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向著幸福前進

向著幸福前進 电视剧

地区: 暂无

时间:2017

语言: 暂无

导演: 林建中

简介: 因為丈夫的前妻帶著兒子大鬧婚禮現場,新娘韓笑情緒失控導致車禍被送往醫院,搶救時身為婦產醫生的丈夫顏沛青發現妻子不僅懷有身孕,妻子一側卵巢上還長有惡性腫瘤,沛青含淚親手為妻子做了手術,摘除惡變...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顏沛青和韓笑滿懷幸福憧憬即將步入婚姻的殿堂,沛青的前妻安琪接到父親病危的通知帶著兒子從美國趕回來。安教授留下一封遺囑撒手人寰,他把所有的家產全部捐給了紅十字會,並把安琪和叮噹囑託給了沛青。韓笑意外發現自己懷孕欣喜萬分,她打算把這個好消息在婚禮上告訴沛青,她一個人回到自家老宅去拜祭去世的父母。沛青的母親李玉梅尖酸刻薄,迷信韓笑和兒子的八字不合,把韓笑視為不祥之人,一直反對這樁婚事,沛青的父親顏國強寬厚善良,開導妻子要善待韓笑。婚期臨近韓笑回到舒文博家,她親自下廚做飯,氣氛溫馨和諧宛如幸福的一家人,韓笑一直把舒文博視為自己的親哥哥,而文博在內心卻一直渴望能和韓笑成為真正的一家三口。傷心欲絕的安琪得知前夫馬上就要結婚,苦苦哀求沛青看在兒子的份上不要和韓笑結婚,沛青告訴安琪他愛韓笑,無論如何也不會取消明天的婚禮,他向安琪承諾,以後不管怎樣他都會像家人一樣照顧她和兒子。

  • 安琪半夜醉酒來到沛青的住處,看到精心佈置的新房,不惜以自殺要挾沛青取消明天的婚禮,被沛青斷然拒絕。婚禮當天韓笑正準備趕往婚禮現場時,意外接到一個自稱是她父親的男人的神秘電話,韓笑花容失色,緊接著又接到安琪打來的電話,安琪在電話裡告訴韓笑,昨晚她和沛青在他們的新房裡共度了一夜。韓笑如雷轟頂,情緒失控,此時婚車已到樓下,在閨蜜的勸說下,倔強的韓笑強顏歡笑上了婚車。當婚禮進行到交換婚戒的環節時,安琪一身孝服帶著兒子叮噹出現在婚禮現場,眾人一片嘩然。韓笑狼狽逃走,沛青去追韓笑。安琪把父親去世的消息和臨終的囑託都告訴了沛青父母,她哭著請求李玉梅原諒。李玉梅看到孫子叮噹氣消了一半。沛青追上韓笑,兩人開車離開。路上剎車失靈發生車禍,韓笑被甩出車外當場昏死過去被送往醫院。在手術台上沛青才知道韓笑已有兩個月的身孕,胎兒已流產。手術中意外發現韓笑右側卵巢上竟長有一顆惡性腫瘤,沛青身為婦科專家,親手為自己的骨肉畫上了句號,並摘除了妻子惡變的卵巢,沛青慚愧至極,悲痛欲絕。

  • 安琪看出沛青父母對孫子的疼愛,表示她這次回來本打算跟沛青一心一意地過日子。安教授對沛青有知遇之恩,顏家父母一直心存感激,李玉梅自作主張把孫子留在家裡住,安琪也趁機住進了顏家。韓笑醒來,得知肚子裡的孩子沒保住,情緒失控痛不欲生。沛青為了穩定韓笑的情緒,善意隱瞞了手術的真實情況。韓笑童年時期父親為救她失足落下懸崖去世,心裡留下陰影,認定自己是不祥之人。後來在文博的推薦下韓笑作為隨隊記者跟隨醫療隊進山區,和沛青認識並暗生情愫,之後沛青不慎跌落山崖,韓笑捨命相救,兩人結下生死情緣。舒文博和沛青都同為副院長,沛青一直視文博為好友,可文博卻對沛青恨之入骨,視沛青為絆腳石。李玉梅趕到醫院看到韓笑歇斯底里地打自己兒子非常氣憤,認定她是個掃把星,一心想拆散他們。沛青得知安琪帶著兒子住進父母家裡,要安琪搬出去住,安琪厚著臉皮堅決不肯,李玉梅強行干涉。婚禮當天的車禍存在眾多疑點,警方隨即介入調查。沛青也被納為重點懷疑對象,接到警方的傳喚。沛青擔心韓笑誤會,在刑警隊隱瞞了婚禮前一夜跟安琪見面的事實。

