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一世牵挂 电视剧 热度 1225

地区: 内地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李彬

类型: 家庭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解放军某部营长石峰所在部队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突然得知妻子高晓云早产的消息。石峰赶到医院妻子已产下一男婴,而这天刚好是一九五九年八月一日,孩子出生时候的重量也正好是八斤一两,故取名“八斤”。 一直以来,想着多子多孙的石峰看着第一个孩子的降临,美的合不扰嘴,他从营里找来一个战士急着给儿子做婴儿床,可是,石峰不理解为什么床上还要加盖子,问清缘由后才知到火栓原来是一个做棺材的,一气之下,他将火栓轰了出门。 妻子产后无奶,石峰去医院给妻子买催奶药,恰逢一疯女子挟持一个中年妇女的婴儿,正在门诊楼的天台上纠缠,中年妇女看着疯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欲跳楼,痛不欲生,情况十分危急,正巧赶到的石峰急中生智,巧妙的用调包的方式将疯女人吸引开,解救了这对母子。疯女人打开石峰递过来的襁褓,发现襁褓中原来包的是一个暖瓶。二话没说上去揪住石峰就厮打起来,幸好女人的丈夫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厮打。石峰始料不及的是站在面前的这位军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恩人梁步贵。当石峰追问梁步贵疯女人是谁时,梁步贵说是他一个远方的亲戚。 在医院里生死战友不期而遇,让石峰欣喜若狂,而梁步贵却发愁如何面对自己的战友,这么多年,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战友,目的是怕石峰思想上有压力。 这天,梁步贵像往常一样正在给妻子做着午饭,邻居翠仙突然敲门,悄悄告诉冬柳抱了别人的孩子,被送到了派出所。

  • 石峰满以为疯女人真是梁步贵的表妹,当他再次来到梁家时无意中发现了冬柳与梁步贵的结婚照,才意识到梁骗了他。当他追问冬柳梁的去向时,冬柳却告诉他梁步贵被派出所抓走了。在派出所门口,梁步贵被石峰堵了个正着,在石峰的追问下,梁步贵终于说出了隐情:他和冬柳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冬柳特别喜欢孩子,多次求医未果,就抱养了一个男孩,谁知道养了一年多,孩子的家人执意把孩子要了回去,孩子的离开对冬柳打击很大,让她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半癫半疯的样子。当得知战友是因那次在战场上,为救自己负伤失去生育能力时,石峰不禁愧疚万分。冬柳病情越来越重,经医生诊断,她患的是妄想形精神分裂症,无论何时,只要看到孩子她总会幻觉成当年被抱回去的儿子晓天。 为此给梁找了不少的麻烦。梁虽带她去医院看了多次,但没有好转。梁步贵为了防止冬柳再去骚扰其它孩子,只好把冬柳锁在家里。一天,梁步贵使尽浑身解数,让冬柳吃药,冬柳就是不依,梁步贵让冬柳吃的药是治疗精神疾患的药物,而冬柳错认为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明明丈夫有问题,为什么偏偏让自己吃药,梁步贵顿时感到像秀才遇到兵一样,有理说不清。最后,无奈之下,只好陪着妻子一同将治疗精神疾患的药物吃了下去。梁步贵回到营里工作,感到头重脚轻,原来,他吃下的药物有催眠作用,昏昏欲睡中,梁步贵竟耽误了团里重要任务,与此同时,被锁在家的冬柳因不慎引起了火灾,烧伤被送进了医院。梁步贵惊魂未定却又传来了坏消息。团里处理梁步贵立即转业,闻讯赶到医院的石峰,让疯癫发作的冬柳又来了个下马威,看到处在两难竟地的梁步贵而自己又爱莫能助,愧疚之心,涌上心头,他深深意识到,造成今天梁步贵今天生活的人正是自己……

  • 在石峰的努力下,一个叫喜梅的乡下女人,愿把刚出生的孩子送人,石峰兴致勃勃地来到梁家,但冬柳疯癫的样子让喜梅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梁步贵看到冬柳抱着喜梅的孩子,不由得憧憬着未来的美好。可是,喜梅突然反悔,声称,这个女人有病,孩子不能给了。喜梅和冬柳为了抢孩子动起手来,梁步贵只好连哄带骗,将情绪激动的冬柳安抚下来。可是,当冬柳发现孩子又回到喜梅手中后,她歇斯底里的发作让喜梅彻底断了念想。没想到没帮上忙,反而刺激了冬柳,回到家中,石峰的心情无法平静,他萌生了把自己的孩子给梁步贵的想法,他试探性的和妻子商量把孩子给梁步贵,结果遭到妻子的强烈反对。为此事让妻子轰出了家门。 当石峰再次来到梁家,正赶上冬柳发病,一进门,冬柳便毫不客气地拽住石峰纠缠。看着无理的妻子胡闹,梁步贵上去阻挠,冬柳一气之下将怀中的布娃娃塞到灶膛里。眼前的一幕,让石峰顿时放弃把儿子给她的想法。 距梁步贵离开部队的时间不多了。石峰决定在家为梁步贵送行。当梁步贵带着冬柳来石峰家后,冬柳的表现让在在座的人吃惊。她的言谈举止;神色仪表落落大方,让人无法感觉冬柳是一个精神受过刺激有病的人。

