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儿女的战争 电视剧

原名: Children‘s Wars
别名: 吵闹一家人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林玉芬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该剧讲述了一个老百姓身边的故事:老父亲的房子面临拆迁,子女对其拆迁后的住处推三阻四,导致年迈的父亲在七十岁寿宴上被活活气死。此后,三个子女围绕遗留债务、真假遗嘱、“准后妈”赡养等问题打响了一...展开
分集剧情
  • 老人刘锦清的两儿一女均已成家,本应安享晚年,却在其70寿宴上因两儿媳的争执急火攻心而突然离世,起因于老房拆迁后刘锦清的住所问题,两个儿媳的争吵让女婿文凯提议去他家住,刘芸劝她爸少喝些酒,刘锦清知道两个儿子不能表态,他要在宴席上确认住处,孙子晓锋也劝他不要生气。 刘家二女儿刘芸善良大度、足智多谋,刘家大儿子刘义沉闷老实、唯唯诺诺,一直无法拥有老大该具备的魄力和能力,刘帆是刘家小儿子,他文质彬彬、脾气温和,刘芸听到她爸不行的消息后十分悲伤,刘锦清的老伴张婕向子女们提出给他买墓地,全家人召开家庭会议,刘义提议每家先出两万,楚清和王艳有些不太高兴地离开。 王艳不想掏钱买墓地,还提议把刘锦清的骨灰买在乡下。刘芸找嫂子王艳商量买墓地之事,她看出她的想法,王艳想让楚清先拿钱,楚清向刘帆称她把钱借出去,她实际上也不想出钱,这让刘帆很为难。刘芸找楚清谈论买墓地,她将其中利害说清楚,楚清听完同意拿钱了。 刘芸给王艳打电话说楚清同意拿钱,王艳坚持要看到钱再说,她很怀疑。王艳在医院见到张姨后将刘义叫到一旁说她的赡养问题,刘义想和刘帆共同负担。张长兰一直在医院的病房前守候着刘锦清,刘芸和刘帆过去买墓地,张长兰向王艳说起家中寿衣,王艳回去拿寿衣时看到遗嘱,上面写着房子归张长兰所有。 刘锦清临死前将张长兰的手拉到刘芸手上,刘芸明白他的意思。刘芸给刘义打电话说在他家开家庭会议,商量张长兰生活费的问题,王艳想快点让楚清看到遗嘱。在收拾房间时王艳故意将遗嘱让刘芸和楚清看到,她已经偷偷更换了上面内容,原本房子要留给张长兰的,王艳将它改成留给长孙刘晓峰。

  • 遗嘱上还说刘锦清曾借顾建成十万元,让子女们偿还,王艳想找张长兰询问,刘芸让她拿着遗嘱和结婚证件给刘义,楚清提议将东西放在刘芸那里最安全。刘锦清难辨真假的遗嘱、生前所欠债务,还有未登记的老伴儿张长兰,这一系列问题引发了三个子女及三个家庭的一系列变故。刘义看出遗嘱是王艳从中作梗,他不想让张姨流落街头,但又说不过王艳。 刘帆和楚清也怀疑那份遗嘱,刘芸拿着结婚证和遗嘱交给大哥刘义,她让他处理,刘义接过去后被王艳指责,王艳找刘芸要召开家庭会议商量遗嘱,她要让刘芸来亲自处理,还分析起原因,刘芸不想那样做,她只能主持家庭会议,刘芸的方案让王艳不同意,王艳反对张长兰继续住房子,楚清支持刘芸的建议,王艳还提出收房租,让他们两家每月出四百元。 楚清质疑遗嘱的问题,文凯不想看到大家闹矛盾。刘义感觉楚清话也有道理,他向王艳询问,她失口否认。楚清想查清楚遗嘱,刘芸将王艳叫出来吃饭,她建议王艳去公安局做笔迹鉴定,王艳心虚不敢去,她只好改口并同意让张婕继续住下去。楚清想把卡上的钱最出三万放在她妈那里,她担心还那十万元的债务。 王艳找律师询问遗嘱的问题后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她仍想问张长兰要房租,刘义指责她太过分,还提出离婚的说法,王艳听后和刘义争吵起来,她又去找刘芸说老房子房租还要收,在门口遇上文凯,他不想让她折腾刘芸并让她自行处理。楚清在家里和刘帆算着花费,她接到王艳催着交房租时有些恼火,她坚持不交一分钱的房租,刘帆支持楚清。 王艳拿着遗嘱给张长兰看,张长兰让她放心,她建议她去刘芸家住。刘芸小姑子王文雪敢爱敢恨,直率热情,她去相亲时和刘芸一起,刘芸接到王艳的电话后找王文凯商量,他不同意张长兰来家中居住。刘芸找张长兰询问为何没和她爸登记,张长兰将原因说出来,他担心她受到牵连,刘芸这才知道他爸欠债都是她妈生病的时候,她要接张长兰回家里住。刘芸找王艳说清楚利弊。