  • 韓笑得知車禍是人為破壞聯想到了胡志勝。當年韓笑的繼父胡志勝酒後失手打死韓笑的母親,韓笑把胡志勝告上法庭,胡志勝以過失殺人罪入獄。韓笑一直埋在心裡沒有告訴任何人,沛青表示會一輩子守護在她身邊。婚禮現場丟失的婚戒成了韓笑的心病,沛青重新訂做了一模一樣的戒指,謊稱丟失的戒指找到了。韓笑出院,回想起安琪的電話,並審問沛青安琪是不是來過,沛青只好把實情告訴韓笑。韓笑失手刺傷沛青,事後哭著請求沛青原諒。案件變得撲簌迷離,婚慶公司的老闆失蹤了,胡志勝接到了警方的傳喚,卻沒有找到證據。沛青身為副院長主要負責項目招標,德義醫藥公司的范英昌和舒文博是發小,在韓笑住院期間以探望為名欲賄賂沛青。模特出身的安琪一無所長,在閨蜜的慫恿下去了一家保險公司做保險銷售員,她去醫院找沛青索要就診病號名單,遭到沛青的拒絕。安琪死纏爛打不肯罷休,沛青為了幫安琪完成任務,給韓笑和叮噹各投了一份保險,令安琪大為嫉妒,向沛青索要生活費。安琪跟沛青索要名單未果去找舒文博求助,文博趁機挑唆。

  • 韓笑出院後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夜裡經常從惡夢中驚醒,整個人處於極度悲痛頹廢中,人也變得敏感多疑。她來找文博與安琪不期而遇,遭到安琪的羞辱,文博藉機添油加醋地說沛青和安琪一直是藕斷絲連。文博發現韓笑已經患上了抑鬱症,文博並沒有告訴韓笑,開了藥給韓笑謊稱是幫助睡眠的保健藥囑咐她一定要按時服用。張寶信曾是安教授的學生,辭職下海後經營一家醫藥公司,為了利用安教授在醫院的人脈,他高薪邀請安琪到他們公司上班。韓笑聽信了文博的話回到家裡和沛青大吵一架,並對沛青進行經濟封鎖,沛青百般哄勸,兩人立下幸福條約,約定要堅守他們的愛情。文博和范英昌也想到了安琪,范英昌出手闊綽,開出誘人的條件邀請安琪做公司顧問,安琪受寵若驚欣然答應。韓笑一心想要個孩子守護婚姻,沛青以韓笑的身體欠佳為由迴避。沛青一直瞞著韓笑在給她做化療,韓笑總是噁心嘔吐,掉頭髮,她不肯再去醫院打針。此時被抑鬱纏身的韓笑容貌消瘦憔悴,韓笑誤認為沛青嫌棄自己的樣子才不想跟她要孩子。安琪半夜喝醉酒打電話給沛青,韓笑聽到再起疑心跟沛青發脾氣。

  • 韓笑為了捍衛自己的婚姻主動出去,她跟沛青商量把叮噹接過來一起住,沛青很感動,又擔心孩子一時無法接受,先讓韓笑跟叮噹培養培養感情再打算。安琪醋意大發不肯讓兒子去,李玉梅極力勸說才答應。沛青發現藏在一個保健品裡的十萬元,韓笑想起當時是文博帶來的一個朋友送的禮品,沛青找到文博執意把錢退回去並警告文博不要跟商人走得太近。文博惱羞成怒,范英昌大罵沛青不識抬舉,鼓動文博一定要絆倒沛青。韓笑服用文博開的藥一段時間精神有所好轉,回雜誌社上班。韓笑把自己經常做夢的事告訴了閨蜜肥燕。中秋節到了,韓笑給公婆買了禮物回家,卻發現安琪竟然住在婆婆家裡。李玉梅態度冷漠,安琪氣焰囂張,韓笑失態地從顏家逃走,被正好趕來的沛青碰到,沛青追上韓笑,韓笑情緒失控大罵沛青騙子。韓笑走後,沛青的父親顏國強為韓笑鳴不平和李玉梅發生激烈爭吵,突發腦溢血。顏國強被送進醫院,隨即做了開顱手術。李玉梅把責任怪罪到韓笑頭上。

