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追追追 电视剧 热度 1187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赖慧中

类型: 悬疑 / 罪案 / 剧情

简介: 该剧讲述了警方的卧底警探何莉惨遭暴力贩毒集团杀害。她的丈夫刑侦队长童帆气愤难当,一举击垮了贩毒集团,唯独杀害何莉的凶手“饿鸽”逃走,不知去向。童帆赴美学成归国,率领康苹,王雁鸣,庄凯,洪生等...展开
分集剧情
  • 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一起抢劫案却在海市的刑警大队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局长把案情说给童帆,印纱纸被抢了六箱,警方准备调集一切警力侦破些案。唐军的机要秘书何莉是警方的卧底警探,唐军是商鼎集团头目,涉嫌组织犯罪团伙从事多起非法勾当,饿鸽就这个集团组织最冷酷的杀手。 警方分析了犯罪团伙的目的,他们首先要找到印刷厂的位置。唐军命饿鸽随时待命,陈鹏跟踪行动的暴露铸成了大错,饿鸽开着大卡车撞向了何莉的汽车,何莉当场死去,她的丈夫刑侦队长童帆气愤难当,他无法冷静下来,车祸的真实情况还不能确定。何莉的牺牲让海市刑警队提出了警惕,局长拿着何莉生前的工作笔记给政委看,他感觉自己的工作没做好。 警方一举击垮了贩毒集团,唐军见到警察后十分惊慌,唯独杀害何莉的凶手“饿鸽”逃走,不知去向。金融风暴被避免,童帆与饿鸽失之交臂。法医事后将何莉当时的详细情况说给童帆,她当时采取了措施,那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还从何莉手上发现了一些端倪。政委杜志忠给指挥部发出命令,警方各部门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围追堵截。 童帆在行动时只有一个信念,找到凶手为爱人报仇,他的愤怒产生了焦虑,从而思考能力下降,由于童帆在追击中造成民众财产损失,他被调到内勤休养并不能进入案件,童帆要留下手枪后离开。局长将何莉为童帆的选择拿给他看,何莉清楚那个机会童帆会更加合适。 童帆看到去美国警校学习的文件,他坐飞机去了美国,那是一个不一样的国度,两年进修和时间很快过去,在破获一起贩毒案后童帆回到了海市。童帆到家后发现床单等物品都被换了,他看出不像一般般小偷来过,警方发现是饿鸽曾经来过,他们也不清楚他来此的目的,童帆发现自己经常喝水的保温杯子不见了。童帆被任命为刑侦队副支队长,他回家时见到吴丹在门口等候,吴丹拿出何莉交给她的东西给了童帆。

  • 童帆将吴丹请回家中,吴丹拿出了光碟和香烟,何莉当时的语气很焦急,吴丹那时被警方带走,何莉曾经救过吴丹一命,童帆看到吴丹脖子后面的印记,吴丹称那是胎记。童帆猜测那包香烟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打开香烟后他看到了何莉留下的字条,她不希望童帆私自介入此案,一定要听组织的安排,童帆让技术人员采集那张光盘的全部信息。 王雁鸣是经过多次选拔才进入刑侦大队,平静的水面上调起了一辆汽车,矛头直接指向童帆,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吴丹的尸首被打捞上来,警方分析是凶杀案,她是重伤落水后溺死。童帆主动说出他见过吴丹,他成了重大嫌疑人,童帆让他们按正常程序办,他只能接受调查,犯罪份子的出手之狠直对童帆,他此刻只能回避,刚到警队的王雁鸣也显得格格不入。 