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的团长我的团 电视剧 热度 1762

原名: My Chief and My Regiment
别名: Soldiers And Their Commander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9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康洪雷

类型: 战争

简介: 在一个离中缅边境不远叫作禅达的地方,一群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出身不同身份甚至是不同政见的溃兵和百姓,因为种种命运际遇的原因而相会于此:北平人孟烦了、军医郝兽医、湖南兵不辣、上海军官阿译、东北佬...展开
分集剧情
  • 1941年秋,一伙国民党溃兵且战且退,逃到了滇西南的小城禅达。他们中,有北平人孟凡了、上海人阿译、东北大兵迷龙;还有要麻、豆饼、蛇屁股、康丫、兽医郝大叔等。这群操着东西南北不同方言的士兵们在一所破败的收容所里瘫着、饿着、病着,哀嚎着,每天想着的就是吃顿饱饭。阿译是他们中唯一的军官,一个少校。可他却是个从未打过仗的军人。只有阿译,还企图收拾起残局,让这些溃兵相信自己还是军人。

  • 要打仗了,去缅甸。第一个反对的是迷龙。这个东北兵仗着人高马大,在收容站里独占了一间小屋,搜罗了一些战利品做起了买卖。也许是怕溃兵们走了自己没了生意;也许是看透了战争,怕弟兄们当了炮灰,他把收容站的大兵们逐个暴打一遍,不容许他们参加虞啸卿的川军团。可是没人听他的。连瘸了腿的孟烦了都在央求郝军医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因为,川军团是不会招一个瘸子兵的。

  • 孟烦了们爬上了美国盟友的飞机。之前他们被命令脱掉了衣服,押运队的人说到了缅甸,英国人会给他们衣服,美国人会给他们发枪,而现在国军能给的就是个呕吐袋。第一次坐飞机的体验还没来得及消化,日本战机的炮火转瞬就笼罩了他们。飞机拖着浓烟坠落在缅甸的丛林里,在他们掩埋殉难的战友和美国飞行员的时候,一个日本兵跑了过来。日本兵看见他们在飞机旁搬搬运运,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缅甸盟友,还起劲地夸着他们干得好。

  • 自称团长的家伙把他们带出了板房,他们看见四个日本兵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那其实是团长打死的,他们后来才知道,团长的飞机平安降落,他带着几个人到处寻找中国军队,循着枪声找到了这里。他穿插迂回让大部的日本兵追向别处。他命令孟烦了脱下缅甸布,宁可穿回裤衩,因为这样战死的时候就能和中国人埋在一起。他自己也脱下了满是血污的校官服,然后命令士兵盖在战死的同胞身上,因为他们是中国人,不应该衣不遮体地被埋葬。

  • 新的队伍里有不辣,大家松了一口气。原来不辣的飞机安全着陆,他换了武器装备,编入了新的队伍,正在密林里巡逻。不辣们起码带来了干粮,可以安抚一下早就空空的饥肠了。可不辣们脱下自己的军装准备给这些赤膊的战友们穿上时却遭到了他们的拒绝。这时候,赤裸着战斗其实已经是他们的标志与骄傲了。和日军的战斗由此开始。川军团打出了名声,被日本鬼子一直追击的英国军队居然认为这支英勇善战的部队是日本人,他们打着白旗投降。

  • 英军的古板和傲慢,让缺少弹药的川军团陷入了绝境,龙文章知道这一次凶多吉少。果然,失去了英军的策应,日本人迅速出击,龙文章决定放弃守卫机场,全力撤退。失去了川军团的机场防卫一触即溃,守不住的英军干脆投降了。川军团在龙文章的督导下迅速撤离,可路途中还是遭遇了日军主力。川军团付出了四十人阵亡的代价,逃了出来。不幸的是,四川人要麻永远地留在了缅甸的丛林中。

  • 女人的承诺给了迷龙莫大的欢喜。他立马搜集出所有的工具,锤子斧子刀子锯子钳子。他跨步走向山间,嘿嘿呦呦地砍起树来。紧接就是拆散了原来心肝宝贝一样护着的箱子,让弟兄们帮他拔钉子。砍树、拔钉子、做楔子、钉棺材、挖坑。几乎是瞬间,迷龙在大家的帮助下就做好了一切。女人多少有些快乐地看着,女人从此认定了迷龙是个伟岸的男人,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 日本人的追兵从未停止追击,他们的飞机抢先炸毁了行天渡,川军团陷入了绝境。怒江对岸,驻扎的中国守军是师特务营,望远镜中可以看到,他们正对先期过江找船的迷龙核查身份。迷龙仍在接受盘查,看得出,中国军队并不信任他。西岸的阿译带头唱起了救亡的歌曲,并指挥大家一起唱,龙文章发现一些日本人混在其中,企图混入对岸。龙文章迅速组织自己人,一对一的挨近日本奸细,将其制服。

  • 更多的日军驰援过来,从日到夜,他们连番向川军团发起了十三次进攻,他们用上了七五山炮,甚至用上了毒气弹。由于川军团的死顶,现在的江面早已平静。桥已经塌了,缆索已断,筏子早已不知影踪,川军团已经回不去了。炮火一个劲地轰炸着,第十四次冲锋已经开始,川军团开始撤退,紧接着又反冲锋,就这么来回拉锯着,川军团的阵地仍然奇迹般地没有失守。

  • 日本兵在中国军队的炮火中狼狈不堪。已经视死如归的川军团叫着、骂着、笑着看着日军也和他们的过往一样血肉横飞,孟烦了喊着,让弟兄们准备战斗。可孟烦了的屁股上却挨了重重的一脚。川军团一路狂奔来到了江边,他们跳上唯一的筏子,顺水飘向东岸。可惜弹药手豆饼被冲下了江水,生死不明。孟烦了和东岸的虞啸卿都无法了解龙文章,这位请求炮火支援、摆出决战架式的团长却巧妙地借火逃生,他的战术骗过了所有的人,甚至包括敌人。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