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国家底线 电视剧 热度 1353

原名: National Bottom Line
别名: 底线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高进军

类型: 罪案 / 剧情

简介: 废物原料走私又死灰复燃,仙海检验检疫局协同相关部门,张网以待!然而,行动失利,那个漏网多时的幕后人物再次隐入一片迷雾。循着线索,稽查科长丁达惊愕地发现,幕后人物竟是自己的同窗老友、回国投资的...展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一场疫情阻击战打响,仙海机场,新组建的稽查小组奉命紧急支援,稽查处副处长兼稽查小组组长丁达与组员钱俊、耿斌、白一男和洪小磊身穿厚重的防护服,一次次登机检疫,滞留的乘客情绪躁动,何立东‘出手相救’无意识邂逅了多年的同窗老友丁达。回到局里,丁达了解到,沉寂了很长时间的废物原料案又浮出水面。这个案子,丁达苦心经营了多年,几经较量却错失良机,让长期操纵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丁达请战,恳请领导给自己和稽查小组一个机会,局长周致通拍板同意。 接货的货柜车到了码头,就等麻叔露面,没想到麻叔接了一个电话,跑了。货物截住了,大鱼却溜了,同时发现少了一批轮胎,恰巧这时,白一男手机响了起来,行动前她没上交,马大刀震怒,要处理白一男,丁达揽下责任,马大刀责令稽查小组开会检讨。

  • 检讨会,白一男又迟到了,丁达窝火,宣布检讨会不开了,白大小姐哪来回哪去,白小姐脾气上来转身走了,随后,买了一辆豪车冲着丁达拍拍车门说:有了它,就没迟到这个词了!孔思琴去接小丁子,巧遇何立东,何立东向孔思琴讲了跟丁达一家的特殊情义,说小丁子就像是自己的亲女儿,小丁子对自己的亲近,甚至都超过了父亲丁达。丁达正要回家,被海关缉私处的王处截住。王处关上办公室门,告诉他废物原料案有了进展,是一个叫麻叔的外籍华人干的。听着听着,丁达猛地想到什么,露出了惊诧的神情。丁达回家,看到孔思琴和小丁子做了一桌子的菜,何立东也来了。丁达把话题扯到何立东的居住过的华人圈子,提起一个叫麻叔的人。何立东说出于怜悯,自己收留了他。可没想到他竟拿公款赌博,就把他开除了。离开丁达家,何立东让老杆想尽一切办法找到麻叔。

  • 白一男新车轮胎被扎了,白一男修车时发现车行轮胎像是翻新的,和老板理论,结果又迟到了。回到单位,白一男气愤地说了车胎被扎的事。翻新轮胎触动了丁达的神经,通过质检局技术鉴定,这只新换的轮胎,跟上次行动失败丢失的那批轮胎是同一批货。白一男带着“表哥”丁达来到修车店,两人一唱一和,和车行老板协商大批购买轮胎的生意,没多久,老板让丁达跟自己去仓库取货,车行老板上钩了。硕大的轮胎仓库,供货人一露面,跟踪的稽查小组采取行动,人赃俱获,供货人就是蝎子。蝎子交代了跟麻叔走私废物原料的违法行为,并检举了麻叔的另一桩罪行——伙同一家叫鑫鸿达的外地贸易公司走私燃料油。这时候,鑫鸿达又有一票燃料油即将到港,丁达盯紧了鑫鸿达和燃料油的动向。何立东让老杆提前把油卖掉,做完走人。油船到港,钱俊、洪小磊秘密跟踪调查,从检验、入库、炼油、抽查样本每个环节,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丁达迷惑了。再次提审蝎子,蝎子想起,麻叔跟他说过有个幕后大哥,在仙海的生意做的很大,五年前,麻叔曾跟着这个大哥走私过一批废物原料,丁达愣了。

