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再过把瘾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9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叶京

类型: 言情 / 家庭 / 剧情

简介: 新年夜,急诊室突然冲进了一个服用过量安眠药的女孩,杜梅在救治过程中阴差阳错的与方言和其哥们潘佑军相识。杜梅的好友贾玲是一名空姐,与方言同在航空公司工作。于是,这四个单身男女成为了朋友。刚刚与...展开
剧集列表 (共30集)
分集剧情
  • 杜梅的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问她感觉怎么样。 杜梅接到陈芳的电话后就从周方家中离开了,医院急诊那里出了车祸。 刚处理完车祸又来了一个服用过量安眠药的的患者,她告诉杜梅她不想死。患者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醒来后她要回家,但杜梅建议她留院观察一天,并答应帮助她找潘佑军,杜梅在迪厅找到了潘佑军并说他前女友自杀了,却误把他的朋友方言当成了潘佑军。 原来是潘佑军的前女友知道了他要结婚的事情,想不开,自杀了。潘佑军没办法只好先送她回家,让朋友先离开。 贾玲从飞机上下来后回到家中,她和杜梅同住一起,两人一起去逛街,在逛街时贾玲听到了杜梅所说的事情,贾玲觉得很可笑,这年月还有人为情自杀。周方和许大夫都在想着医院里副主任的职务,她希望能有个大手术做。 方言正在打牌,潘佑军过来找他,让方言帮忙想办法,方言感觉他本身结婚就不靠谱,干脆都放弃。但 潘佑军不肯,说这婚他还结定了。 杜梅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就赶了过去,她马上叫人去喊周方过来,周方对她表示感谢,抢救之后院长将病人移交给许大夫处理。贾玲在飞机上的恋情暴光了。杜梅帮忙的陈静对她表示感谢,她请她一起去见潘佑军,方言为帮潘佑军也在茶社里等着。 陈静见到潘佑军后知道是他欺骗了自己,她知道他要结婚时又哭了起来,情绪激动之下陈静打了潘佑军,杜梅和方言借故离开。 再过把瘾剧情介绍

  • 出来后,方言提议送杜梅并邀请她一起吃饭,杜梅同意了。 贾玲和机组人员张东在卫生间被客人看到的事情被公司做出了处理,她被暂时停飞。 杜梅和方言一起吃饭的时候,告诉她自己和潘佑军是发小,他和杜梅吃饭时AA制结账。结完帐杜梅一个人打车回去了,临走时方言问她要了电话号码。 周方深夜不睡,忙于工作的事情,她的男朋友很体贴的为她捏肩,并劝她早点休息。 杜梅回家后见贾玲一个人在看电视,贾玲还因剧情中的人物哭了起来。 潘佑军喝闷酒,接到了未婚妻的电话后马上结账回去了。 方言看到了张东在楼下拦住贾玲,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情。杜梅一个人在家吃泡面,贾玲回来请她喝酒,情绪失控哭了起来,杜梅这才知道贾玲被停飞是因为张东,很吃惊。 医院里癫痫病人的情况虽然稳定,但有些事情还是无法解决,院长让大家一起想办法。周方一直在为副主任未定的事情而努力,她发现病人问题后找到了院长,这让许大夫有些意见,周方坦言说自己是为副主任的位置而努力,并不会放弃。 张东来贾玲住处找她,杜梅说她忙着约会没时间。 方言带了一女的让杜梅帮忙,原来是做人流手术,杜梅以为是他女朋友,方言慌忙解释,说是他一哥们李全的女朋友,正说着,李全来了,杜梅告诉他们今天不能做,因为那女的有妇科病,等他们都走了,杜梅让方言转告他朋友,那种病传染,让他抽空也检查下。 癫痫病人的手术由周方主力,她要求许大夫也参加,手术最终做的很完美。 潘佑军来到方言家中说他已经领证了。杜梅希望贾玲能把自己嫁出去。方言的朋友李全为表示对杜梅的感谢约她吃饭,杜梅带着贾玲一同前往。饭桌上方言和贾玲表现的很亲近,饭后几个人要是唱歌。

