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十万人家 电视剧 热度 574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8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陈国星

类型: 言情 / 家庭 / 商战

简介: 2004年春天,在以蚕桑丝绸为支柱产业的江南名镇钱塘镇,猝不及防地遭遇产品出口中的贸易壁垒,区域经济发展中潜藏的各种矛盾顿时激化,联系整个产业链的龙头企业沈氏集团顿时陷入危局,与沈氏集团签订过产...展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新上任的钱塘镇镇委书记梅同春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她将担负起振兴这座丝绸古镇的重任。江南丝绸业最大的民营企业——钱塘镇沈氏集团,由于集团总经理、沈家老二沈万全资本运作失败而造成数亿元的巨额亏损。他自以为有能力挽救危局,向所有人隐瞒了亏损情况。此时正值茧子丰收季节,沈万全在收茧时无力支付现金,不得不向签订过产销合同的十万蚕农打出了白条。当地蚕农拒绝向沈氏集团售茧。沈家老三沈万家不明就理,以自己的人格向蚕农承诺现金马上到位,暂时缓解了危机。沈万全向万家提出动用万家主管的彩丝公司的科研资金来救急,万家迫于无奈只得答应,但要求万全签下借据。因为没有这笔资金,万家的彩丝公司就要彻底关停,而万家坚信彩色蚕丝的研究是集团解困的最好出路。钱塘镇的张镇长听说茧站风波后,欲利用政府力量来避免本镇的茧子被外地企业收走。却不料在茧站碰到了新上任的书记梅同春,同春阻止了他强行干涉市场的行为。

  • 汇龙集团老总刘常树听到茧站风波之后,趁火打劫,拿着现金把蚕农的茧子抢收过来。刘常树是沈万家的好朋友,沈万家气愤填膺却无计可施。梅同春和镇干部们举行了正式的见面会,强调了政府职能转型,但张镇长似是而非的回应,让同春觉得和张镇长的合作会面临着很大的困难。沈氏集团董事局主席、老爷子沈百弦患晚期肺癌,在医院等待手术时通过电视知道茧站风波,马上回家召开董事会。万全、万家和韦绢三人出席,韦绢既是万家的老婆,也是沈百弦的养女。沈百弦对沈万全打白条事件很是失望,不顾病重之身,亲自坐车到桑田村向蚕农道歉,得到了蚕农的谅解。而沈百弦的病情却再度恶化。

  • 彩丝公司负责科研的唐阳向沈万家报喜,他们开发出的新蚕种开始吐彩丝了。沈万家喜出望外,要万全赶紧还钱,彩丝公司急需资金投入彩丝的批量生产。而沈万全误以为老爷子知道白条风波是万家告的密,跟万家吵了一架,并要挟万家向刘常树要茧子去。万家和刘常树打台球赌输赢,把茧子赢了回来。刘常树送了万家一张照片,上面是他们俩和梅同春小时候的合影。原来梅同春年青时曾和万家有过一段恋情。万家的老婆韦绢心知肚明,现在同春回镇里了,韦绢对同春暗暗起了戒心。万家和同春在酒吧里不期而遇,两人喝酒叙旧。不料被路过的韦绢看见。沈百弦到万家的别墅来看他们夫妻俩,韦绢想掩饰她和万家分房住的事实,结果仍被老爷子戳穿。老爷子劝说韦绢和万家挽救感情危机,好好过日子。

  • 彩丝公司研制出来的彩丝一上缫丝机就褪色,完全达不到质量标准。万全借此机会,想在董事会上彻底否决掉彩丝项目。沈家老大沈万忠在外地被召回参加董事会。老爷子逐个面见沈家三兄弟,询问他们拯救集团的对策。万忠借住在万家别墅里,万忠猜测老爷子会选定万家为接班人,万家和韦绢都表示不可能。梅同春发现镇子里的织女河被严重污染,而最主要的污染源就是丝绸印染。但是丝绸业是全镇经济的支柱产业,敢不敢开刀,同春很为难。刘常树宴请梅同春,叙旧日友情,并且希望同春多支持他的南浔汇龙集团和沈氏集团争夺钱塘镇老大的位置。席间刘常树向梅同春透漏,沈家即将面临一场“地震”,很有可能会兄弟分家。同春颇为担心。

