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是红军 电视剧 热度 1023

原名: I Am The Red Army
别名: 聂九的天空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桑华

类型: 战争 / 军旅 / 历史

简介: 鸭脚坝少当家聂九(朱雨辰饰),为报杀父之仇,被迫与爱人沈忆萍(高艺涵饰)分离。聂九一路追杀云南军阀聂玉珩至兆阳关城,巧遇同被聂玉珩追杀的一名红军战士。红军战士误以为聂九同是红军,临终托付他一...展开
剧集列表 (共36集)
分集剧情
  • 1935年4月,云南军阀聂玉珩在云贵交界的洛泽河畔,伏击红军侦察队。因寡不敌众,红军侦察队全部牺牲。这一幕被躲在一旁想要刺杀聂玉珩而报杀父之仇的聂九看在眼里。侦察队长临终前将一支藏有情报的怀表托付给他。聂九刺杀失败,被聂玉珩部队一路追杀,走投无路之际,只好跳进洛泽河,生死未明。国民党复兴社地方主任白汝樵也准备主持剿共事宜,处长李卓抓到三名我党情报人员。情报员关正河被捕前,销毁了文件。红军主力部队得到兆阳关情报组暴露的电报,因事关重大,部队首长立即派团长薛济同去营救被俘人员。李卓以我情报员关正河的家人为要挟,迫其吐露情报。当地军阀马万山抓老百姓冒充红军应付“剿共”。郝梦来,滑溜两人在河岸边翻找财物,此人正是聂九,三人就被马万山的保安队抓了。薛济同等人进入兆阳关城,和交通员张金根接上了头,为救出被捕同志计议。聂九与郝梦来、滑溜被关在监狱里,聂九寻机杀了狱卒,并将所有被抓来冒充红军的百姓都放走了。两人跟着聂九逃跑,却又被抓回来。马万山得知此事,准备枪毙聂九。

  • 薛济同找到马万山府管家、实为我地下党员的崔有才帮忙打探消息。保安队严刑逼供让聂九交代“红军同党”,此时林参谋得知聂九与聂玉珩的仇恨纠葛,报告给马万山。马万山与聂玉珩一江之隔却芥蒂颇深,表面相安无事私下里却斗得你死我活。马万山准备利用聂九借刀杀人,在宴会暗杀聂玉珩。李卓此时也找到了关正河妻儿的线索。聂九为了抓住机会除掉聂玉珩,答应替马万山在宴会上除掉聂玉珩。崔有才出门时,看到特务将一对母子接进监狱,他怀疑这对母子就是被抓同志的家属,便赶紧向薛济同传递情报。为预防关正合叛变,保证红军大部队能顺利借道,薛济同决定如果关正河叛变,要赶在与我党情报人员接头之前除掉他。重获新生的滑溜更加认定聂九。李卓遂决定去参加马万山的宴会,为一举拿下兆阳城的情报人员也开始了周密的部署。马万山在家中宴请“红色”女商人沈曼殊,大谈以奉送烟土为交换暂借“商道”的买卖,并邀请她参加三天后的商界联谊宴会。而化名沈曼殊的沈忆萍,正是我党地下党员,利了军阀自私贪婪的秉性,为红军险中求生。

  • 关正河叛变消息已经确定,薛济同决定忍痛锄奸。聂九出门寻仇,郝梦来和滑溜不知原由,误以为今天聂九三叔的忌日,便连夜为三叔扎了一个纸人。聂玉珩盘算着怎么在宴会上抢马万三的风头,以准备在商界联谊会上谋取更大的利益,想起了聂九,触动了聂玉珩心中的那块心病。马府宴会上,沈曼殊举手投足间亦皆是风情,她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偏厅内,林参谋给了聂九一发子弹,让其务必一击命中聂玉珩。关正河在会场上寻找神秘接头人,李卓也在暗中观察着,马万山讲完话后并邀请沈曼殊讲话,沈曼殊在台上讲话时,利用扇子的开合给没见过面的接头人发暗号,李卓和关正河发现端倪,此时,聂玉珩突然到场,打破了宴会的平静,有所行动的李卓也戛然而止。宴会上,聂玉珩处处抢马万山风头,马万山强忍怒气,处处退让。关正河此时不仅仅被李卓监视着,也被崔有才、薛济同和红军神枪手张全海监视着。沈曼殊也在寻找着接头人,宴会暗流涌动,杀机四伏,此时,聂九乔装打扮成厨师,借着上菜的机会,来到宴会中。

