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闯天下 电视剧 热度 829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3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吴子牛

类型: 战争 / 军旅 / 历史 / 年代

简介: 剧集以赵天福一家实现艺人自己的理想,创建一个自己的杂技班子为故事主线,全面展示杂技艺人的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人文精神和性格魅力。在闯江湖的过程中,赵沧海为赌一口气,凭了一面小铜锣,自闯江湖,...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一九二四年,在流传兴盛了五百年的吴桥杂技九月庙会上,各路杂技豪杰相聚于吴桥。 吴桥九月会大赛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候,赵天福率领的赵家人员与长乐班的合作已经到期,在长乐班班主何自雄的百般请求下,参加九月会,为何自雄夺得九月会最高奖项----金狮奖。 因为得了大奖,何自雄得到了好几个很好的演出合同草约,演出商们说这个合约必须有赵家班的人员。何自雄拿着一迭的演出合同来找赵天福,求他留在长乐班。被赵沧海拒绝。面对赵家人员的离开,何自雄十分为难。就在何自雄与赵沧海,赵天福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侯督军的副官汤剃头赶到吴桥,命长乐班去给督军唱堂会。赵天福拿出合同跟汤剃头说,他们已经不是长乐班的人了。汤剃头看了合同后,几把扯了合同。不由分说要求原长乐班人马一个不少地到天津去演堂会。在何自雄的要求下,以何自雄承认合同有效,赵天福帮最后一把的情况下,赵家班人员只好跟着长乐班赶往天津。 江湖艺人秦小手的女儿秦莺莺早就仰慕赵沧海在江湖上的大名,要赶往九月会看赵沧海的演出,可在秦小手父女到了九月会之后,赵沧海已经去天津了。秦莺莺要求父亲好赶往天津。 在去往天津的路上,何自雄一路想劝说着赵天福留下来,赵天福没有答应。何自雄的侄子鬼难拿与何自雄的妻子白牡丹商量,釜底抽薪,把赵家班的当红女把式,艺名“九岁红”的萧紫霞送给侯督军,赵家没了女角,就走不成了。于是二人就找汤剃头,合谋了这事。把萧紫霞送给侯督军正中汤剃头下怀。 侯督军家堂会上,侯督军把萧紫霞骗进内室,被赶来的赵沧海救下。打斗中,赵沧海踢伤了侯督军,还抢了侯督军的枪。赵家人逃出督军府。 受伤的侯督军一面派人追捕赵家人员,一面要枪毙班主何自雄,关键时候,白牡丹挺身而出,救下了何自雄。

  • 赵天福得知赵沧海踢伤了侯督军之后,知道惹下大祸,众人商议只有出国一条路,才能躲过这灾祸。 何自雄知道事情原委,叫苦不迭。 赵家人来到了南洋。在菲律宾街头,赵家人正在撂地演出。遇到日本人西村的马戏团。西村马戏团的武川大介挑衅。赵沧海与武川大介产生争执,正在二人就要挥拳相向的时候,西村马戏团的团长西村三郞与内弟河野昌夫过来,拉开了二人,西村三郞要武川大介向赵沧海道歉…… 天津,由于白牡丹的原故,何自雄躲过一难。可是长乐班缺少演员是一大困惑,收入大受影响。何自雄认为这一切都与赵天福有关,特别是白牡丹的遭遇,是他心中说不出的苦痛。 秦小手领着秦莺莺来到长乐班找赵沧海,正碰上鬼难拿。鬼难拿骗秦莺莺父女二人签下入班合同。 在南洋,赵家研创节目,萧紫霞创研《绸吊》,引起轰动。得到发展,拉起大旗成立华夏班。 训练之余,萧紫霞与赵沧海渐生情感,可是她与师哥燕青山是定有娃娃亲的。赵沧海说在国外是没有娃娃亲这一说的。当年北京的五四运动也反对娃娃亲。燕青山和赵沧海师兄弟二人为此甚至分理处起手来…… 侯督军从报纸上看到赵家在南洋成立了班子,旧恨未消,派人去杀赵沧海等人。杀手赶到菲律宾,几次动手未能成功,反被赵沧海、萧紫霞、燕青山等抓住。 一年后,奉军失败,侯督军败走。已经成长壮大的华夏班得到消息后决定回天津。 天津,关二爷刚刚新建起一个天瑞大剧院,何自雄想方设法地要获得首演机会。经努力,关二爷因为对何自雄的节目不满,总是推托。最后,何自雄以北方杂技会会长的名头,保证要请名家高手参加,才得到关二爷口头同意签首演合同。正在签合同时,关二爷得到消息,赵家的华夏班要回来,就反悔了对何自雄的承诺。借故推托了何自雄。 鬼难拿对秦莺莺浙生喜欢之心。极力讨好。何自雄为了留住秦家父女,鼓励鬼难拿与秦莺莺来往。同时对秦小手吸大烟的嗜好予以资助。 华夏班风风光光地回到天津。何自雄亲自到码头去迎接,并设宴为赵天福洗尘。他想再次地把当年的赵家人员如今的华夏班招到他的长乐班来,壮大长乐班。

