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狂飙支队 别名:桥隆飙第二部/桥隆飙Ⅱ 电视剧

7.2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国语

导演: 金姝慧

类型: 历史 / 战争 / 剧情

简介: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战场做垂死挣扎。一次战斗中,桥隆飙的狂飙支队协同他大哥孟益国的国军某师,伏击一支日军部队。当国军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桥隆飙临时更改作战计划,营救危难中的国军...展开
分集剧情
  • 华东二十八师,赵燕生召开会议,传达蒋委员长的第三个紧急命令,其中包括不得接受共军受降。孟益国对委座连续的三个紧急命令标志质疑,他提出盘山之战八路军营救国军一事,赵燕生却将那些归咎于狂飙支队的总司令桥隆飙是他孟益国的弟弟。孟益国指出共军的枪口是对准日本人,而国军却要和伪军共同对付八路,赵燕生不满,要他坚决执行命令。 桥隆飙带着八路军攻击国军的关卡,信息员汇报了此关卡的形式,这是进镇的唯一通路,必须拿下。做好战斗计划,在一声炮响下,战争开始。在八路军的勇猛攻击下,国军存留的人四处逃窜,直到亲耳挺桥隆飙说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才投降。可是,鬼子全跑了,桥隆飙无奈,带走了伪军的枪支弹药和吃的穿的,预备把有用的分发给百姓。 国军赵燕生军长对于赵家河镇的失手很愤怒,尤其是有人缴枪。于是在得知失手地归孟益国掌管时,便将一切事情交给他处理。对于自己哥哥作为敌方前来交涉一事,桥隆飙很难像马定军政委所说的权当巧合,想起娘亲的在天之灵,他为难。 国民党情报局狄月清处长来到赵军长办公室,表示相对孟益国,她更了解桥隆飙,她愿意为党国效力,前往二十八师担任督军,以便防备孟益国。 孟益国担心自己会和弟弟在战场上兵戎相见。马政委一切按照两军交接的仪式进行接待孟益国的前来,桥隆飙拒绝了国军为盘山之战而准备的谢礼。孟益国表示此次前来是传达陆军司令何应钦长官的命令,告诉共军归还赵家河镇已经俘虏的国军,并返回周村,桥隆飙表示不服从,他只知道延安。争执中,孟益国的薛副官为保护师座,因为马政委一推,手枪走火,打中了孟益国的肩膀。孟益国坐车走了,桥隆飙骑马相追。孟益国本想息事宁人,却忽闻强行进入城门的桥隆飙的枪响,他的马走在前面为自己开路。这一切都收归到狄月清的眼里,脑袋里全是关于过去和桥隆飙的回忆。此时,马政委已经把国军孟师长受伤一事上报上级,请求处分。 孟益国失血过多,桥隆飙的血型却与之不符,狄月清自发出来配型,桥隆飙怔住。哥哥的伤势还好,桥隆飙掐住薛副官的脖子警告他保护好哥哥,狄月清送他。 负责护送方文婧的肖远山二人到达李书记那时,马定军正在接受批评。见到肖哥的马定军分外激动。此时桥隆飙正在和狄月清深情告白。在针对马定军的行为的研讨会上,肖远山和方文婧均为他求情,但李书记还是要惩罚他,降职为副政委,并任命方文婧为政委,暂时不追究桥隆飙的责任。 对于狄月清前来看望自己,孟益国表现的很惊讶,虽然她一再表示这是公务。共军魏副司令秘密命令手下的人处死参谋长王华。彭雅涵听从马副政委的命令,为方政委安排了住处,马定军为方文婧简单的介绍了几个人。彭雅涵为刚回来的桥隆飙端些吃的,并询问大哥的状况,提及新来的女政委,桥隆飙立即起身去会议室。

