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一剪芳华 电视剧 热度 600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21

语言: 暂无

导演: 张峰

类型: 自制 / 年代

简介: 该剧讲述了天赋过人的小裁缝陆远之受恩师点播,刻苦钻研,传承、创新,在风云变幻中坚守“裁衣、裁人、裁心”信念,逐步成长为一代华服大师的传奇故事。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40集)
分集剧情
  • 造办处甄选裁缝的考试正在进行,康宁担任考官。江末生正认真剪裁,陆远之突然发现有人在考场作弊。他上前一把抓住脏物,随即揭发兰二偷换布片的事实。这个兰二不是别人,正是隆裕太后跟前最红的大太监张进山的义子。康宁前来平息事端,跟陆远之说,你要不去做衣服,要么就滚出去。江末生跟陆远之讲明利弊,陆远之乖乖回去接着考试。考试结束,陆远之和江末生走出宫门,正看见瑶瑶跟他们打招呼,一旁的兰二看到报复的机会,上前调戏瑶瑶,二位哥哥立即与兰二及家丁扭打在一起。康宁建议公平竞争,于是陆远之与兰二打赌比输赢。轮到陆远之出手时,他用尽全力打了兰二一拳,兰二惨叫一声从桌子上摔了下去。两个手下急忙过去把兰二扶起来,却见他身上插着一片茶杯的碎片,流着血。警察前来,大家随时四散逃跑,康宁被抓。

  • 陆远之过堂,要求仵作验尸,来到张进山府邸发现,尸体已被毁尸灭迹。回到公堂,陆远之又说自己有证人,可证人康宁却迟迟没有出现,谭达人认为被戏弄,打了陆远之板子,并送入牢房。陆远之很生气,认为康宁不守承诺,但又心生疑虑。 苏敬安和江末生去求张进山,在雨中等了许久才被请进屋。苏敬安愿意把三裁堂的地契交给张进山。然而,张进山却提出让苏敬安赔一个养子给白鹤年,而且还点名要江末生。如果苏敬安不答应,陆远之就得以命偿命。苏敬安和江末生惊愕地不能言语。原来这一切都是白鹤年搞的鬼,苏敬安和白鹤年曾是同门师兄弟,白鹤年因为师父临终前把 “天衣无缝”针谱传给了苏敬安而记恨多年,他一心想夺回,所以处处与苏敬安作对,苏敬安急火攻心,病倒了。

  • 苏敬安却执意让陆远之参加考试。吴文丽劝说苏敬安,此次太后礼服就让陆远之来帮忙,因为陆远之比江末生天赋更好。但苏敬安始终担心陆远之的个性太过浮躁,会惹出麻烦。陆远之并没把苏敬安的拒绝放在心上。第二天,苏敬安发现宫里送来的礼服料子不见了,全家人惊恐着急。此时,陆远之提出,他知道料子在哪里,但苏敬安必须让自己进三裁堂做帮手才可以告知。苏敬安苦笑,徒弟竟会威胁自己了,他提出如果陆远之能做出一件长袍便可进三裁堂帮忙。陆远之只学过一点皮毛,从未做过衣服,吴文丽和苏佩瑶担心他无法通过测试。但陆远之却信心满满。陆远之抖开料子,铺在衣案上,拿起剪刀……一件做好的长袍被举到苏敬安面前,所有人都很惊讶。陆远之解释,平时师父教大哥时,他偷着听自己瞎琢磨,便会剪裁了。陆远之让师父遵守承诺,苏敬安也看出陆远之的天赋,便答应陆远之从此可以进入三裁堂。

  • 夜晚,陆远之偷偷溜进驸马府,看到有房间亮灯,摸了进去。正巧康宁在沐浴,他看着康宁的背影,吓得不敢出声。他这惊鸿一瞥,便成了永恒和初心。康宁需要浴衣时发现递浴衣的手不是盼夏的,于是惊恐万分。果然是陆远之编了一套康宁是天煞孤星的说辞吓唬住了吴佑桐。康宁埋怨陆远之,虽然解决了眼下的难题,日后怕是再也无人敢娶自己了。陆远之诚恳道歉,说他知道康宁去过刑部,并希望康宁告诉他隆裕太后的喜好,以便他帮助师父挑选好看的绣花花样。康宁看到陆远之对师父如此用心,便把太后喜欢高洁素雅的花和看重花品胜过花貌的习惯告诉了他。陆远之连夜画了百鸟朝凰的图样,一大清早便拿着去找苏敬安。苏敬安赞赏陆远之的想法,还帮着去掉图样里更多的庞杂,让衣服更加素雅。但当陆远之拿出云肩的图样时,苏敬安十分气愤,这是样式十分新颖的云肩,上面还画着玉兰花花样。

  • 康宁说自己送的花是辛夷花,太后吃惊这花竟然不是玉兰花。康宁讲到辛夷花和玉兰的确相似,但辛夷花下面有三瓣儿花萼,玉兰却没有。而且玉兰多为纯色,但辛夷花外紫内白,比玉兰有过之而无不及。玉兰只能欣赏,而辛夷却可入药,造福一方、功德无量。隆裕太后琢磨着康宁的话,心情渐渐愉悦。合欢见状,装作无意地说起内务府苏敬安送来的那件礼服,云肩上绣的,好像就和这盆花一模一样。隆裕想了想,遂让张进山去取礼服。杂物房里,盼夏听到小太监说张进山要来拿礼服时,十分紧张地让吴文丽加快速度。张进山捧着木盒回到长春宫。合欢从木盒里拿出云肩,隆裕太后拿过来仔细看,发现花朵下面有三片小花萼,而且花蕊是红色的,花根部加了紫色的丝线。她让康宁也一起看看,康宁看后说这就是辛夷花。张进山却说,苏敬安也许跟他一样,根本不知道辛夷花的存在。康宁提议把苏敬安叫来问问。

