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锁梦楼

锁梦楼 电视剧

原名: Lock Dream
别名: 棒打鸳鸯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胡意涓 黄军

类型: 年代 / 剧情

简介: 江家有一座锁梦楼,传说原是为夫妻恩爱而造,却锁起了江家几代女人的青春与梦。江家世代经营着绸布庄,传至民国初年只剩寡妇固守传统门风治家。然而世风丕变,最重门风的江家却来了个伤风败俗的上海舞女,...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民国18年。通济桥是南浔的中心闹区,典型旧日繁华江南城镇风貌。有来往城乡的大船运送货及旅客,其中一艘刚驶进桥下码头岸边。旅客纷纷下船,坐在行李箱上的金凤正忙着把一双高跟鞋往脚上穿、那姿势不雅了些,尤其是她那旗袍下摆因而岔开了许多。烫发的她挽起、背起脚下的两个大行李,再去提行李箱,吃力的往岸上走。 奇装异服的金凤,在人们侧目下,找到了庆祥绸布庄,入内指名找大少爷江达天,说达天答应娶她,她投奔而来。出来的二少爷达海认为金凤是来讹诈的,但好说歹说,金凤就是赖着不走,他只好偷空赶往茶楼,找在那儿喝茶听说书的达天,要他别回布庄。达天一听金凤来了,欣喜莫名的飞奔回去。金凤一见达天,上前就是一巴掌,质问他怎么一走几个月都没消息?达天把金凤搂在怀里,说是家里决定不在上海开分行了,所以没理由再去上海看她,但他真的很想金凤。 达海告诉金凤,再怎么想念也没用,达天结婚了!谁料金凤回答:我知道,我愿意做小!金凤说辞了上海工作,房子也退租了。达天想起现实,和达海说服金凤下榻安平客栈。房间内,金凤说出怀有达天的孩子,达天苦恼,说家里不让他娶“这种女人”,金凤火冒三丈,气达天“色胆包天的时候你不管、现在要你娶我、我又变成『这种女人』了?”达天恼丧的出去要帮金凤拿行李,却被躲在客栈外的达海给架走。得知金凤是舞女,达海认定她把达天当肥羊宰,灌醉达天,叫伙计送张船票打发金凤回上海。 几个长工把江家大门转弯出来的风雨桥给关了,金凤坐着人力车来到可看见锁梦楼的风雨桥前,车夫说,这桥从来不关,奇怪今天怎关了?金凤明白,气恨的上前搥拍叫开门,甚至想涉溪过去。这一闹,闹出江母,冷言冷语告诉金凤,这个家她做主,金凤的肚子她不认! 泪流满面的金凤站在通济桥桥墩上,撕掉手中信封、船票,纵身跳河寻短。这一幕,恰被拿着天文望远镜赏月的刘和谦与周晴看到,呼众救起金凤,得知金凤遭遇,热血助人的周晴决定伸出援手。

  • 金凤再到庆祥布庄前要求见达天,周晴、和谦赶来,达海认定她们是仙人跳同伙,说哥哥被母亲关起来了,她们想讹钱,要叫警察来处理。金凤一听达天被关,赶着去江家救达天,一群人你前我后追跑,街上鸡飞狗跳。金凤穿高跟鞋跑不动而摔倒,大喊:他们江家欺负我这走投无路的弱女子,我怀了江家的骨肉、他们不认不理,还要杀人灭尸,各位乡亲可怜可怜我、帮我讨个公道! 众人闹嚷不平,铁牛率头要大家一起去踹江家大门。一群人闹轰轰走了,周晴、和谦正想跟,后面茶馆老板刘大展喝住儿子和谦,达海愤愤上前:她是上海的舞小姐,这欢场生意没有做到大了肚子、闹着要进人家大门的地步!你们这闲事管的也离谱了。和谦、周晴愣然丧气。江母训斥达天,接到达海电话,慌惶想着。金凤由车夫拉着,铁牛敲锣与群众喝拥到了风雨桥,桥上只见江母独自静静站立,江家姨娘和下人们则躲在门后偷看。 众人要大少出来交代,江母要大家先问清楚了她是什么来路?她是上海来的舞女!众哗然。江母继续:一个风尘女子、朝三暮四、做的就是陪爷们取乐的营生,有这道理大起肚子来,问客人要交代?众人泄气、甚至不耻金凤。 金凤委屈哭说:我是清白舞女,是江家大少爷说他会负责、会收我做小!我怀的是他的骨肉、认不认账、都求您放他出亲口跟我说。江母:江家我做主!今天在这里有谁能让祖宗蒙羞、乡里耻笑、胡乱就认了一个妓女怀的野种的、就请站出来!众人哑口。金凤冲去拍打江家大门,大少奶奶锦云想出房门看个究竟,被小姑心莲阻止。金凤叫得声嘶力竭,警察前来强拖金凤,金凤哭吼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风风光光的踏进你们江家大门! 周晴陪金凤从警局出来,却见达海来转交哥哥的信,要找西医帮金凤打胎后,给一笔钱回上海。其实,那是江母要达海办的。达天趁江母不注意偷溜出去,锦云从陪嫁ㄚ环绿香处知道丈夫外面有了女人,伤心不甘。周晴坚持拿了钱才打胎,达海拿了三百银元,周晴说这些钱金凤 怎在上海过活,不如留在这里,兴许能再见大少爷。