  • 桥隆飙不接受上级组织的决定,他为马定军抱不平,明天一早他会亲自送这位女同志回去。面对这个不理自己的司令,方文婧试图让他相信自己有能力配合工作,她不怕死,她会用实际行动表现自己的合格。在方文婧询问他只身前往国军区一事是否属实时,两人展开了激烈的争吵,桥隆飙愤怒离去,方文婧无语。 入夜,桥隆飙和马定军在森林里面闲逛,听闻方文婧是恩人魏长宁魏副司令带出来的人,桥隆飙决定不再为难。正这是执勤的人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桥隆飙发现正是他们以前的伙伴粮饷长沙贯舟,几人激动相拥。 依旧深夜,伴随着大雨。魏副司令接到电话得知参谋长王华已经被杀害,可为了对国民党表示诚意,他决定再拉一支队伍出去,狂飙支队是他的目标。 狄月清拿着曾经桥隆飙送给自己的子弹,回忆以往。方文婧给魏副司令员写了一封信,告知自己现在鲁南,并感谢他带自己走进抗战的道路,她不知,此时的魏副司令已经投敌了。 因为日本人要投降了,所以国民党希望魏长宁投靠的日子再推迟些,而王华被暗杀的事情已经在进行调查,副官建议魏副司令借着方文婧的信,接近狂飙支队。 赵燕生军长电话通知二十八师新处长的到来,孟益国愤怒的摔了茶杯,不料这一幕却被狄月清看清,她就是督军,新来的处长。 沙贯舟也是政委,在狂飙支队为他们准备包子,大家取笑彭雅涵对司令的心意,在桥隆飙的应许下,马定军正式为大家介绍了方政委。看着方文婧的话还没说完桥隆飙就走了,沙贯舟赶忙跟着出去,他希望兄弟可以正视现在的人。 听着孟师长言不由衷的话,狄月清打探他受伤的原因,刚要闻讯下一步计划,薛副官就进门报告,日本请求谈判,孟益国决定带着狄处长一同前往。 因为害怕王华的事东窗事发,魏副司令交代手下刘参谋将那日行凶的人全部炸死。 王华外加意外发生的爆炸,使得肖远山怀疑到魏副司令。 延安来信,桥隆飙召开紧急会议。举手表决,他们将转移部队到盘古,争取他们的阵地。听到沙贯舟休病假在家,桥隆飙邀请他一起打盘古镇的小鬼子。 可是,转移的过程中,八路军遭遇到国民党的阻拦,但是为了国共和平,狂飙支队不许任何人开枪,桥隆飙用他的马以及他的马鞭子解决了挡路的人,顺利带兵通行。 盘古镇的关卡被炸开了,狂飙支队火速进攻。马定军和方政委互相掩护着,差点被小日本的雷炸死。沙贯舟成功扔出几个手榴弹争取了优势,担心女政委扯后腿的桥隆飙与他一同支援马定军。

  • 盘古之战,以对方举白旗缴械为终,方文婧的表现出乎桥隆飙的意料,桥隆飙一枪打断了日本人高昂的旗帜。 国军王团长去孟益国处报告桥隆飙早上所为,听到盘古镇被占领了,孟益国表现出吃惊,他不能容桥隆飙撒野,狄月清被委派去盘古镇。 桥隆飙三年来首次跪在娘的坟前,为自己的不孝叩首,他期待小鬼子完蛋那天,一心期望娘的在天之灵安息。 方政委找桥隆飙了解情况,他不在,沙贯舟接待,可闻言她是要研究桥隆飙和彭雅涵的婚事,沙贯舟表现出他对于桥隆飙与狄月清之间感情的疑虑。正这时,狄月清以处长身份到来。桥隆飙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被召集开会的马定军和彭雅涵。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人,狄月清表现的很淡然,她自然的忽略了彭雅涵和马定军的敌意,以及桥隆飙伸出来的手。整个谈判,狄月清略占下风,桥隆飙一直沉默不语,却坚持相送并询问哥哥的情况,沙贯舟不得不提醒他两人的身份。 思索再三,桥隆飙还是敲响了彭雅涵的门,他表示等打完仗就会与之成亲,希望她不要为狄月清的事瞎想。就在狄月清露出笑脸的时候,门外传来同志们的欢呼:小日本投降了。