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请你原谅我 电视剧

别名: 假如爱有天意 / 火红年代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刘惠宁

类型: 家庭 / 言情 / 年代 / 爱情 / 剧情

简介: 这部电视剧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经历恢复高考后一群年轻人的爱情故事,围绕着徐天(吴秀波饰)、何佳(海清饰)、吴晴(吴越饰)、梅果(董洁饰)等几名大学生的感情纠葛展开。   在剧中与海清、董洁、吴...展开
剧集列表 (共30集)
分集剧情
  • 梅果和吴晴站在路边等徐天他们,被几个街头混子看见,上前调戏梅果。徐天和费兵赶来,打走了混子。不料那几个混子又带来几个混子。徐天抓住其中一个混子头目,让梅果打他一耳光。其他的混子看到梅果果真动手打了,就拔出刀威胁。面对凶器,梅果挺身赤手抓住匕首,挡在徐天面前,徐天内心受到触动。徐天和混子混战成一团。陆秦生叫来工纠队,将众人救出险境。费兵看到梅果手流血了,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包扎。徐天趁着兴致要找俞鹤卿谈心,陆秦生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俞鹤卿支开吴晴和徐天单独聊天。俞鹤卿一开始对徐天态度很冷淡,但是看到徐天对考古方面的知识了如指掌,觉得她可能是不太了解徐天。俞鹤卿没有把女儿怀孕一事告诉徐天,她只想从侧面打探徐天对婚姻的态度。徐天表示自己虽然爱吴晴,但不愿仓促结婚。 俞鹤卿明白徐天心思,要求女儿马上流产,并说不想徐天是因为吴晴怀孕而结婚,同时也表明不干涉她和徐天交往。 费兵找到徐天说,陆秦生帮忙买好了火车票,是当天下午六点的,要徐天去陆秦生宿舍把梅果接来。 徐天从陆秦生手里接过火车票。陆秦生得知徐天也要去送梅果回家,怕吴晴知道后不高兴,怀着极复杂的心情,把徐天拉到一边,将吴晴怀孕一事暗示给徐天。徐天从陆秦生话里猜出吴晴怀孕了,请陆秦生送梅果去火车站。 徐天跑到吴晴家,向俞鹤卿提出要和吴晴结婚,并表示会努力达到她的要求。 因为火车票在徐天手里,徐天和费兵一起送梅果回浙江。 吴晴得知是陆秦生暗示徐天她怀孕一事,很是气愤,臭骂了他一顿。吴晴冷静后告诉陆秦生,她准备和徐天去陇口开介绍信结婚。陆秦生听了很失落。 俞鹤卿告诉徐天父亲,吴晴怀孕一事,希望两家能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徐天父亲满口答应。 梅果问费兵是不是喜欢自己,费兵怯懦不敢表达。梅果求费兵不要把她送回老家。费兵觉得梅果头脑很清醒。梅果觉得被徐天抛弃了,带着公安指证徐天是坏人。公安把徐天和费兵抓了起来,又因为梅果脑子有问题,放了他们。

