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房战 电视剧 热度 485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钟少雄

类型: 家庭 / 都市 / 喜剧 / 剧情

简介: 乔家老头子乔守诚去世前悄悄立下一份遗嘱,将所有房产都留给了独子乔曙光,没有几个女儿的份儿。老伴郭宝银无奈之下只能顺从,但为了维护家庭和睦、为了几个非亲女儿着想,她一直没让这份遗嘱公开。随着老...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郭宝银最近一段时间很郁闷,因为非亲女儿乔思晨提出要把她们的生母与父亲乔守诚合葬在一起,这让她这个后妈难以接受且十分难堪。早上,郭宝银晨练迟迟未归,儿子乔曙光放心不下就去公园找她,听说公园有个老太太跳湖了,曙光还在湖边捡到了老妈晨练用的宝剑。曙光赶紧通知了姐姐乔思伟、乔思宇和媳妇尤小惠,等大家匆匆赶到医院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个误会,跳湖的是另外一个老人,郭宝银只是受到惊吓犯了高血压,一起被送到了医院。 闻讯而来的思晨一开始也很害怕,结果却虚惊一场。她恼羞成怒。思晨随即去找大姑乔玉凤诉苦,寻求支援。在乔家众多亲属里,思晨和乔玉凤感情最亲。思晨小的时候,乔玉凤就很喜欢她,想把她过继为女儿,只是思晨说什么都不愿意,这事儿才没有办成。乔玉凤一辈子没有生养,两个儿子石俊峰、石俊海都是抱养的。从医院出来以后,郭宝银跟思伟和思宇谈到合葬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思伟和思宇也很纠结。这原本不是个问题,但现在思晨提出来了,就变成了一个问题,还是个十分棘手的问题。郭宝银为了给思晨一个说法,也是替思伟和思宇着想,她也只能委屈自己了。 一个疑似黑道人物的钱老板突然找上门来,拿出一份抵押合同要收走乔家老宅的西院。郭宝银搞清了事情的原委后猛然意识到,小叔子乔守信又闯祸了!郭宝银向乔玉凤打听乔守信的下落,乔玉凤推说不知,可郭宝银前脚一走,她马上就打通了乔守信的电话……思晨和前夫周北新离婚以后,周北新就想方设法阻止思晨和儿子周跃接触。思晨为了争取探视权,冲进周北新的公司大闹一场,并决定通过打官司来维权。郭宝银召开家庭会议,她最担心的不是房子而是乔守信一家三口的安危。曙光则正相反,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房子!因为整座乔家老宅,包括东院和西院,很快就会变成他名下的房产。他是绝不会轻易拱手让人的。