整个院子,充盈着他们高兴的呼喊,还有不断被举起的国旗。此时国民党处孟益国也和狄月清为此举杯庆饮,狄月清希望回去军校完成学业,孟益国打算回军校当老师。 走在路上,狄月清听到从赌场传来的声音,狄家少爷狄德欠下了不少赌债,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哥哥没死,就是腿炸折了。狄德提到她为了党国杀害爹爹,他以前也因为害怕妹妹杀了自己这个小汉奸所以不敢找她。做为七妹,狄月清给哥哥拿出钱做安顿,还决定出钱和枪为他成立地方武装,抗衡共党。 孟益国刚答应给狂飙支队一些缴获的枪支却接到命令称不许在国共达成和平协议之前给共党任何武器,考虑再三决定服从,这惹怒了桥隆飙,找到孟益国。两人为此大吵一架,孟益国说他表现出以往土匪的气息,希望他接受现实,并告知国民党准备大幅度压减共产党的地盘。看出来孟益国有劝自己改党的苗头,桥隆飙立即打住。 方文婧和领导汇报工作,得知沙贯舟可以留在他们的部队她很高兴。 狄月清和处座申请让哥哥组织一个还乡团,决定上行下效,效仿委员长任命大汉奸做官,孟益国觉得不妥,但依然没否决。 桥隆飙生哥哥的气,他不知道万一哪天真的和哥哥在战场上相见要怎么办,心里都是娘的嘱咐,她不许亲哥俩举枪相对。沙贯舟建议把孟益国拽到自己的队伍里面,桥隆飙恍然大悟。

  • 得知沙贯舟可以回来狂飙支队认参谋长,桥隆飙一下子跳到他的身上。方文婧接到魏副司令的回信。 狄德的还乡团已经组织起来,狄月清受命作为代表出席成立大会,狄德被任命为保安团团长,还乡团是提不上台面的名称。与共产党有仇的狄德希望兄弟们同仇敌忾,从今天起他们就是二国军了。 孟益国对于赵燕生上峰与共党言和,下锋却要消灭狂飙支队的做法很是不理解,可是军令难违啊,所以出现了狂飙支队遭遇袭击一幕。由于一直处于被动状态,方政委请求撤兵,就这时,惦记弟弟的孟益国派亲信薛副官待人袭击自己的厉州城门,还扮起八路的样子。狄月清对于八路突袭厉州,以及孟益国叫王团长撤兵一事,充满疑问。 桥隆飙重整士气,誓要冲出重围,却接到报到称镇西的国民党撤离了,对于这一情形,大家都有怀疑,只要桥隆飙坚持突围镇西,其余人都觉得是陷阱。由于马定军和沙贯舟的同意,于是狂飙支队赶往镇西并成功撤退。 狄月清发现了孟益国的猫腻,她为此演出了一场戏,杀了抓住的余党。对于突袭厉州这事,两个心知肚明的人,画着圈圈。给上峰的作战报告这一难题,狄月清留给了师座。 昨晚厉州遭突袭,镇西突然撤退,桥隆飙相信这是哥哥有意为之,可方文婧依然觉得他立场有问题。 狄德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那边去要回曾经的财产,并杀掉以前分割钱财的人,甚至还挖出人心祭祖。 国共签订双十协议。国民军座的作战计划彻底失败。狄月清笃定桥隆飙一定在山里,所以才这么安静。 方文婧希望可以建议桥隆飙同志巩固石营村的政权,桥隆飙决定交给她处理。方文婧希望可以赶紧办了他和彭雅涵的婚事,他希望等结束与国民党的事宜,却无奈连魏副司令都惦记着自己的事,他决定商议一下。方文婧和马定军接到任务去开会,桥隆飙叫上手下顺子出了门。 连夜赶路之后,看到国民党的兵正在追赶一名女子。桥隆飙愤然挺身,解救了被围的几个人,他们是来自铜牛山的,该女子是二当家的“小夫人”。他们此次下山就是为了打秋风的,可这抢军人东西的行为,违反了法令。小夫人不怕面前的官爷处置自己,可土匪出身的桥隆飙决定放他们走,小夫人问及他的名字,得知他就是桥司令,万分感激。可桥隆飙拒绝,希望他们感谢八路军,并做有道义的贼。 发现桥隆飙不见了,彭雅涵满是担忧,沙贯舟劝她安心。孟益国酒醉看到狄月清还未休息,为她的帮助道谢。对于他的一句“月清”,狄处长露出微微笑容。孟益国没注意自己办公室门后的桥隆飙。

