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芝麻胡同 电视剧 热度 1598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9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刘家成

类型: 年代 / 剧情

简介: 1947年北京沁芳居酱菜铺老板严振生,因为哥哥和侄子帮自己去河北买大豆时路遇国军抢劫而死,为尽孝道从小过继给舅舅的严振生,要在妻子林翠卿之外,为亲生父亲喻老爷子再娶一房媳妇,为喻家传宗接代。喻老...展开
剧集列表 (共55集)
分集剧情
  • 1947年5月,北平南城沁芳居,今儿是踩黄子的大日子,老板严振声却发现用的不是丰润马驹桥的大豆,大掌柜小黑子说满城都买不到丰润的货了,买主的嘴没那么刁,酱菜园里里里外外二十几口子人都等着老板开工钱呐。严振声念叨着:“咱的衣食父母是主顾,蒙了主顾,砸的是招牌,丢的是脸面!”严振声答应酱菜把式孔老痴去趟丰润拉豆子,孔老痴被严振声打动,同意留在沁芳居。

  • 为俞家传宗接代的事儿两口子当着老爷子的面儿应下了,可一出俞家的门儿林翠卿就变卦了,严振声苦不堪言。沁芳居大堂正中的玻璃罩里端放着一六品顶戴,这是前清朝廷赏赐给严家的“宝贝”,福子和小黑子拦着严振声不让他卖这个宝贝……严说,它不过是顶破帽子,要搁前清他还管点儿用,现如今咱们得拿它救咱们的沁芳居。 古董商李先生约严振声在六国饭店俱乐部面谈关于御赐顶戴出让一事。邻座的一位国军军官很熟络地与一名漂亮的女招待打着招呼,严振声一见到国军就是一脑门子官司,而这个军官还对女招待动手动脚,严气愤极了……李先生告诉严,这是国民政府外二区的接收大员吴友仁,来头不小,那个女招待叫牧春花,是俱乐部的“红人”……

  • 严振声和大福弄到十支盘尼西林救了牧春花的父亲的命,俞老爷子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春花的父亲说女儿会兑现承诺,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顾虑”,说不知俞老先生的年龄,不知他家中是否有妻小……得知老俞是为自己儿子娶亲后,牧老爷才知是一场误会。严振声想明白了,决定拉下面子,从宝盛源东家佘了两千斤二八粉救沁芳居的燃眉之急。福子的一个“朋友”从开封过来,告诉了他们一直“托人”打听的严振声之子严宽的下落。1944年初,严宽参加了游击队,可巧刚参加队伍那天就遇上鬼子进村,地道让鬼子来了个两头堵,一个班的十多个人全都让鬼子捂在地道里,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朋友”把严宽参加队伍那天随身带的“良民证”交给了严振声,说这是严宽参加队伍那天交给游击队长的。严这些年一直告诉家里严宽是上南方进佛手瓜去了,听到噩耗后叮嘱绝不能告诉林翠卿这件事。

  • 严振声对宝凤没那意思,他更没想到林翠卿会这样安排。林翠卿说娶二房之事不宜大张旗鼓,也不在乎大哥的周年祭日,选个好日子圆了房了事。严振声对妻子的安排不置可否,他自幼过继严家,十六岁便依严家父母之命娶了从未谋面的林氏为妻,多年来没什么大事是他做主办的,只有三年前送儿子严宽上前线打鬼子的事,是他硬着头皮干的,到现在严宽去世,而大家都以为严宽是去南方进佛手瓜……严振声后悔但为时已晚,又不敢向妻子及儿媳说实话,对林翠卿他只能“言听计从”,对亲爹的要求也不敢违拗。

