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喋血长江 电视剧 热度 4563

别名: 长江往事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8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周小兵

类型: 年代 / 剧情

简介: 两个不同的家族,两伙不同理想的人,经历了爱恨交织的商战血拼,但面对国家危亡之时,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感召下,民族情怀得以唤醒,大义为先地抛弃前嫌,联合起来,配合主力部队死死守住川江抗日防线—...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52集)
分集剧情
  • 民国初年,山峡河畔。群山逶迤河流湍急。远处响起川东号子…一队赤膊纤夫行进在陡坡,奋力拉着逆流而上的蓬船。缆绳嵌入肩膀,一行赤足艰难地越过大石块构成的道路障碍,涉过卵石见底的浅水,船首激水,蓬船逆流而上。船上坐着一位唱曲的名角,她脸上几分稚嫩,人见犹怜,名叫夏晓倩。夏晓倩掀开蓬船窗帘向外窥望,被刚做“纤夫”不足十天的向不争看见,深深吸引了他的关注。与此同时其他纤夫要求夏晓倩高歌一曲,在船老大的劝阻下她很不情愿的唱了两句,更让向不争着迷的无法自拔,当大家还都沉浸在歌声中,突然,身后几名土匪骑马驰来,围住了纤夫,要劫走船上的夏晓倩。夏晓倩害怕,向船老大求救时方知船老大跟土匪本是一伙的,绝望的夏晓倩高呼救命,向不争出头替她打抱不平,跟土匪发生争执,纤夫们一拥而上。

  • 莫元清在被八爷寻踪找到破绽后,将魔爪直接伸向了八爷一行人。另一边向不争一路带着夏晓倩跋山涉水、乔装易容混进了万县城,来到了莫掌舵的家中。莫掌舵命人安排好夏晓倩,却怀疑起向不争的动机来,盘问几句觉得怀疑就将向不争关入自家地牢。梳洗整齐的夏晓倩向莫掌舵娓娓道来自己的遭遇。莫元清走进地牢看到正在喊冤的向不争,无论他怎么解释,莫元清始终不相信他是侠义之举,还嘲讽他多管闲事就是有罪。老八被杀的事情被莫掌舵得知,便叫回了正在地牢里与向不争争辩的莫少爷。莫元清向父亲保证会彻查此事。这时,知道向不争被关的夏晓倩急忙跑进厅内替向不争求情。莫掌舵嘱咐张妈看好夏晓倩,心存疑惑走向地牢。

  • 无计可施的向不争灵机一动,巧用计谋使其父亲同意站在楼上与门外的莫掌舵进行交谈。而莫掌舵在门外徘徊焦躁不堪,索性不请自入。当他正为屋中的轮船模型感到惊叹时,却被向疯子放下的机关困住,向不争立马向父亲求情将莫掌舵放出。莫掌舵惊魂未定,忙不迭跑出。向疯子在楼上三言两语便要送客,让儿子带莫掌舵去三清酒家吃窑鸡作为赔礼。向不争道欠说:其父乃犟人一个,望莫掌舵不要怪罪,不曾想莫掌舵倔脾气也上来,偏要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出山。向不争劝其不要为难他,莫掌舵决意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并扬言向不争若不能将其父请出,就不必来见他。 向不争回家与向疯子协商,僵持不下,向疯子忿忿起身跳后窗而出。向不争无奈,也跳窗向三清酒馆走去,只见夜幕下依然只有莫掌舵一人苦候桌边。

  • 莫掌舵是想用“小疯子套着老疯子”。此时的小疯子向不争拿着夏姑娘给的玉佩已经来到了典当行。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老板将玉佩的价格抬到了三百五十块银元,向不争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离开了当铺。在他发愁怎么能够筹到钱的时候,路遇父亲曾经的侍卫,一身叫花子装扮的王叔。他向老叫花子讲述了自己为什么要赚钱的前因后果,乞求他帮忙。老叫花子建议向不争带着家中的大狼犬去斗狗,但向不争最终不忍心为了钱,让从小养到大的狗去斗个头破血流。老叫花子又带着向不争去了军队设的比武擂台,挑战的人上去打败教练,赏银五块。老叫花子害怕向不争受伤没法跟向父交代,但向不争不管不顾冲上了擂台。雷教官见向不争并不像习武之人,不愿与之较量,向不争扑过去给了他一拳,被挑衅的雷教官随即展开比斗。

  • 向疯子和老叫花子边说边急急走来寻找向不争。抱着刀打瞌睡的向不争听到了什么动静,往后一看,来了俩人,刚摆出架势才发现是自家父亲。向疯子让儿子老实交代为何要五十银元。回家后的向不争抱着狼犬就睡着了,坐在石碾子上的向疯子,看了看儿子,叹了一声,起身进了房间。向不争酣睡中,听到父亲叫他,急忙起身,走进吊脚楼。向疯子并没有惩罚向不争,反而拿出了一对御赐的玉麒麟让儿子去典当铺换取合资的资金,并提出条件,一年为期。得到父亲支持的向不争,拿到五十银元去找莫掌舵签了契约。莫掌舵在契约中提出一年内向不争不得与夏晓倩见面,不得来往。一年后船行盈利,莫家为媒,将夏晓倩嫁与向不争。

