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尋人大師2

尋人大師2 电视剧

地区: 暂无

时间:2017

语言: 暂无

导演: 李泽露

简介: 由愛奇藝出品、上海海棠果影業 聯合出品,「網劇一哥」白一驄 總編劇、新銳導演李澤露聯手打造首部網生話題劇《尋人大師》。本劇講述當代都市生活中關於「尋找愛、再尋找到真實的自我」的暖心治癒故事。具...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櫻霓前男友回來找她。夏骨朵鼓勵櫻霓找個人假扮男友去示威,並對尋人社三個男人作了分析,丘陵老,周期挫,林元素正合適。與前男友見面席間,櫻霓故意想要和林元素秀恩愛,但林元素毫不配合。前男友感慨道,看到你過得這麼好我就放心了。櫻霓沒忍住脫口而出林元素其實不是她男友! 隨後前男友對櫻霓加大了愛情攻勢,林元素此時扔給櫻霓一袋資料,周期在一旁看完文件內容後驚呼這是引了個債主進門啊。櫻霓飛快從情傷中走出來,周期卻陷入過去的回憶裡越來越深。周期初中時代,比較軟弱,常被學校的大哥收拾。一次,一個女老大出現救了他,那是他的初次暗戀的人。周期同學約周期同學聚會,周期滿懷期待能在聚會上見到初戀,但被告知初戀早已經結婚,但前不久又離婚了。周期來到初戀婚後別墅區,夏骨朵挪揄周期,估計初戀離婚之後得到了很多補償,周期微怒,表示相信當時善良又堅強的初戀不會是夏骨朵想像中的那種人,並勸夏骨朵善良點,不要帶著有色眼鏡看人,夏骨朵被周期的話戳傷,瞬間變臉,周期沉浸在期待中,沒有發覺。

  • 周期在出租房內沒有發現初戀,卻發現初戀的老母親和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周期不忍心,一邊疑惑一邊照顧老人家,打掃房子。傍晚,初戀回來,看到出租房內周期和自己母親有說有笑吃驚不已,尷尬趕走周期。周期日日上門幫忙,初戀被感動,和周期說起自己失敗的婚姻,前夫不斷出軌並對她使用暴力,最後她被迫淨身出戶。周期決定幫助初戀向富二代渣男討回公道。一連幾天,周期都不在尋人社,大家都詢問夏骨朵,夏骨朵笑說不會是當了喜當爹吧,夏骨朵以周期女友身份詢問周期同學周期初戀的地址,根據同學給出的信息,找到了初戀地址。眾人在出租房內看到周期抱孩子,奶爸十足,他們輪番攻勢周期,勸解周期,懷疑初戀是騙子,周期反問夏骨朵為何始終不願信人,夏骨朵拂袖而去。櫻霓回到尋人社,告知大家周期初戀情況,支持周期幫助初戀,並鼓動大家一起幫忙。林元素發現前夫名聲顯赫,家族事業,有過許多前女友,但黑點卻被洗的很乾淨,周期充分發揮狗仔精神,蹲守前夫出沒的地方,拍前夫劈腿的照片。

  • 尋人社的門被推開,周期的爺爺老兵精神矍鑠走在前面,自顧自地講起了那從前的故事:三狗是老兵所在電台班班長,三狗在上戰場前要老兵向自己保證:如果不幸犧牲,老兵要替三狗照顧才10歲的兒子。沒想到這場戰爭,真的讓老兵和整個電台班生死相隔。老兵作為唯一的倖存者,烙下了輕微殘疾。回到老家後,榮膺二等功的他受到了黨和國家的照顧。大半生的時間裡,孤獨的老兵一直致力於尋找三狗的兒子。他的線索實在有限,只知道班長好像姓李,東北人,47年入伍,有一張當時整個電台班在前線的合影。憑著這些,他在職時的每年假期,退休後一年四次,要探訪全國各地尋人。把960平方公裡的土地都要踏平了。老兵找人找成了精,從大行李包裡取出厚厚一疊資料提供給尋人社。如今老兵年勢已高,怕自己有生之年無法完成承諾,所以希望尋人社能介入幫助。眾人各展所長,開始了初期的工作。林元素已經開始研究其卷宗,並迅速地進行了網絡搜索,周期做聯絡的工作,丘陵通過人際網絡吩咐各地朋友進行查訪。