  • 欢迎宴上,何自雄提出合班的想法,被赵天福拒绝。大家不欢而散。 秦莺莺得知赵沧海回来了,吵着让她爹离开长乐班,参加华夏班。秦小手只有去找找何自雄商量离开。 何自雄意识到如今的华夏班不可小视。赵天福的到来,对他这个会长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鬼难拿得知秦莺莺的想法,更是气得七窍冒火。找白牡丹商量。要给赵天福一些好看。 关二爷暗地里找赵天福,与赵天福签定剧院首演合同。 华夏班在天瑞剧院的首场演出。何自雄以会长的名义先来“看望”,在剧院,看着这样风光的事情被赵天福占了,自觉大丢面子,心中百味杂陈。 首演场上,华夏班几个节目一演,特别是赵沧海、萧紫霞演出的绸吊,和赵天福、燕青山的《牙接子弹》,把天津观众征服了。华夏班的首席女角萧紫霞更是风光无限。鬼难拿看着赵天福表演的《牙接子弹》对白牡丹说:要是枪里换成真子弹,一枪把赵天福打死,事情就全办了。没想到这话被关二爷听见了。 秦莺莺听说华夏班演出反响后,更是在长乐班呆不住了,扬言要自己离开长乐班,去华夏班。 鬼难拿为了留下秦莺莺,也为了出剧院被占的气,找了一群混混去搅场子。何自雄得知,默认鬼难拿的行为。混混们要带走赵沧海,萧紫霞想救赵沧海,挺身而出,反让混混一块儿抓走。

  • 赵沧海和萧紫霞被抓走后,赵天福才得知关二爷与何自雄有约在前,觉得自己有失江湖之义。决定退出天瑞大剧院。 为救赵沧海与萧紫霞,赵天福死马当做活马医,来求何自雄帮助。何自雄知道这事是鬼难拿做的,也乐得顺势而为,以此要挟赵天福回到长乐班。 被混混们绑走的赵沧海,凭借自身的功夫和江湖人的义气,征服了混混头目疤瘌眼和众混混。 为救赵沧海与萧紫霞,赵天福计划与何自雄妥协。正在赵天福与保自雄签约之际,赵沧海得知背后人是鬼难拿,到长乐班去找鬼难拿算账。闯进了长乐班大打出手。 秦莺莺见是赵沧海来了,暗中相助,赵沧海不明就里,连秦莺莺也一块捎上了。 萧紫霞随后跟到长乐班,秦莺莺凭女孩子的直感,就与萧紫霞交上手了。两人一个明白一个糊途,打成一团。 赵沧海的打闹,无意间搅了赵天福与何自雄签约之事。何自雄只得做罢。 赵天福放弃了与何自雄签约,尊江湖规矩,让赵沧海以江湖上的最重礼节向何自雄“敬茶”认错。性格耿直的赵沧海坚决不同意。赵沧海的舅舅大花鞋推波助澜,鼓动赵沧海不去。 萧紫霞得知他们的一场打斗,打破了何自雄的企图,觉得值了,敢作敢当,由她去替师哥赵沧海去“敬茶”认错。大花鞋说赵沧海不爷们,自己做的事自己不当,让小师妹去。赵沧海半路上拦下萧紫霞,自己去认错。 认错时,秦莺莺非要萧紫霞也给她“敬茶”认错

