到沙武时,葫芦翁不觉大吃一惊。 到了水冰心出狱的日子,铁中玉和沙武都欢天喜地前往刑部大狱迎接,两家的队伍在大狱门外相遇……

  • 铁中玉和沙武在水冰心面前争执不下,却都遭到水冰心的痛斥。沙武恼羞成怒,正要对铁中玉动手,报国寺方丈带领众僧赶来,将水冰心接到报国寺西厢院安顿。铁中玉在人群中看到葫芦翁的身影,深深被他的游侠风范吸引。 铁中玉没有接回水冰心,铁夫人大感失了面子,命儿子明天再去请,而沙武回府后大发雷霆,决定第二天直接到报国寺抢亲。 第二天一大早,水冰心和韦佩便奔走于水居一旧友府间,希望大家出面主持公道,不料有些人在朝天宫习仪,有些人避而不见,水冰心十分伤心。而此刻沙府抢亲的人马到报国寺,错把韦环抢走。他们按沙武的命令,将韦环抬到凤凰楼,正在楼上的葫芦翁见到镇国候的大轿,抖长鞭直劈过来,却见轿内是一被捆缚的女子,急忙抽身而退,不知所终。顺天府从葫芦翁遗失的胡笛断定他为北元刺客,立即在全城画影图型,进行缉拿。 铁中玉赶到报国寺,得知韦环被抢,料定必是沙武所为,立即和冷秀、小丹去追,在岔路口正遇返回的水冰心和韦佩,水冰心决定到刑部报案。按律案涉王侯必须请旨拿人,铁英火速进宫,却遇小皇上正在演习礼仪,只好焦急地等在外面。 铁中玉久等铁英无果,竟自夺了衙役的大棍,和韦佩闯向沙府。而此时,葫芦翁正乔装在沙府门外探察,见铁中玉陷入众家丁的围攻,出手相助,沙武正要下令乱箭射死二人,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高叫:圣旨到……

  • 铁英和丁保带领禁军奉旨搜查沙府,却没有发现韦环。欲捉拿沙武时,沙夫人手捧太祖皇上钦赐的铁券丹书警告铁英,铁英只好做罢。 韦佩见铁英也救不出妹妹,当场昏厥过去,葫芦翁则趁乱溜走。铁中玉把昏韦佩送回报国寺,然后领小丹回铁府另想救韦环的办法,又遇葫芦瓮,告知韦小姐被关押在凤凰楼。 水冰心抱定必死的决心,想只身闯沙府,用自己交换韦环,冷秀哭拦不听,方丈大师也苦劝无果,恰此时小丹回来报告韦环在凤凰楼的消息,说铁公子保证会将她救出。 夜深人静,沙武直奔凤凰楼欲与抢来的“水小姐”完婚,刚要进门,韦环抡起花瓶砸过来,并趁机逃出,沙武从后面追上,撕扯中韦环手中的半截瓷瓶扎进了自己肚腹,一声惨叫,瘫倒下去。正在此时,铁中玉大吼一声从院墙上跳下来,黑暗中,沙武顾不得“水小姐”,急忙指挥手下将铁中玉团团围住,铁中玉寡不敌众,葫芦翁正要施以援手,铁英率人赶到,葫芦翁只好抱起血泊中的韦环,越墙而去,黑暗混乱中竟无人发觉,地上只留下一大滩血迹。 沙夫人闻报沙武抢人害命,被铁英当场拿获,急忙赶到刑部。铁英连夜审理沙武,据而不见,沙夫人只好一直等到天亮。就在这一夜,仇太监风尘仆仆回到宫里,告知太后,晋王至今孑然一身,离群索居,醉心书画,无心出山,太后不免十分伤感。同时,宫里得到沙利奏报,明日即可到京。 沙武以为自己误杀了水冰心,一心求死,要追随水冰心而去,主动放弃铁卷丹书的庇护,第二天清晨,铁英命人将沙武押赴死牢,自己进宫请旨,沙夫人恳求铁英要以自己的性命替沙武伏法,众人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而水冰心得知沙武被判死罪,以为沙家父子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才陷害父亲,决定进宫告御状,为父亲申冤。负责监视水冰心的赵督尉立即向铁英禀报,沙武得知被害的并非水冰心,立刻哀求沙夫人一定要救自己,沙夫人只好挺身进宫,求太后恩准自己为子换命。 水冰心进宫前,让冷秀到铁府打探韦环的情况,铁中玉怕大家担心,只好让小丹骗冷秀,说韦环受了惊吓,正在铁夫人房里将养,并准备了车马,送韦佩暂回河间老家养病。 沙利当着铁英、水冰心的面,向太后呈上了水居一与北元亲王缔结的盟书,水冰心当众指出,盟书上的字迹只有水居一的型,而无水居一的神韵,定是他人伪造。沙利说自己是在侯孝与北元亲王会盟时,亲自将他们射杀的,这份盟书就是在候孝的尸体上搜到的,水冰心先听到韦环被害,已是心如刀绞,此刻又得到侯孝死讯,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太后最后决定让沙家拿铁券丹书换沙武的性命;沙利抗敌有功,暂时接替京营都督;至于水居一的案子,因羊皮盟书上确有他的签名,须请天下书法第一的晋王来鉴定真伪,再论证定罪。 铁英明知太后借此机会让晋王参政,却也无可奈何……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