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爸爸别走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沈涛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七十年代的一天,刘宝根的大喜之日。平庸的他居然能娶到如花似玉的江晓燕为妻,全家上下乐得合不拢嘴。谁知江晓燕因为出身不好,迫于无奈下嫁给相貌不洋的宝根,满肚子的委屈。刚哄好新娘子,警察来了,说...展开
立即播放
乐视
乐视
剧集列表 (共25集)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1张>
分集剧情
  • 文革后期。西北某小城。一生穷困但却总是善良待人的刘老头正期待着自己家的双喜临门。大儿子刘宝根马上要结婚;二儿子又刚提了干。新娘江晓燕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因种种原因嫁给了工人刘宝根。婚礼当天,宝根家出了大事。正在婚礼进行时就听见张援朝焦急的大喊:“宝根!快出来!你弟出事儿了!” 原来,宝根的弟弟宝明是个长途司机,兄弟情深,他在赶回来参加哥哥的婚礼中,由于路途遥远,宝明熬了几个通宵朝回赶,却不幸在快到家门之前出了车祸,据说是为了避让一位突然冲出来的大肚子产妇,连人带车全都受到重创。消息传来,刘家全家上下都慌了神儿,尤其是听说那位大肚子产妇因为摔倒外加受惊,送到医院后就紧急进了产科病房,宝根一家都暗自祈求老天保佑宝明,保佑产妇和产妇肚子里的孩子能够活过来… 被撞产妇的孩子终于生下来了。可产妇只来得及看了孩子一眼,就含着眼泪去世了。与此同时,噩耗传来,宝根的弟弟宝明也撒手人寰!宝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婚礼变成了弟弟的葬礼。 是夜,经不老年丧子的打击刘父脸色铁青,嘴唇紧闭,人事不省。宝根急忙背着父亲和江晓燕一起在风雨里狂奔,好不容易到了医院。赵一虎找到医院,看到姐姐没了,只剩下个孩子,大喊大闹的揪着宝根索命赔钱。宝根出于道义,尽己所能的满足赵一虎。赵一虎拿到宝根赔的上海牌坤表,送给了他追求的山花。

  • 拿着刘家给的赔偿,抱着没有足月就出生的婴儿回家。赵一虎的家里,凌乱不堪。山花哭着来找趙一虎,听见孩子凄厉的啼哭声,山花抱起孩子感到在发烧,让赵马上去医院。孩子得了肺炎,他看到这些日子这孩子在医院里有吃有喝过得挺好,知道医院会收容这个孩子。他趁没人把孩子放在了凳子上,只盖着薄薄被单的孩子大哭起来,刘宝根提着饭盒的人影走了过来,抱起了孩子。刘老头听说那边的舅舅好像遗弃了那个孩子,他颤抖着声音要看看那个孩子。 回光返照的刘老头当着前来探病的张援朝夫妇的面告诉宝根,这孩子不能就这么给扔了,咱们欠人家一条命。你要好好把她带大,别叫人家断了根。刘老头也告别了年轻的宝根。刘宝根突然间失去了所有最亲的亲人,而与此同时,被送回医院后就一直发烧住院的婴儿终于脱离了危险期,可以出院了。宝根遵照父亲的遗愿,接走了孩子。为此江晓燕相当不满,她不愿意刚结婚就当母亲,但看到宝根的坚持,江晓燕最后也只得接受。 这一家人就这样别别扭扭的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就在江晓燕被宝根的善良忠厚一点点打动,也对丽芳产生感情的时候,文化革命结束了。国家恢复了高考!同学迟疑的告诉江晓燕,前几天见过林东方,他现在混的不错,好像是回来办什么调动手续的。江晓燕大惊失色,连丽芳从自行车后座上摔了下去都不知道。回到家,丽芳额头的擦伤和江晓燕的神色仓皇都让宝根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他刚想问,江晓燕就冲他大发了一顿脾气,说都是因为孩子她才不能高考,让宝根把孩子送给别人。第二天,眼睛象桃子般红肿的江晓燕刚走出教室(她是厂办小学音乐教师),就赫然看见了眼前的林东方!

