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倾世皇妃 电视剧

原名: Princess Dumping World
别名: Introduction of The Princess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梁辛全

类型: 古装 / 历史 / 爱情 / 剧情

简介: 五代十国,狼烟四起,大江南北攻伐不断,父子相残、兄弟阋墙,中原大地宛若人间炼狱,而于这劫火焚烧的年代,却也上演着亘古流传的儿女情仇之传奇。楚国公主马馥雅(林心如 饰)生于乱世,却有悬壶济世之...展开
立即播放
优酷
优酷
剧集列表 (共42集)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那天晚上花子乔公公为了救馥雅冒然劫狱,看着两个人犯人已经逃出牢房,王爷马义芳却不去追他们,原来王爷只想等着他们闯过玄武门,这样一来就有罪可治致馥雅于死地。奕冰带兵去追拿她们,正好丽妃娘娘说是深夜去白马寺为皇上祈福路过这里救了馥雅一命。 丽妃早早的就给她们准备好了马车,当馥雅他们经过玄武门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大片的追兵。深夜皇上以为公主已经睡了,特地跟来看看公主,谁知公主让侍女穿上自己的假扮自己出去了。玄武门公主冒死带着匡子闯了出去;匡子只因偷了一点军粮给奶奶吃就这样被抓了起来,走的时候馥雅把自己的鑽子送给他做纪念。后面的追兵又追了上来,馥雅仓皇逃跑了。 刘连城太子带着士兵来到了楚国的地境内,感叹道做太子的无奈,馥雅正好逃到这里;为了救馥雅太子故意让她拿着挟持自己,就这样救了馥雅一命。楚国公认的第一美女湘云郡主练舞失态被侍女看见了,就这样把侍女给斩了。她一心想跟比馥雅跳舞比个高低。馥雅从逃出来的那种高兴的心情,如鸟儿逃出了牢笼,刘连城一直为自己太子的命运而惆怅。同为皇族的他们有时候并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馥雅把自己带的柿饼给太子吃,谁知太子的病突然犯了。 馥雅把刘连城带着自己的闺房里让姐姐照顾,自己则去跟父亲请罪。看到馥雅过来王爷立刻派人将她抓住,就在法场上将要将馥雅砍头的时候皇上过来了,救了她一命;刘连城的随从在此时过来问皇上要人,嚷嚷着是公主劫持了太子,如果不把公主正法就要发兵楚国,刘连城这时及时赶了过来,化解了一场干戈。 王爷不肯退让非要拿公主劫囚之事将公主正法,刘连城出面为公主说话,下面的百姓更是一声高过一声替公主求请,死罪可免但要受二十的杖责。就在杖棍打上馥雅身上的时候,花公公出现了非要保公主的安全,最后由花子乔公公代公主受过。那一杖一杖打在公公身上,即使是练过功的花公公也吃不消,皇上和公主特地来谢谢花公公。母后也担心她的安全,让她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安心等着嫁给刘连太子。 馥雅又带了些柿饼给太子吃,想让太子成全自己不嫁给他的想法,看得出来太子也喜欢馥雅,可是馥雅不想自己的是君侯然后再后宫佳丽无数,她最大愿望就是云游四海、行医救人, 可是她的公主身份就是最大的枷锁,这正好也跟太子的脾气相投,太子也不想强求馥雅。两人乔装出来在大街上玩的好不开心,吃着市井里包子,这对太子来吃就是莫大的新奇。馥雅还以为母后对自己管教严呢,现在看来真是知道什么叫严了;这时突然出了几句刺客目标就是太子,几个刺客就不是太子的对手,太子的跟班这时也来了。

