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幸福生活在招手 TV版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史晨风

类型: 喜剧 / 家庭 / 都市

简介: 这是一部带有轻喜剧风格的家庭生活情感剧。 谁都希望能遇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这次天上掉下的“馅饼”,却把赵正大(任程伟饰)一家的生活“砸”乱了。一直爱好买彩票的周雨晴(牛莉饰),临产前还...展开
分集剧情
  • 周雨晴由小姑赵正果和小舅赵正义陪着,坐在出租车里,赶往医院,准备生产。 周雨晴的老公赵正大,是电台当家主持,现在正认真的主持着自己的节目。 出租车里的周雨晴,想到今天是周六,死活要买一张彩票,因为这是她答应过未出生的孩子的。无奈之下,正义只好向司机师傅借了纸笔,让周雨晴写好号码,正果下车去买。 正义陪雨晴到了医院,急忙给正果打了电话,告诉她他们已经在医院二楼,让正果快来。进产室的路上,雨晴听到电视里在开奖,死活要医生推她去看电视,护士拗不过。令人惊喜的是,雨晴买下的这支彩票中了五百万的大奖。雨晴和正义激动的呼喊着,雨晴晕了过去。 刚做完节目的正大发现很多的未接来电,意识到一定是有情况。他急忙给正义打电话。护士刚通知正义,是男孩,母子平安。正义急着告诉正大中奖的事情。然而他挂掉正大的电话,却发现正果的电话打不通了。 正大赶到医院,正义告诉他正果不见了,正大却不让他胡说。 正义来到彩票站,从老板嘴里得知正果确实买过彩票。但是买完以后去了哪里,并不知道。正义焦急的找着正果。 正大看到病房里的脐带血。雨晴高兴的告诉他这很有用的。两个人开心的分享着生儿子的喜悦和中奖的乐趣。正说着,雨晴接到妈妈的电话,问她家里怎么没人。雨晴告诉她,自己在医院呢,生了男孩。趁雨晴打电话的功夫,正大走出病房,打电话给正义。得知还没找到正果,他很担心。 正大走进病房,知道丈母娘要来,只能假装淡定。他不敢告诉雨晴找不到正果的事情。他让正义在家里老实等着,自己却给认识的关系打起电话,拜托他们帮忙找找正果。此时的他,着实不知所措了。 雨晴的妈妈得知中彩票的事情,高兴得几乎要晕过去。但是她有些担心,因为彩票的钱是正果出的钱。两个人正乐着,正大走了进来。正大送丈母娘离开,她跟他说着分钱的事儿。正大忐忑的送走了丈母娘。丈母娘离开后,正大又开始抓耳挠腮。 第二天一早,还是没有正果的消息。正大一脸疲惫的走进病房。不知情的雨晴还沉浸在中奖的喜悦里。正说着,正大接到电话,已经找到正果。然而,却是一个医院里的病人。 看着昏迷不醒的妹妹,正大和正义都沉默了。医生告诉他们,按正果的症状来看,可能是出了车祸,如果病情严重,患者可能成为植物人。然而接下来,护士送来的在患者身上发现的东西里面,没有彩票。 此时的雨晴,在妈妈的提醒下,想到正大接了电话就离开了医院,开始担心他们兄妹三人会不会带着钱逃跑了。

  • 正大带着正义通过送正果到医院的环卫工人留给医院的电话,找了过去。正大想要给他们些感谢钱,他们坚决不收。环卫工人正要离开,正义凶狠的叫住他们。 此时,雨晴分拨了兄妹三人的电话,发现都是关机状态。她和妈妈开始担心。她们哪里想得到,此时的事情已经向劣势发展。 而正义向几人索要着彩票,两边开始争执起来。经主任的提醒,正大和正义想到,彩票可能是掉到了出租车上。然而,出租车上自然也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倒也惹得出租车司机不满。 