  • 在一僻静处,林东方告诉晓燕,他们的孩子找到了,。被厂里的保卫干事张援朝用手电筒照了个正着!情急之下,江晓燕忙推开了林东方,叫他别管自己,赶紧跑!保卫科值勤人员只把江晓燕带回办公室审问,可江晓燕始终一个字也不肯说。宝根听说后放下手里的活计就冲到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波涛汹涌的江晓燕扑进了林东方的怀里痛哭了保卫科,冲着张援朝说,放开她,刚跟她在一起的那个人是我。 回到家,江晓燕望着沉默的宝根,哭着告诉宝根,自己跟林东方是青梅竹马,文革中一起下乡插队。在农村,两人偷尝禁果,江晓燕只好偷偷生下孩子,送给当地老乡,并且通过刘老头“工宣队长”的身份进了宝根所在的民族乐器厂,这才有了开头的那场婚礼。宝根听完,告诉她,如果你想考大学,我砸锅卖铁供你。江晓燕被深深感动了。几次撞见江晓燕跟林东方在一起的张援朝想要告诉宝根实情却总是不好开口,终于一次借着酒劲说出了真言。不想宝根却只是沉默的抽了几根最便宜的卷烟,就走回了家。 江晓燕的高考成绩下来了,分数很高,足够上省城的大学了。跟江晓燕一个补习班的人都接到通知书了,不明就里的江晓燕面对临时被刷下来的结果莫名所以,跑去找招生办的老师打听情况,这才知道是自己的丈夫拦住了她。江晓燕失望之余,不由得愤慨不已,径直冲到车间,揪出宝根,江晓燕对刘宝根说从来没爱过他也没有对不起他。再也不欠刘宝根的了。

  • 江晓燕把离婚协议书和仍然襁褓中大哭的丽芳一起扔到他怀里,转身走了。晚上值班时,张援朝叫来宝根,叫他趁厂里没人的时候给强子焊个小床。这天晚上,小偷来了。宝根按住了小偷,却发现小偷竟然是赵一虎!赵一虎也认出了宝根,他苦苦哀求宝根看在他是孩子舅舅的份上放他一马。宝根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间,丽芳忽然大哭起来,张援朝应声赶来。为了保护孩子,一向老实的宝根跟赵一虎急红了眼。慌不择路逃跑的时候被宝根拦腰紧紧抱住,一时情急,拔出匕首先是砍伤了宝根的脸,接着又一刀扎在宝根的后腰上。随后跟来的张援朝按住了小偷,可宝根的脊椎神经受到了重大的伤害。医生说,这样的病情迟早会导致瘫痪。这一次连张援朝都傻眼了,他想不通老天爷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灾难降临在刘宝根这样的一个老好人身上。他告诉宝根,丽芳肯定是个命硬的丫头,一出生就克死了亲爹妈和爷爷,现如今又来克你,好说歹说的要宝根把丽芳送人。就在宝根要把孩子交出去的一刹那,还是婴儿的丽芳忽然凄厉的大哭起来。 丽芳哭着,哭着,嘴里发出了类似于“爸爸”一类的声音,宝根的眼泪也跟着下来了,冲着张援朝领来的那家人含泪鞠了一躬:“对不起,这孩子不能给你们!” 由于身体受伤,宝根失去了原来的工作,被工厂“照顾”去看自行车棚。就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一老一小终于慢慢的活了下来。丽芳从小学习出众,长相秀美,但宝根没有参加过一次女儿的家长会,每一次都是张援朝代替宝根去的。丽芳跟张援朝的儿子强子是同班同学,强子从小就保护丽芳,替丽芳打抱不平。虽然家境不好,但宝根仍然尽己所能的抚养和教育着女儿。时间进入80年代,一天天下来,他的腰疼更厉害了。看到父亲晚上疼的睡不着觉,丽芳懂事的给爸爸烧了洗脚水,帮父亲洗脚,宝根感动的抱住女儿。

  • 宝根拼命攒钱仍然不够,只好去跟张援朝借,被银华数落。林东方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省旅游局工作,江晓燕也进了一间学校做音乐老师。他们的儿子林建成聪明可爱,一家人生活的十分幸福。江晓燕觉得自己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从前的往事,不料,突然有一天,家门忽然被敲响了!