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不能没有家 电视剧

别名: 晕头不转向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5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孙滔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该剧以诚信为主题,带有喜剧元素,讲述了一个关于诚信的故事。围绕着两个家庭的两代人在家庭、工作、生活中所面对的一系列困惑和矛盾展开,讲述了当代年轻人与老年人在面对选择时的不同价值取向,引发了人...展开
剧集列表 (共33集)
分集剧情
  • 海员陆大宽终于结束了三年海上漂泊的生活,满怀喜悦地走下了飞机。腰包满了,底气足了,一是可以证明自己的生存价值,二是可以弥合与妻子陶叶的情感危机,陆大宽可谓衣锦还乡,豪情万丈。孰料,福兮祸所伏,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一下飞机的陆大宽很快就把一切都演砸了:出于正义但没问青红皂白,把便衣警察霍雷当流氓打了却放跑了漂亮的女骗子刘美子;事出有因但情绪失控,把装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所有证件和三年所有积蓄的“命根子”转眼丢失——见义勇为的好汉瞬间成了一个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黑人。进派出所是必然的,肇事者陆大宽转眼间又尴尬地成了报案者。好在警司霍雷不计前嫌,细心弄清原委后也着实吓了一跳,陆大宽因为“多管闲事”竟然丢失了三千九百万印尼盾,合人民币整整三十万!丢了钱,没有了身份,还不能跟家里人说,陆大宽郁闷至极。这还没完,一无所有的陆大宽回到家里才知道,老婆陶叶新买了房子出去住了,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叫胡德茂的大款自称是陶叶的男朋友。

  • 陆大宽一边努力寻找目击证人,一边极力讨好老婆孩子,好在一直把自己当亲儿子的老丈人陶丰年是看自己长大的师傅。但即便这样,陆大宽还是不敢把丢钱的事坦白公开。他的想法挺简单,只要把丢的钱找到,一切都会迎刃而解。意外的惊喜是:警察霍雷竟然是小姨子陶欣的未婚夫。不知真相的陶叶,暂时原谅了陆大宽,在某一点上说也是为了孩子和年迈的父亲,她不想让父亲陶丰年为自己的事操心,尽管她从心里反对父亲和张芬芳的黄昏恋,但为了照顾父亲的情绪,还是同意陶丰年加入了张芬芳当团长的鸭绿江合唱团。陆大宽一激动,脱口而出合唱团的服装和赛后聚餐等一系列活动由他来承担,也就是说把自己架到了老年合唱团全程赞助商的位子。合唱团的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陶丰年高兴,张芬芳高兴,陶叶也高兴。陆大宽脑瓜一热,没看清菜谱又加点了鲍汁海参。人们高高兴兴的走了,留下算账的陆大宽却走不了了。他根本担负不起宴会的费用。酒店老板的老同学躲了,保安扣住了陆大宽并报警招来了霍雷。

  • 前有三十万遭窃,后有胡德茂觊觎。陆大宽的婚姻在经济与情感双重压力下,岌岌可危。偏偏祸不单行,远方传来大崔去世的消息。大崔是陆大宽在船上的哥们,因听说陆大宽想办汽修厂,大方借出十万元整。可如今,这钱早已没了踪影。顿时,陆大宽生活的第一要务从逮小偷,变成了还旧债。陆大宽咬紧牙关面对压力,心中只求陶叶对此事永不知情。可偏偏世上有个太平洋警察胡德茂。胡德茂到孟良的汽修厂洗车,陆大宽打工仔的身份就此被揭穿。毫无悬念,胡德茂转眼就将此事告诉了陶叶。又气又急的陶叶回到家对陆大宽严刑逼问,在陶叶的咄咄逼人下,陆大宽只好坦白从宽,心中期待妻子能够高抬贵手。可这三十万在陶叶心中的意义早已超越了金钱,多年以来,陶叶对陆大宽的日夜思念,困境中的忍辱负重,都在陆大宽承诺的三十万中得到安慰。可如今,丢失的金钱就像一股风,把陶叶的满心欢喜吹散的干干净净,反之被委屈和愤怒填满。陶叶不是高抬贵手,而是怒发冲冠。就在陆大宽与陶叶的争执白热化时,大崔的媳妇领着孩子杀到了汽修厂。