两个来到彩票中心,费了很多口舌,工作人员怎么可能将钱给他们。最后,工作人员还告诉他们,中奖的彩票已经在上午被兑走了,二人很崩溃。他们通过查询正果的通话记录,努力的找着线索。正义劝正大,回去陪着嫂子吧。 雨晴妈正劝着似乎被抽了丝的雨晴,也偷偷辞退了月嫂。这时,正大回来了。他为难的向雨晴开口,说果儿出了车祸。雨晴很激动,她劝正大快去陪着正果。 正义正陪着正果,雨晴妈来看她。得知彩票失踪的消息,老人呆住了。她失落的走回雨晴的产房,也只能含糊的告诉她正果的病情,不敢提彩票的事情。他们商量着,要等雨晴做完月子再跟她说彩票的事儿,正大却觉得根本瞒不住。 经正义的提醒,他来到正果的公司说明请假的事儿。公司的态度很好,并保证会把工作给正果留着,还捐了一份钱给正大。 正大不敢将生儿子的事情告诉父亲,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交待果儿的事情 不知情的雨晴还提醒着正大,务必要值舍得给正果花钱。她还想着,儿子给家里带来喜事,一定要给儿子起个好的名字。最后,她决定儿子就叫赵多好,小名就叫好好。正说着,正大接到电话,得知果儿醒过来了。他高兴的冲到医院,却发现大家的神色都不对。原来正果已经失去了记忆,不认得任何人。这真是急坏了两个哥哥。两个人正照顾着妹妹,雨晴打来了电话。得知正果失去了记忆,雨晴也很担心,还提醒着正义要舍得花钱。正义难过的流下了泪。听到嫂子提醒自己还是把钱取出来,正义更无奈了。 听到雨晴打电话的妈妈,只能装作不知道情况的说着别的事情。也极力的劝着雨晴,不要太在乎钱的事情。之前雇来的月嫂,急着卖车给雨晴,带资料来产房,妈妈急着把他们请了出去,告诉他们五百万没了,真的没了。好不容易送走了他们,却不知道,产房里的雨晴听到了妈妈的话。这件事情,再也瞒不了雨晴了。 产房里,正大也在。妈妈平静的说着,钱要踏实的挣。雨晴却爆发了。

  • 正大依旧是个成功的电台主持。正果的智商还停留在幼儿的阶段,和三岁的好好倒像是同龄。雨晴辛苦的照顾着“两个孩子”。这天,正大的情感节目接到一个刚和男朋友分手的富家女,宋天然的情感倾诉电话。面对这个任性的富家女,正大义正言辞的批评了她,给宋天然气个半死。 雨晴正在家里等正大回来,有人敲门,却发现是又和房东闹别扭的正义。雨晴让他住了下来,给他准备了褥子,让他洗好澡再睡觉。 宋天然找到了电台,闹着要找赵正大。正巧正大做完节目离开,急忙装作路人的离开了。接正大的司机听到了电台,在路上,司机夸他在广播里骂得好。回到家里,看到正义。他劝正义不能一直做中介,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还好,雨晴穿着朦胧的在等正大回屋,解救了正义。 雨晴辛苦的等着爱的滋润,正大却因为做俯卧撑,没了力气,直接睡了过去。雨晴很失望。 正大的父亲到城里来找正大,却苦于不认识路。最后,他辛苦的找到了,却担心时间太早,不敢敲门进去。还好,雨晴早起倒垃圾,发现了等在门口的爸爸,把他请进了家里。村里来的爸爸和城里的生活有些不符,搞得雨晴很尴尬。 正义要把爸爸带来的花生给好好吃,雨晴却嫌脏,不同意。天真的好好将原话说给了爷爷听,还告诉爷爷,妈妈说他指甲缝里全是细菌。本来就担心父亲怕雨晴嫌弃自己,正大听到这话,心里更忐忑了,拖着雨晴进了内屋,两个人理论起来。 爸爸很失落的努力的洗着指甲,正义边刷牙边笑话哥是个怕媳妇的主儿。 第二天一早,好好吵着要姑姑和叔叔送自己去幼儿园,绝不让爷爷送自己去。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冷。好好去上幼儿园后,爸爸拉着正大,拜托他帮乡里的赖瘸子在城里找份工作,雨晴却直着话儿说,现在求人办事不当要脸,还需要钱。