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最后诊断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4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王瑞

类型: 剧情

简介: 海归派神经外科医学博士沈知鱼来到地方某大医院工作。初一到岗,便完成数例高难度神外手术,因此受到了神外主任兼院长叶南山的器重,并被委以神外副主任的重任,同时还赢得了院长千金叶如琴的芳心。但是,...展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从美国留学归来的神经外科医学博士沈知鱼,在母亲的要求下来到了江平市第一医院,医院派住院医生叶如琴前往机场迎接。同一天,国道发生车祸,第一医院的病人突然间增多,在神经外科副主任马培德和院长兼神经外科主任叶南山的镇定指挥下,所有的病人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理。沈知鱼上班第一天,神经外科收治了一个病人,沈知鱼和马培德对病情的判断出现了分歧。结果证明沈知鱼的判断是正确的,这让医院的工作人员对沈知鱼刮目相看。13床的病人小玉是院长叶南山的病人,因为肿瘤巨大,第一医院从来没有做过,叶南山犹豫不定,马培德建议让病人转院。沈知鱼从小玉的父亲口中得知转院就意味着小玉的死亡,他说服院长将这个病人留了下来,由他为小玉实施手术。沈知鱼的这两次行为使得马培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公交车司机田大宇和刑警队警察郝敏正在筹备婚礼。这天郝敏在田大宇驾驶的公交车上逮住了一个小偷,小偷交出的钱包中有一个是沈知鱼的。马培德对叶如琴一往情深,他们的关系也得到了叶父(叶南山)的鼓励。但叶如琴在和沈知鱼的共事过程中芳心暗许,这更让马培德感觉很不愉快,他决定找沈知鱼好好谈谈。

  • 马培德提醒沈知鱼,医院正处于三甲评审的关键时期,建议沈知鱼谨慎从事。但沈知鱼不为所动。小玉的手术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沈知鱼赢得了全社会的关注,市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他,马培德更加郁闷。郝敏联系钱包的主人,打电话给沈知鱼时沈正在一家饭馆,因无钱付账而倍感窘迫,他要求郝敏马上将钱包送到饭馆。郝敏非常奇怪,但还是答应了他。田大宇开车时差点撞上行人,结婚前他决定检查一下身体,接待他的是院长叶南山,叶南山告诉他要做一个很简单的手术,切除他脑子里的一个小肿瘤。在叶南山家的聚会上,看到叶如琴对沈知鱼亲热有加,马培德终于控制不住,表示了自己的不满,这让沈知鱼和叶如琴非常尴尬。叶南山批评了马培德,并向沈知鱼暗示叶如琴和马培德的特殊关系。田大宇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医院做手术。受媒体的影响,田母为田大宇改挂了沈知鱼的号。郝敏在田母的授意下给主治大夫送礼,没想到主治大夫竟是沈知鱼。马培德发现给田大宇做手术的是沈知鱼,他以为沈知鱼又一次抢夺了院长的病人。

  • 田大宇的手术很简单,手术过程中沈知鱼让叶如琴主刀,这对住院医生来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叶如琴兴奋不已。马培德在叶南山面前批评沈知鱼的做法,但叶南山大度地表示一点都不介意。田大宇的手术顺利完成,叶如琴请沈知鱼吃饭。饭后散步时叶如琴告诉沈知鱼,自己其实是叶南山抱养的,她小时侯患过一种病,是叶南山亲手给她治好的。沈知鱼看叶如琴手术后留下的痕迹,被开车经过的马培德撞见,马误以为两人在拥抱接吻,顿时妒火中烧。院长叶南山打算卸下神外主任一职,由马培德接任,但院委会提名沈知鱼。叶南山找马培德谈话,马培德表面上说不介意,但内心里准备采取行动了。田大宇手术后忌盐,马培德为了让沈知鱼的手术打点折扣,偷偷更换了田大宇的术后用药,将一瓶葡萄糖注射液换成了一瓶氯化钠注射液。当晚值班护士是杜娟,杜娟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单身母亲,她的孩子丁丁患有先天性脑干动脉畸形。

  • 田大宇病危,郝敏痛不欲生,沈知鱼苦苦寻找原因所在,马培德非常后悔,却又没有勇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沈知鱼提出一个非常冒险的抢救方案,马培德积极支持。但方案还没来得及实施,田大宇已经死亡。所有的人都傻眼了。院方准备低调处理此次事故。护士长杜娟在清理田大宇术后用药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其中有一瓶竟然是盐水。她回想起当晚的情形,醒悟肇事者为马培德。沈知鱼到刑警队向郝敏道歉,被郝敏和她的同事轰了出来。

  • 马培德向杜娟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同时哭诉自沈知鱼来第一医院后的种种失落,以及自己对第一医院的感情。杜娟本来就对马培德一直存有好感,受马的影响,在向院办移交田大宇术后用药的时候,她藏起了那个装过盐水的瓶子。此后沈知鱼在医院的地位一落千丈。为平息事端,叶南山又停止了沈知鱼的手术权。痛失未婚夫,郝敏也无法正常工作。田大宇的哥哥田大斌自外地回到江平,得知弟弟的遭遇后,他怀揣木棒来到医院,将沈知鱼打伤。杜娟目睹沈知鱼受伤,心中非常矛盾。郝敏将田大斌铐了起来。为了稳住杜娟,马培德从丁丁入手,开始对杜娟展开情感攻势。郝敏到刑警队请求队长高奔放了田大斌,高奔告诉她田大斌已经回家,因为被打的沈知鱼并没有起诉。郝敏很感奇怪。叶如琴眼看沈知鱼一天天堕落,有心帮他却力不从心。