  • 何自雄的长乐班进入了天瑞剧院,进行着演出前的准备。 正在整修的吉祥剧院吴老板来邀请华夏班到他那去演出。赵天福看华夏班一时半会不能上场,就让众人往“三不管”撂地。 华夏班在三不管撂地,刺痛了何自雄,江湖有道,他何自雄不愿在江湖人落得一个他借“会长”之势把华夏班逼到“三不管”去的,只好反过来求赵天福,这一招,他何自雄又落了个下风。 就在何自雄想借天瑞剧院地利之便,大展身手之时,新任天津长官黄师长为接待北京来的政要看演出,要何自雄这个会长把节目好的华夏班请回天瑞演出。 何自雄领着长乐班好容易进了天瑞剧院,没想到一天没演,又把剧院让出,还要把华夏班请回来。何自雄懊丧之极。鬼难拿却不服这口气,背地里想方法出气。他想到了华夏班表演的“牙接子弹”节目。便有心去跟秦小手学秦家不传的绝招“隔空大搬运”。借秦小手好吸大烟的毛病,鬼难拿如愿以偿,终于学会了“隔空大搬运”。 在华夏班为政要演出中,鬼难拿借献花之名,到台上去走了一遭。 因为鬼难拿前面的话,关二爷暗中特别关注鬼难拿的行动,当他没看见鬼难拿做什么事后,才松了一口气。 赵天福在与徒弟燕青山演出的“牙接子弹”节目时,燕青山开枪打出的空包弹中有一粒真子弹,子弹击中赵天福……

  • 医院里,赵天福不放心做事莽撞的儿子赵沧海,临死交待把班子交给开枪打中他的徒弟燕青山。赵沧海坚决反对,燕青山也推辞不当。师叔许天禄说服燕青山,当着师傅的面,拜了行业祖师爷吕洞宾,接过班主之职。 何自雄从白牡丹口中得知这事背后是鬼难拿做的手脚。骂了白牡丹,打了鬼难拿。可是冷静下来,又和白牡丹鬼难拿商量如何遮掩此事。第一步是先笼住秦小手。鬼难拿出主意把秦小手做了,何自雄反对,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秦小手明白了鬼难拿逼学《隔空大搬运》的目的,赵天福的死,让他坐卧不宁。跑到庙里去烧香。何自雄带着鬼难拿追到庙里认师傅,吓得秦小手师父不敢当,话更不敢多说,当着神仙的面发誓,只要活着决不说出此事。 赵天福死了,华夏班扶灵回吴桥发丧。秦小手为赎自己的罪过,要秦莺莺替他扶灵回吴桥。 赵天福让燕青山当班主,这让赵天福的续弦潘氏极为不满,她借给赵天福发丧之事发难,要燕青山退出,把班主之权交出来。她的弟弟大花鞋对这个班主之位也有占有之心,他让姐姐帮他。 赵沧海对父亲不信任自己也大为不解,他的内心受到巨大冲击。在父亲坟前,责问亲手打死父亲的燕青山,要他说清事情经过。燕青山百口难辩。气愤至极的赵沧海对燕青山大打出手,燕青山自觉负罪在身,不还一句,不还一手。是萧紫霞出手阻止住赵沧海。燕青山在师父坟前发下大誓,一定要找到凶手,替师父报仇。 华夏班换班主,重新举行举行拜把式议式,赵沧海对燕青山当班主不服,又在潘二娘和大花鞋的挤兑下,赵沧海决定,离开华夏班,自己出去闯江湖。

