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满秋 别名:母子一回/爱满深秋 电视剧

7.2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国语

导演: 黄力加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这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多少有些与众不同的母亲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拯救“富二代”的故事;这是一个,题旨健康、感人向上,多少有点呼唤和励志的故事。这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再度加工创作而...展开
分集剧情
  • 满秋和郭母为庆祝自己的五十大寿,在家包饺子,等着进城打工的志刚回家。离家四年的志刚要回家,吴媚和女儿也要一起回去,被他拒绝了。乃文要吃饺子,郭母不同意,她坚决要等到明天乃刚回来再吃,乃文生气的回自己屋了,满秋给她送饺子,她在为嫂子打抱不平。志刚回家,没有赶上汽车,他去一家饭店吃饭,听到两个人在谈结婚的事,他说结婚有什么好的,一张纸压死人,他们一起谈话,志刚说了自己的情况,不喜欢自己的媳妇,现在在外面有了中意的人。 满秋在家磨豆腐,志刚最喜欢吃她磨的豆腐,婆媳两个开心的聊着天。志刚喝醉了,奋斗让向东找辆车把他送回家,他们吧志刚送回家后,就离开了。志刚喝醉后在炕上睡着了,满秋帮他脱衣服,志刚还喊着吴媚的名字。志刚醒后,问满秋自己昨天是怎么回来的,满秋说是被人送来的。志刚说自己很累,满秋要给他按摩,他不让满秋碰他,之后志刚提出离婚。早晨,他们一家人吃饭时,满秋却要进去收拾东西,志刚问乃文准备报考什么学校,乃文懒得理他。志刚要给母亲办三天大寿,给了母亲一打钱,郭母让满秋收着,郭满不认识爸爸,不让他碰自己。乃文向隋莉借相机,隋莉让他答应自己一个条件,让他和自己合张影。志刚给母亲买了好多营养品和鞋,村里的哥们儿来找志刚,让他晚上和他们一起去喝酒。 乃文和隋莉跑到河边小木船上照了合照,乃文回到家,得知哥哥又去喝酒了,他说了哥哥的不是,郭母让他闭嘴。志刚和朋友去喝酒,他喝着喝着哭了起来,他喝醉后又在床上睡着了。郭母离开后,志刚口里喊着吴媚的名字,满秋哭了,第二天早晨,志刚在院里劈柴,郭母过来教训他,不让他再喝混酒了。乃文看到哥使劲劈柴,问嫂子,哥哥是怎么回事,看到嫂子哭了。

  • 他们一家人照相,乃文让哥哥嫂嫂离近点,并让嫂子挽着哥哥,当照相的时候,满秋还是放开了。吴媚要带小梅回他老家找志刚,要给郭母办五十大寿了,郭母让志刚去租赁桌椅和锅碗。他们出去后,满秋追着志刚,问他那天提到的离婚的事,志刚提到了自己在城里人怎么享受,说那才是他要的生活。满秋说志刚说变就变了,志刚准备带妈和郭满进城,把地和房子留给满秋,再给她一些钱,并说离婚的事等给妈过完大寿再说。 乃文回到家说,哥哥在镇上又摆上了酒席,郭母听后很生气,她来镇上找志刚。回到家,郭母把志刚夫妇叫到自己房间,她问志刚天天去外边喝酒是在躲谁啊,说他抱过孩子几次。郭母说看来这个家要散了,她让满秋先出去一会儿,她问志刚是不是外边有人了,并问这个人是谁,志刚说自己在外面的女人是自己的老板,必须离婚。他们都争着去外面睡时,郭母过来给志刚跪下,志刚说他们要把自己逼死,郭母气的栽地上了。乃文回到家,得知妈把哥关进了屋里,他坐在床上撞头,儿子郭满从窗户问他撞头疼不疼,他问儿子想不想去城里,他说妈妈不去自己就不去。乃文从隋莉那得知哥哥是来办离婚的,他回到家里质问哥哥,志刚说必须离婚,乃文打了他。志刚说自己需要一个能给自己帮助的人,是满秋给不了的,满秋说自己可以学。晚上,乃文又来找志刚,说自己要报考军校,他走了以后妈怎么办,志刚说带妈和郭满去城里,把地和房子留给满秋,再给她一笔钱。 郭母五十大寿那天,乃文回屋里拿躺椅,志刚故意说他不回成立了,然后出了屋。吴媚来到了郭村,让一个人带话给志刚,说她在村口等他,志刚过来了。志刚问吴媚怎么来了,吴媚说是来给妈过寿来的,志刚不让她过去,吴媚说他每次回家都说办离婚,但都没离,这次一定让他给自己一个结果。吴媚给他两个选择,要么跟她回家,要么就让她喝小梅见他妈,满秋看到了他们。