  • 薛济同和神枪手张全海寻找红军的接头人。薛济同等人锁定关正河,准备一击毙命,聂九也来到宴会中间,推着餐车不小心撞到沈曼殊。四目相交,彼此一惊。聂九认出曾经挚爱的沈忆萍,有任务在身,不便相认,沈忆萍转身离去,关正河追上试图确定其身份。千钧一发之际,关正河应声倒地。刚掏出枪的聂九还没反应过来,聂玉珩被枪声惊的猛回头,已然发现聂九举着枪对着自己,慌忙逃窜,聂九刺杀聂玉珩失败,林参谋带人围住聂久。李卓欲将聂九押回监狱提审,马万山不由分说扣下聂九。郝梦来和滑溜看见聂九被带走,心里着急,此时,薛济同两人从小巷出来,正好被郝梦来看见,郝梦来觉得聂九被抓肯定与两人有关,便追上去。马万山采纳假红军营救聂九,再将其杀掉的计策,扔掉“烫手山芋”,“假红军”救出聂九,二话不说直奔城外而去,聂九越发觉得不对劲,他施计挟持了假红军头领,不料假红军头领也不是吃素的,却被假红军头领抢过枪制住聂久,千钧一发之际,一阵枪响,假红军小队死伤一片。林参谋来报红军劫狱,将嫌犯劫走了。马万山借机在许团长面前演了一出“苦情戏”。

  • 国民党师长覃甫尧带病参会,团长关岳峰在会上分析围剿红军不容乐观。事后,马万山得知聂九真的被红军劫走立马派人搜索抓捕。沈忆萍来到联络点见没有一个人在,并不知晓小分队正在营救聂九,焦急等待着。聂九见到沈忆萍,再次掀起内心的波澜,聂九欲问清原委,被沈忆萍关门拒绝。薛济同详询怀表的来历,聂九作答。得知先遣小队已经遭遇不测。聂九也得知沈忆萍加入红军,告辞离去。薛济同发现怀表中的玄机,多年的侦察经验告诉薛济同此事非同小可。林参谋汇报张贴捉拿聂九的告示,马万山下令,把声势造大,不能让李卓抓到人,如果聂九狗急跳墙,就地枪毙。李卓将聂九分析出这是一场闹剧,决定将计就计,着手抓一条“大鱼”张金根在街上打探消息时,得知郝梦来和滑溜也被牵扯进来,列入抓捕行列,赶紧回来告知情况,聂九暂时出不了城。郝梦来两人也得知被抓捕的消息,收拾东西躲了起来。薛济同察觉到沈忆萍情绪上的变化,于是开导她,往事被沈忆萍一一道来。沈忆萍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去,也许这个让沈忆萍失态的聂九就是原因所在。

  • 聂九成功脱险。沈忆萍放心下来。聂九刚到据点,就急切的找沈忆萍。两人准备交谈,被郝梦来两兄弟闯进来打破气氛。薛济同发现了马万山的阴谋。他找到沈忆萍,两人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另一边,聂九也辗转反侧,自己大仇未报,悄然溜走,无奈被惊醒的郝梦来发现,郝梦来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想让聂九借助红军完成复仇。此时,中央军的关岳峰也正在带领部队加速赶往兆阳关。李卓发现了马万山劫走聂九事件有蹊跷。聂九想找沈忆萍解释过往,又打起了退堂鼓。薛济同想劝说沈忆萍,被沈忆萍制止。聂九见两人离开,心里五味杂陈。沈忆萍找到薛济同,称自己有十根金条,是聂九当年娶自己的聘礼。聂九在门外听见。翌日,沈忆萍又来到马府,被李卓安排的暗哨看在眼里。沈忆萍把金条给马万山,约定好在兆阳关城东边借道的时间地点,此时,林参谋报告称,关岳峰的部队在兆阳关城的东边驻扎下来。沈忆萍把这个难题踢给了马万山。李卓也把调查目光定在沈忆萍身上,发觉被特务监视,沈忆萍甩掉了特务,将在马府听到关岳峰部队驻扎城东的消息告知薛济同。

  • 由于地下电台无法联系上级,薛济同决定兵行险路。聂九看到薛济同等人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担心沈忆萍,于是独自找到薛济同,要求保证沈忆萍的周全。得知聂九帮助红军的消息,沈忆萍向薛济同明确表示聂九不可托付,薛表示聂九是个可以干大事的人。红军借道迫在眉睫,士兵们萎靡不振,关岳峰鸣枪震慑士兵。许团长事后试图贿赂关岳峰。不料关岳峰对此大发雷霆。兆阳城内的风声更紧。沈忆萍回药铺,被李卓手下发现,李卓安排人手去药铺抓人。张金根得知药铺暴露的消息,赶紧通知众人迅速撤离。药铺掌柜为掩护撤离,英勇牺牲。李卓的特务们在城门口进行搜捕,众人陷入困境。在郝梦来朋友的带领下,众人出城。借道迫在眉睫,聂九提出调虎离山之计,自告奋勇,愿助红军一臂之力。薛济同等人商量对策,决定借用马万山抓假红军交差的任务混入驻防团,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这次任务九死一生,聂九看起来云淡风轻,可是沈忆萍却平添了一丝担心。这时,薛济同几人扮成被抓的“假红军”由崔有才带领,成功混入城西许团长的驻防团。

