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怪侠欧阳德 电视剧

别名: 怪侠欧阳德 11版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林添一 左孝虎

类型: 喜剧 / 古装 / 历史

简介: 奇人欧阳德穿怪服,说怪话,怀怪艺,行怪事,又用奇怪兵器铲除邪恶之徒,人称“怪侠”。福郡王为掩饰儿子淳贝勒的恶行,请来扶桑忍者追杀了解真相的秋官,秋官逃命时跑进一间破茅屋。正当忍者准备对秋官不...展开
立即播放
优酷
优酷
剧集列表 (共69集)
分集剧情
  • 林子里的鸟被吓得飞跑,因为此时带子儿狼秋官抱着一名婴儿被一群黑衣人追杀。秋官发现了一处木屋,于是赶紧躲了进去。彭兴陪着公子走在林子里,却迟迟不见总镖头来接他们,当他们看到木屋时,便要走进去歇歇脚。可是他们一到木屋就被秋官拿刀架到了脖子上,原来秋官把他们当成是追杀自己的人了。 黑衣人正想要放火烧了木屋,怎奈欧阳德骑着木驴前来。欧阳德不慌不忙的对付那帮黑衣人,黑衣人料到他们不是欧阳德的对手,于是匆匆的逃走。看到地上的飞镖欧阳德断定,那帮人肯定是扶桑人。欧阳德进了木屋,秋官以为他跟屋内的两个人是一伙的,于是便跟他动起手来。黄天霸冲进了木屋,秋官见状抱着婴儿赶紧逃走,而黄天霸则跟欧阳德打了起来。 欧阳德走在林子里,却被冲出来的胡蝶拿鞭袭击,胡蝶质问他,雁荡山下无垢山庄灭门血案可是他所为?欧阳德质问她自己做了什么?胡蝶指责他杀了山庄五十多条人命。欧阳德不承认那宗血案是自己所为,这时胡蝶拿出了他的独门案器小钢珠。胡蝶对欧阳德不依不饶,欧阳德却假借闹肚子,之后骑着木驴离开。 彭朋醒来,黄天霸走了过来,他向大人说起,自己奉家父之命前去接他,可是在路上等了半天都不见人影,幸亏自己及时的赶到,要不然大人就危险了。彭朋向他表示感谢,同时说起自己今天莫名其妙遭人暗杀,幸亏一个手拿烟杆的侠士上前相救。黄天霸听到这些不禁明白,原来那个手拿烟杆之人是个好人。 翡翠和小莲被采花峰尹亮追赶,正当尹亮要扒她们衣服的时候,手拿烟杆的欧阳德及时出现相救。尹亮质问他是谁?胆敢坏自己的好事。欧阳德警告他,如果再敢色胆包天,自己就要收拾他了。尹亮不服气,站起来跟欧阳德打了起来,可是却被他的烟杆烧到,之后又被他当保龄球似的打了出去。 翡翠和小莲刚到城里,采花峰尹亮便又追了过来。尹亮又要对翡翠动手的时候,被路过的黄天霸阻止。彭兴上前跟尹亮打了起来,无意中撞到了被点了穴的翡翠。一时间翡翠倒在了黄天霸的身上,此时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彭朋感叹道,这三河县的治安真是不好。小莲一听便指责三河县的县令真是废物。得知彭朋就是三河县的新县令,小莲不禁上前指责他没把三河县管理好,该当何罪?翡翠赶紧上前阻止小莲说下去。 胡蝶一直把欧阳德追到了河边,欧阳德说这下好了,自己没路可跑了。胡蝶取出鞭子,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取了欧阳德的性命,却被欧阳德牵制着鞭子跳起了绳子。胡蝶被欧阳德甩进了水里,胡蝶大叫着喊救命,并说自己不会游泳,欧阳德一看情况不妙,于是冲进水里将她拉了出来,而此时他的烟杆无意中掉到了岸边。如霜和二师兄出来寻找大师兄欧阳德,无意中在岸边发现了那个烟杆。

