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红高粱 电视剧

Red Sorghum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4

语言: 国语

导演: 郑晓龙

类型: 农村 / 爱情 / 剧情

简介: 20世纪30年代初,山东高密地区土匪横行,民不聊生。东北乡破落地主家19岁的女儿九儿,被贪财的父亲许给了麻风病的酒坊主儿子单扁郎,孔武有力的杠子头余占鳌喜欢九儿,杀掉了单家父子,九儿和余占鳌开始了...展开
剧集列表 (共60集)
分集剧情
  • 上世纪三十年代,山东高密县土匪横行、烟馆林立,民不聊生。行伍出身的新县长朱豪三携夫人孙大脚及随从来高密上任。就任第一天即遭到当地匪首“花脖子”的暗算,朱豪三当场颁布第一道政令:剿匪。高密东北乡平安镇破落地主戴老三的女儿戴九莲(九儿)与高密县工商会会长张继长的儿子张俊杰从小青梅竹马,俊杰从青岛学习归来,立刻去找心上人九儿。戴老三嗜烟好堵,为了钱,卖了房子,还把九儿母亲卖给了杠子班老板曹二老爷。九儿求俊杰家筹钱赎回母亲,却亲眼看到母亲上吊自杀。情急之下,九儿打算烧了曹家的房,却被杠子夫余占鳌拦了下来。混乱之时,县长朱豪三恰巧路过,九儿急报冤情,朱豪三当着众人的面当场断案,并惩罚了曹二老爷和戴老三。为了得到厚礼,戴老三不顾九儿的反对,执意要把她说给镇上的酿酒大户单廷秀的患有麻疯病的儿子单扁郎。九儿找到俊杰告诉他父亲要卖自己的消息,俊杰提议和九儿私奔,两人甜蜜跪地,宣誓要成为夫妻。离别前,俊杰告诉九儿明日晚十点两人在城外大树后见面,一起逃到青岛。

  • 九儿因和俊杰有了约定,心里轻松了很多。朱豪三上任后为民解决大小冤情忙得不亦乐乎。高密县近来旱情严重,杠子班老板曹二老爷答应张继长把庙里的“龙王爷”抬出来求雨。杠子夫余占鳌带着四奎等一班兄弟接了这活。朱豪三闻讯赶来,怒吼张继长等人,说求雨是封建迷信行为,要炮轰龙王。朱豪三这么一吼,天空中立马飘下了雨点,百姓们纷纷跪地对着“龙王爷”喊“龙王显灵”。面对高密县严重的匪患,朱豪三命令张继长等人三日内向自己汇报土匪头子花脖子、黑眼、冷麻子等人的行踪。俊杰无意中向病重的母亲透露了自己要和九儿私奔的消息,并求母亲保密。但为了留住儿子,俊杰母亲第一时间把私奔的消息告诉了丈夫张继长。张继长得知儿子要和九儿私奔,他想到花脖子之前表示喜欢九儿,于是和俊杰母亲联手演了场苦肉计以稳住俊杰,并从俊杰口中套出了与九儿约定的暗号。

  • 张继长把九儿跟俊杰见面的地点和暗号告诉了花脖子。俊杰母亲担心九儿的安危,偷偷差人给朱豪三送了封信,希望朱豪三带兵去剿花脖子。满心欢喜的九儿准时到达了见面地点,却被花脖子派人绑走。朱豪三带兵赶到却扑了个空。九儿被人五花大绑带到了花脖子的匪巢,仰慕九儿已久的花脖子打算连夜摆宴席与其成亲。朱豪三剿匪扑空,气得去张继长家理论。俊杰这才知道父母欺骗了自己,对父母失望至极,执意要去救出九儿。九儿以死相逼,不愿对花脖子就范。花脖子却告诉九儿,是张俊杰出卖了她,九儿震惊。张俊杰孤身来救九儿,花脖子当着九儿和众人的面,让俊杰承认是他告的密。俊杰为保父母名声,只能违心承认是自己一时说漏了嘴。九儿误会俊杰,痛彻心扉。她想了很久,决定自保。九儿给花脖子出主意,让他借绑票之名同时敲诈张继长和戴老三。余占鳌和四奎到匪窝送粮时,发现了九儿,他跑到朱豪三处报信儿,打算救九儿出来。

  • 九儿给花脖子出主意,以为可以自保,却不知花脖子拿了钱并不打算放她走。余占鳌和四奎带着朱豪三的部队来到花脖子的匪巢。趁乱之际,余占鳌扛起九儿逃跑。朱豪三没抓到花脖子,烧了他的匪巢。九儿没想到余占鳌真的来救自己,内心有一丝感动。余占鳌把缴来的匪一半收编,一半处死。张继长为救儿子损失了几千大洋,气不过跑到朱豪三处状告九儿通匪。九儿被带到县衙,将自己被人出卖惨遭绑架之事告诉了朱豪三,并说出了自己为求自保不得已给花脖子出主意的苦衷。