爸爸真的很介意。语言犀利的雨晴和正大吵起来了。拉不住二人的爸爸气的心脏病发。 正义赶到医院,决定留下来陪爸爸,让夫妻二人回家照顾正果。回到家里,二人又吵开了。正大再也不想理雨晴了,雨晴却不认错。两个人又说起了彩票的事儿。激动之下,两个人吵着要离婚。形势之下,二人谁也不肯低头,真的到民政局办下了离婚手续。 陪着他们前来的正果在民政局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人看到正果,急忙躲开了。正果迷茫的追了上去。正大及时追出来,领着果儿回家了。 夫妻二人嘴上不说,心里却都为离婚的行为后悔不已。

  • 正大回到家里,正果正在用积木搭房子。正果吵着要嫂子和好好。正大让她想想今天有民政局遇到的人是谁,她天真的说着自己要和他住在一个房子里,哥哥和嫂子住在一个房子里,说着全家永远不分开。正大心里有些难过。 正义在医院陪着爸爸。爸爸醒过来,想要回家。正说着,雨晴和妈妈来了。雨晴妈特别热情的和正大爸打着招呼。看到正义那边一直有电话在催,雨晴妈热情的让他去忙自己的事情。二老还不知道离婚的事情。 宋天然又找到电台,闹得大家都来围观。正大只好回单位去看看情况。正义正谈着房子,接到正大的电话,要他回去照顾果儿。宋天然正和保安吃着饭,正大回到了单位,和宋天然面对面的谈着,将宋天然再加羞辱了一番。宋天然决心一直和正大耗下去。 正大回到家里,只有正果和正义等着他。正大将自己离婚的消息告诉了正义,正义很吃惊。正义一个人来到医院,接替嫂子,让她回家,自己留下来照顾父亲。面对嫂子,他不知该怎么开口。 雨晴住到妈妈家里。不知情的妈妈和好好一直提着女婿和爸爸,雨晴只能暗自躲到屋里落泪。正哭着,正大带着要找好好的正果来了。雨晴却走出屋来,吵着要赶正大出去。雨晴妈骂她不住,正大只好借单位有事儿,离开了雨晴家里。正大离开后,雨晴说出自己离婚的真相。妈妈很着急,甚至开始怀疑正果当初是不是真的弄丢了彩票。和好好在里屋玩的正果,听到了对话,开始焦虑。 正大爸在医院里呆着,却跟病友说自己只是从乡里进城,让自己检查身体,说自己的儿子就是正在说节目的主持人,赵正大。大家对正大挺感兴趣。 正说着,正义来了。他劝爸爸别老吹牛。爸爸却告诉他,以后别再自己爹,显得土气。还让他告诉哥哥嫂子,以后饭做得咸一点儿,让他送饭也早一点儿。正义自然应着好。爸爸吃出今天的饭有些饭馆味儿,正义却不能说什么。 生活还有继续。雨晴在家里收拾着行李,听着正大的节目,却觉得正大在胡言。病房里的正大爸,总是拿着收音机大声的放着正大的节目,搞得病友都不能睡觉。 节目里,一个酒鬼打来电话。电台的工作人员紧张不已,正大却很好的应付了。听到他的语言,不同的听众有着不同的感受。 下班,宋天然又堵在电台门口。还好正大的司机小顺子及时的开车出现,正大急忙逃跑。 正大回到家里,雨晴等在家里。她开口质问正大是不是现在很烦自己,指责正大在电台里含沙射影。 雨晴在房间里叫正大,看到雨晴拿着剪子指着自己,正大吓坏了。其实雨晴只是让他拿下卧室的婚纱照。能折腾的雨晴还要用剪子将照片上的两人分开。到了正大抱着雨晴腰的手的部分,两个人争执了起来。最后,正大只好让着雨晴,把自己的手留在了雨晴的腰上。

