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娘心计 电视剧

7.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4

语言: 国语

导演: 王伟廷

类型: 家庭 / 言情 / 年代

简介: 清末民初,江南濮院镇贺家是江浙缫丝业首富,贺家的兴旺荣华都是老太太金普荷一手开创的。当年丈夫病死,她带着年幼的小叔贺贵全,凭借腹中胎儿顶压继承家业,在家里金老太太说一不二。虽遭到宗亲憎恨,但...展开
剧集列表 (共38集)
分集剧情
  • 中秋佳节,举国欢庆,贺家上下张灯结彩喜庆十足,人人坐在大院中观看观子唱戏。  贺家老夫人金普荷与两个儿子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一想到媳妇张宝琴即将临产,金普通荷喜不自禁非常希望张宝琴能生下一个男孩,正当贺家人沉浸在节日的喜  庆当中,一伙马匪忽然闯入贺家吓跑了宾朋和唱戏的戏子,为首的头领戴着一幅铁面具,声音低沉杀气逼人与金普荷对峙,金普荷虽然身为一柔弱老妇,但并没有被铁脸男吓坏,而是义正词严要求铁脸男放掉贺文达,铁脸男并不打算在中秋佳节闹事,一行人在贺家匆匆闹完事撤离了贺家。

  • 贺老夫人听闻文达打算灭马匪,担心文达出什么闪失,便立刻制止他,要他安心呆在家打理生意,不要再外出。入夜,贺老夫人恶梦连连,不断梦见自己和铁鹰的过往。这时两个马匪趁着夜色,想偷偷潜入贺家,其中一个不慎被抓。贺老夫人从恶梦中惊醒,急忙念佛静心。文达对抓住的马匪用刑,逼问他马匪山寨在哪儿,马匪不说,文达便带他见官,希望县令能以这个马匪为线索,找出马匪的老巢。县令看了看师爷的眼色,留下了马匪,并保证会给贺家答复,文达离去。在暗中,县令却和师爷嘲讽贺家不懂事,没有给他贿赂就想办案,于是决定不办这件案子。文达回到家中,向贺老夫人禀明自己抓了马匪给县令,并相信县令会找出马匪窝,然后自己就能将马匪都干掉,老夫人欲言又止。县令房内送来了金子,一个马匪闪身出现,原来县令与马匪是官匪勾结。

  • 培伯回到贺家,请了大夫抓了药。老夫人问起昨晚骚乱的情况,培伯有所隐瞒,并试探老夫人口风,问如果当年的另一个双生儿回来了怎么办。当得见老夫人坚决保守秘密的态度,培伯不再多语,偷偷去见铁军,答应为铁军改变身份,并动手为他改造形象,同时还告诉他贺家的财产基业,家庭情况,与宝琴楚楚的关系,以及文达个人习惯与品行。楚楚去牢中看文达,文达让她求徐公公帮忙救自己,可楚楚告诉他死的县令就是通过徐公公买的官,并安慰文达自己会想办法帮他。这是宝琴带铭生来看文达,遇见楚楚,双方起了争执,文达呵斥铭生。形象改造成功的铁生有些得意,培伯又开始从行为习惯礼节等方面教导他,还让他通过画像熟识与之有关系的每个人。

  • 培伯认出铁鹰,正想训斥他,宝琴出现,还发现了文达与平时有些不同,培伯帮忙糊弄过去。宝琴走后,培伯拉铁军到一旁,劝他放弃计划,但铁军执意不肯,表示贺文达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不杀他是自己的底线。贺二叔与文达喝酒,文达喝得醉醺醺的,贺二叔趁机教唆他脱离老夫人的束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文达表示自己要通过买官来让贺家光大,贺二叔问买官的银子从哪儿来,文达只说找宝琴。俩人就趁着酒劲儿来找宝琴要钱,宝琴不给,文达表示从此跟宝琴各做各的,贺二叔在一旁看着两人关系更加破裂,暗自窃喜。铁军假扮文达来见老夫人,问她自己是否有个兄弟,老夫人矢口否认,铁军心寒。

  • 铁军风月楼夜会楚楚,表示说在贺老太太的寿宴上准备让楚楚精彩亮相。楚楚又惊又喜特意准备,在寿宴当天魔术师玩大变活人戏法后,楚楚被变了出来,贺文达丝毫不知情,上前阻拦引起骚动。魔术师邀请贺文达配合演戏法,借机将文达与铁军偷龙转凤,铁军顺利进入贺家成为东家,而贺文达则被关押在山寨。

