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侠大律师2020

8.6
简介:大都会繁华璀璨,可是一班寄居在社会低层的弱势群体,不单止享受不到繁荣带来的富足和温饱,反而遭到压榨和剥削,幸而,在浊世之中,仍有人挺身而出,为这群可怜人仗义执言,他就是盲侠大律师。 承接上一季,绰号盲侠的瞎子律师文申侠,联同丑女师爷赵正妹、跛子私家侦探谷一夏,结成铁三角,以四感剖开人性,以心眼看清真相,继续为弱势平权,岂料一个叫邵美娜的女盲侠突然出现,周旋在申侠和一夏之间,令铁三角组合面临瓦解,美娜更牵引出一段申侠不为人知的过往,而且在她背后,一直有人在幕后操控,就是盲侠的师父简绍宏……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2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佛音在空气中萦回着,在耸立着一根根刻着佛经木桩的「心经简林」,有一人个人跌跌撞撞的跑来,他一脸沉痛,抽出藏在怀中的小刀,举起就欲自杀,他就是人称盲侠的文申侠… 时间回到一年前,申侠正为一个被控杀害患病妻子的老翁进行抗辩,控方力指老翁因为厌倦妻子长年卧病在床,因而动了杀机,但申侠凭着他的超强四感,察觉到老翁其实患有情绪病,才失控杀人,但他苦无证据,幸好一夏和他的前女友,现任督察宝钗及时找来精神科医生,证明老翁病况,最后老翁虽然杀人罪成,却得到酌情减刑。 这官司不光受到媒体的关注,也有一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光幕前申侠的访问,他就是法律界教父简绍宏。 官司虽然逆转胜,可是却赚不了多少钱,一夏和正妹乘机劝说申侠,不能光接这种无偿官司,也应该找一些能赚钱的Case,申侠受不了二人在唠叨,独个儿跑到法院的正义女神像前透气,却意结识了一个叫邵美娜的女生,她跟申侠一样,是个失明的人,二人交浅言深,令申侠留下深刻印像… 可是美娜转过头,悄悄的去找一夏,聘请他调查申侠和绍宏的关系…

  • 申侠代表堕楼昏迷少女诗涵,控告她的前男友宇霖诽谤,并索偿一亿,本来是满有信心的,但当他知道对方宇霖聘请的辩护律师,竟然是绍宏的时候,这份自信剎拿间荡然无存,就连一夏和正妹,也不明白申侠为何会对这个老家伙害怕得那么要命? 申侠在终审法院外独个儿喝着闷酒,回忆着一幕幕跟绍宏的往事,这时候美娜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美娜鼓励申侠不用畏惧绍宏,要勇敢面对官司,二人边喝着酒边促膝夜谈,酒酣耳热之际更在夜雨中热舞起来。 申侠把喝茫了的美娜送去酒店,却被她压在床上动弹不能,只好无奈地躺在床上跟美娜过了一晚,怎料翌日醒来,却发觉美娜遗留下一块小镜子,美娜既然是一个盲人,又怎会藏着一块镜子? 申侠找一夏调查美娜的底蕴,从而得悉美娜早就找过一夏调查自己,这个女人周旋在自己和一夏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图谋,于是跟正妹和一夏设局试探,终揭发美娜其实并不是瞎子,可是这个大美女为何要装瞎骗人,却茫无头绪,而过程中,正妹更发现美娜跟申侠和一夏似有暧昧,不禁气炸肺。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佛音在空气中萦回着,在耸立着一根根刻着佛经木桩的「心经简林」,有一人个人跌跌撞撞的跑来,他一脸沉痛,抽出藏在怀中的小刀,举起就欲自杀,他就是人称盲侠的文申侠… 时间回到一年前,申侠正为一个被控杀害患病妻子的老翁进行抗辩,控方力指老翁因为厌倦妻子长年卧病在床,因而动了杀机,但申侠凭着他的超强四感,察觉到老翁其实患有情绪病,才失控杀人,但他苦无证据,幸好一夏和他的前女友,现任督察宝钗及时找来精神科医生,证明老翁病况,最后老翁虽然杀人罪成,却得到酌情减刑。 这官司不光受到媒体的关注,也有一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光幕前申侠的访问,他就是法律界教父简绍宏。 官司虽然逆转胜,可是却赚不了多少钱,一夏和正妹乘机劝说申侠,不能光接这种无偿官司,也应该找一些能赚钱的Case,申侠受不了二人在唠叨,独个儿跑到法院的正义女神像前透气,却意结识了一个叫邵美娜的女生,她跟申侠一样,是个失明的人,二人交浅言深,令申侠留下深刻印像… 可是美娜转过头,悄悄的去找一夏,聘请他调查申侠和绍宏的关系…