  • 徐天父亲在家里忙着收拾屋子,忙碌着徐天的婚事。 高考发榜,吴晴和陆秦生去查看名单。吴徐费陆四人均榜上有名。最高兴的是陆秦生,和吴晴恋爱不成能做大学同学,已是他心中最大奢望。 陆秦生看到徐天考得全省第二名很是羡慕。 徐天他们来到梅果家乡,梅果的家已经成为剧团了,从邻居老伯嘴里获知梅果从小就是孤女,只有一个姨妈在美国,但是十多年来没有任何消息。 俞鹤卿知道徐天考了第二名,很开心,带着礼品到徐家贺喜,并拿出钱来给徐天父亲,让他帮着办理婚事。徐天父亲婉拒了。 经过一系列的矛盾纷争,梅果对徐天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半夜,梅果问徐天是不是真是只追回钱,徐天不确定梅果脑子是否正常,觉得她是在装糊涂,但是心里还是担心把她一人扔在没有亲人的家乡是否明智。 第二天一早,梅果到父母坟前祭奠,徐天找到她,梅果指责徐天害了她,又要扔了她,在父母坟前撞破脑袋,等醒来后又神志不清了。徐天求梅果不要再折腾他了。梅果要徐天答应一直照顾她。费兵赶来看到徐天抱着梅果,转身就走。徐天叫住了他。 返回西安途中,费兵问徐天是不是喜欢梅果,徐天声明他要和吴晴结婚了,对梅果只是责任。徐天焦虑梅果跟他们回去,没地方安置她,思来想去准备把梅果送到疗养院,正好可以看病。 梅果不顾脏,不嫌臭地帮费兵贴膏药治脚疼,费兵内心很开心。 厂里的人经常让陆秦生和吴晴开玩笑,弄的陆秦生心里很尴尬。 徐天回到家里,看到家里已经布置成新房,让费兵赶紧把梅果接回去住。徐父回来后看到梅果又回来了很吃惊,觉得儿子带回梅果会惹来麻烦,徐天向父亲解释,费兵准备把梅果带去医院看病,让父亲不要把此事告诉吴晴。正说着,吴晴来了,告诉徐天他的高考成绩让俞鹤卿现在一点意见也没有,并开心地拉着徐天参观她布置的新房,不料进了房间,看到梅果正躺在新床上睡觉,气极一赌气走了。俞鹤卿也来到徐家门口,看到女儿怒气冲冲地离开徐家,很是诧异。

  • 陆秦生看到吴晴因为梅果回来了,又在他们新床上睡觉而生气,安慰吴晴,也觉得徐天不该把梅果带回来。 徐天看到梅果一时糊涂,一时清醒的,确定她到底脑子有没有病。 费兵找唐菲想请她帮忙劝说他的父亲同意梅果到家里来住。唐菲告诉他考上大学的消息。费兵把送梅果回家乡,没送回去的事情大概和唐菲说了一下。唐菲听费兵说因为徐天结婚而无法安排梅果的住处,答应明天帮费兵在他父亲面前美言。 徐父叮嘱徐天要妥善处理梅果和吴晴之间的关系,让徐天跟他去吴晴家道歉。怕梅果脑子不好,走没了,临走把门外锁了。 吴晴被陆秦生哄得已经不太生气了,看到徐天父子亲自来道歉,气也消了,要徐天尽快和她去陇口开结婚证明。 唐菲和费兵来到徐天家,发现他家大门紧锁,以为没人。梅果在屋内听到费兵叫她,也不回应。 吴晴心里隐隐觉得不安,要母亲尽快帮忙联系,让梅果住进疗养院。 徐家父子回来,看到梅果已经烧好饭菜,为了保温,把饭锅放在新被子里面,哭笑不得。 费兵一心要今晚就把梅果带回家住,躺在床上等父亲回家说事,不料因为坐了两天两夜火车,累的睡着了。徐天以为费兵没来,就到火车站睡了一夜。 费兵父亲看到梅果的自画像,劈头盖脑地教训了费兵一顿,让他在家收心。 吴晴买火车票,碰到徐天。吴晴因为就要去办结婚介绍信了,心情愉悦,主动帮梅果买些日常用品。梅果听说吴晴和徐天要开结婚介绍信,要跟着吴晴他们一起去陇西,吴晴听了让在外修车的徐天和梅果说清楚,梅果却当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只说想见费兵了。吴晴内心觉得这女孩不简单。费兵准备先斩后奏,把梅果带回家再请求父亲同意。 吴晴在厂里没有开到结婚证明,心里有点慌。陆秦生来安慰吴晴,听说她要结婚了,心里吃味,劝说吴晴想清楚。 到了费兵家,梅果让费兵把吴晴他们去陇西的火车票送回。费兵父亲回家看到一个美貌姑娘在他家,认出她就是画上的那女孩,。思想保守的费父指责这幅画黄色下流。梅果火了煽了费父一巴掌。

