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

8.4
年份: 2022
地区: 内地
简介:拱马国淘金区四木场,淘金客们要赶在雨季来临前淘到更多的砂金。金老板武建超为退休上岸积攒了数年的砂金被人摸走,又遭遇河段将被吞并的危机,背后操控这一切的是一个绰号为“猫头鹰”的神秘金贩。淘金新手陈保金为追寻哥哥意外死亡的真相,孤身一人来到拱马,却深陷迷局。突如其来的“洗场”,让淘金客们一季的辛苦与期冀付之东流。众人孤注一掷,奔向荒废数十年的姊妹岭老金场做最后一搏。淘金客们闯入深山老林,死亡的阴影一路伴随,而“猫头鹰”也逐渐浮出水面……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12 / 共1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分集剧情

  • 烈日当空,在拱马国四木场淘金区的河滩上,淘金客们正顶着酷热重复着繁重的淘金工作。此时,四木场最大的金老板老掸联合他的女矿头秋姐,企图合并另一个金老板武建超的河段。武建超是华人,在以华人淘金客居多的四木场,颇有威望。武建超的合伙人玛德堡着急出手积攒的砂金,他暗通走私渠道,被武建超警告。武建超的河段上新来一批从中国来的“小半截”。其中有一个叫陈保金的新人,保金与同为新人的赵胜利逐渐熟络,俩人在“老火枪”老六的口中听说,木厂河最大的走私金贩绰号为“猫头鹰”,私下高价兑换砂金,比兑给公司的牌价要高很多。

  • 保金怀疑自己哥哥的失踪以及死去的淘金客都有可能跟这个“猫头鹰”有关。老歪抓了一个携带现金前来四木场的金贩子,金贩子供出了此次前来是和“猫头鹰”交易。但实际上,金贩子的交易对像是玛德堡,而将此事点给护矿队的却是老掸。正在这时,四木场传来秋姐和老掸联名发布的寻人悬赏——秋姐的儿子巴涂尔失踪。原来,护矿队队员的杜毛与玛德堡联手,俩人合伙走私砂金不成,决定干一票大的,绑票。当整个四木场的淘金客漫山遍野的寻找巴涂尔之时,杜毛找到秋姐,索要巨额赎金。陈保金、赵胜利、阿莱为找寻巴涂尔,闯入四木场的禁地——后山“鬼硐”。在那里,三人找到了惊魂未定的巴涂尔。但却被一众淘金客冤枉,说他们才是绑架巴涂尔的真凶。因这三个“小半截”是武建超河段的人,老掸为了逼武建超就范,当着众人剁掉保金的一根手指,武建超并未出手相保。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烈日当空,在拱马国四木场淘金区的河滩上,淘金客们正顶着酷热重复着繁重的淘金工作。此时,四木场最大的金老板老掸联合他的女矿头秋姐,企图合并另一个金老板武建超的河段。武建超是华人,在以华人淘金客居多的四木场,颇有威望。武建超的合伙人玛德堡着急出手积攒的砂金,他暗通走私渠道,被武建超警告。武建超的河段上新来一批从中国来的“小半截”。其中有一个叫陈保金的新人,保金与同为新人的赵胜利逐渐熟络,俩人在“老火枪”老六的口中听说,木厂河最大的走私金贩绰号为“猫头鹰”,私下高价兑换砂金,比兑给公司的牌价要高很多。

  • 保金怀疑自己哥哥的失踪以及死去的淘金客都有可能跟这个“猫头鹰”有关。老歪抓了一个携带现金前来四木场的金贩子,金贩子供出了此次前来是和“猫头鹰”交易。但实际上,金贩子的交易对像是玛德堡,而将此事点给护矿队的却是老掸。正在这时,四木场传来秋姐和老掸联名发布的寻人悬赏——秋姐的儿子巴涂尔失踪。原来,护矿队队员的杜毛与玛德堡联手,俩人合伙走私砂金不成,决定干一票大的,绑票。当整个四木场的淘金客漫山遍野的寻找巴涂尔之时,杜毛找到秋姐,索要巨额赎金。陈保金、赵胜利、阿莱为找寻巴涂尔,闯入四木场的禁地——后山“鬼硐”。在那里,三人找到了惊魂未定的巴涂尔。但却被一众淘金客冤枉,说他们才是绑架巴涂尔的真凶。因这三个“小半截”是武建超河段的人,老掸为了逼武建超就范,当着众人剁掉保金的一根手指,武建超并未出手相保。