衣衫褴褛的山花带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姑娘跪在林家门口……山花告诉林东方自他回城以后自己的遭遇,如今又查出绝症,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林东方十分愧疚。他一口答应一定会好好照顾林菲菲长大。第二天一早,山花留下一张字条,不告而别。几天之后,林东方接到了收容站的电话,山花已经去世了。林菲菲在林家表现的十分乖巧,江晓燕虽然开始几日很不自在,但林东方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非常强硬,而且林菲菲很会讨人喜欢,江晓燕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九十年代后期。高考前夕,一向学习很好的丽芳告诉好朋友张强子,自己不想考大学了,她说她看到父亲每天辛苦劳累,就是为了给她筹大学的学费。她想早点自食其力,让父亲早点过上好日子。强子答应为她向宝根保密。强子告诉丽芳,无论她什么样的选择,他都相信她会是非常出色的那一个,丽芳很感激。可惜完全没有工作经验的她第一次面试就被拒绝了。张援朝听说丽芳不考大学也很惊讶,但是丽芳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援朝看到孩子很坚决,又觉得她孝顺,就帮忙给纺织厂的人事科长打了招呼,给了丽芳一个面试的机会,丽芳高兴极了。但一直没有敢告诉宝根。

  • 丽芳终于告诉宝根不考大学了,宝根气急,第一次看见父亲这个样子,她吓坏了,苦苦求父亲责打自己,她知道错了,自作主张伤害了父亲的心,请父亲不要不跟自己说话。刘宝根很气愤,他起身说,走,你一定要考大学!丽芳坚持要先工作,父女俩第一次拌了嘴。宝根则跟张援朝喝酒喝到微醺,宝根红着眼睛告诉张援朝,就是因为她没爹没妈,我才更要对她好一点,我们家对不起这孩子啊……为了找工作耽误了复习,丽芳最终没能考上大学。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丽芳骗宝根说自己找了份在报社打零工的工作,其实她只是每天出去卖报纸。 烈日当头,丽芳一张张的卖着报纸,满身是汗……这一切都让宝根偷偷知道了。宝根拿出家里的积蓄,让丽芳去夜校听课,自学英语。夜校里,跟丽芳她们一起学英语的有个非常漂亮又骄傲的女生,名叫林菲菲。丽芳很快跟林菲菲成了好朋友。担心女儿没有冬衣穿的宝根去夜校给女儿送大衣。却正好赶上夜校正在上课。宝根哈着手站在教室楼下,大雪天里,他很快被雪铺成一个白色的雪人……丽芳拿到了大衣,回家后宝根却发烧了,为了省钱,他一直拖着不去看病。丽芳急坏了,连夜赶到了市立医院。 为父亲看病的实习大夫叫林建成,带着大口罩的他对丽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什么也没有说,一直尽心尽意的照顾着宝根。宝根出院前,特意嘱咐女儿去感谢林大夫,丽芳敲开了林建成的办公室,却得知林建成已经结束了市立医院的实习,回医学院去了。丽芳的视线落在了林建成用过的书桌前,在那里,插着一朵向阳的矢车菊花。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 夜校的英语补习班结业了。同班的林菲菲由于家庭关系进了旅游局,并且得到了很丰厚的高薪职位。 眼看身边的同学纷纷参加工作了,丽芳的工作却还是音信皆无。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丽芳骗宝根说自己实习的报社已经正式的录用了自己,其实她仍然只是每天出去卖报纸,然后继续向一些单位投送自己的简历。 这一天,街上来了个长相凶恶的秃头,一起做生意的小商贩们纷纷避让,丽芳恰好在报摊亭翻看报纸查找着工作,她注意到这个秃头其实只是上前询问是否需要招工,但是大家都很厌恶的躲避开他。顶着众人奇怪的眼光,丽芳走了过去,她把自己的午饭送给了他。秃头来不及感谢,丽芳已经离去了。公安局里,赵一虎委屈的说自己找不到家了,现在吃不上饭又找不到工作,求警察帮自己找老婆和闺女。警察问赵一虎老婆和孩子的名字,赵一虎回答,老婆叫山花,闺女叫赵菲菲。赵一虎信心十足的告诉警察,他一定会找到老婆和女儿的。 技校毕业后在一家公司里开了好几年车的强子俨然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张援朝话里话外的向丽芳传达着老一辈撮合下一代的意思,看女儿不接话,宝根让丽芳厨房好好给李叔叔烧两个菜吃。见丽芳进厨房了,强子立即也殷勤的跟了进去。厨房里,强子告诉丽芳,如果丽芳愿意,他可以请朋友介绍她去旅行社面试。反正做导游不需要工作经验,干好了待遇也不错。丽芳大喜,忙请强子帮忙联系。

