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复婚 电视剧

原名: Remarry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0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董志强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这是一个中年版“过把瘾”的故事。这天,小芬将潘军的单位闹得人仰马翻,让潘军陷入极大的难堪与愤慨中。原来,这一幕是小芬瞒着潘军策划的。这场闹剧的目的只有一个——为购买经济适用房而假离婚。买房一...展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民政局,调解员潘军正为一男士传授夫妻相处之道——夫妻打架,其关键在于弄清楚兵打哪来。不料,潘军的妻子小芬突然打将进来……霎时间,狂风骤至,办公室一片狼藉。潘军傻了,男士也蒙了:您家这兵打哪来? 回到家,潘军和小芬的姿态换了个。潘军暴跳如雷,小芬低眉顺眼。原来,民政局的一幕是小芬瞒着潘军策划的。这场闹剧目的只有一个—— 假离婚,真骗房! 骗房一事上的分歧,引发了潘军夫妇一次次变本加厉的争吵。十几年的婚姻生涯,如今的潘军有点麻木,小芬有点恶俗。小芬习惯性流产、无后;潘军习惯性沉默、失神儿。潘军承认,这段婚姻是个错误,而今却只得将错就错。 护士丁燕的邻居,瘫痪在床的赵大妈去世了,伺候了十年的老伴也相继离去。回想赵家的悲剧,均由十年前赵大妈之女英子为情自杀引起。收拾着赵家的遗物,丁燕意外发现导致赵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潘军! 此刻,一个复仇计划在燕子心里生了根…… 骗房风波未了,潘军又意外接到初恋情人英子的来信。信中的哀怨语气,勾起潘军对往事的回忆。按信上的住址,潘军找到英子家。燕子的父亲丁老头告诉他,英子已去世十年了! 次日清晨,潘军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雪亮的刀刃抵在脖子上,眼前是小芬狰狞的脸!原来,英子的死讯让潘军大受刺激,梦中不禁喊出英子的名字…… 得知潘军说梦话的原委,小芬并非没有愧疚。

  • 连父亲也误会燕子破坏别人家庭。小芬的疯狂举动,让燕子遍体鳞伤之余,更陷入无休止的麻烦之中。燕子对小芬的泼妇行径极度愤慨。 回想一切风波均由匿名信而来,潘军再次来到英子家,找寄信人理论。潘军和燕子拉扯之间,却没有看到,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隐蔽处窥视。小芬二话不说,抄起扫帚冲上前去! 燕子遭到小芬疯狂厮打,引起邻居的围观。在小芬“狐狸精、狗男女”的责骂声中,燕子羞愤至极! 丁老头质问燕子,为何被人当做狐狸精闹到家里。燕子解释,为了给死去的英子报仇,她曾冒英子之名,写信折磨潘军。 一场风波让潘军发起高烧。经小芬悉心照顾,大病初愈、疲惫不堪的潘军终于拗不过小芬,勉强同意办理离婚手续。小芬出色的“演技”,使众人皆认为他们的婚姻一无是处。 小芬的妹妹小文与兜兜离婚,邀潘军小芬同吃散伙饭。回想二人从前山盟海誓,如今却如烟消云散,小芬义愤填膺。一瓶白酒下肚,小芬勒令二人复婚,随即昏死过去。 为使假离婚显得更为逼真,小芬命潘军去自己单位闹事。一到工厂,潘军就因顾及面子而退缩,扭头欲走。小芬急忙追出,阴差阳错地当众痛打潘军一顿。 潘军心中委屈、烦闷至极…… 潘军和小芬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小芬大张旗鼓地导演了另一出闹剧——当着街坊邻居,把家中搬得空空如也。小芬哭诉潘军有第三者,并将自己赶出家门……潘军成了无恶不作、人神共愤的陈世美。潘军被小芬的表演惊呆了,面对小芬和这段婚姻,心中暗自产生了新的看法。 深夜,小芬悄悄潜回家中,欲与潘军发生关系。小芬对潘军一片浓情蜜意,并让潘军立下毒誓:如若抛弃石小芬,全家不得好死。潘军不寒而栗。