  • 乔守诚去世之前立下了一份遗嘱,将乔家老宅的两座院子全部都留给儿子曙光。郭宝银并不赞成这一做法,但老伴不久于人世,她别无选择,只能违心地在遗嘱上签了字。这份遗嘱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埋在了乔家内部。郭宝银很清楚,这颗"定时炸弹"一旦引爆,后果将不堪设想,原本和睦美满的大家庭也许就会变得支离破碎。正是出于这种担忧,郭宝银决定秘而不宣,所以,遗嘱的事情除了她和曙光夫妇,三个女儿并不知情。 郭宝银迟迟不肯公布遗嘱,也是希望曙光能以亲情为重,自愿放弃这份遗嘱。郭宝银不想看到,一向和睦美满的家庭因房产纠纷闹得四分五裂,而这恰恰也是曙光夫妇最担心的事情,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也不打算放弃遗嘱。乔玉凤来找郭宝银替乔守信探口风,想摸清楚郭宝银的底线是什么。郭宝银让乔玉凤给乔守信传话,只管放心回来,不管问题多麻烦,都可以商量着解决。郭宝银和乔玉凤从房子的问题聊到了养老的问题,这也是乔玉凤最大的一块心病。乔玉凤喜欢小儿子俊峰,不喜欢俊海,虽然俊海很孝顺,可她就是瞧不上,总嫌他笨,没出息。 不像俊峰那样头脑活络,会来事儿。她早就想好了,将来谁给她养老,他就把这两套房给谁,这叫"好钢用在刀刃上"。她也经常向郭宝银灌输,只有亲骨肉才是最可靠的保障,建议郭宝银把所有房子都给曙光。尤小惠在某房产中介公司当门店店长。她所在的公司有十几家门店,尤小惠是首屈一指的模范店长。她通过向律师咨询,发现钱老板的抵押合同存在一个明显漏洞…… 思宇和丈夫张炬青梅竹马,夫妻感情基础牢靠。张炬是家里的独苗,父母一直期盼能够早日抱上孙子,因为种种原因,思宇一再推迟生孩子的计划,张炬的母亲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婆媳都很强悍,经常火星四溅。张炬也因此受了不少夹板气。 得到了郭宝银的承诺以后,乔守信终于现身了。他们一家三口其实早就回来了,在郊区租了两间小平房,日子过十分凄惨。郭宝银来到乔守信家,乔守信和郭宝银见面后,又是赔罪又是哭穷,好话说了一箩筐。郭宝银看到他们现在这副惨状,心里也难受,哪还顾得上再去怪他。说到钱老板的事情,乔守信抛出一个解决方案,他愿意砸锅卖铁,凑出二十万,以当初的价格赎回西院,然后交给钱老板抵债,求个平安无事。郭宝银还觉得可行,并没有看出这其中的猫腻。 思晨心情不好,在酒吧一直喝到深夜,醉得迷迷糊糊,只好打电话叫俊海来送她回家。思晨说什么都不肯坐车回去,非要俊海把她背回家。在刘小蕾眼里,父母是工人阶级,家庭条件普通,没有任何可倚仗的优势和资源,是典型的城市贫一代,如果不想接班当贫二代,就要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只有出国留学,才是改变命运的最佳路径。刘小蕾竟然提出一个设想,把家里的房子抵押出去,贷款让她出国。思伟认为这是异想天开,根本就不现实。尤小惠把咨询律师的结果分析给曙光听,认为老叔这个事情对他们的房子并不构成威胁,建议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跟老妈闹僵。

  • 思晨酒后吐真言,对俊海表达了爱意,但俊海深知二人之间的差距,觉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思晨况且他一直把思晨当妹妹来看待。郭宝银带乔守信给守城上坟,她把孩子们的意思转达给他,并答应把西院卖了给守信还账用。曙光开始怀疑钱老板的身份,他找到老叔的女儿乔思萍,让她帮忙打听一下钱老板的情况。乔守信假装被钱老板打了,跑来找郭宝银诉苦,说钱老板只要房子不要钱,郭宝银被他得话哄骗了,答应再跟孩子们商量商量。曙光带着老妈来到一个商场,在思萍的帮助下当面揭穿了钱老板的真实身份,他只是一个混迹于各大商场靠倒券为生的黄牛,七八年前,他还是乔守信的小弟,跟着他混吃混喝,根本不可能借给他那么多钱……老叔的骗局也彻底败露。 郭宝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骂了老叔一顿。思晨请俊海到一家高级西餐厅吃饭,思晨天生就是个急性子,她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向俊海提出结婚的要求,俊海被吓得差点钻到桌子下面。俊海对思晨的这份感情,根本就无法接受。半夜三更,乔曙光和尤小惠偷偷摸摸地来到西院,从储物间挖走了一箱金条。有个人躲在暗处,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乔守信来找姐姐乔玉凤想让她支持自己要回西院,为了儿子乔曙飞,即使要不回西院也一定要回些补偿。

