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秋去秋来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张国庆

类型: 家庭

简介: 这是一个围绕着两个家庭发生的故事。苏小霁和苏小薇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小薇的妈妈早年病逝,而父亲苏文培专注于研制抗癌药物CBM,无暇顾及女儿,尽管继母李云箐竭力照顾,无奈小薇个性极为敏感脆弱,再加...展开
剧集列表 (共34集)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医学院里有两家人关系非常微妙。 同为教授,苏文培和龚蕾曾是姐夫与小姨子的关系,却因误以为姐姐的早逝与姐夫的“外遇”有关,两个人视同水火。 苏文培的女儿苏小薇和苏小霁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小薇因为母亲早逝,父亲过于专注抗癌药物CBM的研究,忽略了女儿的情感需求,加之姨妈的挑唆,长久以来与父亲关系紧张。但是小霁却在和龚蕾的儿子田野相处得不错,但是田野还不知道,他的网友“雨非雨”就是小霁。 这天,龚蕾要到苏家来做客,经过二十多年的对立,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苏文培的妻子李云箐十分紧张,不免手忙脚乱,幸好有研究生周家昌帮忙,才顺利地做好了一桌饭菜。龚蕾带着田野如约而至,苏小薇一家三口却迟迟未到。 苏小薇遇到了意外。一家人正准备出门,丈夫陈伟建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便独自赴约去了,撇下苏小薇搂着儿子在家里伤心落泪。其实她早就发觉丈夫有些不对头,但是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愿意面对。 等不来苏小薇,龚蕾只好自己把话题引入预定的轨道,她首先祝贺苏文培的研究取得进展,然后又大谈她的姐姐当年如何提出CBM的构想,并以创始人自居,说自己也从一开始就参与了CBM的设计。末了,她又抬出身为医学院副院长的丈夫,表示愿意不计前嫌,帮助苏文培攻克CBM最后的难关,以告慰姐姐的在天之灵。 开始时苏文培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一声不吭,谁知龚蕾越发振振有词。田野再三阻止,都无法拦住她的信口雌黄。说到最后,她已经俨然成了CBM的救世主。苏文培终于按捺不住性子,毫不留情地当众揭穿了龚蕾的谎言。龚蕾恼羞成怒,披露了自己几十年来对苏文培视若仇雠的原因,那就是因为这个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当年在农村巡回医疗时,与房东的女儿勾搭成奸,以至于将她的姐姐活活气死! 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正在此时,苏小薇带着儿子出现在门口…… 家宴不但没有弥合大人们的仇怨,反而激化了矛盾,这绝对不是两家年轻人愿意看到的。尤其是田野和苏小霁。因为两个人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相互关注已久。现在,田野终于鼓足勇气向苏小霁表白了心迹。 苏小霁发誓要弄清真相,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来到石头村,村民们都证明了她父亲的清白,而那个所谓的绯闻女主角正在被严重的心脏病折磨着,于是苏小霁果断地将农村女人孙玉霞接进城里安排在医学院附属 医院治病。对此,苏小霁颇有成就感,以为从此以后两家人便可太平了,岂不知道她恰恰给自己和家人埋下了祸根。 田野将苏小霁的调查结果告诉了母亲,谁知龚蕾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对儿子与苏小霁的密切来往产生了警惕。