  • 赵沧海走了,许天禄让萧紫霞把赵家祖传的铜锣送给赵沧海,茫茫雪地里,赵沧海为萧紫霞一人“撂地”演出,以表自己闯江湖的决心。 何自雄得知了华夏班的情形,为在江湖上避赵天福之死的嫌疑,想把赵沧海拉入班中。派人去寻找赵沧海。茫茫江湖,一时不知赵沧海去了哪里。 赵沧海的出走,让燕青山陷于不义的境地,燕青山为如何设法让赵沧海回来很苦恼。许天禄相劝,要忍辱负重,当以师傅的心血,华夏班的生死存亡为重。 赵沧海开始了艰难的独闯江湖的路程。赵沧海坚信,他一定能闯出一条路来,给不信任的父亲看一看。路遇柳三。柳三是一个江湖油子,功夫不深,却会说一套跑江湖必须的“口”,柳三想拉赵沧海跟他干,特意搅了赵沧海的场子。赵沧海看不上柳三那稀松的技艺,两人谈不到一块去。柳三原本胸有成竹,他遇到了一伙流浪的杂技班的孩子,想收留这伙孩子,可孩子们不服他,柳三想利用赵沧海的技艺去镇服孩子,一招不行再来一招,他把赵沧海请到小酒店里…… 华夏班在去北京还是回天津的问题上产生分岐,燕青山想到天津,一边演出一边寻找杀死师傅的凶手。许天禄认为,要以全班的生存为重,去北京天桥闯一闯。

  • 一个破庙里,一群孩子正在为谁当班主争得不可开交。这就是柳三看中了的正在流浪的神奇小子班几个孩子,他想招这几个孩子为他演出。没想到神奇小子班的孩子们个个不是善茬,反觉得柳三的本事不大行,要招柳三入他们的班子。聘柳三来神奇小子班当个把式。 柳三哪能同意,小子班说:要不就给柳三盘缠,让柳三按江湖规矩,离开这块地,让他上别处去卖艺。柳三不同意,孩子们提出比比功夫,行的留下,不行的走人。柳三上去和孩子们比,还真输给了孩子。 赵沧海看见几个孩子很可爱,小露了几手,赵沧海的开砖神技让孩子们大开眼界,孩子们把赵沧海推上正位,当他们的头。 柳三无脸,只有走人了。赵沧海说人多好干活,说服孩子,留下柳三。 燕青山带着华夏班来到天桥。与先到天桥的杂技班子,由高凤兰和她的丈夫大魁子领的的“九里响”班子对上棚了。大魁子对华夏班影响他的演出很是不满,找上门来与燕青山说理。高凤兰劝回丈夫后,来跟燕青山陪不是。人不亲艺亲,燕青山决定,同行之间要互相照顾,比九里响晚开场半个时辰。燕青山的决定影响了华夏班的收入,大花鞋很不满意,私下里提前开锣演出。燕青山在萧紫霞、许天禄的帮助下,才稳住自己班主的阵脚。 赵沧海把收拢的孩子们聚到一块,正式打出自己的旗号:神奇小子班。赵沧海要孩子练好功,将来成大气候。 面对又一次的吴桥九月会,燕青山和许天禄都意识到,练好节目,到九月会上拿一个属于自己的奖,是华夏班扬名天下,发展壮大的好机会。

