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咏春传奇 电视剧

原名: Yongchun Chuanqi
别名: 咏春拳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赖水清 高先明

类型: 古装 / 武侠 / 历史 / 爱情 / 剧情

简介: 故事发生在晚清年间,一个关于「咏春拳」与方七娘的传奇故事,一个寻常百姓的励志故事。方七,一个活泼顽皮的少女,如何过关斩将,最终成为对中国武功影响深远的咏春大师?传奇故事由此而起…
立即播放
腾讯
腾讯
剧集列表 (共27集)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朝廷大举歼灭反清复明的叛党。 方七偷偷练桩手被嘉懿逮到吓了一跳,两人就闹了几下,方七看见外公陈云峰来了直接借口跑了,陈云峰严厉的说戏班子的东西不准女人碰。 方七跑来程家拽走程家六小姐程书瑶上街玩,白糖糕的老板娘急着去厕所就让方七看会摊子,方七问书瑶上次相亲的事,书瑶说媒婆介绍的不是什么做买卖的是帮马爷做事的,方七惊讶那个无恶不作的马爷,方七说盐价太贵跟马爷有关。来了两个马爷的手下,方七因为他们拿白糖糕没给钱拿着棍子直接追进马家,书瑶领来的帮手被隔到门外,坏人正要划花方七的脸时方七的娘陈雨寒出来相救,正在交手时陈雨寒划破袋子方七一看是盐,书瑶领来官府的人因为私盐把满院子的人都带走了。陈雨寒扯着方七说她惹大祸了回家收拾她。 马宁儿踢开巡抚高大人的大门来要盐,提起十几年前都是贼要顾及情面,巡抚大人要他晚上来拿盐叮嘱他做点正经生意,说过几天两广总督李成昌来访,让马宁儿收敛点。因为李大人跟母亲喜欢广东大戏,叫马宁儿出面组戏,说起原来有个戏班子响云天很出名,坐舱陈云峰。 陈雨寒给父亲和马宁儿上茶,陈云峰说自己年纪已高不想组戏,勉强组戏怕丢了马爷的脸,马宁儿的手下崔世文说陈云峰不给面子,马宁儿站起来说自己是粗人说一不二就这么定了,甩手离去。 正在绣花的方七听嘉懿说重组响云天的事没戏了,抱怨有人出钱不组可惜了,嘉懿说姓马的不是好东西师傅这么做对,看方七比师傅还紧张这事,方七说要是组班能名正言顺的偷学功夫,发誓一定要响云天重出江湖。 花月楼的老鸨求这位少爷别难为姑娘们了,这少爷喝杯酒打姑娘一个耳光叫她哭一个,马宁儿的手下崔世文来平事,一看是少爷马文渊叫下人送回府,马宁儿问马文渊喝成这样干嘛,马文渊揪着父亲的衣服说今天是娘的忌日,十八年前你杀了我娘我不高兴。马宁儿吩咐管家吉叔带少爷休息。到了房间马文渊恢复正常也没醉,说两广总督要来,吉叔说你这是担心老爷,老爷找过响云天的坐舱可能借机会做文章。 方七带着外公来到酒楼看见木棉花(娘娘腔)、大头仑、关先生觉得巧,原来是方七做的怪,方七赶紧借口点吃的藏起来偷听他们说话,马文渊借机走来没说出自己的身份,说以各位的实力不用姓马的照样能组班,再说以姓马的势力不会放过陈坐舱的,拿出银票说除非在姓马的之前答应别的班主,陈云峰担心文渊,马文渊说自有办法对付马爷,将来跟姓马的有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到响云天,愿付双倍钱组班,方七觉得奇怪。 陈雨寒来给父亲陈云峰送茶,陈云峰说今天看见老关他们想起当前响云天很受欢迎,当年因为方七才在这安顿下了,陈雨寒劝爹爹重组响云天,陈云峰让雨寒明天约老关他们商量。 崔世文跟马爷报告陈云峰跟别人签约了,马宁儿说只要重组就行,崔世文征求今天用不用去城外接总督,马宁儿让他看好这批货就好,手下的跟崔世文说自己的这宗买卖不能让两广总督知道,崔世文让手下晚上就行动不能让马爷知道。吉叔听到赶紧跟少爷马文渊禀告说崔世文瞒着老爷对付李成昌,在进城前要在客栈解决李大人,马文渊打开一个装满面具的箱子。 方七在脸上画好面具夜谈马宅看看这个文渊是不是马宁儿的人,到门口看见一个戴着戏剧面具的人走出来,跟之。一群黑衣人把悦来客栈外的看守都杀了,崔世文刚要动手杀李成昌的时候那个面具人出手相救,黑衣人跟李大人的护卫们火拼。方七也进来救了才知道这是两广总督李成昌跟母亲,方七被打晕,那个面具人叫了她好久。 巡抚高大人半夜气愤的来找马宁儿问他为何派人刺杀李成昌,有人看见是他手下崔世文干得,要是李成昌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要怪他不顾兄弟情面。 一早马宁儿找儿子文渊,文渊醉的晃悠悠进来说跟戏班的人应酬去了笑话他大名鼎鼎的马爷也有办不成的事,马宁儿被气走马文渊不做醉状。文渊来街上溜达听见两个小孩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故正做纠正,程书瑶路过问他为什么骗小孩子,文渊说这样让他们小时候开心点,程书瑶问他小时候过得不开心吗?