  • 乔玉凤来找郭宝银替乔守信说话,郭宝银承诺将来守信有困难一定会帮他,但这件事不会答应。张炬跟思宇商量去医院做个生育检查,被思宇生气的拒绝了。曙光从大姑那里得知将来老妈会将拆迁的房子平均分配,他只占一股,一气之下要把遗嘱公开,尤小惠比曙光看的更透彻,跟老妈正面对抗,绝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尤小惠审时度势,制定了一个以退为进,暗渡陈仓的策略,先把老妈稳住,让她彻底打消疑虑,放松警惕,然后再伺机而动先拿到房本再说。 曙光向老妈郑重承诺,愿意无条件放弃遗嘱,将来跟姐姐们平分房产。郭宝银信以为真,惊喜交加。思晨想盘下一个汽修行,然后交给俊海打理。这样一来,俊海凭借一手过硬的修车技术收入会大幅提高,也不用再像以前那么辛苦开出租了。俊海很清楚思晨的意图,为了避嫌,他婉拒了思晨的好意。乔玉凤得知此事,大骂俊海不识抬举,笨得要死,有这样的好事儿都不干,注定一辈子受穷。俊海害怕老妈追问下去,发现他跟思晨之间的秘密,只好赶紧答应下来。老叔白忙活一场,什么便宜也没捞到,心有不甘,还要继续折腾。他向乔玉凤透露了一个秘密,老宅里埋着一批金条,只是具体位置他也不知道在哪儿,他想让乔玉凤帮忙找到这批金条,得到的却是乔玉凤的冷嘲热讽。 在生孩子的问题上,张炬的母亲是彻底没辙儿了,只好来找郭宝银商量对策。张母心里憋着火,言辞不免有些激烈。正好思宇回家,一进门就听到婆婆在训斥老妈,思宇大怒,竟然把婆婆从家里赶了出去。郭宝银勃然大怒,狠狠地骂了思宇一顿。让她马上去给婆婆道歉,而且要无条件接受婆婆的要求。在思伟的劝说下,思宇向老妈认错,并承诺会尽快去医院作检查,做好生孩子的准备。俊海把曙光夫妇深夜挖宝的事情告诉了乔玉凤,原来他就是那个黑暗中的目击者,不过,曙光他们到底挖到了什么东西,俊海并没有看清楚。 乔玉凤马上跟俊海到西院实地察看。曙光夫妇只是把金条取走了,装金条的铁箱子仍旧埋在地下。乔玉凤看到那个铁箱子,顿时明白了几分,乔守信为了寻找埋在老宅地下的金条,竟然动用了考古队或是盗墓者的必备利器"寻宝器"。"寻宝器"果然大显神威,但只找到了装金条的铁箱子。对乔守信来说,这已经足够能证明金条确实存在。他认定了金条被郭宝银取走了,叫上乔玉凤一起找郭宝银讨要金条。郭宝银对金条的事情一无所知,但乔守信根本就不相信。软硬兼施,逼郭宝银交出金条。乔守信认为郭宝银在撒谎,郭宝银认为他在无理取闹,双方各执一词,最后不欢而散。

  • 思伟跟老妈说了刘小蕾想卖房出国的事情,这让曙光很担心刘小蕾会跟他们争房子。俊峰跟乔玉凤说他岳父岳母想让他们两口子到上海发展,不仅会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还会给他们一套房。乔玉凤一下慌了手脚,担心俊峰一去不返,不能为她养老送终。乔玉凤单独叫来曙光,连蒙带吓终于从曙光口中挖出了金条的真相。乔玉凤态度很明确,老叔没出息,烂泥扶不上墙,将来顶门立户还是要靠曙光,乔昱又是长房长孙,传宗接代,光宗耀祖的责任自然就寄托在他们父子俩身上,所以,不要说金条,就连乔家老宅,也该无条件由曙光父子继承。既不用顾忌老叔,也不用担心老妈,她愿做曙光坚强的后盾,全力支持他继承全部家产。 乔守信仍不死心,带着"寻宝器"二次登门。郭宝银虽然气不过,但也没办法,只能让他找。曙光说什么都不让老叔进自己屋找,因为金条就放在橱柜里。曙光的心虚,不仅让老叔越发怀疑,连郭宝银也起了疑心。曙光想拦也拦不住了,只好让老叔去找。没想到金条却不翼而飞,原来,尤小惠提前早把金条转移走了。老叔再次铩羽而归。曙光的种种反常表现,已经瞒不过郭宝银的眼睛。曙光在老妈的追问下,只好承认了全部事实,并愿意与几个姐姐平分。 郭宝银并没有像曙光所担心的那样,强迫他交出金条。郭宝银心里也有杆秤,曙光已经主动放弃遗嘱,做出了很大牺牲,金条归他所有,也算是对他的某种补偿。乔守信回到家里越想越气,种种迹象表明,金条肯定就在郭宝银母子手里,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乔守信恼羞成怒,就跟郭宝银耍三青子,他带了一桶汽油来到乔家,扬言如果拿不到金条,就一把火把西院烧了。郭宝银向来吃软不吃硬,乔守信这一套对她根本就不起作用。她先是靠一种临危不惧的气势将乔守信制服,然后又主动承认了金条确有其事,但明确没有他的份儿。同时,郭宝银也向他郑重承诺,老宅拆迁以后,会分他一套房子,算是给他儿子乔曙飞的。

