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巡城御史鬼难缠 电视剧 热度 555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4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吴小耕

类型: 古装 / 喜剧 / 罪案

简介: 故事内容主要围绕桂阑珊破解一件件大案要案展开。本剧虽然颠倒了剧作家习惯性的烘托手法,却从主题上更深一层探讨了动荡岁月中的小人物怎样才能维持正义与尊严的底线,在历史的洪流中也许只是沧海一粟,却...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清末的京城,东富西贵,南贫北贱,属南城的差事不好干,桂阑珊干南城巡街御史,照规矩一年一轮,可他就象被都察院忘了个一干二净,一干干了九年。南城的男男女女没人不认识他。 南城出了个大笑话──街头出现了一条恶狗,搅得街上狼藉遍地,巡街御史桂阑珊被恶狗咬伤了屁股。桂阑珊郑重的跪在公案后审狗,令众人哭笑不得,他还下令把恶狗放在南城兵马司门口“枷号示众”。那恶狗汪吠不止,弄得衙门乌烟瘴气。 果然,都察院监察御史,也是桂阑珊的两榜同年马上行来了。马上行是来要狗的。原来这狗是福亲王的二公子祺贝勒的,桂阑珊答应将狗送还,可他别有用意的给恶狗身上烫了三个字“祺贝勒”。 八大胡同书寓海棠班的头牌小金花从良嫁到关家,不长时间又成了寡妇,被关家赶了出来,现如今小金花在一个小小院落门前,贴上字纸:“礼部关寓”,家中自行取乐。这几年她跟桂阑珊没少打交道。虽然不少有钱有势的想娶她金屋藏娇,她可都没答应。因为她心里有个老桂。老桂原以为小金花从此过上平常百姓的日子,不想她重操旧业,还单立门户,令桂阑珊无可奈何。 马上行给桂阑珊带来了好消息:都察院掌院巴大人,也是他们俩的老恩师,总算是想起桂阑珊了,要调他回都察院上班。姑奶奶乐坏了。监察御史管着一省官吏考绩,全省上上下下谁不巴结呀?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光每年的冰敬碳敬就了不得了,她叫侄女妞子──也是桂阑珊亡妻留下的独养闺女,赶紧上街卖肉打酒,给桂阑珊包饺子庆贺。 回家路上,南城街面上不少人都出来招呼,祝贺他九转丹成、脱离苦海。

  • 都察院左都御史巴大人之女巴小姐刚刚嫁给了王府作福晋,祥贝勒便一命呜呼,巴小姐当日便成了望门寡,一气之下回了都察院,巴大人见王府来人接巴小姐回去,便劝女儿屈就,也能缓解一下同王爷之间的关系,不料巴小姐以死相挟,就是不回王府。马上行催促桂阑珊早早将狗还了,祺贝勒见狗屁股上被烙了字,大怒,却被桂阑珊几句话说得敢怒不敢言。马上行却被吓坏了,他警戒老桂做事一定要有分寸。 马上行同桂阑珊同去都察院拜见恩师巴大人,巴大人将公事交给桂阑珊,要他早日赴任。桂阑珊出巴府时遇见了巴小姐,巴小姐抢了桂阑珊的公事,问他是那条路子来的,不料老桂几句话便将公事骗了回来,巴小姐一向自负,不料被鬼难缠涮了一回。 马上行请桂阑珊喝酒,劝桂阑珊早日接了湖广道的差事,二人虽是两榜同年,知书达理,骨子里却是两股劲儿,马上行做事左右逢源,无孔不入,老桂确是两袖清风,嫉恶如仇,明知为官可以从中得利,却清锅清汤,固守着自己的本色。由都察院总领巴大人委任接任南城的是原来江西道御史赵铁面。赵铁面一向铁面无私,为官清正,为人耿直。有他去南城,桂阑珊算是放了心。不料湖广道赵铁面怒气冲冲的来找桂阑珊,让他推半年再接任,容他把手头的案件办完再说。桂阑珊感到蹊跷,四处走访查阅,从案卷中得知赵铁面正在处理一桩杀良冒充,草菅人命的命案。 小金花听说桂阑珊要升任湖广道,心中不悦,自知与桂阑珊相距甚远,与妓女牡丹红整日在“礼部关寓”歌舞升平,招引一些常客,自行取乐。翌日桂阑珊巡街查夜,照例来到关寓勒令禁止吃酒取乐,小金花巧言令色,遮掩了此事,桂阑珊只好作罢,却警告小金花不要再行旧业。

