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下粮田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7

语言: 国语

导演: 阚卫平

类型: 古装 / 历史

简介: 乾隆八年,一场“金殿验鸟”引出匿灾不报、贪绩婪财的惊天巨案,暴露大清国粮田萎缩、粮仓空匮的危机。因病归乡的刘统勋奉命出山,带领谷山、杜霄等新上任的年轻干臣,冲出重围,以颅为典,执行乾隆的开...展开
分集剧情
  • “金殿验鸟”引出贪腐现状 乾隆欲召回刘统勋辅佐自己 乾隆八年,山东诸城惊现乌鸦撞城门的灾祸之兆,原山东巡抚刘统勋上书一封给当今圣上,齐鲁风土已饿殍遍野,难享干涸之地,百姓以何为食,今日的一封信,势必又要掀起朝中巨浪,可叹圣上劳苦,即及而立之年却又要看清多少艰险。皇城内,每年一度的金殿验鸟正在如期进行,皇宫派出的验鸟御林军,到各个省份的田间抓回当地的田鸟,通过检验田鸟腹中的食物,验证当地巡抚所报之情是否属实。结果却不尽人意,全国十八个省份,六省以歉报丰,四省以丰报歉,一半以上的官员弄虚作假,乾隆皇帝盛怒,剥去十省巡抚的顶带花翎,全部押入大牢。山东诸城的山匪听说官仓存放了两千五百石官粮于是前来打劫,官仓的库兵前去找仓科郎中纪衡业和山东诸城县丞韩县丞讨救兵,纪衡业和韩县丞心中知道上报的两千五百石官粮全是虚数,其实官仓中是空的,但是又担心山匪闯入发现空仓走漏风声,只能带兵前往官仓支援。

  • 杜霄和谷山乘坐的马车来到宁古塔郊外,在车子停下歇息时突然车肚子底下爬出了索王爷的随从王不易,他说索王爷逃出军营被乱箭射死了,如今他无依无靠,请求二人收留于他。兵部尚书讷亲生怕下狱的十位官员熬不住酷刑招供出与兵部的银钱往来,若孙嘉淦真从山东请回刘统勋就更为被动了,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以砍头威逼十人,希望能封住他们的嘴。杜霄和谷山来到山东诸城郊外,杜霄提出就此分手,他要回趟江西去杜家庄看看哥哥,大扇子说她也得走了,她要去淮安,查她父亲十年前的冤案。谷山舍不得二人离开,杜霄承诺之后会去钱塘找他,而大扇子则取出两人的定婚之物还给谷山,她说这辈子对她最好的是她父亲,所以父亲的案子她一定要查清,去淮安只是第一步,之后还要去很多地方,一路诸多艰险,能不能回来她真的不知道,所以她不想耽误谷山的终身大事,她提出要退婚。杜霄和大扇子离开后,王不易带来了江湖游侠外号小放生的唐紫琪,跟着原本以为只剩自己孤家寡人的谷山一起前往钱塘。

  • 乾隆在朝堂之上对众臣说昨日打了两个响雷,把太和殿的日晷都震裂了,他觉得心里不踏实查了下天象书,上面说了两句话他觉得非常有理,一句是“冬日雷,遍地贼”,这裕善和“金殿验鸟”下狱的十位官员都是贼;第二句话说的是“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他打算和众臣好好议议这个“空”字。以此引出山东诸城的空城之计,刘统勋将矛头直指户部侍郎铁弓南,他让铁弓南向众臣说说为何两千五百石贡粮迟迟没有进京。铁弓南振振有词,称京通二地仓廒年久失修,这两年正在积极修缮,若是将各省的贡粮全部运到只以搁在露天,他是怕这些好粮食被糟蹋,特意拜托山东巡抚萨哈谅,借他的官仓一储,等来年仓廒修缮完毕一并解到。刘统勋反问铁大人可知道借仓背后藏着怎样惊天的交易?可知道人有借他之手在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吗?可知道那两千五百石粮食如今在何处飘荡?须知刘统勋在进京之后早已提审过萨哈谅,清楚那两千五百石粮食早已成为户部的账面之数,诸城的官仓里是一粒粮食都没有进去。

