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向着幸福前进 电视剧 热度 1041

原名: To Advance towoard the Happiness
别名: 婚姻维修站 / 婚姻病例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林建中

类型: 家庭 / 爱情 / 剧情

简介: 因为丈夫的前妻带着女儿大闹婚礼现场,新娘韩笑情绪失控导致车祸被送往医院,抢救时身为妇产医生的丈夫颜沛青发现妻子不仅怀有身孕,妻子一侧卵巢上还长有恶性肿瘤,沛青含泪亲手为妻子做了手术,摘除恶变...展开
剧集列表 (共38集)
分集剧情
  • 颜沛青和韩笑满怀幸福憧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沛青的前妻安琪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带着儿子从美国赶回来。安教授留下一封遗嘱撒手人寰,他把所有的家产全部捐给了红十字会,并把安琪和叮当嘱托给了沛青。韩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欣喜万分,她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在婚礼上告诉沛青,她一个人回到自家老宅去拜祭去世的父母。沛青的母亲李玉梅尖酸刻薄,迷信韩笑和儿子的八字不合,把韩笑视为不祥之人,一直反对这桩婚事,沛青的父亲颜国强宽厚善良,开导妻子要善待韩笑。婚期临近韩笑回到舒文博家,她亲自下厨做饭,气氛温馨和谐宛如幸福的一家人,韩笑一直把舒文博视为自己的亲哥哥,而文博在内心却一直渴望能和韩笑成为真正的一家三口。伤心欲绝的安琪得知前夫马上就要结婚,苦苦哀求沛青看在儿子的份上不要和韩笑结婚,沛青告诉安琪他爱韩笑,无论如何也不会取消明天的婚礼,他向安琪承诺,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会像家人一样照顾她和儿子。

  • 安琪半夜醉酒来到沛青的住处,看到精心布置的新房,不惜以自杀要挟沛青取消明天的婚礼,被沛青断然拒绝。婚礼当天韩笑正准备赶往婚礼现场时,意外接到一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的神秘电话,韩笑花容失色,紧接着又接到安琪打来的电话,安琪在电话里告诉韩笑,昨晚她和沛青在他们的新房里共度了一夜。韩笑如雷轰顶,情绪失控,此时婚车已到楼下,在闺蜜的劝说下,倔强的韩笑强颜欢笑上了婚车。当婚礼进行到交换婚戒的环节时,安琪一身孝服带着儿子叮当出现在婚礼现场,众人一片哗然。韩笑狼狈逃走,沛青去追韩笑。安琪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和临终的嘱托都告诉了沛青父母,她哭着请求李玉梅原谅。李玉梅看到孙子叮当气消了一半。沛青追上韩笑,两人开车离开。路上刹车失灵发生车祸,韩笑被甩出车外当场昏死过去被送往医院。在手术台上沛青才知道韩笑已有两个月的身孕,胎儿已流产。手术中意外发现韩笑右侧卵巢上竟长有一颗恶性肿瘤,沛青身为妇科专家,亲手为自己的骨肉画上了句号,并摘除了妻子恶变的卵巢,沛青惭愧至极,悲痛欲绝。

  • 安琪看出沛青父母对孙子的疼爱,表示她这次回来本打算跟沛青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安教授对沛青有知遇之恩,颜家父母一直心存感激,李玉梅自作主张把孙子留在家里住,安琪也趁机住进了颜家。韩笑醒来,得知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情绪失控痛不欲生。沛青为了稳定韩笑的情绪,善意隐瞒了手术的真实情况。韩笑童年时期父亲为救她失足落下悬崖去世,心里留下阴影,认定自己是不祥之人。后来在文博的推荐下韩笑作为随队记者跟随医疗队进山区,和沛青认识并暗生情愫,之后沛青不慎跌落山崖,韩笑舍命相救,两人结下生死情缘。舒文博和沛青都同为副院长,沛青一直视文博为好友,可文博却对沛青恨之入骨,视沛青为绊脚石。李玉梅赶到医院看到韩笑歇斯底里地打自己儿子非常气愤,认定她是个扫把星,一心想拆散他们。沛青得知安琪带着儿子住进父母家里,要安琪搬出去住,安琪厚着脸皮坚决不肯,李玉梅强行干涉。婚礼当天的车祸存在众多疑点,警方随即介入调查。沛青也被纳为重点怀疑对象,接到警方的传唤。沛青担心韩笑误会,在刑警队隐瞒了婚礼前一夜跟安琪见面的事实。