  • 费兵回来后,看到父亲在外面转悠,觉得奇怪。费父给了费兵一巴掌让他把梅果送走。费兵拉着梅果一起离开了家。 两人无处可去,坐在马路边。费兵告诉梅果,徐天要他提防着她,说梅果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装糊涂。梅果听了让费兵不要喜欢她,说徐天知道她喜欢徐天,又说只想让徐天难受。费兵听了很失落,看无处可去,就顺着梅果意思,又带她回到了徐天家。 徐父正在家里布置新房,看到梅果又回来了,老实本分的他不好说什么。 费兵找同样失落的陆秦生喝酒,说愿意拿不上大学换喜欢的梅果,但是就不明白梅果为什么喜欢徐天。陆秦生压抑着内心的嫉妒说徐天就是招女人喜欢。陆秦生因为不能表明他喜欢吴晴而更加苦闷。 徐天和吴晴来到陇西口,发现到处都是批判郝书记的大字报,其中就有包庇非法知情一事。李副书记叫徐天去谈话,吴晴心觉不妙,让徐天态度好点。 当权派李副书记利用伪造介绍信的事儿,说郝书记和徐天是很好的朋友,威逼徐天写揭发材料,就帮他写结婚介绍信,徐天不肯诬陷郝书记。 吴晴一心想要结婚,让徐天为了他们俩的将来,牺牲一下尊严。在吴晴的压力下,徐天只好硬着头皮照做。 陆秦生帮着吴晴到厂里开结婚证明,没开到,反而被奚落一顿。 唐菲帮着费兵在费父面前说话,古板的费父知道梅果的身世后,又得知俞鹤卿也在帮着梅果,送她去疗养院治病,也没坚决阻拦儿子去照顾梅果。费父希望唐菲能和费兵撮合成一对。 俞鹤卿和费兵送梅果去西山疗养院治病,医生说梅果的病是间歇性选择性失忆,不需要住院,费兵有点急了。俞鹤卿私下里把梅果的处境告诉了医生,医生同意让梅果住院治疗。 徐天没想到他写了揭发材料后,并没给他换来清白,反而被李副书记公报私仇以此为证据,取消了他的高考成绩,三年之内不能高考。徐天臭骂了李副书记一顿。 吴晴得知后,气恼地指责徐天做事不负责任,要徐天提着礼品再去求李副书记。

  • 俞鹤卿得知徐天被取消了录取通知书,很生气,打电话给教委找费兵的父亲费主任要求录取徐天。费主任恰巧不在。俞鹤卿又找费兵商量徐天的事情,想通过费兵联系费主任。梅果听到徐天被取消录取通知书暗暗高兴。 费兵求父亲帮忙让徐天可以上大学。费父没答应。 徐天没想到他痛骂一顿痛快了自已,却丢了吴晴,心里苦闷不已,但也彻底断了上大学的梦想。 俞鹤卿看到女儿一人回来后忧愁满面的,就安慰女儿说不反对她和徐天的婚事。吴晴却让母亲联系,准备去医院做流产手术。 费兵把徐天的事情告诉了徐父,徐父大怒,不准费兵去接回徐天。徐父把门锁好后,内疚地找俞鹤卿赔礼道歉,并把家里的存折都给了俞鹤卿作为赔偿。 徐天一人没钱留在陇西,靠卖土豆筹集到回家的路费。 费兵到徐天家找梅果,却发现梅果不在屋内,徐父告诉费兵,梅果有可能到火车站找徐天了。费兵到火车站找梅果没找着,却真的等到徐天。 梅果一人拿着行李和画架去疗养院住,在登记家属一栏上填了徐天。 徐天找陆秦生帮忙劝说吴晴和他见上一面。陆秦生怀着复杂的心情劝吴晴原谅徐天。吴晴认为徐天没有责任心,从来没为她着想过,要陆秦生否认她怀孕的事 费兵担心梅果,四处找不到她,就约徐天一起寻找梅果。陆秦生正好回来把吴晴的意思转告了徐天。徐天正郁闷、纠结,听说吴晴没有怀孕,松了一口气。徐天看到陆秦生为自己女友来向他逼婚,更是异常烦躁、口无遮拦,恰巧吴晴来找,无意中听到徐天那些无情的话,极度伤心,对徐天彻底失望,决心离开他。徐天赌气的答应了,后想想又返回头追问吴晴到底有没有怀孕,吴晴极力否认,下定决心分手。 徐天追到吴晴家,向俞鹤卿承认他达不到她所提的两个条件,问吴晴还想和他结婚不。