法医对吴丹青的尸体进行分析,童帆了解了她的伤情,他想知道吴丹的准确死亡时间,童帆感觉是自己的错,当时他应该直接把吴丹带到警察局交给韦队。童帆主动承担犯罪嫌疑人让队友们有些慌了阵角,他没说出香烟的事情,这没违反原则。童帆从陆丹那里知道光盘上的指纹信息,王雁鸣感觉心里上过意不去,她找童帆谈话,童帆命令她放下一切包袱,他看到一个年轻警员潜在的能力,他给她打气的原因是猜想她会给自己带人惊喜。 童帆队友的努力没有白费,犯罪嫌疑人的动机也越来越清晰,王雁鸣的说法得到队友的赞成,他们重新去了现场分析,那很有可能是一起谋杀案件。陈鹏对车胎上的土进行分析,还看了王雁鸣的调查报告,车胎和童帆的车胎非常吻合,这正是王雁鸣对童帆的惊喜。 童帆对陆丹说出心里话,他交出车钥匙让陈鹏去查一下。根据对路口监控录像的调查发现了线索,警方很快找到了那辆出租车并做出分析,案发现场的轮胎印和童帆的车胎印完全吻合,王雁鸣将情况汇报给韦队。

  • 童帆做梦梦见何莉。康萍夜晚来找童帆,告诉童帆找到事故车辆。康萍检查车辆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康萍建议把车子带回队里检查。童帆询问陆丹,陆丹发现红色纤维,可能是司机留下,又寻问少杰能不能看清司机的面目,少杰肯定是饿鹅,饿鹅现在是甲级通缉犯。 童帆想知道饿鹅的真实目的和动机并要求少杰不要插手。童帆要求少杰挨家挨户的巡查,通过看监控录像,少杰认定凶手是饿鹅,吴丹的案件对童帆团队来说是巨大的考验。陆丹化验何莉的衣物,犯罪嫌疑都指向饿鹅。而随后指纹的显示却不是饿鹅而是方挂生。 老张向陈鹏他们提供信息,七点半时方桂生偷开走他的车。韦队接到信息犯罪嫌疑人出现在腾安医院,韦队下达抓捕方桂生的命令。童鹏对吴丹围巾上的低碳碎屑产生兴趣。却查出地毯厂九月份倒闭。警员布置在医院,少杰和陆丹到达医院,推开病房的门却发现里面只有被绑的护士和医生,行动失败。童鹏认为方桂生的逃脱只是一个假象,童帆回忆起何莉。 警队突然接到电话说西大陆红塔路立交桥下是追查的命案现场,然后就没了声音。韦队叫走了警员,童帆来到地毯厂,方桂生用手枪顶住童帆的后脑勺。唐帆骂方桂生不是东西并压住方桂生,而方桂生反抗又将手枪对向唐帆。童帆说方桂生不会杀他,方桂生坦言他很想打死童帆。方桂生放狠话要童帆活着比死了更难受。把童帆踢倒便走了。然而韦队他们赶到却看见童帆,韦队问童帆为何在此,韦队向童帆坦言会帮助他,他误会童帆是杀人凶手要童帆,少杰和陈鹏在凶器上发现指纹,而最清晰的指纹就在最关键的凶器。他们认为很奇怪,想通过电脑查出犯罪嫌疑人,却没有电脑密码。 童帆过来提供了密码,而显示后的结果竟然是童帆本人。局长质问韦队童帆究竟想干什么。韦队打电话收押了童帆。少杰和陈鹏认为指纹过于清晰就像一个局不相信是童帆所为决定重新化验指纹。陆丹来看望童帆,化验他手上的血迹。而这一切都是童帆设的局,他想通过方桂生确定其幕后主谋饿鹅。 少杰和康萍都认为指纹是伪造的,。康萍通过演示证明了指纹的伪造。韦队认为方桂生不会有童帆的指纹,少杰想起杯子被盗取。血迹证明童帆不是杀人凶手。韦队亲自解了童帆的手铐。并要童帆去追捕方桂生。童帆向队里表明自己的看法,认为方桂生后还有幕后主使。

  • 童帆猜测幕后黑手,却不能肯定幕后的黑手,局长要求童帆破案,童帆认为此案牵扯何莉自己应该回避。局长还是要求他破案,童帆查看徐婷被方桂生调戏女子的档案。童帆要求队员保护她。方桂生在某小区对徐婷进行调戏,警察进行阻拦没有成功。大队收到徐婷的消息,开车进行保护。方桂生跑走,徐婷情绪崩溃 童帆询问徐婷是否和方桂生有肢体接触,徐婷否认了。警队没有抓到方桂生让他逃走,康萍童帆保护徐婷回康萍家。康萍在楼下跟童帆谈话,说童帆改变不少有领导的风范。