  • 如霜对着河水不停的喊着大师兄,杨香武说水面这么急,如果他真的掉里面了,肯定已经死了。如霜听后生气的打了他,杨香武赶紧指着地上的水迹给她,并解释大师兄一定是天热洗了个澡,所以烟杆落到了地上。如霜跑到山洞里,发现大师兄正要亲吻一个女人,不禁大叫了起来。胡蝶醒来指责欧阳德非礼自己。杨香武也跑上前说起风凉话,指责大师兄就是一个采花淫贼。如霜生气的哭着跑开,胡蝶质问欧阳德都对自己做了什么? 带子狼秋官正在河边喝水的时候,欧阳德骑着木驴出现在他身边。欧阳德把米糊给了秋官,让他拿给孩子吃,同时他质问秋官,为何忍者会追杀他?秋官也不明白黑衣人为何会追杀自己?欧阳德质问秋官,他为何会与福郡王为敌?秋官听此讲起了当时的事情。 原来福郡王之子淳贝勒在街上看到了秋官的妻子小倩,于是冲到家里想要带她走,可是小倩誓死不从,就被他的手下杀死。秋官的父母从外面回来看到此情景,不禁与那些家丁打了起来,不料却都被他们杀害。秋官回到家看到他,看到全家人遇害的一幕不禁伤心欲绝,妻子临终前说起了淳贝勒的名字,而地上还留着那把福郡王府上的剑。秋官本想去福郡王府上杀掉淳贝勒,不料被府上的侍卫围攻,无奈秋官只得匆匆逃走。 因为满城都是缉拿秋官的告示,所以欧阳德向秋官提议,让他去三河县县令彭朋那里状告福郡王。秋官击鼓鸣冤,彭朋受理此案。彭朋看过状纸后质问他竟然敢状告福郡王?秋官肯定的回答,当他抬起头看到彭朋竟然是木屋内想要谋害自己之人。这时黄天霸走了出来,秋官以为他们是一伙的,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黄天霸上前点了他的穴。 秋官生气的骂彭朋是个狗官,彭朋命江捕头将秋官 押入大牢,但同时他交待不可以亏待秋官。尽管秋官状告之人是福郡王,可是彭朋依然决定受理此案,但他觉得福郡王是皇亲国戚,不可以轻举妄动,所以他决定微服出访。黄天霸承诺保护大人的安全。 淳贝勒在街上调戏一良家女子,黄天霸上前一拳将他打得流鼻血。不一会儿,淳贝勒就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淳贝勒见状赶紧逃跑。彭朋走上前告诉黄天霸,他们要以德服人,不可以以暴制暴。看到黄天霸的身手这么了得,翡翠不禁在那里夸奖起他来。官兵将彭朋他们三人包围,并要求他们到郡王府走一趟,看到黄天霸被他们带走,翡翠着急的要去救他们,可是小莲却上前阻止,同时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黄天霸指责淳贝勒当街调戏良家妇女。福郡王质问他有谁看见了此事,而被害人在哪里?同时福郡王威胁彭朋,他如果不把此人抓起来严加审判,那么自己就会奏明皇上革了他的官职。黄天霸起身请求彭大人把自己抓回去审问。 彭朋决定把黄天霸带回去,同时他说要把淳贝勒带回去,而且淳贝勒还有一案--秋官状告他逼奸不从,反杀害其一家的事实。福郡王将彭朋等人打发走之后,不禁生气的打了淳贝勒,质问他到底对秋官一家都做了什么? 秋官在大牢里懊悔,他说自己不该听信欧阳德的话来告官,万一福郡王的人前来,那么自己就死定了。而自己死不足惜,只是自己这可怜的孩子……这时彭兴把黄天霸送到了牢房里。九娘打扮成蒙面人想要杀掉秋官,却被黄天霸阻止。黄天霸一直将九娘追到林子那里,不幸却中了她的口蜜毒针。

  • 黄天霸中了九娘的口蜜毒针,不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正当九娘要将他杀害的时候,欧阳德上前阻止,九娘敌不过欧阳德,便匆匆的逃走。夜里翡翠和小莲去林子里寻找黄天霸,当她们看到中毒躺在地上的他时,不禁赶紧将他扶起带走。 欧阳德追了九娘一夜,终于追上了她,于是他们便动起手来。打斗中,九娘的蒙面掉了,欧阳德才发现她是个女的。九娘的衣服差点掉下来,欧阳德说她太坏了,所以自己要把她的衣服脱光修理她。胡蝶走了过来,看到九娘的肩膀裸露着,不禁大骂欧阳德是淫贼。杨香武和如霜走了过来,他们也误会了大师兄的所作所为。    欧阳德真是百口莫辩,如霜上前要替爹爹清理门户,胡蝶也上前鞭打这个“淫贼”。