  • 叶如琴主动向马培德说明田大宇的手术是由她动的刀,想以此替沈知鱼开脱,马培德告诉她什么责任也承担不了。在马培德一波又一波地进攻下,杜娟切实感觉到一个男人对于她和丁丁的重要性,她开始心动,终于在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调查中隐瞒了事实真相,马培德躲过一劫。为了散心,叶如琴陪着沈知鱼来到了乡下,见到了沈母王佩琴。沈母以为两人在谈恋爱。为感谢杜娟,马培德于半夜来到了杜娟的家里,向杜娟表达了结婚的意思,但杜娟短时间内还无法接受。叶南山让马培德恢复沈知鱼的手术权,马培德再次感到失落。沈知鱼坚持要查清田大宇的死亡真相。郝敏骑自行车时撞倒了一个中学生,她当即送他到第一医院,接诊的正是沈知鱼,因为这次接触,她对沈知鱼的印象有所改观。

  • 马培德不甘心让沈知鱼这么快就站起来,于是给田大斌打匿名电话,告诉他当天给田大宇动手术的并不是沈知鱼,而是另有其人。田大斌拉着田母和媒体记者再次来到医院,阻挠沈知鱼正常手术,沈知鱼忍无可忍,和田大斌发生争斗。田大斌提出赔偿,同时要求院方开除沈知鱼。院方为了即将到来的三甲评审,不得不委曲求全,停止沈知鱼为期三个月的处方权。叶如琴替沈知鱼抱不平,但叶南山也毫无办法。鉴于他年轻时的遭遇,他认为叶如琴和沈知鱼在一起不会幸福,因此他亲手拆散了这一对恋人。在马培德的安排下,沈知鱼开始在医院拖地,成为一名护工。

  • 杜娟、叶南山、叶如琴都指责马培德对沈知鱼的处置欠妥,但沈知鱼却安之若素。丁丁的病情突然发作,杜娟情急之下求助于马培德,想到孤儿寡母所经历的种种艰难,杜娟痛哭失声,马培德不失时机地加以安慰。院方决定将神外主任的职位交给马培德,同时要求他善待沈知鱼。沈知鱼和叶如琴不欢而散,一个人在酒吧喝酒,酒醉闹事,酒吧老板报警,赶到现场的正是郝敏。郝敏奉劝沈知鱼,他的双手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而不是用来握酒瓶的。叶如琴和叶南山聊天,叶南山向她讲述了自己年轻时的一段爱情,叶如琴再次理解了自己的养父。

  • 为了让郝敏走出田大宇之死造成的阴影,郝父郝母开始给郝敏介绍男朋友,这个人叫周剑锋。杜娟终于接受了马培德,并憧憬着两人婚后的生活。此时叶南山鼓励马培德去追叶如琴,马培德开始摇摆不定。杜娟相信沈知鱼的医术,私下让沈知鱼为丁丁做了检查,并且接受了沈知鱼的建议,准备早点为丁丁做手术。叶南山极力为马培德和叶如琴创造机会,安排马培德做叶如琴的手术助手,这一安排使得医院的同事都知道了叶南山的动机。杜娟听到同事们的议论后,非常难受。马培德对杜娟依然信誓旦旦。沈知鱼在和导师的沟通中得知国外的一个病例和田大宇的症状非常相似,于是质问杜娟在术后用药上是否存在输液错误的可能。杜娟极力否认,但内心却非常害怕。凭直觉,沈知鱼感到杜娟肯定保守着什么秘密。

  • 沈知鱼请求得到郝敏的帮助,但此时的郝敏不堪承受痛苦,想忘掉过去。杜娟将自己的担心告诉了马培德,马培德安慰她都是她的心理作用在作祟。当得知杜娟没有按他的吩咐扔掉那个盐水瓶时,马培德暴跳如雷。杜娟又突然想起自己藏起那个瓶子后,那么该交的瓶子势必就少了一个,一旦刑警队发觉这一点,该怎么办?马培德暗动心思。沈知鱼要求查看田大宇的术后用药,被院办周主任拒绝,沈知鱼转头去找叶南山,叶南山同意了沈知鱼的要求。但马培德却在当晚灌醉了周主任,偷拿仓库钥匙,将杜娟做好的替代瓶放了进去。第二天,沈知鱼来查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沈知鱼再次质问杜娟,杜娟搪塞过去,半路上却遇到了郝敏,她的慌乱引起了郝敏的怀疑。杜娟快要崩溃了,劝马培德去自首。马培德回忆过去的辛苦,他好不容易才取得今天的局面,现在要他放弃一切实在是心有不甘。郝敏强忍内心的悲痛,终于决定和沈知鱼一起查清田大宇死亡的真相。叶南山再次让马培德加紧对叶如琴的追求,同事们的闲聊使得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的杜娟加重了对马培德的怀疑,冲动之下她决定向叶南山说出事情真相,但在最后关头她犹豫了。马培德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