  • 幾人正合計著帶著老兵趕去碰面。老兵見到老處長,兩人互相端詳對方長達一分鐘,卻以互不認識收場。繼續找人的過程中,某市公安局打來電話,說有一張男女的合影中發現了背後牆上一張老照片,貌似和老兵的照片是同一張,後面疊加了另一張網吧的照片。周期從後面的一台電腦上發現了一個編碼,通過編碼查詢到了這批電腦發往的城市。夏骨朵通過照片上男女的穿著也分析出了一批五線城市的名單。幾人最終鎖定了網吧所在位置。眾人紛紛趕到男子家鄉,剛推門進去,就看見牆上掛著那副老照片,老兵已熱淚盈眶。此時三狗的老婆緩緩走出,還帶了一個瞎了的老頭,老兵認出,此人也是自己的戰友,上去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當年三狗老婆接到三狗陣亡的消息,難以相信,到部隊接人,坐實三狗犧牲的消息後,發現還有個小兵沒有死,被找到,但眼睛已瞎。那個小兵說,答應了三狗要照顧妻兒。當年三狗的妻子沒有把三狗帶回去,卻帶了另一個男人照顧他,人言可畏。最終,三狗的妻子帶小兵離開三狗的家鄉,帶回了自己的老家,並改了名,重新生活。

  • 一隊人馬直接殺到尋人社,之前櫻霓幫助尋找男友的女生父母哭喊著上門了。原來男生帶女生私奔了,而且兩人還牽扯進了一宗新型興奮類藥物的刑事案件。尋人社內部開會,那個私奔女生的案子是櫻霓經手處理的。櫻霓對她幫女生找到男友這件事充滿負罪感。尋人社決定去找女生和男友。林元素說手機信號、社交帳號等小劉他們查到了,沒有收穫。從男友曾經開過的電腦維修店著手,他們找到了一個小村裡的公共電話。來到小村,四人分成兩組,裝扮成遊客嘗試地毯式搜索,均告失敗。走到一個小飯店準備吃飯,突然旁邊桌的一個人倒地抽搐,口吐白沫,四人都被嚇了一跳。周期想了想後,告訴三人這幾人有問題,四人偷偷跟上了那三個人。四人跟著那三人,看見三人走進了一座廢棄工廠。烈日炎炎下,夏骨朵率先崩潰,周期扶著夏骨朵離開。林元素和櫻霓繼續盯梢,有人從工廠走出來了,兩人立刻跟上。林元素和櫻霓跟蹤那人來到一處偏僻的地方,竟然發現了女生的男友。

  • 周期帶著小劉等人一路找來,救下林元素和櫻霓。林元素和櫻霓領著小劉等人來到工廠,發現早已人去樓空。林元素認為女生一定給他們留下了線索,他跟小劉說想要一起勘察現場。小劉向局長申請,局長同意,並再三囑咐要一定要保護林元素等人安全。林元素最終在一張床的床板背面找到了一串電話號碼。林元素、櫻霓、周期和夏骨朵在警局焦急地等待消息,櫻霓又一次暈倒。小劉告訴四人已經查到了電話號碼的機主並成功抓到了他,他供認了幕後老闆梟哥。櫻霓問起女生和男友的下落,小劉說他們還在查。櫻霓十分焦慮。此時,林元素接到了一個公共電話,那人(林元素父親)告訴林元素梟哥的制毒工場的確切位置,林元素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他還是趕緊告訴了警方。警方部署警力,包圍一個規模很小的、新型興奮類藥物的分裝散貨作坊,迅速控制了現場。被捕的人當中發現女生和她男友的身影。這時,兩公里外的路邊發現一個滿身是血的姑娘,姑娘告訴他們她男朋友為了幫她逃跑被那些毒販抓了,生死未卜。櫻霓下意識地認為那兩個人就是女生和她男友。

  • 雲曼華的兒子雲帆在上學路上心臟病發暈倒被好心人施救,她登報希望找到好心人。尋人社主動上門要求幫尋找救命恩人。五人圍坐在會議桌前,分析救人的視頻,視頻中始終看不清救人者的臉。夏骨朵從周圍圍觀的群眾著裝入手,表示可以蹲點跟這些人了解當時的情況及更多的細節。線索表明此男子第一反應是抓過男孩兒書包翻找最外面的口袋取得急救藥,沒有任何遲疑,表明他是知道急救藥就在這個口袋裡,說明是熟人。夏骨朵和周期來到雲帆的學校跟雲帆見面,周期以狗仔的經驗敏銳感覺到有人跟蹤著他們。夏骨朵和周期反過來找出尾隨者,把他揪出來,誰知這時雲帆衝出來擋在男子面前,喊了聲爸爸。原來救人者是雲曼華的前夫齊康。齊康當時外遇犯了錯誤拋棄雲曼華和兒子一走了之,但後來因為牽掛生病的兒子,不奢求能夠得到原諒,只是每日默默的跟在兒子的身後,能看看他便是滿足。雲曼華來到尋人社,面對前夫,含淚控訴前事,絕不原諒,並帶走了兒子。幾天後,齊康再次來到尋人社,他一邊氣喘一邊說,我要尋人。