  • 燕子的大哥四平是丁老头的义子,童年的阴影,让他痛苦不堪,每夜被梦魇折磨。 燕子的二哥磊子,多年前因伤害罪入狱。如今磊子出狱,丁家设宴接风。磊子一见四平在场,立刻怒火中烧,愤然离席。原来,四平对燕子怀有超出兄妹界限的感情,磊子因此与四平势不两立。 深夜,一张老照片,让丁老头看得泪眼朦胧。照片中隐约透露这个家庭不可告人的秘密…… 丁磊被安排到小芬所在工厂工作。小芬的热情爽利让丁磊很有好感。 逸芳是四平的房东,也是同事,多年来默默关心四平。四平能感受到这份感情,却苦于无以回报。对燕子的感情,是他与逸芳共同的痛处。 丁老头敏感地察觉四平对燕子的感情。老人对此事反应异常激烈。提起四平与燕子的兄妹关系,老人欲言又止、似有隐衷。 假离婚令潘军焦头烂额,却为小芬平添了几分情趣。小芬感觉似乎回到了恋爱阶段,三更半夜遛回家与潘军幽会,让其兴奋不已。 深夜,面对小芬突如其来的热情,潘军既尴尬又为难。一个意外的发生,为潘军抵挡了一次亲密接触。小芬悻悻地走了,潘军却长舒一口气。

  • 燕子阴魂不散,潘军又收到一盒自己与英子的合影。忍无可忍的潘军抱着盒子找燕子理论。在激烈争吵中,潘军渐渐理解燕子对英子的深厚情谊。 在燕子步步紧逼下,潘军终于不再执拗,讲出与英子分手的真实情况。原来,当年英子在结婚前夕移情别恋,离开了潘军。在这样痛心的时刻,潘军依然不忘维护英子的名誉,对外宣称是自己提出的分手。然而,纵使潘军百般呵护,英子却依然没有逃离伤害,她很快被新欢抛弃,走上轻生之路。 燕子恍然意识到,或许自己真的冤枉了潘军,却又不敢确信。于是,二人相约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一同为英子讨个公道。 潘军与燕子租了一辆车,开始了奔赴异乡的“复仇”之旅。在燕子鄙夷的目光下,潘军在电话中嗫嚅着对小芬撒谎…… 二人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共同的敌人。不料,“仇人”一家三口相亲相爱的画面,却撼动了二人坚定的决心。复仇一事不了了之。 夜晚,潘军与燕子赶不回去,不得已在外留宿。为避免误会,潘军对小芬谎称在家。 敏感的小芬被不祥的预感牵引,立即赶赴家中。在空荡荡的屋里,听着电话里潘军信誓旦旦的谎言,小芬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枯坐一夜的小芬,次日返回工厂,等待她的是新一轮打击——假离婚事发,买房成为泡影! 小芬找到有揭发嫌疑的磊子拼命。磊子任小芬厮打。待小芬打累了,磊子迅速扭住另一同事,以武力相逼,终于揪出揭发小芬的“罪魁祸首”。为此,磊子失去了来之不易的工作,却并无后悔。 兜兜搅黄了小文的约会,因为不忍目睹前妻的不堪。嫉妒如一柄利剑,刺痛双方的心。兜兜意识到,在醋意和恨意背后,是二人无法割舍的过去。

  • 小芬查岗一事被潘军察觉,潘军找兜兜为自己圆谎。面对小芬的质问,潘军主动出击,坦承自己与兜兜喝酒而彻夜不归,并因此撒谎。小芬原谅了潘军,并提出尽快复婚。 就在潘军认为小芬完全相信自己之时,小芬找到兜兜,逼问潘军昨夜的真实去向。面对小芬的“严刑逼供”,兜兜招了…… 因潘军背叛在先,小芬需要一种保证,而这保证的砝码,便是潘军喝下小芬的洗脚水。潘军断然拒绝,小芬却拿出一个瓶子,声称瓶里装的是浓硫酸。在小芬准备一饮而尽之际,潘军妥协了! 事后,潘军表示对所谓“浓硫酸”一说毫不相信。为揭露小芬的虚张声势,潘军将瓶中液体倒在地上。滚滚白烟升起,潘军目瞪口呆。挽回一场灾难,潘军的心却死得更为彻底。 小芬步步紧逼,复婚迫在眉睫。压抑感猛烈袭来,潘军更加确定不会跟小芬复婚。潘军害怕看到小芬的绝望,他惟有一走了之,不想,却发现自己已被小芬囚禁…… 潘军为小芬留下存款与房契,他深知消失会给小芬致命打击,但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眼看小芬的身影渐渐逼近,潘军跳窗逃出家门。 离开工厂的磊子流离失所,四处碰壁后,磊子发现,等待他的还有自己的家。跟单位请了一个月假的潘军也流离失所,四处碰壁后,等待他的,却是一次次更糟的际遇。 小芬不断给潘军手机留言,从歇斯底里,到软语温存……潘军无动于衷,数码相机里小芬满载幸福的脸,让潘军流泪。