  • 蝎子的供述,无法排除鑫鸿达的走私嫌疑,丁达决定敲山震虎,一试究竟。丁达不期而至,检验员老段和老曹都很意外,但化验结果没有问题。丁达来立东集团给孔思琴送礼物,两人聊天后丁达委婉告诉思琴CEO这个职位也许不太适合她,希望她重新考虑。孔思琴希望丁达理解,立东集团对她是个迟来的机会,她不能错过。话题不能涉及案情,丁达没法说明其中真实的原因。油库,检验员老段和老曹玩了狸猫换太子的把戏,丁达与稽查小组的组员们突然出现当场抓获。油库的谢副总交代了罪行,他接受了鑫鸿达老杆的贿赂,伙同鑫鸿达偷逃关税。仙海检验检疫局立即将案子移交,联合海关、公安突查鑫鸿达,却扑空了。老杆卷款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仙海的这个“鑫鸿达”是彻头彻尾的“套牌假冒”,这种手法,跟几年前的废物原料案如出一辙! 老友聚餐,何立东把麻叔走私的事摆出来,毫不回避,在大家面前尽显坦荡敞亮,借此撇得干净。丁达不解释,明显感觉到孔思琴正在被何立东利用。丁达全力寻找麻叔,然而,正要采取行动时,麻叔却被不明身份的人劫走,何立东接到电话,麻叔找到了。

  • 丁达分析麻叔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也许就在仙海。他要大家振作起来。丁达带着组员去了立东集团,以正式的调查名义审问孔思琴,孔思琴生气告诉丁达:你的师弟李石柱在检验设备时病倒了,正在医院抢救,你却在这怀疑东怀疑西的。孔思琴在汇总办公费用的时候,了解到立东集团有一项开支,是专为李石柱买进口药用的,已经花了十几万了。丁达吃惊,立东集团是化工厂进口设备的供应方,仙海检验检疫局是监管单位,这样做是严重违纪。联想到废物原料案和燃料油案,丁达旧话重提,说思琴不适合待在立东集团,二人第一次发生了争执。丁达怀疑,这套机器设备中存在着巨大问题,而且是核心部件,化工厂是高危行业,事关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丁达坚决主张核查。孔思琴跟何立东和黄奇说了丁达要核查的事,黄奇拨通丁达电话一通臭骂,说改扩建工程是重点项目,交钥匙期限已进入倒计时!何立东却说丁达有原则,他这样做是忠于职守。孔思琴听了充满感激,她会用自己的方式劝丁达改变主意,维护他们同窗老友的情义,何立东要的正是这个效果,丁达处在极度的矛盾中。

  • 孔思琴吐露心声,接手这个工作已经感到压力山大,不可理喻的是,最应该帮助自己的丁达却横拦一刀。不过,这是他的职责,她表示理解,也接受挑战。丁达清楚,要履行职责,就等于逼着他们掐灭心中燃烧的情感火花。职责与情感,难以两全。何立东知道,孔思琴已经被自己成功利用了,接下来,就是要充分挖掘她的价值,用她来阻击丁达的攻势。黄奇高度紧张,李石柱自信既然奖励给萧雅房子,他也就把检验鉴定做得天衣无缝,只要不拆机复检,丁达就没这个能耐。而拆机复检不是丁达这样的级别能敲定的,他也担不起这个责任。黄奇吃了定心丸。何立东相信李石柱说的,但丁达不会轻易罢手,要阻止丁达,孔思琴才是有效棋子。果然,孔思琴主动请缨,她要借此在丁达面前展现能力,也证明自己选择立东集团是正确的。何立东如愿以偿。他突然觉得,孔思琴竟就是自己期待已久的那种女人,别样的情愫油然而生,他差点就改变了念头。然而,利益才是首位的,他对孔思琴按捺下情感,选择了利用。

