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马鲁剑

类型: 剧情

简介: 杨白(温峥嵘饰)是市京剧团有名的大青衣,周自横(张国强饰)的母亲嫌她是戏子,以死相逼阻止儿子娶她为妻。周自横无奈只能顺从母意,但内心一直深爱着对方;而杨白则心灰意冷,在追求者中用抓阄的方式选择丈...展开
分集剧情
  • 杨白从噩梦中醒来后虚惊一场,渤海市最好的外科医生周自横在去接生产妇时被她老公阻止,接生婆束手无策,周自横闯入将孩子安全接生下来,他没要钱就骑车走了,走之前他建议老郝要房事上要采取一些措施。周自横在老郝家的院子里捡到了一张磁盘,他让他套车将媳妇送到村卫生所。左主任向从澡堂出来的妇女们询问流氓之事,周自横在地上捡到流氓逃跑时留下的草帽,他将它交给马科长。 周自横去浴池接女儿周小鸟回家,锅炉房的范成刚在门口睡着,他承认草帽是他的,马科长听到后将范成刚带到保卫科去。周自横去保卫科替范成刚求情,范成刚说自己喝酒时草帽被风刮跑,左主任将范成刚放了回去,左主任让范成刚的媳妇美娥回去后好好劝说他。 五七干校宣传队和民兵集合时周自横迟到,左主任讲话时重点说了流氓之事。左主任将探亲时带的苹果送给杨白,他向她问起流氓之事,还猜测怀疑目标,周自横路过时咱到他们对话就上前搭话,他分析左主任也算是光棍,看到杨白手上的苹果时就咬了两口。 周自横带着脏衣服来到河边,夏博士答应帮他洗衣服,众人都很羡慕杨白能嫁给他。周自横白天来到杨白家里,他没敲门就进去了,他看到她穿的很少在家中练戏,杨白是渤海市有名的大青衣。 范成刚酒后打媳妇美娥,金娟看到后过去劝说,杨白听到也过去查看情况,范成刚的儿子柱子被吓得直哆嗦,周自横路过看他要打孩子就出手阻止,他酒后谁的话也不听。

  • 周自横要带人离开时范成刚突然动手,他一盆水浇到范成刚脸上,这下范成刚清醒了,他知道是自己错了。金秀娟将小白和柱子带到家中吃菜饼子,周自横对杨白建议以后别让夏博士去河边洗衣服。 周自横听戏时想起了和杨白谈恋爱的事情,金秀娟把菜饼送到他家。杨白晚上做梦时梦到周自横出现在她床头,她要跟他走时又从噩梦中醒来,当年周自横妈不同意他和杨白的婚事,她不同意他娶个戏子回家,他爸当年是被戏子勾引走的,他妈以死相挟才让周自横放弃了杨白。 杨白早上跑步时周自横躲在后面跟着,他在树后看着杨白在练戏,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杨白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了杜鹃山中的白云飞片段,演唱时嗓子突然哑了,周自横给她做检查时让注意安全。美蛾下不了决心和范成刚分开,她只能凑合着过。 范成刚买酒时美蛾没卖给他,他摔碎酒瓶后生气地离开,他找周自横诉苦,范成刚想让他开一些酒精被拒绝。寡妇金秀娟找到周自横要了山楂丸和避孕套,小孩子们在河边玩耍时赫红专和周大鹏打了起来。 左主任找杨白谈话,她的嗓子好多了,他提起她和周自横的关系,还说自己是主动来到基层锻炼的,杨白知道他的事情。周自横在树林里挖壮阳草被金秀娟看到,她听说夏博士不好使,她的举动吓跑了周自横。 周自横将唱片机和唱片送给杨白,她看到贵妃醉酒的唱片后很高兴,听时又情不自禁地唱起来,她女儿夏小白听到后也感觉很好。