杨香武在如霜的命令下也上前跟欧阳德打了起来,而此时九娘称机将飞镖洒向了他们,欧阳德赶紧拿出烟杆拦下飞镖。欧阳德指责他们真是坏了自己的事情,胡蝶又提起了欧阳德杀害全家的罪责,欧阳德解释,同时承诺让她给自己一些时间,自己会替她查清此事的。 彭朋去拜见福郡王,并向他说起秋官已死在牢里,所以他要撤消对淳贝勒的诉讼。福郡王一听便哈哈大笑,同时他指责彭朋是怎么当县令的,竟然让黄天霸不见,所以他要求彭朋找到黄天霸之后,自己要亲自坐堂听审。欧阳德让如霜跟香武一起回去,如霜一听便哭了起来,而且又装头疼。欧阳德指责香武怎么照顾如霜的,现在还把她领下山来。如霜一直在那里哭个不停,最后欧阳德同意让她们留在自己身边。欧阳德告诉香武,说他拜托自己的救秋官的事情他已经做到了,而且秋官现在就在衙门里。 九娘告诉福郡王,秋官已经被自己杀死了,而那个追杀自己的黄天霸已经中了口蜜腹针。福郡王一听便哈哈大笑,夸奖她可是立了一大功。九娘提醒王爷提防一人--怪侠欧阳德。大夫看过黄天霸的伤口之后便匆匆要走,因为他断定此人中的是蛇毒。翡翠在那里伤心,因为黄天霸中了蛇毒可怎么办?小莲提议将黄天霸丢在此任其自生自灭,翡翠却将她指责了一番,同时要求小莲去把那个药箱带来。翡翠不顾小莲的反对,坚持要给黄天霸用那瓶百毒解。 小莲执意不肯帮黄天霸将毒血吸出来,无奈翡翠亲自上前帮他吸毒血。小莲见状上前阻止,并说翡翠可是当朝的格格,怎么可以亲自趴到他的胸品上吸毒血呢?欧阳德带着师兄师妹去见了彭朋,当杨香武得知秋官已死时,不禁十分的吃惊。欧阳德让香武不要激动,这时彭朋命彭兴将秋官请出来。 秋官纳闷,自己从未与扶桑人有仇,怎么会被那些黑衣人追杀?如霜猜测那些扶桑人一定是受人指使,欧阳德猜测,那些倭寇一定与大清官员有勾结,同时他派香武去调查,那些扶桑人为何会追杀秋官。彭朋想要出去走走,一来寻找黄天霸,二来可以调查一下民情。彭兴想到了一个办法。 彭朋二人化妆成算命先生走在街上,看到一个恶人将百姓暴打一通,于是他便向别人打听起恶人的情况。那名百姓说起,恶人叫李壮,专门出来收保护费,三河县没人敢惹,而他哥哥李强却是一个大善人。

  • 欧阳德侨装成一名女子在河边洗衣服,胡蝶上前向她打听欧阳德,欧阳德故意东扯西扯的,把她引到其它的地方。胡蝶费尽全力划船到了水中央,这时欧阳德脱掉女装故意叫住了她。看到黄天霸醒来,翡翠不禁十分的兴奋。黄天霸握着她的胳膊说自己该如何向她表示感谢?翡翠害羞的站了起来,并说反正自己也没做什么。小莲一听便大叫了起来,她指责翡翠还没做什么,他胸口上的毒血可是她吸出来的呀…… 黄天霸向翡翠打听起她的名字,翡翠谎称自己叫非羽。看到格格跟黄天霸这个平民把酒言欢,小莲心里在想,自己得想办法把格格带回宫里,否则太后和皇上知道此事自己就麻烦了。黄天霸和翡翠吃饭的时候,他拉着翡翠的手,翡翠害羞的质问他想怎么样?黄天霸决定要跟她拜为兄弟。 小莲醒来,看到他们两个正在一起跪拜,不禁紧张的上前阻止。黄天霸指责小莲,说自己跟非羽只是结拜兄弟,又不是拜堂成亲,她紧张什么。此时的小莲才慌然大悟。黄天霸邀请翡翠住到镖局里面,小莲发现最近格格做的每件事情自己都搞不懂,突然她猜测,格格不会是喜欢上那个臭男人了吧? 彭朋二人以算命先生的身份去了李强府上,当彭朋看过李强抽的签后,不禁向他说起了占卜的结果。李强向彭朋问起了自己的弟弟李壮,彭朋说他弟弟生性跋扈,恐有牢狱之灾,如果能改过自新,便能托他的福逢凶化吉,如若不然,大祸将至,悔之晚矣。李强觉得彭朋所言意有所指,所以他质问弟弟是否在外得罪了他?彭兴上前指责李壮仗着李强的面子飞扬跋扈……李壮上前指责彭朋他们两个是江湖骗子……李强生气的打了弟弟一巴掌,并教训了他一番。 算命先生走后,李强猜测他一定是三河县新来的县令彭朋。