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车 电视剧 热度 1136

原名: Windmill
别名: 我和我的小姨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孔笙

类型: 言情 / 家庭

简介: 电视剧《风车》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老北京四合院中发生的一段错中复杂的家庭情故事,因为整部影片表现的是一个地道的老北京的故事,从演员的服装到室内的装潢,再到古香古色的老北京风貌的街景,都给这部电...展开
分集剧情
  • 故事起始于1966年,这是一个风雨飘摇,人心难测的时代…… 女理发师何爽是远近闻名的个色姑娘,仅爱穿、爱打扮这两条就使她那当兵出身的姐夫老梁没少翻白眼,为了挽救这个“严重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小姨子,老梁把“思想进步,作风正派”的副食店唐经理强行介绍给何爽,期望唐经理能将她带向正路,不料唐经理却因此拿大起来,时刻不忘对何爽的行为举止指手画脚,终逼得何爽忍无可忍,将其打出家门。 气急败坏的唐经理眼见与何爽黄了,立即拿出小账本,让何爽把之前二人约会的费用全部还给他。在一旁的梁老爷子大怒,痛骂唐经理,不想却突然晕了过去。 一家人赶紧把老爷子送进医院,检查后,主治医生告诉何爽的姐姐何曼,老爷子已经没有两天了。 老爷子醒了,张口第一件事就是想吃羊肉馅饺子,这可愁坏了老梁。在这个什么都要凭票购买的年代,他上哪变出羊肉票来?琢磨了一圈,老梁让儿子梁尘去找何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还得让何爽去求唐经理。 此时何爽正笑看唐经理捡那九块钱的钢崩,梁尘跑进来将羊肉票的事情告诉了何爽,何爽急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求唐经理帮忙,但唐经理铁了心就是不帮忙。 由于四处都买不到羊肉,何爽无奈之下只好让梁尘再去求唐经理,梁尘了为爷爷,骗唐经理说何爽有意与他和好,唐经理闻此立即喜笑颜开,二话不说就给开了批条,并意图非礼何爽,得知事情原委的何爽当着唐经理的面撕毁了批条。 为了老爷子,走投无路的何爽决定冒险去抢羊肉,唐经理飞快的报了警,幸而处理此事的单警官以前是老梁的战友,将这件事压了下来。热腾腾的羊肉馅饺子终于送到了老爷子嘴边,老爷子幸福而满足地品味着,并叮嘱何爽,“你那性子得改一改,要不早晚吃大亏”。老爷子在梦中离开了人世。

  • 副食店的会计老舒发现单警官替何爽送来的羊肉票是假的,问唐经理怎么办,唐经理让他把嘴闭严了,不能用这事去害人。 眼见唐经理这边黄了,老梁又开始筹划着帮何爽介绍新的对象,并让何曼去跟她说。何曼深知妹妹的性格,却又拧不过丈夫,只好去劝何爽压压性子,哪怕只是表面上应付一下也好。 老梁的举动让何爽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像是灯箱里的鸡蛋,任人挑选,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为此她和同院的老舒决定演一出戏给老梁看。当着大家的面,何爽宣布自己和老舒确定了关系,要请全院人喝酒。酒桌上,借着酒意,何爽和老梁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老梁请何爽以后别再掺和他们家的事,别再污染她那两个外甥,此外他还宣布,从今他们家和何爽正式拆伙。 在何爽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梁尘变成了一个热爱写作并敢于说真话的孩子,他带领小朋友将自己编写的木偶戏在院中演出,不想却被老梁痛骂了一顿。争执中,梁尘向何爽求救,何爽因担心自己出面会让老梁更加恼怒而选择了沉默,看着梁尘充满仇恨的眼光,何爽的心整个揪了起来。 梁尘认为小姨背叛了他,决定与其决裂,并将决心写在日记本里。何爽无意中看了梁尘的日记,以为是老梁撺掇使然,愤怒的前来找老梁理论,却不小心透露了梁尘有日记本的事情。老梁回家搜出了梁尘的日记本,痛骂梁尘一顿后将日记本没收,这下,梁尘对何爽真的是恨之入骨了。 何爽因为梁尘的事情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此时又出现了一件令她没有想到的事——老舒似乎因为那场戏对她认真了起来……

