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豆娘 电视剧 热度 1086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常猛

类型: 战争 / 年代

简介: 1945年,日军投降后,晋北、秦豆和几个后生被晋绥军的吴肝抓了丁,吴肝没想到抓来的秦豆居然是个女子。为了保住秦豆不被查办,吴肝请求余团长的三姨太花雾“救”了豆娘带回家,不想团长老娘看中了豆娘,要...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40集)
分集剧情
  • 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的晋北山区。匡村山中,秦豆同三个伙伴在山中砍柴,却被晋绥军吴连长骗去军营充兵。秦豆三姐急的求助村长带着村民满山找,原来那吴连长连中出了逃兵,他将秦豆几个骗来充数。四个伙伴极力反抗,然而在吴连长软硬兼施下,秦豆只得假意穿上了军装慢慢寻找机会逃走。余国明团长下了围剿任务,三墩墩吓的哭闹着往兵营外面冲,军中顿时乱作一团。为严肃军纪,三墩墩被按在板凳上挨鞭子,秦豆情急之下挺身而出讨说法,吴连长极为欣赏秦豆的勇敢,却也气愤秦豆拿自己同日本鬼子相比较,正要处罚秦豆,不料为响应阎锡山留存下来的日本兵小野正雄,现名叫阎三晋带着逃兵来到连中杀鸡给猴看,当着吴肝的面一枪杀了逃兵。秦豆在禁闭室听伙夫老曹讲述了吴肝与阎三晋在一场战役中曾面对面的厮杀,有着深仇大恨,秦豆对吴肝有了初步的了解,本来一肚子对吴肝的怨气也消了一大半。阎三晋进兵营时看到秦豆被五花大绑的压走,便觉事有蹊跷,遂命吴连长将人带上来询问。豆娘被带来,阎三晋准备查问豆娘。吴肝不知道豆娘会怎么说,一时间紧张了起来。

  • 秦豆了解到吴连长是不希望阎三晋将自己的心腹塞进自己的兵营里,才将四人骗来,以隐瞒逃兵一事。 秦豆帮助吴连长将逃兵一事瞒天过海。吴肝的生死兄弟张金麦降职回到吴肝的连队担任炮排排长,几个往日的生死弟兄相聚格外高兴。秦豆时刻找机会想逃跑,吴肝便嘱咐自己的弟弟吴胆看紧了秦豆。三姐一直焦急地等着秦豆回来,只能求菩萨保佑这唯一的亲人豆儿别出什么事。村里的懒汉泼皮圪节节看豆儿没回来,便来欺负三姐。豆娘随老曹外出,但没想到吴胆跟来,一时摆脱不了吴胆,就请吴胆吃饭喝酒,席间豆娘谎称要方便骗过了守着他的吴胆,逃了出去。吴胆发现秦豆久去不回,再去寻找时哪里还看得到他的身影,这下完了可是闯祸了,吴胆也不敢隐瞒了,吴肝知道后大发雷霆,想了想只好将三墩墩等人带来,皮鞭沾好水打下去,还未等他们开口,秦豆却回来了,一时吴肝吴胆二人也是愣住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秦豆去而复返的原因是为了这三个兄弟,吴肝虽然心中有气却着实让他钦佩,一番提点后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 秦豆的第一个月军饷克扣的只剩下9毛钱,秦豆立刻不干了,他想着法子反抗,要回本属于他们的全部军饷,但他的折腾也激怒了军需官,准备挨鞭子。 吴连长不知就里,制止了这一切。了解事情经过,吴肝也有些生气,训斥秦豆:就你事情多,看来我真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被绑的秦豆看着吴肝说:爷有话要跟你一个人讲。吴肝不干:什么话,就在这儿讲。秦豆就不说。吴肝见秦豆居然又跟自己讲条件,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秦豆被吊了一宿也不开口求饶,吴肝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了下来听听他究竟有什么秘密。这下可是将吴肝下了一跳,秦豆原来不是爷,褪去外衣看到的肚兜惊得他说不出话来,这么个顶天立地,刚强坚韧的人竟是个女人身?无可奈何,只好答应秦豆等阎三晋不再关注她的时候再将她送回去。豆娘找吴肝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告诉他自己要杀了小日本阎三晋,吴肝的仇她豆娘一并报了,吴肝没有答应,只是答应她可以教她打枪。在野外作训的地方,豆娘第一次拿起了枪。晚上,豆娘在洗澡,吴胆和小槐子路过,吴胆偷看顿时吓出一身汗。