秋官推着婴儿车走着,这时被一群黑衣人包围,乔装成婴儿的杨香武从车上跳了出来,他跟秋官联手对付黑衣人,正当黑衣人要逃跑时,如霜上前抓住了一名黑衣人。黑衣人宁死也不肯说出他是谁派来的。 胡蝶不停的跟随着欧阳德,不一会儿她便找不到人了。淳贝勒从府上走出来,一看到胡蝶这个美人便心动了。胡蝶三下两下就将他们打倒在地,淳贝勒跪在地上大叫了起来,福郡王走出来制止。得知眼前的这位就是黑寡妇时,福郡王不禁当着她的面打了淳贝勒,同时邀请她到府上喝茶。欧阳德纳闷,这黑寡妇去郡王府做什么?彭朋二人正在那里歇息的时候,被李壮带人蒙上麻袋打了起来。 黄天霸听到了叫声却不见人影,这时他在地上捡到了彭朋的水壶,所以他猜测彭朋一定是出事了,于是他让翡翠去县衙赶紧带人。福郡王向胡蝶提起了欧阳德,得知胡蝶对他恨之入骨,不禁说他们可是同一条战线上的,所以他请求跟胡蝶联手,将欧阳德逮捕归案。 李壮将彭朋二人带到了暗牢里,彭朋说什么都不承认自己就是新来的县令。李壮鞭打彭朋,彭兴上前挡在了彭朋的面前。看着李壮不停的鞭打彭兴,彭朋大叫着想要阻止,可是却无济于事。黄天霸顺着脚印来到了个一处房子里,在那里,他不小心掉进了机关重重的暗室里。

  • 黄天霸掉进了陷阱里,很快他便动弹不得。欧阳德他们正在寻找彭大人的时候,翡翠拿着彭大人的水壶向他们说起彭大人出事了。顺着天霸留下的那些记号,欧阳德猜测天霸一定是在那里出事的。翡翠想要跟着欧阳德一起过去,可是欧阳德却说--小姑娘……原来欧阳德早就发现翡翠是个女孩子。翡翠请求欧阳德,不要将此事告诉黄天霸。 欧阳德进入房子里面,觉得这其中一定暗藏玄机。黄天霸听到了响动,于是告诫上面的人,说这里面有机关。天霸请求上面的人将机关打开,欧阳德却说让他在里面多呆一会儿,磨磨他的锐气。见上面的人离开,黄天霸生气的指责他见死不救,所以生气的说出去了一定找他算账。 九娘去见了李壮,李壮本想杀掉彭朋,可是九娘却阻止。手下向李壮报告,说有人闯进楼里面了,可是里面的机关却没动。彭兴伤势严重,这时欧阳德走过来,他将那几名手下点了穴,之后带走了彭朋二人。胡蝶进入了房子里面,得知黄天霸掉进了陷阱里,胡蝶帮助他打开了机关。黄天霸向胡蝶表示感谢,这时李壮带着人赶了过来,他本想抓住黄天霸,却怎料不是黄天霸的对手。李壮被打倒在地,这时有人冲出来将他救走。 翡翠和小莲上前跟黄天霸打招呼,得知刚才那个见死不救的人是欧阳德时,黄天霸不禁十分的生气。黄天霸他们进入了暗牢,却得知彭大人已被人救走。胡蝶一直追赶李壮和蒙面的九娘,九娘上前跟胡蝶交起了手,胡蝶看过她的招式,不禁猜测她不是中原人士。 福郡王命李壮这段时间躲起来,连他哥哥出现他也不要露面。九娘向福郡王说起,如果黑寡妇跟自己联手的话,一定可以打败欧阳德。福郡王命令九娘,千万不要让秋官再活着。因为李壮将彭兴打成重伤,所以彭朋决定召集人马去李强府上要人。黄天霸回到了县衙,他一见到欧阳德便挥起了拳头。 彭朋带着欧阳德去李强府上要人,得知弟弟的作做所为,李强不禁跪下向彭朋请罪,因为李壮不在府上,所以李强请求彭朋给自己几天时间,自己一定将弟弟亲自送到县衙。因为福郡王是皇亲国戚,所以如霜担心着,要让淳贝勒来认罪,肯定是机关重重。欧阳德站起来说自己有办法。 杨香武和如霜打扮成父女的模样故意出现在淳贝勒的面前,淳贝勒一见到如霜便心动了,正当他们要去追赶如霜的时候,欧阳德打扮成如霜妈妈的样子走了过来。欧阳德把淳贝勒带到了一处宅子里,淳贝勒发现这处院子不正是姓秋的那家吗?正当淳贝勒想要匆匆离开的时候,如霜他们上前故意诱惑他。

