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武昌首义 电视剧 热度 411

别名: 兵变1911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李云亮

类型: 战争 / 军旅 / 历史 / 年代

简介: 该剧全方位、全景式、细腻生动的展示了1911年10月9日到12月31日这血雨腥风的83天里湖北革命党人夺取政权、保卫政权的可歌可泣的故事。表现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者为了中国的崛起和振兴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展开
分集剧情
  • 1911年10月8日晚,北京皇宫之中,摄政王载沣一边接受太医的治疗,一边和他的弟弟载涛讨论着朝廷将要举行的军队秋操大典,载涛丝毫不在意眼下全国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载沣很担心四川因铁路收归国有而闹起的民变,担心会波及到湖北,并且为此忧心忡忡。 而远在湖北的武昌,尽管盛传革命党要在八月十五起事,但整个中秋期间并没有动静,相反,武昌城里过节的欢乐气氛还没有散,根本看不出即将起事的迹象。 湖广总督的小妾如莲,正在戏园子里看戏,却因为南湖炮营的士兵闹事,武昌全城戒严而不得不提前回府,结果,在回家的路上,恰巧碰到了负伤出逃的南湖炮营革命党士兵赵楚屏。如莲并没有声张,而是悄悄解救了身临险境赵楚屏,后者对如莲心怀感激。 炮营的闹事,让整天担心革命党闹事的湖北总督瑞瀓大为恐慌,立刻下令全城搜索,却毫无结果,气得瑞瀓大骂手下的无能。 赵楚屏逃到了革命党联络人杨洪胜的家里,杨洪胜帮助他躲过了宪兵的搜查,并且在另一个革命党彭楚藩的帮助下,将赵楚屏转移到了革命党的秘密联络地点:武昌小朝街85号。 武昌革命党的军事委员刘复基责备了赵楚屏等人的冲动,并且断然拒绝了提前起事的要求,刘复基会同刚刚从岳州赶回的蒋翊武,以及彭楚藩、杨洪胜等人共同商议,决定还是按照既定计划,等待同盟会孙中山、黄兴的消息,然后再决定起事的时间。 湖北总督瑞瀓带着他的参议铁忠、张彪,与汉口的各国领事共进午餐,领事们将经商所得的分红交给了瑞瀓等人,同时,也希望瑞瀓能尽早解除从八月十五以来的戒严,因为这已经影响了各国商人的生意,瑞瀓愉快地答应了。 湖北新军混成协协统黎元洪,正在兵营里与士兵们共进早餐,这也是他笼络人心的惯用手段,黎元洪一边与士兵们交流,一边密切注意兵营里士兵们的动向,严防革命党利用他的混成协发动起事。

  • 武昌工程八营的营地里,革命党人神枪手程正瀛正在给众人演示拆卸枪支,他精湛的技艺得到了排长陶启胜的夸奖,而另一个革命党人金兆龙,跑到厨房偷吃馒头,被陶启胜发现,两人发生了争执,幸亏革命党人熊秉坤及时从外面赶回来,才化解了一场纷争,熊秉坤严厉批评了冲动的金兆龙。 革命党交通员邓玉麟来到汉口为宝善里准备起义各项事务的革命党人送饭,得知革命党人孙武、李白贞等人研制的炸弹已经成功,革命党人都很兴奋。 小朝街85号,蒋翊武和刘复基正在商量关于起义的准备事项,赵楚屏忍着伤痛向两人道歉,因为他的冲动,使得南湖炮营的形式变得很严峻,及时赶回的彭楚藩安慰他,一切都安排好了,被捕的兄弟们会把责任都推到赵楚屏身上,反正他已经逃出来,没法对证,众人这才稍稍安心。 总督府里,瑞瀓得到审讯结果,证实不过是一场虚惊,瑞瀓还是不放心,在师爷梅松生的建议下,命令清军第八镇统治张彪将新军士兵手里的弹药全部都收缴起来。 各个兵营都在收缴士兵手里的子弹,革命党人被这一手段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刘复基安慰大伙:我们手里没有子弹,清军手里也没有子弹,而孙武等人又恰好研制出了炸弹,起事的时候,清军就没办法对付革命党的炸弹,众人听了他的话,都觉得很有道理。 邓玉麟再次来到汉口宝善里,通知孙武等人傍晚去武昌开会,并且说总指挥蒋翊武要求将起义人员名册带回武昌,孙武心里有些不快,以没有完全登记完整为借口拒绝,但将刚刚组装好的几颗炸弹交给邓玉麟带回武昌。 湖北咨议局的议长汤化龙,借着四川保路运动的风头,连续几日在武昌咨议局门前组织士绅进行演讲,宣扬他的立宪论调,恰好碰到革命党人蔡济民带兵前来阻止,汤化龙虽然不得不停下演讲,却对湖北的形式表达了深深忧虑,并且对朝廷抵制立宪、抢权夺利的腐败现象表示了不满。 共进会的首领刘公带着妻子和表弟刘同来到汉口看望孙武等人,并且为炸弹的研制成功表示祝贺,刘同年轻没有经验,在组装炸弹的房间抽烟,刘公急忙制止,慌乱中火柴引燃了铜盆内的火药,引起了爆炸,孙武负伤之余,催促大伙赶紧撤离,因为租界巡捕立刻就到。 撤退出来的刘公忽然想起革命党起事人员名册还在房子里没有带走,急忙要回去,他的妻子李淑同拦住了他,称自己是女人,不会引起注意,带着刘同向回走去,结果,半路便被巡捕抓获。 还没有走远的邓玉麟听到爆炸声匆匆赶回来,恰好阻止了正要出去拼命的刘公,奋力推着刘公上了马车离开,邓玉麟走到出事地点,站在围观的百姓中间观察情况,却意外地发现起义人员名册握在一名印度巡捕的手中,邓玉麟大惊失色。 正在吃东西的瑞瀓被梅松生带来的,爆炸的消息吓得惊慌失措,得知起义人员名册落在洋人手中,连忙派人带钱去租界赎回来,瑞瀓有些沮丧的对如莲倾诉了自己的难处,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好好的京官不作,却跑到湖北这个火药桶来。