  • 雨晴拉着正大,面对面的谈孩子和房子的事情。雨晴要求正大卖了房子,将房子的一半财产给自己,甚至要求正大将当年彩票的钱按照五份,起码给自己80万。面对雨晴奇怪的要求,正大很无可奈何。 晚上,雨晴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的哭了起来。睡在沙发上的正大,却是久久不能入眠。最后,正大来到房间门口,正巧遇到也准备出来的雨晴,两个人又开始聊。 正果正跟躺在床上的嫂子聊着,雨晴妈找了过来。她担心雨晴,问起正大。雨晴拜托她照顾正果,自己去接好好,雨晴妈却不让她继续照顾好好。 正大在房间里照顾爸爸,爸爸看到病友回来了,开始将话题扯到电台上。正大很尴尬。 正义在忙房子的事情,他考虑着自己要买个房子。而目前,他急着找一个住的地方。 雨晴和妈妈带着正果出门。路上看到有老人在街边画素描,正果感兴趣的走上去。雨晴妈一直劝着雨晴别再住在家里,毕竟已经离了婚。雨晴妈看出雨晴并不想离婚。最后,妈妈旁敲侧击的告诉雨晴男人总是要离开了女人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才能够回头。 正大陪爸爸上厕所。爸爸问起雨晴的情况,劝正大别怪雨晴,要让着她。 雨晴在家里陪着正果和好好,正义带着一堆吃的回来了。雨晴一个人躲到了房间里。正义逗着正果和好好。正果的画里,画出了她对嫂子和哥哥的矛盾的态度。 正义走到只剩雨晴的婚纱照前,正果凑过来问大哥怎么不在画里站着了,还问嫂子收拾东西的原因。正义只好骗他。 雨晴在做饭,拜托正果带着好好去买包盐。正义和她谈起两个人的婚姻事。正义本想劝雨晴不要真的离婚,雨晴却死要的面子,贬低着赵正大,表达着自己没有他也可以很好的想法,甚至说出了,自己这几年对赵家不错这种话,离婚了自己高兴。说着,还哭了起来。正义无从开口。最后,雨晴缓过来,让正义将自己煲的鸡汤给爸爸送过去。 吃饭的时候,正果跑到厨房拿了碗要给哥哥留饭,雨晴不让。这吓哭了正果。 正义照顾着爸爸,爸爸表示对旁边总是亲自出现的病友的媳妇的喜欢和羡慕。正义故意说自己觉得还是嫂子好,她不能来也不过是因为还要照顾正果和好好。爸爸嫌屋里太闷,死活要出去,正义只好陪他走走。 正大在主持电台节目,可是他有点儿心不在焉。这天,他接到一个插足做小三的女人的电话,正大愤怒的骂了第三者,关掉了电话。爸爸在病房里拿着收音机,拖着病友一起听。几个人正吵着,护士出现,警告正大爸爸再听收音机,就给他没收。 工作人员提醒正大,节目里少插了好几条广告,会被扣钱的。正大发了火。 正大晚上回到家里,习惯性的走进房间,却发现家里的三人都睡在床上。他急忙跑出屋去,心中却懊恼不已。正大来到正义的房间,说起不急着要他还钱,正义却急着拿出一笔钱交给正大。正义本想和正大聊着嫂子和事儿,正大却不愿意聊。 此时的雨晴正无法入睡,回想着两个人吵架闹离婚的情景。

  • 第二天早晨,雨晴没有做早饭,大家都没得吃。正义很失落,正大更不爽。两兄弟送饭给爸爸,爸爸也嫌饭菜太淡。爸爸又在跟正大说着电台广告的问题,正大让他以后别再听电台了,爸爸却很固执。 晚上,正大回到家里,雨晴正在看电视节目。正大故意讨好的拿出在路上买的瓜子,还柔情的看着雨晴,喊着雨晴的名字。雨晴心里很得意。正大本意是想好好和雨晴谈谈爸爸的事情,奈何雨晴根本不屑于配合他。 第二天早晨,雨晴为正果和好好准备了早餐。正大厚着脸皮也坐到了餐桌上,却在雨晴的态度之下,根本不敢动筷,只能啃着自己的干粮。最后,雨晴松了口。但是她要求正大要打扫房间。在正果和好好面前,正大不好意思把话说得太明,无奈雨晴却依旧不配合她。 正大来到医院,看到雨晴已经在了。两个人离开病房的时候,正大说着感谢的话。雨晴却说,这是为了爸爸。 雨晴带着正果和好好回到娘家。雨晴妈妈一直劝着雨晴离开赵家。正果和好好玩闹的时候,两个人有些争执。听着正果叫自己的名字,雨晴发现好好在向自己的离婚证上画东西,着急的抢了过来。闻声赶来的雨晴妈,发现两本离婚证都在雨晴手上,好奇她为什么不还给正大,以防正大会用到。似乎雨晴并不准备永远的离开赵正大。 