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女医明妃传 电视剧 热度 1884

原名: The Imperial Doctress
别名: 女医/女国医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李国立 郑伟文

类型: 古装

简介: 大明国体昌盛却礼教严苛,女子地位低下,不得从医,隐疾难治。谭家为医学世家,祖上几代均为御医,因被奸人所陷害而遭遇灭顶之灾,从此留下祖训,后世不得行医。但聪慧的谭允贤从小耳濡目染,偷偷随祖母学...展开
剧集列表 (共50集)
分集剧情
  • 大明中期,程朱理学兴盛,女性地位低下,学医之女更被看做异类。明英宗朱祁镇继位,孙太后受命辅政,以英宗年少荒唐为由迟迟不肯还政,英宗则听信东厂太监王振的谗言,与太后对立;孙太后在汪国公的煽动下起了废帝另立的心,居住在宫外的郕王朱祁钰被秘密召回京中。密诏郕王朱祁钰进京,欲另立新君,王振担心危及自身,遂瞒着英宗派曹吉祥务必击杀郕王于中途,郕王负伤逃走。汪国公手下徐侍郎的母亲办寿宴,杭允贤对官家小姐们的应酬毫无兴趣,反而在寻找徐府院中的神药铁皮石斛中偶然遇到重伤的祁钰,仗义相救。不料曹吉祥很快带人闯入,要搜查祁钰的下落。紧要关头,徐老夫人中风转移了众人的视线,允贤自告奋勇为她医治。孙太后的侄女汪美麟在父亲汪国公的示意下,假装晕倒,找机会把自己心心念念的祁钰救了出去。允贤救治徐老夫人一事被父亲杭纲得知,杭纲大怒,禁止允贤学医。

  • 杭纲当众烧掉医书,不准允贤再给人治病。更糟的是,经杭老夫人的验证,允贤才知道自己开错了药方,徐老夫人生死未卜。幸好徐府后来延请的太医刘平安在抢救了徐老夫人后,遮掩了这个素未谋面小医生的过失。祁钰被汪氏父女救走后见到了生母吴贤妃,原来孙太后秘密召他进京是有意扶持他做皇帝。但祁钰对英宗向来敬重,从没有过谋逆的意思,当即劝诫母亲安分守己。吴太妃只得劝他无论如何见太后一面。允贤去永庆庵进香,偶遇被降职的忠臣于东阳的家仆向住持静慈师太讨要香灰。原来于夫人小产,于东阳不许男大夫为妻子近身诊治,夫人命悬一线。经过徐老夫人一事,允贤不敢贸然出诊,还在犹豫的时候,一位男子闯入要拉着允贤赶去救人。允贤惊魂未定,这时静慈师太出来作保,说此人名叫郑齐,是自己的内侄。允贤跟着郑齐来到于府,连施妙手,把人救了回来。允贤责备于东阳把礼教看得比人命更重要,这番言论引起了郑齐赞同和欣赏。返程路上,允贤和郑齐谭论为于东阳平反一事,发现郑齐非常厌恨太后,允贤刚替太后争辩两句,他就甩脸离开,将允贤抛在半路。

  • 允贤不得不自己驾车,但不得其法让马受惊,危难之际,被路过的祁钰出手相救,安然回到永庆庵。祁钰的仗义出手和细心照料让允贤很感动。于夫人身子转好之后,夫妇俩登门致谢,此刻的于东阳因为允贤和郑齐的话已然解开了心结,仕途上也得以逐渐挽回局面。夫妻俩将允贤看病开方一事掩了过去,只说她慷慨解囊给了药钱,收了允贤做义女,杭纲也十分欢喜。允贤那日坠马摔碎了心爱的首饰,祁钰见她非常不舍,就命人做了一模一样的送去。允贤突然收到这份礼物,很是惊喜。在于府,官家女眷们知道允贤行医治病,很是鄙夷,允贤辩称学医不但能治病还能美容,她给大家配制的七白膏极受欢迎。祁钰进宫见了孙太后,表示自己无意争夺皇位,谏劝她辅佐皇帝勿作他想。太后听完勃然大怒,将祁钰软禁起来。

  • 汪美麟得知祁钰被关担心不已,而曹吉祥在永庆庵没有接应到祁钰。徐侍郎上门与杭纲商议两家的亲事,允贤当面拒绝了徐侍郎,徐侍郎忿忿而去,杭纲亦是大怒。 王夫人慕允贤七白膏的美名前来讨要,谁知允贤非但说她不适合使用、而且还指出她体含诸多病症,王夫人讳疾忌医十分不快、忿忿离开。于夫人为允贤抗婚的事劝导了她,谁知徐夫人因为徐公子本不是她的亲子,并未因此而责怪允贤,相反热切地请她为自己看诊,并坚持要她写下了需要购买的药名。谁知徐夫人抓药服用后竟然一命呜呼,徐侍郎将允贤告上了顺天府。 程十三的侄子、刘平安的弟子程村霞从南京太医院归来,为了给他一个露脸的机会,程十三让他去庭上辅助庭审。 允贤被收监大牢,杭老夫人、于夫人前去狱中探望允贤。

  • 在徐侍郎的安排下,允贤被换到了条件极差的牢房,周围尽是病人。允贤见不得狱友受苦,热心为她们诊治,却苦于狱卒刁难,没办法配药。送牢饭的罗大娘原是个医婆,她被允贤的侠义心肠所动,便教她救人,又传授了许多民间治病救人的奇特偏方,让允贤获益匪浅。她还提醒说,徐夫人可能服用过其他药理冲突的药草,这才身亡。案子开审时,允贤质疑徐夫人私自服用过其他药物,矛头直指太医院隶下的惠民药局。被软禁的祁钰得知允贤陷入官非却无力营救,十分着急,让吴太妃设法救助允贤,吴贤妃派人拿银子贿赂出庭作证的程村霞,遭到拒绝。原本程村霞要听从叔叔程十三的安排维护惠民药局的声誉,就更加以为允贤品性不端。程十三怕徐夫人之死一事连累到自己的名誉,让程村霞一定要把责任都推到允贤身上。