  • 霜儿妈妈(欧阳德)向淳贝勒说起,他们本想买这间房子,可是听说这里发生过人命案。淳贝勒一听便想起了他手下杀死秋官一家的情景。如霜和杨香武不停的灌淳贝勒喝酒,不一会儿他便喝醉了。淳贝勒着急的要跟霜儿睡觉觉,霜儿妈妈走了过来,让他写下杀害秋官一家的全过程。杨香武装扮成道长走过来,他们三个联手骗淳贝勒写下犯案的全过程,并说之后这张纸会被烧掉的。很快,淳贝勒就醉了过去,香武他们拿着他的手在供状上画了押。 大堂上,淳贝勒被水泼醒,当他一看到秋官时便愣了,他不禁质问秋官,他不是被九娘杀死了吗?彭朋拿着供状给淳贝勒看,可是淳贝勒却嚣张的说,他们能拿自己怎么样?秋官上前将他打倒在地。淳贝勒被捕头抓了起来,他大叫着说,等自己的阿玛来了他们都得死。 彭朋命江捕头将状纸送到刑部,并说自己会亲自向圣上禀明此事的。秋官向大人他们表示感谢,并说自己无以为报,请受自己一拜。手下向福郡王报告,说贝勒爷被收押在三河县的县衙大牢里,福郡王一听便拍起了桌子,同时命人准备,他要亲自去向彭朋要人。 福郡王指责彭朋,一个小小的七品,竟然抓堂堂的淳贝勒。彭朋指责淳贝勒欺压百姓,调戏良家妇女,杀害秋官一家的事情,同时他说出淳贝勒已经签字画押的事实。福郡王一听便索要供状,得知彭朋将供纸已送往京城时,不禁生气的离开。 黄天霸把欧阳德引到了林子里,指责他那天在茅屋里捉弄自己,而且自己掉进陷阱的时候,他非但不救自己,反而将自己戏弄一番。黄天霸想要跟欧阳德过两招,欧阳德却称他不注意的时候敲了他的脑袋。黄天霸骂欧阳德简直就是个无赖。黄天霸承诺自己让他三招,欧阳德却不停的戏弄黄天霸。看到大师兄跟黄天霸打起来了,如霜不禁着急了,杨香武劝她说没事的。 胡蝶站在一旁观看欧阳德和黄天霸比武,此时她发现欧阳德的功夫确实了得,所以她决定要跟福郡王联手一起打败他。因为彭朋将状纸送到了京城,所以福郡王十分的担心,九娘走过来说,这件事情交给自己来办。胡蝶边走边想,如果欧阳德真的杀害了自己的全家,那以他在江湖上的名望,也不是不敢承认之人,所以胡蝶纳闷,他们家的血案到底是谁干的?正当这时,她看到上次的那个蒙面人从身旁匆匆路过。 彭兴匆匆的找到了欧阳德他们,说起福郡王去过县衙,彭大人跟他针锋相对,福郡王便气冲冲的离开,而今天他便把彭大人叫到了府上。欧阳德担心彭大人的安危,所以匆匆的赶了过去。福郡王让彭朋品尝大内御点大雅斋,欧阳德走上前先品尝了起来。欧阳德心里在想,这糕点里并没有毒,而福郡王把他们都留下吃糕点,这其中必有把戏。 福郡王留他们在府上用晚餐,可是彭朋他们却找各种理由拒绝。彭朋临走之时,福郡王交待他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儿子。淳贝勒在那里大吵大叫,秋官走了过来,淳贝勒承认是自己杀了他的全家,秋官听此不禁情绪十分的激动,正当他想要冲进去杀掉淳贝勒的时候,彭朋上前阻止。

  • 得知彭朋把状纸一事告诉福郡王时,欧阳德不禁说坏了。黄天霸顿时了明白,怪不得福郡王把他们都留在府上,这肯定就是调虎离山之计。欧阳德决定亲自走一趟。九娘将何捕头杀害,从他的身上搜出了状纸。胡蝶质问她为什么要杀人?于是她们两个便打了起来。九娘称机逃走,临死前江捕头告诉胡蝶,让她转告彭大人,就说淳贝勒的罪状被人抢走了。 欧阳德带着人赶了过来,胡蝶说起淳贝勒的罪状被黑衣人抢走了,欧阳德生气的说又是福郡王。福郡王生气的撕掉了状纸,九娘建议他去把淳贝勒接回来。九娘说自己一定好好的教训一下彭朋,必要时把他赶出三河县。 欧阳德在那里喝酒的时候,胡蝶走了过去,欧阳德再次向她承诺,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以后自己不给她一个交待,那么项上的人头就是她的了。看欧阳德也有如此失落的时候,胡蝶坐下来陪他一起喝酒。福郡王跑去告诉彭朋,送状纸的人已经死到了三河县外,这时彭兴跑来偷偷的告诉彭朋此事。无奈,彭朋只能下令将淳贝勒放出来。 秋官得知捕头被杀一事,不禁十分的生气。彭朋十分的自责,因为是他无意中将送状纸一事告诉了福郡王。