  • 费兵在疗养院找到梅果,一颗心才放下来,却发现梅果什么事都知道,还要复习准备第二年高考。 徐父向他所在的棉纺厂申请让儿子徐天顶替他的工作。徐天告诉父亲他和吴晴的事情黄了。徐父已有思想准备,也没有过多责怪儿子,只恨命运作弄人。徐父让儿子答应下个月顶替他去工厂上班。 俞鹤卿要去新疆考察,放心不下女儿的事情,吴晴安慰母亲她会照顾好自己的。吴晴在陆秦生的陪伴下去医院做人工流产,在关键时刻又突然决定不做了。唐菲无意在妇产科碰到他们。 费兵带着徐天到唐菲家,想请唐菲妈妈把徐天调回城里。唐菲把在医院看到吴晴的事情说出来,指责徐天太没良心。 陆秦生亲自炖鸡汤给吴晴补身体,忙前忙后地照顾着她。徐天听了唐菲的话,冲到吴晴家看到陆秦生也在,陆秦生告诉他,吴晴刚做完流产手术。徐天向吴晴表示他是真心真意地要和她结婚的,请求吴晴不要和他分开。吴晴已经对徐天失去信心,不为所动。 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新生入学,几个年轻人都各怀心事走入大学校园。徐天也顶替父职,成为棉纺厂一名机修工人。徐天所从的高师傅脾气暴躁,性格古怪。 徐天把他所在车间的电话留给梅果,让她有急事就找他。梅果看到徐天很开心,要求哥哥徐天经常来看她。 他徐天经过感情和学业双重打击后,整个人更加冷漠、喜怒无常。棉纺厂“厂花”何佳,绰号“何美丽”,以热情美貌扬名全厂。何佳无意间高跟鞋卡在阴沟盖上了,徐天正好路过,就帮忙把她把鞋子拔出来,但是鞋跟折了。何佳看到徐天把鞋匠师傅都修不好的鞋跟修好了,又看到徐天英俊、冷漠模样,很快就对徐天产生兴趣,觉得他别的青工不同。 吴晴和陆秦生成为医科大的同学,陆秦生处处悉心照顾着吴晴,使得别的同学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吴晴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刻意地和陆秦生保持距离。陆秦生无意间看到吴晴在看妊娠方面的书,怀疑她没有打掉孩子,就托同学王聪去吴晴做人工流产的医院去看诊断书。

  • 徐天一人和厂里三人青工下棋,何佳走来对徐天百般关心,众青工初次看到厂花主动献殷勤,又是嫉妒又是起哄。何佳不急不恼,显出一副光明正大姿态,徐天自此和厂花结缘,两人都觉得对方与众不同。 费兵来找徐天,说看见吴晴了。徐天假装不在意吴晴了。何佳特意为徐天送来一些水果,让费兵很是羡慕。 高师傅叮嘱徐天不要和何佳走得太近,说她作风不好,她爸爸是投机倒把的生意人,哥哥何东是个二流子,并说要带自己的女儿高小红到徐天家吃饭。 徐天回家后,徐父也要徐天见见高小红,想让徐天早点对吴晴死心。 陆秦生到医院打听到吴晴那天根本没有做流产手术。吴晴看到陆秦生经常借故找她,就特意和他说清楚,他们和在厂里一样,只是好朋友关系。陆秦生说已经知道吴晴没有打掉孩子的事情,并向她表白了,说愿意帮助她。 高师傅带着女儿到徐天家,徐父看见高小红又胖又丑,心知一向心高气傲的儿子看不上她,赶紧借口买菜,想先给儿子打打预防针。 徐天偶然结识一儒雅中年人,并在其独门小院闲聊。 梅果兴冲冲地从医院跑出来到徐天家,看到一胖女子正在徐天家做事。梅果二话不说就进了徐天家里,并不准高小红进屋。正在僵持着,徐天回来了,梅果不想徐天相亲,把徐天拉走了。高师傅得知后火冒三丈,决定回到厂里要给徐天好看。 梅果声称已原谅了徐天之前的事,向徐天表达了爱慕之情。徐天以为梅果脑子又糊涂了。 徐父不给徐天好脸色,高师傅也找借口处处为难徐天。 何佳本是万人追捧的厂花,被男人宠惯了,看到徐天英俊、冷漠模样,对徐天产生了兴致。 在路上何佳碰到两个小混子搭讪,她看到徐天乘着费兵的军用摩托车路过,不慌不忙地和他们同乘一辆车去医大。