雨晴带正果和好好去公园玩,正大只好一个人留在家里。有一家三口也在公园里,他们闹得很开心。雨晴本来看的笑了出来,却突然间沉默了起来。旁边的正果和好好,却始终沉默的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人家。 一个人在家的正大,迎来了前丈母娘。正大很热情很谨慎的招呼着。雨晴妈和他拉起了往事,并说起雨晴去照顾赵爸爸的事情,认为这样不好,认为不能放雨晴自由,是将她当作一个不花钱保姆的做法。面对丈母娘的咄咄逼人和充满母爱的眼泪,正大很尴尬。最后,雨晴妈问他是不是还对婚姻抱着希望,面对正大的犹豫,雨晴妈愤怒的离开了。 雨晴妈找到电台,要见领导。保安自然不放,还好认识她的工作人员把她稳了下来,把她前来的事情及时的告诉正大。正大急忙打电话给呆在公园的雨晴,无奈雨晴根本不接电话。 工作人员陪着雨晴妈,她故意把情况说的很严重,吓得雨晴妈不敢再找领导,反倒是急着离开了。雨晴妈甚至以不认这个女儿为由不让雨晴再回赵家。 雨晴最终还是回到家里,正大质问她丈母娘去到电台的事情,还一口咬定是她指使的。雨晴只好以自己受了委屈为由,堵正大的嘴。面对强硬的雨晴,正大最后打了电话给正义,要他替自己租一个房子,便离开了家,留下了雨晴一个人。 节目时间,正大总在发呆,一直放着歌。工作人员看出他状态不好,建议他把节目换成点歌,由自己帮忙主持,正大同意了。听到主持人换成了一个女声,雨晴妈吓坏了,爸爸也觉得很奇怪。雨晴妈急忙打电话给雨晴问情况,问是不是真的下岗了。雨晴也吓坏了,把他租房子的事情也告诉了妈妈,提醒妈妈别再闹了。 正大接到爸爸询问他节目事情的电话,假装没信号挂掉了电话。 正大回到家里,雨晴愧疚的主动向他道歉。正大得意的告诉她,这只是临时下班。 第二天,雨晴又找到正义,拜托他别帮正大找房间。正义假装不肯,可是他哪里说得过雨晴。

  • 正大和正果说起小时候兄妹三人的事儿,问正果还有记忆没有,正果突然喊着头疼。正大自然不再跟她说了。正在这时,正义回来了。正义一回来,正大便问他房子找着了没。正义支走正果后,开始以各种理由骗正大留在家里。综合各种理由,正大开始犹豫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寻找,他自己主动来到房屋中介。房屋中介的人认出赵正大,打电话给正义,将情况告诉了他。正义急坏了,急忙出门去了解情况,只好留正果一个人在家。此时的正大已经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下,准备签合同租房子。正在这时,正义冲了进来。他以正果为借口,吓得房东不敢租房子给正大。 正大恨极了,也只能和正义离开了房子。路上,正义接到电话,得知正果出事儿了,急忙往家里赶。邻居都在陪着正大哭的正果,这时,雨晴也及时回来了。邻居告诉雨晴正果可能是被吓到了,把家里的门踹坏了。正说着,正大和正义回来了。见正果有人照顾,邻居们就散了。 回到家里,正义修着被正果踹坏的门,开始询问正大是不是真的在外面有了人,说他这件事做得不厚道。正大却觉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开始发表言论。不但被邻居听到了,还被雨晴发现了,扔了他一脸菜叶。 工作人员看到正大状态还是不太好,询问他是否还需要替班。正大表示不用,她还微微有些失落,她内心渴望接近话筒。 赵正大正在主持节目。雨晴妈听到正大的声音,高兴的打电话给雨晴。宋天然坐上了小顺子的车,还给了小顺子一笔钱,说要包他的车,试图了解赵正大住在哪里。两个人正争执间,赵正大出来了。宋天然看到他,让他向自己道歉。