福郡王不停的打着淳贝勒,并让下人去取家法,九娘上前劝解王爷,并建议防范秋官再来报仇,同时监视彭朋下一步的行动。福郡王说秋官是一大患,所以就看九娘的了。 恩师鲁大人和常伦大人去了三河县,他向彭朋说起,常大人正在查一件事情--他怀疑福郡王意图谋反,而且常大人已经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彭朋要恩师他们在此这里,可是恩师却说自己现在住在迎春客栈。因为恩师不想惊动官兵,所以彭朋派黄天霸保护他们的安全。 彭朋去了黄天霸那里,向他说起保护常大人一事。翡翠猜测常大人就是常伦,于是她请求跟黄天霸一起去。彭兴将常大人的东西送了过去,并请求自己帮他整理,可是常大人却拒绝了。黄天霸他们陪着鲁大人一起喝酒,这时黑衣人悄悄的去了客栈。彭兴帮常大人整理好床铺,之后陪大人一起下去吃东西。黑衣人朝常大人的脖子上吹入了毒针,常大人顿时觉得像是被蚊子咬了似的。常大人吃饭的时候,好像看到鸡跟鱼在那里对自己说话,于是他生气的掀掉了满桌子的饭菜。 常大人回到了屋里,他仿佛看到蜡烛缠住了他的脖子,他拼命的挣扎,不小心打翻了蜡烛,之后屋里着起了火,常伦便从窗户跳下去摔死了。黑衣人进了屋内,将桌子上面的书本拿走。欧阳德和胡蝶坐在那里喝酒聊天,她质问欧阳德,看他也是性情中人,为何要杀害自己的全家?欧阳德请她一定要相信自己,并说一定会给她一个交待。 如霜上前告诉胡蝶,让她离欧阳德远一点。彭朋告诉欧阳德,常大人跳楼身亡的事情。黄天霸让忏作检查死亡的常大人,却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黄天霸向手下打听起常大人的情况,却得知常大人吃饭异常之事。翡翠在查看蜡印的时候发现了异常,所以她猜测在他们来之前肯定有人来过。

  • 夜里,欧阳德去了客栈,发现桌子上面的烛印有问题,之后又在窗户下面的椅子上面发现了脚印。翡翠本想将烛印的事情告诉黄天霸,突然黄天霸感觉脖子上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淳贝勒被关在屋子里看书,他觉得好烦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秋官冲进屋里将他带走。九娘和王爷跑过去查看,却发现刺客已经逃走。 欧阳德告诉彭兴,常大人的房间肯定有人进过。彭兴匆匆的跑过来将一封信交给了大人,原来秋官报仇心切,他请求大人照顾自己的孩子。翡翠向黄天霸说起,房间里肯定有人进过,黄天霸也在那里猜测,常大人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才会打翻了桌子上面的饭菜。突然黄天霸感觉头晕,小莲提议让他泡个热水澡。 黄天霸泡澡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河里,于是他拼命的挣扎着喊救命。翡翠左思右想,可就是想不出常大人的死因。小莲上前劝格格睡觉,她们两个又争执了起来,突然翡翠听到黄天霸喊救命的声音,于是她飞奔着冲进了黄天霸的房间。翡翠用尽全力将黄天霸从浴缸里拉了出来,却看到全身裸露的他,不禁晕了过去。 九娘在寻找淳贝勒的时候,发现尹亮跟踪,于是便向他洒了些飞镖,尹亮接住了飞镖,并指责她够狠的,都没见自己的人,就下这么重的手。九娘向他打听起,有没有看到一个人劫持了人质从这里经过?尹亮质问她自己有什么好处?九娘提出了福郡王,并说他只要救出那个人,他要多少金银珠宝都行。尹亮说自己只喜欢漂亮的姑娘,九娘明白,原来他就是采花峰尹亮。最终尹亮还是同意跟九娘合作。 秋官在那里拜祭父母和妻子,他说自己一定要把淳贝勒的心挖出来,头垛下来……替他们报仇。