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给你生命给我爱 电视剧

别名: 给你生命;姐妹情仇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陈伟祥

类型: 爱情 / 都市

简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对异卵双生的姐妹降生在宁康小镇的卫生所。先出生的姐姐被父母抱回了家,取名路桐,后出生妹妹被父亲路强遗弃在了卫生所,帮助接生的大夫陈锦芳和杜宇国把她抱回了城,取名杜小馨。路...展开
立即播放
搜狐
搜狐
剧集列表 (共32集)
分集剧情
  • 妻子邱雅丽难产,被丈夫路强和邻居冯嫂紧急送到卫生所。卫生所里,杜宇国和妻子陈锦芳正在收拾行装,为天亮回城 做着准备。他们急忙搁下手头工作,为雅丽做生产手术。不久,雅丽诞下两名女婴,但是其中一个因为长时间缺氧,生命迹象不是很明显。 路强一听说是个女孩顿时就没有了兴趣,他趁杜宇国夫妇休息的空档,强行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和妻子乘夜溜走,留下了另一个孩子。 清晨,杜宇国夫妇发现手术台上的“死婴”竟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杜宇国要去寻找孩子的父母,妻子陈锦芳却有了私心。因为他们夫妇已年近四十岁,由于下放前的一次意外流产,锦芳已经不能再生育了,她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作为自己的孩子。 杜宇国找到路强,要把活过来的女儿还给他。路强一听说要还女儿,更是心烦意乱,他把体弱的女儿撂在路边,想任其自生自灭。杜宇国不忍,将孩子捡回家。他决定和妻子将孩子带回城里,当作亲生孩子抚养长大。他们为孩子起名杜小馨。 路强一心想要一个男孩,很是为得了个女儿而烦心。为此对母女两人的态度非常恶劣,工作也没了耐心。因为工作疏忽,路强摔下脚手架,不仅丢了工作,还从此落下残疾。这更使他相信一切都是女儿带来的晦气。没了工作的路强一家,完全依靠雅丽一人负担生活,她受尽了苦累和委屈而无处倾诉。每每此时,邻居冯嫂都会为雅丽提供物质帮助和精神抚慰。冯嫂甚至让丈夫大冯劝说路强,结果不但没有效果,还更加激怒了路强,路强企图把女儿送给他人。然而在生活中万事隐忍的雅丽,得知女儿被送人之后,伟大的母性使雅丽爆发,为了留住女儿,她甚至要和路强拼命,路强不得不妥协了。雅丽承诺一定再为路强生个儿子,他们给女儿取名路桐。 从此,两个同时孕育的生命,有了两条截然不同的生活道路。 转眼5年过去了,在粮站找到工作、一直担负着全家人生活重担的雅丽又怀上了孩子,路强信心满满的认定这回绝对是个儿子,他一反常态开始关照雅丽的生活起居,但同时对女儿小桐则越发无视。 冯嫂的儿子冯刚和小桐是很好的玩伴。童言无忌,小刚告诉小铜等她母亲生了男孩,家里肯定没人要她了。小刚的言语正好触动了小桐内心的痛处,幼小的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伤心地四处游荡。