康萍回到自己家看见徐婷,徐婷说自己手机弄丢想康萍借手机给妈妈打个电话,康萍要徐婷先不要告诉他妈妈以免担心,而徐婷妈妈的电话却没有打通,徐婷十分担心 一屋内,方桂生遭一女子踢打,方桂生问饿鹅是否必须这么做,他可以一枪打死童帆。饿鹅说如果他如果敢动童帆一根汗毛下场会很惨,要求方桂生听从他的指挥。 晶晶查找和犯罪车辆相同车轮型号的车辆发现有七万多台。其中出租车分别登记在五十四家出租公司,少杰和陆丹前去调查,少杰夸奖晶晶做的不错。童帆的嫌疑被排除使案件又回到原点,侦破口全在留下的车轮印。陆丹和少杰前去出租车公司调查,得知相同型号的车有两辆被租,其中一人竟然是童帆。少杰要求马上查出两辆车子的具体位置并锁定了车子油门,少杰和陆丹前去寻找,发现车辆停在何莉的事故现场。 童帆来到现场又想起何莉,少杰认为肯定是饿鹅要陷害童帆,童帆要求搜集所有可能证据,陆丹找到一枚清晰的指纹印。少杰认为是饿鹅要陷害童帆。这时童帆接到饿鹅电话,饿鹅告诉童帆他不可能找到自己。童帆故意大声说话。少杰打电话给要求晶晶通过电话查询饿鹅的具体位置。饿鹅要童帆把东西还给饿鹅。童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饿鹅要童帆不要忽悠他,何莉就是例子。童帆要饿鹅投案自首。童帆说出饿鹅的真实名字是唐亚民。饿鹅在电话一头抽打一中年女子,童帆并不知道女子是谁而女子是徐婷的妈。饿鹅说这只是个开始并压断电话。 晶晶说通话时间太短查不到具体位置只有大概在中环区。童帆要队员查询打来的电话登陆的地址是全泰小区。徐婷拨打她妈的电话却受到饿鹅的威胁。徐婷叫来康萍,康萍听取电话内容。饿鹅要求徐婷走出刑警队往南走有一辆车在等她并要求她一个人来,不然她妈性命难保。徐婷求饿鹅让她和妈妈通话。徐婷的妈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徐婷情绪崩溃,康萍安慰徐婷。 康萍给韦队打电话。韦队过来要求晶晶利用GPS定位系统,康萍说饿鹅可能在监视情况,韦队要求徐婷千万不要让饿鹅发现装备。康萍安慰徐婷他们在身边守护他,韦队要求她假装溜出去。晶晶锁定通讯频道 一路上都有侦查大队人员对徐婷的行踪进行汇报。康萍给童帆打电话要求童帆马上到达徐婷所在的路口。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接徐婷,而开车人正是方桂生。徐婷上了车,侦查队员全线跟踪。方桂生要求徐婷不要东张西望闭上嘴巴。 福朋大酒店,徐婷下了车。而康萍童帆他们也到达了。韦队要求他们全组跟进,康萍要陈鹏就在车内等待。而童帆他们下车跟上。童帆走时给康萍做了个手势康萍点点头。方桂生拉起徐婷快速跑起。 侦查队员寻找徐婷方桂生,康萍要陈鹏开车在另一个出口地库等着。而GPS定位系统失去信号。侦查人员不知道徐婷的具体位置。方桂生从地库开车把徐婷带走。晶晶告诉徐婷断联的消息。康萍看见徐婷马上跟踪车辆并告诉韦队。并重新锁定目标隐身跟踪。方桂生发现有人跟踪加快车速,康萍丢失目标。韦队无奈要求十五公里侦查。方桂生在和徐婷争执中打下徐婷拿在手中的定位系统,反而使韦队重新有了目标信号。

  • 方桂生在丹青路停下,韦队要求队员们实施抓捕,并露出开心的笑容。方桂生要徐婷下车,徐婷不干,挣扎中方桂生发现仪器,并与徐婷拉扯起来。童帆赶到并制服方桂生。徐婷激动的问方桂生她妈在哪,童帆要徐婷冷静。这时,听到一女子哭泣,两人抬头一看,徐婷的妈妈被高高挂起,绳子正在下移,命悬一线。 中年女子情绪激动,绳子不断下移。童帆冲上天台,看见饿鹅和一女子,童帆要求饿鹅把手举起并用手枪对准他,但饿鹅却一点都不慌张。松开手,徐婷的妈妈在快速下移。童帆马上拉住绳子。饿鹅要童帆自己看着办是要他的命还是要徐婷母亲的命,之后走了。徐婷冲上来,和童帆一起拉住绳子。