  • 街道上已经是风声鹤唳,杨洪胜匆匆赶到小朝街85号,向大家报告了发生爆炸的传闻,刘复基等人全都很震惊,却不知道详细情况。 邓玉麟匆匆赶来,报告了详细情况,并且说了起义人员名册落在俄国巡捕手里的情况,众人全都惊呆了。 总督府里,瑞瀓大声指责张彪,因为名册里的人员,大部分都是新军士兵,这和张彪对大伙保证的情况完全不符,梅松生建议立刻按名册抓人,瑞瀓却不敢,担心这会引起兵变,梅松生只好建议先抓新军之外的革命党,瑞瀓无奈答应。 小朝街的刘复基、蒋翊武、彭楚藩等人正在发生激烈的争吵,蒋翊武认为形式危殆,应该放弃起事,等待时机,刘复基、彭楚藩等人却不答应,认为名册已经落入敌手,已经没有退路,众人争执不下。 街道上,正在闲逛的熊秉坤等人被街道上的气氛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正好碰到了奉调回营的蔡济民,知道了爆炸的消息,两人商量决定派程正瀛去杨洪胜处打探消息。 经过激烈的争论,蒋翊武、刘复基等人决定提前起事,派杨洪胜联络熊秉坤、蔡济民等人,邓玉麟负责去南湖炮营,邓玉麟临走的时候,将带来的炸弹分发给杨洪胜和彭楚藩,众人急忙开始准备起事各项。 邓玉麟悄悄来到城门前,却发现城门已经戒严,他根本无法出城。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撤离的蒋翊武等人被宪兵包围,躲过一轮攻击后,彭楚藩扔出手中的炸弹,刘复基等人准备趁乱逃出,没想到有一颗炸弹没有爆炸,结果,刘复基、彭楚藩、蒋翊武等人全都被捕。 联络熊秉坤等人的杨洪胜也遇到了宪兵的追捕,同样因为炸弹没有爆炸而被捕。 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被押到了总督府的大堂,彭楚藩拒绝了铁忠的回护之意,慷慨承认了自己的革命党身份,三人大声痛斥了朝廷的腐败,让铁忠等人气急败坏。 蒋翊武因为进城时穿了一身农民的装束,谎称自己是看热闹时被误抓,被关在看守松懈的花园里,夜晚,借着夜色逃出了总督府。