  • 孙玉霞的病情加重,手术费用昂贵,苏家难以承担。苏小霁以为她无儿无女,自作主张上网为之募捐,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连当地汉荣集团的老板裴汉荣都被惊动了,裴汉荣指示他的秘书与苏小霁联系。但是就在此时,孙玉霞的儿子孙继文复员归来,他的突然出现令媒体和大众大惑不解,有报纸爆出所谓的“骗钱内幕”,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隐讳地指出孙继文的父亲就是某大学教授。这下子除了李云箐以外,几乎所有人都相信龚蕾的话是真的。 李云箐劝说苏文培说出事实真相。但是苏文培信守自己对房东大娘临死前的诺言,生怕对孙玉霞和她儿子造成伤害不肯将真相公之于众。而孙继文也认准了那个来看望母亲的教授就是自己的父亲。 龚蕾得意洋洋地欲将更多的事实真相对外公布,她要让大家看清这个优秀教授的真面目,她的丈夫身为医学院的副院长田维诚急忙加以制止。 苏小霁的情绪从云端跌倒了谷底,而正在宽解她的田野却被龚蕾一个电话给喊回了家。苏小霁很为男友的“懦弱”所气恼。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闲逛散心时,却又意外发现姐夫陈伟建竟然有外遇! 陈伟建的情人宋也萍找上门来,向陈伟建施加压力,想让他尽快离婚。而此时生怕姐姐吃亏的苏小霁也在楼下等到了苏小薇,姐妹俩一起回到家,恰好看到陈伟建正在安抚情人。苏小霁怒不可遏,谁知,苏小薇却笑容满面地招待客人,并且坚决否认婚姻出了问题。 李云箐为了家庭的和睦,不得已向孙玉霞提出为她转院治疗,孙玉霞本来就生怕给他们添麻烦,因此执意要回老家。孙继文以为是苏文培欺负母亲,气愤难耐,砸毁了苏文培的实验室。苏文培知道实情后,回到家里指责李云箐过于轻率,不明就里的苏小霁愤然出走,搬到女友林玉珠家里借住。 周家昌被师母“派遣”护送苏小霁到了林玉珠家,虽然周家昌的作派很土气,但是林玉珠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却挺不错,认为他宽厚、老实。苏小霁告诉她,周家昌还很重感情,大学时曾经和陈伟建同时追求过姐姐,最后虽然竞争失败了,但是至今未婚,颇令人感动。 老板的秘书钟紫晨对田野颇有好感,这天,她给田野送来了一个快件,拆开一看,却是一个挂着泪珠的娃娃,惹得钟紫晨哈哈大笑,田野则十分尴尬。 借口实验室被砸给医学院造成不良影响,学校收走了苏文培的实验室,CBM陷于停顿,令他非常恼火。

  • 苏小霁的广告创意被客户否决了,但是她坚持认为客户的要求庸俗难耐,被老板痛骂。田野劝她面对现实,她却难以接受。 苏文培听说大女儿的婚姻出现问题,忙让周家昌去叫陈伟建,他却忘了十年前这两个同宿舍的大学同学就因为苏小薇成为了情敌。周家昌不好违逆导师,想请苏小霁陪他一起去找陈伟建,被苏小霁拒绝,但是苏小霁又生怕父亲被姐夫的花言巧语蒙骗,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 苏小霁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姐夫有外遇的事实,谁知正中了他的下怀,陈伟建索兴当着大家的面向苏小薇提出离婚,并且恬不知耻地把离婚的责任推到岳父身上,忍无可忍的周家昌狠狠给了陈伟建一拳。而苏小薇则认定如果不是父亲当年的丑闻、如果不是妹妹肆无忌惮的戳穿,丈夫还不至于如此绝情。 苏文培为了挽救女儿的婚姻,不惜找到陈伟建情词恳切地苦苦劝说。谁知没能打动决意离婚的陈伟建,却被大女儿无意中听到,苏小薇深受感动,决定离开陈伟建,但依然不愿意回到父亲身边,还是去了姨妈家里。 李云箐为了迎接大女儿回家,尽心竭力地做好了各种准备,谁知却是空忙了一场。她非常生气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丈夫不肯说出真相造成的。 苏小霁见姐姐如此“点背”,力劝周家昌勇当姐姐的真命天子。因为她总认为孑然独身的周家昌对苏小薇情谊依旧。 校园里,学生们凭着道听途说对苏教授议论纷纷,被老校工胡大伯和他儿子胡胜海听到,胡胜海抡着扫把惩戒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受到父亲的赞许。 陈伟建提出了离婚起诉,龚蕾出主意让苏小薇放弃孩子,她断定第三者会知难而退。从小习惯于听从姨妈指挥的苏小薇,将信将疑地照办了。 傍晚,心中凄苦的苏小薇独自坐在校园长椅上发呆,周家昌远远看见,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过去。苏小薇对周家昌敞开心扉,说自己在家里从来都像个外人,继母越是刻意回避批评她,就越让她觉得没有亲人的感觉。周家昌劝她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周家昌入情入理的劝解,多少化解了一些她心中的坚冰。最后,她居然还答应在继母生日那天带着儿子松松一起回家。