  • 席间,贾玲与方言依然在打情骂俏,杜梅实在不能忍受,独自“躲”到医院,在门口她遇见了从丈夫的应酬中“躲”出来的周方,两人感叹这夜色的清冷。杜梅回到家,贾玲直接问杜梅是不是爱上了方言,杜梅没有承认。 杜梅要出差,贾玲到机场送行,她的前男友张东拦住她说她的一些私人用品还在他那儿,贾玲随口说道,送到我男朋友那儿吧,杜梅听后有些诧异,贾玲说,就是方言,先拿他当垫背的。因为那点私人用品,方言与贾玲见面,贾玲还跟着方言去了他的父母家。贾玲装成“乖乖女”,使方言的父母异常欢喜。 在贾玲家楼下,在方言的车里,方言强吻了贾玲,贾玲告诉方言,这样会伤害杜梅的。杜梅出差归来,方言开车到机场接她回家,半路方言的车出了点问题,让杜梅先打车离开。杜梅在半路放心不下折回去,看到方言的车已经被弄上了拖车,杜梅在出租车里看着拖车上车里的方言笑了。 潘佑军蜜月旅行归来,一点也没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反而抱怨这婚结的有些“糗”,大呼后悔,并力邀方言到夜店狂欢。在迪厅,贾玲、潘佑军、方言在狂野的音乐伴奏下,宣泄着自己,杜梅上完洗手间回来,迪厅已是舒缓的慢曲,在轻柔的音乐下,方言与贾玲相拥舞动着,杜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从迪厅回来,方言、潘佑军送贾玲、杜梅回家,潘佑军认真地告诉方言:贾玲只是逢场作戏,而杜梅是“闷骚型”,她对你方言是认真的。 杜梅再次来到郊外的监狱,她是来探望关在这里的父亲。出来后,面对荒凉的旷野杜梅倍感孤独,她拨通了方言的电话,在电话里失声痛哭。方言急忙开车接上杜梅,两人一起吃了饭。在散步时,方言将自己的衣服披在杜梅身上,答应杜梅过几天陪她去给奶奶扫墓。 这天,正在值班的杜梅遇到了中学同学钱康。 方言陪杜梅给她的奶奶扫墓。方言远远地站着,杜梅面对母亲的墓碑泪流满面,她只告诉方言自己是给奶奶扫墓,隐瞒了其实是给母亲扫墓的事实。方言为了让杜梅开心,拉着杜梅郊游,在古长城上、在山野间留下了二人欢快的笑语,方言还回忆起自己的初恋。 钱康约了贾玲、杜梅一起吃饭,三人想起孩提时的一些趣事。钱康深情地回忆着当年趴在学校窗户看杜梅训练时的情景,感叹杜梅扎在头上的粉色手绢、带白道的蓝色运动服、跑起来就像《动物世界》中的梅花鹿。在一旁的贾玲点破了钱康的心思——当年钱康暗恋杜梅,钱康说那不是“暗恋”,杜梅就是他心中的偶像,他曾日思夜想,为此影响了学习,留了两级,钱康认真地承认,当年的美好感觉一直保留至今。 周方和叶尉林在餐厅一起吃饭,两人说起各自的生活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 在一座大型商厦内,正在试衣的周方忽然看见叶尉林站在身后,叶尉林也感到意外,他请周方帮她试了件女式毛衣,周方与叶尉林 第一次坐在一起。临走时,两人感觉到彼此之间有一丝特殊的感觉,淡淡的,谁也不愿轻易触动。 方言接贾玲下班,在车上,贾玲对方言说了杜梅的事,说她的父母因车祸去世(杜梅以前没有对贾玲说真话),处了三年的男朋友也吹了,贾玲认真地对方言说,杜梅是个需要爱的女孩,她对待情感非常认真,方言听后若有所思。 这天,方言到杜梅家想蹭饭,见到快递送来一大束鲜花,接着又见一辆豪车停在杜梅家楼下,原来是钱康请杜梅出去吃饭。方言厚着脸皮非得跟去,路上钱康有意甩掉开车跟在他们后面的方言,但刚到饭店,杜梅就给方言打了电话,钱康还在洗手间精心打扮时,方言已经落座和杜梅喝上了。