  • 两家人在和谐的气氛中正吃着饭,可是里屋的“八斤”传出了哭声,孩子的哭声刺激了冬柳,冬柳将晓云怀中的孩子误认成当年的晓天,一把将孩子夺过去,死活不肯还给晓云。梁步贵见此情形赶紧制止。冬柳却依旧痴痴地抱着孩子不撒手。并声泪惧下跪在地上央求晓云,冬柳的变脸,让高晓云不知所措,梁只好强行拉着冬柳离开。好端端的一顿饭,被冬柳搅了局,石峰为此再次陷入到内疚和痛苦的煎熬之中。 车站候车室,冬柳趁梁步贵买水之际,再次强行抱走了旅客的孩子,孩子的父亲认为冬柳是人贩子,于是,带人追打,为保护冬柳,梁步贵遭众人狂殴。幸好石峰赶到,才解救了夫妻二人。 回到家中,一次次灵魂的撞击和看着梁步贵一幕幕痛苦的煎熬,石峰终于下定决心,他要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石峰在妻子的粥里放了安眠药,趁高晓云沉睡之际,石峰抱起儿子,来到车站,将儿子交到梁步贵手中,梁步贵无法接受战友如此厚重的情份,石峰却毅然地说,儿子是你的了,今生今世我绝不相认。

  • 得知丈夫瞒着自己把儿子送给梁步贵,高晓云疯一样的哭喊着质问石峰,他在妻子面前,一言不发,任其随意辱骂撕扯。 火车上,冬柳对八斤视若珍宝,为能让一位正在哺乳的妇女给自己的孩子喂奶,冬柳虔诚地站了几个小时求人喂自己的孩子。她的执着最终打动了那对夫妇,妇女的乳头刚刚伸进孩子的嘴,饿了一宿的孩子立刻破啼而笑。 痛苦万分的高晓云一直逼问丈夫孩子的下落,在她四处寻找梁步贵时,石峰却早已提前封锁了所有消息。 为了寻找梁步贵,高晓云不辞而别只身来到南州,可到了军转安置部门却没查到梁步贵这个人,当她沮丧的想离开南州时又发现钱丢了,无奈之下只好当掉毛衣才凑足了车票钱。

  • 为惩罚石峰高晓云不做饭,不洗衣不理睬石峰甚至还烧了石峰视为生命的军功章。 梁步贵带着妻儿来到南州机械厂任厂长,他给孩子也起名叫晓天,冬柳因有了晓天病情大为改善精神趋于正常,梁步贵一家享受到了久违的幸福。 高晓云来到校长家诉说石峰送孩子的事,突然深感不适,恶心呕吐,她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再次怀孕了。回到家中,高以肚子里的孩子为条件,逼着石峰说出八斤的下落。否则三天后就去医院人工流产,石峰没料到妻子竟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自己,他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是好。 高晓云给石峰规定的期待限到了。石峰仍态度坚决,拒绝说出儿子的下落,为报复石峰,高晓云竟然去做剧烈运动,结果从高处往下跳时孩子真的流产了…… 得知孩子没了石峰难掩震惊与失望,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位失去理智的妻子…… 石峰跟高晓云也踏上了转业的行程,银城火车站,厂里派来接站的刘闯刚刚接到石峰夫妇,石峰却被两个公安干警以偷窃为由,要他到公安局接受询问,石峰不解,可令人奇怪的是失窃的钱包竟在石峰的衣兜中找到了。就这样,两人被带到了派出所。

