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亲戚 电视剧

别名: 田教授家的28个亲戚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9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安森阳

类型: 家庭 / 言情 / 都市 / 搞笑

简介: 早年丧夫的田母(余敏贞饰),历尽苦难,饱经沧桑,直至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然而,众多亲戚隔三差五地登门造访,在田家平静的生活中激起片片涟漪。引发了一连串耐人寻味的悲喜故事。如姐妹之间的遗产之争...展开
剧集列表 (共43集)
分集剧情
  • 谁家没个六亲九戚?可哪家的亲戚都不如田家的亲戚走得欢!刘青的堂弟刘天伟上门还钱来了。刘青没想到刘天伟这么快就把钱还上了,哪知刘天伟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此时,老婆丁香父女在家正遭人逼债逃到城里,把一肚子怨气吐向刘天伟。父女俩以武力逼迫刘天伟上街去碰瓷骗钱还债。胆小的刘天伟不从,丁父用力将刘天伟推向驶来的车——哪知用力过猛自己却被车撞倒了。可无巧不成书,这开车撞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刘青的胞妹刘艳的小叔,和田丰同在戏剧学院教书的张德新。张德新见撞了老头即刻就跑。而这戏剧性的一幕,正不偏不倚地被田丰给遇上了…… 田丰将张德新撞人的事告诉了刘青,但并不知伤者正是刘青堂弟的老丈人。刘青要他看在亲戚的情分上,隐瞒此事。田丰说自己已经在无意中成了这次事故的目击证人了,并代交了二千元住院费。 晚上,刘天伟带丁香来到田家一是认亲二是借钱,并把父亲被撞的事告诉刘青,田家人竭力主张他们找到证人抓出肇事者,解决赔偿问题。这时,田丰的出现顿时形势逆转,丁香指着田丰说他就是证人!忆文不明就里地要父亲说出是谁撞的,而刘青则说田丰没看清.要忆文少管闲事,田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说等想起来再告诉他们. 最后,刘青出了个主意,要他们两家站出来,私了。于是谈判就在田家进行。

  • 田家客厅气氛紧张,丁香虎视眈眈地盯着张德新,恨不得将一口恶水吐向张德新。田丰想缓和一下气氛说亲戚之间和和气气地谈事。岂料丁香不认亲只认钱,张口就要五万。张德新一气之下否认自己撞了丁父。丁香一怒便大打出手。谈判告吹。 病床上的丁父指使刘天伟赖掉医药费,从医院里逃了出来,仓皇中丁父跌出轮椅倒在驶来的车轮下。小车急刹才未碰到,而此状况正如了丁父的意。于是胡搅蛮缠张口就要小车司机赔五百。小车司机磨不过丁父,只得掏出钱来。尝到了甜头的丁父,以为就此找到了挣钱的门道,决意在大街上逛,伺机“碰瓷”。 丁香为了让张德新赔钱找到张家闹腾,吵得四邻不安,张德新夫妇不堪其扰,忍无可忍,张德新被迫选择了自首,从此对田丰怀恨在心。 带着几个孩子的丁父遇见城管,拼命逃跑,途中兔子捡了个钻戒。贪财的丁父眼红不已,用碰瓷得来的钱请大家上饭馆大吃一顿换来戒指,认定能换个十万八万的。随后来到典当行变卖戒指。典当行老板问戒指的来由,丁父说是他奶奶结婚时戴的。典当行老板细看后告知,戒指是个假货。

  • 发财梦破灭的丁父又重新跌倒在轮椅上。典当行老板悄悄地报了警。警察把他们带到了警局。 澄清了事实的刘天伟送走了回乡的兔子和石头,面对丁香父女再次的威逼,终于发怒,撂下离婚的决定,甩手离去。 自知理亏的丁香父女找到田家,刘青狠狠地说了丁香一通。 这边刘天伟一波还未平,那边三十出头的小六子,田丰的六舅想到城里来闯荡一番,于是,投靠他三姐田母来了。刘青和女儿忆文对小六子要在家住下极为不满。小六子在田家保姆小翠的启发下,找了个送水的工作,并对小翠一见钟情,一面努力的送水挣钱,一面想方设法赢取小翠的欢心。田丰对小六子的工作很是支持,把自己的自行车借给他作为送水工具。 张德新自从自首之后,对田丰怀恨在心,决意要让田丰出丑。在学生面前故意讨好,让田丰的教学工作很是艰难。 小六子的勤奋老实,慢慢地打动了小翠,当他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之时,送水的自行车却不翼而飞。