  • 小桐失踪了,疯了般的雅丽和冯嫂发动大家到处寻找,终于将其找回,但是雅丽却因此动了胎气。路强一边安抚妻子,一边为此训斥小桐,这使小桐更加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多余的人。 小馨也已经5岁了,杜宇国夫妇惊奇地发现小馨拥有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这天锦芳把病人交代给同事之后,便带着小馨去报名特长班。结果同事疏忽大意,致使病人病情危急。病人家属找锦芳讨说法,还好杜宇国及时赶到,制止了事态的恶化。 雅丽怀孕待产,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照料小桐,路强更是对小桐爱理不理。雅丽整天没有见到小桐,询问路强,路强根本不上心,说小桐在外面玩。直到晚上,雅丽才震惊地发现,得了急性荨麻疹、已经人事不省的小桐就在家里。 小桐得了荨麻疹。为了能让她得到照顾,平安度过危险期,雅丽不顾有孕在身,向丈夫路强谎称自己曾得过麻疹,拥有抗体,然后她把所有人拒之门外,一心一意的照顾女儿。雅丽的无微不至让母女两人的关系再次亲密无间,甚至让年幼的小桐产生了错觉——只有自己生病了,才能跟妈妈在一起。 家属和医院都要追究锦芳工作疏忽的责任,锦芳却认为自己之前有所交待,不肯委屈道歉。此时她恰巧遇到老同学杨丽,在杨丽的劝说下,锦芳不顾丈夫杜宇国的反对,毅然下海经商,跟随杨丽卖起了医疗器械。 小桐终于度过了危险期,雅丽却被传染上了麻疹,被迫入院治疗。医生建议雅丽打掉肚里的孩子,不然新生儿智障和残疾的几率会非常之大。路强听闻这个消息恼怒异常,他宁死也要雅丽生下这个自认为肯定是男孩儿的孩子。然而在争执中,路强却亲手造成雅丽流产。最终孩子也未能保住。从此,路强发疯般地对待雅丽和小桐,她们母女俩饱受路强的虐待。 路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她很羡慕同龄的孩子都去上学,时常趴在学校教室的窗户上看他们上课。学校的孩子们发现路桐,就像看见一个怪物。他们嘲笑她、挤兑她,就因为她有一个瘸腿、嗜酒的父亲。冯刚为了路桐跟同学们打架,受到父母训斥,不过当大人们知晓事情缘由之后,反而肯定了冯刚的做法。冯刚和路桐两个小伙伴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更加紧密。

  • 雅丽想给路桐报名上学,便趁路强酒醉偷走了家里的户口本。路强发现后截住了母女俩,为了抢回户口本,他还动手殴打两人。母女俩终于忍无可忍,为了保护路桐,让她长大后不会像自己一样屈辱地生活,雅丽带着她悄悄离开了宁康,离开了路强。 雅丽托冯嫂的关系,在省城游乐园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收入不高,但总算有了着落。雅丽为小桐报名上了小学,小桐很能体谅到母亲的辛酸,年幼的她就明白要改变母亲的生活只能通过读书,所以她学习非常用功,成绩优异。 13年后,两姐妹都迎来了高考的紧要关头。 小桐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但是因为户口不在本地,而丧失了被学校保送进北京某大学的机会,学校老师还告诉雅丽,如果不尽快把小桐的户口转来本校,小桐就连高考都没法参加。 由于家境不同,小馨的高考环境相对轻松。因为时常让邻居晨宇辅导功课,她和从小一起长大的晨宇之间产生了懵懂的爱情。 雅丽要返回宁康给小桐办户口,小桐坚决反对,她担心母亲在宁康遇见路强。路强对她来说是段可怕的记忆。雅丽表面答应,但为了小桐的学业,她还是悄悄回了宁康。 锦芳在医药器械公司的事业干得风生水起,杨丽非常欣赏她,安排她到宁康跑业务。锦芳隐隐觉得不妥,不过在确定丈夫跟宁康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之后,她还是接受了任务。

  • 宁康,路强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暴戾的汉子。他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有了一个儿子路石头,石头风流的母亲也早已跟随别的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石头继承了父母年轻时候的特征,整日惹事生非,不得安宁。石头和岁月一起,消磨着路强,使他变成了一个沧桑的“老人”。他多年来一直在忏悔对雅丽母女俩所做的错事。 雅丽联系上冯嫂,得知路强的近况,她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老屋,还为路强打扫了房子。路强回家后发现屋里有了熟悉的模样,他急匆匆找到冯嫂询问是否雅丽回来了,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 雅丽处理好了女儿的户口就要离开宁康,细心的冯嫂看出雅丽对路强还是难以割舍,便劝她见见路强,哪怕是远远看看也好,雅丽同意了。 路强在街边卖瓜子,雅丽看着心酸。此时路石头再次惹祸上身,路强急火攻心,吐血昏倒。雅丽和冯嫂把路强送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们,路强其实早已患上了胃癌,已经到了晚期的路强只有赶快送往省城做手术,才有可能活命。 病房里,独自醒来的路强巧遇来医院洽谈销售医疗设备的陈锦芳。出于无限的愧疚,路强产生要寻回另一个女儿的愿望,他追问锦芳女儿的下落。锦芳一时手足无措,但母亲的本能使她绝不允许有人想要带走小馨,她拒不承认认识路强,逃也似的离开了宁康。 在权衡之后,为了能让路强安心到城里做手术,同时也为了让路石头脱离不良的成长环境,雅丽出现在路强面前,亲自劝说他跟自己去城里生活。路强深知自己已经病入膏盲,有生之年能够再见雅丽已经是他心底的奢望。他同意带着石头随雅丽去城里,然而他的目的不是要医治自己,而是要为雅丽找回失散的女儿,也算是为自己赎罪。 匆匆回城的锦芳一进家门便质问丈夫,逼问下,宇国只得承认为了平抚自己内心的不安,他曾给路强寄过几次钱。恼怒的锦芳把路强追问自己的缘由一股脑全摊在宇国身上,杜宇国也知道自己的作为在时刻提醒着路强——他在城里还有个女儿。两人正闹得不可开交,小馨的出现打断了两人,他们本能地都要瞒住小馨,他们都不想失去女儿。