  • 江西巡抚邹成仁红旗报捷,说是江西赣州发生民变,是他派兵迎头痛剿,方才消大祸于无形。皇上见喜,加封加赏。而赵铁面却接到江西来信,得知江西民变子虚乌有,纯粹是邹成仁好大喜功,误听谎报,将错就错,诬良为匪,滥杀无辜!这个案子他要一追到底。此时此刻,却调任他到南城,分明是调虎离山,企图不了了之。巴大人面见赵铁面,暗示邹成仁乃是他的部下,让他就此罢手,赵铁面却义无反顾,惹恼了巴大人。 桂阑珊虽被赵铁面误解,却决定暗中支持赵铁面,别出心裁的声称自己被恶狗咬伤,性命难保,婉言推辞了巴大人的委任,令巴大人和马上行莫名其妙。 姑奶奶一听到消息,大骂桂阑珊狗肉上不了桌,把他扫地出门。正闹得不可开交,店主祁老大积蓄被盗,连夜前来桂家告状,桂阑珊借机回了南城察院。 桂阑珊只好在察院大堂里借铺。小金花却高了兴。她和妞子不约而同,都给桂阑珊送来了铺盖......两个女人见面,却让桂阑珊十分尴尬。他没法给女儿介绍小金花的身份。幸亏小金花见机行事,把场面敷衍过去。 赵铁面坚持将江西大案一查到底,此案在朝廷上引起激烈争论,并引起皇上的关注。最后,执掌军机处的福亲王支持赵铁面南下江西,查明真相。 赵铁面所住的会馆一下子变得车水马龙,贺客盈门。或送程仪,或送盘缠,目的却都是希望他网开一面。其中,同僚御史马上行更是露骨透露:邹巡抚和巴大人是要好的同年。俩人一里一外,交往甚厚。得罪了一个就是得罪俩!赵铁面犟脾气发作,严词拒绝,端茶送客,并命会馆对客人一律挡驾。桂阑珊自知硬进不成,心生一计,乔装改扮成送饭的伙计,见到了赵铁面。

  • 桂阑珊劝告赵铁面注意策略,防备暗箭,并将马上行的信封转给赵铁面,不料内里竟是一叠银票,赵铁面正颜厉色将桂阑珊轰出都察院,桂阑珊讨了个没趣,真是哭笑不得。 燕五自知在桂阑珊管辖区内做不了任何手脚,他乖乖的将祁老大的银票奉还。祁老大也免了状告一事。 邹成仁的部下恩福暗中贿赂了王府祺贝勒,希冀他能够出面说话。 恩福在京城寻妓作乐,同牡丹红打得火热。是日,恩福在海棠班突然丢失了极为重要的皮护书,误以为是妓女牡丹红等所为,正雷霆大怒,桂阑珊遇见此事,感觉其中必有文章,他盘问了恩福的来历,又发现后院一排墙脚印,恍然大悟。桂阑珊找到燕五,从他嘴中套出此事乃黑旋风所为,便要他查明此事。燕五作为南城一盗,唯独怕的就是桂阑珊,他只好答应下来。 赵铁面查完案件回京面见福亲王,原来邹成仁谎报军功案确有此事,赵铁面找到人证若干,向福亲王汇报实情,福亲王一直对巴大人耿耿于怀,却苦于找不到理由,邹成仁是巴大人的心腹,他也希望借此参巴大人一本。 江西巡抚邹成仁和全省官员集聚巨资,通过祺贝勒向福亲王进了大贡。福亲王犹豫再三,终于决定放他们一马。 巴小姐心中不快,终日扮成尼姑,在家中日日念经,马上行奉王爷之命前来提亲,原来祥贝勒之弟祺贝勒看上了巴小姐,要娶她回府,巴小姐佛心不泯,没有答应这门亲事。

  • 赵御史升堂审案,事主原告突然纷纷翻供。原先铁证如山的事情雪化冰消。案子问不下去,邹成仁反而状告赵御史索贿不得,挟嫌陷害。并买了马上行一个参折,诬告赵铁面去南昌调查时,索贿、招妓,不成体统。 皇上见参大怒,命福亲王调查清楚。福亲王不愿意染指其间,下令都察院立案追查。 赵铁面拍案而起。巴大人奉福亲王谕,先查索贿招妓一事。居然还有个妓女牡丹红出面指认。这一下,赵铁面百口莫辩,气得当场昏厥。赵铁面被诬蔑的事无可挽回了。福亲王请旨,将他革职拿问,并赶回原藉交地方官严管,永不叙用。桂阑珊知道赵铁面一案定有内情,他名察暗访,通过燕五寻找皮护书的下落。 巴大人之女巴小姐聪明靓丽,被福亲王府祺贝勒看上,福亲王通过马上行向巴大人求婚,不料巴小姐坚决不从,宁愿出家为尼,巴大人也是左右为难。巴小姐一身尼姑装束来找桂阑珊,为了躲避祺贝勒的求婚,准备出家为尼。桂阑珊陪巴小姐在南城逛了一大圈,毫无闪失的又将巴小姐送回了巴府。