  • 徐大人出钱让人作伪证,形势对允贤十分不利。紫苏赶去城隍庙想为主子烧头香祈福,半路上撞见醉醺醺的郑齐,他听说允贤入狱,非常紧张。 开庭再审时,徐家婢女不承认徐夫人没有说清楚病症,其他当事人又不肯出庭作证,幸好有王夫人出面力证允贤的清白,可依然难逃被判罪的命运。庭上,王振突然到来,帮允贤讨还公道,她终于被无罪释放。杭纲为女儿和东厂扯上关系而急躁,幸有于夫人开解。 另一边,刘平安指责程村霞出庭作证时不负责任的说辞,认为他失了医德。太后亦十分不满意皇帝纵容王振干涉判案的作为。 允贤始终放不下徐夫人的死,又惊闻罗大娘被徐侍郎迁怒踹死,不禁伤心至极。想到自己行医不但带来了牢狱之灾,还间接害死人,允贤萌生了放弃医学的念头。 祁钰巧妙施计,让汪美麟将有特殊意义的饰品带入宫中,皇后看到后连忙告诉英宗。

  • 允贤整日在家中诵经反省,不再翻看医书。英宗知道后很不放心,决定设法为她派遣心情。 英宗跟踪汪府的人终于兄弟相见,原来他就是郑齐。二人共叙兄弟之情,祁钰将孙太后另立太子的阴谋告知英宗,英宗气愤难当,他嘱咐祁钰与自己内外配合,不让孙太后的阴谋得逞。 祁钰面见孙太后,力劝孙太后不要与英宗为敌,孙太后听后不高兴,但克制住了。 在郑齐的暗中安排下,允贤受静慈师太之邀来到寺院念经陪伴。寺院里收留了一些没钱看病的人,师太想让允贤帮着诊治,但允贤因为内疚想要放弃行医,难以为他们诊病。此时郑齐出现,激励并劝说允贤,想让她重拾医学理想。 在郑齐的鼓励之下,允贤继续行医,为寺院中的病人诊治,在别人的康复中真正化解了心结。她向郑齐道谢,但二人刚刚和气交谭几句,就又因为朝政议论起了冲突,不欢而散。

  • 郑齐托人给允贤送来了针灸的银针、名贵药品,允贤也回赠亲手制作的桂花蜜,这才算和解了。 这时黄河突发水灾,多地被淹,大批饥民流离失所。流民涌来京城,静慈师太毅然带领永庆庵予以救济。允贤以男装打扮一起帮手,却意外发现不少人竟然已经得了霍乱。师太赶紧上报朝廷,地方医院和太医院参与救灾,程十三为了保护程村霞的安全,派万宁带惠民药局打头阵。 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万宁当众质疑允贤的土方土法,但情势危急药品短缺无法逐一实行正统疗法,加上允贤的办法疗效显著,她受到了静慈师太和不少病人的拥护。 汪国公和王振借黄河水患之事,再次挑拨孙太后和英宗的关系。英宗以微服私访的方式来到民间,斩杀嚣张跋扈的将士、安抚流离失所的灾民、提拔爱民如子的于东阳,安排互补调粮赈灾,一时间大获官员和百姓的支持。

  • 孙太后暗中做政治筹谋,谁知皇帝抓住范弘,获得口供,当庭指出太后指使地方官员毁堤。范弘咬舌自尽,此举虽然没有一举拆穿孙太后,但英宗的气势有所提升,还终于夺回了玉玺。 英宗带药品给允贤,却因为手下口快说破了已经成亲的事实,十分尴尬。万宁对允贤心怀偏见,故意说出她是个女子的秘密,引发病人的许多误解。允贤百口莫辩,这时神秘的瓦剌人也先却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她,愿意在药品紧张的情况下接受一名陌生女子以自己的判断进行施救。允贤就地取材,从日常生活中的东西提取所需,制成偏方,竟然治愈了他。万宁终于为她的医术、医德所折服,二人共同研究起了医术。 祁钰运粮而来,帮助英宗得到了更多官民的信任和爱戴。当他看到灰头土脸的允贤,得知她为了救人已经几天没有休息,便将自己洗澡用的香皂送给允贤使用,允贤深为感动,二人关系更进一步。允贤选择了祁钰的香包,而把郑齐的放了起来。

  • 霍乱被控制住,英宗下旨重开城门,允贤的父亲看到她又在为人诊病,非常生气,将允贤从寺院拖回家,禁止她出门。允贤心系患者,但难以反抗父亲。夜半,祁钰却找上门来。原来,祁钰的母亲染上霍乱,换了几位医生都控制不了病情,祁钰想到了允贤,无论如何请她到自己家为母亲诊病。允贤前往诊治,最后通过其母的尿液发现了病情的根源所在,得以对症下药。 祁钰把允贤送回了家,没想到父亲早已发现她夜里失踪的事,一怒之下将她关到了阴冷的地窖中。祁钰设法把允贤解救了出来,但奶奶依然担心,因为女儿家的名节问题终究不是儿戏。祁钰听闻后终于鼓足勇气向允贤表达了爱慕之心,允贤内心欢喜,却无法决断。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