马文渊低头谢过离去。 高大人报告李成昌行刺的人都是山贼早捉拿归案,提议有个戏班要开演。 晚上嘉懿问书瑶方七说只要有坏事那个花脸大英雄就会出现,这招行不行?然后书瑶装作被欺负使劲喊救命,来了两个官差把嘉懿带走了,方七直接吓跑了,背后传来那个戴面具的人的声音,问她这么做有意思吗?方七想学功夫行侠仗义,面具人让她明天午后祠堂见,放弃很是为难。 崔世文报告马宁儿说陈云峰把响云天安排在祠堂里有一些角儿没定,马宁儿哼了一声要帮帮他们,陈云峰跟大家吃伙食饭觉得很香,一个叫大眼刘来应聘丑生,陈云峰打听原来他是庆云班刘柏的徒弟,大眼刘说刘柏早去世了,陈云峰让嘉懿带他签合同。方七化装成送菜的被嘉懿直接认出来了,问她来干嘛。

  • 方七直接冲进祠堂,马文渊才知道这是陈云峰的外孙女,说戏班有女人不吉利。嘉懿看书瑶来了让她过来给方七擦药说自己实在受不了她的鬼哭狼嚎了,书瑶直叹寒姨下手太重,说起自己遇到一个好人还给小孩子讲故事,方七抱怨命苦遇到那个可恶的班主。 马文渊约陈云峰来酒楼见主会,来了才知道是马爷马宁儿。吉叔跟马文渊分析老爷为什么要当主会,文渊觉得不对。 方七跟外公说早就觉得马文渊不对劲了,陈雨寒让女儿进屋不准搀和,刚到屋门口有片石头飞进来,上面写着“戌时,石码头”,等了好久马文渊戴面具来了想请方七帮忙,说姓马的想利用这次演戏的机会再次刺杀李大人,这会影响到响云天,让方七留意戏班的可疑人物。嘉懿晕乎乎嘟囔方七进屋总不敲门,方七说了实话,嘉懿正偷看戏班的合同被陈雨寒发现,嘉懿说了实话。 文渊跟着崔世文进赌桩偷听马宁儿吩咐他们要李成昌看戏时死于意外。陈雨寒来找刘柏打听庆云班有没有个徒弟叫大眼刘。 众人上香拜华光祖师后,陈云峰感谢师傅来撑场。李成昌的老母看见台上的木棉花说像咱家的瑾儿就开始哭,高大人一问,原来是多年前李成昌的妹妹病故,台上的人与其同出一辙。嘉懿去厕所看见大眼刘往靴子里藏匕首,方七得知要办小武生准备在台下截住。高大人被手下借口叫走处理公文,文渊在台下巡视看见带匕首的悄悄的下手。雨寒来找陈云峰说大眼刘有问题,刘柏根本没收过徒弟。方七看见大眼刘拿出匕首上台武枪阻止,打掉屋顶的灯笼台上失火了,台下开始混乱,炸药横飞。程书瑶差点被人撞倒文渊正好拽住带她往出跑,陈云峰情急下拿着台位上的华光祖师跑出火海。崔世文说戏棚烧了姓李的被救戏班好像早有准备。文渊愤怒的跟马宁对质伤及无辜,马宁揪着文渊的领子说要是没有老子就没你今天,文渊说自己的娘都死了让他把自己也杀了,马宁松手离去。方七擦着药水问书瑶怎么样,书瑶幸好有那位公子相救,陈雨寒进来责怪女儿不要管戏班的事抬手就打,方七委屈的跑出去。 方七整理火场能用的东西遇见至善,方七不小心摔倒至善帮忙处理伤口,至善得知响云天在祠堂落脚,背着东西走了。至善看见戏班的火夫走了就来当火夫,嘉懿看他买的东西少怕不够,至善说菜咸好下饭,大头仑跟老关说怕戏班撑不住,方七放下东西说又没烧了你们有什么的,被陈云峰敢进屋里。 文渊看见满街的百姓烧纸哭泣心里不是滋味,书瑶跑来送煎饼说自己小时候不开心就吃这个,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互相介绍后,为响云天出事感到不幸,书瑶说朋友方七为了救人都受伤了,文渊开始关心起来。 李成昌来祠堂见陈云峰父女感谢方七多次相救,这次是来调查私运鸦片的,看方七是不是知道怎么内情,弄得父女俩很是慌张,走时李成昌问起演白蛇的木棉花。嘉懿责备方七一天不回来,寒姨拒绝李成昌要请方七调查鸦片一事,方七很是生气进屋又看见门口有块石头“戌时”。

  • 戌时方七来时看见花脸人放天灯(孔明灯)问他干什么呢,他在祈求上天保佑老百姓。方七气愤的说戏班出这么大的事都是姓马的所为。方七要跟他说个秘密就是姓马的私运鸦片,这次李大人就是来查此事。花脸人马文渊很是不解,方七得意的说我也是花脸大英雄。马文渊告诫方七一个女孩子不要牵扯此事,方七假意瞧不起,见他要走急着说以后放天灯就在此处见。 陈云峰在酒楼约班主马文渊说戏班的事,马文渊说第一场戏就死了那么人不吉利要解散响云天。陈雨寒听父亲说戏班要解散很是惊讶,方七听见火气冲天的说儿子办戏班,老子就放火,父子俩就是合谋刺杀李大人非要去算账被陈雨寒严厉拦住。嘉懿跑来说戏班里的人听戏班要跨都要走,陈云峰赶忙去没留下,走了两个人,叫走了木棉花。 方七找书瑶借钱,戏班只能维持半个月,嘉懿让她们别白费力气了,只要能找到主会戏班就能有戏金,方七恍然大悟。 高大人告诫马宁儿有批鸦片要来广东,李成昌迟迟不走就是盯上这批货了,调查过方七就是那个花脸大英雄,让马宁儿好自为之。崔世文说这姓李的就是冲咱们来的,方七碍手碍脚,马宁儿让他一起解决了。 天还没亮方七背着包偷偷的出去找主会让嘉懿在家作掩护,没走多远就被一群黑衣人袭击,马文渊戴着花脸面具及时出现告诫歹人有事冲他来别找姑娘的麻烦。