徐帆冲饿鹅哄叫认为饿鹅跑不了,饿鹅走后并没有放走方桂生。走时和饿鹅一起的女子做出了瞧不起的手势。侦察队员赶来,徐婷的妈妈被救下和徐婷抱在一起痛哭,两人情绪激动。 童帆认为何莉留下的芯片里面藏有内容。陆丹安慰童帆让饿鹅脱身不是童帆的错,并说饿鹅心里有鬼。童帆告诉陆丹他感觉饿鹅要寻找的东西可能是何莉留下的芯片。陆丹认为芯片里藏有巨大秘密。童帆要陆丹不要再想,早点休息。 度假酒店发生案件,童帆过去了解情况,从酒店里拖出一女子,少杰拍摄女子面容,女子被拉入医院。一穿着华丽的女子跟酒店人员争执,王雁鸣和童帆来了解情况,女子说酒店有人拿走她的钱,童帆询问女子手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女子说不知并追问钱的事,女子被王雁鸣带走解决情况。 童帆侦查案件现场,知道了罪嫌疑人坐的电梯,和康萍坐上电梯一楼楼的侦测,在某楼发现污迹,追随污迹来到一房间门口。推开房间门口却只发现死亡的男子和散落的钱。童帆拨打庄凯的电话,前来侦查。死亡的是年经男性。根据案发现场他本来和受伤女子过生日。王雁鸣检查饭店每一位人员的指纹并拍照。一名叫刘克的男子引起陆丹和王雁鸣的注意,陆丹要求查看手机,男子却前言不搭后语。陆丹查看男子的身份证。男子留下指纹。 童帆向酒店人员了解受害人当天的情况。在警局童帆了解了两名受害人的情况。男的叫巴克图,女的叫边灵,均不是本地人。童帆要求警员晶晶联系巴克图家乡内蒙古的警察局。康萍叫童帆看从死者枪洞口取出的东西。而化验的结果并不是子弹而是木屑和金属粉。这些东西不能伤人。童帆推测伤人凶手可能是高手也可能是门外汉。康萍带童帆看男子的伤口。男子身上有许多伤口却不致命。童帆对男子的职业十分疑问,要求检查死者的疤痕的情况找到线索。通过伤痕的分析。各种情况被否定。少杰和陈鹏确定先前男子刘克在现金被盗的案件有重大的嫌疑。 而刘克曾经是唐林集团的司机。康萍和童帆知道了巴克图生前是跳街舞的。,童帆来医院看望受伤女子边灵。一名护士来到,护士名叫晓兰对童帆有爱慕之情,在医院的碰到让童帆十分尴尬。 康萍和少杰来到街舞室了解巴克图的情况,得知边灵是他女朋友。得知巴克图和张宇辰的家长发生冲突,康萍和少杰得到地址,询问张宇辰的父亲张大联。,张大联说自己只想吓唬吓唬他,童帆离开医院。看见一辆和饿鹅开的一样的车。而后看见刘克从后备箱取东西,童帆要求查看刘克的驾驶证,刘克说车并不是他的是老板的自己没有车证。 陆丹和陈鹏在酒店调查刘克,知道刘克和一名叫苏牛的男子住在一起。而他们的谈话被苏牛看见,苏牛快速地远离。陆丹和陈鹏查看刘克和苏牛住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而苏牛躲在橱柜里。他打开房门准备逃跑却发现陈鹏和陆丹在房门外,陆丹和陈鹏审问苏牛。

  • 陆丹打开苏牛的包发现里面是大款钞票,苏牛说自己不认识刘克。陈鹏陆丹进行询问,苏牛最后承认认识刘克,刘克在一家公司开车。刘克来电话。苏牛问刘克在哪,刘克叫苏牛一个小时后去虎山公园。侦查大队开始行动。少杰和陈鹏来出租公司来找刘克,看见刘克。刘克看见少杰和陈鹏开始奋力逃跑。 刘克躲在垃圾桶内,却被童帆抓获。少杰和陈鹏审问苏克,苏克承认犯罪事实,并交代作案过程。苏克说他跟饿鹅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车并不是饿鹅的。陈鹏和陆丹检查过汽车,却什么都没发现。童帆查看汽车照片发现汽车有摩擦痕迹发动机号被改并有指纹痕迹,陈鹏和陆丹将指纹送给晶晶比对。 刘克说自己跟饿鹅并不熟从前也没从事过犯罪活动。在刘克被审问时,晶晶在对他进行测谎测试,发现他说谎。陈鹏说他已经发现刘克指纹和刘克修改发动机。