  • 吴胆发现了秦豆的秘密,赶紧找吴肝报告,没想到吴肝早已经知道了,劝吴肝马上让豆娘离开,却被吴肝数落了一顿。吴胆同时也对豆娘起了坏心思,有意找豆娘摔跤,没想到让豆娘摔的不轻。豆娘特意给吴肝送来自己蒸的包子,吴肝吃人家的嘴短,没办法只好答应豆娘去给她教打枪。吴胆让小槐子骗走了老曹,偷偷溜进了豆娘的寝室,准备着向秦豆使坏。豆娘练打枪回来,发现床上睡得不是老曹,决定给吴胆一点教训,吴胆没有得逞却被豆娘揍了一顿。余府,余老太太为了续香火的事,让老道士给她解卦,老道士说余家要续香火就得找一个“男像女身的人”老太太一听就晕过去了。小槐子去为吴胆买酒,被佐佐木押去了阎三晋那里,阎三晋款待了小槐子。小槐子带着酒回来,吴胆请豆娘喝酒道歉,并要跟豆娘拜把子,豆娘被吴胆激的喝醉了酒,豆娘知道自己喝多了,回去睡觉不安全,躲到了柴房睡,吴胆贼心不死,去柴房找豆娘,被吴肝揪住,准备给他一顿鞭子。吴肝没有忍心打吴胆,又怕吴胆对秦豆使坏,没办法,只好放秦豆走了。门口,果然守卫被调开,豆娘像做梦一样走了出去。

  • 吴肝告诉吴胆他把秦豆放走了。余团长夫人花雾来部队视察内务,闫三晋带人来说是找吴连长有重要军务,并要太太一起看一出好戏,要求全连点名,发现少了豆娘与吴胆。闫三晋正要问,吴胆带着豆娘回来了。吴肝吓了一跳,花雾假意镇定,却不想闫三晋一口道出豆娘女儿身的事,豆娘看事情败露便站出来说,自己是冲着军饷来的,她想为吴肝解围,可闫三晋依旧不依不饶。花雾一口咬定豆娘是她让吴肝为余团长寻找的四姨太,闫三晋即便是不相信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豆娘被带走。豆娘哪里能忍受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的四姨太,可花雾却说没有更好的办法逃走,豆娘想了想只好老实的坐着。吴肝不明白自己亲手送走的豆娘为何会与吴胆一块回来,原来吴胆担心逃兵的事就会败露,这才将豆娘追了回来。闫三晋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太太带着秦豆进了余府。性子泼辣的豆娘被花雾关了起来,豆娘从窗子跳出来摸到厨房,偷吃了余老太太的吃食,厨子和豆娘打了起来,惊动了余团长。花雾赶紧去找余老太太,余老太太验明男像的豆娘是女儿身后,高兴的不得了,感谢花雾为余家做了一件大好事。

  • 余团长只好同意花雾给自己找来的四太太,豆娘心中愤愤不平,花雾出主意等着找机会把豆娘赶出去。吴肝带着大礼去余府找花雾,花雾让吴肝带着礼品一起去见老太太,老太太一高兴竟准备择日办了豆娘与余团长的婚事,余团长和花雾好说歹说先不办婚事,但必须当晚圆房,余团长只好假意应承了。经过花雾的装扮一番后的豆娘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吴肝不禁痴了,对不住豆娘的心思此刻更是蒙上了另一种心思。吴肝急的跟花雾要办法,花雾心中醋意滚滚,但她明白事分轻重,也料定了余团长不会拿豆娘怎么样的,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吴肝与豆娘。余太太当夜便安排着洞房的事宜,豆娘心想逃不过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网破,余团长果然只是做了戏给老太太看,并没有将豆娘如何。因为余团长是一个只爱枪械不爱女人的主,日子便这么不尴不尬的过着。吴肝回到连里,心里一直不踏实,三番五次的让大金去余府打听,但无果。吴肝被通知去团部开会,在那里遇到了曾被自己经举报过的毛参座,心里极为不爽,而后又被余团长通知自己的连队和阎三晋的守备队整编成一个加强守备连,这个消息令吴肝吃惊不已。