方七差点跌倒马文渊扶着,方七满脸幸福的喊花脸大英雄,马文渊给她揉脚,方七问他是不是你喜欢自己要不然怎么会三番五次的就他,马文渊说她只是运气好,戏班解散是好事不会被坏人利用。方七为了响云天不倒连夜找主会接戏,马文渊说所有人都知道火烧戏棚以后还是小心点好,方七嗲声说我一个女孩子功夫不好说不定哪天被欺负要花脸大英雄教武功,马文渊说她要是能推动自己就答应,方七高兴极了,马文渊说看来你也没事就要走,方七单腿跳着问他叫什么。 陈云峰看新来的火夫修戏班的兵器,火夫至善问他当年他是哪个过山班做到红船的,陈云峰觉得不值得一提。 方七在树林里听见有人呼救,有一老伯腿摔伤了,方七边给揉边问陈家村方向,陈家村每年过神诞要请戏班,老伯一听她是响云天的人很是激动。到了陈家村,村民一听是响云天说他们第一台戏就着火不吉利,方七无奈刚出门遇见那个老伯,老伯帮忙去说情,所有村民见了老伯很是恭敬直呼九叔公——陈家村辈份最高的长老,九叔公说今年就请响云天,连自己这条老命都是姑娘救的。 陈雨寒找不到方七很是着急看嘉懿支支吾吾的,正好方七回来说自己接到戏了,陈云峰说大火都把服装道具烧了拿什么演,陈雨寒严厉的教训女儿自做主张。马宁儿嘱咐崔世文看好货,崔世文说对付方七的时候杀出来另一个花脸,方七还接了陈家村的戏,马宁儿阴险的说就让他们演场好戏吧。 半夜至善发现有人偷戏服就去抓人结果是方七,看她对响云天这么上心,方七说人定胜天响云天一定不会倒的,让六叔(至善)给保密。 大家拿出凑的钱给陈云峰让他添点戏服和道具,木棉花才来说找陈云峰有事说自己要离开响云天,大头仑说他是当家花旦怎么能做这种事,陈云峰让他离开了。嘉懿气愤的跟方七说木棉花要走,李大人找过木棉花肯定许过什么好处。方七来找李成昌说木棉花要离开怎么回事,李成昌因为木棉花的扮相很像自己的妹妹想留过他,却被拒绝,可在几天前木棉花突然说能给他一百两银子就答应留下。 木棉花拿出银票给陈云峰让他添置戏班,哭泣的说陈云峰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以后可能没有机会演戏了,方七出来说怎么没有机会,嘉懿说大家误会木棉花了。方七说李大人答应木棉花再演一场。 正在大家吃伙食饭时方七偷偷地来厨房找六叔(至善)让他扎好马步,方七运气双手出掌,至善装着很是疼痛的说自己都是老骨头了会受伤的,方七说自己跟个武林高手有约定,能推倒他就能学功夫,至善说凡事都是有弱点的不能硬碰硬,给了方七一根莲藕就把她推出厨房说自己忙。陈雨寒看见女儿拿着藕不知干什么过去看藕新鲜要做汤,两人一扯藕从中间断了,方七突然有启发。 晚上在石码头方七约来花脸马文渊让他扎好马步,马文渊出乎意料被方七差点打倒,方七得意的说金刚不坏自有其弱,马文渊说哪天等到推不动方七就教她招式,方七觉得他耍赖,方七说响云天接陈家村的大戏了要让以前的班主知道响云天一定会重振声威的,回头一看花脸大英雄不见了说他真没礼貌。 吉叔喝着茶哈哈笑的说方七还真有本事,少爷你前脚解散后脚就重组了,马文渊忧心忡忡担心戏班再被利用,决定暗地里用班主身份保护他们。 陈云峰带领戏班出发陈家村,马文渊来送东西惹得方七很是不高兴,陈云峰打开包里面是响云天的旗号,马文渊说不管火是不是自己爹放的不能把罪赖在他头上,陈云峰答应他跟大家一起去。 李成昌问高大人为何急匆匆的来找他,高大人说查到有批鸦片要运来广州,说出了具体时间和交易地点。

  • 方七看见接大家的船来了就使劲喊船家,大家正搬东西一群官兵把他们围住,高大人说官府收到线报有人借戏班偷运鸦片,官差在船上搜出大量鸦片,陈云峰说这鸦片不是他们的。高大人把响云天众人押回衙门,李成昌升堂,程书瑶看见那个讲故事的好人原来就是响云天的班主,马宁儿闯进公堂跪下求大人放过犬子马文渊,陈家村的戏是方七接的有什么事该问方七,方七说船家是陈家村找的,高大人跟李成昌建议将响云天众人收押大牢,方七激动的站起来反对,李成昌只把方七收押。 老关说方七这丫头怎么自己承担罪名有事大家商量,木棉花从李大人那回来说大人相信此事与方七无关可是没有证据,大头仑分析马文渊就是跟他爹串通来做戏的,书瑶心里不是滋味。 马宁儿告诫文渊以后不准管响云天的事,马文渊气愤的说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马文渊跟吉叔说爹这回就是栽赃戏班,要找到其他鸦片帮方七洗刷罪名。 书瑶找马文渊救方七,书瑶相信他是个好人。 嘉懿摘菜要给方七做饭,至善问他怎么不找班主帮忙,嘉懿气愤的说臭坑出臭草,班主他爹是马宁儿,至善瞪大眼睛惊讶,嘉懿祈求花脸大英雄的出现,至善才知道是方七说的那个武林高手。 晚上马文渊戴着花脸面具来到花月楼,马宁儿吩咐崔世文跟张老板谈就笑着出了包房,马文渊直接进去问鸦片到底在哪,马宁儿带着一行人进来说在我这呢,马宁儿说把他给我杀了再看看他的真面目,最后马宁儿出手打败花脸时,至善蒙面解救与马宁儿交手,马宁儿被打败看出对方用的是少林拳。