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秀丽江山之长歌行 电视剧 热度 1977

原名: Singing All Long
别名: 长歌行;秀丽江山;秀丽江山长歌行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林峰 陈权

类型: 古装 / 言情 / 偶像 / 宫廷

简介: 讲述了东汉王朝开国皇帝刘秀和皇后阴丽华在云台二十八将帮助下创建伟业的故事。新朝年间,刘秀于长安太学求学之时,结识了邓禹、刘玄、冯异等少年才俊及童年的阴丽华,数年后,新莽暴政,天下大乱。由于王...展开
剧集列表 (共56集)
分集剧情
  • 滹沱河畔,王郎的邯郸追兵将刘秀一行数十人追至绝境。数千追兵在滹沱河畔冒头,纷纷叫嚣道:“莫跑了刘秀!”阴丽华犹如冰雪中矫健的飞燕,滑向河面中央。槊下浮冰垮塌,阴丽华堕入了河中,心脏在冰水的刺激下似乎停止了跳动,寂静而剔透的水里,逝去的亲人故友,曾经的金戈铁马,一幕幕在眼前闪过。邓氏劝说丽华,已过及笈之年,且求婚者甚众,也该考虑婚事了。阴丽华撒娇耍赖,推出大自己两岁的表姐邓蝉,表姐尚未嫁人,自己亦不急。邓氏无奈,只得派人将侄女邓蝉请来阴家,劝说丽华。远在长安的刘秀被一旁的严子陵嘲笑,这五年来学费饭钱都捉襟见肘,却还不忘买昂贵的丝帛,给丽华抄写先秦百家论著和兵书剑册。刘秀返回南阳途中,偶遇河北王族郭主和郭圣通母女被乱军头领吴汉打劫。刘秀仗义相助,令母女俩脱险。听闻刘秀住在邓晨家,邓禹高兴地赶来探望同窗好友。席间邓禹说起阴家选婿之事,得意炫耀,邓氏夫人和阴识已属意于他,娶丽华非己莫属,事在必成。见邓禹眉目间满是兴奋之情,刘秀有苦难言,郁闷至极。而屋外偷看邓禹的刘伯姬则嫉恨又焦急。

  • 入夜,善解人意的二姐刘元询问弟弟,二十多岁还不成婚,是否在等丽华?刘秀并未隐瞒二姐,坦言家中境况,根本无资格娶丽华为妻,况且当年阴识提醒过他,为让丽华忘记长安旧事,不要相见。三月三,上巳节,男男女女俱到河边游玩。阴邓两家携家眷在河畔聚会,踏青戏水。刘秀本想过河见丽华,不料悠悠古琴声响起,原来是邓禹抚琴,邓奉等族亲兄弟帮腔,吟唱起诗经中《关雎》,向丽华示好。得知邓禹在向丽华求爱,刘秀黯然止步。遥望上游的芊芊身影,刘秀心酸亦欣喜于丽华已长大成人,默念着《蒹葭》,黯然离开。丽华似有所觉,向下游看去,只见人头攒动,一个背影离去。邓禹于宗庙行庄重的冠礼,正式成人。冠礼之后邓禹向丽华正式求婚,丽华婉拒,坦言不想嫁人,对邓禹只有朋友之谊。自视甚高的邓禹碰了一鼻子灰,借酒浇愁。小邓奉猜测阴家姐姐崇尚墨家,必是喜欢那种豪侠义气,匡扶天下的大英雄,况且之前邓禹待丽华太好,不如离开一阵,兴许阴家姐姐就会后悔。邓禹也觉有理,负气未同丽华告别,便离家游学。邓蝉与丽华回阴家途中被流寇马武、王常、成丹劫持绑架以勒索。

  • 丽华慌不择路,不慎摔下山坡,被一大手抓住,不巧救她的人又是马武,丽华大叹倒霉,再度落入劫匪之手。刘縯有心招揽马武三人,无奈,马武深恶豪族子弟,一口回绝。刘縯大怒,要将他们送交阴家时被刘秀劝阻。刘秀认出马武就是当年建章宫的刺客,相信马武并非存心为恶,将三人放走。离别时,马武方认出刘秀就是当年救自己的恩人,羞愧不已,矢志来日以命相报。丽华询问兄长刘家大哥的名字,得知是刘縯,顿时愕然,那谁是刘秀?阴识望着妹妹:方才那人不就是刘秀刘文叔?丽华揭开车帘回首眺望,茫茫麦浪在风中翻滚,刘秀的身影已趋于模糊,丽华终于想起,刘秀便是十一岁那年,千里迢迢,背自己回阴家的文叔哥哥。阴丽华返家后几次想偷溜出家去见刘秀都被兄长拦阻。邓蝉前来探望,告知因被绑架一事,邓家逼自己出嫁,哥哥邓晨已将她许配给宛城士族公孙家。丽华愕然,约出大哥阴识,让邓蝉剖白心迹,莫错过情缘。阴识仍旧态度冷淡,表示恭贺之意便要离开,绝望的邓蝉生出勇气,从背后抱着阴识的腰,恳求表兄娶她。而阴识虽喜欢邓蝉,却因不想委屈她做妾室而狠心拒绝。