  • 大崔遗像面前,陆大宽痛哭流涕,怒斥孟良的无赖行径。陆大宽心怀愧疚,承诺一定尽快还债,立下字据为证,并答应先归还两万块钱,作为给吕凤琴的定心丸。此刻一穷二白的陆大宽别说两万块,拿个两百块恐怕都要勒紧裤腰带。东借西凑不成,陆大宽一狠心把送给陶叶的钻戒当了。并且将无家可归的吕凤琴、全福娘俩接回了造船厂宿舍暂住。虽然钻戒被碰巧经过的霍雷及时赎回,可陶叶还是阴差阳错发现了钻戒掉包事件。陶叶这才知道,大宽不仅丢了钱,还带回一身的债。出于愤怒的陶叶逼迫陆大宽将吕凤琴请出造船厂宿舍,被陆大宽明确拒绝,二人夫妻关系降入冰点。

  • 大宽和陶叶因此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陶叶忍无可忍多次提出离婚,二人的婚姻脆弱得一碰即碎。陶欣与霍雷的婚礼迟迟没能落定,这让陶欣心急如焚,跑到美容院打算向姐姐诉苦,谁道委屈万分的陶叶反而让陶欣吃了一惊。出于心疼姐姐,更担心姐姐的婚姻,陶欣决定推迟结婚,先凑钱帮姐夫还债。

  • 吕凤琴决定开一家馒头铺子来贴补家用,她并把全福找到的钻戒给了陆大宽。陆大宽欣喜若狂:钻戒找到了!自从陆大宽丢了三十万,他带回给陶叶的除了他陆大宽自己,也就剩下这枚钻戒了。所以在单纯的大宽心中,这枚钻戒的失而复得,也就等同于他和陶叶的重归于好。可陶叶见到钻戒后不仅没有原谅大宽,反而提出了离婚。原来钻戒被吕凤琴的儿子,崔全福捡到。吕凤琴急着把钻戒完璧归赵,便深夜约见陆大宽。怎料这普普通通的见面,被胡德茂撞了个正着,由此,“见面”变成了“幽会”。一直追求陶叶不成的胡德茂将此事添油加醋,引得陶叶怒火中烧。又因为在吕凤琴家中误会陆、吕二人卿卿我我,陶叶更是确定眼见为实,摔门而去。民政局门口,这对曾经走过风风雨雨的夫妻终于各自转身,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 离了婚的陆大宽在汽修厂向孟良一诉衷肠,被前来洗车的胡德茂撞个正着。胡德茂看着桌上的离婚证,心中窃喜,嘴上假装安慰,瞎猫哭死耗子的伎俩让孟良火冒三丈。胡德茂自以为寻得了机会,驱车直奔大商场,买下小三万的钻戒,冲到美容院向陶叶表明心意。自打陆、陶二人离婚以来,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展开了不同的救援行动。陶欣借试婚纱为由,游说陶叶与大宽复婚。陶丰年得知此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数落陶叶一番不说,还勒令陶叶必须把陆大宽这个女婿给找回来。唯有胡德茂在此事之后,过得更加有滋有味。

  • 吕凤琴听闻大宽准备卖房还债后,带着全福偷偷地离开了。不明所以的大宽带着孟良四处寻找,情急无奈之下,只好又打电话麻烦霍雷。陶丰年每日雷打不动的到公园里找张芬芳,共谱黄昏恋,陶叶看不过眼。终于忍无可忍的追到公园,当众与张芬芳对质,明确警告张芬芳不准再找陶丰年,并表明她一辈子都不会接受张芬芳进老陶家的门。

  • 陶欣与霍雷的婚期将至,却因订不到合适的酒店陷入被动,无奈之下,陶叶恳请有权势的胡德茂帮忙,胡德茂得意洋洋的解决了陶叶的难题,这让大宽略感挫败。全福意外失踪,大宽和吕凤琴到处寻找,幸好被胡德茂找到。在陶欣的引见下,广告公司老板丁蕊见到了霍雷,但帅气的霍雷却让丁蕊心头一紧。原来丁蕊并非第一次与霍雷相见,而最初的相识,竟是在霍雷的婚礼上!

  • 霍雷承认,自己确实有过一段婚姻。霍雷曾与丁蕊公司的一个女孩相恋,女孩的舅舅因聚众赌博而被霍雷所在的民警分队逮捕,霍雷对此不给予任何缓和的余地。女孩认为霍雷六亲不认,因此在结婚当晚就回了娘家,二人的婚姻仅持续了一天。陶欣可以理解霍雷曾有过的婚姻,但无法接受相恋三年的男人直至结婚前夕,都将这段过去隐瞒,欺骗着自己,终于在鸭绿江大桥上,陶欣决绝的提出分手,霍雷痛苦不堪。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