  • 申侠代表堕楼昏迷少女诗涵,控告她的前男友宇霖诽谤,并索偿一亿,本来是满有信心的,但当他知道对方宇霖聘请的辩护律师,竟然是绍宏的时候,这份自信剎拿间荡然无存,就连一夏和正妹,也不明白申侠为何会对这个老家伙害怕得那么要命? 申侠在终审法院外独个儿喝着闷酒,回忆着一幕幕跟绍宏的往事,这时候美娜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美娜鼓励申侠不用畏惧绍宏,要勇敢面对官司,二人边喝着酒边促膝夜谈,酒酣耳热之际更在夜雨中热舞起来。 申侠把喝茫了的美娜送去酒店,却被她压在床上动弹不能,只好无奈地躺在床上跟美娜过了一晚,怎料翌日醒来,却发觉美娜遗留下一块小镜子,美娜既然是一个盲人,又怎会藏着一块镜子? 申侠找一夏调查美娜的底蕴,从而得悉美娜早就找过一夏调查自己,这个女人周旋在自己和一夏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图谋,于是跟正妹和一夏设局试探,终揭发美娜其实并不是瞎子,可是这个大美女为何要装瞎骗人,却茫无头绪,而过程中,正妹更发现美娜跟申侠和一夏似有暧昧,不禁气炸肺。

  • 申侠提控的诽谤官司,终于开始了第一堂庭审,为了证明这宗悲剧是被告宇霖那一句「贪钱妓女」而起,为了搏取陪审团的同情,他要诗涵的母亲在庭上读出网民的留言,诗涵母一字一泪,念出那些尖酸刻薄的说话,令一众陪审员也为之动容,但旁听席上却有一人,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全神贯注的留意着诗涵母亲的神态,这人就是绍宏… 突然,绍宏发觉当诗涵母读到某一句留言时,神色变了一下,直觉告诉绍宏,这一句说话很有可能是此案的关键。 到美娜传召宇霖上庭,美娜劈头就问宇霖,他跟诗涵真的是情侣关系吗?宇霖否认,说诗涵其实是他花钱找来的Part Time Girl Friend,他跟诗涵之间,只是一种交易,美娜向陪审员强调,既然是交易,就算宇霖形容诗涵是妓女也不过是事实的陈述… 美娜提出的理据令全场哗然,但没有吓到申侠,他其实一早就察觉到诗涵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叫一夏暗中调查,一夏和宝钗找到一个叫小敏的女生,她是诗涵的好友,也是她当PTGF的中介人…

  • 美娜一口咬定她的当事人宇霖是用钱雇来思涵做PTGF,故此宇霖在网上留言思涵是贪钱的妓女,也不过是陈述事实,并不构成诽谤,要推翻美娜的论据,申侠必需证明宇霖和思涵之间不是交易,是真实的情侣,他提出让昏迷的思涵上庭作供… 思涵虽然已是植物人,但还没有脑死亡,大脑还可以对外界的事物作出反应,盲侠找来脑外科专家,在思涵身上接驳上特制仪器,当申侠在盘问的时候,屏幕会出现代表着思涵脑反应的颜色讯号,让陪审团了解她的答案…. 申侠直截了当问思涵,是否很气愤宇霖骂她是贪钱妓女,突然美娜站起来,要求法官宣布思涵的作供无效,理申是她未曾宣誓,违反情序公义… 与此同时,绍宏发现当日在网上留言骂思涵的,不光是一众网民,还有思涵的母亲,他威胁申侠,要么立马撤销起诉,接受辩方的和解方案,要么他会把这事情告诉美娜,到时美娜必定会在庭上指出,思涵跳楼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她妈妈的留言,令思涵觉得羞耻,根本和宇霖无关… 申侠妥协,向法官提出撤销起诉

  • 美娜找来救护员,证明邱伯撞车之后神智清醒,他临终前订定的遗嘱理应有效,家希绝对有权继承邱记面店,但同时美娜又发现家希似有甚么瞒着自己,于是把一夏挖过来帮手。 正妹、一夏各自搜集证据,发现家希跟一个澳洲华侨竟有感情和金钱的纠纷,不禁怀疑家希其实是个女骗子,专向男人下手,邱伯就是她的猎物。怎料家希却突然在庭上爆料,她其实是邱伯的私生女儿。 当年邱伯跟独生子家杰闹翻,家杰离家出走,音讯全无,邱伯唯有认了同村的尚财当过继子,现在却突然跑出一个私生女来,尚财顿时急疯了… 申侠反驳美娜,即使家希是邱伯血脉也没有继承权,因为邱伯是围村人,围村规矩是传子不传女,美娜为了拖延审讯,搬出失踪了的家杰才是邱伯的合法继承人,要求法庭给她时间,好让她把家杰找回来… 郭琳设局想套家希关于她兄长家杰的下落,而一夏却从家希的药物中,查到重大线索,美娜震惊之际,得悉尚财要家希到围村谈判遗嘱事宜。