  • 亲耳听到哥哥确认了心中的疑虑,桥隆飙准备撤走,却在出门的时候看到了暗中帮助自己的狄月清。中共已经要签署双十协议,狄月清送他从大门出去,却因为信仰不同,话不投机。 狄德带着他的兄弟抓获了许多共党分子并全部活埋,甚至还建立了五个自卫队。狄月清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带着部队赶往盘古镇,他准备住在县委大院。 树林里,彭雅涵为桥隆飙带着祖传的戒指,这代表他们的婚姻,可是戴在哪个手指都不合适,桥隆飙商议带着身上。突然,紧急情况,桥隆飙决定照魏副司令的指使,带领部队去大青山和大部队汇合,沙贯洲命人通知两位开会的参谋散会自行赶上。 此时国军也颁布了密令,是要求秘密剿共的,狄月清伸手阻止孟益国又要吸烟的举动,感觉到什么之后赶紧抽身。 李书记忽然得知魏长宁叛变的消息,立即告知会议上的方文婧和马定军,两人尽显惊讶。却在回去的路上得知支队服从魏副司令的命令去了大青山那边,知晓事情严重,两人火速赶往李司令处。此时,沙参谋一直在怀疑此次任务,觉得这事有蹊跷,而桥隆飙却坚持前行。李书记开始怀疑桥隆飙的立场,担心他和好友一样叛变。方文靖申请追赶部队,降低损失,得到许可。 桥隆飙刚要找地方做晚上的休息点,侦查员却在山下见到魏副司令,火速赶往。见了面,桥隆飙很激动,沙贯洲很淡定。没见到韩政委和参谋长,沙贯洲依旧疑问,却不得不按照命令去安排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再次前行。魏长宁拽着桥隆飙进屋叙旧,得知队伍要去国民党的重要阵地无菱,魏长宁还解释说那边的国军要投诚,桥隆飙很高兴,喝了副局长为自己倒的水。 沙贯洲参谋长总觉得事情不对,命令顺子在部队走后留下,等候两位政委,并时刻注意自己未来将要留下的记号。 前行中,看到前方的城门是国民党防守,沙贯洲建议部队停下来观察,还阻止了魏副司令带桥隆飙进程。魏长宁决定先进去换防守,再为他们放信号弹,以示安全。沙贯洲越发感觉事情不对,甚至开始怀疑王参谋和韩政委的安全,桥隆飙也觉得魏长宁的手下不对劲,却依然要进去为魏副司令做保护,就在他带着小队准备进城的时候,方文靖赶到了。因为对桥隆飙的立场有所怀疑,方文靖命人下了他的枪,表明事态,于是带着部队返回。 孟益国去青岛开会,为狄月清带了礼物,并送至她家,说到上峰决定不正面针对共产党,孟益国不免为二弟放松。看到狄月清精心装置的子弹,意外得知她为了孟母枪毙了和日本人有勾结的父亲,孟益国很是感激。 方文靖没有接受沙贯洲的建议,依旧拷着桥隆飙,并带领部队前往盘古镇。此时政委大院内狄德正带领弟兄拜祭列祖,他发誓早晚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 得知桥隆飙的部队回来盘古镇,狄德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兄弟撤走,并要为共产党留点念想。 桥隆飙被关在一个小屋子,沙贯洲嘱咐他不要为难弟兄,交代他好好想想这几天的事,并点明他未被扣是因为背景简单。看着他一边吃着彭雅涵差人送来的烧鸡,一边亲手准备着聘礼,沙贯洲表示无语。 华中局派特派员严寒调查魏长宁叛变一事,彭雅涵为桥隆飙抱不平,可顾忌到她的身份,方文靖只好叫她出去。彭雅涵想知道万一桥隆飙罪名成立,是不是就得枪毙,沙贯洲未给出答复。 特派员指出桥隆飙的出身,指出盘古镇之战他们突围未伤一事,还有他哥哥孟益国的身份,甚至还有他和狄月清的关系,对于这些,包括国民党早就准备好的刊登着桥隆飙投诚的报纸,马定军无法解释。