  • 韩笑得知车祸是人为破坏联想到了胡志胜。当年韩笑的继父胡志胜酒后失手打死韩笑的母亲,韩笑把胡志胜告上法庭,胡志胜以过失杀人罪入狱。韩笑一直埋在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沛青表示会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婚礼现场丢失的婚戒成了韩笑的心病,沛青重新订做了一模一样的戒指,谎称丢失的戒指找到了。韩笑出院,回想起安琪的电话,并审问沛青安琪是不是来过,沛青只好把实情告诉韩笑。韩笑失手刺伤沛青,事后哭着请求沛青原谅。案件变得扑簌迷离,婚庆公司的老板失踪了,胡志胜接到了警方的传唤,却没有找到证据。沛青身为副院长主要负责项目招标,德义医药公司的范英昌和舒文博是发小,在韩笑住院期间以探望为名欲贿赂沛青。模特出身的安琪一无所长,在闺蜜的怂恿下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做保险销售员,她去医院找沛青索要就诊病号名单,遭到沛青的拒绝。安琪死缠烂打不肯罢休,沛青为了帮安琪完成任务,给韩笑和叮当各投了一份保险,令安琪大为嫉妒,向沛青索要生活费。安琪跟沛青索要名单未果去找舒文博求助,文博趁机挑唆。

  • 韩笑出院后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夜里经常从恶梦中惊醒,整个人处于极度悲痛颓废中,人也变得敏感多疑。她来找文博与安琪不期而遇,遭到安琪的羞辱,文博借机添油加醋地说沛青和安琪一直是藕断丝连。文博发现韩笑已经患上了抑郁症,文博并没有告诉韩笑,开了药给韩笑谎称是帮助睡眠的保健药嘱咐她一定要按时服用。张宝信曾是安教授的学生,辞职下海后经营一家医药公司,为了利用安教授在医院的人脉,他高薪邀请安琪到他们公司上班。韩笑听信了文博的话回到家里和沛青大吵一架,并对沛青进行经济封锁,沛青百般哄劝,两人立下幸福条约,约定要坚守他们的爱情。文博和范英昌也想到了安琪,范英昌出手阔绰,开出诱人的条件邀请安琪做公司顾问,安琪受宠若惊欣然答应。韩笑一心想要个孩子守护婚姻,沛青以韩笑的身体欠佳为由回避。沛青一直瞒着韩笑在给她做化疗,韩笑总是恶心呕吐,掉头发,她不肯再去医院打针。此时被抑郁缠身的韩笑容貌消瘦憔悴,韩笑误认为沛青嫌弃自己的样子才不想跟她要孩子。安琪半夜喝醉酒打电话给沛青,韩笑听到再起疑心跟沛青发脾气。

  • 韩笑为了捍卫自己的婚姻主动出去,她跟沛青商量把叮当接过来一起住,沛青很感动,又担心孩子一时无法接受,先让韩笑跟叮当培养培养感情再打算。安琪醋意大发不肯让儿子去,李玉梅极力劝说才答应。沛青发现藏在一个保健品里的十万元,韩笑想起当时是文博带来的一个朋友送的礼品,沛青找到文博执意把钱退回去并警告文博不要跟商人走得太近。文博恼羞成怒,范英昌大骂沛青不识抬举,鼓动文博一定要绊倒沛青。韩笑服用文博开的药一段时间精神有所好转,回杂志社上班。韩笑把自己经常做梦的事告诉了闺蜜肥燕。中秋节到了,韩笑给公婆买了礼物回家,却发现安琪竟然住在婆婆家里。李玉梅态度冷漠,安琪气焰嚣张,韩笑失态地从颜家逃走,被正好赶来的沛青碰到,沛青追上韩笑,韩笑情绪失控大骂沛青骗子。韩笑走后,沛青的父亲颜国强为韩笑鸣不平和李玉梅发生激烈争吵,突发脑溢血。颜国强被送进医院,随即做了开颅手术。李玉梅把责任怪罪到韩笑头上。