两人跑进树林躲过追捕,互相没有说出身份,至善问他在花月楼到此刺探到什么,马文渊说自己中计了。至善说不一定要从他入手,钓大鱼就要喂她最喜欢的东西。 马宁儿感谢高大人配合,又问李大人身边有没有高手,昨天设局被一个用少林拳的人打败,高大人一听少林拳很是吃惊,马宁儿说这个人该不会跟当年的事有关吧,高大人说当年的人该死的都死了啊。高大人说等方七死了李成昌结案就走了。 李成昌来牢里找方七说那个船家指正她装鸦片是她指使的,是不是别人认出她是花脸大英雄的身份,方七惭愧的说那天只是巧扮花脸大英雄的才误打误撞救了大人的,让李大人帮个忙说不定会救自己。 陈云峰跟女儿去衙门打探方七消息,木棉花跑进来说那个船家也指正方七。 晚上石码头李成昌放天灯花脸英雄果然来了,戴着面具的马文渊说要找到其他鸦片救方七,需要李大人配合。 晚上陈雨寒回忆小时候的方七独自笑着,做了糕点来到牢房送给官差们吃,陈雨寒趁他们都晕倒打开房门让女儿逃走,方七不想连累戏班说什么不走,情急下陈雨寒说方七的亲娘叫淑娟,当年戏班是过山班时候收养的方七,高大人带人进来听到娘俩说过山班、淑娟,直接拿下她们。高大人吩咐手下把方七不是陈雨寒的亲生女儿的事散播出去要引出方七的亲爹来救他。 崔世文回来报告马宁儿大牢的事,崔世文出门时被别人点晕。 高大人看李成昌的衙役们搬箱子,李成昌说抓住了一个买卖鸦片的人才从仓库中找到这些鸦片。晚上高大人慌张的来找马宁儿说李成昌找到了鸦片,正好崔世文头晕的进来说被花脸打晕过,马宁儿问崔世文是不是他把藏货地点说出来的,崔世文解释很久,马宁儿叫他赶紧带人去货舱看看。正在大家搬货的时候,花脸人出现跟崔世文打斗,李成昌带人拿下所有人。李成昌来牢里告诉陈雨寒鸦片都找到了能放她们。 一早陈云峰带着大家来接她们母女,只看见陈雨寒出来,陈雨寒来到淑娟的墓前看到方七在,陈雨寒讲述放弃的身世,她与淑娟是同乡姐妹,有一天淑娟抱着刚出生的方七被仇家追杀托自己抚养方七,方七追问亲爹的下落为何灭门。

  • 陈雨寒也不知道仇家是谁,只知道那些人是冲方七的爹来的。陈云峰见雨寒跟方七回来就放心了,陈云峰说这个秘密压了十多年,陈雨寒说方七爹的事就不打算告诉方七了。 高大人报告李成昌查过抓来的人无法证明仓库里的鸦片是马宁儿的,李成昌觉得早晚都会治马宁儿的罪,说要离开这里之前有件事要麻烦高大人。 高大人来找陈云峰拜托响云天在李大人走之前演出一次,因鸦片一事高大人又道歉,又问起方七身世,想帮忙巡查方七爹的下落,陈云峰谢绝。书瑶来看方七,陈雨寒说她一直关在屋里让书瑶多来陪陪,书瑶见她不在屋。嘉懿来石码头说方七生娘不及养娘大,别烦了回去帮响云天演出,方七很兴奋。搭建演出台方七跟陈雨寒很是尴尬,李成昌跟老母来谢陈云峰成全木棉花留在母子身边陪伴,陈云峰觉得这是木棉花的幸事。台下方七跟陈雨寒有意无意的互看着。 陈氏祠堂门口众人惜别木棉花。高大人看马宁儿独自喝酒说姓李的走了,马宁儿喷出嘴里的酒抓着高大人的胳膊说货没了你知道我损失多大!要不是你放了姓方那丫头就不会这样,高大人揪着马宁儿的衣服告诫他不准动方七。高大人说起方七的身世,十几年前他们的结拜兄弟也姓方,他妻子也叫淑娟,当年火烧少林方天佑跟他妻子分头逃走,传闻他妻子把女儿托付一个戏班,方七很可能是方天佑的女儿,还有救花脸人用的功夫就是少林拳,找到方天佑就能凑齐所有宝藏的线索,如果成功了以后就想荣华富贵了。马宁儿喝得烂醉回到马宅跟马文渊说自己损失惨重,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他,马文渊说宁可苦宁可穷也不愿意看到爹这样,劝他收手,马宁儿眼里含泪说张弓没有回头箭,要比敌人更狠更毒才能保护大家,告诫文渊远离江湖就睡过去了。吉叔跟马文渊说除了用花脸英雄跟老爷做对还可以用亲情感化他,马文渊在码头边溜达看见远处方七放天灯直接走去就在犹豫回走的时候被方七叫住,马文渊笑方七是不是没脸回家,方七恶狠狠的说马文渊有个坏爹,马文渊说这么晚是在等花脸人吧,一定是喜欢人家了,方七支吾地说喜欢怎么了,警告马文渊花脸大英雄治不了你爹小心找你算账。陈雨寒叫住方七去喝绿豆汤,方七问陈雨寒这么多年不嫁人是不是因为自己,陈雨寒说事情太多没时间想这个。 方七跟书瑶聊天问她认不认识媒婆有重要的事做。马宁儿叫崔世文继续监视方七。吉叔跑来说少爷不见了留下纸条,马宁儿看完大怒说文渊被花脸人抓走了,马宁儿带人在一个破房子发现受伤的文渊,文渊虚弱的说花脸人警告爹以后再做恶就不是今天这样。吉叔帮文渊擦药心疼的说让少爷受苦了,马文渊说只要爹能回头是岸,值,其实是吉叔用棒子把文渊打伤的,两人的苦肉计为了感化马宁儿。马宁儿来看文渊说等伤养好赶快回白鹿书院,马宁儿觉得收手怎么养活兄弟们,文渊跪下说自己会努力让戏班挣钱,吉叔为他们高兴。 媒婆三姑叫书瑶看看公子们的八字,书瑶问有个叫方七的找她什么事,三姑说她是找公子相亲年龄都是偏大的,书瑶正跟嘉懿说这事被陈雨寒听见问了究竟,说今天在妙奇香相亲。媒婆三姑正把米铺王老板介绍给方七,陈雨寒拉起方七说 找这么大岁数的都能当爹了说什么不同意,围观的人都觉得这人年龄太大,方七说这不正好嘛,陈雨寒说你知道我不是你亲娘避着我就算了也不能随便嫁人啊,方七说这是替你相亲呢,所以人大跌眼镜。

