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荀慧生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夏钢

类型: 历史

简介: 荀慧生即非梨园世家,又无权贵支撑,他从一个一字不识的农村的穷孩子六岁被卖到戏班学唱梆子,在二十七岁就荣获京剧“四大名旦”的桂冠,成为与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并驾齐驱,独领风骚几十年的艺术大师...展开
分集剧情
  • 秋收后,华北平原的某个村庄的土戏台上正热热闹闹地唱着梆子大戏《大登殿》,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急急忙忙挤进人群,贪婪地望着台上,他被台上演出深深地吸引了。这个孩子就是后来和梅兰芳齐名的京剧艺术大师荀慧生。 下一年的秋天,遭遇大旱,土地干裂,破产的农民们背井离乡,再也无心唱戏了,戏台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场所,慧生头上插着秫秸杆,象模像样地学唱着去年听过的大登殿。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看得津津有味。 不久,慧生的父母带着他和哥哥离开了居住多年的家乡,踏上了逃荒讨饭的路……

  • 年三十,荀父荀母做了肉菜,蒸了馒头,叫小哥俩吃。小哥俩高兴的大吃,父母却在一旁落泪,这是卖子的钱啊! 小艳红年过五十,已人老色衰,但他染上了一身的恶习。这天晚上,他以教戏为名把荀慧生的哥哥叫到了自己的卧室,叫荀荣和他同睡。 夜静更深,荀慧生在房里等哥哥,他怎么也睡不着。他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小艳红的门外,听到了哥哥轻轻的哭声…… 当天夜里哥哥哄慧生睡着,他含泪亲了亲弟弟,深夜独自逃离了小艳红的家。小艳红恼羞成怒,把荀慧生也退了回来,并要立即追回小哥俩的身价大洋五十块。可这笔钱荀凤鸣已经用了呀!失子之痛,索债之苦把荀凤鸣逼上了绝路。他买来了一包砒霜,和妻子商量准备一家三口同归于尽。及氏看着七岁的慧生泪流满面。慧生醒来,看到失态的父母,他问眀情由,一下子跪在父母面前痛哭失声……

  • 庞艳云是梆子名角人称戏包袱,如今上了年纪,一直想物色个好苗子,把自己的本事传下去。如今见了慧生,喜不自禁。但庞艳云的关书契约却写得极为苛刻,其中规定:学艺七年期满学艺期间,徒弟吃食衣着均由师父供给,不尊约束管教打死勿论,倘被车马碾撞不许家属过问,投河溺井天灾人祸自寻短见,概与师父无关。学徒期间不准赎身,不准家人过问,背师私逃陪赏七年损失……可关书上却故意没有注明立约的日期。 夜晚荀慧生也大师兄睡在一起,师兄告诉他庞艳云对徒弟心狠手毒,外号叫“宫女”的师娘心眼最坏,叫慧生处处小心。七岁的慧生一片茫然,心里暗下决心。 这天,庞艳云教荀慧生踩跷。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但穿上“跷”露出三寸金莲,走起“花梆子”,立刻婀娜多姿美不胜收。荀慧生被师父的“技艺”震惊了……

  • 回到庞家,“宫女”见荀慧生两手空空,她愣说荀慧生把酒菜钱给私吞了,并当着候俊山的面翻他的衣服。荀慧生争辩,“宫女”伸手就是两个耳光。荀慧生捂着二次被打的脸,屈辱难忍。 他打开包袱,拿出那只萧,把他放在师兄的枕头上。他拿出一根麻绳,在门框上打了一个节,他刚把头伸进去,大师兄进来制止了他。 这年冬,荀慧生以“白牡丹”艺名在天津初次登台,由于正赶上“双国丧”――慈禧,光绪驾崩,不能化妆,庞艳云给荀慧生穿上了件灰大褂,扎了条白毛巾演《三娘教子》。开戏了,荀慧生往台下一看,人山人海,荀慧生十分紧张……

  • 庞艳云见荀慧生这么有出息,这么叫座,十分高兴。当晚他给荀慧生买了一包点心。长这么大他从来没吃过点心,他要等大师兄一块吃。 少顷,大师兄回来了。荀慧生把点心打开,二人高兴极了,每人吃了一块。大师兄拿出萧吹起了欢快的曲子。荀慧生突然想起了父母,他要让父母尝尝这又香又甜的点心,他拉起大师兄,跟师父请了假,往离开一年多的家中跑去…… 荀慧生在天津唱红了,为了赚钱庞艳云带着“庞家班”到天津四郊演出,他和妻子,儿子坐着马车,却叫荀慧生踩着“跷”跟在马车后面一步一步的在路上走。他一走就是好几里地,这对以个八九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的刑罚!但荀慧生为了锻炼自己的跷功,他咬紧牙关坚持着。 这天他们到了保定府,在洞阳宫茶园演出《小放牛》,保定富商的儿子齐宏生也来看戏。他被白牡丹迷住了,白牡丹扮演的村姑那娇美的面容,婀娜的身姿,甜甜的歌喉令他心驰神往……