刘克不承认杀人事件和他有关,只承认他改了发动机号和偷取金钱,刘克说陶经理和饿鹅认识已久,陈鹏和少杰带走陶经理。陶经理不承认认识刘克和饿鹅,晶晶证明他在说谎。陈鹏说将有人指供陶经理,无奈下陶经理承认。陶经理把他所知道的饿鹅的情况告诉程鹏和少杰说饿鹅真实名字为唐亚民,但唐亚敏的指纹和饿鹅的指纹却对不上,童帆决定把案子交给上级。 林少杰要求提审唐军,童帆不同意。少杰背地私自审问唐军,而少杰却无功而返。巴克图案件陷入困境。 边灵醒了,康萍和童帆去医院看望边灵。晓兰告诉童帆来看边灵的一位朋友有些不对劲,并露出爱慕之情。康萍忍不住笑了。康萍和童帆询问边灵的朋友毛小虎,康萍询问边灵,毛小虎十分紧张.童帆和毛小虎谈话,知道巴克图跳街舞获得五万元现金`康康和巴克图打架等信息。康萍和少杰在酒吧找到康康,康康看见康萍少杰等人就跑,最后却被童帆拦截。康康交代了比赛那天情况,康萍说康康说谎,最后康康承认巴克图的伤痕是他所伤但并没有杀死巴克图,康康被带回侦查大队。 陆丹弄明白了巴克图枪伤部分,巴克图是被空包弹所杀。康康的作案嫌疑被排除,案件变得复杂。康萍和童帆来到剧组询问枪支焰火弹药的事情,导演说空包弹在近距离的位置还是能杀死人。

  • 小沈被带回警局协助调查,小沈承认认识巴克图,并把枪借给巴克图。晶晶证明小沈没有说谎。陈鹏进行现场模拟,队员们忍不住笑了。 队员们对现场进行侦测,所有酒店人员进行指望留取和拍照。毛小虎被带回询问,毛小虎说巴克图并不是第一次被抢。东港警方提取了巴克图上次被窃案件的信息,东港警方说巴克图没有指认谁是犯罪嫌疑人,警方无奈把嫌疑人放走,案件不了了之。 少杰做梦回忆起往事被惊醒,并痛哭起来。原来少杰错以为凶手要杀死孩子,错把孩子的父亲杀死,其实凶手并不想杀死孩子。少杰情绪不稳定,童帆安慰少杰并说理解少杰,叫少杰放下从前跨越那到坎,少杰承认自己一直为自己从前的事情而深深自责。 少杰被派去东港进行任务,在路途中,少杰回忆起以前的事。少杰曾看望被他误杀死的凶手的孩子浩浩,并且一直资助他,少杰一直跨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在东港递了辞职信。少杰在东港了解巴克图案件,于队长说警方已找到犯罪嫌疑人方望而巴克图却没有指认。于队长猜测巴克图和方望私了,少杰向于队长了解方望的情况。少杰和于队长等人寻找方望,而方望去了海市,少杰给童帆打电话说方望去了海市。童帆要求队员把方望资料递给下方警局一起调查方望,陈鹏去了旅馆等地调查。童帆和康萍则去了医院。 少杰去看望浩浩,得知浩浩被加拿大的夫妇收养了。而之后捐助的钱都被院长保管,少杰把钱捐助给了孤儿院。童帆又来看望边灵。毛小虎要童帆和康萍不要打扰边灵。康萍凭直觉毛小虎和边灵绝对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时,晶晶打来电话说知道方望的地点。康萍和童帆寻找而方望正在打牌,听到警察敲门他眼神一变。方望被带回询问,方望不承认自己认识巴克图自己也并没有抢劫。方望说自己来海市是来工作的,很老实。 童帆想起毛小虎的一句话,推测巴克图生前可能跟毛小虎说过什么。这时电话打来说边灵醒了。童帆叫陈鹏不用审问方望先拘留。而晶晶带来东西,说酒店经理在垃圾桶捡到东西,经过对东西的检测,花瓶上的指纹跟方望的不同。康萍来看望边灵,却看见边灵在哭,康萍询问边灵情况,而边灵什么都想不起来。边灵愿意帮助警方。康萍带边灵去案发现场,边灵来到现场回忆起一些事情。小沈被带回警局协助调查,小沈承认认识巴克图,并把枪借给巴克图。晶晶证明小沈没有说谎。陈鹏进行现场模拟,队员们忍不住笑了 队员们对现场进行侦测,所有酒店人员进行指望留取和拍照。毛小虎被带回询问,毛小虎说巴克图并不是第一次被抢。东港警方提取了巴克图上次被窃案件的信息,东港警方说巴克图没有指认谁是犯罪嫌疑人,警方无奈把嫌疑人放走,案件不了了之。 