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电视剧

原名: Can we be together
别名: 别和陌生人约会/不要跟陌生人约会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张睿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年近50岁的闻瑞泽在京剧艺术衰落、被遗忘和忽视的时代,一直为自己热爱的京剧事业执著坚持。闻瑞泽的妻子——舞蹈演员的雪华的事业却如日中天。这导致了他们心理的极度不平衡,造成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展开
立即播放
腾讯
腾讯
剧集列表 (共24集)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闻瑞泽是苏南市京剧团的一名老生演员,身兼演员队队长。上班时恰遇剧团的年轻演员哄抢一箱箱光碟,一问才知是老团长为了给不景气的京剧团找一条经济上的出路,将演员们的奖金福利全部拿出来做了一批京剧光碟,准备在市场上销售,结果血本无归,造成演员们的一时气愤。老团长失踪,闻瑞泽打电话请做律师的弟弟闻瑞含帮助推销光碟,但无果。闻瑞泽只好自己带着光碟上街推销,却被城管当作卖盗版碟的小贩拘押起来。在拘留所里,闻瑞泽旧病复发晕倒,幸好弟弟闻瑞含及时赶到,抽出自己的血输入哥哥的体内,从而引出了一段闻家多少年来的血缘秘密。闻瑞泽得知目前有一种治疗地中海贫血的药物正在临床实验阶段,决心试试,但闻瑞含却劝哥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试验。闻瑞泽的妻子赵雪华是苏南市歌舞团的著名舞蹈演员,在当晚的演出后,她没有等到丈夫来接她回家,而她的舞蹈搭档武州则关切地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回家后,雪华埋怨瑞泽不关心她,而瑞泽由于一天的折腾心情很差,两人发生口角……

  • 武州告诉雪华在他一个朋友办的庆典活动中需要京剧演出,雪华对于武州给予瑞泽的帮助十分感激。京剧团里,众演员还在为老团长私拿公款做光碟的事耿耿于怀,瑞泽许诺会为老团长的声誉还上这笔钱。在补习班,闻亮从帮自己的女孩赵可盈口中得知他今年想考的音乐学院声乐系停止招生,回家与欺骗自己的母亲秀芬大吵一场,并对父亲表示这次决不妥协。秀芬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妥,但仍坚持让闻亮考经贸大学。瑞含来到闻亮房间做儿子的思想工作,闻亮终于答应接受父母的安排。瑞泽拒绝武州的帮助,向雪华提出准备拿家里的房款去救老团长的急,两人发生争执,雪华一气之下提出分房睡,瑞泽愤怒地指出他们之间的障碍是武州。雪华在指导学员跳舞时不慎扭伤了脚,之后武州细心为她敷疗。瑞泽在京剧院剧场与老团长心酸对饮,情到深处老团长提出想和瑞泽再共同唱一次《将相和》,结果心脏病复发,倒在了舞台上。雪华回到家发现瑞泽的借条,正欲找其理论,结果听到了老团长的死讯。在京剧院,老团长的遗像前,师弟胡全力提出闻瑞泽将会是下届团长的最合适人选,瑞泽不置可否。

  • 瑞泽和雪华接到了周宁从天井监狱打来的恐吓电话,两人顿时紧张起来。秀芬在公司常与同事发生矛盾,当听到有人议论她已到更年期时,虽然强装镇定,但内心却沮丧至极。瑞泽在团里看到众人正在查老团长帐时,突然想起今天是雪华的生日,遂匆忙回家去做准备,而另一边,胡全力则在偷偷地向文化局局长极力推举闻瑞泽作下届团长。雪华与武州共同庆祝自己的生日,雪华向武州说起与瑞泽的相识以及与情人余青刻骨铭心而又凄美无果的初恋。瑞泽在家中对着生日蛋糕苦等。当午夜十二点雪华回来时,瑞泽看到她手中的鲜花顿时明白了一切,两人围绕着武州的话题又发生了严重的口角。秀芬在医院检查后证实了自己已到更年期,在无奈与恐惧的双重影响下来到了一家黑诊所,得到了一些所谓的“偏方”并信以为真。闻亮在补习班模拟考试时依然交了白卷,好友赵可盈追出来问其原因,亮表示自己无法在学业上取得进展,随后又去找了作陪练的孙海。闻亮与孙海在家门外街道上发现秀芬与一小贩推搡,闻亮护母心切,动手打了小贩,秀芬慌乱之下,急忙赔钱了事,将闻亮带回家。