  • 韩冥刺杀刘连城太子失败,何去何从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里王爷还在分析着是谁要刺杀太子,刺杀太子一举多得不仅可以阻止楚汉联盟,还可以抱得美人归。 太子睡觉中还迷胡念着馥雅的名字,醒来看到是湘云在照顾自己,多多少少让太子感到有些失望。 馥雅还想乔装出去跟太子玩,谁知母后已已经等在闺房里,再次拿国家的命运的担子施加在馥雅的身上,逼迫她嫁给太子连城这样一来就可以跟汉联姻保的国家的安全。 王爷一直拿太子的病说事,阻止馥雅嫁给太子,皇上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中途夭折的人。花公公也来替馥雅求情,馥雅假装生病昏倒,害得父皇直为了担心,看得父皇为自己要死要活的,馥雅实在骗不下去了,一场误会就这样解开了,事后皇上惩馥花公公给花园里所有的花施一个月的肥,雅一辈子不得踏出皇宫半步。 晚上馥雅一个人坐在屋顶上赏月排解自己心中的郁闷,皇上也过来陪她一同赏月。 深夜王爷还在做着自己的皇上梦,穿上龙袍幻想着登基的那一天。丽妃还想着给王爷生个所谓的太子。 湘云找到馥雅跟她说起跟大汉联姻的事,还说自己喜欢那个连城太子,可是自己并不是公主的身体,连城是太子的身份只有公主才可以配得上,为了帮助姐姐的幸福馥雅决定帮她。 花公公一早就去给花施肥,路过门位时要接受检查,花公公告诉他们桶里装的是大粪,让花公公快走还来不急呢! 原来花公公桶里装的并不是大粪而是馥雅公主,太子听湘云姐姐说馥雅要出宫,也装在桶里逃了出来。 湘云把太子和馥雅设计出宫的事情告诉了王爷,王你便下令除掉太子和馥雅,以解决日后做皇上后患。 馥雅跟太子来到一片树林里,突然出现了几个杀手想将馥雅和太子置于死地,还好这时出来了救了他们俩一命。 今天是皇上的寿辰,其它几国的太子都来参加皇上的生日宴会,宴会上皇上尽语出洋相,搞得场面十分尴尬,还好皇后及时为他解围。宴会上王爷给丽妃使眼色,丽妃便一个一个给大家倒酒,等到给皇上倒酒的时候换了事先准备好的毒酒。众国太子嚷嚷着让馥雅公主出来献舞,可是公主不在。 深夜公主才跟太子一起回来,时间已经过去不短了,公主还未露面,就在大家等不急的时候,湘云出现了,一支优美的舞蹈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太子眼球,唯独皇上跟太后感到有些意外。

  • 刘连城看着舞池上的馥雅更是如痴如醉,众人都被馥雅漫妙的舞蹈被折服。湘云在下面暗暗的埋上对馥雅的仇恨。当所有的人都在欣赏舞蹈的时候,城门那边已经开始在撕杀起来,准备着发生兵变。馥雅一支舞罢,体力消耗过度便昏了过去,刘连城立刻冲上去将她扶住。 馥雅醒来之后,看着女儿为了国家这样付出,再也不逼迫女儿去联姻了。各国太子都争着好迎娶公主,皇上刚喝的毒酒开始始发作,王爷的人开始杀进来了。听话有人判乱太子找父皇,皇后心急如焚,丽妃来到馥雅的房间里将房间一把火给烧了,母后为了救馥雅被活活的烧死了,看着母亲被活活烧死,馥雅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刘连城也在四处寻找馥雅的下落,毒酒 发作皇上变得疯疯癫癫的连妇儿都想杀,被花公公给用银针暂时给震住了,皇上带馥雅和花公公来到密道里,把他们送走自己却留了下来,皇上这是做好了同国家一同灭亡的打算的,花公公带馥雅离开,馥雅又跑回去正好看到自己的父皇被自己的皇叔刺死的那一幕,透过空隙看着父亲怕死前的眼神,恐怕馥雅这辈子都忘不了。 馥雅想起父亲生前说过的话:要在生日那天吃上馥雅给他买的枣泥糕,现在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吃了。看着馥雅一口一口的将枣泥糕塞满嘴巴,花公公拦都拦不住。