  • 刘统勋坐阵户部的第一天就狠抓纪律,严肃要求户部官员认真办事,绝不能像从前一样马虎,险些耽误了十大臣监斩,匆匆赶往刑场的刘统勋与讷亲一番辨别,他预感到十大臣尚有未明之言,便拦下斩首,讷亲略有不快,拂袖而去。大扇子丈量淮安土地惊动了淮安大户鲍老爷,他与知县私下勾结,欲除掉大扇子。粥厂里,谷山小放生一行与大扇子相遇,小放生暗自嫉妒起大扇子。不料赈粥时,官商勾结,百姓被迫要喝上稀粥,大扇子据理力争,让知县下不来台,太过惹眼,被鲍老爷盯上。多亏谷山和小放生,一行人才得以暂时保全。铁箭飞拜入讷亲门下,被收为义子。

  • 进京拼死告状的杜霄被讷亲的之子讷图百般羞辱,铁骨铮铮据理力争让铁箭飞看在眼里,孝衣贴身的举动更是让铁箭飞暗暗赞叹,动了招募之心,眼见杜霄要被拖出去,铁箭飞起身拦住,好言相劝,杜霄对铁箭飞不胜感激。可讷图并不这么想,看着铁箭飞的面子姑且放走了杜霄后,次日便借机将杜霄收监。小放生一向看不惯大扇子与谷山的温情脉脉,竟然与众人斗起来,谷山一怒之下,险些把小放生推入河中,小放生十分不解谷山为何看不出自己对他的情义。淮安知县一封信,从潘八指手上传到了讷亲手中,了解到情况后,讷亲动了杀心。而此时同在京城的户部侍郎梁诗正也在彻查关于鱼鳞册之事,大扇子似乎真的找到了关键线索。为了保住团队的和睦,加上为父亲平反心切,大扇子辞别众人,继续寻查。

  • 讷亲和潘八指商议后,决定拿安寿国开刀,夜里除掉安寿国。不想冯三鞭暗杀安寿国的全部过程被杜霄看的一清二楚。闻讯而来的孙嘉淦怒不可遏,严令死死看住其余九大臣,离开之时,杜霄喊冤,引起了孙嘉淦的注意,为了不打草惊蛇,孙嘉淦故作不在意,提前离开。见到刘统勋后,他立刻将杜霄被抓告诉刘统勋,刘统勋即刻下狱,保出了杜霄。讷亲得知是自己侄子讷图私扣刘统勋学生后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讷图,束手无策之时,铁箭飞挺身而出,愿意帮讷图了结此事。潘八指从白姑娘口中得知,侯祖本发现梁诗正可能正在找鱼鳞册,因此起了疑心,将梁诗正划入了敌对名单中,准备用私藏在梁氏老宅内的官银陷害梁诗正。刘统勋三声捶鼓为杜霄壮行,希望杜霄能在钱塘干出一番事业。户部官员的顽劣行为让刘统勋大为光火,刘统勋铁弓南和梁诗正狠狠训斥了顽劣官员,户部的风气被刘统勋整改一新。

  • 谷山一行遇到老乡万春渠,万春渠告之家乡实情,谷山颇为感慨,暗自对钱塘土豪宋五楼产生了愤恨之心。谷山将麦香托付给万春渠,独自去寻找当年诬陷自己入狱,大坝决堤的实情。从龙大娘口中得知线索后,他即可入夜摸黑去找龙大爷。龙大爷将屋内藏着官银的线索告诉谷山后,正遇到把守兵丁,谷山只身逃出,投奔明灯法师。是夜,宋五楼遣管家李堂将反对自己建砖窑的万春渠抓走。谷山告诉明灯法师查到梁诗正老宅有官银一事,谷山回头再去查问龙大爷时被守丁抓住,龙大爷因此被牵连杀害。被抓入牢中的谷山遇到万春渠,万春渠告诉了谷山更多的实情。杜霄在上任钱塘的路上,不由得感慨自己的官运坎坷,想到刘统勋那么偏爱谷山,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妒忌。到浙江拜会巡抚唐思训时,因深感命运不公,不辞而别,却让唐思训刮目相看。