  • 韓笑內心慚愧,極度沮喪,抑鬱症再次發作,產生幻覺險些從樓上跳下。顏國強手術後,一直處於昏迷中。高昂的醫藥費令沛青非常頭疼,韓笑把家中所有的積蓄全部提出來,也只是杯水車薪。安琪也在為醫藥費的事到處借錢卻屢遭拒絕,范英昌得知後 ,問安琪要賬號,安琪順手把沛青的銀行卡號發給了范英昌。沛青發現自己的賬戶多了十萬找安琪詢問,安琪推說是向朋友借的。張寶信得知後趕來墊付了顏國強的醫療費,令沛青和李玉梅很吃驚,安琪並沒有告訴沛青她在寶信公司上班。韓笑到處籌錢去醫院為顏國強交醫藥費得知安琪已經交了十萬定金,韓笑來到病房看到李玉梅和安琪陪在顏國強身邊,韓笑失落地離開。婚禮上的車禍警方一直在調查,安琪、沛青都被列入警方調查的視線中。警察到醫院找安琪調查情況被李玉梅趕走,安琪認定是韓笑在警察面前誣陷她。韓笑童年時代父親的意外死亡,母親的慘死,多年來一直困擾著她,她一個人回到老宅。顏國強終於醒來,韓笑匆匆趕到醫院看到沛青和安琪帶著兒子和李玉梅宛如一家人守在顏國強床前,感覺自己像個外人心裡很不是滋味。

  • 韓笑工作頻頻出錯被社長責罵,一人留在單位趕稿到很晚,無意在網上認識一個叫「白飯」的網友,聲稱自己患了抑鬱症要在網上直播自殺,韓笑並未在意還調侃了他幾句,韓笑回家隱約感到有人在跟蹤她,正好遇上沛青前來接她。韓笑決定不再坐以待斃把沛青讓給安琪,她主動提出去醫院陪床,希望能和顏國強多增進感情,喚起他的記憶。沛青陪韓笑來到病房,安琪氣惱走開又折回來,她對韓笑說沛青遲早會回到她身邊的,韓笑受到刺激抑鬱症發作,精神恍惚離開病房。李玉梅趕來遇到安琪,兩人發現韓笑不知去向顏國強出現窒息,顏國強經搶救脫離危險,李玉梅怒不可遏逼沛青和韓笑離婚。沛青回到家,韓笑把早已寫好的離婚協議書遞給沛青,身心疲憊的沛青再也無法承受壓力,第一次向韓笑發火,把離婚協議書撕碎。舒文博和范英昌為招標的事情密謀討論,欲利用安琪父親在醫院的人脈關係暗箱操作確保中標,范英昌出手闊綽帶安琪購物,很快用金錢俘虜了安琪。

  • 韓笑工作屢屢出錯,一個人加班到很晚,抑鬱症發作出現嘔吐噁心的症狀,韓笑懷疑自己懷孕了,沛青拜託文博給韓笑做個全面檢查,其實韓笑通過「白飯」的微博也懷疑自己得了抑鬱症,文博怕韓笑一時無法接受沒有告訴她實情。安琪的胸部發現囊腫去醫院找沛青做檢查,韓笑來醫院碰到安琪,韓笑當著安琪的面要沛青表明態度,沛青要安琪離開,安琪惱羞成怒絕塵而去。文博把韓笑得憂鬱症的事告訴了沛青,兩人說好瞞著韓笑,並讓沛青暗中為她治療。

  • 安琪賭氣把兒子扔在家裡從顏家搬走,范英昌得知馬上為安琪安排了公寓。李玉梅氣惱地打電話把沛青叫回家質問,韓笑一同前來被李玉梅趕走。沛青只好把叮噹帶回家,韓笑也正好借這個機會和叮噹培養一下感情,沛青偷偷在韓笑的飯裡添加藥來控制韓笑的病情。沛青和韓笑帶著叮噹一起出去渡假,安琪得知後醋意大發,下決心要跟韓笑鬥到底,她想起兒子在婚禮現場撿到的婚戒,拿出來戴在手上,安琪心生一計想利用兒子把韓笑和沛青拆散。沛青和韓笑帶著叮噹渡假剛回來就接到李玉梅電話,要沛青把叮噹送回去。安琪故意推著顏國強在小區裡曬太陽等著沛青和韓笑回來,並當著韓笑的面訓斥叮噹。韓笑看到安琪手上竟然戴著和她同款的戒指,心生疑惑趕去當時訂做戒指的首飾店,從服務員嘴裡得知沛青曾經來重新訂做過同款的戒指。韓笑精神恍惚從首飾店離開,路上開車發生追尾,邂逅實習律師楊晨。韓笑意外從保險公司得知沛青曾給她買過一份一百萬的人身意外傷害險,沛青怕韓笑誤會謊稱是為了幫朋友忙才買的。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3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