馥雅还想着回去将弟弟找回来,花公公也随她一起去。 侍女冒死将太子给救了出来,可是太子却深受重伤;花公公带着馥雅来到城内,看着城门处悬挂的父亲的头颅,馥雅一激动想去找到父亲的全尸,为了她的安全花公公将她打昏,只身来到城门前想将皇上的头颅给拿下来,不料被抓了起来还被当众羞辱。韩冥假装押着公主去领赏,然后把花公公带有皇上的尸首给救了回来。 侍女去找大夫一直没有回来,只留下太子一个人在河边昏迷,这时来了一个黑主人放蛇将太子给咬了。 馥雅带着父亲的尸首准备将他埋葬,可是却韩冥一把火给烧了,现在连父亲的全尸都没有了,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皇上的好,不给判贼留下折辱的机会。 刘连城走在破败的街道上,想起那天馥雅挣脱自己去救父亲的情景,现在她到底是在哪里呢! 花公公也受了伤,馥雅带着他藏在楚河附近。韩冥的话再次让馥雅想起皇叔马义芳杀死父亲的场景,或许有一个人能救他们。 北汉那边太子的随从告诉刘连城的母后:因为楚国的公主太子一直不肯回来。为了骗太子回来母后说他们已经找到了馥雅公主。刘连城也去找马义芳跟她要馥雅公主。

  • 随从告诉太子馥雅公主已以身上北汉了,听到这消息刘太城立刻赶往北汉。嫣儿跟母后下着棋,太子回来了急切问母后要馥雅人在何方。母后拿北汉的习俗说大婚前一个月不能让太子见太子妃,母后还说要给他们准备婚事,让太子安心当新朗,更拿宫门黄册给太子看楚国公主确实来了北汉。太子也觉得蹊跷,但还是相信母亲的话了。对于这个北汉的皇帝,其实太子并不想当皇帝只是迫于只有太子的身份才配得起公主的金枝玉叶。 看着头戴红盖头的楚国公主,太子觉得这一个月来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更将这一个月来想对公主说的所有话全部都说了出来。隔着盖头两人激吻起来,当掀开头巾的那一刹那,幸福仿佛就立刻离自己远去,太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日夜夜想的人儿现在却变成了湘云公主,那个馥雅哪里去了。 太子找到母后质问她:为什么要骗自己。母后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前朝的贵孽作妻子,太子更是愤怒的说母亲心机歹毒、机关算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宫廷这种环境下逼迫的,为了能够在这个环境下生存下来,不得不对他人用尽手段。看着自己的幸福就这样断送在母亲的手中,即使母亲承认是湘云的婆婆,刘连城也不承认是她的丈夫,母子因为这件事还闹翻了。湘云这时也过来了,在太子眼里湘云在楚皇生日那天冒充馥雅献舞,就是为了设计今天,她的行为是如此的下贱。其实太子当初在湘云府里养病的时候湘云就喜欢上了她,去寿宴献舞更是为了他,湘去在太子面前说自己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更是楚国公认的美女,馥雅从小玩劣哪里比得上自己。可是这根本改变不了馥雅在刘连城心里的地位;湘云感到如此的绝望,自己所嫁的人都不要自己了,那种笑声是绝望中透露着无奈。当湘云提到马馥雅三个字的时候,太子立刻追问着她的消息。湘云为了报复他拿话激太子,太子一时激动身上的病就发作了昏倒过去。 当太子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母亲时,这并不能减少他对母亲的仇恨。母后惩湘云跪了三个时辰,这才减少心中的气愤;并告诉她连城太子正在写休书的准备遣她回楚国。