  • 王文凯从顾刚那里知道张长兰和与顾刚父亲顾建成展开了一段"黄昏恋",张长兰去医院看望顾父时遇上刘芸,刘芸告诉她说楚清因早产也在医院中。王文凯早就看出楚清和王艳会干架,楚清故意不吃饭致使没有奶水,刘帆着急之下找姐夫商量,王文凯让他赶快去买奶粉,他知道最大问题是对楚清太宠爱。 楚清妈妈指责刘帆后去刘芸家,她将家中情况倾诉出来,王文凯建议她找律师来处理,她听完后很生气地离开,刘芸有些担忧,她找王艳商谈,王艳坚持不去医院找楚清道歉,刘芸说起公证处的老张来找过她,两份遗嘱不一样,她认为老张是严肃的,肯定有一份是假的,王艳再三狡辩,刘芸看出她是在强词夺理,只是不想当面揭穿她,楚清也知道此事。 在刘芸的劝说下王艳答应去医院看望楚清,她让她在病房中不要和楚清计较。王艳提着东西来到病房,她向楚清说了道歉的话,王文凯听到后马上冲进去缓和气氛,楚清躺在床上心里仍然很不痛快,她起身后也没什么可说的,楚清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的关系暂时得到缓解。张长兰在医院里被王艳看到,王文凯追赶上去后说张姨赶快走,他回去后瞒过王艳。 顾刚感觉张长兰在家中照顾的挺好,他是广告公司老板,沉稳睿智,内敛低调,顾刚杨羽是职场女强人,以自我为中心,她担心张姨在家里的企图。王母也不希望张长兰住在家中,王文凯认为应该矜持一些,时机还不成熟。杨羽带着张长兰去买衣服,这也是顾刚父亲的意思,王艳在商场里看到张长兰和杨羽在一起挑衣服和鞋子,她悄悄跟随过去。

  • 王艳等她们从商场出来后坐出租车追赶过去,跟踪到小区后被门口的保安阻止。杨羽向张长兰进行试探性的询问,她建议她回老家和子女们在一起,杨羽这才知道她无儿女,还感觉一个人挺好的。王艳回去后在刘芸面前说起对张姨的思念,刘芸感觉她的话很奇怪,王艳没将看到张长兰的事情讲出,她回去之后心事忡忡。 杨羽看着张长兰照顾公公感觉太亲密,她不想让她利用工作之便和顾父谈感情,张长兰那样做只是在报答,杨羽误会了她的意思,张长兰担心她赖在家里,她让她放心并尽快从家里搬出去,张长兰拿了她应该拿的工资后回家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在走之前她去病房看望顾父,他看出她不太高兴,顾父感觉太闷想要出去转转,他康复的也很好,顾父感觉到有个老伴还是幸福的,他想出院后请张长兰做专职保姆,这段时间他都习惯她管着。 张长兰到家后收拾东西离开,顾刚有些疑惑,她将买的衣服和鞋子放在屋里,顾刚见她要走就追赶出去,这都是杨羽自做主张,张长兰不想麻烦刘芸,她想先找个小旅店住下,她照顾父就是想还个人情,只是没想到杨羽的想法,顾刚劝她还是先去刘芸家里。张长兰的到来让刘芸婆婆很疑惑,顾刚称家中有事,过些天来接她。杨羽去看望顾父,她称张姨家中有事回去了。张长兰将心里委屈说给刘芸,她感觉很丢脸。