  • 第二天,丽芳去面试时英语证书忘带了。宝根上来到旅行社门前却被保安拦下,说旅行社根本就没有丽芳这个人,蛮横的就要把宝根往门外推,宝根在焦急中与保安发生了冲突,摔倒在地。负责面试的主管走出来了,主管和丽芳面对面一看,立刻惊呼了起来。原来这家旅游公司负责面试的人,竟然是丽芳在英语补习班的好朋友林菲菲!林菲菲带丽芳来到会议室,抓紧时间给丽芳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聪明的丽芳在面试中表现出色,旅行社的总经理顾君对丽芳相当满意。林家强子接到林菲菲的电话,说一切都很顺利,很高兴的开车来到了旅行社打算接丽芳回家,万万没想到当他赶到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此时的宝根已经怎么也爬不起来了,丽芳和强子赶紧把宝根送到就近的医院。林建成看了宝根的CT,告诉丽芳,宝根原来就有严重的腰伤,现在必须马上动手术,说完林建成就去做手术准备了。可丽芳直到办手续的时候才发现她和强子身上的钱根本不够交押金的。形势紧急之间,张援朝的电话又打不通,强子只好先跑回家去取押金钱了。丽芳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在医院里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丽芳苦苦哀求护士先给父亲做手术,但护士一口咬定医院的规定不能打破,丽芳含着眼泪忍气吞声继续哀求着,无奈护士就是不为所动林建成一听就跟护士急了,问她有什么规定比病人的生命更重要?他严肃的告诉护士,马上准备手术,赶紧把家属找回来,如果她们没有钱,我垫!强子终于带着钱来了,宝根早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的过程还算顺利,但是宝根的腰肌神经已经受了太多伤害了,接下来的修复手术危险性太高,必须要在北京的大医院才能完成。林建成只好缝合了宝根的伤口。 辛苦了6个小时做完手术的林建成一出手术室就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张强子责问他为什么收了钱还是不给病人做完手术。林建成跟张强子解释不通,一边的小护士很看不过眼垫了钱受了累还挨了埋怨的林建成,对丽芳和强子颇有微词。守了一夜,宝根总算醒了过来。丽芳却为难的说她实在放心不下父亲,搞不好要在上班第一天里提出请假了。知道女儿被旅行社录取,宝根立刻起身,说自己已经没事了,马上就要出院,丽芳知道父亲的脾气,她拜托强子照顾宝根,自己振作精神去上班了。已经接近清晨,城市在复苏。在城市的郊区一个废弃的砖房里,赵一虎躺在一个破床板上,他看上去很虚弱,突然晃荡荡的起身,他在堆满废物的房子里翻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水,他走出房子,走到一个农家院的里,打开水龙头就喝,被院子里的狗吠,他狼狈的走掉了。他一个人走在街上,眯着眼睛,突然他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很小卷了边儿的相片,那上面是一个村妇抱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他突然眼睛模糊了…赵一虎又来到集市上找工作,一个菜商同意他帮忙早晨卸车,只见赵一虎闷头干的很卖力,活干的又快又好,菜商很满意,旁边的批发商也看中了赵一虎,纷纷来找他干活,结果一直垄断的搬运工没了工作,都迁怒于这个外来抢活得赵一虎。