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爷们儿 电视剧 热度 1800

别名: 爷们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4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刘惠宁

类型: 言情 / 家庭 / 都市 / 年代

简介: 身为空军机械师的李国生与“黑五类”子女许婷深深相爱,却被从小一起长大的战友刘全有举报,被迫退伍。回家后,又因许婷而掀起了巨大的家庭波澜。面对李母巨大压力的许婷留下遗书伤心离去,李国生几近崩溃...展开
分集剧情
  • 故事开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正在露天机场排查故障,某空军基地机修大队支队长李国生在即将升职副大队长之时,迎来了他自己的一号机密,黑五类子女许婷,他秘密恋爱的对象。这事被他一起长大一起撒尿和泥的哥们儿刘全有发现了。这哥俩一起穿军装,一列火车皮,一帮一,一对红,一起提干,虽是行政上的上下级,可都是正排职。一番周折,李国生得知了许婷家中的不幸,她父母去了五七干校后,突然又被怀疑是国民党遗留特务。许婷怕的影响李国生,又不想离开李国生,但是她不知道此事的“危害”有多大。而面对有关自己前途和命运的大事,李国生又不能说出来,俩人沉闷到天亮。万米高空,老修的侦察气球又光临了,作战值班飞机紧急升空,李国生带着分队进入一级战备。刘全有有机会了,他负责的飞机没有升空,便悄悄溜走,去找许婷。许婷这才知道李国生为什么哑巴了,原来如果李国生再和她相处,国生的军籍就没了。“我不能这样,爱他就不该连累他”,许婷支撑身子站起来,离开了招待所•••

  • 波折重重后,在前程和恋情的抉择中,他选择了恋情,牵着许婷的手退伍复员了……当许婷发现李国生没有了领章帽徽,她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什么也没问,紧紧地抱住李国生“你为我失去了一切,我也把我的一切给你”,这天晚上俩人睡在了一起……俩人回到北京,美好的愿景突然变成了恐惧,李国生不知道该怎么向母亲和多事的姐姐交待,隐瞒,只有隐瞒。许婷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不知该如何面对李国生的家人。尽管李国生编的谎话很圆滑,说是部队突然精简整编,就这么转业了。母亲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只有组织上给分配好工作,才能挽回颜面。姐姐李国萍心直口快,认为不对劲,要不是妹妹李国月给哥哥解围,李国生差点就露了馅。为了防止母亲多疑,李国生和许婷决定,暂时不见未来的婆婆,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找到工作,然后骗母亲是转业办分配的。那时候,找工作跟现代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一要分配名额,二要街道证明,三要组织关系。许婷跟李国生跑了好几家工厂,屡屡碰壁。李国生只好天天骗母亲安置办的工作得等……

  • 出人意料的是,上门的刘全有不仅没暴露李国生和许婷的秘密,竟然还跟李家小妹李国月一见钟情。然而,和李国萍在一个工厂上班的姐们家的亲戚在转业办上班,告知李国生根本不是转业,是被部队处理复员回家的。“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国生竟敢欺骗家里,欺骗我妈!”于是乎,李家上演了一场母亲、姐姐、妹妹“严酷审讯”,李国生不得不交待“扳手事件”,还是千方百计的隐瞒了许婷家中之事……纸始终还是包不住火。许婷父母在五七干校,还被打成了特务的事还是让李家知道了。这一天,许婷被无情地拒之门外,全家开始声讨李国生。母亲伤心至极,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母亲的辛酸。她认定许婷是个丧门星,不仅毁了你的前程,还要毁了这个家。绝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必须一刀两断。姐姐、妹妹添油加醋,帮助母亲说话。李国陷入极端的两难境界,要么“孝顺”,要么“背叛”。被赶走的许婷万念俱灰,她把门锁死拧开煤气罐阀门,静静地躺在床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 许婷被李母跪走了。李国生被李母以死要挟,不许国生离开家门半步。刘全有见到李家居然不像个家了,讨债的,吵架的,像个自由市场,他摆出了分队长的领导水平,各个击破,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李家的闹事暂时平息了。然而,此时传来了许婷跳海自杀的消息,国生崩溃了,夺门而去。李国生到处去寻找许婷,在报纸上发现护城河一女子溺水身亡,他一定要见人家的尸体,被女方男人怀疑他是第三者。李国生的联想能力实在太强了,哪怕是一点点能联想到的,他都要去刨根问底。他不敢回家,也不能回家。国生无奈下去了五七干校找许婷父母。提起女儿,许婷的父母很淡漠,像是看破红尘,“人的命,天不能注定,她自己愿意走哪条路,我们泥菩萨过河,根本管不了,也不可能知道”。李国生确信许婷已经离开人间。他回到家里,自己在海边修了一座土坟,买来一瓶白酒,一边喝一边掉眼泪……

  • 莫大的讽刺,刘全有的命运居然和李国生同样下场,但毕竟还有比国生强的地方,他是转业,组织上要给他安排工作,而李国生是复员,自谋职业。抱着这种想法回家和媳妇解释,到了家又觉得不妥,谎称部队突然精简整编,取消分队长职务。李国生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刘全有在说谎,但他不想让妹妹的婚姻留下阴影,也不愿意做“不爷们儿”的事情,没当面揭穿刘全有。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李国生依然经常独自去坟头待着。家里为他介绍对象,一个个都让他变着方的给吓跑了。刘全有听说李国生进了金鹿农机厂,也通过关系,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到了厂子,摇身一变,成了厂里人事科的干部。李国生为了还债,倒卖农用车的指标,却没想到惹来麻烦,幸亏有刘全有在旁替他解围。无独有偶,国生偏偏在干零活的时候,碰上了一个性格极其奇怪的女孩,她叫马添,21岁,几次和李国生较量,才知碰上了高手,被李国生骗的团团转,制得服服帖帖的。嘿!邪门了,她还就看上李国生了,跟他形影不离。李国生便把她带到许婷的坟墓前,“这里埋着我媳妇的魂儿,你要敢在这儿守一夜,我娶你”。