  • 莫元清假意将自己的未婚妻媚儿安排在向不争身边,名为料理生活,实则监视他。却不料在他们出发收桐油的夜里,看到两人在船头聊天时心生醋意。当媚儿向莫元清汇报情况时,对于媚儿赞美向不争的各种言词激怒,不仅表明自己不会向他学习,还要找他麻烦。并且对媚儿恶言相向,说她不检点,还威胁媚儿必须遵从他的旨意。媚儿气得伤心不已,正在收拾破船的向不争发现一边的媚儿愁眉不展。媚儿恳求向不争好好劝劝莫元清,说现在的元清心里压力大。可这时的莫元清,不顾兄弟的情谊,答应了梁副官的龌龊勾当。为了钱和利,他要帮张将军得到夏小姐。什么都不知道的向不争答应了媚儿的请求,约莫元清喝酒聊天。

  • 莫元清找来梁副官,保证能让张将军得到夏晓倩,但有两个要求,一是要200银元并先要五成定金,二是需要半年时间。之后,他找来管家来帮他做假报表,要比向不争多4块大洋。管家把报表拿去给莫掌舵看,并给他吹耳旁风,说向不争的帐面有问题,莫掌舵嘱咐管家一定要查清楚。为了保证能每个月给管家20大洋做账,莫元清又找来梁副官,商量运输军火赚钱的事情,两人达成协议,保证一年内每月都能赚30大洋。莫元清带着精致小菜来到夏晓倩的房间,故意和她透露媚儿和向不争很暧昧,还勾起她对唱戏时风光生活的怀念,并得到夏晓倩欣赏的态度。傍晚,莫元清从媚儿那知道,因为路程远,向不争把桐油放在了码头上。莫元清心生邪念,找管家去给掌舵吹耳边风,又去找喽罗吩咐晚上去劫船。

  • 万县袍哥会二大爷告诉向疯子和老叫花子向不争船行被劫了,现在被打入地牢,向疯子和老叫花子立马赶往莫家去,莫掌舵已在大堂恭候,向疯子先不去见莫掌舵,去往莫家直接奔入地牢见儿子,把家丁支开后,向不争跟父亲交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尔后,称鞍马劳顿身子累了,拒绝莫家的招待转身去往旅馆休息,莫家不甘心,派人去往向父住宿的旅馆进行严密监视。旅馆中向疯子和老叫花子俩人在为救向不争的事情出谋划策。莫元清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开始挑拨离间向不争与夏晓倩之间的感情,夏晓倩开始有所动摇。

  • 媚儿有账本之事说出口,莫父立马传媚儿现身,媚儿把这一段时间在向不争那里帮忙自己做的一本流水章拿了出来,袍哥会开始清理账目,并让媚儿与向不争画押,理清账目后证实了向不争的清白,履行原有合同,造成的损失两家平摊,证明向不争清白后,向父很气愤莫家破坏自家儿子信誉,要求个说法,莫家管家向向不争和向父道歉,父子俩拒绝了莫家的招待转身离去,莫掌舵开始对管家起了疑心。向家还在怀疑船被劫持有蹊跷,但眼下要先想办法把损失补上。莫掌舵也在怀疑这件事是否跟莫元清有关,庆幸有媚儿在,才让这件事情下了台面,并派媚儿继续协助向不争的工作,媚儿与向不争联系紧密,莫元清疑心媚儿与向不争关系不单纯,向不争不想再这么受欺负,定下目标要开轮船公司,带领其它纤夫发家致富,这是船员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此,向不争开始教船员学文化,他教汉字,媚儿教算术,一帮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干劲十足,使媚儿心生敬佩。

  • 向不争上个月因为船被劫持所以这个月处于亏损状态,而莫元清突如其来的盈利让莫掌舵充满了质疑,管家一直瞒着莫掌舵替莫元清做事,使莫掌舵一直蒙在鼓里,莫元清大开口问父亲要两万银元买下万县一半码头,父亲拒绝,决定给莫元清五千银元先让他先投石问路,莫元清开始为自己的事业谋略。夏晓倩心里不踏实,说通自己的丫鬟帮自己传递纸条给向不争,向不争得知后迫切想跟夏晓倩见一面,让媚儿跟莫元清传话能否帮忙,莫元清趁机给向不争挖坑让他跳,故意拖延时间,向不争等不及,准备偷偷去见夏晓倩,正被莫元清意料到,跟人商量准备在夏晓倩院子里设圈套抓向不争个现象,正好被媚儿听到,媚儿不好明说,在向不争行动当天晚上跟向不争的船员通风报信,赶往夏晓倩住处正好撞见向不争与莫元清提前布置好的手下发生冲突,幸好赶到,及时救下向不争,二娃子为救向不争受伤,莫元清没能得逞,心怀不甘,顺势之后每天晚上在夏晓倩院子里自演有人要对夏晓倩动手,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