  • 铁箭飞命人告之岳父宋五楼大扇子出现在浙江,此女子正是潘八指要除掉之人。铁弓南得知梁诗正老宅藏银之事,而谷山却阴差阳错,在狱中得知梁诗正原来是遭到诬陷,本是清白!铁弓南将此事奏报乾隆,张廷玉当面划清与梁诗正的师徒关系,愿以江山为重。梁诗正在户部大院内被带走,张廷玉得知后心情沉重,虽然表明了愿以江山为重,但毕竟师徒情深,难以割舍。刘统勋夜遇被抓走的梁诗正,二人一番对话,刘统勋听懂了几分弦外之音。刘统勋被乾隆训斥,皇后深知刘梁皆是好官,其中定有蹊跷,便寻机以《十面埋伏》之曲劝诫乾隆不要意气用事,想想曾经的过失。铁箭飞与房杠比试武功,决定收用房杠,并命他去钱塘,杀了那两个告之谷山梁诗正是清白的户部主事。不日,再与父亲铁弓南的对话中。铁弓南表露建功立业的心志,而铁箭飞欲通过讷亲,帮助父亲高升。

  • 刘统勋细细盘查案情,想从书信中找到线索。他亲自下狱盘问梁诗正,得到的却是梁诗正誓死表明清白。刘统勋死求乾隆推迟处死梁诗正,愿以三十日为限,立生死状,清梁案。回府的小放生正巧听到汪子复,与罗师爷的对话,得知谷山被擒。她立刻告之大扇子,试图营救谷山,二人决定去寻找那份关键的公文。在唐思训的房间内,二人找到了梁诗正写给唐思训的信,二人似乎明白有人要陷害梁诗正。于是小放生动手擒拿汪子复,准备直奔京城。宋五楼得知谷山越狱,命洪把头追杀谷山,并命人将两件事告之铁箭飞。刘统勋拜访鬼师爷,得知账册上的把戏是“墨鱼汁”,用火烛微微加热,字迹便显现。而刘统勋没想到的是,“墨鱼汁”显现的内容竟然又是有人提前安排好给孙,刘二人故意查到的!

  • 谷山通过琴衣,告之刘统勋梁诗正本是清白,乃是遭人暗算。刘统勋再求乾隆,告之乾隆谷山奇遇。乾隆虽然不愿失信于臣工,可更不愿误斩大臣,命孙刘二人再查。刘统勋登讷府拜访讷亲,欲借侍卫,保卫小放生一行,其实自己早已派出琴衣去接应。可不料房杠抢先一步,欲击杀汪子复,及时赶到的琴衣与房杠大战一场,救下大扇子和小放生。琴衣护送小放生一行进京,不料还是未能阻止刺客,汪子复作为唯一的人证,被刺客一铳打死。铁箭飞得房杠回报刺杀失败,惊慌之下只能命房杠去赐死侯祖本,以圆梁案,保全讷亲集团不被牵连。刘统勋大殿陈词,用谷山从主事听到的实情加上小放生的一封书信,为梁诗正力保清白。讷亲并不对局势感到惊慌,潘八指以为铁箭飞赐死侯祖本是一招妙招,不想讷亲不以为然,他认为刘统勋不会被侯祖本的死所障眼。而刘统勋也确实没有停下脚步,他认为黑幕只掀开了一角,孙嘉淦十分赞同他,愿与他同心协力。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