  • 秋姐在得知巴涂尔找到后,杀了杜毛。武建超识破了玛德堡和绑架事件之间的干系,将其赶出了河段。受尽苦头的保金,结算工钱时却分文未得,并被武建超用两包砂金给遣散。赵胜利意外撞见了走投无路玛德堡找杂货铺的搵老板出手砂金,引起了阿莱的注意。武建超总是独自一人去往后山“鬼硐”。保金并不知道,他们之前之所以能找到巴涂尔,正是因为武建超在硐中救下了孩子。原来,武建超在“鬼硐”里藏了一个人,这个人半伤半疯,失去了记忆。此人正是保金苦苦寻找的哥哥,陈向东。

  • 玛德堡被老掸要挟,逼迫他去武建超那寻来姊妹岭的地图。保金在被武建超强制送走后,仍挂记着哥哥的失踪和老歪之死,寻机跑回。他以治好巴涂尔的病为条件,留在了秋姐的河段。武建超的一条河段见了底,老六挑起了河滩械斗。武建超只好将所有淘金客都合到一个河段上去开采,狠狠惩罚了老六。老六气急败坏,预谋“洗场”的计划,准备将整个四木场洗劫一空。玛德堡在走投无路之下,被老六怂恿,决定参与。护矿队在秋姐的车队中抓出有淘金客私砂金,但却被保金识破砂金是用黄铜伪造成的。秋姐颇为赏识保金的聪明,决定让他帮忙打理自己管理的河段。

  • 后山的“鬼硐”内,武建超在给受伤的陈向东包扎,假装昏迷的陈向东突然苏醒击昏武建超后逃跑。保金再次找进“鬼硐”,趁机绑了武建超,却也再度与哥哥错过。保金从武建超口中得知二人之前的过节,保金不相信他哥哥是一个偷金走金的坏人。看着陈向东刻在硐壁上的姊妹岭地图,他猜测,也许向东去往了姊妹岭。同时,老掸的打手六五抓到了在“鬼硐”安置炸药的玛德堡,玛德堡谎称自己搞到了姊妹岭地图,欲骗老掸前来“鬼硐”交易,将他炸死,以配合老六的洗场计划。

  • 保金为寻找哥哥失踪的真相,独自一人赶往姊妹岭。保金被货车司机骗了金子,扔在半路后,遇到了被老掸队伍丢下的赵胜利和同样赶往姊妹岭的武建超、王甜水和阿莱。自此,五人结伴而行。天色将晚,保金武建超等人在草甸安营露宿。半夜,赵胜利拉着保金陪自己去小解。此时,草甸浓雾弥漫,保金和赵胜利没走多远就听到野兽声四起,吓得两人掉头往回跑。露营的篝火虽近在眼前,他们却始终在迷雾中绕圈,遭遇“鬼打墙”,并发现大量动物尸骨。最终,二人在迷雾中走散。武建超等人发现保金和赵胜利不见踪影,派阿莱四下寻找。为防在大雾中迷路,阿莱用绳子系在腰间,一头系在武建超手里。不料,阿莱的绳子被人割断,所幸她找到了独自一人的保金。而久等阿莱未归的武建超和王甜水,发现阿莱的绳子被割断,二人进入迷雾,寻找三个年轻人的下落。

  • 保金和阿莱在迷雾森林中遇到了落单的淘金客小羊,三人结伴前行。而武建超和王甜水在寻找保金等人的过程中遭遇了玛德堡。武建超告诉玛德堡阿莱也一同前来,原来阿莱是马德堡的女儿,但此刻下落不明。寻女心切的玛德堡只得跟武建超暂弃前嫌,一起寻人。保金三人寻路过程中,阿莱踩中陷阱,落入深坑。保金施救未果,小羊却趁机拿了保金的东西落跑。保金跳下陷阱,让阿莱踩着自己肩膀脱险,自己一人留在了陷阱里。当保金放弃脱身的希望之时,阿莱带着武建超赶来,偷东西的小羊也一同被绑了来。众人在密林中继续寻路前行,遇到孤身一人的巴涂尔。武建超预感,老掸和秋姐的队伍也许就在迷雾深处。果不其然,入夜时分,武保终于同老掸一伙人狭路相逢,走失的赵胜利已经被他们扣押。一番谈判,老掸一方只得答应讲和,因为只有武建超带路,大家才能活着走出这片迷雾森林。