  • 李云箐过生日,没想到不光是大女儿,连田野和胡胜海都来凑热闹。苏小薇还破天荒地送给继母两张她最喜欢的CD,一家人其乐融融。谁知这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对苏文培的旧日学生来访,谁都没有在意,唯独苏小薇从只言片语得知父亲还在托人寻找已经离开医院的孙玉霞,她对父亲的怨恨之火再度被燃起,带着儿子愤然离去,好端端的生日聚会闹得不欢而散。 收到法院的传票,龚蕾主张苏小薇不要出庭。苏小薇听从了姨妈的意见,谁知法院缺席判决孩子归陈伟建抚养。苏小薇不但没有能阻止陈伟建离婚,反而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痛不欲生。 苏小霁的工作也出现了危机。她因为坚持自己的见解,没能满足客户的要求,老板向她发出最后通牒,给她半个月时间推销自己的创意,如果失败就卷铺盖走人。苏小霁去找姐姐介绍来的学生家长谈广告,对方竟然色迷迷地骚扰她,受到惊吓的苏小霁哭着去跑到田野跟前寻求安慰。谁知田野反而狠狠地训斥了她一顿,气得苏小霁甩手离去,再也不肯接听他的电话。 老板秘书钟紫晨笑话田野太不懂得女孩子的心,她打电话给苏小霁谎称田野出了 车祸,苏小霁果然慌慌张张地跑来,到了公司才知道受了骗,两个年轻人转眼间又和好如初。 但是风波并没有结束,学生家长倒打一耙,到苏小薇所在的学校告状,苏小薇因违反教育局的规定被责令停职检查。正值第二天是母亲的忌日,本来说好同去祭扫的龚蕾为了避免职称评定对自己不利而一早出去参加评议会,姨夫田维诚又委婉地劝说苏小薇回到父亲身边去,苏小薇敏感到姨夫可能是在撵她走。一系列的变故使得苏小薇感到亲情不再,孤苦无援,当晚回到原来的家里吃了大量的安眠药。 入夜,周家昌突然被电话的铃声吵醒,电话里传来陈伟建急促的声音:苏小薇自杀了。 正当苏文培一家人和周家昌在急诊室外面焦急地等待消息的时候,龚蕾和田野也慌忙赶来。龚蕾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到了苏文培的身上,言语尖刻。苏小霁按捺不住为父亲辩解,与龚蕾唇枪舌剑地大吵了起来。 田野知道母亲的话严重刺伤了苏小霁,满怀歉疚地来苏家向苏小霁道歉,但是被她推出家门。李云箐看出女儿爱上了田野,很为她担心。

  • 苏小薇终于清醒过来。她在周家昌面前,表露出深深的愧悔。周家昌却很理性地分析说自己当初确实与陈伟建的条件相去甚远,表示完全理解她当年的决定。苏小薇更加感动。 胡胜海从父亲的花圃里偷出来的鲜花来到病房,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后,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偷偷给了陈伟建一板砖。 苏小霁每天到那个不大的医院里给姐姐送饭,无意中看到孙玉霞昏倒在台阶上,她打听出孙玉霞的病情非常危急,无计可施之下只得登门向裴汉荣求助。由于没有预约,秘书不肯为她通报,苏小霁不甘心就此罢休,于是在吸烟区坐等,谁知久等之下竟然睡着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厦里一片漆黑。 苏小霁顾不得和田野置气,赶紧给他打电话救援,田野匆忙赶到大厦,保安们却在看世界杯,没有人理睬他。田野让苏小霁发短信向汉荣公司的网站求救,终于被半夜回家的裴汉荣看到,赶来公司,苏小霁这才破涕为笑。但是由于日前报纸上的不实报道,致使裴汉荣对苏小霁募捐的动机产生怀疑,苏小霁和田野愤然离去,倒使得裴汉荣产生了一丝不安,他随即让秘书进一步调查此事。 苏小薇出院在即,苏家和龚蕾都积极准备迎接她出院。龚蕾自以为是地认为外甥女肯定会跟自己走的,谁知苏小薇吭吭哧哧地说要回父亲家去住。龚蕾不仅感到大失颜面而且非常伤心。龚蕾抹着泪悲叹自己养了个白眼狼,这时田维诚才不得不说出自己在苏小薇自杀前的那天早晨说过的话,龚蕾大吃一惊。