淳贝勒听到这些不禁缩成了一团,他跪下来请求秋官放了自己,并大叫他秋大爷,秋爷爷。秋官拿刀子正要杀死淳贝勒时,尹亮上前阻止并跟他打了起来,九娘称机将淳贝勒放走,之后也上前跟秋官打了起来。秋官被九娘的扶桑刀法割破了手背,于是他便使出了圆月刀法。在尹亮的协助下,秋官被他们抓获。九娘本打算杀死秋官,淳贝勒上前阻止。 欧阳德他们正在为寻找秋官而伤脑筋时,胡蝶走上前带他去见秋官。可是他们到了茅草屋,却发现人已不见,而地上散落有一些绳子。欧阳德请求胡蝶去郡王府帮助师弟杨香武。因为大师兄相信胡蝶而不相信自己,所以如霜哭着跑开了。 小莲在那里指责黄天霸,说他太无耻了,洗澡就洗澡,喊什么救命?翡翠醒来质问天霸,昨晚上是不是故意耍自己的?天霸说起自己有一种掉进海里的感觉,翡翠质问她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此时翡翠突然想起有一种会让人产生幻觉的迷香。 欧阳德向彭大人说起,他在桌子上发现烛印处竟然有一个直角的缺痕,所以他断定常大人一定是被人杀害的。翡翠走过来证实了他的说法,同时她说起了在天霸身上发生的事情。

  • 福郡王向尹亮表示感谢,并说每个月都会给他一些银子,尹亮却说自己对银子并不感兴趣,而……福郡王告诉尹亮,自己养的那些歌姬任他挑选。福郡王质问九娘为何不将秋官杀掉?九娘说是淳贝勒阻止这样做,而且她提议拿秋官来牵制彭朋。福郡王让淳贝勒最近少出门,因为彭朋找不到秋官肯定会找上门来的。淳贝勒心里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秋官跟自己的仇恨? 九娘去了地牢,向秋官问起他的圆月刀法是怎么练成的?秋官指责扶桑人偷走了他们的圆月刀法。九娘本想杀了秋官,可是一想起他的圆月刀法便停手了,她希望秋官把圆月刀法告诉自己。 夜里杨香武闯进郡王府,寻找秋官的下落。胡蝶发现了他的踪迹,于是便上前叫住了他,原来欧阳德让胡蝶前来帮忙的。杨香武向胡蝶说起自己的本事--偷,胡蝶笑称只要他能把秋官给偷出来,自己就服气他。胡蝶质问杨香武,她师妹如霜是不是喜欢欧阳德?杨香武一听便说小师妹也喜欢自己的。如霜上前拦住了胡蝶的去向,指责她拿报仇的事情故意接近大师兄,胡蝶一听便十分的生气,不一会儿,他们两个便打了起来。如霜败在了胡蝶的鞭下,杨香武上前阻止她伤害师妹。 胡蝶突然发现了黑衣人的踪影,于是便追了过去,可是她发现黑衣人已经不见了。黑衣人前去向福郡王禀告常伦已死,害怕常伦有事情交待彭朋,所以福郡王下公,让他去把鲁奇和彭朋一起干掉。夜里小莲给黄天霸端去一些糕点,并说这是大内糕点,黄天霸一听便吃惊,小莲赶紧说是大内的厨师教自己做的糕点。这时彭朋走了过来,他在为恩师鲁奇的安危而担心,黄天霸承诺自己一定尽全力保护他的安危。突然彭朋感觉脖子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 胡蝶一直追赶着黑衣人,可是又被他逃掉了。这时欧阳德出现在身后拍了胡蝶一下。胡蝶说起黑衣人去了彭大人的府邸,之后又去了李壮家那里。欧阳德质疑李壮为什么要扮黑衣人?彭朋在看卷宗的时候双眼模糊,而且看到那些字在眼前不停的飞舞,不一会儿一张纸捂住了彭朋的嘴,顿时他感觉呼吸困难,欧阳德刚好过去,看到此情景,不禁点了他的穴位,之后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了那个红点。 欧阳德向彭兴问起最近大人的情况,并说好像有什么东西刺进了大人的脖子产生的幻觉。彭兴突然想起,那天常大人也被蚊子虰了。欧阳德突然想起那天黄天霸也被蚊子虰了的事情,所以他决定马上去停尸间查看。尹亮奉命去保护淳贝勒的安全,淳贝勒却不相信他有那样的本事,于是便命人跟他比试。看过尹亮的功夫如此了得,淳贝勒不禁上前夸奖起他。 彭朋醒来,彭兴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当彭朋打算出去的彭兴上前阻止,因为欧阳德交待过不准让大人出这个门,为此彭朋有些纳闷。黄天霸迟迟等不上彭大人,于是他决定先把鲁大人送到镖局,这时欧阳德上前阻止。欧阳德想要上前查看黄天霸的脖子,黄天霸不答应,于是他们两个打了起来,翡翠赶紧上前阻止。