  • 王文凯从顾刚那里知道张长兰和与顾刚父亲顾建成展开了一段"黄昏恋",张长兰去医院看望顾父时遇上刘芸,刘芸告诉她说楚清因早产也在医院中。王文凯早就看出楚清和王艳会干架,楚清故意不吃饭致使没有奶水,刘帆着急之下找姐夫商量,王文凯让他赶快去买奶粉,他知道最大问题是对楚清太宠爱。 楚清妈妈指责刘帆后去刘芸家,她将家中情况倾诉出来,王文凯建议她找律师来处理,她听完后很生气地离开,刘芸有些担忧,她找王艳商谈,王艳坚持不去医院找楚清道歉,刘芸说起公证处的老张来找过她,两份遗嘱不一样,她认为老张是严肃的,肯定有一份是假的,王艳再三狡辩,刘芸看出她是在强词夺理,只是不想当面揭穿她,楚清也知道此事。 在刘芸的劝说下王艳答应去医院看望楚清,她让她在病房中不要和楚清计较。王艳提着东西来到病房,她向楚清说了道歉的话,王文凯听到后马上冲进去缓和气氛,楚清躺在床上心里仍然很不痛快,她起身后也没什么可说的,楚清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的关系暂时得到缓解。张长兰在医院里被王艳看到,王文凯追赶上去后说张姨赶快走,他回去后瞒过王艳。 顾刚感觉张长兰在家中照顾的挺好,他是广告公司老板,沉稳睿智,内敛低调,顾刚杨羽是职场女强人,以自我为中心,她担心张姨在家里的企图。王母也不希望张长兰住在家中,王文凯认为应该矜持一些,时机还不成熟。杨羽带着张长兰去买衣服,这也是顾刚父亲的意思,王艳在商场里看到张长兰和杨羽在一起挑衣服和鞋子,她悄悄跟随过去。 王艳等她们从商场出来后坐出租车追赶过去,跟踪到小区后被门口的保安阻止。杨羽向张长兰进行试探性的询问,她建议她回老家和子女们在一起,杨羽这才知道她无儿女,还感觉一个人挺好的。王艳回去后在刘芸面前说起对张姨的思念,刘芸感觉她的话很奇怪,王艳没将看到张长兰的事情讲出,她回去之后心事忡忡。

  • 杨羽看着张长兰照顾公公感觉太亲密,她不想让她利用工作之便和顾父谈感情,张长兰那样做只是在报答,杨羽误会了她的意思,张长兰担心她赖在家里,她让她放心并尽快从家里搬出去,张长兰拿了她应该拿的工资后回家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在走之前她去病房看望顾父,他看出她不太高兴,顾父感觉太闷想要出去转转,他康复的也很好,顾父感觉到有个老伴还是幸福的,他想出院后请张长兰做专职保姆,这段时间他都习惯她管着。 张长兰到家后收拾东西离开,顾刚有些疑惑,她将买的衣服和鞋子放在屋里,顾刚见她要走就追赶出去,这都是杨羽自做主张,张长兰不想麻烦刘芸,她想先找个小旅店住下,她照顾父就是想还个人情,只是没想到杨羽的想法,顾刚劝她还是先去刘芸家里。张长兰的到来让刘芸婆婆很疑惑,顾刚称家中有事,过些天来接她。杨羽去看望顾父,她称张姨家中有事回去了。张长兰将心里委屈说给刘芸,她感觉很丢脸。 王文凯回到家后不明白是杂回事,张长兰要带着行李离开时被刘芸劝阻,王文凯进屋后得知原因,他将杨羽的心思进行分析,张长兰要自己找个房子住下来,她带着行李就离开了,刘芸追赶出去,她忘不了爸的嘱托,刘芸劝她回去,张长兰不想让她在中间受难为,刘芸跪在她面前求她留下。刘芸找顾刚谈张姨的事情,也感觉愧对父亲,顾刚让她放心,他会把张姨安顿好,顾刚了解父亲心态的变化,他真心希望张姨和父亲在一起。 王文凯也希望顾父能和张姨结合在一起,他和刘芸商量着促成这件好事。王母向王文凯问起张长兰在家里居住情况,王艳也准备收拾旧房子让张长兰住回去。顾刚去看望他爸时看到他胃口不好,他向他问起张姨去了何处,顾刚极力掩饰,他爸让他找刘芸过来,否则就绝食。王母在张长兰面前说起老年人谈恋爱的事情,她的话让王文凯感觉不太合适。 王艳来到刘芸家中,她看到张长兰后十分欣喜地跑过去,她马上夸奖起来,刘芸从一旁解释张姨的变化,王艳对她以前的做法表示歉意,还想把老房子收拾出来的情况讲出来,张长兰也愿意回老房子里居住,刘芸还专门借了顾刚的车。刘芸开车送张姨回到老房子,王艳在门口表示欢迎,她还换了新订单,还买了很多菜,中午想好好做一顿。