对于特派员指出的魏长宁是自己恩师一事,方文靖希望组织可以严格审查自己。 狄月清知道报纸所述,绝对不是事实,她请求师座可以接纳还乡团,可考虑到狄德的所作所为,还有国共的关系,孟益国只能叫他们走远点。对此,狄德不予理解,却还是拿了七妹的钱和孟益国的装备,带人去了青石镇。 桥隆飙的司令员身份被解除了,他不在乎,只想出去。方文靖和彭雅涵解释桥隆飙身上的嫌疑,他差点带着部队投敌,必须接受审查。彭雅涵相信他,可是组织不许她去看望。 桥隆飙接受严寒和方文靖的审查,他对于他们的疑问给出了解释,可对于盘古镇一战还有他和狄月清的关系,他被问怒了,他不能受冤枉。似乎没人意识到他眼眶通红。 狄月清和师座建议与共党进行谈判,因其不断扩张领域,有违双十协议。狂飙支队决定派两位政委和特派员前往厉州做谈判,并推迟原定的桥隆飙和彭雅涵的婚礼。可是,对于司令未出面,国军不予认可,终止谈判。 桥隆飙未露面,来的却是特派员,狄月清联想起魏长宁投诚以及前几天的报纸,猜测到桥隆飙已经被革职,孟益国表现出担忧。于是他命令狄月清派人看好他们的举动,必要时劫法场也要救人。 再次被问到和魏长宁的关系,桥隆飙为之解释他在战场上救了副司令的事迹,并回忆自己当上这个司令是靠实力。上午国民党的举动更加让严寒多想,桥隆飙建议支队返回石营村建立根据地,可鉴于他的身份,严寒不敢直接采纳。正这时来了文件,他们召开紧急会议,是上级提示的国民党动态,希望他们做好准备。严寒联系到孟益国的态度和桥隆飙的建议,担心他俩合伙,决定要开除桥隆飙的党籍。

  • 马定军不得不建议方文靖一起去再商议特派员对于桥隆飙的处决,可还是没能阻止他为了队伍的安全要枪毙桥隆飙的决定。方文靖不配合,马定军不能让特派员亲自执行,于是决定亲自为之。 沙贯洲恨不得掐死要亲自枪毙自己同生共死的好友的马定军,却意外得知他准备带着桥隆飙逃走,沙贯洲要挑起这个梁,为他们撑一片天。马定军对着沙贯洲离去的背影,竖起自己的大拇指。 沙贯洲打昏警卫三炮,可桥隆飙却坚持不走,无奈之下又将其打晕。巡逻的警卫看到参谋长天未亮就驾车外出,理性询问,得知是带着死人去侦查。沙贯洲注意到山上目送自己的马驹子马定军,微微抬起手告别,一言不发。三炮醒来的时候偷偷和彭雅涵说了昨晚发生的事,还交给了她一封信,是沙参谋长留下的,还有桥隆飙给她的贺礼——一枚戒指。彭雅涵感谢三炮,满含热泪。 桥隆飙这一逃跑,严寒彻底定性了他的叛敌身份,以及沙贯洲是其同伙一事,为了避免他们投敌,为部队带来威胁,严寒命令狂飙支队更换新的领导班子,并且与上级申请全面通缉沙贯洲和桥隆飙,必要时可就地正法。 严寒带着两位政委去看望桥隆飙留在部队的兄弟,可他们只想单独问马政委大哥跑掉的实情,马定军没说什么,只嘱咐他们要好好的。听着屋里面传来的“但愿同死”的声音,严寒担心这种心情会燃气大火,方文靖为他们说情。 桥隆飙和沙贯洲为了找份工作糊口,不得不接受顺风脚力行只给七成工资的条件,签订了合约,沙贯洲叫骆驼,桥隆飙叫孟二。管事的行头要求拿身份证抵押,他们讨了两天时间的宽限。出了门,刚认识的兄弟大力答应为他们找亲戚帮忙办个假的身份证,但必须拿点钱。 马定军建议少让严寒与部队的兄弟们接触,省着产生抵触,方文靖希望彭雅涵出面维护弟兄们的情绪。 此时,顺子准备带着兄弟们一起走,正和大家商议着这几天的安排,却得到通报,方政委叫支队领导明日开会。 方文靖找到彭雅涵,希望她可以稳定军心,阻止桥隆飙的兄弟哗变,彭雅涵会成为新的领导班子成员。于是,方文靖成为代理司令员,马定军为副司令兼政委,彭雅涵为副政委,顺子等人很高兴,并放弃出走的想法。看到彭雅涵手上的戒指,大家犹如见到司令员。对于他们先斩后奏,严寒直接退席,表示愤怒。 马定军敲开彭雅涵的门,与之探讨对桥隆飙一事的看法,希望可以激励她努力奋斗的斗志,他们一样需要更坚强。马定军相信桥隆飙,更知道他现在一定活的很艰难,他们共同流下泪水。