  • 高密县酿酒大户单家的单老二、单老三一直觊觎家中三十里红的酿酒秘方,听说老大单廷秀为儿子单扁郎说的媳妇九儿被土匪花脖子绑走,便跑到家中闹事儿。单廷秀好容易稳住他们后,找到自己的大儿媳妇淑贤抱着牌坊嫁到单家商量对策。淑贤考虑到单扁郎的身体逐步恶化,建议尽早把九儿娶回家,以免夜长梦多。余占鳌的母亲守寡多年,近来常和一个姓胡的郎中私会。余占鳌不胜其烦,只得躲到兄弟四奎的家里避嫌。俊杰得知九儿真的要嫁给麻风病人,连夜跑到戴家让九儿跟自己走。心灰意冷的九儿表示自己宁愿嫁给麻风病人,也不愿再相信俊杰。接新娘子的日子到了,九儿离家之前告诉哥哥,永远不要指望别人,过日子要靠自己。九儿上了余占鳌等人抬的花轿,路上,余占鳌等人使尽花招颠着坐在骄中的新娘九儿。

  • 九儿跟公鸡拜了堂,草草嫁入单家。新婚之夜,可怜的九儿远远地躲着奄奄一息的新郎,既害怕又担心。为了孝顺自己的娘,余占鳌在街坊四邻的议论声中,厚着脸皮修好了胡郎中和母亲私会的必经之路。半夜,胡郎中离开时说了伤害余母的话。余占鳌气不过,跟着胡郎中来到小树林,二人厮打,胡郎中不慎一头碰在刀上当场毙命。翌日,百姓发现了胡郎中的尸体并报了官,朱豪三带人前去勘察现场。心烦意乱的余占鳌跑到饭馆啃羊腿,随后在九儿回娘家的必经路上,蒙面拦下九儿,把她扛进了高粱地,被爱压抑许久的他想要占有九儿,九儿奋力抵抗。

  • 淑贤差人把回门儿的九儿请回家。听闻噩耗赶来的单家两兄弟一进门就嚷嚷着分家产,想把酿酒秘方抢到手,幸好淑贤早有准备,以九儿嫁入单家能生育为由,打发走了二人。余占鳌因胡郎中的死不愿回家,去四奎家住下。淑贤和九儿商量后续怎么过日子,淑贤告诉九儿,单家往后就指望她们妯娌二人,期间淑贤不顾颜面直接问九儿新婚三日是否跟单扁郎同房的情况。九儿碍着面子草率地应承下来。

  • 淑贤看到自己不在的日子,九儿不仅把单家管理得井井有条,还赢得了罗汉等人的称赞,心里很不舒服,言语之间透着醋意。四奎跑到单家告诉九儿三日后余占鳌将被处死的消息,希望九儿能救余占鳌一命。九儿表面回绝了四奎,心里却想着怎么救人。淑贤在一旁提醒九儿,不要因为救人坏了单家的名声。余占鳌在死牢里越想越窝火,直喊冤枉,否认自己杀害了胡郎中,但为时已晚。行刑前一天,四奎再次来到单家请求九儿出面救余占鳌一命。淑贤劝九儿三思,她觉得女人没了名节,生不如死。九儿却认为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行刑当日,余占鳌坚决不跪,死不认罪。

  • 余占鳌母亲被朱豪三收监候审。事后,九儿感谢淑贤为余占鳌喊冤,淑贤却告诉九儿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她肚子里单家的孩子。余占鳌半路上又截住了九儿,激情过后,九儿提出分手。俊杰试图向九儿解释之前的误会,九儿告诉俊杰自己最看不起跟在女人屁股后面的男人,希望大家往后各走各的路。单老二单老三因九儿刑场救人,跑到单家闹事。二人走后,淑贤气急掌掴了九儿,她告诫九儿要想留在单家,就要断绝跟余占鳌来往。俊杰找到余占鳌要跟他决斗,却被打得遍体鳞伤。

  • 余占鳌打算单干,弟兄们纷纷表示要跟他一起走,开业当天,余占鳌给兄弟们立下了规矩,扛活可以,但不能撬曹二老爷的生意。很快,余占鳌的杠子班就接到了订单。九儿不负众望怀上了孩子,淑贤认定是单家的种,让九儿安心养胎。俊杰之前被余占鳌打得卧床不起,九儿到张家探望,俊杰母亲告诉了九儿花脖子绑票的真相,让九儿不要记恨儿子,九儿伤心不已,只能认命,自己和俊杰有缘无分。单家找来一个叫恋儿的丫头照顾九儿的身体。谈话间,九儿得知恋儿跟自己一样都是苦命的女子,决定把恋儿留在身边。恋儿聪明伶俐,深得九儿喜爱,两个女孩私下里更是以姐妹相称。不料,恋儿的哥嫂听说恋儿到单家当了丫鬟,跑到单家要人。淑贤打算赶恋儿走,但九儿知道来人的目的就是要钱。果然,恋儿哥嫂开口就要一百大洋,少一个子儿都不放人。九儿仗着肚子里怀着单家的孩子,坚决让淑贤出钱留住了恋儿。为了单家的种,淑贤不得不出了这笔钱,至此,淑贤与九儿之间矛盾进一步加深。

演职员表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