  • 达天从客栈到银行追寻金凤,金凤却与达海、周晴到医院做手术。达海知道周晴念过洋学堂,邀她做妹妹心莲家教。这时,金凤冲出来哭说:我不打胎了,他们要我脱衣还摸我,我怕啊!还说要全身麻醉我,说要拿什么钳子、夹子、……说得要用刮的,说三四个月了、胎儿……胎儿都成型了!我舍不得这孩子……。金凤说钱她拿了,就算跟江家没牵扯了,她回上海,孩子自己养! 金凤与周晴回到客栈,惊见达天在房里,金凤气达天无情,达天急问真去拿掉孩子了吗?达天告知那天被架回去后,就被关在家里,什么船票、打胎、给钱叫她走,他都不知。金凤感动没看错人,告诉他没拿掉孩子!两人高兴抱头痛哭,却见拿着船票的达海上来,达天劈头就一拳,达海气着给他收拾烂摊子还挨打,回拳,金凤怕达天打输也出手,急得周晴大叫。 江母询问绿香,叫她看好大少爷,怎让他跑了也不说?是想讨好他?“能做主给他娶妾的是我,妳那点心思,不必了!”江母叫绿香提醒锦云,当个少奶奶要懂得装聋作哑,更不能闹起来!达天等人送金凤上船,交代金凤回上海租好房子就给他来信,他每年会去上海收帐一次,最慢年底就能见面。两人依依话别,达海叹气这傻女人真以为能等到什么?周晴苦涩说:最后一线希望吧! 达海回家复命,说孩子拿掉,人也送走了。江母半信半疑,问他没见到达天?刚爬墙回来的达天被叫去训话,达海暗示大哥俩人没碰头,却被姨娘戳破。江母命达天跪见祖宗牌位受罚,拿戒尺狠抽达天。饭厅上,被叮咛不吭不问的锦云,却因达天举着被打红肿的双手逼着:怎么不问到底什么事?惊吓委屈之余哭打达天。江母责骂锦云别像泼妇,不能装聋作哑,也学着忍气吞声。 和谦与周晴在银行里谈着周晴做家教的事,却见金凤拖着行李进来,她说:我想明白了,既然要等,就回来守着他!周晴到江家见工,见达天和女儿在花园,过去想通风报信,偏巧江母发现,让ㄚ环月儿来问家里怎有客人?达海赶来,说是他请的家教,江母责管家不知礼数,请周晴客厅等着,让周晴见识江家规矩真 大。