忙了一早上,赵一虎好不容易休息下来,拿起一个烧饼刚要吃,就被几个搬运工围住了,其中一个带头的上来就把赵一虎手里的烧饼扇到了地上,赵一虎想要反抗,却被几个人一起按住在墙上,带头的警告赵一虎不要那么不懂规矩,如果想干活,就要跟他们一伙,否则就不许在这个集市出现,赵一虎当即拒绝,带头的搬运工一招手,几个年轻小伙子上去围住了赵一虎,其中一个趁其不备踹了赵一虎一脚,赵一虎虽然力气大,但毕竟年岁大了,他窝在了地上。正在这时,从医院回家路过此地的丽芳看见了倒地的赵一虎,她叫来了集市上的管理人员,搬运工不想把事情搞大,迅速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丽芳一眼,骂她多管闲事。丽芳扶起赵一虎,看着地上被踩烂的芝麻烧饼,眼睛一热,她说您这么大岁数,还要干这种体力活,会受欺负的,您会骑车么,要不我介绍您去送报纸吧,每天15块钱,没有这么辛苦。赵一虎感激极了,他越看越觉得丽芳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急着去上班的丽芳写了一个地址,叫赵一虎拿着去试试看。 旅行社。林菲菲热情的带着丽芳和各种同事认识,所有的同事都不知道丽芳的来头,对她很客气,丽芳悄悄告诉林菲菲,自己很感激林菲菲对自己的照顾,不过让同事们看着太特殊了,自己希望努力工作,林菲菲笑着说,旅游这点事很简单,你英语又好,我到时候会和部分负责人打好招呼,你熟悉了业务,就安排你去带国际团,林菲菲的这番话,正好被路过的同事听到,大家都撇嘴。林菲菲很是无所谓,丽芳却很尴尬。好容易挨到下班,丽芳匆忙赶回医院,发现宝根的点滴已经滴完了,可陪床的张强子却呼呼大睡。丽芳没说什么,叫醒张强子,打发他回家睡觉。张强子走后,丽芳忍着一天的疲惫,为父亲端屎端尿,擦拭身子,终于累的趴在父亲床边睡着了。

  • 宝根得知消炎药太贵,执意让丽芳把药退掉。主治大夫林建成来查房,看到睡着的丽芳,看得有些出神,丽芳突然醒了,她看到眼前的年轻英俊的大夫正在打量自己,顿时脸红,尴尬的站起来。林建成笑了,他说看到丽芳这么辛苦照顾父亲,昨夜也没有睡好,不用这么熬了,再说父亲宝根不是急症,不用陪床,正好今天自己值班,来帮她看护好了,丽芳拒绝了,她说自己担心父亲身边缺人;林建成告诉丽芳,宝根这病是需要长期照顾的,后面会非常熬人的,不能一时就熬坏了身体,后面的治疗还很重要,也需要不少钱,所以工作也不能耽误。丽芳点点头,她同意回家休息,并且拜托大夫照顾自己的父亲,她特意看了一下林建成的胸牌,调皮的开玩笑说,“谢谢你,林建成大夫,”两个年轻人都笑了。林建成送丽芳走出病房。听到女儿离去的声音,并没有睡熟的宝根睁开了眼睛,他反复想着刚才大夫说这个病是需要长期照顾的,还需要很多钱,心里烦躁极了,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病房外,丽芳被林建成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林建成忽然笑着告诉她,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认识你。丽芳惊讶的盯着林建成,林建成微笑着问,还记得吗,海的女儿,矢车菊?丽芳一下子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些点点滴滴,她羞红了脸,两个人望着对方,都微笑了起来。楼道上,等得不耐烦的江晓燕探头看到楼下儿子和一个女孩聊得正欢,江晓燕忍不住盯着丽芳多看了几眼,不知道为什么,丽芳让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出这种感觉是什么……诊室里,江晓燕急赤白脸的询问林建成,刚才那个女孩是谁?她跟你说什么?林建成被母亲的焦虑搞得啼笑皆非,他坚持说那只是病人家属,叫母亲回家吧,自己还要照顾病人。江晓燕没好气的说你是个医生,不用亲自去照顾病人,让护士去好了!