  • 院子里坐满了村里的人,大家伙嚷嚷着让志刚出来;这时满秋回来了,说完几句心里话,代替志刚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母亲看着满秋那个喝法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啦。这时过来个小女孩,将一包东西递给志刚的母亲,说志刚跟一个女人一起走了;听到这些母亲心里伤透了心,打开那包东西一看里面全是钱。母亲将乃文拉进屋里告诉他哥的事情。现在全村的人都在院子里,母亲只好暂时将这件事情咽在心里。 母亲陪大家喝了一杯又一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晚上满秋清理着桌子,乃文也过来帮忙。满秋眼里充满了泪水,她不明白志刚为什么不要她了;乃文也安慰着她,这时母亲过来把满秋叫到屋子里,母亲觉得他们郭家对不起满秋,她将不再认志刚这个儿子啦。满秋走后,母亲一个人在屋子里泣不成声的! 第二天,隋莉告诉乃文关于报考志愿的事,报考军校的条文已经下来了,隋莉担心乃文的腿,乃文小的时候腿被烫伤过。听到这些后,乃文就一个人出去了,看着自己的腿,乃文只能恨自己。 回来后乃文告诉母亲他想改变志愿,听到这些母亲心里也挺自责的!满秋将满屋子的床单被罩什么的,全部都洗了一遍,然后就留下一个字条告诉母亲:她带着郭满去找志刚啦! 满秋带着小满找到了志刚的湘媚菜馆,可是志刚还没有上班。乃文不放心嫂子一个人去城里,于是便决定去找嫂子。知道乃文要去城里,隋莉也来送送他,看着乃文远去背影,隋莉真想跟他一起去天涯海角。 满秋带着小满在菜馆外都等了一整天了,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志刚的身影。晚上乃文找到了嫂子,吴媚翻看志刚以前的相册,认出了满秋,便以去重庆进货为理由让志刚暂时出外。 乃文也帮忙去找志刚,可是仍然没有找到志刚,吴媚也吩咐后厨做几个菜招待满秋母子俩。饭桌上吴媚再三为难满秋,两人为争夺志刚据理力争,可是满秋哪是身为老板的吴媚的对手啊,吴媚还让她看了她和志刚的小女儿,当看到这些满秋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拉着小满就走了。 满秋回到旅馆收拾东西准备回郭村,现在她彻底明白志刚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郭村再大也成不了大城市,大城市才更是志刚向往的地方。乃文摸着小满的头,发现他发烧了。