  • 远在舂陵的刘秀坚信与丽华缘分未断,并认为反莽时机并未成熟,劝说兄长刘縯耐心等待总有一日大展宏图。岁月匆匆转眼便是地皇三年,关东灾蝗病疫流行,被新军战败的绿林军分支下江、新市义军转战入南阳郡,为原本饥荒遍野、民不聊生的南阳雪上加霜,带来更大的混乱,然而阴丽华已不再是三年前那个跳脱任性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专心习武研究兵法,分析阴家影士收集来的情报消息,静观天下局势为无法逃避的战乱做应对准备。丽华以沙盘推演之术与阴兴模拟城郭攻防战。丽华教训弟弟,再厉害的进攻之策和防守之术都要顺应战事变化,否则便是纸上谈兵。兄长阴识前往长安游学未归,你暂代家主之位,若有人如我这般攻打阴家,你如何守城保护族人?被姐姐揶揄一番,阴兴懊恼离去。丽华唏嘘阴兴与邓禹一样,自恃聪明看轻实战。长安阴识正在纳言将军严尤家中做客。席间大司徒王寻与严尤说起南阳郡刘室宗亲不安份,尤其有个叫刘縯的人,应严加提防。阴识留心不动声色。严尤唤来家养的舞姬为王寻表演乐舞。丁柔舞姿动人,而冯异作为严尤幕僚旁坐,俩人视线相交,眉目传情。

  • 丽华记起了许多与刘秀在太学中的往事,但大多都是零散细节,而父母因何亡故,为何离开长安等前因后果仍记不清。为寻回记忆,也为再见刘秀一面,丽华心生一计,让邓奉帮忙骗住阴兴,又让阴就假扮作她,自己则装扮成家仆,混出阴家。丽华访邓家,没见到刘秀,却撞上了刘縯。误会丽华是贼,俩人交手,竟是旗鼓相当,不分高下。邓晨闻声赶到,发现是丽华,忙分开二人,唤出“阴姬住手”。丽华尴尬,为掩饰身份,自称“阴戟”。刘縯向来重英雄惜好汉,将丽华视为朋友。刘元深知弟弟刘秀对丽华的一片心意,为撮合两人,私底下告知丽华刘秀去了宛城一事。丽华来见表姐,发现两名妾侍对邓蝉冷嘲热讽,而邓蝉只是隐忍受气,当场大怒,邓家是仕宦之家,邓蝉又是正室夫人,岂能让妾欺负。邓蝉竭力息事宁人,而胭脂则向丽华诉苦,若非邓蝉是邓家人,且又怀孕,只怕在公孙家早无地位。丽华不解,表姐受了委屈为何不告诉邓晨。

  • 邓蝉苦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想为娘家添麻烦,况且丈夫娶妾也是她同意的。丽华愕然,终明白邓蝉早在出嫁时,心已成灰。丽华去宛城邓府找刘秀却再次扑空。仆人告知刘秀一早便被宛城望族李通请去做客。丽华满心失落正要离开时,邓晨与刘縯赶到,听闻刘秀去了李通家,脸色大变。原来刘縯曾杀了李通的亲戚,而刘秀此时去李家,只怕是中了陷阱,将遭报复。丽华大惊失色,当即前往李家寻刘秀通风报信。李家是当地豪门,邓晨出面到李府要人。无奈守门家奴拒不通传,也不让通行。丽华更觉不妙,担心刘秀安危,逐翻墙而入。李通之弟李轶鼓动,劝刘秀回去说服刘演一同起兵,匡扶汉室。刘秀心知此刻须得谨慎行事,遂婉言拒绝。李轶百般游说无用,大为恼火,正要翻脸时,木窗被踢裂,丽华闯入,执剑相向。再度与丽华重逢,刘秀意外又惊喜。刘秀与阴丽华两人河边漫步,百感交集。刘秀心感苦涩,丽华问起父母之事。刘秀因承诺过阴识,不想丽华忆起悲伤往事,含糊其辞。丽华再三追问,都被刘秀回避,大失所望。刘秀将李通之事告知大哥刘縯。