  • 薛济同几人扮成被抓的“假红军”成功混入城西许团长,乔装打扮成许团长的士兵进入军火库制造混乱。许团长打电话向关岳峰请求支援。关岳峰带人支援驻防团,薛济同等人的调虎离山之计成功引得关岳峰调兵到城西驻防团。红军小分队欲炸军火库准备撤离,可是迟迟没动静,崔有才冒险查看,重新引燃引线,并与敌军发生交火,最后牺牲。薛济同等人强忍着悲痛边打边撤,沈忆萍肩膀中弹受伤。李卓提审许团长,得知突袭驻防团的薛济同小分队里,沈忆萍肩膀中弹受伤,命人迅速展开搜捕。薛济同小分队隐藏在民居,躲避追捕,在村民一大婶的帮助下,躲过一劫。沈忆萍伤势严重昏迷,聂九亲自为沈忆萍取子弹。沈忆萍从昏迷中醒来。为避免沈忆萍和聂九尴尬,张金根说是请了大夫为她治伤。沈忆萍看着聂九,心里五味杂陈。薛济同征求聂九的意见,询问众人翻越大山撤离需要多长时间,可是聂九却担心沈忆萍的身体状况此时不太适合翻山越岭。

  • 聂九劝说沈忆萍身体好些再转移,薛济同担心沈忆萍的身体吃不消,沈忆萍坚持表示没问题。薛济同准备开会,制定下一步行动方案。白汝樵亲赴兆阳关城彻查来龙去脉。关岳峰也连夜提审驻防团人员。白对沈忆萍充满疑惑,命令李卓加大监视力度。此时关岳峰经过连夜提审,许团长的罪名被坐实。薛济同邀请聂九加入队伍。小分队开会制定行动计划,决定按聂九提供的路线追赶红军大部队。郝梦来一路叫苦,同时觉得沈忆萍对聂九冷言冷语,不明就里的他为聂九打抱不平。休整完毕,队伍准备出发,沈忆萍发现金条之事,批评聂九擅离职守。聂九针锋相对毫不示弱。薛济同苦口婆心劝说,缓解两人之间的关系。关岳峰向覃甫尧汇报许团长之事,上峰决定设立临时军事法庭,对驻防团许团长公开枪决,杀一儆百。白汝樵和李卓加强了对兆阳关城的监听工作。路难行,沈忆萍身体伤口恶化,聂久确定沈忆萍发烧,火急火燎找草药。白汝樵桌上放着两张女人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沈忆萍的。白汝樵心中诸多疑点,心中难解,向李卓询问当时马府宴会情况,察觉到驻防团一事是沈忆萍等人所为。

  • 沈忆萍明明烧得头昏眼花,却硬撑着拒绝聂九的好意。郝梦来脱口而出为沈忆萍取子弹的实情,沈忆萍内心十分矛盾。聂玉珩得知兆阳关城要公开行刑,决定奔赴刑场。在覃甫尧面前,聂玉珩先是数落马万山,大吐自己遭人陷害损失惨重的苦水。红军小分队在村落歇脚时,碰见国民党军队,白汝樵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命李卓进行搜捕。小分队连夜奔逃,逃至一山洞,沈忆萍昏迷不醒,聂九见伤口流血不止,聂九趁众人熟睡之际,背着沈忆萍去城里医院找大夫。病情危急,聂九为沈忆萍输血。薛济同醒来发现两人不见,断定两人去了医院。薛济同刚进城,就碰见敌军准备搜查医院,他翻墙进入医院,找到聂九和沈忆萍,但已来不及撤离。薛济同急中生智,让沈忆萍戴着口罩假扮医生,自己扮成病人才躲过一劫。三人撤离时,沈忆萍忽然想起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落在了医院,聂九转身回医院。聂九给沈忆萍输了血,又一路急行军,险些晕倒,郝梦来又冲沈忆萍冷脸发火,被聂九制止。搜捕无果,白汝樵决定改变思路,准备借用聂玉珩和聂九的矛盾,引出聂九。薛济同安慰沈忆萍,又借沈忆萍劝说聂九。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