  • 恩福因丢了皮护书心急如焚,求桂阑珊无论如何帮他找回。桂阑珊暗中托付燕五查询此事。原来皮护书是一名叫黑旋风的飞贼盗走的,燕五将护书取回,交给桂阑珊。邹成仁不知护书遗失一事,令恩福将其销毁。 赵铁面铁面无私,却落得如此下场。他悲愤之下,写成遗折,准备自尽尸谏。幸好桂阑珊赶到,救下尚存一息的赵铁面。他得知江西巡抚曾以重金贿赂赵铁面,而被严拒。他劝告赵铁面暂留有用之身,以待正义申张。赵铁面悲观已极,埋怨桂阑珊不该救他,使他失去了最后一个谏君的机会。桂阑珊毅然表示,一定再接再励,将赵铁面未了之案一查到底。他要求赵铁面,一定得活着,看着那帮家伙的下场!赵铁面怆然回乡。而桂阑珊满话好说,满事难办。他不过是管理京城南城地面的小小御史,有什么权力追查此案?况且,此案已按邹成仁原报结案,一干证人也都突然失踪,如风无影了。 恩福、祺贝勒等人在小金花家寻欢作乐,牡丹红与恩福打成一片,一心想嫁给恩福从良。 众人喝得正欢,祺贝勒强迫小金花陪他过夜,还砸了小金花的家,恰逢桂阑珊赶到,将祺贝勒锁了押入大牢,桂阑珊不听众人的求情,认定此人是冒充祺贝勒,福亲王等人大怒,勒令查办此事。马上行等想从历年的案卷中找出桂阑珊的把柄,不想没找到一处不是,大失所望。

  • 祺贝勒狱中度日如年,求桂阑珊放他出去,却不知桂阑珊对他另有打算。 姑奶奶见桂阑珊整日办理公事,不回家,大闹南城察院,押着桂阑珊往家走,桂谎称肚子疼,摆脱了姑奶奶。马上行要接祺贝勒回家,被老六挡了回去,桂阑珊赶往福亲王府欲见福亲王解释祺贝勒一事,却被福亲王府看门人给扔出了王府大门,无奈中下,心生一计,福亲王正和巴大人谈论祺贝勒之事,桂阑珊从送水的水车中突然现身,向福亲王解释扣押祺贝勒的原因,桂声称祺贝勒乃他人冒充,非本人,福亲王无奈,命巴大人参加堂审,审讯中,众人本以为认定祺贝勒本人即可释放,没想到小金花出庭作证,指认祺贝勒、恩福等涉足风月场所,行为不轨,桂阑珊认为如是假贝勒则依法定罪,如是真贝勒,朝廷命官在烟花柳巷嫖妓,有违大清例律,当移送宗人府管教,巴大人福亲王等见桂阑珊如此秉公不韪,又拿不到他什么把柄,气极。而祺贝勒仍旧被押入大牢听审。福亲王等思前想后,决定下一次堂审一定要让桂阑珊出示证据方可定案。 小金花自认帮了桂阑珊的忙,不料从牡丹红那得知祺贝勒是真人,她找到桂阑珊好心告诉他不要得罪了朝中官员,桂阑珊处之泰然,小金花见狗咬吕洞宾,白做了一番好人,好不气恼。 祺贝勒被抓一事惊动了皇帝,一个小小的南城御使胆敢扣押当朝皇亲国戚,皇上自觉其中定有文章,便命国舅爷程恩公暗中调查此事。马上行找到桂阑珊,要他立刻去王爷府赔不是,否则性命难保。