  • 秋姐想用爆破的方式炸开七号硐,玛德堡凭借着爆破的能力获得老掸重用。不想,炸硐失败一名淘金客在七号硐丧命。众淘金客忌惮七号硐中的“野人”,想改去湖滩淘金,推举保金去和老掸谈判。老掸撒金做定金,击破淘金客联盟。保金被老掸拉到林中吊死,关键时刻武建超现身救了他。武建超告诉老掸和秋姐,七号硐确实是大红槽。此刻炸硐只能依靠武建超这个爆破老手,但他提出条件,七号硐出的岩金,自己要分一半。老掸当即答应下来。这是武建超在为争取淘金客的拥护而将计就计。当武建超等人为爆破七号硐做准备之时,隐匿在七号硐中陈向东也伺机进行他的下一步行动。

  • 拱马国淘金区四木场,淘金客们要赶在雨季来临前淘到更多的砂金。金老板武建超为退休上岸积攒了数年的砂金被人摸走,又遭遇河段将被吞并的危机,背后操控这一切的是一个绰号为“猫头鹰”的神秘金贩。淘金新手陈保金为追寻哥哥意外死亡的真相,孤身一人来到拱马,却深陷迷局。突如其来的“洗场”,让淘金客们一季的辛苦与期冀付之东流。众人孤注一掷,奔向荒废数十年的姊妹岭老金场做最后一搏。淘金客们闯入深山老林,死亡的阴影一路伴随,而“猫头鹰”也逐渐浮出水面……

  • 保金再次被关了起来。淘金客按照武建超的提议,拒绝上工,要和老掸谈判,重新商量分金之事。老掸用巴涂尔的虎头链作为七号硐是大红巢的证明,并许诺硐内的岩金,他以三倍的价格兑之,并且跟众人暗示他就是四木场的大金贩“猫头鹰”。“猫头鹰”的现身让淘金客们欣喜若狂,一时阵营分立,对峙难下。老掸单独与武建超相商,承诺将他“丢失”的砂金还给他,终于证实了老掸就是“猫头鹰”,武建超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暗藏杀机。武建超设计,差点要了老掸的命。气急败坏的老掸想找武建超算账,被秋姐制止,还有一半的淘金客被武建超拽在手里,杀了他,只会让人心更加分化。

  • 的赵胜利被老掸委以重任,管理担矿石的淘金客。陈向东向武建超证实了秋姐才是真正的“猫头鹰”,得知真相的武建超找到秋姐,却不忍下手将其杀死。七号硐中,赵胜利因为得罪淘金客们被砸成重伤,却被误以为陈向东再次动手,老掸为了以绝后患,下令用烟熏死硐中陈向东。陈向东顺着记忆找到了狗头金所在的位置,赵胜利在躲避浓烟时遇见了陈向东,纵使陈向东有再大的威胁,闪烁着光芒的狗头金让赵胜利无法挪开目光,直到保金出现救了胜利。跑出硐外的赵胜利像着了魔一样高喊着“狗头金”,于是老掸一行进硐将陈向东、陈保金二人绑出,准备用他们祭金。武建超出现,欲救陈向东陈保金两人,老掸让武建超选一个人救。武建超无法抉择之时,老掸动手杀了陈向东。

  • 硐中的狗头金紧贴着水层,秋姐、老掸等淘金客没有办法将其完整开采出,只能依靠富有经验、善用炸药的武建超、王甜水。连接七号硐和山顶的“秘密风眼”仍未被他人发现,武建超告诉王甜水,他决定用炸药将水层炸开,彻底将狗头金埋葬,自己和老掸同归于尽。王甜水以老掸要求烧纸祭硐为由,再次潜入矿道,决心要代武建超赴死,将狗头金同水层一块炸毁,避免淘金客们再一次陷入厮杀。另一头武建超被老掸喊来,与秋姐三人在开矿前夜饮得烂醉,只听见一声惊天巨响,王甜水就已将硐子炸毁了。金矿一塌,淘金客再次陷入一季白干的绝望之中,纷纷撤离姊妹岭。保金找老掸报仇,却寡不敌众被抓,秋姐通过老金场留下的资料,发现了“秘密风眼”。

收起
演职员表