  • 赵沧海带着神奇小子班一路演出,一路排练新节目。 大魁子不服气燕青山的照顾,觉得这样在江湖上很没面子,要凭自己的本事立足天桥,不顾危险排练高椅倒立。 华夏班在天桥,为了赢得更多的观众,燕青山也决定排练“睡钉扳开石”的气功节目。萧紫霞担心燕青山的安危。为阻止燕青山,萧紫霞同意和大花鞋同练当年和赵沧海演出的绸吊节目。萧紫霞与大花鞋在练功时吵了起来,萧紫霞一气之下,打了大花鞋一巴掌。 大花鞋不依不饶,不得已,燕青山拉萧紫霞向大花鞋认错。没想到萧紫霞生气时踢了铜锣,犯了江湖人的大忌。在大花鞋的监督之下,燕青山只有按江湖规矩,罚萧紫霞当众给吕祖磕头认错。萧紫霞看着身为班主,大师兄、“娃娃亲”的老公却不帮她,很是委屈。 大魁子的高椅倒立练成了,大魁子请燕青山去观看他的演出。为了“征服”燕青山,大魁子不听高凤兰劝阻,临时加高椅子,结果从高椅上摔了下来。临终时,只好把怀有身孕,将要临产的妻子托付给燕青山。 赵沧海为了让神奇小子班的孩子们见世面,带着神奇小子班的人马也来到了天桥。不吭不声就在大魁子出事的地点扎棚演出。 燕青山明白这是师弟跟他在斗气,可他去找赵沧海时,赵沧海却躲着他不见。 大花鞋对燕青山把高凤兰留在班子里很不满意,说燕青山这是办傻事,早晚把自己的娃娃亲媳妇送给赵沧海。高凤兰不想因为自己影响燕青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班子走了。 天津何自雄安排鬼难拿停下演出,为将要到来的吴桥九月会专门排练高水平节目。

  • 师叔许天禄理解燕青山的想法,摆了酒,把燕青山和赵沧海请到一块。燕青山请赵沧海回到华夏班。赵沧海当面将燕青山顶了回去。 面对比神奇小子班强大许多的华夏班,赵沧海人小班弱,可是他不服这口气,要与燕青山较一较劲。柳三反对,一是这地刚出事,二是北京地方大了,为嘛非啃硬骨头。赵沧海则认为,当一个杂技艺人就不能当软蛋。咱们是小班子,光脚不怕穿鞋的。输了正常,赢了那就是赚的。再者,这些孩子也需要经一下天桥演出的大场面。 燕青山为这事很苦恼,许天禄认为只要两个办法,一是在这与赵沧海对棚。因为的大魁子的事在前,燕青山不同意。再一个法就是走,离开这儿。把地让给赵沧海。 萧紫霞也很为难,她又愿意赵沧海留在天桥,又担心赵沧海败了,心里会不高兴。她去找赵沧海,要他离开。赵沧海不听。萧紫霞只有去找燕青山…… 在一个晚上,燕青山率班子悄悄地走了。赵沧海还很高兴,笑燕青山输不起。 萧紫霞则给赵沧海留了一封信,她们走了,要去准备节目,参加九月会。希望赵沧海到时也来。 秦小手与何自雄的合同到期了,秦莺莺吵着到时离开。秦小手因为鬼难拿学了他的“隔空大搬运”,致赵天福死亡,自觉有罪在身,此时是无处可去,更不能依着女儿去找赵沧海,就背着秦莺莺与何自雄又续签了合同,父女俩一场吵闹。 何自雄有秦小手和秦莺莺,有鬼难拿精心排练,对比各杂技团,自以为只要赵沧海和燕青山不联手,这一次大奖,肯定又是长乐班的。 九月会之前,很多团体都在演出之余排练节目,准备参赛。赵沧海看了萧紫霞的信,做出一个决定,把神奇小子班拉到大洼里,停演排练,准备在九月会上一显身手。 高凤兰的走,让燕青山心里难安,他答应过大魁子,不能丢下高凤兰不管。燕青山决定去把高凤兰找回来。燕青山的行为让萧紫霞很受感动。她对燕青山的认识也在变化之中。 吴桥九月会上,来晚的赵沧海毫不客气地把棚扎在华夏班和长乐班对面。九月会因为赵沧海的这一行为,立时让人感到今年的九月会的硝烟味道,大有大战来临的感觉。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