  • 监狱里,刘复基责备彭楚藩因该就着铁忠的意思保全自己,彭楚藩却说他是一心求死,希望用自己的牺牲唤醒江汉大地的民众,刘复基、杨洪胜非常感动,三人约定如有来生还要一起革命。 瑞瀓等人对如何处理名册依然下不了决心,最后,只好决定先杀掉彭、刘、杨三人,而对新军里的士兵实行特别戒严。 邓玉麟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出城,起义的时间也就错过了,军营里,被关在兵棚里的熊秉坤、蔡济民等人,没有听到炮声,虽然不明所以,却也没敢轻举妄动。 彭、刘、杨三人被押赴刑场,行刑前,三人对着台下看热闹的人群大声疾呼,希望他们能够明白自己三人为何而死,百姓中,一位陈姓汉子听了三人的话,感动得热泪盈眶。 总督衙门内,如莲听到了他们的喊声,也同样流下了一行热泪。 河南,洹上村,退职后的袁世凯一直在关注着天下的形式,收到武昌有革命党闹事的消息,袁世凯对湖北的形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且责成他的幕僚魏廷权一定要严密关注此事的进展。 北京,载沣同样收到了瑞瀓的电报,载沣非常担心,回电嘉奖瑞瀓之余,又要求瑞瀓继续追查革命党余孽。 河北,正在参加秋操大典的革命党人吴禄贞、张绍曾、蓝天蔚同样收到了邸报,三人经过商议对湖北的事态还是不得要领,只能对事态的发展继续关注。 关在军营里的熊秉坤、程正瀛、金兆龙等人焦躁不安,熊秉坤决定趁着站岗放哨的时机,出去和蔡济民联络一下,看看外面的事态究竟如何。

  • 收到嘉奖电报的瑞瀓非常高兴,但是对关在军营里的那些士兵却是无可奈何,梅松生极力主张杀掉那些革命党,而如莲则极力反对,并且为此和梅松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邓玉麟来到汉口日本人的医院里看望负伤的孙武,孙武听说了外面的情形非常绝望,连邓玉麟问以后如何安排都没有听见。 熊秉坤来到蔡济民的房间,蔡济民看到熊秉坤,流下了绝望的泪水,熊秉坤批评了蔡济民的悲观,两人经过商量,决定不再等下去,为了自己的生命单独起事,两人约定下午出操的时候,统一采取行动。 瑞瀓思来想去,对名册问题还是决定不采取行动,他找来铁忠和张彪,吩咐他们对军营加紧看管,取消一切出操、训练等事,待事态平静下来再采取行动为好,众人也只好同意。 取消了出操,熊秉坤等人约定好的行动再次被迫取消,众人再次陷入了一筹莫展之中。 此时,武昌城里,包括各个军营,纷纷谣言四起,楚望台军械库的队官吴兆麟也受到士兵们的质问,不得不敷衍之后赶紧溜回家去。 工程营内,气氛十分压抑,金兆龙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跳起来大叫,排长陶启胜带卫兵冲进来制止,金兆龙大叫,呼喊弟兄们起来反抗,程正瀛端起自己的枪,将陶启胜砸伤。熊秉坤见状,大呼不能放走陶启胜,命令程正瀛开枪。 1911年10月10日晚7时30分,程正瀛开枪打伤了陶启胜的腰部,打响了武昌首义的第一枪。 熊秉坤等人趁势而起,鼓动众士兵起义,军营大乱,熊秉坤带领跟随他们起义的革命党士兵们向楚望台军械库冲去。 黎元洪在兵营里听到了枪声,他集合了自己的队伍,但却在院子里按兵不动。 熊秉坤等人在守卫楚望台的革命党人配合下,占领了军械库,拿到了武器弹药,革命军战士们群情激昂,一时间枪声大作。 总督衙门内,听到枪声的瑞瀓等人大惊失色,赶紧派人打探,得到的回答是:革命党已经起事,并且占领了楚望台军械库,瑞瀓感到一阵阵绝望。张彪拍胸脯保证带兵来保护督府,瑞瀓十分感动。 革命党人张振武、蔡济民听到了起事的枪声,带着各自的兄弟也都来到楚望台和熊秉坤等人回合,起义的队伍逐渐得到了扩大。