  • 福亲王将桂阑珊召入王府,要他马上拿出扣押祺贝勒的证据,桂阑珊带着巴大人等来到贤良寺邹成仁府邸,邹成仁和恩福正在议事,桂阑珊声称此二人就是证人,众人皆感到蹊跷。皇上也想查明此事原委,派国舅爷到南城察院听审。 公堂之上,福亲王、巴大人、国舅爷、邹成仁等皆列席左右,桂阑珊将恩福遗失的护书呈于众人面前,桂阑珊指出账本的疑点所在,其一,只有出账,没有进账。其二,数额巨大,总计四十万两白银。其三,收受之人都无不姓名显赫,其中还有祺贝勒,数目不霏,接着又将恩福涉足风月场所遗失护书一事道出,恩福的签字画押历历在目。福亲王等人依旧狡辩,认为此事并不能证明什么,要让邹成仁等回府,桂阑珊又拿出第三个证据,原来这是恩福汇往恒昌银号的单据,数目及签字皆准确无误。恩福见单据大惊,夺过来放进嘴里,桂阑珊却早料到他有此下策,原件并没有给大家看。福亲王、巴大人等没料到桂阑珊这般富有城府,他们拿着证据束手无策,可偏偏桂阑珊是一个软硬不吃的人,福亲王等人议定再三决定暂且退堂。 马上行等人想通过贿赂桂阑珊达到目的,马上行私下给了桂阑珊1千两银票,不料桂阑珊竟欣然接受,巴大人等皆暗笑原来鬼难缠也无非是为了收受不义之财。二次堂审,国舅爷也前来听证,恩福突然控告桂阑珊收受1千两银票,不想错点鸳鸯,银票依然交付到国舅爷手中,恩福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福亲王见桂阑珊铁证如山,无懈可击,气晕于堂上。

  • 国舅爷依旧要见到祺贝勒,方可回奏皇上,福亲王等人急得束手无计,桂阑珊却将祺贝勒亲自送回福亲王府。福亲王颜面已尽,为了保全自身,只好答应查处四十万两银票之事,邹成仁被革职查办,恩福则发配黑龙江永不叙用。 祺贝勒出了大狱,对桂阑珊恨得咬牙切齿,召集家丁要砸了南城察院,杀了桂阑珊,被福亲王喝住,声称若不是拿邹成仁顶罪,大家都会自身难保。祺贝勒见福亲王真生了气,也只好偃旗息鼓,暂且咽下这口气。巴大人家中思忖桂阑珊审案前前后后,只觉得很后怕,不堪回首,巴小姐责怪巴大人等无能,让一个小小的巡城御史给算计了,成了众人的笑柄。 牡丹红自以为成了道台夫人,找到恩福住所,不料恩福被官兵抓去发配了黑龙江,牡丹红落得人财两空,好不萧条。 桂阑珊为了审理祺贝勒的案子,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刚进小院,就听见噼啪的鞭炮声,原来是妞子在放炮欢迎他得胜还朝。姑奶奶埋怨桂阑珊得罪了朝中大臣,今后不知如何应付。姑奶奶私下又另有打算,她看妞子也大了,老桂自从死了前妻,已多年未再续弦,姑奶奶要作主为桂阑珊找一房妻室。 小金花误会桂阑珊此次审案只找了几个垫背,没将真凶正法,是为自己的功名利禄着想,桂阑珊要用行动去证明自己的初衷。马上行代福亲王等答谢桂阑珊,酒席间,桂阑珊借醉酒将马上行等人大骂一通,好不解气。

  • 众人都以为这次老桂总该升迁了吧,没想到桂阑珊依旧回南城察院做他的巡城御史,其中原委无人能知。燕五这两天趁桂阑珊忙公务的空隙,贼心大发,一干珠宝首饰落入腰包,暗自庆幸。不料老桂找到他,依旧不依不饶的让他将赃物如数奉还。巴大人召见桂阑珊,欲给他加封进爵,桂阑珊却道因做了一个怪梦,丢了公事,自认命里要回南城做官,巴大人等竭力劝阻他及早复职,桂阑珊执意不从。巴大人暗自气恼桂阑珊不识抬举,巴小姐嘲弄巴大人等无能,要亲自会会桂阑珊。 桂阑珊自知要受到姑姑的责怨,主动打了铺盖卷要回南城察院,不料姑奶奶不但不怨他,还为桂阑珊拆洗被褥。姑奶奶请马上行吃春饼,并请马上行替老桂找一房媳妇。姑奶奶提出一大堆条件,马上行嘴里答应着,心里却算计着小九九。 马上行同萨指挥吃饭的时候,对桂阑珊、不离南城感到奇怪,萨指挥将小金花的事告诉马上行,令马恍然大悟。祺贝勒得知小金花同桂阑珊的关系,气恼之际,决意报复桂阑珊。 燕五怨老桂给他栽赃,气熏熏的将公事还给他。 巴小姐女扮男装,来到古玩店,拿出家中的猫眼石,声称要出高价给猫眼石配对儿,并赏给钱掌柜一千两脚钱,钱掌柜大喜。 小金花从他人口中得知桂阑珊不离南城,忽然明白桂阑珊的苦心。笠日,官太太突然领着家丁来找小金花,声称小金花败坏了关家名声,撤掉“礼部关寓”的牌子,又对小金花大打出手,小金花无力抵抗,家里也被砸得零乱。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