  • 万般无奈的小芬搬出救兵——潘军的母亲。潘母坚定地站在儿媳一方,指点江山,策划了一次对潘军的围剿。 紧张围猎中,小芬因见潘军心切,反而暴露了目标。潘军再次仓皇出逃。此刻,潘军知道,自己的消失是众叛亲离之举,自己就是“罪犯”! 租赁房已被亲人攻占,潘军感到自己似乎被全世界通缉。走投无路之际,他找到燕子,向其索要之前为租车垫付的钱。面对潘军这一要求,燕子无语了。燕子将钱递给潘军,一言不发地走了。 燕子回来时,潘军已倒在医院长椅上睡熟了。望着潘军脸上难掩的疲惫,燕子明白,这个男人落难了。燕子为潘军找了一张真正的床。 再次失去潘军的小芬,却异常兴奋地包起饺子。她告诉众人,自己有预感,潘军快要回来了。小芬着魔般的举动,让潘母的心渐渐发凉。 四平和燕子所在的医院,发了迪厅门票。四平邀请燕子同去,燕子答应了。逸芳邀请四平,却遭到拒绝。逸芳撕碎了门票,表示四平不去,自己也绝不会去。 潘军悄悄回到租赁房,不想小芬却拿着户口本退了房,所有行李连同身份证都被取走了。没有了身份的潘军,无法住店,在痛骂了兜兜的背叛后,乞丐般醉倒街头。

  • 迪厅里,燕子和四平碰到了逸芳。三人相对,尴尬的局面形成了…… 忍受不了迪厅中的噪音,四平拉着燕子逃到了门外。在燕子用手机播放的《白桦树》的歌声中,四平与燕子翩翩起舞…… 走投无路的潘军再次想到燕子。在燕子帮助下,潘军竟住进了单间。燕子终于明白潘军为自由付出了何等代价。躺在床上,潘军对燕子满怀感恩。 潘军潜回小芬处“偷”行李,不料却中了小芬的缓兵之计。潘军如困兽般,被小芬关进巨型的鸽子笼。 笼里的潘军,试图向笼外的小芬解释离开的理由。而小芬最终也未能明白,二人之间究竟出了何等问题。小芬决绝地表示,死也要死在一起!潘军闻言心如槁灰。 在最疲惫的清晨时分,潘军困兽犹斗,终于推倒了小芬、冲破了铁笼。第一次,潘军没有扶起摔倒的小芬。这一次,小芬没有起身追回潘军。 潘军捧着燕子的饭盆狼吞虎咽,向燕子讲述着自己的遭遇。当燕子义愤填膺地骂小芬是泼妇时,饭盆被狠狠摔在地上。望着潘军不顾一切地维护小芬,燕子傻了,继而是愤怒! 巨幅结婚照在街上缓缓移动,这是小芬用三轮车载着婚姻的明证,寻找潘军。三轮车上的收录机中,循环往复地播放小芬嘶哑的乞求:潘军,回来吧,潘军,回来吧…… 小芬的行为遭到围观。磊子得知小芬的际遇,目光中透出震惊与疼惜。