少杰做梦回忆起往事被惊醒,并痛哭起来。原来少杰错以为凶手要杀死孩子,错把孩子的父亲杀死,其实凶手并不想杀死孩子。少杰情绪不稳定,童帆安慰少杰并说理解少杰,叫少杰放下从前跨越那到坎,少杰承认自己一直为自己从前的事情而深深自责。 少杰被派去东港进行任务,在路途中,少杰回忆起以前的事。少杰曾看望被他误杀死的凶手的孩子浩浩,并且一直资助他,少杰一直跨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在东港递了辞职信。少杰在东港了解巴克图案件,于队长说警方已找到犯罪嫌疑人方望而巴克图却没有指认。于队长猜测巴克图和方望私了,少杰向于队长了解方望的情况。少杰和于队长等人寻找方望,而方望去了海市,少杰给童帆打电话说方望去了海市。童帆要求队员把方望资料递给下方警局一起调查方望,陈鹏去了旅馆等地调查。童帆和康萍则去了医院。 少杰去看望浩浩,得知浩浩被加拿大的夫妇收养了。而之后捐助的钱都被院长保管,少杰把钱捐助给了孤儿院。童帆又来看望边灵。毛小虎要童帆和康萍不要打扰边灵。康萍凭直觉毛小虎和边灵绝对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时,晶晶打来电话说知道方望的地点。康萍和童帆寻找而方望正在打牌,听到警察敲门他眼神一变。方望被带回询问,方望不承认自己认识巴克图自己也并没有抢劫。方望说自己来海市是来工作的,很老实。童帆想起毛小虎的一句话,推测巴克图生前可能跟毛小虎说过什么。这时电话打来说边灵醒了。童帆叫陈鹏不用审问方望先拘留。而晶晶带来东西,说酒店经理在垃圾桶捡到东西,经过对东西的检测,花瓶上的指纹跟方望的不同。康萍来看望边灵,却看见边灵在哭,康萍询问边灵情况,而边灵什么都想不起来。边灵愿意帮助警方。康萍带边灵去案发现场,边灵来到现场回忆起一些事情。

  • 边灵看到现场十分痛苦,哭了起来。她的头开始疼起来,她说她和巴克图在这喝酒跳舞庆祝,康萍询问之后的,边灵回忆起来,痛苦的捂起脑袋,边灵说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和凶手面对面只看见脚,边灵其实撒了谎她已经清楚的记起凶手的模样,而凶手也是她最亲的人,之后哭了起来,康萍安慰了她 边灵说了一些警员都知道的情况,后面的情况想起却撒谎说他什么都不记得。边灵被带回警局,康萍说要检查她的伤口看伤是怎么造成,陈鹏说是枪口砸的,边灵这时说当时她用花瓶击打凶手,凶手抢了花瓶,就用枪打了她脑部。 陈鹏对伤口的错误判断,为边琳撒谎提供了契机。最后经过鉴定她的伤是花瓶所伤,边灵的撒谎对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巨大障碍。陆丹跟童帆说查出指纹为毛小虎。童帆发出指令立即行动。 队员们赶到毛小虎住处,打开房门却看见一昏迷女子女子被送入医院,而警员在家中搜集指纹等信息。dna对比房中所有指纹都跟酒店的一样。童帆下达抓捕毛小虎的命令。康萍询问受伤女子,女子是小虎的女朋友青青,青青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毛小虎出远门,小虎不让她去倒了一杯水给她,她就睡着了。青青说小虎可能去了巴克图的老家。巴克图死后小虎每天魂不守舍跟换了一个人。警员们追捕毛小虎,设立关口检查。王雁鸣和陈鹏来到售票站看见马小虎,最后抓捕毛小虎。 毛小虎最后在看到证据后愣住后承认了他杀害了巴克图,并说是巴克图让他这么干的。一切源于东港抢劫案,那天晚上巴克图看着边灵被方望侮辱,巴克图心里十分惭愧,自从那事以后,边灵和巴克图时常吵架。为了重新获得边灵的爱,巴克图找到毛小虎设计了一场戏。