  • 韩笑内心惭愧,极度沮丧,抑郁症再次发作,产生幻觉险些从楼上跳下。颜国强手术后,一直处于昏迷中。高昂的医药费令沛青非常头疼,韩笑把家中所有的积蓄全部提出来,也只是杯水车薪。安琪也在为医药费的事到处借钱却屡遭拒绝,范英昌得知后 ,问安琪要账号,安琪顺手把沛青的银行卡号发给了范英昌。沛青发现自己的账户多了十万找安琪询问,安琪推说是向朋友借的。张宝信得知后赶来垫付了颜国强的医疗费,令沛青和李玉梅很吃惊,安琪并没有告诉沛青她在宝信公司上班。韩笑到处筹钱去医院为颜国强交医药费得知安琪已经交了十万定金,韩笑来到病房看到李玉梅和安琪陪在颜国强身边,韩笑失落地离开。婚礼上的车祸警方一直在调查,安琪、沛青都被列入警方调查的视线中。警察到医院找安琪调查情况被李玉梅赶走,安琪认定是韩笑在警察面前诬陷她。韩笑童年时代父亲的意外死亡,母亲的惨死,多年来一直困扰着她,她一个人回到老宅。颜国强终于醒来,韩笑匆匆赶到医院看到沛青和安琪带着儿子和李玉梅宛如一家人守在颜国强床前,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 韩笑工作频频出错被社长责骂,一人留在单位赶稿到很晚,无意在网上认识一个叫“白饭”的网友,声称自己患了抑郁症要在网上直播自杀,韩笑并未在意还调侃了他几句,韩笑回家隐约感到有人在跟踪她,正好遇上沛青前来接她。韩笑决定不再坐以待毙把沛青让给安琪,她主动提出去医院陪床,希望能和颜国强多增进感情,唤起他的记忆。沛青陪韩笑来到病房,安琪气恼走开又折回来,她对韩笑说沛青迟早会回到她身边的,韩笑受到刺激抑郁症发作,精神恍惚离开病房。李玉梅赶来遇到安琪,两人发现韩笑不知去向颜国强出现窒息,颜国强经抢救脱离危险,李玉梅怒不可遏逼沛青和韩笑离婚。沛青回到家,韩笑把早已写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沛青,身心疲惫的沛青再也无法承受压力,第一次向韩笑发火,把离婚协议书撕碎。舒文博和范英昌为招标的事情密谋讨论,欲利用安琪父亲在医院的人脉关系暗箱操作确保中标,范英昌出手阔绰带安琪购物,很快用金钱俘虏了安琪。

  • 韩笑工作屡屡出错,一个人加班到很晚,抑郁症发作出现呕吐恶心的症状,韩笑怀疑自己怀孕了,沛青拜托文博给韩笑做个全面检查,其实韩笑通过“白饭”的微博也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文博怕韩笑一时无法接受没有告诉她实情。安琪的胸部发现囊肿去医院找沛青做检查,韩笑来医院碰到安琪,韩笑当着安琪的面要沛青表明态度,沛青要安琪离开,安琪恼羞成怒绝尘而去。文博把韩笑得抑郁症的事告诉了沛青,两人说好瞒着韩笑,并让沛青暗中为她治疗。

  • 安琪赌气把儿子扔在家里从颜家搬走,范英昌得知马上为安琪安排了公寓。李玉梅气恼地打电话把沛青叫回家质问,韩笑一同前来被李玉梅赶走。沛青只好把叮当带回家,韩笑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和叮当培养一下感情,沛青偷偷在韩笑的饭里添加药来控制韩笑的病情。沛青和韩笑带着叮当一起出去渡假,安琪得知后醋意大发,下决心要跟韩笑斗到底,她想起儿子在婚礼现场捡到的婚戒,拿出来戴在手上,安琪心生一计想利用儿子把韩笑和沛青拆散。沛青和韩笑带着叮当渡假刚回来就接到李玉梅电话,要沛青把叮当送回去。安琪故意推着颜国强在小区里晒太阳等着沛青和韩笑回来,并当着韩笑的面训斥叮当。韩笑看到安琪手上竟然戴着和她同款的戒指,心生疑惑赶去当时订做戒指的首饰店,从服务员嘴里得知沛青曾经来重新订做过同款的戒指。韩笑精神恍惚从首饰店离开,路上开车发生追尾,邂逅实习律师杨晨。韩笑意外从保险公司得知沛青曾给她买过一份一百万的人身意外伤害险,沛青怕韩笑误会谎称是为了帮朋友忙才买的。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