  • 为了办理身份证,桥隆飙在沙贯洲的建议下当了彭雅涵的戒指。 国民党从捣毁的共党处得到通缉桥隆飙和沙贯洲的消息,狄月清大概猜测些什么。看着属下带回来的哥哥列出的清单,狄月清无语。狄月清将新的发现告知师座,孟益国需要她派人查桥隆飙的下落,对于狄月清拿出来的还乡团的清单,孟益国勉强同意。 骆驼的鞋坏了,孟二为他修补,想起娘亲,他哼唱着歌谣,脑海里满是娘辛苦劳作的模样。大力刚把他们的身份证拿出来,一直干黑活的脚力行就来了生意,国民的首长照例检查身份证,并交代明日一早去四号军火库。 次日一早,刘行头带领他们前往军火库,看着要送往青石镇的物资,桥隆飙和沙贯洲手直痒痒。走在运货的路上,两人趁着休息的时机为随行国军张老总点烟,套出青石镇是国军的地盘,为还乡团所有。远远的看到狄德,沙贯洲和桥隆飙迅速做好掩饰,桥隆飙想要趁黑天把他端了,沙贯洲不许,他们的任务是找到魏长宁,还自己清白,也为党除害了。看着赶不回去了,大力请大家喝酒歇息,孟二抢先做东,却看到旁边那桌子的人交头接耳。 沙贯洲摁住了那俩人的枪,身份败露,桥隆飙结了帐,与众兄弟做辞,并带着两人去了胡同,询问详情。桥隆飙看到通缉令里面的画像,不得不笑话那画师,枪物归原主,他必须承认自己不是叛徒。 顺子告诉彭雅涵,老七下山打探大哥的消息,对于雅涵姐的感谢,他不敢接受,这都是应该的。他们绝对不相信大哥是叛徒,并劝告雅涵姐不要上火。 狂飙支队虽然稳定了,但是严寒依然坚持要除掉桥隆飙,正这时地下党的人来告知在万镇附近发现沙贯洲和桥隆飙的行迹,未能成功抓获,还发现他之前在脚力行做工,严寒叮嘱再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坚决不要手软。马定军提出自己的疑问,为何叛变的桥隆飙不去国民党过好日子,对此严寒给出的解释自相矛盾,他依旧坚持桥隆飙的叛变。看着他俩的矛盾在激化,方文靖调和。 无处暗藏的桥隆飙依旧惦记着那些物资,可两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他在想办法为组织送去消息。以后他们俩就是个小组织,会照常过组织生活,并期待回归的那一天。 方文靖再次与彭雅涵谈话,希望她保持和党组织的一致,可她依旧不相信桥隆飙是叛徒。 桥隆飙感动于沙贯洲的那句:“只要你活着,就永远是我的司令员”。 赵燕生责备孟益国剿共不利,二十八师决定做做样子。

  • 下山也没找到大哥的消息,二虎和顺子也很着急,彭雅涵过来询问,她想要去厉州城看看,顺子准备跟随,并决定先斩后奏。彭雅涵是要去找狄月清,正好看到她,顺子和二虎跟过去,约好晚上七点全顺斋见面。 桥隆飙和沙贯洲回去支队,他准备进去报信,并看看雅涵,此时雅涵正单独去见狄月清,所以他敲了半天也无人回应。又因为和沙贯洲的约定,他只好放弃。 狄月清很清楚彭雅涵找自己的目的,她提前嘱咐他们的婚礼,彭雅涵知道,和这位父一辈子一辈的好友,已经无话可说。她没注意到自己走时撞见的那个人。 彭雅涵撞见的人,是她的同学孙副官,现在国军做事,隶属赵燕生。因为怀疑狄月清通共,孙副官要带狄月清回去接受调查,孟益国意外出面解围,并将一切归于自己。狄月清对他露出微笑。 桥隆飙和沙贯洲正在想办法,还未离开,却看到国军部队有意袭击狂飙支队,狄德的还乡团也来了。