  • 没几天志刚就出差回来了,吴媚和几人在一起打麻将,志刚给她打电话她却骗他说在幼儿园的。 小满发高烧,可是满秋却没有钱给他看病,无奈之下乃文找到志刚,说起他跟嫂子的事。志刚他也有自己的难处这么多年来,每当回到家里他都没脸跟满秋提出离婚的事。志刚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像乃文通过上学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样,吴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现在他是他回报的时候。乃文告诉他小满发烧住院了,听到这志刚便立刻去了医院。 看到志刚来了满秋心里也释然了,看到志刚还好,满秋就准备回郭村去,在志刚的挽留下满秋、乃文暂时先在这里暂时住下了。 晚上志刚借去店里看看为由想去看看满秋,可是吴媚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想法,她也向志刚摊牌了,说她见过满秋母子俩,让他明天带着满秋他们好好的玩玩,顺便在店里吃顿饭。志刚连夜赶到满秋住的地方,满秋单独把志刚叫出来,问起了他跟吴媚之间的事情,明天她就决定带着小满回郭村去。面对满秋的平静,志刚更希望她能够打自己两拳泄泄气,可是满秋并没有这么做还答应了他明天去他店里吃饭的请求。 回来后乃文很不明白,嫂子的决定,她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能够就这样原谅志刚,在满秋看来这一切都是命,就像小时候外婆说的没有回头路的路,现在志刚就踏上了那条路,有时候谁也说不定就走上了那条路。 第二天志刚带着满秋、乃文还有小满一起来到店里吃饭,吃饭的时候,遇到的一些事让整个场面显得分处的尴尬,在别人眼里吴媚仿佛才更像志刚的妻子,而满秋还有乃文就只能以志刚的老乡自称了,这仿佛在打志刚的脸。满秋借志刚去应酬的空,饭都没有吃,就离开了饭店。回来后看到满桌子的饭菜都没有动,志刚心里总觉欠满秋些什么 。 一路上小满一直吵着肚子饿,满秋便带着他来到一家小饭馆,在这里吃饭仿佛才更适合他们。 回到郭村已经几天了,母亲特地为满秋做了一只鸡,现在在母亲眼里他们郭家欠满秋太多了,母亲准备带着乃文离开这里,把家里的一切都留给满秋,仿佛这可以减少内心的自责一样。为了满秋以后的生活,母亲劝满秋再续一段婚姻。可是满秋却不这么想,为了小满,只要志刚不提离婚的事,她就不再提离婚的事,这让母亲脸上堆满了笑容。 晚上母亲把满秋叫到屋子里,将自己一直带在身边的金镏子送给满秋。希望她能够原谅志刚所做的一切。

  • 看到别的小孩子都有爸爸抱,小满多希望妈妈能够抱自己,可是满秋两手都拿着东西,看着小满不依不饶的,满秋只好买个钢哨哄哄他,就在满秋买东西的空,小满跟以前送志刚回来的马主任的儿子打起了架,一看是马主任两人相互客套几句便离开了。 隋莉跟乃文刚考完试出来,满秋就给乃文送来了母亲熬制的绿豆汤。晚上志刚、吴媚、小梅一起看电视;眼看小梅就要上学了,吴媚催着志刚赽办迁户口的事,志刚一再推辞,吴媚又催着志刚跟满秋离婚,这让志刚感到了为难。 第二天,母亲打电话给志刚被吴媚给接了,母亲一句话没说吴媚就挂了她的电话,最后还是大顺子帮忙母亲才跟志刚说上话,母亲二话不说骂了志刚一通,让志刚也非常生气;母亲将电话挂了,志刚将气发在吴媚身上。 母亲告诉满秋她跟志刚打电话的事,现在母亲还在志刚的事而发愁,满秋还在盼着志刚能够回来,可是想想当年志刚一个人出外面打工,历经辛苦现在他终于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满秋不想再去打扰他,可是母亲坚持让志刚回来。 志刚跟吴媚商量着回老家的事,吴媚嘴上答应了,心里也不是很痛快。夜已深了,满秋还在做着针线活,母亲告诉满秋志刚过两天就要回来了,这让满秋本以平静的心又起了波澜。就在志刚准备回去安排店里的事的时候,吴媚打电话说脚扭伤了。志刚只好暂时不走了。 听到志刚不回去的消息,母亲非常的生气更放也了如果志刚这次不回去的话就不认他这个儿子的消息;这让志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母亲无力的摊坐在院子里,就连陪孙子玩的心情都没有。隋莉送来了乃文高考的成绩,乃文考了个全校第一让满秋倍感欣慰。 看到成绩单,乃文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上军校才是他真正的愿望,他独自一个在院子里喝闷酒。嫂子也过来开导着他,听完嫂子的话后,乃文的心这才安下来。 邮递员送来了汇款单让乃文感到莫明其妙,原来这些钱是吴媚寄过来的,可是乃文并没有接受。眼看乃文就要开学了,母亲将家里的两头猪都卖了。 吃饭的时候,看着母亲为自己的学费把猪卖掉,乃文感到有点后悔,他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母亲,只跟嫂子提了一下。 吴媚将满秋写给志刚的信人拆了,看完信后吴媚立刻让下属给志刚订了一张回郭村的车票。 志刚回来,看完满秋给他写的信,还有离婚协议书,志刚并没有高兴起来。 志刚一下车就见到了满秋,满秋不想让母亲乃文知道这件事,带着志刚直接去了乡政府。 看着曾经在这里登记结婚的地方,让志刚想起了过去的事。对于离婚后,孩子跟满秋,志刚也答应了!