  • 铁脸男洗劫了贺文达押运的货物,贺文达回到家中将事情经过告与母亲金普荷,金普荷听完贺文达讲述的事情经过虽然非常着急,但又拿铁脸男为首的马匪无计可施。贺文达的情人楚楚依然在妓院陪客,贺文达思念楚楚心切,一天晚上来到妓院寻找楚楚,楚楚正在一间厢房中陪客,客人是一名老年男子,贺文达并不认识老年男子,一进厢房高声喊叫打算带走楚楚,春娘见贺文达不识老者身份,赶紧透露老者是皇亲贵族,贺文达听完春娘的话大惊失色,当场向老者敬酒赔罪。当天晚上贺文达与楚楚同居,一想到楚楚每天陪客,贺文达心中极为不悦数落楚楚,楚楚不以为然看着贺文达,故意指出与贺文达并非妻妾关系,因此她有权取悦别的男人。

  • 楚楚让铭生跟他去后山挖坟,来证明自己的孩子没死,润生呵斥他,拉着铭生就走。楚楚夜晚带人挖开了自己孩子的坟墓,发现是空墓,证实了自己孩子没死楚楚喜极而泣,小楠让她去和铭生滴血认亲,楚楚却想着查明事情真相决定去找春娘。两人顺着春娘留下的地址来找春娘,却被告知并无此人。铭生来见宝琴,母子二人闲聊,铭生问起自己身世,还提起了楚楚,宝琴生气怒斥他,铭生无趣随即溜走。这边老夫人向培伯问起楚楚的情况,担心楚楚来闹着找自己的儿子,培伯让她安心,说楚楚并未发现润生是她儿子,这时铭生过来问候老夫人,并给老夫人表演魔术,老夫人疑惑寿宴那天的大变活人是怎么回事,铭生也答不上来,说如果老夫人感兴趣,就带她去戏院看表演,老夫人欣喜答应。

  • 培伯说出了真相,老夫人告诉他自己其实早有察觉,收买了大变活人的魔术师,知道了所有事情,培伯问她打算怎么办,老夫人表示只好暂时容铁军在家里。老夫人找来铁军,以围棋试探他,铁军露出破绽,两母子不在演戏,铁军问老夫人为何隐瞒自己的存在,老夫人却坚持说自己只有文达一个儿子,让铁军把文达放回来,铁军表示自己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绸缎庄里,雨浓向宝琴说出了自己关于生意的新想法,得到宝琴的赏识。培伯身体刚好就来拜见老夫人,老夫人连忙让他坐着,两人聊天。雨浓和润生聊起菊生,担心菊生过得不好,并说起了女人的命运,润生向雨浓表达爱意,并将小玉扣送给雨浓,却被进屋的铭生瞧见。铭生生气离开。

  • 润生扶春娘到房间休息,春娘告诉润生,他和他娘长得很像,润生讶异。楚楚在房里思念孩子,小楠进来说文达来了,楚楚不想让文达知道自己认亲的事,让小楠赶他走。春娘继续欺骗润生,说自己认识润生爹娘,告诉他他的小名叫祥儿,润生激动不已。风月楼,小楠出来赶文达走,楚楚暗中观察,文达听楚楚不见他,抬脚就走。春娘继续哄骗润生,润生问春娘自己爹娘骨灰在哪儿,想要去祭拜,春娘答应,与润生约好,等安排好就带他去。贺二叔回到家中,直呼大事不好了,问贺二婶文达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将风月楼的经过告诉了贺二婶,说不指望文达了,自己有了对策。春娘约培伯在酒楼相见,想要见老夫人,培伯告诉她当年的孩子死了,让她别动歪心思,给了她些银两打发她走。

  • 贺文达仍然被软禁在牢房中,几天曾经贺文达写了一封信给家中,因为家中无人上山搜救,贺文达发生了焦虑,趁着一名土匪站在牢外巡查,贺文达问询土匪是不是将函件送到了贺家,土匪之前挨了铁军一顿叱骂,一听贺文达提起函件的工作,土匪没好气的骂贺文达胡乱写信哄人。铁军隐秘寻觅润生,春娘并不晓得铁军在后方盯梢,带着润生一路前行,春娘心知不能让润生在清醒和状况下去风月楼,所以提议在路周围的破房子中歇息。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119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