在吃饭时,钱康忍不住一再向杜梅表白,说杜梅从小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此次与杜梅重逢是命运之神的眷顾等等,杜梅对钱康的“爱情表白”不置可否,只是责怪在一旁起哄的方言是个小丑。 在周方爱人徐光涛的父母家,两个老人催促他们要孩子,徐光涛直接说出是周方不想要,在回家的路上,谈起周方竞争主任的事,两人话不投机。 方言、杜梅和钱康在晚饭后去了歌厅,方言一曲《哭砂》唱得特别动情,杜梅被感动了。钱康喝醉了误入了另一包间,与几个年轻人冲突起来,方言出手相助,结果被殴。在医院里,杜梅加倍照顾方言,并回绝了钱康的探望。当杜梅给方言换药时,方言深情地看着杜梅,这情景被刚到门口的贾玲看见了,贾玲戏称方言这是因祸得福。方言在住院期间看到了一个勤勤恳恳工作的杜梅。 贾玲来到方言住处,方言对贾玲的示爱表现出躲避。钱康再次约了杜梅,在湖边的餐厅,钱康表示与杜梅重逢前的恋爱都没有意义,因为不是真爱。他挽着杜梅来到湖边,突然,湖对岸升腾起几束美丽的烟花,烟花映衬着杜梅惊讶的表情,钱康真诚地说道:“杜梅,祝你生日快乐!”杜梅此时才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杜梅被感动了,钱康握住杜梅的手,但杜梅慢慢地抽了回来。 在歌厅,钱康陶醉地唱着情歌,贾玲饶有兴致地与别人玩着掷骰子的游戏,杜梅莫名地喝起酒来,大口大口地猛灌自己。这天晚上,贾玲见杜梅喝醉了,叫来方言送杜梅,在方言上车时,贾玲异常严肃地对方言说,我把杜梅正式交给你了,没开玩笑,是永远。 在方言的车上,杜梅要求去方言家,到了方言家,躺在沙发上的杜梅一把抱住方言,两人相拥在一起,两个早已在渴望着对方的嘴唇深深地吻在一起。

  • 早上起来,杜梅发现方言睡在沙发上,她给方言盖上一件衣服悄然离开,方言醒来,见潘佑军站在屋里,惊愕之余听到潘佑军说他要离婚了。 杜梅与方言陷入热恋。方言送杜梅回家,两人难舍难分,在杜梅家门口热吻,正在陶醉时门开了,贾玲见到了这令人销魂的一幕。 这天,钱康请杜梅、方言、贾玲、潘佑军吃饭。席间,钱康表示只要杜梅没结婚,他就要追下去,即便结了婚,他也要等下去。饭后,在是否去“唱通宵”的问题上,方言特别乖巧地听从了杜梅,两人坐在车里,在寂静的大街上飞驰,感到特别开心。 到了中午,周方来到她与叶尉林曾经吃过饭的餐厅,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叶尉林。两人坐了下来,开心地聊起来。他们几乎同时感到,除了能相互倾诉外,两人还可以相互慰藉。 周方与丈夫徐光涛邀请杜梅、方言吃饭,可方言在上班,等他到了饭店时,杜梅和周方已经结完帐了。杜梅没有埋怨,向周方介绍了方言。周方陪着杜梅、方言又坐了一会,分手后,她见到叶尉林家里亮着灯,鬼使神差地给叶尉林打了手机,结果是叶的妻子田娟接的电话,慌乱中她谎称是客户并急忙挂断了电话。 叶尉林到医院找周方吃午饭,周方因下午有手术拒绝了。可当周方晚上走出医院时,见到叶尉林还等在路边,她被感动了。 在杜梅的要求下,方言带着杜梅到了自己父母家,将杜梅介绍给父母。从方言父母的态度与言谈中,杜梅敏感地察觉方言带贾玲来过这里。 周方到叶尉林承接装修的地方找他,在阳台上叶尉林为周方拍了几张照片。 在方言的父母家,杜梅向方言证实他是否真的将与自己结婚,方言没有答应。见到贾玲,方言把杜梅向他提出结婚的事告诉贾玲。贾玲认真地对方言说,杜梅已经把你当作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绝不能当作儿戏,方言坦言,他没有马上结婚的心理准备,贾玲正告方言绝不要伤害杜梅。