  • 江母见周晴跟家中两兄弟都认识,心中疑惑,话中有话,让周晴尴尬万分,对达海说:大太太是要有经验的教书先生,我不行,告辞!周晴转身就走,江母讶异,心莲委屈,达海追了出去!门外,受奚落的周晴要达海道歉,心莲却喜孜孜赶出来,说娘愿意让周晴试试,说哥哥努力一年才让娘点头,一定要周晴答应。周晴夜晚下课出江家,长工进财等在人力车上送她,车到风雨桥,听进财喊着:大少爷!周晴故意松落包包,达天上前捡起交给周晴,周晴则塞给他一张字条。 周家巷道,达天找寻经过、忽发现那边挂有一招牌,也没店名,只是简单的写着『裁缝、洗衣』二字,他忙跑去。此时金凤特意打扮了、穿着她最美的旗袍及首饰、正在院里等候着,闻动静回过头来,见了达天眼睛一湿、却又嫣然一笑。达天老是外出,达海于是跟踪而至,却惊愕看到达天、金凤相聚的画面。金凤要求达海帮忙瞒江母,达海才知这里原来是周晴家。达海生气的到银行找周晴:你怎么跟他们串通好了、把人窝藏在你家!周晴莫名其妙:我让谁暂时住我家是我的事!你没权力跑来跟我兴师问罪! 周家要租屋给金凤,帮忙照顾她,达海质问周晴:你是我家请的教书先生,却又窝藏了这个让我们江家丢脸的女人、不是跟我们江家作对?周晴气说:我到你们江家教书、就成了你们江家的爪牙了? 书、我可以不教!周晴不去教书,江母派富贵去接,却在周家惊见金凤。达天和女儿欢欢在桥上愉快走着,富贵拉着周晴从另一头出来。周晴暗示达天:富贵见到了金凤!一旁的绿香却盯着两人神秘的眉眼交换。周晴说已辞职,转身离去。达天拉富贵进达海书房,富贵发誓不会说,达海则懊恼周晴离了职。 达海守着周晴下班的路要道歉,周晴:你也不用道歉了,是我收留了金凤小姐、让你为难、让我自己为难,所以辞了差事、没了瓜葛、大家都好做人,现在我们也已经答应把房子租给她了,家里需要钱,我没了你们家的工作,就更需要她这租金。达海想了半晌,笑说:其实让她住你家也没不好,你还是可以来我家教书啊!

  • 周晴拿着杂志教心莲有关时髦、摩登等用语,心莲:我二哥说啊你想法新又有胆子不怕事;只有你才敢偷偷教我读白话诗,给我解释这些杂志上的新名词。周晴愉快的坐富贵的车出来,却见达天守在风雨桥,达天叫富贵一旁等候,急说找了一天,都没合适金凤的房子。周晴叫他放心,已决定租屋给金凤。达天虽松口气,却知和金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绿香藏身在大门外的门柱边探头望着风雨桥那边,讶异心惊的以为发现了达天的新恋情,不安忧虑了起来。江母在房里说着锦云:几天了、你还不跟达天说话是什么意思? 锦云:他不应我。江母:是吗?你拿张臭脸说话、谁敢应啊?锦云更委屈起来,憋了半天、哽咽说:……我、我笑不出来。江母:就是要笑得起来!平常我怎么教的?这家里头,不管是主子是奴仆,再多委屈再难受,就是得给我随时保持着一张笑脸;这是礼貌、更是教养,风度!锦云低着头流着泪,又不敢去抹,江母看了更气恼说:难道要我替他讨个妾回来、才能帮我拴住这个儿子? 江母要到布庄,偏偏达天去找金凤,达海去找周晴,还巧合的挤到同一家饭馆吃饭了。而布庄的江瑞、富安、富贵急坏了,富贵四处找不到人,回去正碰上发怒的江母,被逼下,说出去周家找达天。达海气达天带着花枝招展的金凤四处走,是唯恐天下人不知?他先回布庄,知江母问出达天去周家,只得编说兄弟俩感谢周晴教心莲,所以请她吃饭。江母不以为然,支开月儿问:是你还是你大哥在打周小姐主意?达海费半天口舌才过关。但当晚全家上下又遭训斥,江母更要富贵以后对达天、达海的行踪,都得一一向她报告。 金凤从钱庄出来,却遭两匪抢劫,她死命护着包,连身上旗袍也被扯破,衣不蔽体。她追着抢匪来到大街,大声求救,铁牛等闻声追去,大展看不下去,要金凤进茶馆缓口气,并通知和谦、周晴。周晴趁着江母邀她到家里吃饭之便,悄悄告诉达天,他给金凤当安家费的所有银票,都被抢了。达天知金凤没事虽放心,却对她把所 有银票带在身上感到昏乱无措。