  • 听到乃文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母亲别提有多高兴啦!听到母亲说嫂子去了城里,乃文便跑到城里去找嫂子去了。 满秋、志刚来到乡政府,草草的就把离婚的手续给办了,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顺子。 婚已经离了,志刚提出了想再见儿子一面被满秋拒绝了。儿子现在还小,满秋不想让儿子记得有他这么一个爹。最后满秋提出了吃散伙饭的提议。乃文到处寻找着嫂子,最后顺子告诉乃文:他在乡政府见到了满秋跟志刚,还说了他们离婚的事,乃文又跑到乡政府这才确认了,乃文失落的坐在学校里,隋莉让他赶快拿通知书,可是乃文却一点也不关心。 满秋跟志刚来到了志刚曾经喝醉过那家的餐厅,看到满秋满满三杯酒下肚,志刚有点犹豫了。这时马主任也来喝酒了,看到志刚夫妻俩不在家里,来这里吃饭便知道有什么事情。 志刚跟满秋说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志刚给满秋二万块钱可是满秋并没有接受,在满秋看来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志刚跟满秋说起了他跟吴媚之间的事情,当初看着吴媚一个人撑着那么大一摊子挺不容易的就帮她,皘后来就慢慢的产生了感情。想起当初满秋跟志刚刚认识的时候 ,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听完满秋的话,志刚感到有点后悔。当初满秋一直不明白,志刚为什么会离开自己,自从见到吴媚后,他才明白志刚是要不回来啦。酒已经喝完一瓶,志刚又叫了一瓶满满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将所有的过去全都喝进肚子,过去的所有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啦。 看着志刚喝酒的那个猛劲,店老板也担心会出什么事,最后被马主任给拦了下来。最后志刚喝得不醒人事,马主任帮忙把他送到了旅馆里。 乃文还是一个人呆坐在学校里,时间已经不早了,隋莉也催他赽回家,最后还跟他表白了,可是乃文却无动于衷,只是沉默。 看着躺在床上的志刚,满秋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最后只是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晚上店老板开车送满秋回家,路上店老板佩服着满秋的魄力,最后满秋决定在店老板的店里打工。 嫂子回来后,乃文也跟着回来了。乃文问起离婚的事,满秋只是敷衍过去。 吴媚打麻将一夜未归,志刚担心店里的问题。听到志刚跟满秋离婚的消息,吴媚的心总算放下了。 看着嫂子劈柴乃文过来帮忙,可是嫂子竖起不肯,满秋只是想将家里的活干完,然后去城里打工。

  • 满秋决定去城里打工来补贴家用,家里的收成已经不能满足家里的花费,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后,母亲却表示反对; 听说嫂子要去城里打工,乃文也不让她去,为了不让嫂子为难,乃文差点把自己的大学通知书给撕毁了,还好被嫂子及时给拦了下来,乃文一不小心说出了嫂子跟哥离婚的事,被母亲听到了,母亲当时就昏倒过去了。 志刚跟吴媚的婚最终还是结了,当志刚给吴媚戴上婚戒的那一刻,他还不知道此刻他的母亲正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医生告诉满秋母亲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乃文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跪在地上哭喊着。 满秋跟乃文把母亲的葬礼简单的办了一下,乃文、满秋跪在母亲的坟前,满秋诉说来到家里郭家的这些年的日子;这时志刚也来了,他不明白母亲身体一直好好的为什么就这样的走了,志刚也跪在母亲的坟前泣不成声的。乃文让满秋一个人回去后,兄弟二人再次跟母亲道别。满秋走后两人撕打了起来,乃文将不再认他这个哥,满秋又跑了回来将兄弟二人拉扯开,听到母亲的死因后,志刚痛心疾首,自从母亲死后,乃文就认满秋作了自己的姐,满秋不再是他的嫂子了。 乔玲一下班就来到马立本主任的家里照顾奋斗,向东不放心她一个人到马主任,忙跑到马主任家里把乔玲给拉了回去。 乃文就要上大学了,满秋一直送他到村外,直到看不见乃文的身影。 向东又给马主任介绍保姆来了,可是却遭到了马主任的反对。 自从从郭村回来,志刚整个人一句话也不说,看到志刚这样,吴媚心里也不好受。吴媚拿出自己的二十万私房钱想给母亲办丧事,可是志刚却没有接受。 一大早乔玲就想去马主任家给他看孩子,被哥哥给拉了下来,向东又给马主任找了个保姆。满秋来到母亲的坟前告别后,就去了城里。向东给马主任找的卢阿姨很快被马主任的儿子给气走了。 就在向东教训店里的工人的时候,满秋来了;乔玲了在后面跟着进来了,满秋不小心将脏水弄到了乔玲身上。向东看不惯妹妹整天往马主任家里跑教训着她。 向东安排好满秋她们母子的住宿后,还给满秋介绍了一家幼儿园让小满上学,满秋颇为感激。 马主任跟上级领导着正在商量着事情,儿子吵个不停,最后还是满秋帮忙把奋斗带到另一个房间让他在那看电视。 马主任他们又是喝到很晚才走,走的时候连儿子都忘了叫。