  • 家希没有依照美娜的建议,在庭上申明自己会进行矫形手术,既然天生是个跨性别人仕,她/他宁愿继续做自己,申突然要求覆问家希,在庭上对家希作肆意攻击,骂她是骗子,骂她为了觊觎父亲的财产才回来跟他相认,家希被骂得情绪击动,美娜乘机要求法官暂缓审讯…其实申侠此举是缓兵之计,因为正妹已查到原来尚财欠下巨债,打算在面店到手后就转售套现,尚财也不否认自己急着要卖铺还钱,还警诫申侠别要搅小动作,让自己输掉官司…申侠不能公开倒戈,背地里跟正妹翻查大清律例,因为围村传统,遗产继承的原则就是依循大清律例,终找到突破点,并透过一夏暗中通知美娜…美娜在庭上揭发尚财早年曾领受过他亲生父亲遗下的一棵荔枝树,根据大清律例,他并没资格再以过继子身份继承邱伯的产业,最后法庭判他败诉…美娜感谢申侠宁愿自己输官司也要成全家希,对他更为欣赏,也更好奇当年他为甚么跟绍宏撕破面…正妹到警署为客人担保,遇上当年一起念法律的旧同学,一夏从而得知正妹念过法律,还考取了法律证书的资格,但为了呆在申侠身旁,才放弃当律师的梦想…

  • 申侠就十三年前无尸女生凶杀案申请上诉,律政司立马邀请刚从英国回香港的绍宏担任外聘检控官,绍宏没多考虑便答允,因为这宗案原审的时候就是他当检凶,也是因为这宗案令他跟申侠反目,他万不能让申侠这个叛徒推翻原审的判决,还马上勒令美娜放下手上的案子,全力预备官司… 十三年前游泳教练许日东被控谋杀学员程可欣,虽然找不到尸体,但监控录像拍到日东曾拿着一个大型行李箱离开泳池,推算死者可能在里面,加上日东有涉嫌风化案的前科,于是陪审团裁定他谋杀罪成,但因为现在终于发现了遗骸,而旁边的避孕套,残留的精液样本证实不属于日东,才让申侠找到突破点为他上诉,可是当他知道对手是绍宏的时候,他心中雪亮,即使有新证据助证,这都会是一场硬仗… 不出申侠所料,绍宏的攻势十分凌励,他故意在牢房内惹怒日东,令申侠为日东申请保释被拒,又找来死者的父亲拍片放上网,让社会舆论都不满申侠为一日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翻案…

  • 宝钗在办案过程中,抓到一个藏毒的少女小柔,她声称自己是无尸案死者可欣的游泳班同学,自己有办法证明日东并非真凶,申侠为了让她出庭作证,答允就她的藏毒案,义务当她的代表律师… 与此同时,宝钗打到一段当年的监控录像,证明向荣有不在场证,但申侠并没有动摇,坚信只要拿到向荣的DNA样本,跟弃尸现场找到的避孕套精液样本进行DNA配对,向荣就无所遁形… 正妹于是装成按摩女郎,到向荣经常光顾的按摩意图接近他,伺机取他的毛发样本,岂料她老爸翔凤也前来光顾,翔凤看不过眼向荣对正妹毛手毛脚,出手怒打向荣,恰巧向荣流的血溅到正妹的头发,申侠立马拿血液样本进行DNA测试…另一方面,绍宏察觉美娜似对自己的信任产生动摇,训诫她申侠的公义形像只是一种包装,千万别要被他蒙蔽…法庭内,小柔声称在案发的时候,自己亲眼目睹日东正在和泳池书记辟室寻欢,故此没有可能是凶手,但绍宏反指小柔有犯案前科,申侠又是她那宗藏毒案的辩护律师,口供并不何信…而在庭上一角,向荣看到正妹在,知道申侠等人已怀疑自己,意欲逃跑,及时被一夏和宝钗逮住

  • 一夏为阻向荣逃跑,跳下海中与他纠缠,却不慎被打脱了义肢,身体正要往下沉之际,幸宝钗坐着郭琳的游艇及时赶到,把他救起,并把向荣逮住…宝钗把向荣带返警署问话,悄悄的将他饮用过的水杯交给申侠,让申侠套取他的唾液样本进行DNA配对测试,这时绍宏带同助手存智来到,要带走向荣,并声称已申请向荣作控方证人,为杜绝申侠等人再找向荣,更嘱咐存智把向荣匿藏在酒店内…化验报告出炉,向荣的唾液DNA跟弃尸现在采集到的精液DNA相符,申侠要求将报告呈堂,但绍宏以申侠非法取得样本为理由反对,法官认同绍宏。美娜私下到酒店见向荣,吓唬他申侠已找到有力证据证明他才是真凶,向荣惊恐下承认是他害死了程可欣,美娜劝绍宏应该马上撤销对日东的起诉以还他公道,但绍宏拒绝,还责怪美娜擅作主张,背着自己去见向荣…申侠不理法官阻挠,在庭上当众读出DNA报告内容,力指向荣才是真凶,因而惹火了法官,实时告他藐视法庭,并扬言要向大律师公会投诉申侠专业失德…美娜心疼申侠,但又不敢背叛绍宏,幸得绍宏体谅,毅然决定帮申侠做辩方证人。