可是湘云是真的喜欢连城,哪怕是不做太子妃,只要看到太子自己心里就心满意足了。看到湘云为了太子这样,母后送她一句话“水滴可穿石”! 馥雅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北汉,当她要准备进城门的时候却被门卫给拦住了,正好这时向大人来了,馥雅这才进宫来。 湘云的侍女在花园里无意间看到馥雅立刻去通报给湘云,馥雅求向大人能够通报给太子一声。知道馥雅公主来了,湘云也准备采取行动来对付她。 向大人把馥雅到这里的事情告诉了连城的母后,母后也阻止馥雅跟太子的见面。 侍女把馥雅带到太子的寝宫,湘云假惺惺的在馥雅面前演戏说“不认马义芳这个父亲”,这一切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侍女也帮忙骗馥雅说这一切都不是湘云所愿意看到的!馥雅就这样还相信了他们。

  • 太监告诉太子馥雅公主来这里找她,太子听后立刻准备去找她。湘云在馥雅面前演着戏,还说在北汉境内也下了抓捕文书要抓她归案,让带着自己的弟弟逃离这里。 太子找到母后问她要人,向大人的一句话让太子想起了什么,立刻感觉情况不妙。湘云骗馥雅说是带她去找自己的云弟,把她带到一处悬崖边准备将她推下悬崖,太子那边正带人往这边赶来,两人在悬崖边互相推攘着,馥雅占了上风拿刀指着湘云,湘云哀求馥雅放过自己,馥雅心慈手软再次相信了她的鬼话,就在馥雅放松警戒的时候,湘云一下将馥雅推下悬崖。太子这时赶来了,湘云在太子面前装出一副可怜样说馥雅生无可恋,跳崖自尽了。太子怎么会相信她的鬼话呢! 馥雅跳下悬崖后沉入湖底,父母的深仇大恨还没有报,国家的仇还没有报,她怎么能就这样死掉呢!求生的本能让她清醒过来,这时伸过来一支手把她给救了上来。 太子刘连城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馥雅的下落,馥雅醒来看到花公公,让她感到一丝的温暖。原来孟祈佑断定馥雅肯定是北上到了北汉便带着花子乔一路来到这里。为了报仇馥雅什么都愿意做。 孟祈佑带馥雅来到一处人家,给馥雅一个新的身份是县令的女儿名叫潘玉,并教她如何变得绝情。 黑衣人把馥雅的弟弟度云变成了活死人。 三年后,一天馥雅回去后看到孟祈佑来了,三年的时间让馥雅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为了真正把馥雅变成女人,孟祈佑把馥雅带到春楼里,虽然馥雅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让她感到有些吃惊。馥雅虽然嘴巴上说愿意做这一切,可是当真正做那事的时候,馥雅却逃脱了。 为了报仇馥雅算是豁出去了,孟祈佑给馥雅一个月的时间,由花公公来调教馥雅,如何成为一个能够抓住男人心的女人。 静若与孟祈佑两人在院子里弹琴吹笛,静若看孟祈佑为了一个女人这样,觉得他不值。 馥雅再次来到春楼里,孟祈佑和静若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孟祈佑一直想把馥雅变成真正的女人,可是馥雅并不愿意按他所说那样做,她有自己的想法。 静若从生活中的小事教馥雅做起,馥雅也很好奇孟祈佑是什么样的身份,让静若这样的女人甘心为他付出。孟祈佑把馥雅从县令府上带走,留下花公公在那里,馥雅再次面临着离别的场景! 公子带馥雅来到蜀国,并用潘玉这个名字来介绍馥雅,看着现在的孟祈佑跟之前判若两人,让馥雅很是吃惊,孟祈佑想让馥雅当上蜀国的太子妃替自己夺回太子之位。晚上馥雅才知道原来公子是蜀国被废的太子孟祈佑。