  • 何爽为了要回梁尘的日记本又和老梁发生了争执,老梁态度强硬的让何爽少管他们家的事。为了梁尘,何爽决定撬开老梁的抽屉,强行拿回日记本,何曼见拦不住何爽,只好把抽屉钥匙交给了何爽。 此时在学校里,梁尘为了维护弟弟梁凡和高年级的同学单达打了起来,并因情绪激动咬了拦架的陆校长,生气的陆校长一个电话把老梁从工厂叫了过来。 回到家,老梁关起门照死了打梁尘,梁尘认为自己没错,坚决不承认错误。门外老舒等人急成一团,何爽情急之下用棍子打破了玻璃,冲进去把梁尘救了下来,却不想梁尘对她的好意完全不领情。 夜晚,梁尘一个人坐在门槛上看《水浒》,老舒的女儿兆欣将三个崭新的玩偶交给他,告诉他这是何爽买回来的,梁尘嘴硬的让他们把东西拿走,此时何爽出现将梁尘的日记本还给了他,梁尘终于被感动了,与何爽言归于好。 老舒为了追求何爽,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她送吃的,还帮着她一块气老梁。何爽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地告诉老舒,之前那场订婚酒就是一场戏,她和老舒绝对不可能!老舒嘴上应着,但仍费尽心思的想着法子。同院的老马看在眼里,不由叹息不已。 看到老舒的儿子兆远学小提琴,梁尘也跑去跟着凑热闹,这都被何爽看在眼里,她寻思着也让梁尘学一学,为此她不仅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小提琴送给了梁尘,还托老舒帮忙联系了兆远的老师,然而令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位老师竟是多年前失去音讯,却已被她深深埋入心底的恋人康胜利! 何爽狠狠地扇了康胜利一巴掌后哭着跑掉了,康胜利随即追了出去,只留下梁尘傻傻的站在屋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街角,何爽压抑的抽泣着,往年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从她眼前闪过……

  • 老舒又给何爽送菜来了,他无视何爽的拒绝,强行将菜放在桌子上。看着想劝自己的梁尘,何爽告诉他,在他小姨这里,不可能永远都是不可能,随即开门把两盘菜都扔了出去。 盘子在老舒的背后碎裂了,老舒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残羹,半晌,木然的走进屋子。 老舒病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大小便也失禁了,得知这一切的何爽心生愧疚,她放弃了和康胜利的约会,留下来专心照顾老舒。 何爽的行动老梁都看在眼里,他似乎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小姨子,于是在这天傍晚,老梁找到何爽向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可还没等何爽的高兴劲过去,老梁却又开始说服何爽接受老舒,眼瞅着何爽就要起急,老舒的一声哀号吓得众人都跳了起来。 见老舒有了起色,何爽开始继续带梁尘去学琴,她似乎误解了康妻的身份,毫不掩饰自己对康胜利的渴望和爱慕。聪明的梁尘一眼就看出了小姨和老师之间不正常的情愫,他告诉何爽,他以后再也不学琴了,就是学,也不用何爽再跟着。 在何爽的照顾下,老舒渐渐恢复了健康,但他还是天天装病腻在床上。何曼告诉老梁,老舒这就是等着老梁给他和何爽拉亲保媒呢,没想到老梁不仅一口回绝了这件事,还让梁尘把他小姨叫过来吃饭,何曼没想到丈夫竟然转变至此,倍感欣慰。 此时何爽正在文工团外翘首企盼的等着康胜利,并不顾看门老头的怪异眼光,一上来就紧紧的挎住了康胜利的胳膊,以致康胜利不得不拼命的拽开她,提醒她注意影响。然而,沉浸在极度喜悦中的何爽似乎没有发现,康胜利隐藏在尴尬之下的慌张和无措……