林建成笑笑,不欲跟母亲继续争论,转身就想出去。望着儿子的背影,江晓燕莫名烦躁。 江晓燕心事重重的回到家,一进门,就看到林菲菲正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江晓燕警觉的赶紧跑过去,一把推开了林菲菲,大声斥责说你在乱翻什么,怎么这么没有规矩?林菲菲没料到江晓燕会突然对自己急赤白脸,她解释自己今天出去,发现导游证不见了,不记得自己放到什么地方去,这才在家里乱翻的。说话间,她不小心把手里端着的抽屉碰掉了下来,抽屉里的东西都散落在地上。一个泛黄的笔记本掉在地下,里面还夹着几张照片,江晓燕一下子就火了,她劈手夺过笔记本,冲菲菲大肆发火,菲菲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委屈的跑出了家门。天色已晚,菲菲走下楼,委屈的哭个不停,忽然间,她隐隐觉得身后仿佛有人跟踪!她情不自禁的悄悄回头,身后果然跟着一个秃头、神情扭曲的中年男人!林菲菲十分害怕,越跑越快,身后的人也越跟越快,林菲菲吓得想要惊呼,那人却一下子扑了上来,捂住了林菲菲的嘴!林菲菲吓得一下子昏了过去……江晓燕家。她翻开了笔记本,那是一本父亲的日记,日记里夹着一张父亲临终前的全家福,全家福的后排站着晓燕与宝根。江晓燕有些不能自持,她把抽屉收好,把笔记本放在最下面,又加了把锁。菲菲一直没有回来,她有些担心,但又拉不下面子去打传呼,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再回到医院,刚才出现的那个女孩子不知为什么让她十分揪心,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 医院。见到母亲又转头回来,林建成莫名惊诧。江晓燕拽住儿子,不停的叮嘱他如果谈恋爱一定要告诉自己,林建成被母亲的反常搞得哭笑不得。就在此时,林建成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是家里打来的,话筒那头,丈夫林东方的语气焦急而急促,说林菲菲这么晚都还没有回家,电话也接不通,自行车却停在自己家楼下!江晓燕惊呆了。她不敢告诉丈夫自己刚才跟菲菲发生了冲突,只是答应她和儿子会马上回家想办法。挂了电话,江晓燕连忙告诉林建成,林菲菲不见了!林建成也顿时焦急了起来,他顾不上别的了,马上跟另外一个大夫临时换了班,交代了宝根的情况,就和江晓燕一起匆匆往家赶。民宅中。林菲菲缓缓醒来。她睁开眼睛,眼前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浑身泥土,坐在一个凳子上,她环视周围,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破房子啊。而最恐怖的是,眼前竟然有一个衰老却凶狠的秃头男人,正在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林菲菲吓得的拼命摇头,忍不住想大声呼救,男人却扑上来捂住了她的嘴,看她不断反抗,男人只好拿一块黑布堵住了她的嘴。看着越来越逼近的男人,林菲菲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医院里。宝根的腰部突然疼痛难忍,他疼的几乎无法起身,可又非常想上厕所,一时着急,他也不懂得按身边的铃声,不得已大喊大夫。 深夜里值班的小护士脾气也不好,听到病房有人大喊大叫,很是烦躁,嘟囔着不会按铃啊,就顺着声音走过来,可是刚推开病房门,就发现宝根已经尿在了床上。宝根忍着剧疼躺在床上……江晓燕、林建成和林东方在深夜里都异常焦急,林菲菲到底会去了哪里呢?这么近的距离,她会出什么事?林东方长吁短叹的哀叹如果林菲菲出了什么事,他没有面目去见山花,江晓燕也乱了方寸。幸好林建成还算理智,他拨通了林菲菲所有同事和朋友的电话,却都找不到她。迫于无奈,他决定报警!民宅中,林菲菲判断出对面的男人并不想轻薄自己,她拿不准对方的企图是什么,恐惧,惊吓与极端的愤怒夹杂之下,她怒视着眼前的男人,拼命踹着腿挣扎。