  • 面临失业的小六子苦恼不已,刘青、忆文对他诸多不满,不许田丰再出手帮忙,田丰瞒过刘青,给小六子买了辆新车…… 小六子又重燃起生活的希望,当他还没来得及从兴奋的心情中恢复过来,贼又一次偷走了他的新车。绝望的小六子不想让小翠看到倒霉的他,居然想到了卖血来挣回自行车钱。可他不知道献血是志愿的,于是,对着护士大吐苦水,居然打动了护士,对小六子慷慨解囊,小六子扔下一句:我不要女人的钱!离去。 田母悄悄拿出私房钱,想要小六子重拾信心,开始新的工作。小六子对自己丢失的自行车仍不死心,成天上街寻找自己的自行车。居然让他发现一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车,欣喜若狂,差点被车主报案。 小六子无意间看到了小偷偷自行车的一幕……他紧张,他害怕,某种欲望使他冲动。 他做梦也没想到,第一次偷车就这么容易得手了。于是拿着卖车的钱,请田家人吃了一顿,还不以为错地向田家人吹嘘自己是中间商,做起了二手买卖。田家人和小翠都为他高兴。看着小翠高兴的脸,小六子决定带小翠上一趟馆子。 小六子误将克看成斤,又是龙虾又是象拔蚌,最后没钱埋单被保安扣下。

  • 六子到处寻找下手的车,居然把胡刚新买的助动车给偷了。胡刚郁闷地回到家,少不了被忆文大骂一顿。并指桑骂槐地说是有人把倒霉气给带来了。小六子想讨好,随即大方的表示,自己有办法弄到便宜的二手车,要送胡刚一辆。 胡刚看到小六子送给自己的车,正是自己刚被偷的那辆,小六子傻眼了。 田丰意识到小六子欺骗了大家。在田丰的逼问下,小六子终于承认了自己偷车的事实,在田丰的陪同下去警局自首,为立功赎罪协助警察抓住了销赃人。小六子对自己犯的错误后悔不已,小翠原谅了他。在田丰的帮助下,小六子开了个修车铺。并把自己和小翠的事告诉了大家,决定好好地为两人的未来打拼。田家人为之高兴。 深夜,一个小孩的哭声吵醒了田家人…… 在小女孩的身上发现一张纸条,暗示小女孩就是田家的。引起田家一场轩然大波。生性多疑的忆文开始猜测胡刚,而美凤也疑心思文有外遇。于是,三更半夜家里闹腾起来。

  • 思文遭美凤猜疑急了说要把孩子扔了,田丰阻止。不料刘青怀疑上田丰了。田家三个男人有口难辩。刘青,忆文和林美凤形成了统一战线,和田丰,胡刚,思文大闹不休,誓要弄个水落石出。第二天一早,三人联合起来开始审问三个男人,闹得不可开交。 小六子一旁说着风凉话,什么田家又添丁进口是好事,要是落自己身上高兴还来不及。田母想起几十年前送人的女儿淑珍,决定将孩子留下。小翠全心全意地照顾着孩子。 此时,小六子的父母来到田家看小翠这个准儿媳,觉得非常满意,决定尽快让他们完婚。忆文瞒着奶奶报了警,打算把这个孩子交给警察…… 当民警来到田家接孩子时,出人意料的一幕上演了。小翠拼命阻止民警把孩子带走。小六子劝小翠喜欢孩子咱们可以生啊,这孩子还是让民警带走吧。小翠泪流满面,说这个孩子是自己当初在乡下所生,闻此言,小六子瘫倒在地。

  • 小翠向田家人说出了自己一段伤心的往事。这下田家炸了锅。小六子父母一反往日对小翠的态度,不停地责骂小六子,并放下话,小六子决不会要一个有个野种的女人。小六子要找个黄花大闺女,决不允许两人再有瓜葛。小六子也无法接受小翠的欺骗,出手打了小翠。伤心的小翠绝望地留下孩子,趁夜孤身离开了…… 小翠的出走令小六子后悔不已,重新审视自己对小翠的感情,决定找回小翠。小六子父母见儿子不听劝告,撂下狠话离开田家。田家众人都竭尽全力找寻小翠,没想到出走的小翠无依无靠,被夜总会的妈妈桑所骗,被逼做起了陪酒女…… 在小翠被迫上班的那晚,正好被去谈生意的思文看见。心急如焚的小六子得知小翠的下落,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在受到欺凌的小翠身边,为了保护小翠,奋起反抗…… 小六子身受重伤,并向小翠坦诚了自己的感情,在眼泪中二人冰释前嫌。田家为小六子和小翠办了隆重的婚礼,并请来小六子的父母。田丰软硬兼施,小六子父母终于同意了。有情人终成眷属。 送走了小六子一家,田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夜晚刘青接到弟弟刘洪的电话,刘洪的老婆苏娟要闹离婚打得不可开交,田丰和刘青不得不前往劝架。