  • 明白了外甥女的心思,龚蕾急忙带着丈夫去向苏小薇解释。虽然这多少让苏小薇解开了的心中一个疙瘩,但是苏小薇始终沉浸于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全家人小心翼翼,众星捧月一般,胡胜海还搬来了罕见的昙花,苏小薇却依旧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苏小霁灵机一动接回了松松,这才终于让苏小薇笑了。全家人看到帮助苏小薇走出阴影的唯一途径,于是苏文培想要说服陈伟建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但是陈伟建不但断然拒绝,而且以苏小霁擅自接走松松为由故意刁难,声称要剥夺苏小薇的探视权。苏小薇对父亲去说服陈伟建的行为不但不感激,反而言辞激烈地抱怨,李云箐忍无可忍第一次对继女发了火,除了周家昌以外,所有人都以为苏小薇这下更要怒火万丈了,谁知她却意外地平静下来。 不久,裴汉荣的秘书向他报告了苏小霁的全部情况,包括孙玉霞就是他的老乡,而苏文培曾在那里巡回医疗。听到这些情况,裴汉荣变得有些反常。很快,就在苏小霁为家事、公司的事而郁闷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汉荣集团邀请她加盟下属公司并担任部门主管的电话。第一次做主管,苏小霁显得很稚嫩,幸亏有田野在一旁指点,才没有被属下捉弄。 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这天,胡胜海忽然带着松松走进门来,并将陈伟建签署的孩子抚养权转让书拍在茶几上。苏小薇搂住孩子激动不已。大家都很诧异他是如何让陈伟建就范的,胡胜海从书包里取出硫酸水、氰化钾、老鼠药、安眠药、藏刀……一堆“非常武器”。苏小薇十分感动地亲手为他沏了一杯咖啡,胡胜海受宠若惊。 周家昌陪着苏小薇回家去取孩子的衣物,走到楼下,苏小薇百感交集,不能自制。于是周家昌独自上楼去,见到陈伟建,两个老对手唇枪舌剑,谁也不甘示弱,最后气得周家昌将一个烟缸扔向陈伟建,却穿过窗户落在院子里。苏小薇急忙上楼,却在门口听到周家昌向昔日的情敌宣称自己要和苏小薇结婚,闻听此言,使苏小薇受伤的心灵感到一丝安慰。 投资CBM的药厂办公室王主任带来了厂长的亲戚老钱,说是要请李云箐找一个好大夫为他做前列腺手术,并承诺今后一定会按合同给付开发资金,受老钱的委托,王主任塞给李云箐一个红包,被婉言拒绝了。

  • 这天,周家昌陪着苏小薇去为松松报名幼儿英语学习班,可是松松却在半路被胡胜海的小兔子吸引了,便留在胡胜海家里玩耍。谁知一不留神,绊倒在一堆旧钢筋上,划出一个大口子,周家昌看到后慌忙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跑,并在医院与不负责任的大夫大吵起来,苏小薇在一旁看着周家昌对待松松就像父亲一样,不禁泪水盈眶。 孙继文给苏文培打来电话,说是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一定要和母亲一起请他吃饭。苏文培不好推辞,只得前往。在饭馆里,孙继文口口声声地叫苏文培“爸爸”,还用手机照了一张“全家福”,弄得苏文培和孙玉霞都很尴尬,却又难以开口解释。 李云箐安排了一个前列腺手术技术最好的大夫为老钱开刀,但是老钱发现那不是主任,以为李云箐蒙骗自己,不由分说立刻闹开了,到处宣扬说他给了红包。 医院上上下下议论纷纷,李云箐百口莫辩。 苏小薇给松松换药时听说此事,急忙来到继母所在的外科病房,正赶上老钱在病人和医护人员面前诋毁李云箐,苏小薇不由分说扒开人群,与之理论。李云箐闻讯后生怕苏小薇闹出乱子,急忙跑来制止,苏小薇当着众人的面搂着妈妈,并且声称要去法院起诉老钱诬告。 多年来一直盼望得到继女认可的李云箐听到从苏小薇嘴里叫出“妈妈”二字感到极大的满足和幸福,甚至因此把声誉受损看淡了。 心怀鬼胎的王主任找到周家昌,让他出面说服李云箐承担责任,并保证他会说服厂长继续给CBM拨款。 尽管苏文培坚决阻止,但是为了CBM的研究能够继续,李云箐还是主动向领导承担了责任,先进工作者的照片被人取了下来,护士长的职务也被撤销了,苏文培感激妻子的方式也只能是陪着她在校园里散步。 胡胜海将苏文培夫妇邀请到他家,苏文培意外地发现胡大伯的工具房竟然被胡胜海改造成了一间崭新的“苏文培实验室”,里面还摆满了各种实验仪器,苏文培欣喜不已。 就在这时,龚蕾发现儿子与苏小霁关系非同一般,她雷霆震怒。