  • 锦芳突然放弃生意返城使医药器械公司蒙受了损失,杨丽询问缘由。为了跟宁康彻底绝缘,锦芳直截了当地告诉杨丽自己不会再回宁康,并为此辞职。杨丽驳回了锦芳的辞呈,杨丽还嘱咐锦芳日后好好工作,她即将移民,之后会推荐锦芳担任分公司负责人。 雅丽把路强和石头暂时安顿在小旅馆。回到家里小桐不断地追问雅丽有没有在宁康碰见路强。路强是小桐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为了不影响路桐的情绪,雅丽撒了谎。 杜宇国为自己的行为向锦芳道歉,看上去非常强势的锦芳突然之间就变得柔弱无助。她绝不愿失去小馨,然而面对此事,她却毫无对策。 雅丽试图改变路强在小桐心中的形象,然而小桐对父亲恨之入骨。雅丽刚一提及路强,小桐便一件件控诉他的不是。小桐的表现使雅丽哑然,她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雅丽给路强父子送饭,发现路强一早便离开了小旅馆,石头只知道自顾自,对路强的去向,他是一问三不知。 此时,路强正在逐一排查城里的所有医院,他凭借残存的记忆,四处寻找外科医生杜宇国。功夫不负有心人,路强终于找到了杜宇国所在的医院,不过他的行踪早早被陈锦芳发现,锦芳慌乱地求助医院护士,在路强找到杜宇国之前,将其打发。 路强找寻杜宇国,这让敏感的陈锦芳察觉到路强是专程冲着小馨来的。两人商量对策,正好杜宇国评上了十佳,可以出国考察,他决定借此机会暂时躲避路强。路强找不到杜宇国,自然找不到小馨。 路强找不到回旅馆的路,在学校门口询问放学的学生,竟意外被路桐看见。当雅丽和石头匆匆赶来的时候,路桐惊讶不已。雅丽见隐瞒不了,干脆把实情全部告诉了路桐,路强也不断地向她忏悔,称自己得的胃癌便是报应,是应该的。路桐一开始无法接受,但是最终她被母亲的善良和对父亲的同情所打动,主动让雅丽把路强父子接来家里暂住。

  • 路强无意中在报纸上看见了杜宇国被评上十佳的消息,他根据报纸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杜宇国所在的医院。眼看隐瞒不住,杜宇国只得站出来承认了身份。 杜宇国坦然地接待了路强。他告诉路强,小馨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他不想路强的突然出现对小馨产生任何影响。路强也明白杜宇国说的道理,他努力压制住自己对小馨的牵挂,答应杜宇国一切都等到小馨高考完之后再说。临别,杜宇国把一张小馨5岁时的照片送给路强,路强看着女儿的模样,无限欣慰。 路强和石头搬进了雅丽和小桐的家,遵照对杜宇国的承诺,他没有把找到小馨的事情告诉雅丽。了却了寻找小馨的心愿,路强现在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小桐的宽恕,他不断地接近小桐和小桐的生活,为了讨好小桐,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父亲的身份。 锦芳得知路强找到了杜宇国,万分紧张。她不相信路强的承诺,仿佛小馨随时会被路强抢走。 临近高考,小馨和小桐都要到指定学校做考前体检,正是在那里,两人再次邂逅,不过长大的她们彼此都没有认出对方,倒是陪小馨前来的晨宇因为一场小误会而结识了小桐。 体检结束后,小馨和晨宇骑自行车离开,撞上了来学校给小桐送饭的路强。路强病痛发作而昏倒,小馨和晨宇赶忙把他送到杜宇国所在的医院。 在医院,路强得知面前的女孩儿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另一个女儿,不禁动容。还好杜宇国一直不断地暗示路强,他才强忍着没有跟小馨相认。能亲眼看到小馨,路强已经欣喜万分。杜宇国送走路强,无限感慨。他相信由血脉牵引着的缘分是无论如何也阻断不了的。