  • 架不住何爽的不依不饶,着急赶回剧团的康胜利终于答应了要娶她,看着康胜利匆匆的背影,何爽露出了天真而幸福的笑容…… 然而此时从梁尘口中得知这件事的何曼却是一脸愁容,为了不让妹妹重蹈覆辙,何曼来到理发馆,苦口婆心的劝何爽放弃,可何爽的态度虽由辩解变成了沉默,心里却从来没有过丝毫动摇。 单志衡一家的到来让平静的小院热闹了起来,老梁表示欢迎之余意外发现老单的妻子正是当初批评教育他的陆校长,儿子则是和梁尘打架的单达,三人面面相觑,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好在老梁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心上,当天晚上,两家人就一起坐到了酒桌旁。 酒过三巡,老梁开始嚷嚷着要给何爽道歉,他觉得老舒到今天还赖在床上都是因为他说了一句要何爽接受老舒的屁话!这么多天以来,他自个儿天天端茶送水他心里憋屈,他看着何爽给老舒端屎端尿他替她委屈!何爽看不惯老梁歇斯底里的样子,一转身走了,倒是老单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追问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老舒的病奇迹般的好了,而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正是老单,据说他只用了一个眼神就把老舒治好了。不管怎样,全院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人们的相逢一笑泯恩仇让梁尘很是不以为然,他额头上的伤还没有好,所以他要报仇。他带领院里的孩子们开始了各式各样的复仇计划——往单家的水缸里尿尿,跟单达单挑,让煤厂给单家送煤球等等。这些计划起初都成功了,可他们忘了,老单是警察!终于有一天,他们被老单抓了个正着。 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都清楚了,老梁本着邻里间和谐相处的宗旨让梁尘接受单达的道歉,被梁尘断然拒绝。陆校长见此忍不住说了些煽风点火的话,不想却遭到何爽的一通抢白和讽刺,这下,好不容易解开的梁子又结上了……

  • 冤家宜解不宜结,虽然何爽前儿晚上逞了口舌之快,但整件事梁尘的确也有不对的地方。所以第二天一早,何爽就带着两个外甥给单家刷水缸、通煤炉,可没想到陆校长完全不领情,一通尖言尖语反倒激得何爽差点砸了自家的水缸! 消了消气,何爽拉着梁尘进了屋,神神秘秘的拿出一份厚厚的检查让他帮忙转交给康胜利,这是她从知道康胜利因为坚持自己的艺术观点而被停职之后就开始写的。梁尘看着眼前这个既执著又天真得有些愚蠢的小姨,不知道究竟是该支持她还是骂醒她,琢磨了一圈,检查他转交了,但是双方让他带的话他一句也没带到。 这份检查让康胜利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理解的伟大,也让他再一次发觉自己那个只会跟书记学舌的老婆是多么的让人生厌,于是他在重新登台的那天晚上毅然走进了何爽的小屋,昏黄的灯光中,两个相爱的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回到家,康胜利跟妻子提出了离婚,令他惊讶的是,妻子其实早就将他和何爽的眉来眼去看在眼里,在妻子悲泣的痛诉中,康胜利无力地跌坐在沙发里。 康胜利要离婚的消息传到了乐团书记耳朵里,书记把他叫到办公室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且放出话来,只要康胜利敢离婚他就让他永远上不了舞台!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康胜利的软肋——舞台就是他的生命,不让他上台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何爽是深知这一点的,所以她只能无奈的答应康胜利暂时维持现状。 转眼到了1967年,革命的号角吹遍了神州大地,可小院的人们似乎还无知无觉,快乐的做着风车,而何爽就是在这风车清脆的嗒嗒声中,满身狼狈却又是笑着出现在大家眼前……