  • 云珠给潘玉送来被子大潘玉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还要做皇后,让潘玉睡小床自己睡大床,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就在这时皇宫内传来有刺客的喊声,孟祈佑带人去捉拿刺客,刺客一路逃跑来到了潘玉的房间里,并把刀架在潘玉的脖子上,惊慌之中把房间内的花瓶打破了,刺客中了暗器,暗器上的毒发作便昏了过去,潘玉连忙把他给藏了起来。孟祈佑随及来到潘玉的房间里,看到地上的花瓶孟祈佑有点怀疑,不过还是被潘玉给骗过去了。 孟祈佑给母后禀报刺客的事情,母后怀疑这件事情跟孟祈佑有关以报复她废除自己太子的身份。母后一怒之下要惩治孟祈佑,下人康子极力替大皇子孟祈佑求情这才算了事。回去的时候孟祈佑换作一副老好人的形象安慰着康子,并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要做蜀国的皇帝。 潘玉给那个刺客救治的过程中,云珠一直在旁边非常关心,潘玉就觉查到这其中的内幕肯定不简单,刺客醒来后便走了。 孟祈佑来到屋子内里面已经有个头戴面具的人在那里等着他了,二话不说两人便打了起来刀光剑影,两人打了个平手,那个交面具取下来,原来是孟祈佑的父皇,几年不见父皇感慨道他的武功有长见,至于心里的恨,也只有孟祈佑知道有没有减少。 今天是所有的秀女跟太子初次会面的日子,潘玉素面朝天的就去了。大家走在去太子宫的路上,太子突然出来拿着弹弓射了起来。潘玉不服输便跟太子对射起来,康子跑过去告诉孟祈佑潘玉在宫中给惹麻烦了,过来一看太子跟潘玉正玩的兴起呢!就在其它的秀女说潘玉没有教养,要太子治她的罪时, 太子却喜欢上了她的这种性格。还约她明天继续在后花园玩! 皇后私下里调查潘玉的身份,只知道潘玉是县令的女儿,还让莞儿放机灵点去抢夺太子妃的位置。 皇后身边的下人把这件事情告诉莞儿,听得莞儿好像马上就要做上太子妃了。 深夜孟祈佑来到潘玉的房间里,告诉她今天的事情让她成了众矢之地,要她以后小心。外面突然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县令那边还在思念着潘玉这个女儿,突然进来了一队人马将两位老人家给抓了起来,关进牢房里用酷刑逼问他们潘玉的身份,二位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莞儿的父亲也私下里调查过潘玉的身份,知道潘玉并不是潘忠的真正女儿 潘玉身体感染风寒,云珠帮她去拿药,半路被人抓了去,孟祈佑来到潘玉的房间里,看潘玉昏倒在地上,便把她抱在床上。 云珠被带到了皇后那里,看到皇后便吓昏了过去。康子偷偷的将这事告诉了孟祈佑,潘忠夫妇被打的半死带到莞儿的寝宫里,莞儿一再让潘忠夫妇召潘玉并不是他们的女儿。,可是潘玉夫妇并没有召。

  • 杜莞仍然不肯放过潘忠夫妇,潘忠夫妇一口咬定潘玉就是自己的女儿。潘玉还生病躺在床上,姚姐姐匆匆忙忙的来到潘玉的房间里,大皇子立刻躲了起来,姚姐姐告诉潘玉要有大祸了,过一会就过来一队人马把潘玉带到了杜莞的寝宫里,看着潘忠夫妇被打成那样子,潘玉心里别提有多痛苦了。杜莞要拿滴血认亲来验证潘玉是否是潘忠的女儿,这时太子来了孟祈星来了,救了潘玉一命。 潘玉醒来第一件事就吵着要去救潘忠夫妇,大皇子孟祈佑把她给拉住了,潘玉苦苦乞求孟祈佑去救潘忠夫妇,可是在孟祈佑看来,潘忠夫妇他们都是自己棋子,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深夜牢房传来消息说潘忠夫妇死了,孟祈佑也感到事情有些蹊跷,康子一失口说“莫非是皇后娘娘”!太子为了照顾潘玉一夜未睡,早上太监把太子给传到皇后那里,孟祈佑一早来到潘玉这里,再次让潘玉认清她们的最终目的,云珠跑过来告诉她潘忠夫妇在牢房里服毒自尽了。 