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梦见狮子 电视剧 热度 766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21

语言: 暂无

导演: 黄颖湘

类型: 爱情 / 自制 / 青春

简介: 京剧女老生余飞师从“缮灯艇”,因犯错被逐出师门;而古风舞台剧制作人白翡丽正为新剧寻找有京剧功底的演员,由此两人相视。余飞京剧亮嗓让白翡丽的舞台剧名震圈内外,却因为母亲的离世两人断了联络。再次...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缮灯艇”小徒弟们咿咿呀呀的练唱声里,这个隐藏在繁华都市里的百年老戏楼的新一天又开始了。余飞,余音绕梁是其声,顾盼神飞是其神,她是“缮灯艇”的当家坤生,与头肩乾旦倪麟搭档的《游龙戏凤》更是艳惊四座,斩获票友无数。余飞却在此时得知倪麟要结婚的消息,晴天霹雳,最后一次同台唱戏,余飞故意出错并向师叔表白,自逐出“缮灯艇”,被罚三年不得粉墨登场。 苏州, “鸠白”工作室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漫展上的舞台剧演出,然而制作人白翡丽还在寻找他心中的舞台角色“刘戏蟾”——为此还与余飞的“正德皇帝”有过一面之缘。无处可去的余飞也瞒着母亲自己已经离开“缮灯艇”的事回到了苏州,发小刀哥为帮衬余飞,把其叫到自己工作的酒吧打临工,意外撞见白翡丽的合伙人关九。关九被余飞的唱腔惊艳,误会余飞叫言佩珊,忙联系白翡丽赶来。酒醉的余飞跌跌撞撞走出酒吧,看着眼前面容俊朗清逸的男人将现实拉开一条缝隙,和回忆重合,余飞不禁脱口而出“师叔,我唱的不好吗?”余飞眼底泛着泪光,定定地看着,白翡丽失神对视。

  • 又是那个梦,梦中一头狮子穿越竹林将其托举起来——余飞想起好友恕机曾解梦说这预示着余飞会遇见一个强壮而有魅力的男人,会成为她的恋人。宿醉的余飞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不远的浴室还传出水声,余飞落荒而逃。余飞浑浑噩噩走到家门口,姨妈言佩玲让她去给读高三的表弟郝时送午餐,帮着余飞躲开言佩珊的气头,却被余飞得知郝时逃课去了漫展。 余飞误闯漫展后台,正遇“鸠白”与离恨天负责的“非我”剑拔弩张,混乱之际白翡丽再次向余飞发出邀请被拒。 家中余母言佩珊冲着开门进屋的余飞就是一记耳光。两人争执间,余飞方才得知母亲已知她被“缮灯艇”被逐出的事,更令人震惊的是母亲罹患癌症,时日无多。 余飞走到和母亲来过无数次的听戏的茶楼,回忆起小时候家里没钱,和母亲也是这样偷听。伙计循声找来,正要把蹭戏的余飞抓正着时,白翡丽突然冲了出来,拉起余飞就跑。 躲避间,两人亲密接触,白翡丽三邀余飞,余飞仍是拒绝,刀哥出现解围。 余飞收拾好自己悲伤的心情,决定带母亲看一次戏,最后的时间陪她完成那些她想做的事。

  • 余飞带着母亲来到戏院,被告知买的加座票是假票,失望之际却被服务员一路引导到贵宾席,白翡丽再次出现。原来关九跑去找郝时套话,得知情况后,白翡丽就在努力安排。 白翡丽热络地招呼余飞母女,还误导余母认为他就是余飞男友,更是在演出结束后的票友登台活动中,母亲竭力要求余飞上场,白翡丽主动和余飞搭戏。 余飞素面和白翡丽登台,不料白翡丽表现不俗。余母坐在头排,看着台上的女儿,露出自豪又释然的笑容。 演出后,白翡丽让司机先送余飞母亲回家。白翡丽、余飞两人站在巷口的桂花树下,白翡丽再次提出希望余飞能出演《南歌》,余飞虽未应允,但对他所做心有感激,又看着他身上的坚定,对眼前人也自然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回到家中,余飞面对的却是倒在地上的母亲,ICU里,余飞面对高额的医药费,想起白翡丽提及的酬劳,终于答应出演。余飞强打精神和白翡丽一起排练。两人一起聊戏、排戏,余飞再次近距离感受白翡丽对事业的痴迷,暧昧的气氛在两人间弥漫。 正式演出当天, “鸠白”道具被破坏,余飞成了众人怀疑的对象。