  • 夏博士弄了小烤全羊和周自横吃,周自横拿出药酒给他被拒绝,杨白路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带着唱片机过来,他们一起坐下边吃边聊,夏博士建议他应该续弦了,还说金秀娟挺合适他的。 周自横听说他家玻璃被砸后就急忙回家,到家后从儿子大鹏那里清楚了是怎么回事,金秀娟拿着三合板来帮他订,周自黄感觉她真适合当哥们,她看出他心里有别人,但别人已有男人。金秀娟夸奖杨白在羊场戏的好,杨白说她去羊场是给老夏送饭的。 金秀娟让杨白帮忙搓合自己和周自横的事情,杨白答应找机会给他说,周自横在家里放着梁祝时又想起了和杨白在一起的时光。夏博士发现自己没有丧失男人的能力,只是面对杨白时无能为力,他很自卑,他知道杨白心里爱的人,他要和周自横成为朋友,这让才会让杨白不会离开自己。 杨白摸完狗头后回到家将手洗了很多遍,夏小白听到了金秀娟和她妈说的话。夏博士将唱机还给了周自横,杨白一大早又去练功了,周自横仍躲在一旁偷看,他归时又被左主任发现,左主任告诉他以后不要迟到。 杨白找周自横说媒,听到是金秀。

  • 周自横吃咸鸭蛋时当众拨开,同桌的人还说起了快板,周自横解释对金秀娟的好感是看她仗义,还把她真的当成哥们,她当面要问清楚周自横的感受,金秀娟感觉杨白是在耍她,生气之后她将饭菜推倒在桌上就离开了。 金秀娟看到杨白后不理不睬,范成刚酒后又在家里打美娥,金秀娟到后阻止了他。杨白让老夏去借唱机,她答应替他贴饼子,可她没贴好,夏博士去借唱机时周自横没在家,周大鹏将唱机交到他手中,到家后杨白就听着唱片表演起戏片来。 金秀娟猜出杨白心里装着周自横,她向美蛾说起了周自横和杨白年轻时候的事情。周自横送女儿洗澡时发现偷看女人洗澡的流氓,抓住后将他放了,周自横听出是老夏。保卫科的人追赶过去时早已没了踪影,周自樱花被保卫科的人带走。 老夏头上受伤后回去,他自称是捡柴禾碰到的。金秀娟赶到后阻止马科长,众人都不相信是周自横干的,杨白阻止地被马科长推到一边,周自横上前就打了他,左主任听到声响后过去劝阻,马水恩嘴上受伤,周自横向左主任解释,老丁可以为他作证。 周自横要给左主任动手术,他的阑尾炎犯了,周自横让马水恩打个下手。杨白看到了金秀娟在周自横家里照看两个孩子,之后她悄悄离开。周自横很快将左主任的坏阑尾切除,马水恩也很佩服他的速度。

  • 周自横是看在杨白的面子上才放过了老夏,老夏跪在地上求他,他想通过那样的方式治疗自己的病,老夏将自己的委屈都告诉了周自横,周自横相信他说的话,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老夏保证永远不会再犯了,看到杨白到后周自横说是给老夏看伤。 老夏抽了很多烟,他像往常一样给杨白暖被窝,两人长久保持着分床而睡,他大冷的天在院里用凉水冲凉被杨白劝回屋中。老夏找马水恩询问巡逻澡堂之事,他建议把换所窗封死。杨白到周自横说要主动给他做媒,他压根没想过这回事,路过的金秀娟从窗户外看到他们的谈话。 周自横依然相信爱情,他已经错过一次了,至今心里爱的人还是杨白。杨白从屋里看到老夏去澡堂给排气扇订木板,他一大早就搭车去市里了,到傍晚才能回来。金秀娟找周自横洗脏衣服被回绝,她不相信他的心是铁打的。杨白抱着坏的唱片机给周自横送去,她向他问起偷看女澡堂的人,周自横说没看清,杨白怀疑了老夏。 周自横向杨白保证偷看女澡堂的人绝对不是老夏,她感觉很闷,还有了离婚的想法,临走时还拿了周自横的脏衣服去洗。老夏在市里医院卖血为杨白买了一台唱片机,洗衣服的人看到杨白拿着衣服来河边洗,金秀娟看出那衣服是周自横的,搅了几个水花后就生气地离开了。 周自横拆开唱片机后发现线断了,他将线接好后又放起了梁祝。杨白做饭时又做成了一锅糊涂粥,夏博文抱着唱片机回家送给杨白,她从包里看到了夏博文买东西的发票。周自横抱着唱片机来到杨白家里时看到了新买的唱片机,她在地上看到夏博文的卖血证明,他在做饭时晕倒在地上,周自横急忙把他送到诊所。