  • 申侠因为在日东上诉案中被投诉专业失德,要在大律师公会接受纪律聆讯,美娜担心申侠会被停牌,于是假借绍宏的名义,号召一班大律师联署反对,成功帮申侠过关。 为了讨好美娜,一夏答允为她当卧底,混进一群以快餐店为家的流浪汉当中,就一宗工作赔偿案进行秘密调查,因而与一老者全叔,及他的两个好友建锋和宇轩混熟,全叔虽然贫困潦倒,却是个铁踭踭的硬汉,令一夏极有好感… 与此同时,一个叫福婶的老妇委托正妹,找申侠处理一宗逆权侵占官司,申侠却将官司交予郭琳负责,正妹担心郭琳是个菜鸟,极力反对,申侠却不理她… 一天,全叔在公厕滑倒,手腕骨裂,一夏、建锋、宇轩立马送他往医院,一夏看到全叔、建锋和宇轩感情深厚,不欲在欺骗这些社会最低层,毅然向美娜请辞,不再为她当卧底… 两个月后,一名便利店员发现倒卧在便利店的后巷处,胸口插着一把美工刀,怀疑被劫杀,宝钗翻看现玚监控录像,该后巷只有一人曾经在案发时进出过,正是全叔,于是立马把他拘捕…

  • 申侠、一夏、正妹到大澳查探Zaw的下落,但甫一抵埗,申侠就听到有脚步声悄悄的跟踪着他们,于是进行反跟踪,发现原来是美娜,正妹不满美娜不请自来,但申侠并无异议,一夏更加是高兴之极… 四人来到Zaw同乡在大澳开的食店,得知Zaw为了挣钱迎娶爱侣,于是从缅甸来香港打工,申侠问起店东Zaw跟天恩又是甚么关系,从而得悉天恩曾到缅甸的盲人学校当义务医生... 及后,正妹从店东弟弟处得知,Zaw有可能在几天后前往大佛参拜,四人遂决定暂留在大澳,但刚离开食店之际,就被Smith的手下拦着,并把四人带到Smith的大宅去… Smith是缅甸巨富,他告诉申侠四人他的未婚妻Maya失踪了,怀疑被Zaw拐走,要求申侠若然找到Zaw,就向他通告,但申侠和美娜听出Smith说话不尽不实,一唱一和敷衍着他。 正妹羡慕美娜跟申侠心意相通,向她求教如何学做个盲人,正妹把自己双眼缚着,在大澳的长街上行走,却险象横生,更差点被撞到,幸申侠及时拉着她… 四人到大佛处等候Zaw之际,申侠发觉Smith手下把Maya抓走,只好一边用手机吩咐一夏用语音帮自己导航。

  • Smith的手下要把申侠掉下海之际,一人驾着小艇到来扑上桥趸,正是正妹,正妹三扒两拨把Smith的手下打倒,并把申侠救走… 原来正妹始终放心不下申侠,于是悄悄的从后跟踪,申侠感激正妹及时出现,不然自己早就葬身鱼腹… 另边厢,检控官华爷来找郭琳,要她代转告申侠,法庭已定下开审全叔案子的日期,但申侠没理会华爷的话,反而叫郭琳代查,她爸爸的公司,是否跟Smith有合作计划… Zaw看到申侠为帮自己,差点儿丢了性命,心中有愧,悄悄离开,临走前留下了两段留言,他交待了案发当日,他在后巷的后楼梯间,看到便利店员被杀,虽然行凶的凶徒面貌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全叔… Zaw同时又告诉申侠,天恩在缅甸当义工时,自己是她的助手,无意中得知她一个秘密,原来天恩患有末期脑瘤… 申侠顿时明白,当年天恩因为患上绝症,才决定悔婚回来找自己,但自己居然硬着心肠拒绝了她,要她带病孤另另一人流落缅甸,内心懊悔之极… 申侠再去找Zaw,告诉他自己打定主意,一定帮他救回Maya,随即吩咐 夏约Smith进行谈判,正妹不解,申侠为全叔的官司而来。

  • 申侠叫Smith应该先把一夏掉进池,一夏知道申侠想拖延时间,装作愤怒跟他爆发骂战,正妹、美娜也一先一后加入,四人吵闹一团,Smith按奈不住,喝问四人到底想谁死先,申侠、正妹、美娜异口同声:「一夏」手下随即把一夏套上麻包袋,掉进池内,这时刚巧宝钗带同一众重案组到来,及时救起一夏,并将Smith逮捕,原来香港警方和缅甸警方合进,就Smith伪造文件进行联合调查,申侠一早听到宝钗的无线电通话声,于是借「骂战」拖延时间,令宝钗等人赶得切来营救他们…Zaw和Maya随即返回缅甸,事情看似告一段落,申侠却另有盘算,他分别向一夏、正妹、美娜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之后,便悄悄离开酒店,启动手机导航,似要去某处地方…美娜知道,申侠要去某处了结自己的生命,作为对天恩的补赎,她没有阻止申侠,反而愿意带他去他要去的地方…美娜开着车,把申侠载到「心经简森」的入口处,申侠乘美娜不觉,挥手刀击昏了她,自己跌跌撞撞沿山路而上。另一边一夏和正妹也发觉申侠和美娜不见了,正妹忆述着申侠讲过的话,猜想他可能去了「心经简森」