  • 潘军追着燕子,百折不挠地道歉。适逢小文的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将一切尽收眼底。 小芬和小文赶到医院时,潘军和燕子早已不见踪影。小芬独自在医院外等到深夜,错过了到家中探望她的磊子。 潘军背着行李,最后一次跟燕子道歉。就在燕子紧紧抓住潘军,企图阻止他离去之时,小芬的手已揪住了燕子的头发。小芬扭住燕子,又是一阵厮打。 小芬家的房门被潘军一脚踹开。谁也没想到,潘军回来“投案自首”了。接受了亲朋好友的轮番轰炸,潘军终于有机会告诉小芬,他需要离开,也需要时间。 终于,潘军再次离开。小芬用头猛烈地撞墙,直至鲜血流出,已是泪眼朦胧…… 潘军走后,他养的鸽子死了。小芬发短信告诉潘军。潘军的回复却是:与我无关! 为了逃避逸芳的一片深情,四平提出搬出逸芳的房子。逸芳苦苦挽留,甚至不惜触碰四平心中的禁地。不给四平任何反驳的机会,逸芳转身便走。四平理解逸芳无望的感情,正如他自己。 四平约燕子看电影,燕子答应了。丁老头气急败坏,紧急召回磊子,命其速将二人追回。磊子谨遵父命,在电影院门口拦住四平与燕子。电影院外,兴起一场风波。 开出租的兜兜拉活经过家门,进屋喝水,却发现窗帘下露出一双脚。为给小文出气,兜兜破天荒做了件自觉很“爷们儿”的事,却被小文彻底看扁了。 为促成儿子复婚,信心满满的潘母,将“潘军抛妻弃母”的牌子摆在了潘军单位门口。一时间,引发轩然大波,对潘军产生极坏的影响。这次行动让潘军颜面尽失,对小芬的误会反而加深。

  • 一个月假期将满,小芬对潘军能否回家毫无把握,硬着头皮对母亲掩饰离婚的事实。 回到单位的潘军,竭尽所能帮离婚者调解,却将自己说得心乱如麻。紧绷的神经终于崩溃,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潘军的举动让所有人震惊。 潘军辞去离婚调解员的工作。小芬闻讯大惊,心中升起不详预感。 潘军担心小芬找到医院,连累燕子,悄无声息地搬走了。潘军临走时留下的礼物,触动了燕子的心弦。 四平为父亲买了新房,此举深深刺激了磊子。磊子想尽办法阻止父亲入住,险些把四平逼上绝路。磊子质问父亲,为何对抱养的四平比自己还亲。丁父出人意料的举动震慑了磊子。 四平感到父亲千方百计阻挠自己与燕子来往,却难以提供可信的理由,不由得产生怀疑,设计窃取父亲血样,拿去做DNA检测。 在兜兜恳求下,潘军勉强同意与小芬见面,给小芬一次解释的机会。 磊子到潘母家探望小芬。面对这个对小芬无限关心的男人,潘母的态度令人捉摸不透。 磊子约小芬吃饭,满怀心事的小芬随口应承,心中想的却是和潘军的最后一次晚餐…… 乔迁前夕,丁父难舍旧地,到老房子告别。望着墙上的全家福,他不禁老泪纵横。丁父取下照片,一封信从镜框中滑落,其中正是四平与丁父的DNA化验单,和四平一封开诚布公的信……

  • 四平做噩梦,惊醒时分,他收到燕子的信息:父亲失踪。 丁父酒后失忆,昏睡街头。清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跪倒在四平脚下,老泪横流……丁老头痛下决心,向孩子们坦承其血缘关系,却被四平制止。 燕子接济潘军吃了一顿饱饭,又把空置的老房子借给他。潘军心中聚积太多感念,反而越发说不出口。 磊子劝小芬认清潘军的丑恶嘴脸,小芬却不为所动。小芬幽幽地问磊子,是不是自己死了,潘军就原谅她了…… 在公园里,已过了约定时间,潘军却没有来,手机也关机。小芬一头栽倒在地。 手术室外,大夫告知家属,小芬吞服大量耗子药,生命垂危。众人焦急地望着小芬被推入手术室,潘军却仍旧杳无音信。潘母与小文对潘军恨之入骨。 此时,无家可归的潘军正露宿在外。无意间打开手机,数条极度震撼的信息一齐涌来。潘军大惊失色! 赶到医院后,潘军立遭母亲毒打和众人唾弃。潘军看到生不如死的小芬,心如刀割。小芬恳求潘军跟自己复婚。在这个特殊时刻,潘军要小芬给自己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一切或许可以重来…… 潘军不眠不休,守护了小芬三天三夜。第四天,潘军含泪走了。潘军的守候与痛惜如一针强心剂,让小芬坚定了潘军对自己的感情,更坚定了复婚的信念!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