  • 杨白端着鸡汤给夏博文送去,还亲手喂给他喝,他感觉到此时是最幸福的,这血的代价真是太值得了,夏博文又偷偷地写下了日记,他是讨厌那张唱片的,无数次地想毁掉它,但又不敢下手。耗子在教室里欺负夏小白,周大鹏下课后教训了他。 杨白在家中教夏小白唱老戏,夏博文告诫她出去不要乱说。谢主任来到小卖店找张美娥说盘点的事情,她有些惊慌失措,因为酒坛的的酒她偷去不少。金秀娟带着东西来看望左主任,随后杨白和宣传队的人也来看望他,他自称做手术时连麻药都没打。 小卖店里都是到年底盘点,张美娥对谢主任的眼神有些疑惑。左主任要将罐头送给杨白时被她回绝,他向她谈起周自横送她唱片的事情,她回答是在自己家门前的草堆上捡到的,看杨白要走他急忙下床,杨白只好将罐头带走两瓶,那是金秀娟送给老左的。杨白怀疑是金秀娟检举的,她向周自横说出疑惑,那张唱片对杨白十分重要。 杨白路过金秀娟家门口时因受到狗叫的惊吓将罐头摔烂在地上,夏博文也被金秀娟的话激怒,周自横将两人劝开。周自横拿着破的唱片交给左主任,左主任姑且把那张唱片当成检举信上的,他给他检查了刀口并说线已经拆了。 张美娥带着柱子来到金秀娟家中,范成刚又酒后打了她。检举唱片之人是夏博文,他感觉到自己真是太卑鄙了,写日记时差点儿被杨白发现。

  • 耗子上茅房时周大鹏将鞭炮扔了进去,看到他家狗老黑时周大鹏接过周自横的棍子击退了它。金秀娟在干活时看到了家里的大黄狗,她将大黄拴住,老黑和它在玩耍。夏小白的腿被老黑咬了一口,周自横让杨白找左主任派车去县防疫站打疫苗,到后左主任已坐车离开,周自横只好背起夏小白往县里跑,在路上他们上了一辆卡车赶往县里。 到青阳县后周自横发现注射的疫苗过期了,他赶忙换地方打针,周自横将杨白和夏小白安排的旅社,他赶往市里取疫苗。夏博文找到耗子家理论,他说不过只好离开,到家后夏博文看到纸上检举信的印迹,杨白之前草已经看到。 夏博文给儿子留下字条在雨夜里就赶往县城,周自横及时拿到了疫苗并给夏小白注射,杨白的围巾他没弄湿,周自横洗完后看到杨白拿着桃酥在他屋中,杨白将房门关住,她想在房间里呆会儿,对于离婚的事情她说不出口,她一点儿都不爱夏博文,杨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周自横的母亲。 周自横对杨白说起了和乔玉瑶离婚之事,他无法原谅她舍去孩子,他将孩子带到羊草坡只因杨白的存在,他早知道她已结婚。杨白对周自横说出检举信是夏博文写的,她感觉到生活对自己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夏博文骑车赶到了东方红旅社,夏小白开门时见到了她爸,她说妈可能去周叔叔屋了,还说出了房间号,夏博文让她去周自横屋里查看。 周自横看到骑自行车来的夏博文,夏小白敲开房门时夏博文没看到杨白在那里。夏博文因雨中骑车在回去时发低烧,杨白要去耗子家理论,到后耗子家人无理取闹,周自横到后指责了他们。

  • 谢主任在小卖部盘点后离开,张美娥十分惊慌,她感觉查出问题了,她偷了店了四斤多散装白酒,金秀娟听到后安慰她。周自横劝老赫尽早把老黑卖了,老赫坚持不卖,等周自横要走时他追上去问,老黑窜出来咬了周自横,幸好他穿了皮夹克。 张美娥听了金秀娟的话后十分感谢,她不想连累家人。周自横见周大鹏在做棍子对付老黑,他去小卖部买了两斤白酒和大萝卜。周自横骑车带着玲子来到老郝家附近,周大鹏带人在烤萝卜,萝卜上被周自横抹了猪大油,弄好后他们离开并藏了起来。 耗子牵着老黑出来后吃了带猪油的萝卜后倒地打滚,周自横趁耗子回家时将老黑弄走,回去后他们准备弄个烤全狗。耗子将带狗牙的萝卜拿给他爸,老郝带人来到周自横烤肉的现场。周自横承认狗是他弄死的,老赫拿起粪叉冲上去。范成刚将老黑的狗皮和狗头埋在树林里,等他回头要走时听到掉水的声音。 杨白求金秀娟救救周自横,她不忍心杀死大黄。左主任到后让周自横解释清楚,眼看着要动手时杨白拿出了大黄的狗头和皮毛,老赫只好带人离开。杨白被吓得不轻,是她给金秀娟跪下才化解了矛盾,玲子很生气地咬了杨白的胳膊。 柱子哭着将周自横等人引到屋里,张美娥留下书信跳河自杀,范成刚跳下水后没找到她,赶到要周自横捞出了张美娥的尸首。左主任岳父恢复原职,他收到消息后赶往市里。公安对范成刚进行了调查,金秀娟将张美娥的遗书拿了出来,有人怀疑她是畏罪自杀。