赵正大懒得和她拉扯, 宋天然却依旧很嚣张,最后留下一句话,表示第二天会继续听他的节目,便转身离开了。 正大到家后,小顺子劝他别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还建议自己找一堆车围住宋天然,让她没办法找正大的麻烦。正大自然不同意。 回到家里,雨晴特别热情的迎接他。没想到,雨晴说的话,却惹恼了正大。 第二天,公司的女同事顺路来到正大间。看到正大正在上网为晚上找话题,两个人聊起了工作。正谈的起劲,雨晴回来了。雨晴嘴上没说什么,却坐在房间里发泄情绪。正大跟她吵了起来,正吵着,爸爸回来了。看到正大正在和雨晴吵架,爸爸上来就给了正大一巴掌。见正大可能解释不清楚,正义急忙说小麦是自己的女朋友,将情势明朗了。 正义送小麦离开,试图让她说一声感谢。小麦却流着泪,认为是自己帮了这一家人,也对雨晴气愤不已。 爸爸在洗手,正大急忙趁他不注意撕下了厕所门上的值日表。爸爸夸着媳妇,要正大好好对雨晴。爸爸要正大洗几张结婚照给自己,带回乡里给乡亲们看。正大急忙以好好需要吃零食为由,支走了爸爸,自己跑到卧室,开始粘贴已经只剩下雨晴的结婚照。 正大正贴着,雨晴走了进来。雨晴假装说自己装不下去了。两个人扯着扯着,话题扯到了小麦身上。 最后,两个人和谐的坐了下来,面对着结婚照亲密的聊了起来。却无法亲密的进行下去。

  • 爸爸回来了。爸爸表示明天就回乡里了,还提起正义的女朋友,觉得小麦不比雨晴,不是个居家过日子的人。爸爸拜托着正大照顾着正义。正大认真的表示,只要有自己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弟弟妹妹。爸爸却说,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他还要考虑雨晴的感受,正大很感慨。爸爸还给了正大一笔钱,要他给雨晴换一个表。 正义陪着小麦,请她去吃饭。小麦是个气势很强的人,正义被吸引了。 正果看到日历上的红圈圈,询问雨晴是什么意思,引得雨晴陷入了夫妻二人的事情,变得很难过。 爸爸和正大聊着婚姻的事情,听出正大有离婚的意思,爸爸警告他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正义和小麦聊着,两个人似乎有着发展的机会。 爸爸来到卧室,发现有些不对劲。他悄悄的找到正果,天真的正果的表现让爸爸更加担心。还好,正果头疼,没有说明太多的情况。 小麦来上班的时候,正大为今天家里发生的事情向她道歉。正大看出小麦似乎对正义有些意思。下班后,宋天然又等在电台门口。正大没理他。正大在车里睡着了,小顺 子发现后面有出租车似乎有些不正常,觉得可能是抢劫。正大想要报警,小顺子却担心来不及,开车追了上去。追上出租车后,小顺子冲了上去,让正大呆在车里报警。 最后,小顺子教训了坏人。正大却有些心有余悸。正大回到家里,家里的灯都是暗的。正大呆在厕所里,捣鼓出了声音。这声音吵醒了爸爸,一直没睡等着正大的雨晴听到声音,唤他回房。 正大回到房间,雨晴却不让他睡床上。正大本想发火,奈何爸爸就在客厅,只好忍气吞声,恳求雨晴让自己睡在地板上。爸爸在屋外隐约的听着动静,很是担心。正大发现日历上的红圈圈,故意装作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雨晴急着解释那不是自己画的。雨晴告诉正大,她听到爸爸和别人打电话,觉得爸爸准备在这里长住,跟别人打电话说“就说我死了”,估计是欠了别人钱。正大很担心。 第二天,送走好好,爸爸果然向正大开口,想在城里多留几天,还追问正大给雨晴的手表买好了没有。 晚上,雨晴回来,把给爸爸买的礼物给了他。两个人谈起当家的不易。 正大在节目里说起小顺子见义勇为的事情。小顺子听着广播,嘴角止不住笑。这天的节目因为话题性,引得反响很好。两个人正收拾着下班,宋老师来了。宋老师找正大替朋友出个场。正大虽然嘴上说觉得不好,心里却被五千元的出场费所吸引。下班后,小顺子没有出现在电台门口。 回到家里,雨晴做着面膜和正大聊起晚上电台的话题。得知小顺子见义勇为的时候,正大躲在车里报警,雨晴有些鄙视他。