  • 如霜一直在那里哭个不停,得知师妹心里想的都是欧阳德时,杨香武不禁十分的生气。杨香武劝如霜跟自己一起回山上去,可是如霜却不同意,因为她要在这里看着大师兄。欧阳德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彭朋,彭朋质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办?欧阳德说他们要来个瓮中捉鳖。这时彭兴匆匆向大人来报,说起在城外发现了李壮的身影。 尹亮带淳贝勒上街,他们一到街上便又开始调戏良家妇女,而且还大打出手。淳贝勒带着尹亮去了怡红院,在那里他们挑选了漂亮的姑娘留下。尹亮质问淳贝勒,他阿玛好歹也是个王爷,漂亮姑娘多的是,他怎么就来怡红院里?淳贝勒说阿玛身体不舒服,所以才会搬到这三河县来清静清静。尹亮心里想,福郡王有病是假,他肯定是有别的目的。 翡翠对小莲说,这次他们出宫自己一定要立个功回去,这样她就可以在皇上面前英勇无比。小莲说格格这几次遇险都是被黄公子所救。这时小莲说起了黄天霸的各种优点,但她同时对格格说,她跟黄公子是不可能的。翡翠一听便呵拆小莲,让她把那不可能变成可能。 这时黄天霸走了过来,他抱怨着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中了暗器。翡翠上前提议,迷香只有天竺有,三河县看谁去过天竺不就查出来了吗?同时她告诫黄天霸一定要注意安全,黄天霸拍着她的肩膀说,如果她以后洗澡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也一定会去救她的。翡翠一听便捂着胸说,自己宁可淹死也不要他来救。 九娘带了一些吃的去看秋官,秋官却说中原有的是山珍海味,自己可吃不惯他们的扶桑菜。九娘再次提起了圆月刀法,并让他好好的考虑一下。福郡王刚好碰到从暗牢出来的九娘,九娘说秋官拗得很,连自己亲手做的饭他都不吃。福郡王一怒之下亲自去了暗牢,他指责平民百姓是贱命一条,秋官生气的骂他是畜生。福郡王要求秋官写张字条,证明他家的事情与淳贝勒无关。秋官却愤怒的说自己办不到。 夜里黑衣人上前要杀彭朋,欧阳德早就料定会有此事,于是易容成彭朋的样貌在那些守候着。很快,黑衣人就中计,而且被欧阳德的烟杆烫伤。之后,欧阳德和彭朋便去李强的家里寻找李壮,可是李强却一口咬定李壮不在这里。 杨香武在福郡王府上不停的寻找秋官,可就是找不到他的下落。欧阳德在李强的宅子不停的寻找,终于在他的书房里找到了一个密室。很快,欧阳德便发现那本被滴上蜡印的卷宗,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不小心中了迷针。黑衣人告诉他,他想要的东西已经被自己拿走了。欧阳德打开卷宗一看,发现里面的内容已经被撕掉。     毒素很快在欧阳德体内运行,于是他变得力不从心,正当黑衣人要对他下手的时候,胡蝶上前让欧阳德赶快离开。欧阳德回到房间,他感觉大脑浑浑沉沉的,这时他看到满屋子的蛇朝自己袭击,黑衣人冲过来连朝欧阳德的身上扎了数刀,如霜赶到,黑衣人迅速离开。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