  • 沈家董事会“押玉为定”,对彩丝项目进行投票。结果,万忠和万家投了赞成票,韦绢和万全投了反对票,老爷子痛苦的否决票决定了彩丝项目的下马。万家愤怒异常,把气全撒在了韦绢身上。老爷子手术前,正式宣布由万家接任董事局主席,但前提是万家和韦绢的婚姻维持不变。市委书记楼众山到医院探视老爷子,并和万家促膝长谈,鼓励万家搞好企业转型。万全则不愿看到万家接班,怕万家接班后,对他挪用彩丝项目资金进行报复,就暗地里和万忠商量,希望万忠出面掌权。

  • 彩丝中心正式下马。刘常树听说了遗嘱的事,来找万家,提醒万家要提防他的两个哥哥,并预言沈家老爷子一死,沈家肯定分崩离析。老爷子的手术却出人意料的顺利。老爷子出院后,摆了一席“长筷子宴”,教导沈家三兄弟要一条心共渡难关。彩丝中心的唐阳不愿放弃彩丝项目,执意要求留下来继续研发,万家深为感动。同春来找万家,劝说万家要担起重任,不要让沈氏集团垮掉。同春还发现镇里最大的污染源是韦绢掌管的南浔村丝绸总厂。她要万家回去做做韦绢的工作,减少污染排放。韦绢却对此吃醋不已,反而骂了万家一顿。

  • 沈氏集团在大西洋上的货轮被扣,集团危机越来越严重。万全见纸里保不住火了,向大哥万忠坦白,要万忠出山支撑一把。万忠推辞不就。三兄弟一方面瞒着老爷子,一方面分头行动拯救集团,筹钱卖货找朋友帮忙,想尽办法却收效甚微。刘常树为了搞跨沈氏集团,暗中操作抢下了沈氏集团的救命稻草——南亚的一笔巨额订单。沈氏集团只剩下支柱企业——南浔村总厂尚能勉强开工。而刘常树已经把吞下南浔村总厂定为主要目标。面对如此困局,万家本打算向老爷子求救,但在最后关头,他咬咬牙退了回来,决定要依靠自己。

  • 万家向梅同春请求,希望镇政府能够出力支持沈氏集团。梅同春以“政府的角色只是管理者和调控者,并不是市场主体”为由,拒绝了万家的请求。万家一时想不通,和同春一番争执后拂袖而去。刘常树来找万全,提出租赁沈氏集团的部分厂房和设备,其实真正令他动心的是沈万家的彩丝中心,他希望借此拿下彩丝研究设备和材料。老爷子突然不见了。万家在蚕茧仓库内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老爷子。老爷子最终选择在自己搞了一辈子的蚕茧旁死去。追悼会上,蚕农们拦住了老爷子的灵柩,要沈家后人给个承诺,万家发自内心说出了“生死与共”四个字,取得了蚕农们的信任。

  • 老爷子死后,万家召集了第一次董事会。令他吃惊的是,万忠和万全竟然一致要求“断尾求生”,放弃丝绸行业,抛弃与公司相依存的数万蚕农,另谋出路。万家孤掌难鸣,想着刚向蚕农许下的“生死与共”成为空头支票,愤而辞去董事长一职。这正好落入万忠他们的如意算盘当中。因为韦绢投的弃权票,万家和她大吵一架后,到酒吧喝闷酒。酒醉的万家不知不觉中到了同春的住处,向同春倾吐心声。同春为避嫌,打电话给韦绢,却反而使韦绢误会加深。万家出走之江市,在丝绸博物馆了解到缂丝工艺和电脑制丝机械,觉得很有前景,顿时信心倍增。

  • 梅同春在之江市找到了沈万家,希望万家不要逃避,杀回钱塘镇大干一番,并把市委书记写的“义利兼顾工商为本”送给万家。万家踌躇满志回到镇里。而就在他回来前几分钟,在万忠、万全和韦绢三人召开的董事会上,万忠以有能力帮助集团解决眼前困境为由,出任董事长一职,并提出资产分割。韦绢一心一意只想着护住自己的南浔村总厂,对万忠的提议表示支持。万家得知如此变故,顿时心灰意冷。他向韦绢提出离婚,韦绢也一直对万家醉卧同春床上那件事不能释怀,同意了他的要求。万家收拾行李住到了彩丝中心宿舍。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