  • Zaw透过视像在庭上作供,案发的时候,他躲在后楼梯,目睹便利店员跟一个瘦削身影纠缠,继而倒在地上,虽然灯火幽暗,他看不清那人是谁,但肯定不是站在犯人栏内的全叔!但不管Zaw如何力证全叔是清白,都解释不到一个重要疑点?就是为甚么捅死死者的美工刀上,只有全叔一个人的指模? 申侠明白这个谜团只有全叔才能解答清楚,要求他在庭上说出真相,但全叔坚持人是自己杀的,况且自己已是个废物,就算坐一辈子牢也没关系,申侠凭全叔的心跳声听出他根本在撒谎,将计就计,故意在庭上放狠话把他气昏,让他进医院去,好让自己可以争取更多时间寻找真相。 与此同时,一帆到来找绍宏,邀请他参加来届大律师公会主席,让商界和法律界结成联盟,在社会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一帆更答允,只要绍宏去马参选,他会出支筹建一所全亚洲最大的法律学院,让绍宏来主理,绍宏怦然心动,但美娜看在眼内,不禁对绍宏靠拢商界产生质疑… 绍宏看出美娜心事,安抚她自己跟一帆是合作关系,并不是当他的棋子,将来成功当选,也绝不会为了维护商界利益利而犠牲法律公义。

  • 宇轩在出庭前遇上车祸身亡,申侠唯有申请一夏、正妹、郭琳上庭,因为他们都听到宇轩亲口承认杀人,但法官指这不过是传闻证供,拒绝了申请… 一夏劝诫全叔,唯有说出真相才能洗脱杀人罪名,但全叔自暴自弃,坚持认罪,宁愿坐一辈子牢,申侠气结,在媒体的镜头前唠叨,自己真不想再为全叔辩护,因而惹怒了建锋等一众快餐店难民… 绍宏怂恿美娜支持申侠,但美娜明白,他是有心向申侠示好,以换取申侠在大律师公会的选举中为自己站台。 一夏欲找回宇轩犯案当天所穿的那件沾有死者血迹的风衣,作呈堂证据,申侠则大泼冷水,全叔不说出真相,就甚么证物也帮不了他,突然正妹觉得反胃,呕吐大作,怀疑自己跟一夏一夜情之后,怀了身孕… 一夏锁定血衣就在某个山头,但那里是私人地方,绍宏请缨可以帮忙取得许可进去,条件是申侠要出席他筹办的饭局,帮他拉票,申侠勉为其难答允… 一夏等人进去山头搜索血衣,找了一整晚,终于让美娜在一条臭坑渠内找到,美娜其实也知道,血衣的作用不大,但希望自己的付出,可以唤起申侠斗志...

  • 翔凤命人把一夏推进土坑,吓唬他若不清楚交待跟正妹是甚么关系,就立马把他给埋了,一夏百辞莫辩之际,正妹及时赶来,喝止了翔凤… 申侠约美娜探问,绍宏出选大律师公会主席,是不是有一帆在背后支持,美娜坦护绍宏,他即使当选,也不会沦为商界的棋子,但申侠质疑绍宏,更在绍宏宴请同业的饭局上,公开表态不会支持他,把绍气得眼眦欲裂,决定还以颜色… 美娜意想不到申侠公然向绍宏挑衅,自觉夹在二人中间,左右为难… 绍宏故意接近正妹,邀请她过档到自己的律师楼帮手,他要挖走申侠身边的人作报复,但正妹铁了心跟随申侠,想也不想便拒绝…. 正妹、一夏各自买了戏票邀约申侠、美娜上电影院,但又始终摆脱不了那晚一夜情的心理障碍,最下只是丢下了戏票就算,反而造就申侠、美娜在戏院内一段不一样的约会… 一夏、正妹两个失意人突然被宝钗抓回警察局去,原来二人在大澳酒店缠绵的情景被盗拍集团拍下来,集团被捣破,该段片落在宝钗手上,宝钗光火一夏背着自己和正妹鬼混,要当众播放该段片让二人难堪…

  • 申侠在记者会上,要求姚敏在自己衬衫的背面签名,姚敏在众目睽睽下,只好勉为其难的签字,但申侠凭她签字的力度,已感觉到她的病况其实未恶化至非马上动手术不可… 记招场外,一直在幕后操盘的绍宏在申侠面前现身,扬言会亲自下场打这官司,要申侠吃不了兜着走… 博远儿子宇霖带着美娜去见琛母,向琛母提出,只要她撤回官司,会得到五百万的和解金,一夏和正妹当下便拒绝,还叫美娜别要骚扰控方当事人,可是琛母却另有想法… 同一时间,一帆打亲情牌,叫女儿郭琳劝申侠罢手,他不希望跟女儿在这桩事上打对台,但郭琳想跟一夏和正妹一样,都是一个字:「不」 琛母向申侠提出接受和解,她跟姚敏都是稀有血型,找到合适心脏移植的机会是万中无一,接受那五百万等于宣判自己死刑,但为了儿子子琛,她甚么都不顾了… 谈判桌上,申侠为琛母争取了最好的条件,岂料绍宏却突然反口不肯和解,官司正式排期开审… 一夏混进姚敏的病房,偷偷装置微型镜头,却被刚回来的姚敏和保安发现,一夏逃跑不成被抓进警署,被宝钗教训了一顿..