  • 杜梅请钱康吃饭,席间,方言连打来好几个电话,杜梅没接,钱康不着边际地一个劲儿问杜梅是不是方言欺负她。杜梅终于接了方言的来电,并打开免提,在电话里钱康与方言对骂,杜梅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对方言没有马上同意与她结婚的不满。方言匆匆赶到饭店,杜梅和钱康已经走了,方言追到医院见到了杜梅,他对杜梅还与钱康单独约会不满,杜梅赌气说并没有打算与方言结婚,方言没示弱,表示两人的关系可以到此为止,说完甩手就走,杜梅追了出来,走廊里已空无一人,杜梅顿感失落。 杜梅在钱康的陪伴下又一次来到母亲的墓前,她心中很乱,泪流满面。钱康送杜梅回到家门口,提议去吃饭,杜梅说没有心情,钱康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欲吻杜梅,杜梅挣脱后,跑进楼道,钱康为自己的冲动愧悔。 方言出差正好归来,在飞机上碰上贾玲,方言想搭讪,贾玲先以工作为由没理他,后正告方言,要么与杜梅结婚,要么离开她,不可能既做朋友又不结婚。出差回来的方言怎么也找不到杜梅,在杜梅家楼下在车里、在夏日的雨中,他想起了与杜梅相识后的很多细节、许多美好的瞬间。几经周折,方言终于接通了杜梅的电话, 第一句话就是“杜梅,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杜梅来到监狱,把自己要结婚的事告诉了父亲。老人那张苍老的脸上一双凹陷黯然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光芒,随即稍纵即逝,父亲默默地站起来走了。 在结婚登记那天,两人诸事不顺:先是杜梅的右眼皮乱跳,后来是漫长的排队等待,还误排了离婚的队伍等等,方言的一句“现在不想结婚还来得及”搞得杜梅很生气,杜梅对两人婚姻未来的不祥感觉也让方言情绪低落。方言和杜梅领完结婚证回到方言的住处,刚要以正式夫妻的名份亲热一番,潘佑军来了,他要借住在方言这儿,因为他已经离婚,净身出户,几乎身无分文。杜梅对方言说出自己对婚姻的担忧,方言表示要永远爱杜梅。 周方和杜梅从医院出来,发现叶尉林正在门口等她,周方装作不认识叶尉林,她和杜梅走近经常和叶尉林吃饭的餐厅,没想到叶尉林也随后赶到这里,周方不安地匆匆离去。 方言带着杜梅到方言的父母家,吃饭时,方言让杜梅改口叫“爸、妈”,杜梅因十几年都没有叫过“爸、妈”了,一时不习惯,没有开口。方言的父母还劝方言买房子。 周方在家,外间屋的麻将声令她烦躁,她借口去超市,来到叶尉林的工地,两人相拥热吻,两颗渴望情感但在各自的家庭中又得不到满足的心碰撞出爱的烈焰。 方言决定买房子,与杜梅看了多处楼盘,但不是贵得让人咋舌就是位置不理想。钱康主动给杜梅张罗婚礼仪式,还答应可以借钱给杜梅买房子,潘佑军这边给方言出先旅游的计划。

  • 杜梅毅然找到正在服刑的父亲,让他签字同意卖掉属于父亲的住房,父亲劝她留着这个房子,并说这是杜梅唯一的退路,杜梅没听进去。杜梅背着方言卖了旧房。 在拍摄婚纱照时,方言实在无法忍受浓妆艳抹的杜梅和被摄影师摆来摆去的状态,终于发火了。杜梅敏感地认为方言对两人的婚姻后悔了,大声斥责方言,抓起头饰摔到地上,方言见状也脱下礼服摔门而去,正巧碰上赶来的潘佑军和贾玲,贾玲抱住已经哭花了脸的杜梅安慰着。 晚上,贾玲和杜梅说着白天的事,杜梅担心以后的日子会在吵吵闹闹中度过,贾玲安慰她说方言这是“婚前恐惧症”。这边,在酒吧里潘佑军给方言分析说,女孩们都是这样,自看上你以后,男的就成了章回小说中的主人公,女孩会按照她的想象安排家庭生活。潘佑军说杜梅是倾其所有来进入这场婚姻的,婚礼后,只要方言你有一点对不住杜梅的地方就会成为千人指万人骂的坏蛋。 周方把叶尉林介绍给杜梅和方言,让叶尉林负责他们新家的装修,杜梅很高兴。方言听了贾玲的劝说,来找杜梅道歉,一进门就被杜梅用菜刀逼到床上,问方言到底爱不爱她,方言表明对那天的事道歉,两人言归于好。 在一个俱乐部会所,结婚进行曲响起,身披婚纱的杜梅在伴娘贾玲的陪伴下,在亲友们祝福的目光中缓缓走来。身着礼服的方言在潘佑军的陪伴下,迎接新娘。