潘玉为潘忠夫妇烧着纸,云珠还在她面前说着大皇子孟祈佑的好,潘玉认为这一切都是孟祈佑造成的!杜莞也纳闷皇后娘娘为何要将潘忠夫妇赐死,原来皇后娘娘是怕万一潘玉真的是潘忠夫妇的女儿不知该如何收场,把潘中夫妇毒死了就死无对质。 为了博得太子的好感,杜莞在公公的建议下办一个观赏会。姚姐姐也在这次观赏会做着准备,正当不知拿什么好的时候,看到箱子里父亲生前留给自己的那把匕首,让她想起了父亲生前说过的话。 太子似乎对杜莞带来的珍奇古玩并不感兴趣,在潘玉的一番解说下立刻激起了太子的兴趣,连连为潘玉拍手叫好。当看到那支凤头钗的时候,让她想起母亲的身影,杜莞抢过潘玉手中的凤头钗准备占为已有,潘玉夺回凤头钗又打了杜莞一巴掌,杜莞立刻派人去抢,潘玉冒死也要护着凤头钗。 杜莞将这件事情告到了母后那里,皇后娘娘派白发女莫愁去把凤头钗抢回来,太子立刻去找大皇子让他想办法去救救潘玉。莫愁从潘玉手中抢过凤头钗,潘玉拿刀追了上去潘玉哪是莫愁的对手,这时禁卫军统领韩冥来了将凤头钗重新夺了回去,两人撕打了起来。 云珠嚷嚷着潘玉把麻烦给惹大了,自己也要受麻烦了。皇后大怒要将韩冥正法,韩冥正好过来了跟皇后娘娘讲道理,字字句句说的皇后无返口之力。皇后迫于韩冥的势力也拿他没有办法,这一切都如孟祈佑所料的一样,孟祈佑让孟祈星立潘玉为太子妃这样一来就可以保护潘玉,也达得到了他的目的。 云珠又在潘玉面前大吵大嚷的,潘玉知道这都是为自己好;云珠躺在床上睡得呼呼大响,谁知在床的下边有条密道,孟祈佑正好在密道里准备上来,被死死的给压住了。太子在皇后面前吵着要将潘玉立为了太子妃,皇后只让他先下去。

  • 孟祈佑要潘玉把凤头钗交出去,潘玉冒死保护的凤头钗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呢!潘玉跪下求孟祈佑帮自己保住凤头钗,孟祈佑告诉她国家父母的仇恨跟这凤头孰轻孰重希望她考虑清楚,为了报仇潘玉决定去跟杜莞认错。 孟祈星乞求皇后不要对大皇子那样,拿对自己一半的好去分给大皇子,谁知皇后娘娘大怒要拿大皇子开涮,杜将军看潘玉来认错了也让女儿杜莞就这样算了,可是那杜莞怎么可能善罢干休呢,让潘玉跪着来自己面前,并十倍的还她当初打自己的巴掌,看见潘玉腰间的凤头钗两人又抢了起来,还拿香炉打在潘玉的脸上,孟祈佑在门外也快看不下去了,关键时候皇后来了,杜莞这才停手;看着躺在地上的潘玉被打成这样太子心生怜惜直骂杜莞蛇蝎心肠,皇后做事更绝把凤头钗直接赐给杜莞,并想把她处死还好有太子一直护着她。 太子送潘玉回寝宫里,看着潘玉脸上的伤,太子直心痛要让御医来给她治病,可是潘玉却拒绝了自己能够治好自己。 深夜杜莞还没有睡在镜子面前自己展示着从潘玉那里得到的凤头钗,好生满意。 大皇子来到潘玉的房间看太子趴在潘玉的床前睡着了,恨自己现在的无能。杜莞还在炫耀凤头钗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杜莞惊慌之中撞到柱子上,昏了过去。 看着潘玉的脸成了那样,云珠还幸灾乐祸谁知自己的脸也也不到哪去,杜莞的脸也因为昨晚撞到柱子变得红肿,这正好被云珠无意间给撞到了,这下云珠别提有多高兴了。 潘玉自己给自己的脸涂着药膏,孟祈佑在旁边也心生怜惜,潘玉带着面纱去陪太子玩耍,孟祈佑在一旁吹奏着笛子;没几个月的时候潘玉脸上的伤便完全好了,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现在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没办法了,自己儿子心爱的女人,却不各该如何下手;莫愁愚钝皇后娘娘可以这样对太子却对大皇子如此狠心。 