  • 法庭的屏幕播放着一段姚敏亲身上阵的潜水片段,申侠质疑姚敏的病若真的恶化至非换心不可地埗,三个月前又怎可能亲身拍摄这戏码,绍宏反驳,姚敏就是一个敬业的演员,就算拼了命也要回馈观众…庭审结束,一夏顾不得自身有伤,飞奔去医院探望宝钗,感谢她为了帮忙搜集证据,弄得翻车受伤…申侠安排子琛出庭,但一夏反对,怕子琛口齿不清,反而会让对家有利,这时,二人争吵之际,却竟然发现子琛有过目不忘的特殊能力…正妹也不想子琛受辱,私下找绍宏,希望双方可以重新和解,但绍宏拒绝,他就是不爽申侠出选大律师公会,跟自己对着干…法庭上,子琛播出一段有画无声的手机视屏,证眼他曾亲眼窥探到博远吩咐下属无论如何都要让姚敏攫取到心脏,绍宏质疑子琛记性,又拿出报告证明他听力曾受损,申侠当场做了个实验,证明子琛记性跟常人无异,更具有读唇的本事…美娜把姚敏的病历资料交予当医生的旧同学查核,从而得知她的病情根本不是最严重类别,美娜拿着数据质问绍宏,明知真相为何还要帮她打官司,绍宏强调他只会为自己的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美娜失望与绍宏决裂…

  • 绍宏公开宣布官司胜诉,申侠虽然心有不甘,奈何琛母为了儿子,宁愿撤销起诉,作为代表律师,他必需遵照当事人的意愿。 在移植前夕,博远批准姚敏暂时出院跟粉丝见面,他的儿子宇霖看在眼内,心下雪亮,姚敏的病情根本没琛母严重,只是博远配合一帆在造假… 申侠、正妹陪琛母领取一帆那五百万的馈赠,绍宏机机揶揄申侠是个死心眼,甚么悍卫公义不过时空谈,为当事人争取最大利益才是律师的责任… 领过支票后,申侠、正妹开车送琛母回家,恰巧碰上载着姚敏的车子驶经过,申侠突然喝正妹加速撞过去,砰然一下巨响,两车相撞翻侧,申侠、正妹跟姚敏的助手只是轻伤,姚敏和琛母却昏迷送进急诊室… 琛母情况急转直下,急诊室医生通知博远,必需按照规矩,重新把琛母排在移植轮候册的首位,立马替她进行移植手术。 绍宏知道这根本不是纯粹的交通意外,申侠在法庭输了,就刻意造就车祸,令急诊室变作法庭,把心脏判回给琛母,这一趟申侠拿了钱又取得心脏,可算是大获全胜,伤害了绍宏的自尊心,扬言一定要在大律师公会的选举中令申侠一败涂地…

  • 正妹、郭琳;美娜、一夏就慧珊控告金兰的案子进行协商研究着慧珊的案子进行协商,美娜愿意将二百万赔偿金瓜分一半以换取慧珊撤销起诉,正妹以慧珊是伟图合法妻子,理应分得八成赔偿为由而拒绝,双方僵持之际,一夏叫停众人,因为申侠和绍宏就拉票而举行的网上辩论开始了。 绍宏率先发言,吹捧自己具有政商人脉的优势,申侠望尘莫及,申侠却反驳,大律师公会断不能沦为商家巨贾的棋子,一帆见申侠声势领先绍宏,暗中吩咐手下,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要把申侠拉下马。 美娜和一夏无意中从一堆伟图留下的旧物中发现慧珊曾在数年前转账过十万元给伟图,二人更加有理由怀疑伟图和慧珊之间是买卖婚姻。 正妹怕郭琳不敌美娜,硬拉申侠一起跟慧珊开会,郭琳质疑慧珊偷偷摸摸跟伟图注册,又曾单方面申请离婚,实在有可疑,但申侠却觉得慧珊对伟图是有真感情,因为她手上仍戴着婚介,申侠更鼓励正妹,既然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大律师,就应该争取经验,把这宗官司当成自己的案子来打,。