  • 正义在等小麦,被正大发现。正义试图以约客户看房子为由骗过正大,不想正好小麦出现了。小麦配合着他,说自己是想租个房子。他们说完,正大便识趣的离开,两个人也拉着手跑开了。但是小麦是真的需要租房子。 饭桌上,爷爷给好好夹菜,好好无意说爷爷脏,被雨晴批评。好好急着看动画片,雨晴担心他不吃饭,给他端到嘴边。好好叫爷爷陪自己一起看动画片。 餐桌上只剩下正大和正义,正义询问正大,小麦是不是真的还没有男朋友。正大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正义却觉得没什么不可以。 第二天,正大劝呆在家里无聊的爸爸,有空可以出去走走。在乡下呆惯的爸爸并不喜欢城市的环境。爸爸问起小麦的情况,要正大帮自己约着再好好看看这姑娘。正大只好答应。正大打电话把事情告诉正义。正义正和小麦在一起,听到这事情,也挺尴尬。挂掉电话,正义向小麦开口,要她帮自己一个忙。 爸爸等着小麦上门,要雨晴准备个西瓜,别显得太小气。雨晴有些笑话爸爸,正想和正大说,发现正大也在收拾自己。她顺便嘲笑正大,为了见弟媳,如此正式。正大告诉她,自己是接了个活儿。雨晴问正大,正义是不是真的和小麦在一起。她也觉得正义和小麦不合适。正大在她面前,却坚持维护正义和小麦的感情。看正大这么不给面子,雨晴开始吵着要把离婚的事情告诉爸爸,吓得正大不敢反抗。 小麦陪正大来到家楼下,又打起退堂鼓。正义拼命把她拉住。 爸爸对小麦很热情,雨晴也尴尬的向小麦道歉。小麦大气的说自己没有往心里去。 房间里,正大问正义,是不是真的和小麦假戏真做。正大努力的劝正义别和小麦在一起,正义回答正大的却正是正大对付雨晴的。 爸爸正和小麦夸着正义,正大赶着出门了。见正大离开了,小麦也借家里有事,准备离开了。大家都劝着爸爸放小麦走,爸爸也只好答应,眼看着小麦离开。 正大主持完婚礼离开后,为了表示感谢,那人送了他一份Gucci的礼物。他回到家里,发现雨晴妈也在家里。雨晴妈和正大爸胡扯着,意在说明雨晴的辛苦,指责正大的不好,以及正义和正果对雨晴的拖累。 吃饭的时候,爸爸和正大、正义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说拖累了果儿让她学历上到初中。正义说,以后让果儿跟着自己。正大爸的意思其实是,要带果儿回家了。雨晴开口了,要正果留在这里,自己会好好照顾。好好也说不让姑姑走。 正大爸离开了。雨晴本想让正大和自己回到房间里睡觉。正大却收拾了东西,睡到了客厅。雨晴气得要命。 正大上班的路上遇到了雨晴,他问她怎么不去上班。雨晴一脸怨气的告诉她自己下岗了,被安排到了小饭馆,以后要上夜班了。她还告诉正大,以后她要把好好送到妈妈家,也没精力再管正果了,便转身离开了。 雨晴离开后,正大打电话给王总,恳求帮忙,但是情况也很不明朗。 雨晴在饭馆做得很不顺心,正义也不会照顾正果。正大下班后,来到饭馆,得知雨晴已经坐末班公交离开了。 雨晴先回到家里,给在沙发上睡觉的正义赶回屋里,正大才刚回来。见正大回来的晚,她冷嘲热讽着,让正大也很不高兴。 雨晴回到家里,妈妈买了三十袋盐,还要给她一样,雨晴不要。家里,正大要去工作,却没有人带正果。正果一直拉着他,正大也只能留下委屈的正果一个人在家里。 雨晴来到饭馆,得知前一天正大来接过自己,开始后悔自己的计较。 工作的时候,正大精神不济,一直讲错。 雨晴回到家里,发现正果不在。她急坏了,开始打电话联系人。