在主持人宣读结婚誓词时,两人均庄严地承诺愿意娶(嫁)对方,这时方言莫名地哭了,杜梅也喜极而泣,来宾们鼓掌祝贺。 婚礼上,钱康给杜梅送来999朵玫瑰,还发了一通人生感言,并献歌一首,来宾们伴着歌声起舞,方言和杜梅一起唱起了那首《哭砂》,婚礼达到高潮。杜梅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悲伤,她躲到洗手间哭泣,不知过了多久,她回到婚礼大厅时,已是曲终人散,方言也不知去向,倍感孤独的她又一次流下眼泪。在婚礼上烂醉如泥的方言被潘佑军弄到歌厅时,才想起杜梅还在婚礼现场,他赶忙回来找,杜梅还在大厅,见到方言一把抱住了他。

  • 在新家里,杜梅在与方言的缠绵中告诉方言,他是自己一生中最爱的人,要是方言骗了她,她只有一死,方言脸上闪过一丝不安。 贾玲来找方言,方言说在婚假中,杜梅甜腻腻地整天缠着方言,按杜梅的说法,两人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在一起聊天,贾玲说那是她孤独得太久了,方言对此有些反感了,他约贾玲、潘佑军吃饭并对杜梅撒谎说是潘佑军找他谈事,在歌厅中的嘈杂使方言没有注意到杜梅打来的好几个电话,深夜,方言回到家,杜梅将方言“审”了很久。 在飞机上,贾玲意外地遇到了以前的同事霍芯,昔日的同事已经成了富商夫人,贾玲深感自己的命运不济。光顾着与老同事聊天,怠慢了要水吃药的客人,导致客人在飞机上病倒,队长严肃地批评了她。贾玲再次被停飞。 杜梅拉着方言到周方家做客,回来的路上杜梅希望方言多跟这样的“模范夫妻”来往,方言说他很反感周方的爱人徐光涛,并看出这对夫妇的感情并非像杜梅认为的那样好。 钱康在机场与方言见面,告诉他自己要去加拿大一段时间,并且警告方言不能做对不起杜梅的事。 方言告诉杜梅,潘佑军说:女的都是母蜘蛛,先用网把公蜘蛛缠住,然后慢慢的吸它们的血……直到死。杜梅很不高兴。一天,杜梅在值班,护士找杜梅去处理一个被人打得满脸是血的年轻人,杜梅上前一看,是潘佑军,潘佑军因做生意欠债挨了债主的打,他索性住到方言家,两人整天喝酒还憧憬着做生意的前景,从开快递公司到卖钉子,好像干什么都能发财,弄得方言心猿意马,搞得杜梅睡不好觉,上班打瞌睡。 叶尉林的孩子发高烧,他和爱人将孩子送到医院,病人多,要排队,情急中他给周方打电话,周方因马上要做手术,没有接他的电话,正巧杜梅认出了他,帮他给孩子看上病,还帮忙办了住院手续。周方听说后赶忙赶到住院处,在病房外周方看到叶尉林一家三口的状态,觉得自己与叶尉林的关系有些尴尬。 潘佑军叫来贾玲一起在杜梅家打牌,杜梅注意到潘佑军在打牌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贾玲的低胸衣暴露的部分,杜梅冷言提示,贾玲不知情,方言点出就里,贾玲大骂潘佑军流氓。贾玲、潘佑军索性在杜梅家呆到很晚,杜梅很反感,摔门抗议,贾玲和潘佑军灰溜溜地走了。

  • 杜梅在收拾房间时把扑克牌都扔了,方言觉得杜梅的做法给他在贾玲和潘佑军面前丢了面子。周方找到在医院看护孩子的叶尉林,在医院静静的走廊里两人漫步,聊着各自的近况,抒发着相互的思念。 在机场投诉中心工作的贾玲工作态度散漫,面对乘客对自己的投诉也无动于衷,潘佑军冒充乘客打电话给工作中的贾玲跟她开玩笑,逗得贾玲很开心。 潘佑军在歌厅,认识了比他大几岁的富姐夏悦,两人一见如故。在贾玲家,杜梅与贾玲谈到方言几乎吵起来,贾玲告诉杜梅,不要这样整天对丈夫疑神疑鬼的,早晚他会烦的,贾玲还给杜梅讲了“风筝理论”,杜梅说这些她都明白,但是碰到事她就是做不到,贾玲告诉她,像方言这样的人虽然爱玩,但心里是有分寸的,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你杜梅。 