  • 革命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小院里人人自危,连陆校长都被罢免了职位,贬斥为学校的勤杂工。但是对梁尘而言,这却是一个难得的复仇机会,他带领院里的孩子们声讨陆校长,并且发誓要跟她斗争到底。这荒诞的一幕正好落入刚下班的老梁眼里,他不顾众人的阻拦,抄起笤帚就冲梁尘打了过去。 或许梁尘并不真正明白革命究竟是什么,也或许孩子的仇恨本身就是易消逝的,在一个阳光灿烂、微风徐徐的日子里,单达突然就被梁尘拉进了孩子们的队伍,那天,孩子们的欢笑声和嗒嗒的风车声在小院里回响了很久很久…… 然而,这一年对净土庵6号来说注定是多事的一年,康胜利和何爽的私会竟被老舒和老马无意中撞个正着!老舒本就因为何爽的拒绝而心生怨恨,此时借着酒意,一嗓子把所有的人都嚎了出来。康胜利哪见过这种架势,吓得缩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瞅着老舒抄家伙就要打人,关键时刻,何爽走出来笑眯眯的告诉大家,她和康胜利马上就要结婚了。 康胜利顺坡下驴,终于得以逃过一劫,然而还没等他缓过劲儿来,何爽就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他们结婚的事情必须马上提上日程! 康胜利愁眉苦脸的回到家,意外得知妻子已经把离婚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可她还没交待完就突然昏了过去。经过检查,医生确诊康妻是癌症晚期,他告诉康胜利,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对她好一点。 经过这一番闹腾,老舒心里的怨恨又加深了一层,当着何爽的面儿拐歪抹角的骂康胜利不是东西,逼得何爽跟他翻了脸。正巧小院的下水道堵了,管道工人从里面掏出来一大包金银财宝,何爽一口咬定这些东西都是老舒家的,直吓得老舒魂飞魄散。幸而老单及时出面制止了何爽,这让老舒感激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 通过晓强的情报,孩子们从太平湖里捞出来八十三块袁大头,考虑到消息是晓强带来的,梁尘将平均分配后多余的三块给了他。对此兆远表示了不满,但鉴于少数服从多数的组织原则,他也只好收回意见,和大家一起把钱埋了起来。 这笔巨大的财富让孩子们的神经都有些敏感起来,以至于在何曼说到革委会从厕所里捞出十几块大洋的时候,梁凡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袁大头,而这细小的一幕全被何爽纳入眼底。 一日夫妻百日恩,得知妻子的病情后,康胜利出于愧疚认真地履行了他身为丈夫的职责,这使得康妻在惊喜之余又产生了一丝希望,她告诉康胜利,她不离婚了,死也不离! 布施的急剧减少使净土庵出家人的生活遇到了问题。为此,老单等公安人员按照上级的指示,准备送这十三个尼姑回原籍,不想其中一个尼姑慧兰却因为无家可归而逃走了。深夜,何爽在来小院门口接康胜利的时候无意中见到了这个可怜的姑娘,狭义心肠的她决定要帮助慧兰,并让康胜利先回去,康胜利迫不及待要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她生生的又堵了回去。 慧兰的到来把平静的小院折腾得鸡飞狗跳,对于她的去留问题众人是一人一个说法——老舒想要娶慧兰为妻;老单则主张交给政府处理,但如果她实在不愿意回原籍,那就嫁给老马;老梁认为老马家庭情况不好,与其嫁给老马还不如嫁给老舒——这些建议全被何爽驳了回去,她是打算用梁尘两兄弟的那份钱作路费,送慧兰上山。可事不如人意,梁尘惊讶地发现藏的钱已经被人挖走了,无奈之下,何爽同意了老单的意见,让慧兰嫁给老马。 一院子人开始围着老马做思想工作,但老马咬死了口就是不同意,一旁的老舒见自己孤立无援,干脆直接杀到居委会找来常主任帮忙。可就在一院子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慧兰竟然选择了轻生……