  • 余飞断定郝时一定会偷偷来漫展,赶紧抓他过来修补衣服。白翡丽忙碌着修复布景指挥大局。此时,剧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催促登台。余飞穿着缝补好的戏服出现,迎接她的,却是被要求临时顶上“刘戏蟾”的关九。 那一刻,众人纷纷表示不信任余飞,但白翡丽直接走向余飞,帮她戴好耳返,为余飞揭开幕帘。白翡丽将余飞推上舞台,也把她推向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余飞登台亮相,艳惊四座。 余飞一下台就得知了母亲病情恶化的消息,她飞快赶往医院,途中却遭到“非我”众人阻拦,刀哥赶来解围。眼看刀哥渐渐寡不敌众,余飞找准时机奔向白翡丽求救,谁知无论身上沾满血迹的她怎样敲窗,白翡丽竟僵坐不动,余飞对白翡丽刚心生的好感被全部浇灭。 余飞终于在母亲的最后时刻赶到医院。有晕血苦衷的白翡丽踉跄看到护士正在拆下一张“言佩珊”的名牌,误会晕倒在地。 半年后,一切似乎尘埃落定。余飞回到上海打算报考专业戏校,刀哥也跟着余飞来到上海重新打拼,而白翡丽早已从郝时那知道余飞的真名,两人却至此失联。

  • 《南歌》的舞台剧先前一炮而红,面对无数演出邀约,白翡丽却坚持除了余飞再无“刘戏蟾”,他把余飞留下的手链带回了上海,他觉得二人一定会再相见。关九的旧识打算把国内古风游戏鼻祖《龙鳞》的舞台剧交给他们来做,白翡丽虽认为对方要求过于商业,但答应见上一面 。 白翡丽在见投资人的路上竟然遇见余飞,两人一躲一追走进了“走神空间”,却被恕机误关在店内,二人共处一室场面尴尬不已,想起白翡丽曾经的“见死不救”,余飞压根不想与其多说,找个机会趁机溜走,白翡丽由此错过与投资人的约。 事后,余飞意外从郝时处得知是自己不小心害白翡丽失约,心生一丝内疚。关九觉得白翡丽对梦想过于理想化,生气之余故意让白翡丽到梦入打工的超市买东西,却再次遇见在超市等候打折寿司的余飞。两人一同听到梦入的打工日常,听到“鸠白”人内心的声音——为了梦想在现实中苦苦支撑,余飞对这群人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一旁的白翡丽若有所思。 刀哥和余飞说自己现在做得风生水起威风四面,实际上业绩惨淡,无奈之下带领新收的小弟小竹屡出奇招,却得罪了大佬田威。 《南歌

  • 白翡丽从便利店买了很多东西放回工作室,挑灯连夜对《龙鳞》这款游戏进行调研制作方案计划书。 白翡丽设计支开离恨天,顺利截胡了和“非我”谈到一半的资方;与离恨天一同赴约的绫酒一直暗恋白翡丽,忽然发现隔壁的服务员竟然是让她难堪过的“刘戏蟾”。绫酒借机为难余飞,却未落得上风,纠缠中一壶开水朝着余飞而去,白翡丽冲出护在余飞身前,用自己的背受住了所有洒向余飞的热水。 余飞送白翡丽回家,照顾其时意外发现白翡丽严重晕血,当年的“见死不救”真相浮出水面,余飞忍不住关心白翡丽的身体,白翡丽直接吻了上去。 翌日余飞在白翡丽外公外婆(尚、单二老)到来之际溜走,却在家门口遇见等了一夜的刀哥,刀哥第一次对余飞发脾气。而另一边白翡丽也在遭遇外公外婆的盘问,这才意识到还是没有留下余飞的联系方式。 《龙鳞》正式进入前期筹备,“鸠白”众人各司其职,而外婆、外公对那天早上落跑的女孩始终不依不饶,其实白翡丽比任何人都更想找回余飞。