  • 邓玉麟听到了枪声,也跑到楚望台与熊秉坤等人会合,并且告诉熊秉坤自己已经通知了南湖炮营的弟兄,这个消息让大家非常高兴。大家商量后,决定由蔡济民、张振武带兵攻打总督府,熊秉坤带人去中和门接应南湖炮营的兄弟进城。 瑞瀓听说革命党来进攻总督府,非常着急,梅松生替他分析了情况,认为只要黎元洪和张彪能带着人及时赶到,自己一方还是胜券在握的,瑞瀓这才安心。 黎元洪的兵营里,革命党士兵邹玉溪等人要响应起义,黎元洪命刘元吉开枪杀害了邹玉溪,然后再假惺惺的出来制止,劝说大家不要同室操戈,总算压制住了众人的混乱,黎元洪命令手下人不要接听督府电话,免得受命出击,外面情况不明,还是按兵不动为好。 攻打总督府的蔡济民等人受到了猛烈的反击,决定放火烧总督府,而熊秉坤等人在中和门则碰上同情革命的战士,大家听说是去接应南湖的兄弟,也都跟着响应了起义。 张彪带着自己的巡防营不去救援瑞瀓,反倒向江边跑去,梅松生给张彪和黎元洪打电话都没人接听,瑞瀓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前往黎元洪兵营通知起义的革命军战士周荣棠,被黎元洪残忍的杀害了,其余的士兵都被黎元洪的残忍激怒了,黎元洪为了稳住众人,声泪俱下,痛诉战争的残酷,并且发誓要保证大家的安全,士兵们这才将信将疑的再次坐了下去。 由于风向不对,大火烧不到总督府,战士纪鸿钧抱着煤油桶,身中数枪,终于冲到了总督府门口,但是,火还是没有烧起来,众人一筹莫展,最后,蔡济民等人决定将躲在家里的楚望台的左队队官吴兆麟请来,由他来指挥战斗。 张彪和黎元洪的迟迟不到,让瑞瀓感到了绝望,在如莲的鼓动下,瑞瀓决定放弃总督府逃走,梅松生极力劝说,瑞瀓还是带着自己的家小,跟着前来迎接他离开的楚豫号管带陈德荣离开了总督府。 吴兆麟的到来,首先严明了纪律,组织了敢死队,起义军的队伍终于被真正组织了起来。 接到种种消息的黎元洪越来越觉得心力交瘁,终于放弃了管束,士兵们一跃而起,冲出营房,参加到了起义的洪流之中。 熊秉坤等人也带着队伍将大炮架在了炮台上。

  • 得知周荣棠被黎元洪杀害的熊秉坤义愤填膺,非要去找黎元洪拼命,幸亏程正瀛的劝说,才忍住了冲动,熊秉坤强忍悲痛,一声令下,大炮轰鸣,总督府里一片硝烟,攻打总督府的战斗终于取得了胜利。 黎元洪深感自己的处境不妙,将后事交待给刘元吉,而他连家也不敢回,只好躲到了刘元吉的家中。 北京的载沣接到瑞瀓的电报大怒,吩咐赶紧到太后宫里议事。 袁世凯也接到了电报,看到电报内容,他忍住了内心的激动,吩咐魏廷权继续关注,并且给北京的奕劻和徐世昌发电报,说他很关注朝廷的态势。 载沣同太后就武昌的事情商议一番,也有些不得要领。 身处河北的吴禄贞、张绍曾、蓝天蔚等人也得到了武昌起事的消息,三人经过分析,制止了吴禄贞响应湖北的提议,决定还是静观事态的发展。 逃到了汉口刘家庙火车站的张彪遇到了从船上下来的瑞瀓,两人相见,非常沮丧,对武昌的形式也是一筹莫展。 武昌的总督府已经被大炮炸毁,革命军的将士只好占领了湖北咨议局的大楼,将这里作为临时的指挥部。 躲在家里的汤化龙从冒险赶到她家来报信的刘赓藻那里得到了关于起义的消息,嗅觉敏锐的汤化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劝刘赓藻不要着急离开武昌,再等等看。 而此时的吴兆麟、蔡济民、熊秉坤、张振武等人也在咨议局商定,要推举汤化龙来做武昌的第一任革命军大都督。