  • 龚蕾冲到苏文培的实验室,以责令苏文培管好自己的女儿,让她不要纠缠田野。苏文培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和龚蕾的儿子搞到一起去了,回到家大发雷霆。李云箐也竭力规劝苏小霁,她让女儿好好想一想将来,有这样的家庭关系,他们以后真的能幸福吗?这个问题让苏小霁无言。 田维诚为了息事宁人,劝儿子暂时否认与苏小霁的恋爱关系。田野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向母亲表明自己与苏小霁并非恋人关系,在公司有女友。龚蕾放下心来开始撮合外甥女和周家昌的婚事,她主动提出要设家宴请周家昌吃饭。 就在周家昌为此作准备的时候,胡胜海却将他拉到自己家里喝酒,酒酣之时故意描述了另一番情景:当老家的父老乡亲得知他娶了个带孩子的女人回家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 极要面子的周家昌回到宿舍徘徊良久,终于决定回避苏小薇。那边苏小薇和龚蕾久等周家昌不见他的踪影;这边眼见儿子坏了人家的好事,胡大伯抄起扫把要教训儿子,谁知胡胜海却在情急之下说出自己早就钟情于苏小薇,让胡大伯哭笑不得。 听说田野在母亲面前声称自己在公司里有女朋友,苏小霁对田野的妥协极其不满。田野赌咒发誓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母亲。 苏小霁所在的公司总经理飞飞是集团老板裴汉荣的小情人,她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公司里颐指气使。担任司机的孙继文趁机在她面前坏话,飞飞心生妒恨,总怀疑苏小霁与裴汉荣的关系暧昧。 对于周家昌突然改变心思,小薇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胡胜海则加紧了爱情攻势,他建议苏小薇和自己一起承包学院门口的咖啡屋,被小薇断然回绝。 龚蕾加紧了对儿子的控制,她明确表示,要么带公司里的女友回来让她过目,要么就接受她的安排介绍。

  • 田野摆脱不掉母亲的纠缠,只得请老板秘书钟紫晨冒充自己的女友蒙骗母亲。谁知龚蕾一见钟紫晨便喜欢的不行,认准了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听说田野将公司里的“女友”带回家,尽管苏小霁相信田野是为了糊弄他妈妈,但还是感到内心非常痛苦。 与此同时,飞飞无理取闹地坚持违反广告特性的拍摄,苏小霁不肯妥协坚持要向老板裴汉荣申诉。副总经理提醒她,飞飞和老板毕竟是一家人,她的申诉很可能起到反效果。但苏小霁依然坚持己见。谁知苏小霁给裴汉荣打电话的时候,飞飞就在他的身边,得知苏小霁告状,飞飞暗暗发誓要报复。 药厂一直不兑现对CBM的投资,周家昌请苏小霁帮忙找律师咨询解除合同的问题,因为不想被老师知道,于是本来光明正大的事情反而显得有些鬼鬼祟祟。苏小薇不知道周家昌与妹妹私底下在嘀咕什么,不免对妹妹产生了猜疑。 这天,苏小霁约好了律师,周家昌囊中羞涩又怕露怯便出去向同学借钱,而头天为工作一夜未眠的苏小霁久等之下在他宿舍睡着了,周家昌回到宿舍看到熟睡中的苏小霁情不自禁地凑上去欲亲吻又克制住了,被来找他的苏小薇看到眼里。毫不知情的苏小霁一路上还竭力撮合周家昌和姐姐和好,周家昌却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自己和苏小薇是不可能的。 苏小霁忧心忡忡地回到家,生怕姐姐会因此受到打击,试图说服她去接触更多的男人,而苏小薇却以为妹妹勾引周家昌,对苏小霁怀恨在心。 田野被母亲逼得心烦意乱,苏小霁冷嘲热讽地埋怨他不敢反抗母亲。田野回到家里,索性正式向母亲摊派,说明之前的女友是假的,苏小霁才是自己的真爱。龚蕾险些背过气去,愤怒地将儿子撵出家门。正好苏小霁第二天过生日,田野便和苏小霁、林玉珠一起在林玉珠家里玩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又给她在网吧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Party。 苏小薇对周家昌还是心存不甘,再次追问周家昌为什么没有去赴龚蕾的家宴,周家昌无奈之下,索性说自己爱上了苏小霁。苏小薇如同挨了当头一棒。 龚蕾得知后对苏小霁更加痛恨,咬牙切齿地上网对苏小霁的人品予以诋毁。本来高高兴兴的生日聚会,忽然来了一封匿名信,并且将苏小霁写得非常不堪,所有人都懵了。 与此同时,看到苏小薇打开了妹妹的电脑,那封诋毁她人格的信,赫然在目,苏文培以为这是苏小薇所为,不禁大怒,面对父亲的误解,心怀怨恨的苏小薇既不好解释也不想解释,只是愤然离家。