  • 陈雨寒拿着鸡毛掸满院子追打方七被陈云峰拦住问了究竟,娘俩又追着打去了。吉叔见少爷为响云天没戏金发愁拿出老爷给的支票,吉叔觉得老爷要是学好少爷就不用扮花脸大英雄跟老爷做对了。 晚上马文渊戴着面具在石码头放天灯等方七,方七一来就双手捶打他这么多天也不露面很是委屈,马文渊说这是来道别的,方七问他怎么能放心自己。马文渊听方七替母亲相亲笑她该把自己嫁了她母亲就放心了,方七说他跟那个坏蛋说的一样,走时花脸说也许很快你就能找到那个能保护你的人了。回来马文渊把面具跟衣服都收拾到箱子里。 方七到处找娘,陈云峰说都是你闹得别人笑话她这把年纪急着嫁人回乡下回避一段时间,方七听见外公跟嘉懿说戏班缺旦角。陈云峰约马文渊来祠堂商量响云天的去向,马文渊理解陈座舱怕响云天再出事连累方七,答应找旦角代替木棉花。方七叫嘉懿偷出戏班的合同找花旦,没有合适的,嘉懿想起一人来。大头仑跟马文渊说当年有个小红豆跟木棉花齐名,老关也张口称赞,就是不知此人去向。方七问给自己做饭的六叔(至善)给那么多戏班当伙夫认不认识一个叫小红豆的,至善说是嘉庆寿的小红豆吗?方七激动问其下落让至善明天早上跟自己去找,直接就跑了。马文渊让吉叔打听小红豆下落。 至善问方七真想让响云天重组吗,方七又是大手一挥说当年响云天可是从过山班做到红船演变上六府,至善总听这句都学会了,说她当年才三岁懂什么。小红豆拄着拐看见至善激动的喊六叔,原来小红豆的腿是被人打断的,小红豆惭愧不能帮方七。至善检查一番说只是患了风湿敷段时间药包能上台,小红豆说腿的事说来话长。吉叔对马文渊说当年嘉庆寿的主会看上小红豆让他去府上陪酒,小红豆挺有骨气不肯就范,主会一气之下诬陷他行窃就把他腿打断了,戏班的人不敢得罪主会又怕他残了不能唱戏,就把他从戏班赶出去了,吉叔征求少爷用不用去谈谈。方七很是气愤要去找害小红豆的李老板讨个说法,结果在酒楼里跟对方手下打起来,马文渊出来阻止,李老板看他是马宁儿的公子转怒为笑,马文渊走时说选好日子李老板给小红豆道歉。晚上马文渊做东,至善劝方七少吃点,马文渊跟方七又在打嘴架,至善转移话题接下来怎么做,马文渊说要把天后诞的酬神戏由响云天来做,又笑话方七接戏接到牢房里去了,方七很是气愤。 村民因为北帝诞初场就烧戏棚不吉利不想用响云天,高大人直接来就做主由响云天接戏。马宁儿叫儿子来喝鱼汤,马文渊提起是高大人帮忙说服村民,马宁儿说有事要走,马文渊跟吉叔说怀疑这事跟爹有关,要小心行事。马宁儿气愤的找高大人问他天外天都重组了还让响云天插一脚到底什么意思,高大人笑道当年方天佑妻子临死前去的是自己的天外天,要证明今天的陈云峰就是当年的小飞龙,方七的身世自然就会水落石出。 小红豆跟陈云峰签了合同,陈云峰听小红豆说腿是张六(至善)治好的,就来厨房看他,至善又问陈云峰原来在哪个戏班,陈云峰说原来不出名就让他开饭吧。 书瑶约方七跟嘉懿的路上巧遇马文渊,方七看见马文渊来很不高兴,书瑶就邀请他一起玩游戏,就是帮人看摊看谁卖的多,输的烤田七请客。嘉懿出主意让方七跟马文渊一组,因为他俩只顾斗气肯定会输的,方七挑衅的答应了。晚上马文渊生火说方七不像个女的,方七埋怨戏班不要女的说着说着就举起树枝打马文渊,马文渊抓住她的手两人突然尴尬,接着嘉懿喊方七来帮忙书瑶受伤了,抓田七时扭到脚。嘉懿放下酒坛说没想到会输去抓田七夸马文渊懂得好多,马文渊说读书的时候什么都是自己做,这次是要组班好好经商,也要感化爹做个好人,方七力挺他的想法四人举酒干了。嘉懿送喝多了的方七,马文渊送书瑶。

  • 透过程宅的门缝书瑶见马文渊远去心里甜甜的,回头见满院子的聘礼,程书瑶的爹娘看见女儿回来赶紧拽着书瑶说赵公子下了聘礼,书瑶一怔。 方七蹦蹦跳跳的来给书瑶送红烧肉吃见她哭了,问来才知书瑶娘要她嫁人。晚上书瑶在方七家过夜,方七劝她要是不愿意可以不嫁,问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是不是姓马的,书瑶默许。 方七来找马文渊要他去书瑶家提亲,马文渊说书瑶是个好姑娘,她不愿意嫁给不喜欢的人那我也不愿意娶个不喜欢的人,打发方七回去了。嘉懿见方七回来问她书瑶怎么失魂落魄的,方七都说了,最后方七心生一计。 晚上方七在石码头放天灯,倚着石栏杆等到早上不见花脸大英雄,这一切马文渊暗中都看到了。回到马宅吉叔说大事不好了有个红船班也要在天后诞演大戏,戏班名叫天外天。 老关大头仑知道有个戏班天外天跟自己唱对台戏很气愤,陈云峰一脸严肃沉思着。