  • 齊康情緒低落地說,雲曼華帶著兒子又離開了。他對之前離開母子的事情非常的愧疚,現在很想回到母子身邊,可是雲曼華的態度……尋人社對此事有很大的爭議,周期理解齊康想要圓滿的心,拼命說服尋人社其他人;夏骨朵冷漠表示,絕不原諒渣男;櫻霓也認為同情心不是狗血,不能亂灑;林元素則表示不參與。周期硬拉著夏骨朵來到雲帆學校,發現雲帆真的沒去學校,但從與雲帆同學陸思瑤聊天中看出一些端倪。林元素、櫻霓、丘陵根據周期的說法跟著陸思瑤,認為能見到雲帆,但陸思瑤只是去到一個巷口,把一封信放入花盆中走了。三人守著巷口,從白天等到黑夜,結果真的等來雲帆取信。他們跟雲曼華見面對話,雲帆也明顯是一直想著爸爸的,但雲曼華依然態度堅決,齊康的堅持不懈,不能成為原諒的理由,當初的痛苦其實到現在是一分不少的。周期為破碎的家庭感到愁苦,此時尋人社大門又一次被破門而入,雲曼華和齊康一同現身,說雲帆不見了。尋人社眾人吃驚。父親迷途知返,母親心結難解,孩子祈求團圓。最終在遊樂場找到旋轉木馬邊上的雲帆時,一家三口相擁痛哭。

  • 夏骨朵提著保溫桶去醫院給櫻霓送飯,眾人站在病房外悶悶不樂,櫻霓感染上了相關性噬血細胞綜合症,之前頻頻暈倒也與之有關。這種病需要骨髓配型,但包括孟兮在內的都不合適,眼下辦法只能替她找爹了。孟兮卻淡淡扔下一句,不用找了。絕塵而去。尋人社輪流值班陪櫻霓住醫院,確定了「找爹」行動,通過櫻霓的年齡,林元素推算出孟兮的大學校園愛情,最後鎖定在財團掌門人身上,可是……他已經死了。眾人很失望,此時一對中年夫妻找上門來,他們的兒子得了白血病,需要配型的髓,兩口子都不匹配,他們想找到被他們「遺棄」的女兒。當時因為經濟困難,曾不得已將女兒送人,此後再也沒見過女兒。因為櫻霓的病,尋人社對這對夫妻的內心焦灼感同身受,他們決定接下這個案子。這對夫妻只留下遺棄女兒的居民區這一線索。眾人在照顧櫻霓的同時,也按篩選情況走訪居民區,但沒有線索指向那戶張姓人家,事情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胡同。丘陵探望櫻霓,兩人釋懷把感情說開,櫻霓表示自己發現丘陵更像是父親長輩般存在,丘陵則打包票說還是會管著櫻霓,也會幫她找到真正的父親。

  • 周期跟小賣部女老闆無意間的一個笑話讓周期突然意識到,做戶主登記的可能是養母而不是姓張的養父。周期、夏骨朵、丘陵去醫院探望櫻霓,正撞見林元素給櫻霓喂飯。林元素見有人來,態度直接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丘陵看著逗趣的兩人,主動拿過飯碗喂起櫻霓,林元素有些不悅。林元素告訴眾人自己已經查到了和孟兮有過一段感情的兄弟,他現在在做汽車輪胎生意,最近要參加一場慈善拍賣會。被「遺棄」女孩這邊,周期告訴林元素應該調整篩查方向,有兩戶戶主登記是女性但其丈夫姓張的人家,而其子女年齡與遺棄女孩相仿的只有一家。於是尋人組做了分工,丘陵去找輪胎兄弟,夏骨朵和周期去找那戶人家,林元素則繼續照顧櫻霓。收養女兒的那戶人家,恰恰就是小賣部那一家子。但養父母原本反對女兒認親,周期和夏骨朵勸說養父母應該將選擇權交給女兒。在周夏的見證下,養父母與女兒進行了一場深刻的談話。得知真相的女兒雖然有些震驚,但總顯得不太符合一般人應有的激動反應,夏骨朵敏銳地察覺到,可能女兒早就知道了自己並不是父母親生女兒的事實。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