  • 锁梦楼二楼走廊上的江母,正望着风雨桥。远处风雨桥那边两人凑近说话的身影,让她相当不悦。达海、心莲领着周晴来赴江母之宴,沿花园走廊来到一个月门前。达海:这栋楼是我爹盖了要让我娘住的,还起了个挺雅致的名字叫寻梦楼,可是我娘说寡妇人家还能寻什么梦?这楼就改叫了锁梦楼。周晴苦笑说这名字倒起狠了。到了江母屋里,江母支开达海对周晴说:自己养出来的儿子、我心里明白,老大今年犯了桃花、不安分,自然是他打了你的主意、拖了老二找理由去缠你。周晴忙说误会了!江母说达天这两天追着她说话,全看得一清二楚! 严肃的饭桌上,江母来势凶猛的问达天此事,周晴忍不住,硬着头皮顶撞,说不苟同江母观念,宁愿辞职走人。锦云悲苦,在房里闹自杀,达天气恼说:周小姐的事别瞎闹,我一点都没对不起你,上海的事我对不起定了!达天处于处处被看管的困境,恼怒硬是外出;达海藉替江母付薪水,邀周晴吃饭,和谦不放心也要同行,达海却借机表明要追周晴。 兄弟俩都不在布庄,江母认定去找周晴,要锦云带礼物上周家向周母陪不是,其实是釜底抽薪的办法,大少奶奶都出面了,周母该管好自己女儿。锦云和管家到了周家,却撞见达天送钱去给金凤,锦云指着金凤问是何人?金凤豁出去,直说就是那上海舞女!锦云惊惧悲愤,哭着跑回去,向江母哭诉达天把金凤藏在周家,要江母给他做主。江母气 愤的把茶杯砸摔地面。

  • 达天达海回家,达天想趁机摊牌,却挨责打训斥。达海想帮哥哥解围,江母手里烟筒直砸过去,姨娘抗议养女人的是达天,怎么连达海也打?江母气达海帮忙隐瞒、让周晴当内应传消息,还骗她人已送走,当然一并教训。江母找了周晴,要她别插手江家的事,真要好心帮金凤,就劝她离开。看着倨傲蛮横的江母,周晴告诉江母实话:金凤根本就没打掉胎啊!她不忍心拿掉小孩,还会怎么打算?还怎么劝她离开?江母闻言惊愕住,直杀到布庄,对迎上前来的达海就是一巴掌,恨大家都瞒她。 饭桌上,江母示意锦云给达天夹菜,要她做媳妇本分,就看达天有没心肝?达天不接受,说自己的心都在外面那女人身上。达海要大哥别闹,说娘已经知道金凤没打胎。达天趁机求情,希望看在孩子面上,江母说他看不到孩子生下来,达天不知何意?锦云却崩溃冲撞搥打达天,叫他拿出天良。 金凤忙着找工作,达海衔命又上周家找她,说:本来你要是生出男胎,事情就还有转机,我娘就是不给你名分,也不好不承认这小孩,总还要给个安排!但是,你这样四处去告我们江家的状,我们江家脸面丧尽、被人耻笑,要保全体面,只有完全不承认!你把路走死了,留下来还指望什么?金凤苦笑:既然没路走了,我还怕什么? 锦云捧着江母叫人送来的西瓜,哀求达天跟她说说话,达天却把委屈悲愤都发泄向无辜的她。锦云静静流着泪看着达天,达天歉疚得眼睛也湿了,但他不能心软、不能投降!他马上撇头不看她,悲怒的起身把西瓜往盘上一摔,拿起湿毛巾胡乱一抹,朝她面前地上砸下,摔门出了去。锦云看也没看,保持本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呆坐着流泪,像个 死人。

  • 江母最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姨娘嚷着几代的脸都丢光了,外头的人都在议论,说江母去逼人打胎,说江母缺德哪!江母心一沉,闭嘴沉默不语,然后浮出了讥嘲的冷笑:那好!她无耻、我缺德!就看谁死在谁手里吧!江母准备到周家会会金凤那妖精,达海骑车狂奔赶去周家,得知金凤外出找工作,松了口气。但想到江母脾气,他要周母避一避,周母不肯,达海无措。 金凤在大街上看到江家轿子,江母还没找她,她却先拉着轿杆,要跟江母说个明白。管家不想在大街上闹事,催着轿夫快走,铁牛拿起了锣钹挡住去路,还敲起锣来叫说:她怀着孩子,你们停下来让她说句话不行? 江母掀帘下轿,盯着围观的路人和金凤对峙。金凤: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不怕你!你有本事、就在这街上、当着众人的面赶我走!不要背着人偷偷摸摸做那种下流的勾当!我这肚子如果不是你们江家的、你怎么要我去打胎?还给我钱要打发我?大家可以去问那个教会医院,你敢不承认?倨傲的江母竟发毒誓没做此事。金凤见她竟敢说黑心话,气得上前扯打江母,大展于是让人把金凤拉进茶馆。悲愤噙泪的江母,要达海连周家也赶走,达海不肯。结果,江母找来弟弟,要他带达天夫妇去苏州,直到金凤离开才回来。江母更说 此行若能让锦云生个儿子,就让达天娶小。达天问:肯让她进门?江母却说,娶谁都行,就不能是那舞女! 金凤穿着周母给的袄裙、背上还背了一个大竹篓,竹篓里装着削好的一条条长长的凸出来竹篾。她告诉铁牛,隔壁街有家做竹器的,跟他买了劈好的竹篾回去编竹篮卖,铁牛为让她省成本,答应帮她砍竹子!走到通济桥上,正跟小舅、锦云登船的达天看到金凤背影,扬声大喊,并努力要挣脱管家与富贵,而金凤也努力挤过人群,奔向达天。