  • 老马明白,若不是被逼到了绝境,慧兰不会轻易选择这条路。他吃过净土庵的斋饭,领受过净土庵的恩情,事到如今,他又如何能说服自己继续置身事外?当着小院所有人的面,他发誓,会尽自己的全力让慧兰过的舒服和踏实。 老马的誓言让大家的眼睛都犯了酸,从心里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众人开始张罗为老马布置新房,一个个刷墙贴纸干得不亦乐乎。迫于压力,一肚子怨恨的老舒也假模假式的送来两个暖壶,一边虚伪的说着恭喜,一边不忘指桑骂槐的骂上两句。 梁尘把袁大头丢失的事情告诉了伙伴们,让他们把当天的行踪都说清楚。一圈盘查下来后,只有晓强没有不在场的证明。尽管晓强发誓说不是他,但面对孩子们怀疑的眼光,他的话越发说不利落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老马和慧兰也算是正式成了亲。在那个不寻常的洞房花烛夜,老马没有对慧兰作出一丝越轨的举动,他恭恭敬敬地把慧兰请到里屋,自己却和晓强挤在外屋的小床上。听着门外老马的鼾声,慧兰颤巍巍的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剪刀…… 老马说到做到,尽管他穷,但他会竭尽全力的对慧兰好。他先是在何爽的帮助下给慧兰找来了佛像,然后又把自己赚的钱都交给她,甚至决定戒掉几十年的酒瘾。老马的所作所为让慧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感动,她放下包袱,全心全意地照顾起这个家。 然而老马的戒酒之路走得是那么艰难,因为抗不住酒瘾的折磨,他只好把自己的手表当掉,为此何爽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可慧兰听说此事之后,却拜托何爽用自己的两个银镯子把老马的表赎回来……

  • 手里有了钱,老马又开始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还因为赎表一事对慧兰大发脾气。这一切何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告诉老马,赎表的这三十五块钱是慧兰遇到急事的救命钱,是她的一片心!何爽的话让老马如遭当头棒喝,顿时酒醒了大半,他带着哭腔吼道,就是死也要把这口给戒了! 在康胜利的精心照顾下,康妻的病奇迹般地得到了抑制,连医生都忍不住替他激动了一把。可听到这个消息的康胜利却是一脸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带着这种困惑,康胜利试探地跟何爽说起了离婚的艰难,不想却遭到了何爽一顿痛骂。 没日没夜的糊纸盒使慧兰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不幸病倒了。这可把老马急坏了,天天琢磨着怎么给慧兰补充营养,可慧兰不沾荤腥这点却是个大问题。虽说出家人可以吃鸡蛋,但他们只能吃没采过的鸡蛋,而一般人又怎么能看出这鸡蛋究竟采没采过?打听了一圈,何爽终于得知可以用养鸡场一种灯来辨别,一伙人拿着副食本高高兴兴的奔赴副食店。 然而在副食店他们又遇到了新难题,由于食品售出概不退换,他们没办法把鸡蛋借走,只能来找老舒帮忙。可老舒因为没娶到慧兰一事心存芥蒂,不仅坚决不帮忙,还顺便把所有人挨个挤兑了一遍。 为了给慧兰买到鸡蛋,老马一反平日的憨厚老实,给老舒摆了一出鸿门宴。老舒料着老马不敢把他怎么样,就地耍起了无赖。可耍无赖的斗不过不要命的,老马的狠劲让老舒最终败下阵来,老老实实的帮他们借出了鸡蛋。 慧兰的病终于好了,端午节那天,她亲自到酒铺给老马打了酒,可老马不喝。慧兰说,只要老马高兴,她就高兴,而老马说,只要慧兰高兴,他们全家都高兴。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