  • 真正的窃贼被抓到了,但石峰“偷窃”的事仍然在厂里不胫而走,不明真相的工人私下议论着这个“三只手”的厂长,上级部门也因此延缓了石峰的任职,石峰怎么也想不到厂长没当上,先把人格给丢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石峰的任命就像家里的像框被挂在墙上一样,无人问津。不管怎么说好事多麿。石峰终于被上级部门任命为东风机械厂的厂长。 可是,石峰上任第二天,麻烦事就接踵而来。厂里的一批产品被退了回来,在总结会上压不住火的石峰不但暴了粗口,还一气撤消了副总工程师的职务。在场的人,被他这果断、快捷的工作方式所震惊。在座的人都投来了佩服的目光。 祸不单行,刚刚处理完产品的事,秘书刘芳就急匆匆告诉他,距厂里二十公里的工地上挖出一枚炸弹,这一消息让在场的人都十分紧张。在排弹现场石峰临危不惧,果断有效地指挥让众人折服,在排弹现场和专家们同生死共患难的无畏精神,赢得了大家的拥戴。眼看拆弹就要结束,可是炸弹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 石峰担任厂长后遇到的问题不断。六车间的一台车床坏了,可是几天来谁也修不好。为了不影响生产,副厂长雷大川只好硬着头皮来请在家装病的三魁。 雷再三央求,三魁不依,为了达到目的,雷只好答应三魁的条件。三魁确实也不含糊,很快就修好了机床。可是关键时刻雷大川失言了。他百般推辞拒不兑现当时的承诺。这让三魁感到被捉弄的感觉。 三魁本来就是一个全厂有名的刺头,但是一次雷大川错误的估计了三魁的能力。雷找周仲恒有事,听人说周在澡塘洗澡,随即来到洗澡塘,一进门满一桶机油不偏不正全落在雷的头上。 随石峰转业到银城后,高晓云一直被儿子送人的事萦绕着,情绪低落,经常心不在焉,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工作,几次让学生家长找到校方反映她的问题。 三魁看到报复的行为没有对雷产生触动,索性在设备上做了手脚,刚刚修好的床又处于瘫痪状态。 周忠恒一口咬定是三魁所为,石峰当即下令,扣除三魁的全月工资。没想到,这回捅了马蜂窝,泼皮难缠的三魁竟然找上门来和石峰叫板。声称既然厂长扣了我的工资,我就从今往后在你们家吃饭。从来也不服软的石峰利用自己的睿智将这棘手的难题一一化解。

  • 三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三魁变本加厉地给厂里出难题,让石峰很烦,一日,三魁酒后找财务科长借钱,被拒,三魁撒泼索性睡在办公桌上。无人过问,聪明的石峰将计就计让三魁又一次尝到了这位厂长的利害。石峰约三魁喝酒,三魁一点都不以为然,他哪里知道厂长胡芦里卖的药。 从石峰把儿子送给梁步贵后,高晓云就一直处于情绪低落精神恍惚的状态。夫妻二人的生活失去了往日的默契。她甚至拒绝和石峰过夫妻生活,这让石峰为此很伤脑筋,原本想着把孩子八斤送给梁步贵用不了多久第二个八斤就会诞生。石峰错误的估计了高晓云的个性,眼下的日子不仅是步屡艰难,甚至是举步为艰。恰逢高晓云生日,石峰笨手笨脚做了一桌饭菜,想讨好妻子。可两个人话不投机,没二句高晓云就掀了桌子。看着如此疯狂的妻子,让石峰束手无策。夜深了,石峰发现妻子仍然没有回家,他四处寻找,踪影全无。石峰内心备受折磨,高晓云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已经无法再为学生上课,在书记周炳国的帮助下,高晓云被调到厂里的化验室工作。

  • 刺头三魁知道自己惹不起石峰,但对副厂长雷大川却不依不挠。由于副厂长雷大川失信于三魁,三魁便想方设法为难报复姓雷的。一天晚上,雷大川家的玻璃被砸的粉碎,第二天,雷大川拿着一块板砖向石峰喊冤,声称既然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副厂长不干了。 在机修车间石峰微服私访,可工人们的反应却很难让他辩出真伪。石峰已经意识这其中另有隐情。雷大川家的玻璃第二次被砸,这次意外还让雷的妻子也受了伤,按奈不住的石峰终于爆发了。他直奔三魁家。面对厂长的质问,三魁铁嘴死不认账,他连着质问三魁,对方佯装,石峰气急,抄起火钩子一气将三魁家的玻璃通通砸碎。 三魁哪里知道面前的这位厂长原来是部队里的侦察兵,石峰和三魁的几次较量让他意识到此人虽然是一个刺头,但骨子里他是块好料,表面上他的举动超出了一个厂长的应有的行为。可谁又知道这正是石峰一步一步在按照自己的谋略对这个刺头进行调教的过程。 第二天,当三魁下班回家后看到办公室主任徐画正带着厂长的妻子高晓云给三魁收拾房间时,到让三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高晓云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三魁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三魁被石峰的坦诚、以及人格魅力所征服,而两个人也大有不打不成交的感觉。交往中,石峰不但搞清了三魁、周忠恒和雷大川之间的事非,而且他觉得此人还是个难得的人材。 一年一度的救济金发放开始了。雷大川打电话告诉石峰三魁因不满周忠恒对救济金的分配两人大打出手。石峰闻讯赶到车间,用巧秒的方式将救济金真正发放到最困难的工人手中。这让三魁从内心产生了一种对石峰信任。俗话说,杀猪抹脖子,而石峰偏偏是杀猪捅屁股,正是石峰这一反常规,不按套路出牌的工作方式,让全场的职工刮目相看。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