  • 郭宝银表示金条是是曙光爸爸留给曙光的,她没权利分配,让乔守信死了这条心,但是老房拆迁,郭宝银分的那套房子,待她去世后会留给守信的儿子曙飞,乔守信自知理亏,也不再纠缠。小惠是模范店长,能力突出,总公司打算调她去另外一家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的门店救火。尤小惠欣然受命,她喜欢替接受挑战,而且,这家的门店离家也近,可以更好地照顾老妈。俊海无意之间向思晨提起了金条的事情,思晨立刻召集思伟思宇商议这件事,但是思伟思宇都替郭宝银说话,三个人吵了起来。思晨扯着两人去找郭宝银讨个说法,郭宝银还是坚持金条应该属于曙光,思晨斥责郭宝银偏心,大吵了一顿,并且搬出郭宝银从小就想把她赶出家门的事,郭宝银听了非常伤心。 但是思伟和思宇都表示理解郭宝银的做法,并再次像思晨解释,当年是乔玉凤喜欢思晨,希望抱养她,但是郭宝银一直没同意。峻峰带乔玉凤到高级会所做足疗,并告诉乔玉凤自己过两天要去上海,岳父答应他只要他去上海给他养老,就可以把房产过户给峻峰,峻峰可以用这笔钱做自己的事业,这样一来,以后就不能再孝敬乔玉凤了。乔玉凤思酿着自己一向看重俊峰,打小不待见俊海,现在再跟俊海培养感情请他养老,恐怕是已经晚了,而且俊海也没峻峰聪明,有本事,为了将峻峰留下,乔玉凤答应马上将她名下闲置的房产给峻峰,峻峰决定留下来。

  • 尤小惠着手整顿频临倒闭的门店,召回原来打算辞职的员工,并制定了一系列跟原来店长完全相左的规矩。老房很快拆迁,乔曙光为户主的名字该填谁的而苦恼,尤小惠为他出谋划策,让他主动要求户主填郭宝银的名字,让郭宝银吃一颗定心丸,让她觉得乔曙光是彻底放弃了遗嘱,也就不会时刻提防着他们。尤小惠告诉曙光她咨询了律师,得知只要有了这份遗嘱,那么郭宝银就只拥有一半的房产,只要曙光办理遗产继承手续,就能得到他应有的那一份,可是如果想连郭宝银那份都收入囊中的话,就需要郭宝银的亲笔签名了。两人合计着,竟然决定伪造郭宝银签名,先斩后奏,夺取房产。 思伟的女儿刘小蕾不想在国内上一个普通的大学,她认为考不上大学是无业,考上大学会失业,没有太大区别,只有出国留学,才是改变命运的最佳路径。由于家境一般,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刘小蕾提出有了老房拆迁补偿的房子,这个要求不难做到。思宇去医院做孕前体检,结果查出了肾衰竭,医生表示如果能找到合适的肾源接受手术,痊愈的几率非常高,但是换肾之后最好不要再生孩子,以免怀孕增加肾脏的负担,一家人商议着,郭宝银、乔家其他三个子女和张炬都去做配型。思宇的婆婆牛志玲一听说以后抱不了孙子了,决定等思宇治好病后,让张炬和思宇离婚。