潘玉对着镜子却不知为何想起孟祈佑的样子,这时孟祈佑又从床下的密道里钻了上来,并把花公公也带来了;看到花公公潘玉比看到任何东西都开心,原来是大皇子买通了内务府安排花公公作潘玉身边的贴身太监。 花公公也感到意外感觉这是大皇子关心自己才这样做的;深夜大皇子却不知不觉对着潘玉的画像发呆。 潘玉带花公公来到房间里看到云珠;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大吵大闹的,潘玉只好在中间调停着。 太子来到大皇子的寝宫,看到桌子上摆着潘玉的画像;不知该如何解释时,太子却单纯的以为哥哥只是画画而已。

  • 太子乞求皇后立潘玉为太子妃,看儿子如此喜欢一个人,自己再不同意就说不过去了,便答应了太子的要求。太子终于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欣喜若狂。 皇后还命令莫愁看着那些秀女们,让她们不要去骚扰潘玉。皇后身边的太监将这个事情告诉杜莞,杜莞非常失望要去找皇后娘娘问个明白,被太监给拦住了:皇后娘娘的事说一不二,让杜莞私下里动手。 杜莞表面上装作来给潘玉赔理道歉,还带了谢罪酒;杜莞一共倒了两杯酒,其中的一杯有毒,并将有毒的那杯给潘玉,谁知潘玉早就看出来了,并当场揭穿了杜莞的阴谋。 皇后知道了这件事情,杜莞来给皇后认错,还在皇后面前大哭大闹的作不了太子妃就去死给皇后看看,皇后娘娘根本不说她这套。 太子带着潘玉画像来见母后,当见到画像中潘玉的眼睛,竟有些吃惊。太子跟潘玉商量着如何操办婚礼的事,并把大皇子给她画的画像给她看,看着那画像上的自己,让潘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并问太子要了那副画像。 夜晚皇后娘娘还在想着画像中那双眼睛,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当祈佑一岁的时候就被皇上给强行带走了,自己怎么苦苦哀求却还是没能把儿子留下来,在长生殿看到的那个女人和潘玉长的如此的相像,就是她把自己的儿子给抢走的! 皇后悄悄让莫愁去调查潘玉是如此被选进宫的,哪知潘玉进宫的那天正好是大皇子加宫的那天! 夜已深了大皇子还没有睡,正入神的画潘玉的画像就连皇后娘娘来了也没有觉察到!潘玉也想知道大皇子画这副画的目的,要找他问个清楚。皇后看着桌子上潘玉的画像,非常愤怒再一次质问大皇子跟潘玉的关系,可是大皇子什么都没有说,皇后将对那个女人的愤怒迁怒在潘玉身上,拿鞭子狠狠的抽打大皇子让他召出潘玉跟他的关系。这一切都被潘玉看的一清二楚的;如果死掉可以解母后心中的恨,大皇子可以选择去死掉。皇后发了疯似的冲进雨里,仰头大叫着曾经的那个佑儿在哪里!潘玉跑到大皇子的跟前,问她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可是大皇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迷糊中把潘玉错认成了以前养自己的母亲。 大皇子醒来看到这么晚潘玉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免得流言蜚语,让潘玉快点离开这里。 回去之后潘玉给大皇子配制药膏,并告诉花公公或许他们错怪了大皇子,其实大皇子并不是那种无情的人! 深夜静若来到大皇子的宫中,原来此次静若是以编排歌舞才进来的,并告诉大皇子派出去的暗探并没有找到马度云的下落,刘连城也在各国打听馥雅的下落。 杜莞跟几个秀女在花园转悠,看到皇后把只有皇族才能喝的银血燕窝送给潘玉,秀女的几句话便激怒了杜莞,杜莞便准备去潘玉。莫愁送来银血燕窝,潘玉并没有立刻接受。就在潘玉准备喝的时候,杜莞进来了将潘玉手中的燕窝抢夺过去,争夺过程一小心将燕窝撒了出来,云珠过来将剩下的银血燕窝给喝掉了,莫愁走后云珠刚喝的燕窝里的毒便立刻发作了,云珠疼的直在地上乱滚,还好在这之前喝了潘玉配的药才救了她一命。大皇子听说潘玉的宫中出事了,便立刻赶了过来。大皇子也没有想到已经答应立太子妃的现在皇后娘娘说翻脸就翻脸了。