  • 丽华随刘縯、刘秀来到蔡阳。刘縯召集亲信好友及门客,分头准备,招兵买马,置办兵器。丽华帮忙训练兵士,因个头小,且无盔甲及兵器,被刘稷等人嘲笑,指阴家儿郎如此瘦小,怕连鸡都不敢杀。丽华气结,与刘稷相斗,数招间制伏刘稷,刘稷一向勇猛刚烈,不服再打,竟毫无还手之力。众人至此对阴戟刮目相看,再不敢轻视。而刘秀微笑看着丽华,更为欣赏喜爱。刘縯赠盔甲与丽华防身,刘秀则送给丽华一把特制的环首剑。兄弟俩一片爱护之心,令丽华感动,拱手相谢道:追随左右,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刘縯大笑,勾住丽华的脖子,豪爽承诺:来日匡扶汉室,封侯拜相,绝不亏待阴戟兄弟。对兄长的粗线条,刘秀啼笑皆非。而刘伯姬听闻刘稷说起阴家小子厉害,好奇来看,发现了‘阴戟’即是丽华。

  • 刘伯姬因邓禹之事一直厌恶丽华。不想丽华与哥哥们有牵扯,伯姬寻机挑衅讥讽,均被机智聪明的丽华驳倒。李轶见伯姬貌美,大献殷勤,并向刘縯暗示结亲之意。刘縯正为起兵之事烦心,推诿敷衍道大事未成,来日再说。李轶悻悻不满。刘縯视丽华为肝胆相照的兄弟,信任有加,不拘小节。刘伯姬借机挑拨,提醒刘縯之妻潘氏,丽华身份不明,恐为奸细。潘氏心生疑窦,趁丽华避开众人沐浴时,险些发现丽华的女子身份。幸有刘秀及时劝止,并言丽华是自己少时便认识的故交,解去丽华身份之危。而丽华气恼伯姬挑唆,呵斥伯姬小人行径,枉为刘家女儿,更不配胸怀坦荡的邓禹。伯姬反驳不得,恼恨万分。

  • 刘縯与刘秀准备在母亲的寿宴上游说众族亲起兵。不想伯姬借舞剑祝寿之际佯装失手,划断丽华的发带,拆穿其女子的身份。丽华难堪至极,百口莫辩时刘秀忽然上前,拉住丽华的手跪在母亲面前,当众剖明心迹。寿宴后阴丽华感激刘秀为自己解围。刘秀却道并非解围而是真心。丽华一怔,刘秀欲挑明对丽华的感情,忽然有人断喝:“刘秀,你敢谋逆作乱!”刘秀丽华勃然色变,幸亏冒出的人是风尘仆仆的严子陵。子陵正色道,李通之父李守已将你们三家起义之事告密,李守被杀,长安派兵而来大祸临头。刘秀带丽华躲过追兵,四处寻找李通和邓蝉下落。胭脂将丽华带到废屋,内里是将要分娩的邓蝉。邓蝉恳求丽华带自己回新野,便是死也要见到亲人。出城时有守城兵士认出邓蝉。半路上马车颠簸邓蝉临盆丽华被迫停下,然而捉拿邓家同党的新军追来。邓蝉含恨而逝。眼睁睁看着亲人在血泊中挣扎无力挽救,丽华大受刺激,终忆起8年前母亲卫悦和父亲惨死一幕。这时几个新军散兵发现丽华和邓蝉的尸体。新仇旧恨丽华陷于疯狂,夺剑第一次杀了人。新兵不敌丽华,竟以毁邓蝉尸体做要挟。

  • 幸有一落魄路人拔刀相助,此人却是久违的刘玄。李轶家被灭门,而堂兄李通又下落不明,急需靠山。李轶对刘伯姬更是大献殷勤,并投其所好,数落丽华不是,言其害刘秀现在都没从宛城回来。刘伯姬被挑唆,找丽华麻烦。丽华顾大局不予理会,伯姬不依不饶,羞辱丽华。刘縯大怒,怒打妹妹一掌。伯姬愕然,兄长竟然维护外人?刘縯却道,不管丽华是阴姬还是阴戟,她舍千金之躯,随他出生入死,便是他刘縯的兄弟,任是刘伯姬也不得羞辱。刘伯姬气恼而走,丽华对刘縯更为敬重。刘縯决定于舂陵起义,刘氏宗族不少人顾虑重重,更有刘良等族中长者指责刘縯此举,是害了刘氏家族。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