  • 医院里的孙武得知武昌起事,有些惊讶,但却不知道这场起事是由什么人领导的。 蒋翊武也得到了消息,匆忙放弃了逃走,连忙向武昌赶去。 北京皇宫里,载沣会同奕劻、徐世昌等人商量派谁带兵收复武昌,双方相互较劲,奕劻推举袁世凯带兵出征,载沣大怒,双方不欢而散,载沣决定派陆军大臣荫昌出征,奕劻等人只好同意。 程正瀛和金兆龙带人在街道上巡逻,恰好碰到了逃亡的梅松生,追捕梅松生的过程中,又将如莲一起抓住,程正瀛带人将二人带回了咨议局。 吴兆麟等人请来了汤化龙,推举他为大都督,汤化龙有些惊讶,但他却推辞了这一推举,汤化龙转而推举了黎元洪,这一推举尽管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却令熊秉坤大为愤怒,拍案而去。 蔡济民追上了准备离开的熊秉坤,晓以大义,并且和邓玉麟一起反复劝说,出于为大局考虑的因素,熊秉坤只有忍痛答应。 被程正瀛等人抓来的梅松生和如莲被关在了咨议局的一个房间里,这时候,曾经被如莲救过的赵楚屏看到二人,赵楚屏出于感激,将如莲和梅松生放了出去。 熊秉坤和金兆龙回到了工程八营的营地,虽然只是过了一个夜晚,熊秉坤看着院子里休息的士兵以及空荡荡的营房,却已经产生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刘赓藻带着程正瀛等人来到了刘元吉家,从床底下拖出了躲藏的黎元洪,带着他回到了咨议局。 终于,黎元洪被推举为大都督,尽管他不是很情愿,不过,迫于吴兆麟、汤化龙等人的压力,还是勉强答应下来。

  • 熊秉坤在军营里得到黎元洪当了大都督,想到周荣棠的死,不禁痛哭失声。 汤化龙、吴兆麟、蔡济民等人聚集在咨议局会议室里共同商议国号,最后,一致确定国号为:中华民国!开会期间,黎元洪始终一言不发,这又引起了众人的不满,最后,还是在汤化龙和吴兆麟的帮衬下,总算过了第一关。 汉口的革命党人派赵楚屏给武昌革命党稍个口信,请他们派兵光复汉口,吴兆麟正好派蔡济民带兵过江,路上,蔡济民碰到了政法学堂的教授杨庭垣,蔡济民了解到杨的学识,便推荐他到军政府作了外交部长。 张振武逼着黎元洪在安民告示上签字,黎元洪不答应,张振武不理他,直接签了个黎字,命人拿出去给誊写发出了,黎元洪无可奈何。杨庭垣目睹了这一过程,不禁对军政府的状况感到担忧。 邓玉麟再次来到日本医院,找到孙武,跟他说了整个起义的过程,孙武得知黎元洪作了大都督,内心百感交集,又想发火,又不知从何说起,内心非常失望。 得知黎元洪当了大都督,袁世凯非常意外,不过,他觉得黎元洪对上荫昌,这武昌的形势是越来越复杂了。

  • 丁振源迈着军人的步伐来向载沣汇报出兵事宜,正赶上荫昌也来辞行,载沣谆谆嘱咐,送走二人,载沣并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感到一丝隐忧。 易乃谦和丁振源坐在专车的车厢内看着站台上演讲的荫昌,两人对近一段时间京城里传说的袁世凯出山表示了各自的担心,而丁振源更担心的却是自己身在武昌的表妹——如莲。 熊秉坤带着程正瀛、邓玉麟等人来到刘家庙的敌军阵地侦查,得到了很重要的情报,而且还抓到了一个俘虏。 孙武、蒋翊武回到了武昌,两人看着飘扬的革命旗帜,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啊。 汉口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杨庭垣带着属下来到租界与洋人交涉,他深感市面的混乱,告诉属下,洋人在中国的地位不一样,况且,汉口有十一个外国领事,希望能够好好把握与洋人之间的关系。 杨庭垣与各国领事展开对话,就现时的形势作出了客观的评估,各国领事也作出承诺,不会让任何一方借助租界来攻击对方,杨庭垣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孙武、蒋翊武来到咨议局,与黎元洪进行了交谈,言谈之间,对黎元洪轻易得到大都督一职颇有微词,黎元洪看着用尽心机的孙武、蒋翊武非常不快。 为了帮助袁世凯出山,奕劻、那桐等人抬出了洋人,并且说洋人声称,如果袁世凯不能出山平息叛乱,就要提前收回贷款,载沣异常愤怒,可惜,载涛等人却全都帮不上任何的忙,载沣内心里觉得十分的悲哀。 梅松生与如莲在街道上相遇,梅松生对如莲相助逃出军政府表示感谢,如莲劝说梅松生赶紧离去,梅松生却要留下来看看这些革命党的下场,因为,他认为革命党一定会失败,如莲虽然觉得好笑,却也无奈,只好告辞离去。 黎元洪接到了清军王遇甲的电话,黎元洪立刻吓的浑身哆嗦,汤化龙适逢其事,急忙打断了他们的电话,并且对黎元洪晓以利害,黎元洪陷入了沉思之中。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