吉叔回来跟马文渊说戏棚搭了两个戏台看来真要唱对台戏了,马文渊让他查天外天的来头。 书瑶跟方七说过几天要行大礼,自己跟娘说不嫁也不行,方七说一定要给她想办法,嘉懿跑来说来个天外天戏班跟咱们唱对台,事情都赶到一起方七很烦。 高大人把天外天的当家花旦——花旦英介绍给班主马宁儿,马宁儿看他年轻问到底能否证明陈云峰是当年的小飞龙,花旦英说家师跟小飞龙当年不但同是天外天的台柱,还是同门师兄弟,只有自己可以证明,想先去单独会会陈座舱。 陈云峰拿着半块玉坠出神,嘉懿请进花旦英,花旦英递上礼品跟陈云峰坐下喝茶说才知道这次来是跟响云天唱对台的,前来赔罪。陈云峰打听同行没听过附近有红船班天外天的名号,问他原来在哪里演出,花旦英特意提到从前的天外天只是过山班,师傅跟师伯小飞龙是当时的台柱子,自己有幸继承师傅的名号——花旦英,有一天师伯突然失场天外天就此解散,陈云峰为之一震问花旦英的师傅何在,听说已过世就开始发呆,花旦英说这次重组天外天只是想把它发扬光大。 方七跑来问怎么有人跟响云天打对台,知道花旦英来意就开始兴师问罪,陈云峰见她无礼让她回房去,花旦英客套几句走了。花旦英回来给木牌上的半块玉坠上完香说陈云峰就是当年的小飞龙,他师弟一听愤怒的要找他报仇,要不是陈云峰天外天不会解散师傅也不会死,花旦英叫他别轻举妄动要从他的外孙女下手,让陈云峰不得好死。方七偷陈雨寒的钱被嘉懿抓到吓一跳,方七说是借来给书瑶,让她远走高飞,嘉懿把钱抢下放了回去,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 方七来找书瑶只看见工人们做拓印,书瑶家是做拓印的,书瑶娘急着说明天要过大礼也不知人哪去了,方七会意。书瑶在马宅门口等马文渊,见他出来请他今天去一个地方在成亲前帮她完成一个心愿,书瑶带他到山上寻找几年前丢的风筝,上面有姐姐的愿望结,很久之后终于找到,书瑶激动的抱着马文渊,要走时马文渊问她是不是真的不想嫁人。 晚上书瑶娘急着来祠堂找书瑶,嘉懿提议明天一早再去找。马文渊说书瑶跟自己在荒山野岭呆一个晚上那个人会知难而退但也毁了名声,书瑶不怕,书瑶终于忍不住说出喜欢马文渊,书瑶一听方七来找过很难为情,马文渊说当时拒绝,感情是不能勉强的。 方七跟嘉懿对书瑶的父母说没找到书瑶,就听到鞭炮锣鼓的声音,媒婆三姑领着赵子明要往院子里抬礼品,方七跑过去借口书瑶身体不适请择日,嘉懿惊讶的喊书瑶,马文渊作揖道书瑶昨晚跟他喝酒,醉了留宿一夜,说完便走了,赵子明一听带人就走,三姑追去,观看的人议论纷纷,方七说找姓赵的算账的去。 方七说马文渊当众说跟书瑶过一夜让人姑娘家以后怎么见人,马文渊说那是她的事,方七说要是书瑶出什么事一定不会放过他就走了,花旦英见此景阴笑,装着巧遇正烦心的方七打听他外公是不是小飞龙,因为当时收养一孤女才失场,方七听花旦英说陈云峰收养那个孤女的父亲姓方时吃惊。

  • 陈云峰看方七脸色难看,方七问他是不是小飞龙,陈云峰否认,方七追着问亲爹是谁,正好陈雨寒背包从乡下回来听见就严厉说方七知道的就这么多,也不知什么天外天。陈雨寒让父亲出去避一避,陈云峰说这不仅涉及到阿英还涉及到方七的爹,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知道方七的爹是谁,唯一办法就是避开演出,这些方七都听到了。马文渊听吉叔说天外天早就不存在了,不久前别人买了个红船班改名叫天外天的,马文渊觉得组班这么突然肯定有问题,让吉叔查出班主。 方七约花旦英说外公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当年的小飞龙,花旦英说有办法只是需要方七帮忙,这一切马文渊都看的清楚。在花旦英的家门口马文渊问他到底是谁是何目的,花旦英让他回去问令尊。马文渊来赌庄问马宁儿是不是天外天的班主,对付响云天有何目的,不是答应不做坏事,马宁儿拍案站起叫他好好跟老子说话,马文渊说一定不会让他得逞摔门而去。 马文渊约陈云峰说推掉天后诞的演出,不想让响云天跟天外天打对台,陈云峰一听天外天班主是马宁儿感到吃惊,方七跑来责怪马文渊不跟天外天打对台,又怪外公不讲自己的身世,陈云峰拽走方七,陈雨寒训方七不准管戏班的事,方七又质问陈云峰是不是因为自己当年才失场,为何不能亲口说自己是不是小飞龙,陈雨寒给方七一巴掌,方七哭着跑了。 陈雨寒拽着方七说她半夜在外公屋里偷东西,陈云峰见方七手里拿着另一半玉坠脸色都变了,问她何处得来的,两块一合正好是一块完好的玉坠,方七说花旦英说的没错,为何外公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小飞龙,陈雨寒说花旦英不是好人不要再跟他接近。 