  • 伤心愤懑的苏小霁回到家,又遭遇到父亲的责问,苏小霁一番赌气的话,招来了苏文培一记耳光。田野怀疑这是母亲所为,急急忙忙回家质问母亲,谁知却从表姐嘴里听说苏小霁确实行为“不检点”。田野不禁又气又恼。 龚蕾为了破坏儿子和苏小霁,鼓励钟紫晨勇敢地追求爱情。但钟紫晨虽然承认自己喜欢田野,还是恳请龚蕾成全田野,因为她知道爱是要双方面的。 但龚蕾却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她再次警告苏文培没有得逞,于是她又拎着大包小裹的礼物,哭着恳请苏文培劝说苏小霁放过自己的独生子,甚至表示为此她愿意说服苏小薇与父亲和好。苏文培本来也不愿意女儿与田家结亲,况且他根本不喜欢田野,便答应了龚蕾。 与此同时,苏小霁公司的副总经理告诉她,飞飞坚持要他辞退苏小霁。副总经理断定,这一定是得到了老板裴汉荣的默许,苏小霁愤然离职。走出公司,正好遇到孙继文,他幸灾乐祸地将一张他和母亲、以及苏文培的“全家福”照片递过来。苏小霁不相信确有其事,但又纳闷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她让田野帮她分析,先前已经受到苏小薇误导的田野,这时便责备她父亲的行为不妥。苏小霁感觉到他话里有话,非常生气。 回到家里,苏文培迫不及待地把龚蕾的意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小女儿,并说服她放弃这份感情。苏小霁对父亲想拿她的感情与龚蕾作交易而感到极度失望,加之对田野的伤心,她便平静地答应了父亲的请求。这种反常行为反而令苏文培有些不安。随即,苏小霁拎着自己的箱子离开了家。李云箐也不满丈夫的妥协和交易,赌着气对女儿的出走不加阻拦。 谁知苏小霁到了林玉珠家门口,才知道她到外地拍片去了,苏小霁不愿回家,一时陷入困境,很快就连手机费都交不起了。 没了苏小霁的消息,苏文培和田野都陷入不安和焦虑当中。 苏小薇告诉父亲,周家昌明确表示因为喜欢小霁所以才拒绝她。苏文培闻听此言异常愤怒。他无心再坐在显微镜前,而是拎着一瓶酒和胡大伯对饮。半夜,当他摇摇晃晃回到家,已经醉得打不开房门了。一直坐在楼梯上等待苏小霁的田野将他搀进家门。在茶几上,田野发现了李云箐留下的一张字条,上面说她参加巡回医疗队去了。 田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表姐,苏小薇回到家,看着父亲苍老的样子,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心酸。 苏小霁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生计,只得到一家餐馆打工,租住在简陋的平房里。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