  • 皇后还以为此次没有杀死潘玉会打蛇惊蛇,哪知道潘玉只身一人找到皇后对质,皇后让莫愁来审问潘玉并拿鞭子抽打潘玉,这时大皇子来了,说要替母后出气由他来审问潘玉,一鞭一鞭抽下去,大皇子自己也不忍心下手,但是要作戏给皇后娘娘看也只能狠下心来。潘玉被打昏了过去,这时太子来了,护住潘玉质问着母后和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对潘玉。 太子把潘玉带到自己的寝宫长生殿里,御医也说潘玉快没有救了,这时潘玉醒了叫花公公去拿冰魄雪魂霜,这或许能救她一命。康子把潘玉的病情告诉了大皇子,大皇子情绪失落道:潘玉的性命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现在由太子亲自照顾潘玉,任何人不得靠近,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没有办法。外面下着大雨,大皇子站在长生殿外或许这雨水能冲刷掉自己一些内疚吧。 潘玉终于醒来了,虽然现在很虚弱但小命算是保住了。大皇子已经站在那里一夜了,听说潘玉没死这才放下心来,刚走一步就昏了过去。 听说潘玉并没有皇后娘娘也感到很吃惊,身边的太监又怂恿皇后要去潘玉处死,皇后娘娘担心因为潘玉的事情影响自己的母子之情,要改变策略来对付潘玉。 太子亲自照顾潘玉,花公公也骂太子窝囊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这时皇后娘娘来了,太子连忙拿剑指着母后不让她靠近。太子跪下来恳求母后放过潘玉,潘玉更拿出宫来说事,皇后娘娘说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考验潘玉是否有这个能力做太子妃,还答应了太子他们的婚事。 宫中其它的秀女都拿潘玉的事作谈资,姚姐姐替潘玉维护着,还说即将举行的诗文大会才是选太子妃的真正机会。 太子找到大皇子跟他要个交待: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对待潘玉呢!另一方面感叹着如果自己是个平常百姓的人家该多好啊,那样就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去争取了。 潘玉通过用自己配制的药膏很快就好了起来,没有留下任何疤痕。大皇子从床下密道里出来说要准备将潘玉送也宫中,潘玉很不明白他们好不容易走到现在的地步,因为一个皇后的怀疑就将自己送出去,当初说好的交易现在又还毁。 潘玉怎么会轻意答应呢! 深夜两个黑衣人进入潘玉的寝宫中,说是要将潘玉送也宫中,这时花公公出手阻止了这一切。潘玉带着那个黑衣人找到大皇子要跟他对质,两个人现在彻底闹翻了,原来大皇子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有内情的! 潘玉的情绪现在也很低落,云珠哭哭啼啼的从大皇子那里回来说大皇子生病了快要死了,大皇子之所以要送潘玉出宫就是怕自己保护不了她了,那天大皇子抽打她也只是伤了皮肉,自己则内力的反噬身受重伤了。潘玉连忙跑过去看大皇子,大皇子不仅身受重伤还感染了风寒。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