国军首先开炮,狂飙支队立即做出反击,这时本就是来做做样子的国军准备撤兵,不管还乡团的安危,却不料遭到小势力的袭击。发现被当了炮灰,狄德迅速带着部队返回,桥隆飙在暗处打伤了他。 马定军感觉到有人在暗中帮忙,却又不能确认。对于今天国民党一直没有正规军出现,他表示怀疑,方文靖绝对对孟益国提出抗议。而桥隆飙和沙贯洲,只能在暗处继续等待。 有所察觉的马定军悄悄牵着马出门,意外看到私自外出的顺子和彭雅涵回来。等不到马驹子,桥隆飙带着沙贯洲跑回军营,看到他的那一刻,彭雅涵立即扑了过来,看着她流泪,桥隆飙很心疼,却还是在告诉她军火地点之后,简单的解释了戒指的事就走了。而此时,马定军在昨晚交火的地方,并未找到想要见的人,他只能对着空旷的地方喊着“兄弟同心”。 警务员看到桥隆飙,冲着空中放了空枪,之后和领导报告,严寒告诉他们追击,刚回来的马定军阻止。严寒不相信桥隆飙是回来帮助共产党的,方文靖建议马定军找彭雅涵谈话。彭雅涵如实将桥隆飙的情报告诉马定军,他交代她昨晚离开是因为发高烧。 狂飙支队的抗议书交到孟益国处,他很高兴,决定和上级报告国军胜利,亡者为逃跑被击毙。 对于马定军传达的报告,方文靖并未选择相信,她等待特派员睡醒,马定军坚持相信这情报的真实性。 狄月清生日,孟益国赠送项链和戒指,她收下项链,晚上两人一起去听戏。孟益国表明心意,又称不会勉强,月清笑了。

  • 孟益国好奇狄月清和弟弟的故事,月清告知她与桥隆飙再无可能,他再次表明心意。 沙贯洲看到桥隆飙穿上他的八路军的服装,回顾着在支队的生活,两人互敬队礼。问及那戒指,沙贯洲知道雅涵姑娘不会生气,桥隆飙表态会赎回来。桥隆飙想起自己的几件宝贝还在支队,他交代沙贯洲在自己回不去的情况下把金刀交给哥哥,把自己和戒指埋在一块。在沙贯洲的追问下,桥隆飙为他讲述自己和几个女人之间的事,他欠她们的。 此时,对于桥隆飙的情报,严寒坚持不信,可马定军的坚持和部队弹药确实紧张,他只好跟着他们去看一看。于是,有人看到青石镇还乡团在用大洋招兵,他要在天黑之前召集一百人。 有人劫持了还乡团的装备,桥隆飙觉得马驹子不会这么快,于是上前打探,却被抓获。这些人是武工队的,怀疑他们是通缉犯,可沙贯洲称自己叫骆驼,为聋哑孟二的舅舅成功蒙混,并争取留在了那部队的伙房做事。 军火丢失,孟益国很生气。狄德因当时不在,没有伤亡,孟益国调遣王团长带兵把手五六号仓库。此时马定军正要带领部队去青石镇,却得知周围有两个连的国军,不得不返回。 军火被程咬金劫持,桥隆飙知道自己的消息成了假的,这将加深了共产党对自己的误解。就在转移军火的时候,桥隆飙所在部队遇到了国军,并与之交火,由于聋哑人孟二的表现,成功击退国军。 方文靖拿现实逼问彭雅涵,可她还是不相信桥隆飙是利用自己的感情来伤害支队。 桥隆飙过着装聋作哑的生活很累,要走,可沙贯洲坚决不同意。走出去就很可能死掉,可是他们还需要证明清白。 严寒觉得有必要转变彭雅涵的心思,有意撮合她和马定军,即使彭雅涵拒绝,他还是坚持。马定军也予以拒绝,他不得不提醒方文靖这么做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可她依然坚持组织的安排。 国民党再次要求二十八师对红军进行攻击,于是国共的战争开始,他们准备攻击盘古。对于他们之前取得的胜利,军座赵燕生为之庆贺。赵燕生表示欢迎桥隆飙到自己的军队来。 桥隆飙再次要求离开,沙贯洲不得不再次阻止。还未天亮,他们就接受命令紧急转移。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0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