巴克图要求毛小虎装成凶手,巴克图往毛小虎肚子上打一枪,这样边灵会重新爱上他。 毛小虎回忆了整个事件,毛小虎在于巴克图假装争斗中误杀了巴克图,边灵冲来争斗中扯下毛小虎面罩,毛小虎紧张不已,用花瓶砸伤了边灵。最后惊慌的逃走,边灵说巴克图傻,康萍说大队已经找到抢钱的人,要求边灵指认,边灵指认四号,而四号正是方望。少杰回来给队员们带回浩浩的情况,露出真心的笑容。童帆找到少杰跟少杰说何莉的事,说在何莉遇害车里找到东西,童帆要少杰把东西交给韦队并要小心拿取。 少杰私自对东西进行观察和拍照。少杰问陆丹是什么东西,陆丹说是芯片。少杰说他想抓住饿鹅替他姐报仇,陆丹叫他不要插手,少杰说他不甘心,陆丹走后,少杰把东西交给韦队。少杰跟韦队说不要童帆插手何莉的事太狠心韦队则说时间长了他自然会知道为什么。某酒吧,一年轻男子盯上一喝酒男子,喝酒男子看见年经男子鬼鬼祟祟便拿起包跑了,年经男子追赶,而第二天一女子却发现死亡的年经男子,警员们调查发现注射器,猜测男子可能是注射毒品而死。最后确定为他杀大概死亡时间在前一个小时至三个小时之间,翻动男子尸体在男子身下找到湿润的七百块钱。

  • 童帆发现一支圆珠笔,圆珠笔上有字迹,童帆要少杰恢复字迹。警局里,陆丹和少杰对凶器进行检测,但刀上没有任何血迹也只有死者的指纹。理论上行不通。 晶晶查询到死者为李豫生。 童帆询问康萍,死者死亡原因为颈椎断裂,童帆查看尸体,却发现死者手上的伤并询问原因,康萍说这的伤跟之前发现的不一样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伤。康萍正准备查看死者的手,童帆突然制止,并说这是辐射线,童帆和康萍快速离开屋内。童帆和康萍为了防止污染扩散,进行了一级通报,并且将自己关在屋内。晶晶通知所有人员全部离开,关闭水电。防护人员来到说空气中有污染,童帆说污染可能在死者左手。防护人员说死者的手需要密封,防护人员检查康萍和童帆,童帆要求所有人员在警戒线外待命,防护人员说康萍和童帆没有受到污染,污染源并不强烈。 童帆询问问题有没有可能用注射器注射放射性物质,人员回答绝对有可能。康萍又问可能把放射性物质当成毒品吗,人员回答有可能。童帆进行假想,知道了死者的手伤的原因。陈鹏讲解放射物质,少杰在现场数钞票可能直接接触污染物正在进行检查。童帆和防护人员进行谈话,要找的人可能偷取了放射物质。针筒被化验,里面是一种低强度的放射物。 童帆给康萍打电话告诉康萍消息,少杰也没有问题。陆丹检测圆珠笔,童帆进行会议,说遇到新的物证和不明液体一定要进行检测。童帆把安全的纸币给少杰调查。圆珠笔上写着正言律师事务所,王雁鸣说出了事务所的信息,童帆下达出警的命令。 童帆进行调查敲门,女子手拿棍棒开门。而开门后童帆呆住,因为女子跟他的妻子何莉太像了,童帆收住神。看见女子手中拿有棍棒,女子解释是为了保护自己。童帆对女子进行审问。童帆拿出圆珠笔,说上面有一指纹是韩静的,希望韩静协助调查,韩静希望警方不要碰他的东西,突然有一声音响起,原来是测放射器物质的仪器响起,原来韩静的身上有强烈放射性物质。王雁鸣和陈鹏对屋内进行侦测。童帆来到警局,韩静在进行侦测,防护人员说她污染十分严重大概只有一个星期的生命,童帆表情凝重。 康萍决定用硫来检测韩静身上有强烈放射物的原因,韩静以为自己并没有事情,童帆凝重的告诉她真实情况。韩静不相信情绪激动,童帆说她可能中毒了,她大概能活一个星期。童帆询问韩静可能和谁起过冲突。韩静回忆起来。她和核能基金会一位人员和前导化工企业有过节。王雁鸣和陈鹏查看韩静所收到的恐吓信,三幅乳业公司引起他们的注意,事务所人员说这件案子已经了结。陈鹏继续查看发现有些柜子上锁,陈鹏和王雁鸣要求打开。陈鹏把柜子里的相机带走。 童帆和韩静在一起,童帆给韩静手套,让韩静避免接触她家中物品。陆丹检查了韩静家中所有器物,都没有发现di31雾化现象。韩静看到家中的沙漏拿了起来,触碰杯子时引起侦查人员的注意。