  • 余飞在路上目睹扮做人偶的刀哥被别人欺负,状况凄惨。余飞心生一计,找到恕机和小师弟帮忙,为刀哥的CLUB设计了一个“京剧之夜”,没料到效果空前的好,刀哥余飞和好。 夜店当晚表现不俗,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刀哥去见集团大老板——楼适棠,并受到重用。 余飞取钱去给生父余清——意外出生的自己本以为父亲已经不在世上,但幼年的一场病让自己横空出现在余清面前,顺带毁了他与妻子秦风的婚姻与事业,天生骄傲的余飞自打有了赚钱的能力便年年还钱给他。 余飞意外撞见秦风也来探余清,一场争吵后一片狼藉,余飞看着还绑着石膏的余清,为其做饭。外公外婆的到来打破了父女尴尬,不明所以的两位老人与余清是老相识,误打误撞请了余飞回家烧饭,不知情的余飞终于又与白翡丽相见,余飞无奈被留在了白翡丽家打工。而目睹余飞拼命学习英语的白翡丽,想把她留在身边,又动了为她补课的念头。

  • 关九本职工作上处处碰壁,决定辞职不干专心做舞台剧。关九抱着箱子回到“鸠白”,内心感觉这里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地方,是她的任意门。 “瞻园”的日子里,外公外婆煽风点火,饭都吃得格外热闹。恰逢饭后余飞听刀哥提及帮她集齐点赞抵扣学费的事激动不已,白翡丽吃味,余飞回家路上紧紧跟随,两人暧昧互动。 第二天,余飞去参加诈骗组织的所谓英语直通车的培训,白翡丽早到一步帮助警察将其一举抓获。为守护余飞的体面白翡丽决定不说出真相,却意外表白,两人确定关系。 白翡丽吻上余飞,正巧被前来的刀哥看到,刀哥失落离开。 白翡丽带余飞来到“鸠白”,众人都对《南歌》时误会了余飞表示抱歉,余飞感受到这群人的热忱和友谊,她决定接受邀请并入圈随俗,用“风荷”的名字加入“鸠白”工作室。离开“鸠白”的路上,白翡丽车胎发生意外,余飞正感觉一切都和想象中的谈恋爱相去甚远时,白翡丽突然上演偶像剧情,两人一同欣赏路边海景日落,浪漫不已。

  • 刀哥决定携小竹打入敌后,到“鸠白”工作室进行潜伏计划。看到工作室内白翡丽和关九的互动,刀哥兴奋地觉得自己抓到了白翡丽的把柄,正要指责,余飞正从门外走过来。 余飞、刀哥、白翡丽三人在大排档吃饭,余飞正式向两人介绍彼此。三人推杯换盏,刀哥和余飞不得不一起送白翡丽回家。回到“瞻园”,刀哥看余飞对白翡丽关切的态度,明白余飞这次是真的动了心。 余飞为了筹学费,经小师弟介绍到剧组做武替,没想到替的竟然是绫酒。绫酒故意在道具上动了手脚,余飞险些受伤。白翡丽赶到,抱起余飞,情急责怪其不顾安全,余飞却觉得白翡丽不懂自己,两人不欢而散。然而白翡丽转身却去找了绫酒,警告她不许再对余飞做什么手脚,并在余飞回家的路上等她,为她换上新鞋,两人解开心结。 为了更融入“鸠白”,余飞和梦入神机、关九一起去“动漫一条街”,这条街上有很多穿着cos服的人,大家用独特的方式交流,余飞像是逛大观园一样。一路上梦入正在对余飞和白翡丽之间的甜蜜情事八卦不已,却偶遇打工时暗恋已久的小哥哥。梦入神机犹豫间,关九推了梦入一把想要助攻。

  • 梦入神机暗恋的小哥哥不但不扶梦入,还出言羞辱梦入,余飞挺身而出硬刚,并鼓励梦入。 《龙鳞》最后一次带妆联排,资方表示验收满意,根据约定,明早补合同。众人在幕布后紧张,白翡丽在身后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大家激动拥抱。 由于第二天也是余飞考试的大日子,白翡丽事先串通外婆外公鼓励余飞,还送给余飞一枚硬币项链,两人互相打气。 白翡丽送余飞去考场的路上得知出事,新曲外泄,负责音乐的无常公子失联,《龙鳞》项目取消与“鸠白”的合作。 关九去求资方被拒,醉酒的关九在街上吐露自己一直以来的不易,郝时默默陪在身边。 余飞察觉到白翡丽有心事,给白翡丽展示了自己小时候练习的“走矮”功逗乐白翡丽,并用自己的故事安慰启发。 白翡丽回到工作室,发现大家都因为之前的事还是互相产生了怀疑,他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说该走的那个,把这次的酬劳拿了再走吧。白翡丽下楼,大家不再开口,停下手上的工作,看着中间的信封。 白翡丽出门遇到卖火锅食材想和大家一起吃的关九,表示两个人是搭档,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扛。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