次日方七还花旦英玉坠说他说的没错,花旦英假意不让方七逼陈云峰了,看方七坚持要找出自己的身世,就说只有响云天跟天外天唱对台戏陈云峰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方七来找马文渊求他让两个戏班打对台,天外天重演当年的戏外公才会承认身份,马文渊觉得陈云峰不承认自有他的道理,说方七要珍惜眼前的亲人,这样追究下去一点意义没有,方七说想知道自己的爹是谁难道有错吗,马宁儿无意听到了这些暗自点头。马文渊约陈雨寒说唯一能让方七释怀的就是说出她的身世,因为天外天的班主是自己的爹,陈雨寒不便说出。 高大人给马宁儿倒上陈年佳酿高兴的说确定陈云峰就是小飞龙,追寻多年的宝藏线索就要有头绪了,高大人提醒道文渊跟方七走的太近怕她俩走在一起闹出差错。马宁儿叫生气的文渊过来吃完饭,马文渊喝了一杯酒跟父亲说重组天外天的事话不投机,刚要起身走就晕倒了,马宁儿叫崔世文带文渊离开,没他的吩咐不准让他回来。 陈云峰亲自弄得野鸡煲叫方七来吃,陈云峰说方七小时候就喜欢外公醉了给你讲故事,今天就讲一个关于戏班的故事,陈云峰喝了几杯说从前有对兄弟跟师傅学艺,一个当了武生一个当了花旦,发誓要组建一个红船大班,有天晚上要演出,武生的世侄女来找,因为仇家追杀要把婴儿托付给他,还给了几两黄金让他们连夜逃走,武生本想把黄金给师弟让他组建红船大班,可来不及了,一跑就失场了,戏班等了好久等来的确实追杀和灭口,陈雨寒担心让父亲回去休息,陈云峰坚持要讲完,哭腔着说后来这个武生是用这几两黄金组建了一个红船大班但他的心却没有一天安稳过,因为觉得对不起以前的戏班和师弟,这些年不提是不想方七看不起外公,心里很难受,陈雨寒和嘉懿赶紧扶走陈云峰。方七来看睡熟的陈云峰,陈雨寒说你外公当年解散响云天一心上岸过平淡的日子,这次重组响云天是想多赚点钱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方七跪下哭着说再也不问好好跟娘过日子。 嘉懿叫停大家别练功了,老关大头仑他们一听不跟天外天打对台很不服,至善私下问嘉懿发生什么了,嘉懿看没人就把前前后后都说了。 花旦英又在上香,师弟匆忙来报说响云天不演酬神戏了,花旦英说这次绝不会再让小飞龙失场的。 大头仑、老关、小红豆他们在茶馆喝茶聊不唱对台戏时,花旦英师弟带一行人也来喝茶,时不时的大声说响云天是群缩头乌龟之类的话激怒他们,最后双方打了起来。花旦英约方七,看她不想追究身世就把她绑走了。陈云峰因为戏班的人闹事跟高大人谢罪,高大人一听陈云峰要放弃唱对台戏一怔,雨寒急着来说方七不见了。 陈云峰安慰大家不用担心方七,独自来找花旦英,看见堂内木牌上的半块玉坠也要上香,花旦英说他没资格,陈云峰说当年的事就冲他来,放了方七,说着就要给花旦英跪下,花旦英说为了他师傅的在天之灵再演一次《三下南唐》。

  • 花旦英又提出唱对台戏才肯放方七。陈雨寒一听这些人是冲父亲去的很气愤。 嘉懿催大家赶快化妆却不见师父陈云峰,陈云峰化好妆说花旦英要遵守诺言,花旦英说唱完戏再讲条件。至善蒙面来到天外天救方七,方七一劲追问他是谁,至善说花旦英逼你外公演出让她赶快回去。在戏台上天外天的人步步紧逼把陈云峰打下台,响云天的人看到出来救场,两个戏班就打起来,下面观众一片混乱,陈云峰拽住方七叫住手,这事由他一人处理,对着天外天的人承认自己是小飞龙,不要同门相残,就向天外天的人跪下叩头请罪,花旦英说他这样根本不能赎罪,当年因为他失场主会一怒之下将自己师傅双腿打残,因为收养方七仇家将天外天灭门,逼出方七的父亲就是方天佑,台下马宁儿跟高大人听到瞪大眼睛,花旦英嘴上说不信扶起陈云峰暗用匕首刺向他的胸部,陈雨寒让戏班的人扶走陈云峰跟天外天的人打起来,马宁儿带人离开,至善蒙面来帮忙,见高大人带兵来都住手逃了,花旦英跟师弟逃跑的路上马宁儿灭口时说当年灭天外天的就是自己。陈云峰躺在床上虚弱的握着方七的手说怕自己过不了这关,虽然不知道你的仇家是谁可就怕他们找来。高大人听马宁儿说花旦英解决掉了呵呵的笑,接下来就从方七身上得到藏宝图就大功告成了。 至善忙了一夜说陈云峰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就听见马宁儿带人来找方七,说当年方七的爹勾引他妻子偷走了玉佩非要方七交出来,陈雨寒挡着不让马宁儿搜家时,文渊及时阻止,马宁儿说文渊娘跟方七的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才一怒下杀了她,文渊狠狠的拉住马宁儿说只知道娘是你杀的。 陈雨寒叫方七歇会她来熬药,方七心事重重的走在街上与马文渊刚擦肩就都停下来,方七没想到与马文渊是世仇,尴尬的说要是互相喜欢麻烦就大了,马文渊说不会让爹伤害到你。 陈雨寒跪求高大人做主,马宁儿来闹事,高大人听她说没有传家之宝失了神。马宁儿听高大人说陈雨寒什么不知道拍案愤怒,高大人提醒方天佑和妻子逃亡到南少林至善那,一把火烧了少林至善下落不明,高大人说有方七不愁找不到至善,这几天高大人出城,让马宁儿有什么事抓紧做。