  • 郭宝银心疼别的子女的身体,决定将大部分希望放在社会肾源上,如果家人配型成功,可以作为一个备用,思伟表示如果自己配型成功,会马上捐肾给思宇,让妹妹快点好起来。尤小惠听说乔曙光也要做配型,大发脾气,拼命阻止,乔曙光只好表示,配型是一定要去的,但是如果真的配上了,做不做手术由尤小惠决定。思宇的婆婆牛志玲撺掇张炬和乔思宇离婚,结果听说张炬也要做配型,坚决拒绝,张炬阳奉阴违,背着牛志玲还是去做了配型。 乔守信参加同学的追悼会,遇到了一个老同学,竟然是负责老房拆迁的拆迁公司的老总,乔守信心思一动,决定借由这层关系,可以从拆迁中多捞一笔是一笔。老房的拆迁补偿方案发放下来,大家发现明显不合理,比预想的少了一半还多。曙光和尤小惠到拆迁公司去反映,拆迁公司透漏口风是因为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两口子怀疑是乔守信所为,郭宝银却觉得不至于。 乔思晨听说了这事,觉得不可能是乔守信捣鬼,肯定是郭宝银和乔曙光两口子合谋的,是要侵占她们姐妹三人那份房产的阴谋,思伟和思宇根本不信思晨的话。思晨气不过,又去找乔玉凤说理,乔玉凤也觉得郭宝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就算是,乔家的房子她说了也不算,帮不了思晨什么。思晨表示自己对房子根本没兴趣,就是看郭宝银不顺眼,一定要争这口气。

  • 乔玉凤听说了拆迁赔偿低的问题,风风火火的跑来找郭宝银,劝她做人不要太面,为了乔家老宅不受损失,郭宝银应该把事情一定要闹大,才有可能把属于他们的那份要回来,她愿意跟她一起去,并肩战斗,问题不解决,誓不罢休。郭宝银不是乔玉凤,当然也不会用她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牛志玲打听了一个偏方帮思宇熬了猪腰子汤,思宇嫌太难喝了每次都趁牛志玲走了就偷偷倒掉,但是隔壁病床的病人却挑拨离间的将这个事告诉了牛志玲,牛志玲觉得思宇不识好歹非常的生气,思宇知道是隔壁床嚼舌头,一碗汤就泼到了她身上,此时郭宝银也来看思宇,郭宝银向着思宇,两人跟牛志玲和隔壁床病人吵得不可开交,婆媳两人矛盾更加深重。 配型结果出来了,成功的竟然是张炬。张炬告诉思宇这个好消息,没想到思宇却坚决不肯接受张炬的肾。峻峰为了骗到乔玉凤的另一套房,骗乔玉凤说他老婆美萍卷着房子和钱跑了。曙光再次去了拆迁公司打听拆迁补偿的问题,得知了白总和乔守信的关系。曙光和郭宝银约见乔守信,乔守信却狡辩白总这样做绝不是他的指示,而是两人一直看对方不顺眼,白总这么做纯属为了整他。郭宝银几句话就拆穿了他,乔守信落荒而逃。尤小惠为了接近大客户梁总,投其所好让曙光给他订做了一个仿制品的玉玺送给他。梁总看到玉玺大喜,但是相对于玉玺,他显然对尤小惠本人更感兴趣。

  • 梁总误会了尤小惠送玉玺的动机,对她上下其手,尤小惠坚决反抗并斥责梁总的卑鄙行径,梁总赶忙为自己的冲动道歉,并请尤小惠部门的所有人一起吃饭,还答应将自己手上的优质房源给她们,建立合作关系。郭宝银和曙光到拆迁公司去找白总,希望他不要再搞这种歪门邪道,但是白总的秘书却转告郭宝银,乔守信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郭宝银感到意外,不知道白总为什么这么帮着乔守信。曙光约见乔守信打探乔守信和白总的关系,原来乔守信当年救了掉入水库的白总的弟弟一命,这次白总这么帮他,都是为了报恩。 曙光将这个消息汇报给郭宝银,郭宝银不但没有埋怨白总,反而认为白总是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的人。最后大家决定让乔守信去跟白总去谈判,在老宅得到应有的赔偿的情况下,多出来的利益全都归乔守信所有,郭宝银只要求拿到她应得的那一份,郭宝银和乔守信签了协议。但是乔曙光两口子却商量着答应乔守信的是郭宝银又不是他们,以后多补的房子写着乔曙光的名,就算是不给乔守信,他也说不出什么。 乔玉凤因为房子没了的事大受刺激,不吃不喝不出门也不接电话,幸好俊海回家发现她,赶紧送往医院输液。乔玉凤怕俊海知道她悄悄把房子给了峻峰不高兴,没想到俊海心知肚明乔玉凤是为了什么这么颓废,主动表示那是乔玉凤的房子,她愿意给谁就给谁,他一点意见也没有,让乔玉凤宽心。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