  • 在闻瑞泽、胡全力和文化局张局长的交谈中,胡全力极力推举闻瑞泽接替团长的位置,瑞泽不置可否,表示服从组织安排。闻母将家中雪华的单人舞蹈剧照都换成了与瑞泽的合影,雪华回家后看到很不高兴,瑞泽极力请求雪华的理解,并将从京剧团拿回的周宁写给女儿晓雪的信都藏到了一个铁箱中,雪华对瑞泽这些隐瞒的做法表示了极大的反感。晚饭时,瑞泽表示有接替京剧团团长的打算,雪华则以京剧团不景气,瑞泽无此力挽狂澜的能力为由极力劝阻,两人随即又闹得很不快。秀芬从同事的口中得知闻亮很少去上补习班,既惊且怒,立刻到学校,恰逢闻亮又与同学打架,所以一气之下打了闻亮一记耳光。瑞泽同意在接替团长的问题上慎重考虑,但却希望雪华在第二天的结婚纪念日上,老母亲的面前尽量表现出家庭和睦的样子来,雪华只好勉强答应。秀芬为了昨天的一记耳光向闻亮道歉,并诚恳地希望儿子可以好好上课,以准备应考,闻亮对母亲的要求很无奈,但又不好加以辩驳。

  • 闻瑞泽在雪华的劝说下同意退出京剧团团长的竞争,雪华委托武州找关系帮瑞泽开一张病假证明,以躲过这段竞选时期。闻亮请赵可盈去为自己听课做笔记,自己则留在面馆帮忙照顾生意。闻亮发现了可盈的哥哥赵可清的数学才能,并以此为噱头为面馆招来不少客人。老面对闻亮产生了不少亲切感,闻亮也对老面的手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秀芬打听到儿子的好友孙海是一个中途退学且家庭不健全的孩子,希望瑞含和她一起劝说儿子不要再和孙海来往,没想到闻亮爽快地答应了。另一方面,瑞含在为自己昔日的学生季敏对自己的单恋而有些烦恼。闻瑞泽在家中与母亲和雪华一起包着饺子,武州到他家来送病假证明。瑞泽看到雪华所委托帮忙的人是武州,与雪华大吵一架。老母亲忙打电话给瑞泽与雪华的女儿闻晓雪并让其与父母通话,试图缓和气氛。闻晓雪正在北京舞蹈学院上学,临近毕业汇报演出,正在加紧排练的过程中。天井监狱的狱警程彬来到晓雪学校,告诉晓雪她从前的男友周宁在监狱服刑期间由于救人受伤,危在旦夕,希望晓雪在演出后可以去看周宁。

  • 秀芬找到孙海并提出不希望他再与闻亮来往,孙海怒斥秀芬无权干涉他与闻亮的友情以其秀芬做母亲的失败。气愤的秀芬回到家中开始翻找闻亮的私人物品。闻瑞泽在与文化局张局长的会面后,经过反复思量,毅然决定放弃病退,接下了京剧团团长的担子。雪华无可奈何。闻亮在面馆适时向老面提出想学习做面点的技艺,老面让他先把基本功练好。赵可盈从补习班回来告诉闻亮秀芬曾找过孙海,闻亮愤怒冲回家与秀芬爆发争吵。母亲大声念着自己的日记,闻亮忍无可忍,失手将秀芬推倒后冲出家门。闻亮来到孙海家与其倾诉在家中的烦恼,后被闻讯赶来的父亲找回。在程彬的帮助下,晓雪突破了心理障碍,完满地完成了毕业汇报演出。闻瑞泽一家为晓雪的归来做着准备,但是晚上瑞泽兄弟俩却未在机场接到晓雪,一家人焦急不已。天井监狱里,躺在病床上受了重伤的周宁看到多年不见的昔日女友晓雪,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死死抓住晓雪的手不放,幸亏程彬及时赶到。