陈雨寒说当年淑娟确实给过一块玉,但搬家落在茅屋里要去拿,方七让陈雨寒照顾外公跟嘉懿一起去就去收拾东西了,陈雨寒叫住后走的嘉懿说有事。 到了茅屋方七直接进去,嘉懿把她反锁在里面说是寒姨的意思。崔世文问马宁儿用不用派人找方七,马宁儿说还有他娘在,今晚子时三日期限到,依计行事。 晚上嘉懿听到方七叫喊声惊醒开门就被方七一棒打晕,往回跑时遇见花脸大英雄,花脸马文渊叫她不准回去,保证保护好方七的娘就走了,方七依依不舍,嘉懿跑来把她领走。马宁儿带人来要传家之宝,陈雨寒被打伤,马宁儿见花脸人又出现亲自对打,最后马宁儿败阵,崔世文带走他封锁所有出口开始放火烧拾香园。 大头仑老关跟戏班所有人来救火,崔世文带人挡着,至善用斧头把后门的锁砸碎救出陈云峰父女跟花脸大英雄,几人逃了很远,陈雨寒谢花脸英雄相救,花脸人揭下面具,大家看是马文渊吃惊不已,马文渊说这么做都是在阻止父亲犯下的错,至善觉得这不是办法,马文渊让大家别把自己就是花脸人告诉方七,陈云峰他们回到茅屋找方七,方七因为自己连累大家很内疚,陈雨寒感谢六叔及时相救,嘉懿纳闷六叔只是火夫为什么武功这么高,陈云峰早就猜到他来响云天不简单,六叔说自己当年是南少林的住持至善,方天佑投靠的正是自己,把方天佑给的玉佩交给方七,方七说这是爹留得唯一信物绝不能给马宁儿,让至善接着保管。 至善回到祠堂看见一片狼藉,只有一封信:响云天一家人被关在码头货舱。至善来到寺院恢复了住持装束就来码头要人,马宁儿说句至善大师别来无恙,至善拿出玉佩叫他放人,崔世文来拿被至善一拳打倒,马宁儿看手下都败了,至善要跟他算当年火烧少林的账,两人过了好多招打到悬崖边,至善劝他收手做个好人,拿出玉佩说这是祸根就朝悬崖扔去。

  • 马宁儿急了又跟至善交手,至善反手扯着他的辫子拖了几步,马宁儿用身上的匕首隔断自己的辫子,至善失衡掉下山崖。 崔世文说找了一整夜不见老和尚的尸首,马宁儿叫他继续找。高大人说至善隐藏这么多年就是保护宝藏线索,他不会这么轻易毁了的,利用方七引出有宝藏线索的人。 嘉懿跑回来跟师傅说了下情况可就不知至善哪去了,方七气愤的要去算账被大家拦下,高大人带兵说把马宁儿抓起来了,假意升堂审问马宁儿要将其关入大牢,马宁儿死不承认,说是手下所为也没有死伤,砸坏的东西照价赔偿。 方七正收拾戏班的东西见马文渊来就要拿扫把赶,马文渊叫大家小心高大人,他也不是好人,方七说马文渊跟自己是世仇以后不准插手有关娘跟外公的事就跑回屋里,看见桌上有封信,他爹要约她见面。陈云峰拿出合同解散响云天不想连累大家,马文渊拿来自己带的银票要赔偿给各位,大家一听陈云峰是马文渊救得就停止了责备,大头仑小红豆说大家商量好要借着响云天继续演下去。 陈雨寒说有件事要马文渊帮忙就带他来到方七娘坟前,说方七不容易感谢马文渊的暗中帮忙,就请他帮忙一件事。 方七找书瑶商量他爹来信的事,书瑶说有些事如果不去做可能会后悔一辈子。方七乱七八糟的做好红烧肉,陈云峰跟雨寒尝完点头没说什么,方七直接吐了出来,雨寒问她有什么想说的,方七说她爹来信了,陈雨寒想办法避开马宁儿的注意送方七去。陈云峰问雨寒以方七爹的名义将她骗走,这一走不知何时再见舍得吗?雨寒说这是唯一保护方七的办法,也派好人保护了。陈云峰担心至善不知怎么样了,雨寒说既然至善用此计对付马宁儿就有办法脱身。吉叔为马文渊准备回白鹿书院的东西,马文渊说都答应帮寒姨这个忙了,吉叔看少爷准备的这么细心问他对方七是不是动心了,马文渊拿着花脸面具说方七心里只有花脸大英雄,吉叔提醒万一方七知道花脸人就是仇人的儿子怎么办,马文渊说无论如何不会暴漏的。方七在石码头放天灯,见花脸人来说要离开去见爹希望他能一起去,马文渊说还有好多人要保护,方七想要看他的真面目说出了喜欢他,马文渊说早晚有一天你会找到那个真正保护你的人而花脸大英雄不是真实存在的就离开了。陈云峰召集戏班希望借用戏班出行掩饰方七去见她爹。 崔世文说戏班接了周村的戏,可是周村的人说根本没请戏班,高大人分析是方七要偷偷溜出城,马宁儿让世文盯紧点。 方七给陈雨寒端茶让她别缝衣服歇会,方七保证找到爹就赶快回来。晚上陈云峰父女要送送戏班出行,雨寒摸着一个大竹篓说要平平安安的,大头仑叫她放心就带队走了。有两个人假装问去周村的路,特意碰倒竹篓洒出的都是衣服知道中计了。此时另一个地点有个“女”人从轿子上下来叫背对着那个人爹,马宁儿跟崔世文带人出现笑道,方天佑,我找了你十八年。原来是老关跟小红豆,又中计了。 嘉懿跟方七假扮商贩混到码头,书瑶赶来送银两跟小吃。马宁儿怪崔世文让方七跑了,高大人说派人盯住姓陈的父女,来个欲擒故纵。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2 Found

302 Found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