  • 白一男借调查的由头刁难孔思琴,何立东瞅准机会,当着孔思琴的面责怪丁达把他假回避核查和白一男跟孔思琴“较劲”摆出来让他解释,丁达尴尬无言。何立东对孔思琴表示对自己的人、对自己的CEO,他必须保护,孔思琴看到了一个男人的真性情。她突然感受到,何立东在保护她,而且比丁达更细腻更周全。核查不出问题,丁达心情烦躁, 白一男和钱俊在三文鱼冷库里检查,突然,停电了,两人被反锁在冷库,冻得直哆嗦,钱俊一把将白一男揽入怀中,用体温保护她。老友居,何立东和黄奇给足了丁达面子,不就是要弄清李石柱也没有接受贿赂嘛,何必纠缠房子的事,尽管查、欢迎查,甚至还可以直接查看立东集团和化工厂之间,有关设备方面的所有往来账目,丁达有点意外,何立东以兄长的口吻责怪丁达,核查设备可以理解,不管怎么说,也是职责所在。孔思琴说要重新考虑和丁达的关系,你这下可以堂堂正正的核查了,也用不着回避,别再有所顾忌!

  • 何立东带孔思琴去换换心情,他自嘲,说自己可以征服一切,却在她面前成了一个失败者。孔思琴听出来了,何立东是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表白,她大方地笑了笑。马大刀被说服,丁达重掌调查。稽查小组搞了个欢迎仪式,白一男兴奋宣布:王者归来!丁达去找孔思琴谈核查的事,何立东和黄奇也都在那里等他。相关各方全都到场,彼此又是不一般的关系,就摊开了。黄奇说自己太无辜,稀里糊涂卷进了他们的三角关系。孔思琴很决绝,既然牵扯进了这件事,如何选择,要由自己决定。她亮明了态度。何立东和黄奇走后,丁达向孔思琴解释,被孔思琴打断,从丁达说出决定不再回避,她就意识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孔思琴不让丁达解释,如果真发现什么问题,会第一个向丁达举报,然后,她示意丁达,谈工作吧。

  • 白一男看到何立东和孔思琴喝咖啡,为丁达着急,说老大你再不提劲,孔思琴就要被何立东抢走了。丁达默然,心里却翻江倒海。为配合核查,孔思琴每天都有固定时间与稽查小组在一块,白一男总利用这个时候跟她聊丁达,孔思琴心里有点郁闷,钱俊把这些看在眼里,只当白一男又瞎搅腾,知道劝不住,又担心出乱子。孔思琴再见到丁达,冷不丁会冒两句挖苦,丁达觉得莫名其妙。这时候,麻叔脱离何立东的控制,又溜了。麻叔愤恨,寻找何立东的“命门”,要把钱逼出来。光头知道一件事,几年前何立东偷运了一批货,但货进来后就神秘地失踪了,没谁知道货去了哪里。从对何立东的了解,麻叔意识到,这批货的秘密一定不可告人。他打电话威胁何立东,何立东隐忍愤怒。麻叔再次走私,稽查小组参与了联合行动,然而,废物原料船临近时却突然折返,导致行动落空,再寻找麻叔,麻叔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案子陷入僵局。丁达判断:麻叔接连两次行动,两次逃脱,都是在关键时刻被人点水,这就说明,点水人并不想让麻叔被抓。

  • 化工厂一期设备进行最后调试,同样也是对孔思琴CEO工作的评判, 马大刀让丁达有个准备,如果设备调试成功,就考虑适时结束核查,撤回稽查小组。丁达坚决不同意,无论如何,也要把程序走完。 黄奇担心,丁达死咬不放,难免再生事端,何立东告诉黄奇他有十分的把握,让他踏实,此时孔思琴打来电话,语气兴奋,说设备调试一切顺利,李石柱的现场检验记录确认了调试数据,何立东兴奋的和黄奇击掌,并吩咐走好下一步。丁达对调试结果并不意外,说这不算完,这次的数据同样需要审核,孔思琴本想和丁达一起庆祝工作上的成功,丁达的笑容僵住,艰难地说现在不行,设备调试虽然顺利,但检验数据也需要审核,她还不算成功。孔思琴心冷了,再审就是对她所做的一切否定,也是在损害化工厂的利益,孔思琴伤心气愤,说自己抱着希望来跟他修补裂痕,而他却这般对她,孔思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丁达请求师傅协助调查,老姚答应了。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