  • 虽然同意路强和石头搬来住,但是路桐起初并不适应家里有他们的生活。可是路强的谦逊和他时刻表现出来的对路桐的愧疚,以及那份父亲的慈爱,使路桐不得不承认路强作为父亲,在自己的心中仍然存在无可替代的地位。终于,路桐同意路强作为家长去参加学校召开的家长会。路强像孩子般雀跃,雅丽也为此感到欣慰。他们专门购置了新衣。心底里的快慰和一番精心的修饰使路强恢复了昔日的神采,就连路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知道此刻,她终于完全接受了自己的父亲。 临去家长会,雅丽嘱咐路强吃药。路强执意不肯,因为吃药的副作用是要不停地上厕所。路强不愿让老师和别的家长看到自己的特殊,他已经无法容忍自己再给路桐带来别人任何异样的目光。 意外发生了。家长会上,路强突然病发,他强忍着痛苦坚持做完笔记,直到家长会结束…… 路强还是没有能挺到女儿参加高考,临终前,路强交给雅丽一个盒子,他一再叮嘱雅丽要等到高考结束后才能打开。之后,路强面带慈父的微笑,向雅丽复述家长会上老师对考生家长的一条条要求,从容离世。 几个月后,高考成绩出炉,小馨和小桐同时考上大学。 雅丽无意中在家里翻出路强留下的盒子,盒子里存放着杜宇国送给路强的照片,以及路强留给雅丽的一封信。信里,路强除了托付石头和向母女两人忏悔外,详细述说了雅丽另一个女儿——杜小馨的状况。 雅丽疯了般找到杜宇国所在的医院,然而杜宇国为了庆祝小馨考上大学,专程请了长假,陪锦芳和小馨外出旅游。雅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只能一遍又一遍不停地来医院找杜宇国。 路桐开始早出晚归。这天,雅丽和石头发现路桐衣服兜里装着许多酒瓶盖,雅丽担心路桐学坏,便开始跟踪路桐。其实路桐了解母亲供她上大学所要付出的艰辛,她不但在游乐园打起了暑期工,成为了母亲的同事,还在酒吧街扮成酒瓶玩偶散发传单。

  • 就在酒吧街,路桐巧遇晨宇。虽然没看清晨宇的模样,但是路桐对他竟有了莫名的好感。 路桐回到家后,雅丽质问她晚上去了哪里。盛怒之下,雅丽还动手打了路桐。得知路桐是在酒吧街散发传单挣学费之后,母女俩抱头痛哭。雅丽觉得自己委屈了孩子,她发誓再也不打路桐。 石头没了父亲的监管,生活越发变得混乱。他总跟街上的小混混们凑在一起打台球赌钱,在小混混的怂恿下,赌注也越来越大,赌注越大,石头越是输。 路桐到台球厅叫石头回家,小混混们趁机羞辱石头,说他是吃奶的孩子听女人的话。石头来气,耍起了无赖,他不但不跟路桐回家,还抢走了路桐身上所有的钱。 路桐回家把事情始末告诉雅丽,但是雅丽并不相信。自从路强去世后,雅丽把对路强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到石头身上,她视石头如己出,立誓要为路强把路家的血脉传承下去。为此,路桐和雅丽还起了争执。 为了筹集赌资,石头瞄上了雅丽的存款。石头窃取存款被雅丽当场发现,雅丽相信了路桐的话。她教育石头要好好做人,对得起路强。无奈石头根本就不把雅丽放在眼里,对她的忠告完全听不进去。看着雅丽拼命护着存款,石头干脆强抢。这些钱是为路桐上大学准备的,雅丽奋力争夺,结果被石头推倒在地,造成腰椎骨裂。雅丽被送进杜宇国所在的医院,医生告诉她们,如不及时手术,雅丽将面临瘫痪的危险。面对一万元的治疗费用,雅丽家里的全部家当仅有为路桐上学凑够的五千元,路桐一筹莫展。