  • 在作训会上,阎三晋挑衅吴肝,吴肝耍弄并摆脱了阎三晋。豆娘在余府被当做四太太礼遇着,但她一直打探着琢磨着如何离开这里。毛参座告诉余国明与阎锡山的妹妹五姑娘多走动走动,这是一道通天的梯子。晚上,豆娘往大门走去被一个士兵挡住路,经过对豆娘的询问,余团长对豆娘已经放下心来。余团长告诉豆娘有机会亲自送她回去,说完让小兵送豆娘回书房卧室睡觉,豆娘惴惴不安。余老太太的丫头被派去豆娘的房间听房,老太太生气儿子不听话,堵到了儿子的门口问罪。阎三晋带着守备队员住进了吴肝的连队,吴肝装病不出门,伙夫老曹不愿给鬼子做饭,吴肝也是有苦说不出。豆娘无意中打开了余国明的暗室,发现这里藏着这么多枪,她虽是女子,却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她拿在手上便威胁他,你若教我打枪,我便和你圆房。余团长面上不动声色的答应了,豆娘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放松了警惕,枪一离手,余团长便命人将她捆绑起来。普天之下,还没人敢动他枪还威胁他,豆娘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 吴肝与老曹两个割头换颈的兄弟一番倾诉,相互理解,吴肝忍痛放老曹离开晋绥军。花雾知道豆娘被余团长关起来心下着急,面上不动声色,她劝慰团长,何必跟一个女子一般见识,又建议道太原绥靖公署的五姑娘深得司令欢心,如果能续上旧缘那便是一道通天梯,再带上豆娘,一路上也好好观察下豆娘。余团长想了想便有了自己的考量。阎三晋带队伍住进吴肝连里以后,处处感觉有危险,吴肝一杆兄弟没法违抗军令,也只能捉弄一下这些留存的“鬼子”们,以解心头只恨。被关起来的豆娘没满心以为自己这么一闹能成功的被撵出去,哪里知道当夜余团长便亲自来放了自己,甚至答应了教自己打枪,一时无语,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只好想着在学打枪的时候另寻他法逃走了。余团长接受了花雾的建议,严格要求豆娘学枪,又在临走前安排人看着她。花雾向余团长提出要回娘家看看,并希望吴肝保驾护航,余国明准了。 阎三晋来找吴肝讨论作训计划,吴肝成心拒绝,两人不欢而散。

  • 花雾按捺不住的吴肝要护送她回娘家的喜悦,丫鬟担心花雾心思落空,话里话外提醒她,让她想起了大火中,余国明丢下她,是吴肝把她救出火海,更对自己的命运感叹落泪。一路上,花雾不断向吴肝示好,原来她心里一直爱慕着吴肝,花雾认为是碍于余团长,吴肝不敢造次,这次和吴肝可以单独相处,花雾想尽办法留住吴肝,命他与自己一起喝酒,借着酒劲,花雾给吴肝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吴肝这才第一次知道了这个美貌聪明的三太太其实是很可伶的,同时也明白了花雾对自己的心思,他不顾三太太拉扯,躲了出去。花雾又羞又恼又伤心。豆娘在余国明严格的调教下,枪练的越来越好,直至百发百中。余老太太的侄子来家里聊起老家的事,豆娘听老太太惦记老家隔壁邻居的地,便计上心来,她悄悄拿走余团长的枪说那枪能换钱,老太太硬逼着豆娘拿到兵营里去换钱,原本豆娘想乘此机会逃走,可甩了余团长的人,老太太又安排了人看着她,无奈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秦豆拿着余国明的两把手枪,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吴肝的兵营,直奔着吴胆去了。

  • 豆娘私下把枪交给了吴胆,并嘱咐他帮她卖掉。秦豆走后,吴胆把这两把枪卖给了阎三晋的部下佐佐木。豆娘拿到银子给了老太太,老太太立即交于自己的侄子,命他赶紧回去买地。 老太太很是贪心,嘱咐豆娘可以继续拿枪去卖,豆娘吓得赶紧装病。花雾的丫鬟骗吴肝去了花雾的卧室,花雾缠着吴肝不让他走,让吴肝给她读小说,结果读的不成句,花雾只好自己念给吴肝听,结果没两句,吴肝就睡了。花雾坐在床边心疼地安抚吴肝,又为他叠衣擦好了靴子后,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阎三晋来了给余国明送来了礼物——两把鲁格枪,阎三晋献的宝贝竟然是自己的枪!佐佐木气急败坏地找吴胆算账,两人打了起来。吴肝听说了事情缘由,急的策马去找花雾想办法。豆娘被余国明锁在了屋里不给吃喝,老太太不干了,花雾来找余国明,却被余国明赶了出去。一边是豆娘真的病了,一边是佐佐木奉命严惩吴胆,吊着吴胆鞭打,吴肝气的又没办法,最后强行要下鞭子自己惩罚弟弟吴胆。豆娘昏昏沉沉地打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庭院里余国明正在当众处决随身士兵周祥,随着枪响,豆娘晕了过去。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2 Found

302 Found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