  • 顾刚向他爸问起对张姨的感受,他爸感觉张长兰人很好,原来在老伴离开后他不想再找,只是平时有些孤单,顾明明白他爸的意思。张长兰感觉王艳的变化也很奇怪,刘芸答应晚上陪她住一晚。杨羽向顾刚谈起他爸和张姨,她不能接受他们之间的感受,还以离婚为由来要挟顾刚。楚清不相信王艳会所房子给张姨住,她感觉里面肯定有猫腻。 顾刚将杨羽的态度告诉刘芸,他只能二选一,刘芸感觉他和杨羽之间应该做些改变,她在张姨面前说起顾叔对她的思念,两人在家里包着饺子,王艳将炖的鸡汤送来。顾刚爸再次向他问刘芸,刘芸到后被顾父问起来,她的劝说让顾父吃起饺子来,他感觉是张长兰做的。 王艳向张长兰打听最近遇到的事情,张长兰忙着包饺子也没说。顾刚回家后准备了一桌好菜,他按刘芸的建议对杨羽更加温柔和关心,这让杨羽很感动,晚上睡觉时杨羽猜出他的心思,顾刚想征得她的同意,杨羽摘下耳环,她心里突然不舒服起来。 杨羽退让一步,她不想和他们一起居住,她想走时顾刚建议他好好想想,顾刚开车把她送到酒店。顾刚给刘芸打电话说马上接张姨过去,刘芸感觉不合适,她建议他先沉淀一下。张长兰和刘芸来到楚清家中,她给刘帆打电话,张长兰提出由她来做饭。 刘义感觉王艳有些不对劲儿,她知道张姨被楚清接走后很恼火。王母对刘芸的做法有些意见,王文凯让他妈理解一下,他看出她心里不平衡。顾父知道张长兰没走,他吃出那饺子和红烧肉都是她做的,他让顾刚赶快接张姨回来,他猜出是杨羽从中作梗,他让他们请张长兰找回来后和她结婚。

  • 王艳来到楚清家中,她的变化让楚清怀疑起来,刘帆也感觉很奇怪,王艳回家后向刘义发起牢骚,她要先下手为强。王艳看到杨羽后坐出租跟随上去,她做了自我介绍,并说起张长兰之事,王艳说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姨妈,杨羽说她和她们家没关系,王艳听完杨羽的话后感觉那不可能。 刘义要去看望张长兰是被回来的王艳指责,她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刘义对她捉摸不透,她让他把保温瓶的汤放下,王艳不能让张姨再在老房子里居住。顾刚给杨羽打电话,她坚持要住在外面,无奈之下他约王文凯见面,杨羽将家中属于她的全部东西都搬走了。 王文凯将张姨的处境说给顾刚,他知道房子的事情被王艳做假,顾刚认为刘芸的方法没错。王艳将老房子的锁换了,她打电话告诉刘芸,并说明不想让张姨留在老房居住。杨羽在朋友的劝说下想替顾父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老伴。刘芸见到王艳后听她说起张长兰的不是,刘芸回家向王文凯说起,他也十分生气。 张长兰回老房子取东西,等她走后楚清接到王艳的电话,见面后王艳向楚清说起张姨的坏话,楚清也误解了张姨。张长兰开门时发现锁被换了,她只好回到楚清家中,吃饭时楚清对她的态度也发生很大变化,刘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顾刚给他爸办好出院手续,他称杨羽只是出差了。杨羽找顾刚说起王丽朋友母亲,顾刚不赞成她的想法,他清楚老人家也是讲感情的。 楚清向刘帆提出让张姨回去,刘帆没同意。张长兰在刘义家中不停地干活,因劳累过度晕倒在地上,刘帆急忙将她扶起来。张长兰被送入医院,刘芸和王文凯过去看望她,刘芸想把她接到自己家中,王文凯有些不乐意地离开医院,刘芸还不想和王艳撕破脸皮。顾刚向他爸问起找老伴的事情,他说起杨羽介绍老伴,顾父不想听下去,他想去看望一下张长兰。顾刚接到刘芸的电话后去医院里看望,他想接她回家里住。