  • 范成刚在河边缅怀张美娥,他仍拿着洒在喝,柱子在他妈的坟前睡着,金秀娟看到后将他带回去。杨白感觉自己对不起大黄,她在张美娥坟前祷告,周自横到后说他说已将大黄的头缝上,还劝范成刚早点儿恢复。 老赫发现院了里有二十块钱,她要去捡时发现周自横出现在门口。周自横又买了一条小狗给金秀娟家悄悄送去,她出门时看到了他离去的背影,玲子给它起名叫小黄。杨白不断地用水洗手,她每当想起大黄的死就干呕,周自横在门外听到了。 夏博文感觉他就是杨白身边的一条大黄,他很羡慕周自横。周自横给杨白送去维生素B6,山楂丸在孩子们心中都成宝了。杨白吃不进饭,她满脑子都是大黄,周自横劝她忘记那事儿,他对她的谢意都在心中。杨白在家里从背后抱住了周自横,他在解她扣子时看到了墙上夏博文的照片,接着将扣子又系上。 回家拿山楂丸的夏小白看到周自横和她妈在一起坐在床上,周自横尴尬地离开,杨白解释是他给自己看病的,夏小白将山楂丸扔了后就哭起来,她将地上的山楂丸都踩烂,她要将看见的情况告诉爸爸,夏小白知道她在骗人。 周自横做饭时也心不在焉,他让孩子们去食堂吃饭。小杨回家后捡了地上的山楂丸就吃,夏小白十分愤怒。

  • 杨白看到夏博文在羊圈里睡着了,他在等着母羊生产,还看到了桌上剥好的瓜子仁。杨白给夏博文带去食堂买的饭菜,周自横听说大母羊难产后过去查看,杨白看到他来后急忙离开。夏博文看着周自横没精打采的,周自横想对他说下午事情时听到大母羊在叫,夏博文急忙赶往羊圈查看。 在周自横的帮忙下大母羊顺利生产,他拿出好烟给夏博文抽,周兽医来到后拿走了那包烟,他让两人赶快回去休息,夏博文骑车离开。夏小白坐在她爸的床上等他,她听到夏博文到家后光着脚就跑出去了。 夏博文看着小白不对劲儿,他将她背回屋中,小白在夏博文的背上睡着了,杨白陪在她的床前。周自横回去时在树林里遇到了喝多的范成刚,范成刚哭着说自己没家了,周自横将他扶回家中还劝解一番,周自横临走时将他的房门锁上。 杨白深夜睡不着,她让夏博文给她一支烟抽,刚抽一口就呛着了,她感觉对不起小白和夏博文,她想说出来被夏博文劝阻。夏小白一大早将她爸叫到屋中,她没能将看到的事情说出来,那件事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创伤。 杨白和夏博文在树林里找到逃学的夏小白,夏小白说出周自横和她妈抱在一起,夏博文打了她一巴掌,还要打时被杨白拦住,夏小白伤心地哭了起来。周自横送柱子回家时发现范成刚从窗户跳出,他们在河边找到了睡着的范成刚,范成刚醒来后周自横领着柱子离开。 夏博文将小白哄睡,范成刚领着柱子回到家中,周自横坚持要留在他家中,他是冲着孩子要看着他,范成刚在柱子面前认错,对于周自横的帮忙他表示感谢,听完他的话后周自横放心离开。范成刚决心以后好好对待柱子,他已好多年没给他洗澡了,这才意识到酒的危害。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