  • 刘洪、苏娟二人积怨已深,再加上苏娟的父母掺合在里边,两人关系越搞越僵,谁也不肯让谁,最终打得不可开交,闹起离婚了。 田丰心知二人只是意气行事,主张看在两个孩子左左右右的份上,还是应该努力复合。可刘青不愿自家弟弟吃亏,力劝刘洪重新找个漂亮的女朋友气气苏娟。苏娟的父母则要苏娟给刘洪点颜色看看,于是,两人来到民政局。 民政局的办事员耐心相劝,说他们感情没真正破裂.,回家再好好想想。刘洪也附和说是没破裂,苏娟一急之下挥起皮包朝刘洪脑袋砸去,边砸边说破裂了没,刘洪捂着脑袋连连喊破裂了破裂了!办事员劝不住架,大声喊:我给你们办,行了吗!俩人这才住手。 苏娟离婚后带着右右回到娘家,因家里住房拥挤,弟弟的婚房还没着落。父母的态度陡转,开始说起刘洪的好处来,并责怪苏娟不该轻易离婚,便宜了刘洪,男人无所谓,还可以找年轻的。离了婚的女人一过三十五还找谁去?苏娟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下更来气了,说:不都是你们让离的吗?苏娟母亲不紧不慢地说,我是让你吓唬吓唬他的嘛。 无奈的苏娟只得带着右右去找刘洪。

  • 在田家苏娟找到了刘洪,苏娟刚张口喊了声田丰姐夫,就遭刘青阻止:姐夫不是随便叫的,现在你已经不是刘家的人了!弄得苏娟十分尴尬,田丰忙打圆场。 刘洪责问苏娟来干什么?苏娟说想让刘洪照看右右。没等刘洪开口,刘青抢先道:不行!法院判定一人带一个的,凭什么俩孩子都扔给刘洪!苏娟道出自己的无奈,刘洪幸灾乐祸地:我说嘛,你尝到滋味了吧?苏娟闪着泪花问刘洪:你带不带右右?刘洪心软,刘青忙阻拦:不带!苏娟咬了咬牙:那,那我就把右右送人了! 田家顿时炸开了锅!刘洪大骂苏娟是狼心狗肺的臭娘们!刘青则要将她告上法庭。苏娟扔下右右转身就走,左左右右追去被刘洪拦住,对着苏娟背影扔下一句话:爸爸再给你们找个年轻漂亮的妈妈! 这时,田丰的哥哥田路从乡下打来电话,说大儿子田学文不争气,卖了地,带着儿子老婆走了。田丰为免田母担心,悄悄地去了乡下。兄弟情深,田丰安慰哥哥,表示有机会自己会照顾田学文,田路经济困难,却不肯收下弟弟田丰的钱,田丰只好把钱给了小侄儿,黯然回城。 离家到城里做生意的田学文果然带着妻儿找上了田家,还有一大卡车的涂料,引得刘青和忆文十分不满。田母见状发话了:学文是我的长孙,住在奶奶家是理所当然!谁也不许对他们错眼珠子! 于是,学文无所顾及地把涂料搬到客厅分装,搞得满地都是。美凤边擦边让他们小心点,谁知惹来学文妻吕华一连串的辱骂:山鸡飞上枝头当凤凰,小保姆摇身变东家。气得美凤与吕华吵了起来。田丰出来劝架,美凤生气跑出。

  • 田母心疼乡下的儿子,所以对孙子学文一家总是另眼看待,照顾有加。田学文一心想着做买卖挣大钱,自己倒腾起伪劣涂料,还俨然把田家当成自己的工厂,吕华更是把自己的那一套邋遢的生活习惯,带到了田家。不但对林美凤和忆文吆五喝六,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主人。只有他们的儿子亮亮,因为有自闭症,所以一声不响,总是用自己的视角不停的画画。 吕华仗着自己是长孙媳妇,在田家不把忆文当回事,总是出言讽刺,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迫于奶奶的威严,忆文忍着。吕华带来只狗叫旺财,似乎也高一等。最让忆文生气的是它也姓田。叫田旺财!它还可以在饭桌上休息。 一天,忆文把狗偷偷地扔掉了,最终大吵一场。田丰只得硬着头皮,断起这难断的家务事,却被忆文所误解,父女之间也产生了矛盾。田学文夫妇更加肆无忌惮了,居然在家里的厨柜上做起了实验,被奶奶喝斥住。 忆文的儿子贝贝和亮亮倒是好朋友,为了俩人的友谊有所见证,亮亮答应贝贝在忆文房间的墙上画幅画,忆文发现后火冒三丈,和学文吕华大吵一顿。一定要学文把墙恢复原样!思文和田丰都觉得亮亮画得非常好,抹了可惜。忆文骂思文胳膊往外拐,今天不恢复原样就跟他们没完!当学文拿涂料复盖亮亮的画时,贝贝忍不住上前阻拦。忆文拉过贝贝就打,田丰阻止,训斥忆文:你们大人之间有矛盾,就不许孩子之间有友谊啦!在贝贝的情求下,留下涂了一半的画。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