  • 满秋来到房间,看到奋斗已经睡着了。叫醒马奋斗后,在他的带领下满秋来到了马主任的家里。醉的不醒人事的马主任把满秋当成了丽华,不过被满秋给挣脱了。 第二天马主任醒来了,还以为昨晚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呢。 在酒楼吃饭的时候,向东特地把满秋叫到自己一桌上,向东对满秋表现的非常客气,这时乔玲回来了;看到乔玲过来,满秋就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上班的时候,向东让满秋下班的时候去了他办公室一趟,满秋来到向东的办公室,向东借送满秋衣服的幌子想占她的便宜,还好被过来给满秋道歉的马立本给拦了下来。马立本问起她今后有什么打算,这件事后满秋是不能再回酒楼了。 马立本找到向东,教训他不该那样对待满秋,其实向东是喜欢满秋,只是他的方式有点过激而已,他喜欢满秋的善良,以前他身边从不缺女人,但是那些女人都是看上他的钱,而满秋则不一样,向东是真心喜欢满秋;看到马立本为满秋着急的样子,向东知道马立本也喜欢满秋,为了兄弟情谊向东发誓不再打满秋的主意。 从酒楼里出来后,满秋到处去找工作,可是都没有找到。马立本带儿子来到饭店吃饭,儿子一直嚷嚷着不吃面条,可是马立本也没有办法,满秋最后只好来到保姆市场,恰巧碰到马立本也来招保姆,于是满秋便跟马主任来到了他的家里。 满秋算是正式是马主任家里的保姆了。这天向东带着东西来到马主任家里向满秋道歉认错,那天是喝了点酒,再加上他是真心喜欢满秋,才会犯错的! 满秋在家里带着两个孩子,马主任怕儿子又给满秋添麻烦还特地打电话问了问,哪知儿子跟小满还有满秋相处的很融洽,晚上马主任回来了,看到儿子吃饭吃的这么香,马主任别提有多高兴了。 乃文想去看满秋,隋莉也想跟着一起去,乃文借个机会将隋莉给甩掉了。乃文来到向东的酒楼听说满秋已经不在这里干了,听了店里员工的话,乃文非常生气,看到向东就打了起来,最后两人还进了派出所,听到乃文进了派出所,满秋慌慌张张也来了派出所。最后还是马主任帮忙才将乃文放了出来。听说乃文进了派出所,隋莉也来到了。 幼儿园放学了,马主任来接满满却没有接到,听到儿子被别人接走了,满秋像失了魂一样,到处寻找着满满。