潘佑军与方言喝酒侃山,侃着侃着说到要合伙开一家饭馆上,两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方言回家与想杜梅商量此事,结果为杜梅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的话题给岔开了。 贾玲被空乘队开除了,被安排在机场投诉中心,在收拾东西时,看着那件穿了几年的空乘制服多少有些留恋。 杜梅独自来到监狱,父亲已重病在身,但他拒绝了保外就医。 这天,杜梅回到家,见方言做了拿手的红烧排骨加炸酱面,还配了烛光,杜梅感到很温馨,喝到酒酣耳热时方言说出了与潘佑军开饭馆的计划,杜梅当即反对,并声言根本没钱,方言坦言,你可以找钱康去借,这一下把杜梅说急了,平日里钱康在方言等人眼中什么都不是,这会儿被逼急了反而想到人家,杜梅愤怒地吹灭了蜡烛,摔了杯子。 在医院门口叶尉林约了周方见面,想和她好好谈谈,周方以要开会为由拒绝了他,叶尉林执意要周方去,这一幕正好被出来送病人的杜梅看见。 下班时,周方见到叶尉林还在医院门口等她,叶尉林带着周方来到他朋友的房间,两人再也不能压抑住彼此的情感,狂吻着对方。就在此时周方的手机响了,周方没有让情欲继续下去,周方回到家,面对热情的丈夫有些局促不安,叶尉林回到家,面对熟睡的妻子无言相对。

  • 潘佑军已经为他和方言未来的饭店选好了地点,只等着方言的投资了,方言因杜梅反对一筹莫展,下雨了,方言冒雨回家病倒了,杜梅精心地照顾他。 在监狱医院,杜梅父亲病重高烧不退,大夫告诉杜梅,在昏迷中父亲一直在喊“小雷”这个名字。回到家,方言和杜梅去方言父母家,不明就里的方言一个劲儿地指责杜梅要她出门不要化妆,不要穿贾玲给她的那件过于暴露的衣服,因父亲病重心情焦虑的杜梅终于急了,二话不说,摔门而出,去了医院。 潘佑军介绍了夏悦与方言认识,潘佑军计划向夏悦借钱开饭馆。在应酬中,杜梅几次来电,方言没有看见,回到家,方言好言安抚了杜梅,见杜梅心情好了,方言搂着杜梅又提起开饭店用钱的事,问杜梅她手里那笔钱能否动用,杜梅坚决地回绝了。 钱康从国外回来了,杜梅找到他向他借钱为方言开饭店,钱康爽快地答应了。 新结识的富姐夏悦慷慨解囊为潘佑军、方言出了开饭店的钱,方言立刻感到在这桩生意中已经成了局外人,但潘佑军还是要方言参加进来。方言回家,听到杜梅说已经向钱康借到了钱,方言却高兴不起来。 贾玲在机场投诉中心的工作表现不佳,受到领导的批评,她公然用行动表示不满。在歌厅,贾玲对女友霍芯述说,机场投诉中心的领导批评她工作上经常失误,一气之下辞了工作的事。丢了工作,贾玲感到很失落,霍芯劝她找个好男人,贾玲叹息世风日下哪有什么好男人,霍芯约了戴总,深夜,戴总送贾玲回家,见到贾玲的醉态,戴总想趁机下手,但被贾玲机智地关在电梯里。 叶尉林的妻子田娟跟他说想再要一个孩子的事情,叶尉林不置可否。叶尉林和田娟送儿子去见钢琴老师,正巧在电梯里遇到与钢琴老师住在同一栋楼里的周方,叶尉林和周方都感到十分尴尬。 方言整天忙着饭店的装修,回到家,杜梅埋怨整天见不到他, 方言担心杜梅寂寞,买了一只小狗陪伴杜梅。杜梅看到小狗很开心,但听到方言买狗的理由就生气了,认为自己居然无辜与无助到了需要狗来陪伴的程度。见杜梅不领情,方言气得抱起狗就出门,但因太晚,只好又抱回来,杜梅留下了这只小狗。 叶尉林到周方家所在的楼层寻找周方,正巧遇到徐光涛回家,面对徐光涛的询问,叶尉林编了个名字假装自己找人找错了地方。晚上,徐光涛告诉周方在楼道里遇到在杜梅婚礼上见到的“那个人”,周方听后若有所思。 霍芯、贾玲在逛精品店,后面跟着的是霍芯的丈夫与那个戴总,她俩购物几乎是随心所欲,晚上戴总送贾玲到家楼下,他提出上楼坐坐,贾玲以“今天不方便”婉拒了。 杜梅给小狗起的名字叫“白眼狼”,时而在方言面前拿狗说事,方言很无奈。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