  • 晓雪对程彬谈起了自己与周宁的往事,程彬将晓雪送回家,闻瑞泽发现程彬警车上的“天井监狱”字样,警告程彬不要再来找晓雪。晓雪与雪华谈起当年父亲生将她和周宁拆散并间接导致周宁入狱的往事,表示无法原谅父亲。秀芬为了监督闻亮,一直在教室外守候,闻亮只好通过纸条告诉赵可盈最近无法再去面馆以及他对孙海的担心。晓雪来到歌舞团看望母亲,雪华将其介绍武州认识,三人在一起吃了夜宵。瑞泽由于不善于正确表达对女儿的感情,在礼物问题上与晓雪产生不快,而当得知母女二人是与武州一起吃夜宵时,积怨再度引发了他和雪华之间的争执。加之瑞泽对晓雪毕业工作问题的强硬态度,也导致了父女俩的针锋相对。身在天井监狱中的周宁情况有所好转,度过了危险期,程彬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晓雪,晓雪提出与周宁见面,被程彬拒绝。闻瑞泽在京剧团舞台想方设法调动众演员的演出积极性时,突然传来了道具库被淹的消息,大惊失色。

  • 程彬向晓雪坦然不愿让她见周宁的原因是怕会给晓雪一家带来过多的负面作用。两人来到京剧团将瑞泽交给周宁而周宁又拒绝接受的一万块钱还给闻瑞泽。闻瑞泽催促雪华赶紧把晓雪进歌舞团工作的事落实下来,而雪华则希望闻瑞泽把周宁写给晓雪的信还给晓雪,但瑞泽不同意。老母亲在歌舞团门口找雪华,恰好遇到武州,老母亲一席话说得雪华和武州都很不自在。在京剧团,闻瑞泽与几个要债的和欠债的人纠缠不休,身心疲惫却又无计可施,而恰在此时,胡权力则提出了续病假的要求。闻亮乘秀芬为其买营养液的当口,请求父亲代其去看望孙海,瑞含答应下来。之后,一家人前去餐厅吃饭,却偶遇季敏,对于季敏的殷勤和秀芬的敏感,闻瑞含头疼不已。雪华的前任搭档从国外回来,团里准备换下武州,雪华向团长逼宫,通过一己之力保下武州。秀芬接到妹妹秀杰从国外打来的电话,在于其聊天当中,开始真正担心起丈夫是否会有外遇的问题。

  • 闻瑞含应儿子的请求去看望孙海,适逢孙海被其母亲虐待关在家中不许外出,闻瑞含对孙海的遭遇产生了同情。闻瑞泽找到老友——歌舞团的高团长,提出想让晓雪尽快能进歌舞团工作,听说需要先有人退下来才可安排新人的规定后,萌生了让雪华退下来的想法。晚上,瑞泽提出想让雪华内退以便晓雪可以接替入团,遭到了母女二人的一致反对,瑞泽以武州与雪华的暧昧关系为由怒斥雪华,雪华一时失控打了瑞泽耳光。另一边,秀芬也以瑞含一天不知所踪有没有合理的解释为由,一味认定瑞含已有外遇,双方发生激烈的口角,瑞含无奈写下了一张荒唐的保证书。周宁情绪失控,程彬只得再到闻瑞泽家用编造的理由将晓雪接到天井监狱与周宁见面,周宁放言如果能够出去一定找她父亲算账。闻瑞泽擅自作主向歌舞团高团长提交了雪华的退休报告,雪华闻讯后赶来撕掉了报告。而武州借此安慰雪华的机会乘机俘获了她的心。季敏以向闻瑞含请教毕业论文为借口来到闻瑞含办公室向他再次示爱,而秀芬在家中翻出了丈夫与季敏的照片后,气势汹汹地前往闻瑞含的办公室。

  • 闻瑞含对季敏的示爱给予婉拒,而秀芬恰巧闯入,不分青红皂白就破口大骂,瑞含情急之下泼了秀芬一脸茶水后带季敏离开。回到家中,秀芬茫然若失,在浴缸放满水。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幸好闻亮把父亲及时叫回家才使秀芬幸免遇难,瑞含向妻子道歉,但秀芬的态度异常坚决。闻瑞泽赶到歌舞团排练厅本想和雪华好好谈谈,但很快又变成一场围绕着武州话题的争吵,雪华提出离婚。晓雪在家中到处翻找被闻瑞泽收起来的周宁写给她的信,闻母看到此情景导致旧病复发晕倒,晓雪急忙将父母找回,把闻母送进了医院。闻母苏醒后,执意回家,晓雪在为奶奶拿检查结果时得知闻母是地中海贫血病患者。在天井监狱,周宁向程彬流露出他对晓雪已趋畸型的感情,而程彬也不避讳自己已喜欢上晓雪的事实。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