  • 满秋发了疯的到处寻找着小满,可是仍然没有找到,马主任也帮忙着找,当听说有一个跟满满一样大的孩子出了车祸,马主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了,还好那个孩子不是小满。最后还是小满脖子上的哨声,才让满秋他们找到了小满,当看到小满的那一刻,所有担心都成多余的了。 向东找到马主任两人在一起吃饭,向东又提到了马主任跟满秋的事,马主任极力跟向东解释着,自己确实只是为了孩子着想才找满秋做保姆的! 乃文、隋莉就要走了,走的时候满秋还一再叮嘱乃文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向东来到医院看头上的伤,正好是妹妹乔玲给他看病;向东也明确让妹妹死心,马主任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让她死了这条心,听到这些话乔玲明显有些失落。 马主任找到高园长,商量着儿子上幼儿园的事,经历上次的事情后,马主任决定给小满再要一个名额,安排小满上幼儿园的事。 乔玲来到马主任家里,正好见到奋斗在外面玩的,想带孩子一起去外面吃饭,可是奋斗更喜欢吃满秋做的饭一些.看到满秋带着孩子,乔玲有些知难而退的感觉。 马立本刚来上班就被梁局叫到了办公室,问起了他的个人问题,梁局怕他因为他跟满秋的事被外人乱传影响不好。马主任解释到他只是为了孩子着想,才找满秋作保姆的。 乔玲找到马主任说起了他跟满秋的事,自从第一次见面满秋不小心将脏水弄到了她身上,乔玲就对满秋没有什么好映像,在马主任面前说着满秋的坏话;听完马主任的话后,乔玲看来是真的误会满秋了。最后无趣的离开了。 马主任回来告诉满秋,小满上幼儿园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满秋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孩子们都去上学了,满秋在家闲的慌,想再找份工作,在马主任的介绍下满秋来到了他上班的机关做起了保洁员。这更遭到了梁局的质问,马主任这样更是他们戳穿他们的传言。 下午上级要来检查,马主任就让满秋及时将会议室的卫生给打扫下;可就在满秋将要打扫会议室的卫生时,医院打来电话说小满受伤了,小满的伤是在幼儿园玩滑滑梯被马奋斗给推了下来摔伤的 。满秋就放下手中的活来到医院看小满,错过了打扫卫生的时间。 上级领导按时过来检查看到脏乱的会议室,脸色立刻变了于是安排在小会议室开会。领导走后,梁局就把马主任狠批了一顿 。晚上回到家里马主任还在因为今天的事而生气,连给满秋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吃饭的时候满秋没有让小满一起出来吃,而是在房间里随便吃了一些。 满秋找到了一家卖衣服的老板问起了房租的事,满秋想自己作生意。

  • 满秋来到一家名叫陈姐快餐店前,看到老板的生意挺好的,便问了问老板一些生意的事。陈姐快餐店一盒五块,而对面的一家快餐店四块一份被是无人问津,只因这家老板做的饭菜不好吃;于是满秋又来到对面那家快餐店,寻思着想把店面给租下来,最后老板看满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就便宜将店给转让给了满秋。 满秋把母亲留给她的金锭子给卖了,来交房租。 乔玲来到马主任家给小满送药来了,那天满秋临走的时候忘了拿药,乔玲把整个事情跟马主任说了一下,马主任立刻来到幼儿园,老师说了整个事情,这才让马主任把两个孩子带回去。 满秋回来看到马主任正在追着奋斗想要教训他,不过被满秋给拦了下来。满秋跟马主任商量着自己搬出去住的事,自己想要自己开一个店,马主任也只好答应了! 满秋的店就正式开业了,小满秋也换了新的家,虽然这地方有点小。马主任路过这里看见满秋在装修着店,于是便过来帮忙,两人就这样产生了感情。 才十点的时候满秋就把东西给摆了出来,对面的陈姐快餐的老板陈姐的一席话将满秋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中午吃饭的时候,对面的陈姐快餐生意红火,而自己的店无人问津,或把满秋给急坏了。好不容易过来一个客人,看着店里没人吃饭也走了! 放学了满秋去接儿子回家,顺便叫马主任还有奋斗一起过来吃饭。看着店里的生意不如意,马主任也帮忙分析着原因,听完马主任的话后,满秋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第二天,满秋按马主任说的做,生意果然有了明显的好转,盒饭供不应求。直把对面的陈姐快餐店的生活给堵死了。 晚上陈姐带着水果来到满秋的店里,诉说着生意上的事,希望把满秋的店给盘下来;满秋带个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哪肯轻意的让别人给盘下来。 第二天,那个陈姐带人故意找满秋的事,说盒饭不干净;正好被向东看见了出手帮忙,不小心头又被打伤了。看着哥哥的头上伤,乔玲又训起了他。 向东请满秋还有马主任一起过来吃饭,饭桌上向东开着马主任的玩笑,叫着满秋嫂子;乔玲也来了。看着整个场面,乔玲哪还有心情吃饭啊,一气之下就走了。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