  • 杜宇国一家旅游归来,在信箱里,他们看到了一封路强生前的来信,信里夹有路强为小馨攒下的五千余元钱。锦芳将路强的一番好意理解为一种挑衅,她责令杜宇国赶快去找路强,问清楚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路桐回家取存折,看见没事人一般的石头,气不打一处来。路桐痛斥石头,石头反倒不以为然的态度使得路桐大怒,她开始驱赶石头。石头不甘示弱,试图抢夺路桐手中的存折,一不小心却撕毁了刚刚送达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路桐的反应让石头害怕,他识趣地离开了。 路桐不顾雅丽的一再反对,含泪把大学录取通知书埋在了土包上,用五千元给雅丽先交了一半治疗费用。雅丽因为路桐没钱上大学而失声痛哭,她宁愿去死,也不愿看见路桐没钱上学。路桐装作无所谓,不停地宽慰母亲。 石头没有生活来源,只得又转回了家。在紧锁的大门外,石头遇见了来找路强的杜宇国。 得知路强去世,杜宇国和锦芳都非常意外。同时,锦芳也感到如释重负。 杜宇国对锦芳的霸道非常不满,他同意搬新家,但是坚决不离开所在的医院。锦芳对此颇有微词,却无能为力。 雅丽虽然卧床不起,却依然时刻挂念着小馨,她想让路桐去帮着打听,又怕节外生枝。在得知路桐赶走了石头后,雅丽还为石头辩解,叫路桐去把他找回来。 医院催路桐赶快交齐医疗费,不然会耽搁了雅丽的治疗。路桐拼命地干着兼职,一时间仍无法凑够五千元钱。 小馨遭遇抢夺,抢匪逃走的时候把包藏了起来,这一切都被路过的路桐看在眼里。路桐打开包,发现里面装着六千元钱,这是小馨的学费。路桐在为该不该使用这笔不义之财而纠结。

  • 路桐在为该不该使用这笔不义之财而纠结。紧要关头,理智占据了上风。路桐带着钱离开医院的交费处,却阴差阳错的撞到了杜宇国。杜宇国马上发现,路通手里的钱正是小馨被抢的赃款——那装钱的信封上,赫然印着锦芳公司的名称。 杜宇国了解了路桐和雅丽的情况之后,非常同情她们。他想找路桐聊聊,但是路桐一直忙着打工为母亲攒医疗费,根本没有时间。 杜宇国把找到小馨丢失财物的消息告诉了锦芳,他猜测路桐这样心地善良的孩子,肯定仅是捡到了小馨丢的东西而已。锦芳当即就要报警,任杜宇国怎样解释路桐所面临的境况,锦芳一概全盘否定,她甚至认为路桐根本就是劫匪一伙。两人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第二天,杜宇国还想继续找路桐谈话,没想到警察竟先找上了门。锦芳未经杜宇国同意便报了警。杜宇国无奈,只得带着警察找到路桐。路桐被警察抓走了,临走前她恳求杜宇国不要把她的事告诉母亲,杜宇国答应了,还承诺帮忙照顾雅丽。 警局里,路通痛哭流涕。她把所有东西退还给小馨,还一遍一遍向众人述说捡到赃物的经过和自己的境遇。众人都很同情路桐。 锦芳在家里一直都很强势,下海多年的她早已习惯了世事圆滑、尔虞我诈的经商之道。在她还在向小馨和晨宇陈表自己处事英明果断的时候,杜宇国却对她的不讲人情而气愤。杜宇国决定保释路桐,锦芳还觉得他不可理喻。两人长年不断的争吵早已让小馨习以为常,她忙不停地周旋于两人之间,充当和事佬的角色。 杜宇国把路桐担保出来。得知杜宇国就是失主小馨的父亲,路桐非常感激他。杜宇国教路桐做人的道理,路桐发誓一字不差的记下。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2 Found

302 Found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