  • 正在家动员全家给李国生介绍对象,解决个人问题的李母这个高兴啊!天上就这么掉下个儿媳妇!当即二话不说,在刘全有的起哄下,逼着李国生先拜堂后领证,还把小马添直接送进了李国生屋里,楞是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这一夜,李国生斗智斗勇,虽没哄走这难缠的小马添,但千辛万难的总算保住了自己的贞操。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其实许婷并没有死。她不止没死,而且还带着一个婴儿半夜来找李国生。原来,当初她来到海边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大口地呕吐起来。一个抱小孩的妇女热心帮助她,“你是不是怀孕了?”许婷马上意识到自己真的怀孕了,她独自把孩子生了下来。现在,许婷全家为了偷渡,不能带着孩子。许婷思来想去,迫不得已把孩子送回来给李国生。李国生不顾一切的抱住许婷,俩人都哭了,哭的是那么悲壮,哭的是那么感人。

  • 女儿北北,李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孩子,又显得热闹了。李母看着直流口水,唯一担心的竟然是小马添会不会心疼这孙女。小马添立刻积极表态,甚至还说要给李家添两个胖孙子,直哄的李母乐开了花。在刘全有的劝说下,李国生终于让步了。不为别的,为了给比比上户口,他跟小马添领了结婚证。而户口本上,闺女的大名叫做李婷北,许婷的婷,西北的北。姐姐、姐夫,妹妹加妹夫刘全有最多的一句话,“连吃饭都困难,拿什么养孩子”,真不愧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李国生由于性格改变,平时在家不愿意多说话,母亲不好像过去一样遇事就要盘问,所以李国生做事情都不用详细的解释。他是预先准备好了的,不说是他和许婷的孩子,因为母亲、姐姐和妹妹太恨许婷了,不想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战友曹放来探望李国生。酒桌上,曹放提醒李国生,要他小心刘全有,大大咧咧的李国生不明所以,曹放忍不住说出当年刘全有使坏指示别人写举报信,才导致师部知道了许婷父母被打成特务的事等等,李国生默然了。他只跟曹放说了一句话,刘全有现在是他妹夫,一家人了。

  • 马添的本事可大了,一个人足以对付刘全有和李国月。刘全有的官话能让马添噎的直打嗝,张口闭口“小姑子”,先把自己的辈份摆在头里,然后拉一打一个,专拣大姐爱听的说,往往把刘全有和李国月打的落花流水。李国生在一边暗笑,然后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还没等刘全有反击,两口子带孩子就遛弯去了。为了报答红梅和小马添,李国生还想法给她们安排了工作,日子踏实了。一年后,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正式恢复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的制度。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城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李国生参加高考,他要追求过去的理想,把失去的东西补回来。刘全有貌似鼓励但是经常找机会打扰国生复习,他真的相信李国生能靠上大学能翻身,他要想办法让他考不上,未料却被马添和国生戏弄。“妈!国生这是找媳妇?还是找来一个大孩子头啊!结婚多长时间了,不怀孕不说,老惹事!”大姐这一下子提醒了李母。忧心的小马添心里抱怨。因为她知道,李国生根本就不碰她,只是把她当哥们,这样任谁也没法怀孕。

  • 马添却因为自己不孕的事实长期被李母及李家姐妹用冷暴力给折磨崩溃了,于是她开始不忍了,结果,婆婆说一不二,变着法的整治这个儿媳妇。马添当然心里不服气,婆媳继续磨擦。李母一看斗不过小马添,便叫来国萍和国月。谁也没想到,马添的本事远在她们姐俩之上,被马添全给气跑了。其实小马添心里清楚,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永远也取代不了许婷在李国生心里的地位。刘全有因没学历,尤其是没有文字水平,离开了办公室,当了销售科的副部长,心里不舒服的他直到认识自己由副科到副处连升2级,才喜笑颜开。李国生忍不住,在家大发脾气,替小马添做主。他没想到的是,他这样,反而让小马添更加无法在这个家过下去了。李国生知道马添伤心伤到家了,深感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为了补偿小马添,李国生硬着头皮向刘全有要了农用车抢手的指标,在经济上稍微给了她些补偿。俩人走进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马添依然一句话不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就默默地离开了李家。

  • 书香门第出身的陈丽,反而因为这次冲突挺欣赏李国生。陈丽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女人,喜欢小资生活,喜欢打扮自己,见厂里的年轻女人对李国生都特别“殷勤”,所以也开始关注李国生,甚至替自己一直暗恋李国生的同事关玲牵线,但是李国生并不领情。杨厂长到车间巡视,有意提拔李国生。心里不爽的尚主任连忙偷偷通报刘全有,暗中下绊子。果然,杨厂长想提拔李国生的善意,卡在李国生当年在部队受到的处分上了,李母空欢喜一场,内心阴郁。但是,再阴郁李母也不闲着,想方设法的发誓要给儿子找一个好媳妇回来。月圆月缺。部队的一封信,彻底改变了李国生的命运。信中表示当时文革中给李国生的处分是错误的,恢复李国生的行政级别。厂里立刻提拔李国生为车间副主任。李国生深深的憋住了眼中的泪水。年轻有为的车间副主任,这下,工厂的未婚女子都爱往李国生身边凑,加上李国生会调侃,岁数大的,岁数小的,是女的都喜欢他。李家提亲的不断,但是李国生有自己的打算,一是他在等待许婷的消息,可是收到她的那封信后,从此就杳无音信。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