  • 韩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带了手套,并询问水可不可以喝。童帆问韩静是不是很喜欢沙漏,韩静说是要提醒自己珍惜时间,童帆表情凝重起来,童帆询问起乳业老板的恐吓信,韩静说他和自己圆满解决并确定是他心甘情愿赔款,还说他每天都送牛奶对她进行支持并加入环保联盟,童帆问喝了多长时间,韩静回答四个多月,童帆询问瓶子在哪,陆丹进行检测里面含有d131的成分,韩静愣住了。 童帆要求队员侦查三福乳业总经理邓觉明的详细资料。童帆和庄凯找到邓觉明。说明他们调查的情况,邓觉明说会全力支持他们的工作,没有对韩静下毒。少杰检查钞票,钞票上的指纹却跟资料库的指纹一个也对不上,少杰叫童帆看一张钞票的压痕,童帆发现印痕上是一串数字。少杰猜测可能是疑犯的卡件压在钞票上所留下的。 童帆要少杰寻找卡号上的人,陆丹发现牛奶瓶口上的痕迹,猜测d131是用注射器从瓶盖上注入。童帆同意康萍和陆丹的猜想。猜测往牛奶里下毒的可能不是邓觉明。 康萍在韩静的照相机中发现用红外线拍的运送放射性物质的隔离桶的照片,少杰说他们必须找到拍照的确切的地点。陆丹说照相机上却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童帆十分惊奇。童帆找到韩静询问照片的事,韩静却说她不能说,这都是她重要的证据。童帆问照片是否是她拍的,韩静也不愿回答。童帆说这十分重要能找到下毒的凶手,韩静说如果他要坚持,她就不能再配合他们的调查,童帆说他是因为关心韩静希望韩静不要误会他,韩静说如果真的关心她就不要破坏她的证据,她担心没有时间了,童帆十分抱歉。 队员们找到天弓集团的秦少凯认为他有作案的嫌疑。童帆告诉自己要冷静。他总在韩静的身上见到何莉的影子,影响他的思维和判断。而钞票上的号码也是秦少凯的信用卡号码,他也完全有理由对韩静下毒。如果能找到秦少凯与死者老三的关系就是全案的突破口,如果韩静能多提供点信息,但童帆知道十分困难,韩静是在用生命维护秦少凯环境污染的证据。 童帆来看望韩静,说自己查到秦少凯。韩静说自己并不意外。童帆询问她和秦少凯的官司并询问赔偿金,得知差不多要一个亿。并且秦少凯要韩静放弃案子且用各种手段对她施压。韩静说秦少凯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童帆要她休息,韩静说她时间紧迫,不能给童帆证据,但希望世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童帆答应了她并要去审问秦绍凯,韩静说秦绍凯十分难缠,望着韩静衰弱的身子,童帆发誓如果这一切是秦绍凯做的要让他付出代价。 陆丹和童帆来到天弓集团,发现人员在运送放射性物品。突然想到韩静说台历化学药品公司同位素的存放完全不符合规定和非法排放,童帆突然感觉死者老三注射的可能是从这流出,而这里离老三被害现场十分近。童帆要陆丹弄到一张搜查证,童帆询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打电话给秦绍凯。秦绍凯跟童帆谈话十分不愉快,童帆拿出钞票复印件,秦绍凯说他不想跟童帆谈下去。童帆询问起他和韩静的官司,秦少凯说韩静是个女流氓,不过想诈骗钱财,童帆十分气愤,童帆说如果他查到秦绍凯做到什么一定不会绕过他。 拿到搜查证后,队员开始搜查天弓集团,秦少凯跟李市长打电话,少杰突然发现天弓集团的门锁被破坏。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