  • 江末生回去后,不停擦洗自己。他抚摸着被姚秉胜剪过一剪刀的荷包,想起了瑶瑶当年送他荷包的情形。陆远之回到家中,苏佩瑶端来猪蹄,让他补补身体,而他想起恭桶就恶心的吃不下去。白鹤年来看江末生,提出要让张公公照应。江末生却说一定要靠自己干出一番事业来,这豪气让白鹤年惊讶和赞赏。江末生担心白鹤年觉得自己丢人,白鹤年却说脸面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他和江末生是一家人不必在意这些。江末生内心有些感动。第二天姚秉胜宣布太后寿宴的吉服让陆远之做,江末生来打下手。康宁来长春宫三次,都被张进山以太后不得空为由拒在门外,她甚至连太后寿宴的请帖都未收到。康宁失意的走在街上。此时苏佩瑶也正在逛街。半路一个壮汉欺负一个弱女子,苏佩瑶要上前阻止,盼夏却抢先一步怒斥壮汉。两个女孩儿拦住壮汉毫不退让,弱女子却趁机溜走。这时陆远之和江末生的好哥们郭飞宇带巡防营的人赶到,壮汉哭着告诉郭飞宇,那个弱女子偷走了自己要给母亲抓药的钱。

  • 陆远之来到内务府,夸赞江末生设计的滚边很别致,并把江末生叫到廊间,告诉他这次自己的想法——绣样用凤穿牡丹搭配并蒂莲花。江末生看着陆远之手里素白料子上绣的双瓣图样儿,只见上面一个团寿八卦图案,一个圆被拆成两个半圆,还上下错开。一半的圆是华贵无比的凤穿牡丹,而另一半却画了那副并蒂莲花。江末生直呼这是皇家大忌。陆远之却解释,凤穿牡丹寓意太后尊贵的地位,而并蒂莲花则是所有女人的夙愿。江末生告诫陆远之,性命都在这一针一线上,千万别又闯大祸,陆远之却告诉他三裁堂陷入了危机。陆远之告诉江末生,白鹤年鼓动京城各大布行和制衣坊,一起逼着师父在两月之内把今年整个商会新订的土布都卖出去改买洋布,不然就要让出商会会长的位子。师父为不失信于人,独自把所有土布都收了,如今三裁堂账上几乎没什么钱了。然后陆远之说了自己的打算,他想在太后的吉服上做出新意来。只要太后一高兴,他就想办法求太后下旨禁售洋布,这样三裁堂就有救了。但江末生觉得陆远之这样做太冒险。

  • 内部府,兄弟俩相互和好,陆远之告诉江末生,正在给月白做衣服,很是惊讶,劝说陆远之此举太过。陆远之却说风尘女子大都讲情义,他做衣服不分三六九等,只为美。苏府内,瑶瑶去给陆远之送夜宵,发现了陆远之正在给别的女人做衣服,遂拉上康宁一起跟踪陆远之。她们女扮男装闯入妓院,寻找陆远之和月白姑娘的踪迹。终于在听到月白姑娘和陆远之的声音后破门而入,月白姑娘向两人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两人得知了月白姑娘的故事后,也很是感动,并提出要帮忙。希望月白姑娘在恢复自由之身、和心上人成亲之日时别忘记请她们喝杯喜酒。花魁大赛开始在即,陆远之、郭飞宇和瑶瑶如约来到“醉春风”,唯独康宁缺席。舞台灯光闪烁,十二位舞女随着舞步的变换,逐渐靠近屏风,屏风散去,十二位美人宜喜宜嗔,逐次亮相。白鹤年坐在包厢,盯着月白。月白穿着陆远之设计的衣服不负众望最终夺得了花魁。

  • 苏佩瑶得知陆远之即将被流放,便留了书信给家里和康宁,离家出走,准备追随陆远之一起去宁古塔。康宁担心瑶瑶,正要出去寻找之时,被太后召见进宫。原来,是英国公爵朱约翰觐见太后,因为朱约翰与康宁是旧识,太后特意请康宁进宫一聚。江末生去监狱探望陆远之,陆远之问江末生,把他害成这样的是不是白鹤年,幕后黑手是白鹤年,江末生却说,不管是不是白鹤年,月白已经死了,不能凭他一面之词,太后就能相信他。陆远之对江末生的行为表示理解,如果是自己也会选择沉默。陆远之说,酒喝了,人也该散了。江末生告诉远之,他会照顾好师娘和瑶瑶。监狱门口,苏敬安前来送别,后悔当初让陆远之进三裁堂。陆远之跪地拜别师傅。这时,康宁策马前来,拦住了陆远之,告诉他想走还没那么容易

  • 江末生在白家布料库房寻找修补布料,找到了上次洋布生意师傅未舍得出手的几块珍贵布匹,发现其中正有一块是与那件衣服匹配的。彼时,康宁找出当年太皇太后赏的英国宫廷礼服,拿给正在发愁的陆远之,让他看看是否有用。陆远之查看后,发现康宁那件礼服下摆某处的料子,和破损礼服破损处的料子一模一样。但是他不能用。因为这是御赐的礼物,如果毁坏,就是死罪,他不想因此连累康宁。康宁随即自己剪断了衣物递给了陆远之。这时张公公过来催时间,自作主张多给了他们一炷香的时间。陆远之从康宁的礼服下摆抽出线,然后把丝线一份为二,再把其中两根揉在一起变成一根完整的丝线。这样就有了缝补礼物的丝线,抓紧修补礼服。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