  • 刘芸回去时给婆婆捎了衣服,她没同意顾刚接走张姨,刘芸要等顾刚做好杨羽的思想工作,婆婆不和她计较。顾父在家里感觉有些孤单,顾刚安排新保姆在家。刘帆生气地回到家中,楚清上前问时碰了一鼻子灰,生气之下她要离家出走,刘帆并不惧怕,楚清带着孩子和她妈离开家里。顾刚带着新来的保姆王阿姨回家,顾父见到后并不开心,他心里想的人是张长兰。 刘芸让王文凯找顾刚问一下,王文凯也不好意思过去,刘芸让他多给些时间。杨羽的情绪不好,她患上了乳腺增生,打电话约张丽一起吃晚饭,张丽劝她不要再和顾刚吵架,她住酒店并不开心,杨羽感觉现在回去没面子。顾父在屋里太闷就出去转悠,回家时也不太顺心。张长兰睡在刘芸家客厅,王母拿着裤子找她问口袋里的东西,那衣服是张姨洗衣的,王母怀疑她拿了口袋里的三百块钱。 王母将怀疑告诉了王文凯,王文凯出门时向刘芸说起,他们各执己见。顾父换衣服的时候王阿姨进去被他撵出,他让顾刚换保姆,他不喜欢这个。顾风给杨羽打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饭。张长兰得知王母裤子里的钱不见后有些尴尬,刘芸感觉婆婆是故意想编个理由赶走张姨,她想处理好这件事。 王母不时地在张长兰面前说起钱被偷的话,张长兰知道她是怀疑她,刘芸拿了三百块钱给王文凯,她想用自己的钱让他隐瞒过去。张姨趁王母不备将自己的三百块钱藏在她床铺下,王文凯回去时将钱藏在柜子底下,这才让王母安下心来,小可回去时看到这一幕。杨羽发烧时王丽过去看望她。 顾刚儿子知道妈妈没去出差,他劝爸爸去讨好妈妈。张丽给顾刚打电话说杨羽发烧的情况,顾刚带着儿子可凡去酒店看望她。王阿姨向顾父问起他为何不找老伴儿,顾父默不作声,饭后她给他洗脚时让顾父有些反感,他让她忙自己的事情,王阿姨趁倒水之机在顾父的水里下药。张长兰夜里来到王母房间,王母大喊抓小偷,刘芸和王文凯听到声音后赶过去,王母掀开褥子是发现三百元,她还说她做贼心虚。

  • 刘芸急忙替张姨解释,她回屋后和王文凯也产生争吵。王阿姨趁顾父睡着之时偷偷解开他的衣服并上床搂住他,顾刚留在酒店里陪杨羽和可凡,早上醒来后他送可凡去学校,杨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顾父一觉醒来后见王阿姨躺在床上,他十分惊慌地质问她,她胡说乱造使得顾父心脏病突发,顾父被送到医院,保姆王阿姨在顾刚面前胡搅蛮缠,她还提起条件。 顾父醒来后将顾刚叫进病房,他情绪很激动,还让顾刚赶走王阿姨。刘帆将楚清离家出走的事情告诉刘芸,楚清在娘家不想回去,刘芸和刘帆一起去接楚清母子回去,楚清故意给刘帆使脸色看。王母见到张长兰在家里并不乐意,张长兰找王文凯说想搬出去住,还去医院做陪护,他让她亲自给刘芸说一下。顾刚将父亲住在医院的经过告诉刘芸,顾父以绝食来要挟顾刚,刘芸将张姨在家里也出事的情况讲明。 刘芸回家后听张姨说起她要离开,她向她说起顾父生病已经住进医院,顾刚请她帮忙过去照顾顾叔,她还将顾父入院的原因悄悄告诉张长兰,张长兰已经收拾好行李。顾刚拿出五千块钱交给王阿姨,他希望她拿着钱离开,可她不依不饶,他清楚父亲的个性,王阿姨见钱眼开,她数过后离开。顾父让顾刚接杨羽回来,顾刚答应了。 刘芸一大早送张姨去医院,王可很舍不得她离开家里,她说姥姥丢的钱是自己拿到,刘芸没有责怪王可,她解释说张姨离开是工作需要。顾刚向杨羽说起保姆王阿姨之事,杨羽答应让张姨回来。顾父找人将家中重新打扫一次,杨羽也回到家中,她上楼后很生气,还指责顾刚,顾刚希望她和家里人再发生任何矛盾。 顾刚开车将张长兰接回顾家,顾父见到张姨后喜出望外,杨羽出来后在一旁讽刺她,刘芸从一旁调解气氛。张姨在顾家忙前忙后,杨羽看在眼里很不高兴,刘芸在家里有些担心张姨。顾刚来到刘芸服装店中,他向她说起张姨在家中情况。顾父和张长兰在一起感觉心情舒畅,他让她以后不要提保姆,还想一起干家里的活儿,杨羽看见他们在一起就难受。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