赵一虎使劲盯着眼前的林菲菲,他用沉闷沙哑的声音问,你是不是叫林菲菲?林菲菲想说话,可是嘴巴里塞着布条无法发出声音,她拼命的点头,赵一虎终于把布条拽了出来。林菲菲拼命的大喊救命,可无论她怎么叫也无人应答。赵一虎见她叫累了,不屈不挠的继续问,“你妈妈是谁,叫什么?”林菲菲哭着问,“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我妈妈叫江晓燕,你不要伤害我……你要多少钱,我身上有500,全给你……”赵一虎打断她的哭叫,继续逼问,“不对,你妈妈叫山花!对不对?”林菲菲愣住了。她瞪着对面的这个男人,害怕的问:“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妈妈我名字?我妈妈已经死了!早就死了!” 赵一虎突然泪如雨下,他自言自语说“原来这是真的……怪不得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我的女人变了心,这才跟女儿一点音讯都没有了,没想到……” 林菲菲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赵一虎老泪纵横的问林菲菲,女儿,还记不记得爸爸,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啊……说着,他激动粗鲁的冲到了林菲菲身边,一下子跪倒在地,使劲地抱住了林菲菲。林菲菲不明所以,尖叫的痛哭起来,让赵一虎放开她。赵一虎悲凉的喊着,女儿,我是你爸爸呀!二十年了,我在监狱里每时每刻都牵挂着你!我是你亲生爸爸,乖女儿,这些年爸对不起你……听到眼前这个秃头男人的话,林菲菲几乎昏厥,她完全不能接受这样一个潦倒肮脏粗鲁的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父亲,她拼命的想要挣脱,赵一虎却满脸是泪,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林菲菲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疯子,为了摆脱他,林菲菲忽然好言好语的说,如果你真是我爸爸,干嘛要绑着我?赵一虎连忙松开林菲菲胳膊上的绳子,迫不及待的向女儿倾诉着这些年来的惦记想念。林菲菲却趁着赵一虎毫无防备的时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推开了赵一虎,拼命的向远处跑了出去……赵一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等他爬起来,再追出来的时候,林菲菲已经跑远了。他泄气的蹲在地上,抱着头自言自语的说,找到了,我找到女儿了……林菲菲一边跑,一边委屈,她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她只想赶快醒过来,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同一个时刻,刘家。深夜失眠的丽芳辗转睡不着,她很担心父亲的病情,忍了半天,还是拨通了值班室的电话,可是很久都没有人接听,丽芳更加担心…

  • 公安局里,警察正在耐心的解释着,按照规定,失踪24小时才可以立案,林菲菲失踪到现在还不到6个小时,按规定不能立案。林菲菲慌忙跑回家的路上,偶遇几个流氓,幸亏丽芳和强子路过解围。林菲菲请丽芳对今晚发生的事替自己保密,并暂时去丽芳家休息。在丽芳家菲菲偶然看到了宝根的照片,总感觉面熟。正在林家全家都焦急万分的时候,林建成的BP机突然响了,上面显示的竟然是林菲菲的电话号码,林建成马上接起来,话筒那边传来林菲菲的痛哭声…… 林家。林建成,江晓燕和林东方从公安局赶回家,守在家门口狼狈异常的林菲菲一下子扑到了哥哥林建成的怀里,看见林菲菲没事,林东方和江晓燕都松了一口气,可江晓燕看见林菲菲抱住儿子的样子,还是不免有些不愉快。幸好林建成催促妹妹赶紧先去洗个澡,有什么话出来再慢慢说。