  • 正大在倾听别人的心事,小麦接到电话。正大正骂了一个观众,挂断电话,准备接广告,小麦通知他,正义来电话,正果走丢了。 正义已经赶回家,大家拼命的找着正果。小麦开车送正大回到家里,开口就骂正义不中用。雨晴则指责是正大害正果走丢,小麦打着圆场。正大沉思了一下,有了头绪。他相信正果不会走远。果然,在好好的学校门口看到了坐在外面的正果。正果说自己来接好好。雨晴急坏的样子,让大家都很暖心。 小麦开车将一家人送回家,正义告诉他们自己晚上回公司住。几人谢过小麦,便回家去了。小麦接着送正义回家,两个人聊起雨晴。小麦觉得雨晴其实是个好人。对于他们离婚的事情,正义也觉得不解。 第二天早晨,雨晴和正大商量,送正果到好好的幼儿园呆着。正巧正大接到公司的电话,提前离开了。雨晴只好一个人决定,带着正果来到幼儿园。本来有些犹豫的园长,看到正果的画画才艺,决定收留正果。小朋友都喜欢会画画的正果。 因为维护好好,正果惹得其他小朋友吵架闹到了园长那里,家长也和正大谈了话。家长虽然没有多计较,但是还是很尴尬。最后,正大只好把正果带出了幼儿园。 回到家里,正大让正果先回屋里,对着雨晴指责她送正果到幼儿园的事情,把雨晴气到不行。 正大和正义商量着要把正果送回家里。正义不同意,还说嫂子也不会同意的。正大想排除雨晴的想法,雨晴却出现,说自己不同意。见大家都不同意,正大只好退一步,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个主意。 正果就这样被送到了老人院。院长带着正果,正果却一直念着哥哥和嫂子,院长只好打电话给正大。一接起电话,正果就哭喊着要回家。正大挂掉电话后,痛苦不已。 家里,好好也一直吵着要姑姑。雨晴和正大,包括正果,都陷入了痛苦之中。晚上起床,雨晴看到正大不在家里。原来正大来到老人院,他看到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正果,心酸的跑过去。正大将正果带回家,雨晴安慰着她,一家人难得的和谐。 第二天,雨晴将正果带到自己的饭馆。雨晴接到妈妈的电话,告诉她有一个好男人的资源。雨晴不乐意听。正果自己坐一个桌前,拿着笔画着对面桌的男人。那个男人看到后,嫌正果画的丑,开始骂正果。雨晴冲上去保护正果,和客人起了冲突。最后,经理出面才制住了酒鬼。经理说话有点过,嘲笑雨晴还自以为是正大的老婆,还说雨晴要不是有正大的请求,才不会被留下来。雨晴气愤的拉着正果离开了。 回到家里,正大殷勤的照顾着雨晴。雨晴带正果回到娘家,妈妈也骂她。正大由领导陪着,来到饭馆找到冯经理,求他再给雨晴一个机会。冯经理死活不同意,正大也只好作罢。最后,冯经理问正大,雨晴平时在家里是不是也这样。正大尴尬不已。 雨晴和正大都在家里,雨晴妈来了。妈妈还是忙着要给雨晴介绍对象,还故意大嗓门的介绍着对象的情况。雨晴本来不想理,看到正大躲在旁边偷听,雨晴来了劲儿,母女俩配合着,把正大气到愤怒的回到里屋。 雨晴还故意拿着照片,要正大帮忙挑选。 从雨晴那里受的气还没顺开,正大又接到电话,宋天然把他告到了台长那里。 见正大接了电话便急着离开了,雨晴很失落。妈妈也怪她,老惦念着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的正大。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