  • 齐少爷同情慧生的身世,提出要替慧生还债,要慧生和自己一起上学。慧生婉言谢绝了。齐少爷提出要拜荀慧生为师学艺。荀慧生断然拒绝。齐少爷当晚赶到戏院去接荀慧生的时候,已人去楼空了。齐少爷感到无限的失落,下决心要找到荀慧生。 荀慧生来到了北京,当“宫女”带领他们登上景山俯瞰皇宫的时候,他被北京文化氛围感染着,决定要在北京站住脚。 庞艳云带荀慧生来见侯俊山。想叫侯俊山介绍荀慧生在北京搭班唱戏。侯俊山不同意,他认为北京红角儿如云,必须有自己的特长,不唱则以唱就要一鸣惊人。他决定留下荀慧生,亲自调教……

  • 这天散了夜戏,荀慧生和师傅一进门就听到“宫女”在冲大师兄大声的嚷嚷。“宫女”发现荀慧生怒视她,立刻换上笑脸,拉着他们吃夜宵。荀慧生端起一碗馄炖,拿了一个烧饼回到了他和大师兄的房子。荀慧生让他吃,大师兄说吃过了,荀慧生看到桌上那半个冰冷的窝头,他用手把窝头掰碎放到馄饨碗里。他喂大师哥一勺,大师哥不吃。荀慧生先吃下,又固执地舀起一勺送到大师哥嘴边。大师哥含泪咽下,荀慧生笑了,大师哥哭了。两个人一人一勺分吃着这美味佳肴。 深夜,大师哥等荀慧生睡着,他到院子里捏煤球,寒风袭来,他倒在了地上……大师哥死了。荀慧生抱着师哥大哭。“宫女”无奈掏出几文钱扔在了地上。等荀慧生给师哥买来衣服,庞家已把大师哥装进一口小棺材里抬走了。 荀慧生虽然成名了,但依然是庞家的奴隶。宫女为了五块大洋竟然叫荀慧生去给办丧事的有钱人家哭丧。荀慧生身穿孝服,手拿哭丧棒跟在豪华的出殡队伍里走着。他看着这不知名姓的富人家的豪华棺帏,他想起了大师哥那薄薄的棺材……

  • 《奴吁天录》公演了,荀慧生把小黑奴露西刻画的细致感人。演出结束,一群学生拥上舞台拥抱荀慧生,并自发组成“白社”让他顺利度过变声期。 继《黑奴恨》,荀慧生跟着春阳剧社在前门外鲜鱼口天乐园演出了《秋瑾》,《热泪》《官场现形记》等宣传革命的戏。荀慧生和王钟声还合作演出了《家庭革命》。观众非常欢迎,一时轰动九城。这段时间是荀慧生学艺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由于这些戏的进步,触犯了政府,他们取缔了春阳剧社,以王钟声煽动革命,反对政府为由将其逮捕。王钟声问斩的那天,荀慧生赶到了刑场……

  • 荀慧生自由了。他努力向京剧名家学戏。两年之后,北京举办京剧名流大荟萃。荀慧生与尚小云、梅兰芳,杨小楼等名家合作,演出他的拿手戏《铁弓缘》。他早早的扮好戏。此时已能生已经十八岁了,他扮出来的陈秀英已不在是几年前的小姑娘了,而是一个俊秀的少女了。 尚小云把他拉到会客室来见正在交谈的京剧界名流武生杨小楼、梅兰芳。一见尚小云领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大家都停止了交谈。尚小云将荀慧生介绍给二人,二人对他夸赞不绝。 站在一角的一个十分俊秀的,一身学生打扮的少女--吴小霞一直出神的看着荀慧生。杨小楼给大家介绍说,小霞是自己的师弟吴彩霞的掌上明珠。荀慧生的目光和吴小霞碰到了一起,他的心中不由得怦怦乱跳……

  • 正说着吴小霞回来了。她高兴地大讲今天的名家合作,大讲白牡丹。说着说着还学唱了一句铁弓缘。吴彩霞不以为然的打断女儿,父女俩争论了起来。 杨小楼带荀慧生去拜见王瑶卿。二人坐在人力车上,杨小楼讲起他和王瑶卿给慈禧太后演戏的事。 杨小楼、荀慧生说着笑话来到王家。王瑶卿请二位在古瑁轩就座,杨小楼把荀慧生介绍之后,慧生说:“我对先生仰慕已久,苦于无人引见。望先生不吝赐教。”王瑶卿给荀慧生一个马鞭,他们来到院子里,荀慧生举起马鞭跑起了圆场。他有意表现一下他那娴熟的功夫,健步如飞,越跑越快……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