浴室中,林菲菲回想着晚上的一幕一幕,她越来越害怕……她不知道该如何向一家人解释自己的失踪,那个人自称是自己的父亲?!虽说林菲菲一直知道她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所以她才一直放肆大胆的暗恋着哥哥林建成,可自己的父亲怎么能是那样一个人呢?她已经习惯做“林东方的女儿”,她喜欢这个家,这个哥哥,她不愿意打回原形!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林菲菲下定决心,就算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保住眼下的生活!她永远都要做这个家的一份子! 冷静了一会,林菲菲走出了浴室。全家人都在客厅紧张的等着她,不等林东方问她到底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菲菲已经轻描淡写的上前抱住父亲道歉说自己在单位和几个同事吵架斗嘴,一生气,自己出去散心了。林菲菲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时地看着江晓燕,江晓燕故意不看女儿,林菲菲继续说,后来我迷了路,附近又找不到电话,才搞到这么晚的。以后绝对不再让家里人担心了。看着哥哥怀疑的表情,林菲菲故作镇定的告诉他,你还记得我那个夜校的同学刘丽芳吗?她上我们单位上班了,太笨,总是出错,我为了她才跟人吵起来的!林建成愣住了,刚想说什么,林东方已经挥手让大家都去睡觉,折腾了一整夜了,有话回头再说。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卧室,林菲菲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个声音却总在她耳边回旋不去“女儿,我是你亲生爸爸呀!”林菲菲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医院里,丽芳一进门就看到护士冰冷的一张脸。护士告诉丽芳昨天的手术费是林大夫垫的,如果要继续住院,得赶紧把这两天的医药费交上,否则今天下午就得出院。丽芳尴尬的点头,保证一定会尽快筹到钱的。 病房里,强子早已经来了,宝根脸色蜡黄的半靠在病床上,嘱咐强子帮他收拾东西,尽快出院。丽芳大惊失色的问父亲出了什么事,强子愤怒的告诉丽芳,这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怎么都那么不负责任,一大早上就知道要钱,还威胁我们说什么没钱下午就要搬出去!丽芳忍耐的说,确实应该交钱了,手术的钱还是林大夫帮着垫的。话音未落,强子更加怒气冲天,告诉她不要再提什么林大夫了,那个林大夫就会说大话,还说什么他来帮着看护,不用你操心,结果刚到夜里就跑没影了,大叔上厕所都没有人管!看到父亲扔在一边的病号服,丽芳心里明白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万万没想到林建成居然会辜负自己的信任,导致父亲这么难堪。丽芳心里难受极了,她不停的跟父亲道着歉。瞒着父亲,丽芳实在没办法,只好向菲菲借8000块钱救急,林菲菲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下来,丽芳高兴极了。碰巧赵一虎走进了医院,他看见丽芳走进了一个病房,带着笑容向里走去,打算当面向她致谢,就在那时,他忽然透过门缝,惊讶的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刘宝根!赵一虎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把自己送进监狱的男人的……刹那间,他觉得这是老天爷安排的。从前从他手里夺走的,现在都会一点点还给他的。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