  • 郭琳的当事人慧珊坚持自己没有跟过世的丈夫伟图假结婚,反指责金兰在庭上撒谎,伟图生前根本不嗜赌博,更没有在澳门赌场输钱,但郭琳打从心底不信慧珊,劝她考虑撤销官司…正妹劝申侠重新接手官司,以免郭琳把官司砸了,但申侠不想架空郭琳,正妹只好私下找翔凤帮手,证实伟图生前并没有在澳门欠债… 一夏、美娜陪金兰拜祭儿子,无意中听到金兰跟一妇人对话,始知原来早在四年前,金兰已知慧珊的存在,她声称是在伟图死后才知有慧珊这个人,根本是谎言…正妹茫无头绪之际,绍宏突然到来,向她透露金兰和儿子当年曾在澳门生活,绍宏更坦言自己帮正妹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美娜输…正妹翻查澳门的旧报纸,赫然发现金兰原来患有强逼性人格障碍,当年为了阻止伟图上学,给他喂了安眠药,结果被控虐儿,官司出现新的线索,怎料这时候申侠通知她,慧珊已决定和解…为了赶及在和解前找到真相,正妹只好再找绍宏帮忙,但绍宏却开出条件,要正妹当自己的徒弟…正妹依照绍宏的提示,找到伟图生前的同事,恫吓他要么把伟图意外那天的情况巨细无遗交等,要么就只有捱揍的份儿…

  • 申侠、丁宁各自在问话室内录口供,丁宁控诉申侠意图强奸自己,申侠无畏无惧的否认,那天接受丁宁访问,她突然晕眩,自己才唯有扶着她,勉强有过身体接触,但宝钗拿山一项又一项对他不利的证据… 绍宏猜到是一帆指使丁宁诬告申侠,以图拖跨他的选情,一帆更指使黑客骇进申侠的电邮,以他的名义发了封道歉信予丁宁,令申侠更难洗清嫌疑… 但正妹却误会绍宏是幕后主脑,纠众向他的车子泼漆,绍宏趁机要正妹帮自己带一句话给申侠… 一夏查到丁宁收受了一帆的好处,上门找一帆算账,郭琳始知原来父亲是陷害申侠的主谋,父女反目… 申侠再被带返警署问话,美娜质疑那封由申侠电邮寄出的道歉信,可能是黑客所为,但宝钗拿出一段偷拍视频,证明申侠曾私下见过丁宁.. 申侠更被大律师公会取消竞选资格,美娜陪他坐电车排遣愁怀,却无意中看到正妹在逼迫丁宁收手… 绍宏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高票当选公会主席,一帆高兴,要到会所喝个痛快,一行人在途中碰上申侠,申侠扬言会用尽办法拉绍宏下马。

  • 翔凤告诉申侠,正妹自幼就想当律师,但认识申侠后,只是一心一意呆在他身边当个小师爷,翔凤自知时日无多,他央求申侠放手,让正妹达成心愿… 申侠沉重的来到酒吧,当众宣布跟正妹解除合作关系,又糊乱找借口,时而说正妹不尊重自己,时而又说她是个计时炸弹,还吩咐郭琳把事务所的门锁换掉,更改计算机密码… 正妹以为申侠只是一时负气,翌日继续回到事务所去,申侠只好骂得更狠,骂得正妹几乎哭了出来,咬一咬牙便毅然离开… 正妹决定赴英国完成律师实习,翔凤老怀安慰,但又忍不住抱怨申侠,为何要把女儿骂得这么狠,不留给她一点自尊,害得她愁眉苦脸,自己看到也心酸… 一夏找宝钗,希望她帮忙劝申侠挽留正妹,突然街上一阵骚动,二人走到一条横巷,看到多人中刀伤倒地,疑似遭到无差别袭击,但凶徒早已逃去… 郭琳、一夏帮正妹搞饯别宴,正妹乘着酒意要去申侠家,问清楚他为甚么要撵走自己,那边厢申侠家内,美娜也为了同一个疑问而到来,申侠听到正妹在门外,故意高声向美娜示爱,还叫她在自己家留宿,好让正妹对自己彻底死心…

  • 宝钗穷追锦满到大厦天台,但反被抢去配枪,她的下属阿忠和众警员从后而至,发现大门被反锁着,想撞门又不果之际,突然传来一连五声枪响,继而门打开,锦满倒在血泊,手上拿着宝钗的配枪。 锦满父母向宝钗咆哮,骂她杀人凶手,至于一夏,虽然挨了锦满一刀,但手术后已无性命大碍,甫醒过来还嚷着要拿警方七十万悬红… 翔凤跟在英国的正妹电话视像,申侠坐在一旁,当知道正妹已通过资格试,甚感安慰,但申侠同时又听出翔凤的心跳声有异样,这老人家的日子已进入倒数之中… 警方就锦满的死召开调查,宝钗向上司解释,锦满抢枪后,忽然自轰五枪自杀,可是她的上司并不相信,更随即下令将宝钗扣押 那边厢美娜第一日返律政司报到,华爷告诉她,她第一宗负责检控的案子,就是宝钗枪杀锦满一案… 一夏悄悄出院往拘留室探宝钗,安慰她只要有申侠在,她必定无罪释放,审讯展开,申侠申请将宝钗保释,美娜提出反对,怕此举会让外界误会,法庭优待警务人员,一夏气煞,忍不住破口大骂美娜…