  • 金凤连踢带打冲过拦她的管家,小舅只好一边推达天一边挡扑上来的金凤,却让达天得了机会往前冲,他拔了手上的金戒指便死命递向金凤,叫她去换钱。锦云不敢相信的气哭了出来,忙往上冲去。达天又动手摘下了脖子上的金项链,要金凤等他回来。金凤刚拿到,锦云哭扑过来就和金凤拉扯:你还给我!这是他跟我定亲的金项链、金戒指! 锦云叫管家抢回来,金凤忙往衣襟缝隙塞进去,锦云气恨冲去自己动手搜,两人扭打成一团。金凤嚷嚷锦云想打掉江家后代,怒得锦云狠甩一巴掌,达天气恼吼锦云,锦云悲愤哭出声来。管家不想让人看好戏,拉了锦云、推了达天进船舱走了。 金凤急着对达天喊着:你去哪儿呀?我怎么去找你?达天:我是去苏州、你别来找、你等我!金凤盯着船在沿着岸边跟着走,叫唤着。后来想到,哭着摸索着衣服里面的金戒指、项链,却没摸出项链来。她急忙低头四处找,那是大少爷给她保命的呀,她趴着在草缝砖缝找,眼泪一颗一颗掉着…… 苦盼达天来信的金凤,接到的却是她被母亲娘家看管更紧的消息。金凤肚子更大了,转眼已是冬天,她在市集卖竹篓,但眼睛老望向码头那边。又一艘到达的渡船,但仍没达天身影,她摘下手上金戒指,眼泪汪了出来。 过年前的夜晚,达天和锦云回来了。锦云皮裘下穿的是旗袍,姨娘惊讶她怎么也穿起这个了?锦云讪笑说,苏州的表妹们都这么穿,她想达天喜欢,就请表妹带她去做了几件。但江母关心的,只是锦云有身孕没?锦云苦笑低头,江母心想:她们这一生完了,我也完了!

  • 金凤拿钱给周晴,要她帮忙寄给叔叔,其他存起来。周晴问她终于舍得把戒指换钱了?金凤苦笑说,看着戒指想那没良心的人也是白想。金凤十四岁就被叔婶卖给人当童养媳,但还没圆房她就逃了。从小到大,婶婶整天就骂她是讨债鬼、咒她死去的爹娘拖累他们,金凤要把欠他们的都还清。怀孕时,金凤想自己没爹真可怜,不能让孩子没爹,没想到拼了半死还是没能给他个爹! 江家大院,绿香处处心机,她大胆对达天摊出感情来博,让达天有些招架不住。 而江母却气恼锦云没本事讨达天欢心,威胁帮达天讨个姨奶奶传宗接代,看锦云地位怎保?锦云悲伤乞求,江母喝斥:要跪去跟你的爷跪去,跟他跪出一个儿子来!不管什么方法,好歹拿出个本事来,你以为那个野女人穿着露膀子露小腿的衣服就迷住你爷们?人家是懂得勾引、懂得装嗲卖娇!你夜里把房门一栓、衣服一脱,你是他媳妇,他还敢喊强奸吗? 锦云精心打扮自己,还抹了花露水,颤抖着要求达天让她生个儿子,说达天以后永都不碰她也没关系,只求给她个儿子可以依靠!锦云哭着说不出话来了,达天难过的楞望着,心也软了,苦笑说:我不能跟你生!生了,我跟金凤更没希望了!外头偷听的绿香,冷笑盘算着。 绿香给姨奶奶做了双鞋巴结,绕着圈子谈大少爷娶妾的事,终于绕引姨奶奶想到拉拔她。金凤听说达天回来,不知他仍被严加看管,只道回来了却没任何消息给她,伤心落泪。年夜饭,江家人在锦云生子话题中,各个心里五味杂陈。周母给了金凤红包,说压压晦气,让她新的一年忘掉过去伤心事,和即将到来的孩子过新人生,有新希望。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