  • 徐天、费兵、何佳三人一起来到医学院,徐天对何佳说自己的前女友在此学校上学,支走了何佳后,找陆秦生、吴晴一起吃饭。吴晴对徐天避而不见,两人之间已无复合希望。 何佳父母早逝,与哥哥何东相依为命。何东在医科大食堂工作,听说妹妹有心仪的对象。何东看到徐天三人来食堂吃饭,决定会会徐天。陆秦生埋怨徐天对不起吴晴,徐天气恼陆秦生一直暗中追求吴晴,二人互相埋怨起来,陆秦生愤然离开。徐天饭也不想吃了,也准备起身离开,何东追问徐天是不是在追她妹妹,徐天正好心情不好,气恼地推开了何东,两人差点动起手来,一来二去,何东觉得徐天很仗义,妹妹总算没看错人。 陆秦生让吴晴开个肝炎证明休学半年,同意她以女朋友的身份去他父母老家待产。 徐天在图书馆等到吴晴,以为吴晴和陆秦生好了,两人互相寒暄几句后就各自离开了。 费兵告诉徐天梅果喜欢他了,徐天看出费兵满心想着梅果,真心希望兄弟能得到真爱。 何佳主动送给徐天电影票,被高师傅看见了,把票撕了。徐天本来就不想和何佳去看电影,想把票还给何佳,看到票没了,只好和何佳说明情况。何佳满不在乎,说这只是让厂里的人知道她和徐天好了,省的别人天天追她,让她烦心。高师傅看到何佳和徐天在说话,以为他们相好,责怪徐天轻浮,徐天有口难言。 在陆秦生帮助下,吴晴来陆家乡待产,受到陆家父母悉心照顾,俨然儿媳待遇,原来陆已向父母说明孩子是自己骨肉。吴晴在乡下待不惯,想要回城,被陆秦生父亲找回。 棉纺厂来了个李工程师,人品差、妻管严、老色鬼、绰号“李上环”,刚来工厂就对厂花献殷勤,何佳打小受男人追捧,对这一套早已练得油盐不进。李工让徐天帮忙搬行李后,又让徐天帮忙搽皮鞋,徐天一声不吭地把行李扔到门口就走了。 高师傅故意在众人面前责骂徐天,正巧陆秦生来厂找徐天为上次吃饭的事道歉,帮徐天解了围 俞鹤卿在新疆考察一直没空回来,写信给陆秦生请他照顾吴晴。 李工在食堂打饭的时候看到何佳,找借口支走了妻子,和何佳攀谈起来。