  • 一夏把流浪汉李彪带到申侠面前,说他当日在案发现场对街天台,目击锦满自杀的过程,但申侠凭着李彪的心跳声,断定他在撒谎,是一夏用钱收买他作假证供… 申侠找来锦满的网友作证,证明他生前曾留言,要模仿外国凶徒,先进行无差别伤人,再光荣了结自己生命,但美娜反驳锦满习惯夸夸其谈,他在网络上的留言根本不可信,反指以他瘦弱的体格,绝无可能承受自轰五枪的痛楚… 美娜在酒吧内,无意中听到一个叫细强的黑社会提及,锦满生前有吸毒的习惯,翌日即伙同华爷到申侠办公室,表面上是劝申侠接受律政司的认罪协议,实际上打暗号通知他锦满有可能是瘾君子… 一夏找到细强,确认锦满死前曾吸过毒,但细强碍于自己背景,坚拒出庭作证,与此同时,律政司怀疑美娜暗中帮助申侠,将她架空… 翔凤为了报答申侠帮自己送走正妹,吩咐手下抓着细强逼他就范,但细强反过来哀求翔,若然他出庭作证,无异是自寻死路,翔凤感左右为难…

  • 正妹质疑家礼在警署录的口供疑点重重,但同时又强调,她身为代表律师,只要赢官司就可以,到底家礼有没有强奸受害人芷瑜,她并不在乎,同时她又吩咐存智,让另一被告启贤找申侠做代表律师… 那边厢,申侠婉拒了启贤,原因是他不想帮一个强奸犯辩护,可是一夏因为自己的个人理由,央求申侠改变初衷…申侠在摆放翔凤灵位的骨灰坛与正妹重遇,虽然是久别重逢,正妹殊无半点欢欣,内心仍是耿耿于怀…三年前,翔凤危殆,正妹急从英国赶回香港见他最后一面,可惜还是来迟一步,也惊悉翔凤原来一早病入膏肓,且申侠早已知情,只是一宜瞒着自己… 申侠在网上查阅正妹的资料,得悉她已成为一个厉害的大律师,内心欣慰的同时,也隐隐然觉得她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赵正妹…正妹拜访了美娜,聚旧之余,也以家礼代表律师身份要求控方撤销起诉,但美娜拒绝了…另一边厢,申侠在拘留室听了启贤的自白,原来他因为老母罹患罕见疾病,需要家礼金援,才在不情不愿之下性侵了受害人,如今母亲已过世,他决定将真相说出来,申侠于是改变了立场,答应当他的辩护律师

  • 正妹要挟申侠,要么他的当事人扛起所有罪名,要么家礼就会控告一夏意图伤人,最高面临三年监禁,一夏劝申侠不能妥协,自己宁愿坐牢,也万不能让家礼逍遥法外,遗一的心愿,就是进牢子之前,能清楚美娜的心意,到底在她心里面,爱申侠还是爱自己多一点? 申侠讹称找到重要证人,把正妺哄骗到酒店房间,然后威逼正妹,除非她劝服家礼撤销控诉一夏,否则自己会向法官投诉,正妹为了羸官司,勾引自己到酒店进行不道德交易,申侠还指使了一夏,把他和正妹进酒店的情景拍下,坐实正妹的罪名… 庭审继续,正妹扬言启贤因为不愤家礼解雇自己,老羞成怒才诬陷家礼有份强奸,而且家礼的妻子淑儿也能作证,岂料出庭前夕,淑儿却失踪了… 申侠凭着超强听力,听到家礼跟淑儿的电话对话,原来淑儿不想继续助纣为虐,于是把自己藏起来,申侠知道,只要找出淑儿,劝她倒戈指控家礼,官司就有望翻盘… 申侠等人卒之找到淑儿,淑儿向美娜和盘托出家礼曾亲口承认强奸受害人,美娜劝服淑儿出庭做控方证人,并要一夏护送她到安全屋。

  • 正妹在庭上攻击美娜,因为曾遇过性侵,心理扭曲,于是伪造了家礼老婆的遗言,不光让陪审团怀疑美娜的作供,还让她崩溃了… 为了帮美娜平反,一夏不惜以身犯险,潜进深海,终于找到那辆堕海车子的行车记录仪,里面保留了家礼老婆最后的说话,引证了美娜的证供可信… 官司再次陷进僵局,正妹提议家礼伪造证据,装成一个性无能的人,家礼立马找了一个泌尿科医生,帮自己造了份假的验身报告,但在回家途中,却遇到一个喝茫了的少女心美… 为了防范申侠找专家证人反驳家礼的假报告,正妹还叫家礼找人抓走了美娜,然后要挟申侠,要在庭上配合家礼,圆这个谎话,就是找一个家礼指定的医科教授来当专家证人… 法庭上, 正妹呈上了家礼的验身报告,申侠实时按着正妹跟家礼的部署,申请专家证人上庭,就报告内容作出评估,岂料到来的并不是家礼安排好的教授,而是心美,心美在庭上爆出,自己曾跟家礼缠绵一夜,家礼并非性无能…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