  • 沁芳居开耙的大日子,严振声亲自捣酱,抬眼突然看到牧春花,一激动,忘记自己正在捣酱,一个踩空掉进了酱缸里……严振声告诉俞老爷子,说他和牧小姐本就不是一路人,让俞老爷子别着急,一定给他找个好姑娘。郭秉聪找到古董商李先生,再次说起严家顶戴“东珠”的买卖,应了调包双簧的事儿。李先生找到严振声说自己手头紧,暂时“搬不动”那顶帽子,他为严另外找了一个买主,但得先给掌掌眼。而就在看货过程中,李先生与郭秉聪都在场,两人合谋动了手脚,帽子上真正值钱的那颗东珠被掉了包,到了吴友仁手里。“东珠”变成了假的,吴友仁却派手下冒充“买主”去把严振声手上的顶戴花翎买下。

  • 沁芳居每天柜上的账都支干净了,卖顶戴花翎的三千块大洋也花光了,伙计两天没沾油水,严振声脸色凝重。吴友仁带着士兵冲进沁芳居,严振声与小黑子、冯大福走出账房,吴友仁狠狠抽了严振声一嘴巴,将顶戴打飞在地。掌眼的洪老板说发现帽子上的那颗东珠是假的,要严振声马上把三千块大洋还上,还不上就砸店。严振声从小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在吃穿用度方面他称得上是一爷,可是他性格懦弱,一遇大事就犯晕,没着没落的拿不定主意。牧春花觉得此事跟自己脱不了关系,凑了一千一百块大洋送还给了俞老爷子家里。严振声非但没有感激之意,还暗暗告诫牧春花不该挣的钱就别挣。

  • 说话间正遇上郭秉聪来牧家下聘礼,严振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牧春花要嫁的人是自家儿媳的亲哥哥。严说,这钱就自当是严家掏的份子钱吧,牧春花坚决要退给严振声这笔钱,郭说收下吧,咱还要感谢严振声,要不是他,牧老爷子也不会脱离险境。说起严振声和郭秉聪的关系,牧春花这才知道严振声已有家室,严振声也才知道郭秉聪和春花的关系。

  • 严振声趁着酒劲来到牧家门前,面对郭秉聪和牧春花,却有口难言,只道出了一句“百年好合”。第二天,牧春花到沁芳居找严振声,说已经答应嫁给郭秉聪,两人缘分到此为止。郭秉聪和牧老爷子一起为牧春花在瑞蚨祥雅间里扯布备嫁衣,正巧遇上严振声、林翠卿和秀妈陪同宝凤也来店里选料子,宝凤看见郭秉聪在春花面前献殷勤,又瞥见严振声在一旁痴痴地望着牧春花的神态,宝凤心里不是滋味儿。郭秉聪话里话外又故意讥讽严振声,忍无可忍的宝凤嘴里喊着“姑奶奶我宁可当一辈子老姑娘不嫁了!”

  • 郭秉聪在妹妹的劝说下来到严家认错,把非法所得的东珠钱退还给严振声,说差的那部分他愿意为严家干活还上,林翠卿告诉郭,差的那些钱不用还了,说严家不缺劳动力,让他另想辙……严振声心一软,说秉聪懂技术,留在沁芳居跟着孔师傅当学徒吧,郭又说自己没地方住,林翠卿说跨院儿里有大铺……严说,郭是儿媳秉惠的亲哥哥,还是别跟下人们住了,倒座房闲着也是闲着……

  • 林翠卿跟着禄山来到严振声的病房,一推门,牧春花背着门正在喂振声吃东西。看见丈夫被打,她又怜又气,醋意大发。严把牧春花和牧老爷的遭遇告诉林翠卿,林也听得心疼。林说:“他亲爹,振声和牧小姐的事儿随您的心,您定日子我做主,给他们单立门户,明媒正娶接春花妹妹进您俞家的门儿!”春花还在琢磨林的话的意思,只见林一转头:“春花,去门外头叫禄山进来,问老爷想吃什么,你都给一一记下来,回严家让宝翔麻利儿的给老爷掂配完了送过来!”这不是拿春花当使唤丫头么?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