  • 费兵在大学里学的历史系,但是因为提不起兴趣,成绩不好,面临退学的可能。他的老师为了巴结费父,就特意拿出考试的重点让费兵复习,好过考试关卡。唐菲来看费兵,看到费兵心系梅果。心里有点不高兴。费兵劝说唐菲改改从来不变的形象,说她这样看起来不像女人,像她妈妈那辈分的人。唐菲气走了。 梅果打电话给徐天,谎称疗养院伙食不好,要他来疗养院看她。徐天带食物给梅果,看传达室不肯转送,就转身离开。正好在疗养院门口碰到费兵,徐天为了不让费兵误解,谎称食物是自己吃的,独自一人离开了。徐天心情郁闷,骑着自行车差点掉下山。费兵看到梅果在熟睡,就留下水果返回。梅果其实知道费兵来了,就一直装睡,很苦闷徐天没来看她。 唐菲改变了发型,也稍微打扮了一下,费兵看了又讥笑唐菲打扮的难看。 李工在维修机器时,俨然以高姿态辱骂高师傅和徐天没文化之类的。徐天脾气忍不住了,和李工顶起嘴来。 费兵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发现父亲在里面。费父严加指责了费兵一番,不准费兵再和梅果有来往。费父前脚刚走,费兵后脚又跟老师请假。 费兵找徐天喝酒,把心里的苦闷一股脑地倒出。费兵鼓起勇气问徐天为什么躲着不见梅果。徐天把费兵当成亲弟弟一样,也把心里真话倒出,说高考那年,他为了一千元,确实扔了梅果的准考证,梅果只是在变着法折腾他,而他不可能跟梅果怎么样,让费兵放心大胆地追求梅果,而他对梅果好,只是因为责任。 徐天和费兵喝得大醉,无法开摩托车回去,正巧又碰到那个儒雅中年人把他们送了回去。 陆秦生母亲把吴晴当成亲闺女一样细心照顾着,陆秦生也时不时抽空回来看看吴晴。吴晴也渐渐地适应乡村的生活,为了感谢陆秦生定帮助,吴晴请人做了件白衬衫送给他,陆秦生很开心。 李工经常无故为难责骂高师傅和徐天等人,徐天气不过,暗思办法对付李工。 李工再次追求何佳,约她去看电影,何佳拿了电影票。

  • 徐天偷偷打电话给李工老婆,告诉她李工约女工看电影一事。 李妻偷偷跟着老公来到电影院,看到老公直往何佳身上钻,一怒站起,指责老公。何佳顺势大喊耍流氓,引起众多人的注意。 李工这才发现是徐天和何佳的计策,心下不甘,逐向厂里领导告黑状。领导认为何佳有作风问题,要处分何佳,徐天出来为何佳辩护,向领导承诺三天里独立完成李工遗留工程任务为交换,保全何佳。何佳心存感激,以为徐天是因为喜欢她才这样做的。徐天声称自己已有两个女朋友,对她没兴趣。何佳只好退而求次。让徐天陪她压一次马陆。 高师傅听说厂里要开除徐天,知道徐天是为了他经常被李工为难一事而戏弄李工的,找到厂里领导力保徐天。领导同意给徐天三天时间,完不成工程革新就处理他。 陆秦生受吴晴之托,给她家通通风,透透气,陆秦生还勤快地帮吴晴打扫房间。 徐天陪着何佳逛马路,碰到陆秦生从吴晴家出来。陆秦生承认他喜欢吴晴,和吴晴相处的挺好。徐天心里难过,但是因为自己没上的成大学,和吴晴有差距,不敢再追求吴晴,表面就装作没事的样子。何佳明白,徐天心里还是放不下吴晴。 徐天废寝忘食,研究技术革新,在百忙之中,徐天去疗养院看望梅果,梅果想得到徐天的爱,徐天让梅果接受费兵的感情,徐天向梅果承认是他把梅果的准考证弄丢了,说只有梅果考上大学,他内心才不会愧疚。 徐天最终把李工遗留的工程任务完成了。 吴晴肚子快要生了,打电话告诉陆秦生她想徐天了,希望他让徐天打个电话给她。陆秦生心里复杂难言,打电话给徐天让他见吴晴一面,却没有告诉徐天吴晴的情况。徐天得知吴晴和陆秦生好了后,就对吴晴死心了,觉得没有再打电话的意义。 吴晴羊水破了,仍然忍着疼痛接电话。陆秦生告诉吴晴,徐天不想给她打电话。吴晴生了个女儿。 何佳跟哥哥要钱买东西送徐天。何东这才知道妹妹只是单恋着徐天。 何佳买来东西请徐天等青工吃东西,高师傅对徐天也冰释前嫌,说何佳其实人不错,不再干涉徐天和她来往。 吴晴生完孩子,将女儿留给陆家照顾。陆秦生陪着她回到家中,看到陆秦生把她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吴晴虽然极为感激,但仍然很难接受陆秦生的感情。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2 Found

302 Found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